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约会大作战(DATE A LIVE)
  4. 短篇
  5. 精灵Gathering
  6. 繁体版

精灵Gathering
2017-06-23 09:44:00

		

网译版 转自 轻之国度
图源:滴水
翻译:DropRoxas
润校:混沌圣歌
制作进行:翼海风
“嗯……”
那个早晨,唤醒五河士道的,是楼下传来的轻快的菜刀声和闻起来很美味的早饭的香气。
“……真少见呢。是琴里吗?”
父母不在的现在,能代替士道准备早饭的大概就只有妹妹琴里了吧。士道使劲擦了擦眼睛同时起床,迈着慢吞吞的步子下了楼梯。
然后,士道将客厅的门打开,对站在厨房前的人说话道。
“早上好,琴里。今天起得挺早(的嘛)——”
但,士道说到那便停住了。
理由简单到了极点。因为出现在那里的人物和士道所预想的不同。
“——啊、早上好士道。厨房我在借用中哦?”
穿着围裙的少女那样说完后露出了微笑。
她有着漂亮地编好的头发和和善的容貌,是个像把暖洋洋的春季气息拟人化了一样的,透着温暖氛围的少女。
“诶……?啊、哈……这倒是没关系……”
但士道眼睛似乎要变成两个点一样惊讶地对那样的少女的话回道。
这也是当然的。虽然对方确实是个面向和善的少女,但要是不认识的人在早上出现在厨房的话,感到惊讶也是肯定的吧。
士道正困惑时,一个和少女长得很像的五岁左右的小女孩突然从少女的背后探出了脸来。
“早上好,爸爸!”
然后她以笑脸对着士道那样说道。
“爸……爸爸!?”
士道不禁对那听不惯的词语发出了惊叫。
爸爸,就是BABA。要是士道的记忆是准确的话,那是指男性家长的词。但士道不仅没有孩子,甚至连对象都没有。
在士道考虑着那种事的时候,小女孩露出了好像感到很疑惑的表情,她抬头看向穿着围裙的少女。
“呐呐妈妈,爸爸怎么了?”
“是呢——。是怎么了呢?”
“MAMA!”
士道对小女孩的话和少女的回答再次瞪大了眼睛。
叫士道爸爸的孩子叫了那个少女妈妈。也就是说要是士道的逻辑没错的话,就变成了士道和那个少女是夫妇这种事。
但先不说士道没有结婚的记忆,首先士道就还没到能结婚的年龄。话说回来,那个小女孩假如是五岁,那士道在小学时就已经在为对抗少子化出力了。
但不知为何,看着她们却看不出像是在开玩笑或是恶作剧的样子。
这时。
“在慌张什么呢,士道?”
在士道正混乱时,从他的背后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琴里……!”
不会错的。是士道的妹妹琴里。士道忽地肩膀一晃,像是求救般向后方转去。
但,下个瞬间,士道的身体又一次僵住了。
确实——后方,在客厅的沙发上有琴里的身影。但在她旁边却还有着两个预料之外的人。
“还是老样子呢,士道。我劝你还是学会冷静下来吧。”
“不,没用的吧。你能想象冷静着的五河士道?”(日向龙ノ介:官方吐槽?)
在琴里旁边坐着的,长得一模一样的少女们说道。
“什……”
看到那两张脸后,士道目瞪口呆。
是的。士道记得那两人。她们是或守鞠亚和或守鞠奈。是曾经士道在进入游戏世界时遇到的少女们。
“等、等一下!鞠亚和鞠奈!?为什么你们在现实世界中啊!?你们不都是电子数据吗!那样的话鞠亚现在不应该作为AI工作中吗!?”
“真没教养呢。都不会思考面对女士时说的台词呢。要是对方是精灵的话会扣分的哟。”
“你说女士,啊哈哈。”
鞠奈似乎是对鞠亚的话并不同意,她觉得好像似地那样说道。
士道感到很困惑,怀疑这是梦于是就用力掐了自己一下。好痛。
话虽如此,她们是什么人士道是知道的。现在最大的问题是士道的妻子(暂定)和士道的女儿(暂定)。
“……呐、琴里。”
“嗯,怎么了士道?”
士道对皱着眉头问完后摇了摇黑色缎带的琴里回道。
“……虽然对鞠亚和鞠奈的事也很在意……比起那个,另外两个到底是谁?,我不记得我有女儿啊……”
士道摆出很诧异的表情说着时,少女带着笑脸从厨房的方向走来,“嘿”地向士道的头顶劈下一记手刃。
“诶呀!?”
突如其来的冲击让士道抱头深蹲。泪目的士道抬头看向少女。
“你、你在做什么呀,凛祢……”
然后在士道说道那儿时,他不禁对自己发出的声音大吃一惊。
“凛、凛祢……凛绪……!?”
是的。简直就像刚才的一击让电源被接通了一样,士道脑海中关于她们的记忆渐渐苏醒了。
为了守护士道而显现的精灵•凛祢,以及从士道封印了的凛祢的灵力中出生的精灵•凛绪。士道到刚才为止一直都忘了她们的存在。
“两个人都……又能见面了……但是到底为什么……”
士道十分惊讶地睁大了眼睛问完后,凛祢“嗯……”地用手指抵住下巴回复道。
“怎么说呢,是期间限定的<凶祸乐园>一样的东西吧?展开了?好像就形成了产生各种各样「if」的空间。”
“意外地随便呢!”
士道对凛祢暧昧的说明不禁大叫了起来。
但,说到那凛绪就“啪嗒啪嗒”地跑了过来,用力抱住了士道的腿。
“凛绪能和爸爸再次见面好开心呢。爸爸呢?”
接着,凛绪微笑着那样说道。士道一瞬间瞪大了眼睛,随后马上回了个笑容,温柔地抚摸着她的脑袋。
“是啊……我也很开心哟,凛绪。还有——凛祢。”(日向龙ノ介:明明刚刚都忘掉了……)
“士道……”
凛祢一边擦拭着微湿的双眸一边微笑着。
然后从后方传来了看见那场景后好像很不满的鞠亚的声音。
“不知为何总感觉和对我们的待遇不一样。”
“没办法嘛。不管怎么说鞠亚只是在<Ratatoskr>中的存在嘛。他注视着‘更现实’的人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鞠奈用开玩笑的口吻撅起了嘴。鞠亚用不快的眼神盯着士道。
“不能原谅。有罪。”
“我、我没那么想过啊……鞠亚也好鞠奈也好,像这样又能见面我真的好开心。”
“真的吗?嘛好吧。”
鞠亚说完后耸了耸肩。脸上垂着汗水的士道苦笑道。
“但、但是,期间限定的<凶祸乐园>……到底会维持多久呢?”
“嗯——……那个我们也不知道。一个月吗……一星期吗……或许,只有一天?”
“这、这样啊……”
听了凛祢的话,士道屏住了呼吸——但他又像是为了换种想法一样摇了摇头。
这是连什么时候会结束也不知道的短暂的再会,但那并不是一定要悲伤的事。不如说,虽然只有一点时间,但必须要感谢能和她们重逢的这个奇迹吧。
是的。现在士道不应该唉声叹气,而要好好考虑这有限的时间要如何为她们使用。
“——呐,大家。好不容易有这种机会呢。有什么想做的事或是想去的地方吗?”
“诶……?”
士道说完,众人都张目结舌面面相觑。
“想做的事吗?”
“是的。应该有什么吧?只要是我能做到的不管什么都会为你们去实现哦。……嘛当然了,可能会借助<Ratatoskr>之手就是了。”
“唔嗯……”
“原来如此。这么一说,确实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回到原来的状态。难得的机会就承你所言吧。——那么快点,就请从鞠奈开始吧。”
“哈!?”
鞠亚的催促让鞠奈作出了惊讶的表情。
“为、为什么从我开始啊。从你自己开始不是很好吗?”
“不,因为我觉得没什么需求的鞠奈的愿望会比较好解决。鞠奈不是在日常生活中就能找到幸福的低难度女主角吗?”
“谁是低难度女主角啊!”
鞠奈大声抗议。但听到了鞠奈的话的士道和琴里则,
“啊——”
“啊——”
地表现出了理解的反应。
“你们‘啊——’什么 ‘啊——’啊。”
鞠奈不满地皱起了眉头。士道糊弄似地摇了摇头。
“好了好了。比起那个,有什么想做的吗?”
“就算你突然那么说……”
鞠奈困扰地抱起了胳膊,不过不久就像是想出了什么一样发出了“啊”的一声。
“……什么都可以的对吧?”
“是的。不过不可能实现的事就不好办了呢。”
“那……校……”
“诶?”
士道反问后,鞠奈好像有点害羞似地继续道。
“……学校。我想去看看。”
“…………”
然后鞠亚对士道投来了好像在说“你看?”一样的视线。
“你、你那表情是什么意思啊!有什么不对的吗!?”
“没、没什么不对的。冷静下来啊。”
士道苦笑着安慰鞠奈后,鞠亚好像想出了什么似地歪了歪头。
“但是鞠奈,我记得有我和士道、鞠奈一起去上学的结局啊。”(日向龙ノ介:游戏凛绪轮回有一个或守姐妹结局就是一起去上学的)
“……又来高次元发言了呢。正因如此哦。鞠亚明明在本篇中出场了,我却只有上学场景而已。我想完整地去一次。不行吗?”(混沌圣歌:高次元发言,只有作者或读者或观众才能理解的发言)
鞠奈摆出不高兴的表情说道。士道慢慢摇了摇头。
“没那回事哟。——好,那今天就一起去学校吧。”
不用说,要是在平时,让无关的人突然去学校很难,但这里是<凶祸乐园>之中。这附近的事情应该能很好配合上吧。
正当士道那么考虑时,琴里“啪啪”地拍了拍手。
“好,决定好了的话就快吃早饭吧。太悠哉可是会迟到的哟。”
“是啊。——凛祢的早饭真是久违了呢。吃得太急的话可是会遭神罚的。”
“士道你真是的。”
听了士道的话,凛祢好像有些害羞似地露出了微笑。
士道他们聚在一起吃了早饭后,就开始进行上学的准备。
——顺便一提,凛祢做的早饭真是怀念到让人落泪的令人赞叹的好吃。
这时……
“……嗯?”
正当士道的手臂穿过校服衬衫的袖子时,他对违和感歪了歪脑袋。
虽然凛祢她们和士道一样也在做着去学校的准备,但就连琴里和凛绪也都穿起了和众人一样的高中校服。
“唔,你们俩也要去高中吗?琴里还好,凛绪就感觉有点乱来了……”
士道不禁汗颜。虽然因为她们做准备的样子太过理所当然而忽视掉了,但凛绪不管怎么看都是幼儿园小孩。不,在<凶祸乐园>中也不是不可能吧……
但凛绪对士道那样的话露出了看上去很难过的表情。
“爸爸……凛绪不行吗?凛绪要一个人看家吗……?”
“唔……”
士道看到凛绪泪汪汪的眼睛,屏住了呼吸。鞠奈和鞠亚像是保护凛绪般站在了凛绪身后。
“等等,为什么凛绪被弄哭了啊。”
“是对幼女哭泣会兴奋吗?虽然以前就认为你有特殊性癖,但那也……”
“风评被害得太重了啦!?……啊真是的,我知道了啦。抱歉,一起去吧,凛绪。”(日向龙ノ介:风评被害,日本的四字熟语,指由于谣言,使得被说的人受到了经济、名誉等方面的损失。)
士道受不了被扣上那种特殊的属性——在那之前,被爱女用悲伤般的眼神看着,士道无法做一个严父了。士道“哈”地叹了口气,轻轻将手放在凛绪的头上。
“嗯!最喜欢爸爸了!”
说完凛绪用力抱住了士道。士道“呀咧呀咧”地苦笑,随后做好准备拉着凛绪的手走出了家门。
但——
“……诶?”
刚出了门,士道又惊讶得呆站住了。
因为五河家的门口,站着一个少女。
一瞬间,士道还以为是住在隔壁公寓的十香在等着他。
但是——不对。她有着被天使羽毛般的发饰绑住的金发和清爽的面容。她手里的包上挂着小鸡、狮子、牛奶之类的小玩偶。
“万、万由里……!?”
士道用惊呆了的语气呼唤了那个少女的名字。
是的。在那里的是精灵们灵力的集合体,以前曾在士道面前出现过的裁定者•万由里。
“——早上好。没迟到呢。”
“早、早上好……个头啊!难道说你也因为<凶祸乐园>的影响……?”
士道困惑着说完后,万由里小小地耸了耸肩。
“谁知道呢。我也不清楚。不过——”
然后万由里那样说着,表情微微缓和了下来。
“没想到还能再和你说到话。稍微有点开心呢。——就是这样呢。”
“万由里……”
听到万由里像开玩笑一样的话,士道百感交集,慢慢点了点头。
但,在那时。在士道脚边的凛绪好奇似地看着万由里的脸,说出了出乎意料的话。
“小姐姐你是谁……?爸爸的情人?”
“噗……!?”
到底是从哪儿学来的呢,突然而来的危险单词让士道不禁咳了出来。然后万由里诧异似地皱起了眉头。(日向龙ノ介:参见短篇凛绪reunion结局)
“爸爸……?诶,士道,你什么时候做的。难道说是要发动系统裁决的案件……?”
万由里说话的同时,天空的一部分好像软化弯曲成了圆形,出现了巨大的球状物体。它的表面张开了无数的眼睛,死死地盯住士道。
是天使<雷霆圣堂>。它是监视士道是否有资格持有精灵的力量的存在,也是在断定士道没有资格时取其性命的裁定者。看来它好像也和万由里一起出现了。士道慌慌张张地摇了摇头。
“不是的不是的!因为这孩子是从我封印了的灵力中出生的精灵所以才叫我爸爸的啊!是像万由里亲戚般的存在!”
“啊……这样啊。”
万由里意外地很快就理解了。<雷霆圣堂>闭上了眼睛,变回了单纯的球体。
在发生了那样的事后,凛祢她们从士道背后出来了。
“士道,你在和谁说话……啊咧?”
凛祢看到万由里后瞪大了眼睛。万由里也露出了好像看过凛祢的表情。
“啊,介绍一下。这是万由里。——万由里,这是凛祢。这位是凛绪。然后在后面的是鞠亚和鞠奈。”
士道简单地介绍了一下双方。然后凛祢和万由里行了个点头礼。
“初次见面……对吧?”
“初次见面……这么说没错吧?”
“诶,为什么你们两个要加问号?”
士道说完后,凛祢和万由里微微歪了歪头回复士道。
“不,嗯,虽然我觉得是初次见面。”
“不知为何,总感觉好像在哪见过……?”
说完两人又歪了歪头。
嘛,凛祢也好万由里也好都是特殊构成的精灵。也许她们是对这点产生了共鸣。
在士道那样思考时,从精灵公寓的方向有一群少女走了过来。
“哦哦,万由里不也在这里嘛!”
“早上好,士道。”
“早上好……!”
“呵呵,真是个美妙之晨呢。”
“寒暄。有精神比什么都好。”
“咿呀——!小凛绪今天也好可爱——!”
十香、折纸、四糸乃、耶俱矢、夕弦、美九她们很有精神地挥了挥手各自打了打招呼。顺便一提,某种程度上和预想中的一样,本来不在来禅高中上学的四糸乃和美九也穿着和大家一样的校服。
不,不仅如此,混入大家之中的还有最恶的精灵•时崎狂三的身影。
“啊,大家早上好……唔,你在做什么呢狂三!”
“啊啦、啊啦,您说了奇怪的话呢。我当然是想和大家一起去学校啊。”
士道问完后,狂三若无其事地回答道。
嘛,在<凶祸乐园>中的话,没必要这么害怕。狂三是理性派。在结界管理者与裁定者都在的这种情况下应该不会乱来的。
“……嗯?”
这时,士道察觉到了。隐藏在众人后面穿着校服的七罪在偷看这里的情况。
“怎么了吗七罪,干嘛在那种地方?”
“……你、你说怎么了……因为都是不认识的人。”
士道问完后,七罪用诧异的表情看着凛祢和凛绪、万由里,以及鞠亚、鞠奈。
然后其他精灵们都感到奇怪似地歪起了头。
“你在说什么啊七罪。那是凛祢和凛绪吧。”
“是啊是啊。还有鞠亚和鞠奈。大家不都在游戏中见过吗?「Date•A•Live Twin Edition凛绪Reincarnation」好评发售中哟?”
“游戏……!?游戏是什么鬼!?再说那个宣传是什么!?”
听了十香和琴里的话,七罪露出了惊愕的表情。但其他精灵们都好像感到奇怪似地瞪圆了眼睛。
“在那的女子乃万由里。乃是从我等灵力中降生的裁定者。”
“呼应。应该是在剧场版中见过。「剧场版Date•A•Live万由里Judgement」BD和DVD你还没有买吗?”
“剧、剧场版是什么鬼……!?我完全不知道……再说我还没出场呢……”(日向龙ノ介:这里原文老橘写了剧场场,大概是错别字吧)
表情混乱的七罪大叫道。然而其余的各位果然都表现出对七罪的话不理解的样子。
“嘛,总之去学校吧。想说的话边走边说吧,怎样?”
“游戏什么鬼!?剧场版什么鬼——!?”
士道他们拽着还在大叫着的七罪踏上了去学校的路。
◇
“呼唔……这就是你们上学的学校吗?”
鞠奈一边慢慢张望着来禅高中高二四班的教室一边微微眯了眯眼。
在早上的班会开始之前,是学生们零零散散到校的时间。这附近响起了叽叽喳喳的声音,慢慢便喧杂了起来。
幸运的是,大概果然是<凶祸乐园>的力量起了作用,就算士道将十香以及折纸、八舞姐妹以外的少女们带来学校也没有惊讶的人。
硬要说的话,“包围着五河的人又增多了呢……”“不会吧这次是幼儿园女童了吗……”这样子的闲话感觉比以往稍微增加了。也就是说是误差。
“呼~嗯呼嗯呼呼~嗯♪”
现在的凛绪眼睛闪闪发光追在鞠奈后面在教室中来回走着。简直就像小鸭子母子一样,士道不禁笑出声。
“……什么呀,笑什么呀?”
“啊,不,没什么。”
鞠奈察觉到士道那样的视线后,对他投以鄙视的眼神。士道为了蒙混过去移开了视线。
然后鞠奈“呼”地叹了口气,做出无奈样子耸了耸肩。
“大体上和我想的一样呢。嘛……就连娱乐设施也好什么都没有的这种地方呢。我的收获只是知道这是个不足一提的地方?”
然后,鞠奈随意地像是感到无聊般说道。
“…………”
但是,看到鞠奈那样子的士道几乎下意识地转向了鞠亚的方向。
也许一定是鞠亚也在想同样的事吧。正好在那里两个人的目光重合了。
“她好像非常开心呢,士道。”
“是呢。她过来真是太好了呢。”
“什……!?”
听到鞠亚和士道的话,鞠奈露出了愕然的表情。
“你们在说什么呀!我刚才的话你们是怎么听的啊!?”
“就算你那么说……对吧。”
“是的呢。”
鞠亚和士道笑着说完后,鞠奈抗议般地露出了不高兴的表情。
“不是说了不足一提了嘛!这种地方——”
但,鞠奈说到那就停下来了。
虽然士道一瞬间(疑惑地)歪了歪头,但很快就知道了那个理由。因为之前跟在鞠奈背后走的凛绪露出了看起来很难过的表情抬头看着鞠奈。
“鞠奈,很无聊吗……?”
“啊、不——”
鞠奈说着“……唔啊,真是的!”一边用力乱抓头发后当场蹲下来对凛绪说了什么悄悄话。
然后凛绪表情一下子开朗了起来,“啪嗒啪嗒”地跑去了士道的身边。
“爸爸!果然鞠奈说很开心!”
“这样啊——,太好了呢——”
“说好不说的呢!?”
听到凛绪的话后,鞠奈脸变得通红大叫了起来。士道和鞠亚他们温和地笑着看着鞠奈那个样子。
也许鞠奈是明白了不管说什么都没用了吧。她不高兴似地别过脸去说道。
“……我已经满足了。接下来,谁有想做的事吗?”
然后,像是为了回应那句话一样,一个小手一下子举了起来。——是凛绪。
“我!我!”
“哦,凛绪,你有什么想做的事吗?”
士道问完后,凛绪点了点头继续道。
“凛绪呢,想和大家,一起吃便当!”
“便当……吗?”
士道一边念叨了一句“原来如此”,一边看了一眼凛祢的方向。然后凛祢自信满满地拍了拍胸口。
“交给我吧。我有准备大家的份哟。”
“真不愧是凛祢呢。——那么凛绪,中午大家去楼顶吧。”
“嗯!”
听完士道的话,凛绪元气满满地点了点头。
◇
然后,就到了午休了。士道他们一起带着午饭去了学校的楼顶。
“哇——!好高,好高——!”
到了屋顶后,凛绪高兴地在周围来回跑。鞠奈慌忙追在她后面。
“啊,慢点,很危险哟。”
“鞠奈——!这里这里——!”
“哈哈……”
看着大家的士道就像是要仰望天空一般尽情地伸了个懒腰。
“嗯……天气不错啊。”
“是呢。<雷霆圣堂>能看得很清楚呢。”
“……尽量假装没看见啦。”
万由里以淡然的语气说着。士道垂着汗水苦笑道。
确实如万由里所说,<雷霆圣堂>像是要守护大家似的——或者说像是要监视士道似的,正在楼顶的正上方停着。总觉得有一股超现实感。
“好,那大家吃便当吧。凛绪也来——”
“好——!”
凛绪回应了凛祢的声音后,从围栏边跑了过来。鞠奈也应和了凛祢。
凛祢一边苦笑着一边打开为开运动会时准备的大号日式便当盒。里面塞了两格可爱的饭团和三明治,还摆着两格花样多多的菜,最后一格里则是塞满了看起来很美味的水果。(日向龙ノ介:日式便当盒指的是那种有好几层的食盒)
“哦哦!看起来很好吃呐!”
“是的……而且,很好看。”
精灵们看着便当叽叽喳喳得兴奋了起来。士道看着观感完美的便当小声叹了口气。
“原来如此……这个香味是……把那个那样了呢……真能干啊凛祢。”
“士道,总感觉你心情不太好呢。”
“能和五河士道的料理技能匹敌的大概只有凛祢了呢。他是稍微起了点抗争心吧?”
鞠亚和鞠奈耸了耸肩说道。看着他们那样,凛祢“啊哈哈”地苦笑后发给了大家盘子和筷子。
“好的,大家请慢用。”
“唔姆!我开动啦!”
十香她们“啪”地拍了下手掌,开始吃凛祢做的便当。不一会儿到处都开始了“好吃!”的大合唱。
“这个煎鸡蛋,好好吃……”
“嗯嗯,我好想每天早上喝凛祢和达令的味增汤——!”
“园神凛祢。果然很危险。”
“是呢,是呢,真完美呢。呜呼呼,我也想学呢。”
大家都在品味着便当时,凛祢好像注意到什么似地抬起了脸。
“啊咧?小万由里,你不吃吗?”
然后凛祢歪了歪脑袋。
士道像是被那句话吸引了般看向万由里后,就明白了确实万由里的盘子里确实什么料理也没放。
“诶……”
被那么说了后,万由里瞪大了眼睛愣住了。
“……我也,可以吗?”
“嗯,当然啦。要是你不嫌弃的话……”
“才、才没有嫌弃呢……”
万由里不知所措地看向士道。她就像她所说的一样没有表现出讨厌的样子,而是真的觉得自己也能加入吗的样子。
“吃吃看吧。保证好吃哦。”
士道说完后,凛绪一手拿出饭团递给万由里。
“给你。妈妈的饭团,很好吃哟?”
“呜……”
大概是不好意思拒绝凛绪的热情吧,万由里露出了招架不住似的表情。
“……谢谢。那么……那个,我开动了。”
万由里有点害羞似地接过了饭团,仔细端详之后露出了打算吃下去的样子。
但,这时。
“……太多人看着就很难吃下去啦。”
脸上吹着汗水的万由里说道。士道和凛祢、凛绪以及其他精灵们似乎都在不知不觉间盯着万由里看。大家都“啊哈哈”地笑着别过了脸。
万由里叹了口气后,咬了一大口饭团。接着她闭着嘴咀嚼后,微微张大了眼睛。
“真的呢。好吃……”
“对吧——?”
看到万由里的反应,凛绪得意得将手插在腰上。大概是因为自己引以为豪的妈妈的料理被人赞美了而感到高兴吧。
“太好了呢,凛绪。”
“嗯!”
士道说完后,凛绪笑容满面地回答道。
看样子凛绪也好像满足了呢。那太阳般的笑容让士道不禁露出了笑脸。
然后看到凛绪那样子,鞠奈放心地松了口气。
“撒……那么下一个是谁?”
士道说完后,依次看向凛祢、万由里和鞠亚。
接着鞠亚嘴里塞满了便当举起了手。
“猴的,素鹅。”(好的,是我)
“请吃完再说哟……”
鞠奈皱了皱眉头说完后,鞠亚嚼了嚼一口吃下口中的东西后继续说道。
“实际上我也有想去的地方。可以陪我去吗,士道?”
“诶?啊,当然啦。到底是哪儿呢?”
“那是——”
鞠亚说完后微微笑了起来。
◇
在那之后过了大概一小时。
士道他们来到了能眺望到蓝色大海的海滨沙滩。
“……怎么突然就来海边了啊!”
突然移动到的场所让士道不禁大叫了起来。没有人烟的沙滩上回响起了士道的声音。
从学校集体早退的士道他们被<Fraxinus>送到了连在哪都不清楚的私人沙滩。倾泻下来的刺眼的日光让人感觉就如同盛夏一般。虽然感觉并不是当季的日本,但要是深入思考的话感觉会变成非常不得了的事,于是士道就不想了。
“——要是用我的<Fraxinus(body)>的话,就算是四季如夏的海边也能一下子飞到。”
这时,士道背后传来了那样的声音。是鞠亚。
“不,嘛已经够了……唔!”
要回应这个声音的士道回过身后一下子屏住了呼吸。
理由很简单。因为在那儿的鞠亚把长长的头发缠到一起,身着白色的泳装。
“什……”
“呼呼,怎么样,士道?”
鞠亚露出了小恶魔似地微笑。意外的冲击让士道不禁脸红。
不,不只是鞠亚。鞠奈穿着黑色的,凛祢和凛绪穿着粉色的,万由里穿着黑白相间的泳装,其他精灵们也都穿着各自的泳装。
看到士道那样的反应,鞠亚满意地点了点头。
“——好了,满足了。虽然很快,但我最大的目的已经达成了。”
“诶!?”
听到鞠亚满足似的声音,士道突然发疯似地大叫了起来。
“说想来海边的不是鞠亚吗?只是看看就满足了吗?”
“不,不是那样的。”
听到士道的话,鞠亚向前迈了一步,像是窥探着士道的表情一样靠近。
“确实想来海边这件事是真的。——但因为这是能向士道展示我穿泳装的样子的最棒的舞台设施了所以才这样的。”
“诶……?”
士道呆住后,鞠亚又像是感到很好笑般地笑了。
“我也想让士道心跳不已呢。”
“鞠亚……”
鞠亚脸色微红着说道。士道感到心脏咚咚直跳。
但,下一瞬间,那样的士道和鞠亚脸上有一大团水“啪”地炸开了。
“哇!?怎、怎么了……!?”
“!到底是什么情况……!”
士道远远望去就发现了不知不觉间鞠奈和八舞姐妹在举着好大的水枪。看样子那攻击是她们干的。
“为什么无视我们,还营造那么好的气氛啊!”
“呵呵,二人都大意了呢!”
“逃走。hit and away。”
说完,鞠奈她们就在海滩上跑了起来。士道和鞠亚对视了一眼,两个人都忍不住笑出了声来。
“——去吗,鞠亚?大闹一场不也是挺有趣的事吗?”
“好的。给她们点厉害瞧瞧。”
士道和鞠亚互相点了点头,追着鞠奈她们在沙滩上跑了起来。
◇
在那之后,士道他们追着鞠奈她们跑,和凛绪她们收集贝壳,和十香她们打沙滩排球,躲开提出想让士道帮她涂防晒霜的折纸的攻势,一行人享受了最棒海边的活动。
等注意到的时候,之前还处在正上方的太阳已经开始要沉入地平线了。玩累了的士道和大家一起坐在海岸边上眺望着美丽的夕阳。
“哈……真享受呐。”
“唔姆,好开心呢!”
“啊哈哈……不过的确有点累了呢。”
十香用还有活力的样子点了点头后,凛祢露出了苦笑。士道笑着稍稍伸了个懒腰后看向万由里和凛祢。
“说起来,你们两个没什么想做的事吗?”
“诶?”
士道说完后,凛祢瞪大了眼睛,挠了挠脸看向了万由里。
“我倒是够了,小万由里没什么想做的吗?”
“我……?”
被这么说到后,万由里露出了有点困惑的表情陷入了思考。
但很快她就“啊”的一声好像想到了什么一样张开了眼睛。
“有……一个。有想做的事。”
“哦,哦什么?你也有想去的地方吗?鞠亚一飞就到哦。”
“好。就拜托鞠亚了。”
士道这么说完后,鞠亚得意得叉腰挺胸。
但,万由里慢慢摇了摇头后,依次看向大家的脸。
“在这里就好。正好……想和大家说说话。”
然后,她用平静的语气那样说道。
“万由里……”
士道表示了解地点了点头。
万由里是裁定者。是为了调查士道是否是有资格掌控灵力的人而从大家的灵力中诞生的精灵。
但她是那样的精灵的同时,也是处于灵力被封印状态的十香她们所看不到的那种矛盾的存在。在这个在<凶祸乐园>的影响下能和大家共有相同时间的时候寻求和大家接触是极其自然的事。
“可以啊……这不是很好嘛。大家也一定想和万由里对话的哟。”
“唔姆!”
“是的……!”
精灵们为了表示赞同士道的话都“嗯嗯”地点了点头。
“……是吗。”
万由里好像有点害羞一样说完后,面向众人的方向慢慢张开了嘴。
“——那么,提问。给我对士道各个方面的评价,每项都有十个层次。性格方面、健康方面、能力方面以及你们和士道渡过的不安的事,悲伤的事,请具体地告诉我。还有士道得到你们的天使的能力时想到的恶用方法——”
“——喂喂喂喂喂!”
士道不禁对突然喋喋不休的万由里抱怨起来。万由里露出了惊讶般的表情。
“……怎么了?”
“怎么了?个鬼啊!说想和大家对话就是这种事!?”
士道发出了高亢的声音后,万由里“嘛……”了一声挠了挠脸回答道。
“因为没有向精灵她们直接问对士道的评价的机会,而且我也是这样的系统……”
“工作狂!”
士道听了万由里的话抱头大叫了起来。在这种时候都忠于本分。士道感觉<雷霆圣堂>怎么看都是个不可理喻的黑心企业。
然后万由里脸微微一红移开了视线。
“……开玩笑的啦。但是,我想和大家聊聊士道是真的哟。”
“诶……?”
被这么说了后,士道瞪圆了眼睛。但——
“性格方面十分,健康方面十分,能力方面十分。让我觉得寂寞的是,不管我怎么引诱他他都不对我出手我。”
“不管怎么拜托达令他都不变成士织呢。我好伤心好伤心。”
“……能用<赝造魔女>干的坏事吗……好好考虑的话稍微有点……”
“诶……稍微有点什么的事情,我想详细地听一听。”
一部分精灵们开始说话后,万由里津津有味地插入了话题。在橘黄色的天空中悬浮着的<雷霆圣堂>的表面又张开了眼睛盯上了士道。
“万由里!?真的是开玩笑的哟!?”
士道摇着万由里的肩膀发出了大声的悲鸣。
◇
——之后太阳也下山了,海岸边降下了夜的帷幕。
在泳衣外穿着带兜帽短褂的士道他们因为好不容易大家一起来了这种地方,于是,就在海岸边开始放烟花。
因为鞠亚从决定去海边开始就已经准备好了烟花,所以现在在海边摆放着玩一整晚也用不完的手持式烟花和大大小小的喷花式烟花。
“呵呵!擦亮眼睛看好了!吾之必杀火焰刃!”
“应战。不会输的。禁断的一三连弹。”
“唔哇!?夕弦那个不能拿在手上!”
八舞姐妹双手持着烟花,“呼呼”地挥舞着它们追赶赛跑着。
在她们旁边的四糸乃和七罪、鞠亚她们蹲着欣赏着线香烟花。
“好漂亮……呢。”
“是的。徒有华丽并不能算是烟花,懂得欣赏这种虚幻美的才是成熟的女性呢。”
“凛绪也要!凛绪也想玩!”
“好的好的……来,要小心哟。”
听到凛绪的请求,鞠奈给线香烟花点上了火。不久凛绪和鞠奈的烟花也都“噼啪噼啪”地开落起火花。
“哇……”
“啊。”
但,只有鞠奈的线香类烟花很快就熄灭了。鞠奈急忙又点上了火。
但是,火很快又灭了。
“啊——!为什么啊真是的!”
鞠奈大叫后盯着线香类烟花看。看到鞠奈开始那么做的精灵们像是感到好笑般笑了。
——在那时。
“嗯……?”
士道突然注意到了坐在稍有点距离的位置上的凛祢。她烟火也没拿着,脸上浮现着温和的微笑看着大家玩耍。
“——凛祢。”
“啊……士道。”
士道向她的旁边走去之后,凛祢抬起了头。
“坐你旁边可以吗?”
“嗯——怎么了吗?”
“你说怎么了……”
士道一边在凛祢旁边坐下一边露出了苦笑。
“你才是怎么了嘛,一个人在这。不想玩烟花吗?”
“啊哈哈……看着大家就很开心了。”
“是吗……”
听了凛祢的话,士道像表示同意般地叹了口气。确实,只看着精灵们就不会腻了。那种心情士道也不是不懂。
“说起来凛祢。你没有什么想做的事或想去的地方吗?只剩你了哦,什么也不想吗?”
“诶?啊……嗯——……”
突然想起来这件事的士道说完后,凛祢皱起了八字眉挠了挠脸。
是的。现在玩烟花虽然是大家希望的,但却不是凛祢提出的。
因为<凶祸乐园>才出现的精灵中只有凛祢一人还什么愿望都没有说。
“我……算了。”
“怎么可能算了啊。不可能什么都没有吧?还是说是非常难办的事?”
“不是那样子的……”
凛祢困扰似地笑着继续道。
“因为我的愿望已经实现了。”
“诶?”
士道歪了歪脑袋后,凛祢呼了一口气缓缓地开了口。
“——我想要士道保持着笑脸。我的愿望只有那个。”
“那是——”
士道欲言又止。
然后士道慢慢叹了口气,做出了不开心的表情。
“真是过分又困难的愿望呢。我的笑脸可没那么随便哟。”
“诶?诶……?”
听到士道突然说的话,凛祢表现出了困惑的样子。士道“啧啧啧”地摇了摇手指。
“但我对凛祢的笑容没有抵抗力呢。凛祢笑了的话,我也会不知不觉笑的。”
“……!”
士道说完后,凛祢一瞬间瞪大了眼睛,用双手捂住了脸在里面发出了“啊啊啊啊啊——……!”的声音。
“诶!?怎、怎么了凛祢……”
凛祢那预料外的反应反倒让士道呆住了。
“啊,真是的,就是这种地方啊,士道。真是太,啊……”
然后凛祢继续捂着脸发出了非常非常非常小的声音。
“……喜欢你。——最喜欢你了。”
在这瞬间,前方有一大团烟花飞上天后炸开,正好盖住了凛祢的声音。
“诶……?凛祢,你刚刚——”
“————”
凛祢抬起头看着士道的脸,像是对士道的表情感到好笑似地露出了微笑。
不知为何士道看到那个表情后就连追问刚才的话也做不到了。像是为了附和那笑容似的,士道也不禁笑了出来。
又有一大团烟花飞上天后炸开了,仿佛要照亮两人的侧颜似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