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约会大作战(DATE A LIVE)
  4. 短篇
  5. 令人遗憾的糕点师
  6. 繁体版

令人遗憾的糕点师
2017-06-23 09:44:00

		

网译版 转自 轻之国度
图源:滴水
翻译:wheatfiour
润校:混沌圣歌
制作进行:翼海风
“…………”
二月的一天。脸上垂着汗水的七罪一动不动地站着。
地点是位于五河家旁的精灵公寓的一层的巨型厨房。以七罪为首的精灵们为了下周就要到来的情人节打算制作巧克力。
但,这个计划似乎已经遭遇到了挫折。
“糟,糟糕!水!给我水!”
琴里站在冒着黑烟的锅子前一脸慌张地尖叫着。在琴里把从四糸乃手里接过的水一下子全倒进锅子里后,更多的烟升了起来。
……是的。领头的是琴里,并不十分清楚制作巧克力的方法。
“哈……,哈……”
“啊,焦了啊……”
“那个,那个,妹妹酱,制作巧克力是这种感觉的吗?”
“呜呜……”
听到二亚这么说,琴里的额头上冒出了汗珠。看到她的样子,七罪似乎也浮现出了同样的表情。话虽如此,七罪也不是不明白琴里的心情。毕竟,现在可不止只有七罪她们在此——
“哎呀,哎呀。”
因为最恶的精灵•时崎狂三就在这里。
狂三微笑着看着琴里,微微地歪着头。就好像在说着,我随时都能帮忙哦?
“不……”
琴里不甘心似得低吟着,然后便不高兴地背过脸去。
看来狂三似乎很熟悉巧克力的制作方法。但,琴里似乎不想从以士道为目标的狂三那里得到指点。
但看情况也没有其他懂得制作巧克力的精灵了。
别说十香,六喰,美九和二亚了,就连八舞姐妹似乎也不知道,唯一看起来可以期待的折纸,则不知为何正在用3D打印机制作着自己的雕像。四糸乃么,女神不知道下界的知识也是无可奈何的。
“…………”
七罪咯吱咯吱地挠着脸颊。
理由很简单。……因为七罪在以前曾有模仿过糕点师(如同文字的字面意思),简单的巧克力的制作方法程度的事还是知道的。
——而且琴里也露出一副很困扰的样子,自己还是伸出援手比较好吧。
但是。七罪却抱着胳膊露出一副看起来很为难的表情。
这也是当然的。因为这可是七罪啊。不管有多困扰,琴里也不愿意接受像七罪这样阴郁的人的指导的吧。“那个,我知道制作方法。”→“哈?可没人问你啊?你是不是会错什么意?话说你谁啊?”七罪已经完全看穿了对话的走势。……不对,琴里是不会如此露骨的说话的吧,但,嘛,大体上琴里还是会说出相似的话的。
并且,还存在其他的问题。
虽说自己知道制作的方法,但并不能做出很高级的东西。“那个,我知道制作方法。”→“真的?那么我想制作之前在电视上看过的行星花纹的巧克力。……什么?不知道怎么做那个?诶,那你就别跟我说知道好不好?简直无法相信。真没用啊。话说回来你谁啊?”,七罪也担心会变成这样的对话。
话虽如此,放着困扰的琴里不管自己也过意不去。七罪下定决心似地攥紧了小拳头。
“……好。”
首先,试着不露声色地调查下大家到底想制作怎样的巧克力吧。然后,或许在知道大家希望制作的巧克力不超过七罪的能力范围之后再说出自己会制作巧克力比较好。
……这不叫胆小过头,慎重地考虑各种事态后再行动是很重要。
七罪微微地点了点头后先把视线放到了在附近的四糸乃身上。
“……那,那个四糸乃。”
“在,怎么了七罪小姐。”
“怎么——了?”
四糸乃和她戴在左手的兔子布偶“四糸奈”歪了歪头。七罪小声继续道。
“……那个,参考一下,四糸乃想制作什么样的巧克力呢?”
“啊……是的,我想着能不能制作出四糸奈形状的巧克力……”
说着,四糸乃稍许害羞地笑了。“四糸奈”弯曲着身体叫着“呀!四糸奈模特出道咯——!”
“四糸奈形……吗。”
七罪认真地思索着。从原创型巧克力的角度来说,难度很高,幸运的是“四糸奈”的造型自身较为简单。将纽扣形的巧克力眼罩放在兔子形的巧克力上面的话,就能修整出最低限度的形状吧。
在七罪这样思考的同时,四糸乃继续说道。
“那个……恕我僭越,七罪小姐喜欢什么样的巧克力呢?
“……诶?”
面对预料之外的问题,七罪瞪大了眼睛。
“为,为什么问我的喜好……”
七罪回答后,四糸乃稍许害羞似得苦笑了起来。
“琴里小姐有说过。也有送给朋友的义理巧克力。因此……那个。”
“……!”
七罪屏住了呼吸。Oh my goddess。我的女神啊她为何如此的善良啊。
七罪抽泣着勉强抑制住了自己想要五体投地的心情,用激动的声音回答道。
“原,原来如此……那,白巧克力如何?四糸奈也是白色的……然后,眼罩就用黑巧克力……”
七罪仔细地描述着预想完成图,听了后“四糸奈”和四糸乃的双眼便变得炯炯有神起来。
“哦哦——!真能干呢七罪小姐。”
“好厉害……啊!我认为这样就好。”
“不,不……普通而已,恩……”
七罪对那样的赞赏不可思议地感到一阵酥麻,“那,那就以那种感觉……”,说着七罪挥了挥手离开了那里。
“……呼嘿……”
七罪轻轻拍了拍泛着红晕的脸颊,向着接下来要询问的精灵们的身边走去。
这次的对象是十香和六喰。十香抱着装有用来做糕点的巧克力的袋子,六喰颇有兴趣地摆弄着巧克力的模具,二人都在注视着忙的手忙脚乱的琴里。
“……那个,十香,六喰。”
“呜,怎么了七罪。嗯咕嗯咕。”
“嗯?何事?”
十香和六喰不解地回答道。……因为二人都以稍含古风的,或是说是以有特点的方式说话,七罪不由得感到自己误入了一个奇妙的世界。
“没,不是什么重要的事……二位打算制作怎样的巧克力呢……?”
“嗯!士道会很开心的吧!嗯咕嗯咕。”
“嗯。想到了。能让官人开心的巧克力便是最好的。”
“那个,话是这样说没错,要更加具体的,像是味道啊形状啊之类的……”
七罪这样说后,十香和六喰面对面歪了歪头。
“呜?”
“嗯?”
“……我的问法不好。二位,有什么喜欢的东西。”
“黄豆粉!嗯咕嗯咕。”
“嗯……想到了,六儿喜欢星星。”
二人回答后。七罪略感理解地用手托着下巴思考起来。
“……原来如此。那十香是黄豆粉味的松露巧克力,六喰则是星型的巧克力吧。用各种各样的味道和以五颜六色的感觉来做。”
“哦哦!可以做成那样的东西吗!?嗯咕嗯咕。”
“真能干,七罪。感谢汝的辛劳。”
“……多,多谢。还有十香,从刚才开始就嗯咕嗯咕一直吃个不停,偷吃太多的话巧克力会被你吃完哦。”
“哈……!?什么时候!?”
把手塞进装有用来做糕点的巧克力的袋子吧唧吧唧地吃着的十香,被七罪指出后才意识到似得惊得肩膀一颤。但,那只手还是没有停下来。不止如此,十香还好像要表达谢意似得给七罪也递了一块。
脸上滴着汗的七罪接受了那个后便前往了接下来要询问的精灵们的身边。
“哈!在我手内寄宿着的创造之光。”
“思索。这里应该这样做……”
接下来七罪前往的地方,是八舞耶俱矢•夕弦姐妹的身边。不知为何二人手里拿着笔,在放在烹饪台上的纸上写着什么。
“……,在做什么呢?二位?”
盯着那个看了一小会儿后七罪便询问道,随后耶俱矢和夕弦像是在说“就等你这句话了!”似得突然抬起头来,不知为何摆起了帅气的姿势。
“呼,被发现了啊。但是那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若是我的威容为响彻天地之物的话。”
“暴露。耶俱矢的设计图几乎已经完成了,但因为想被别人问‘在干什么呢?’,明明已经没有特别需要添写的东西了,还是在动着笔。”
“在说什什什什什么呢夕弦!我可没做那种事!?只是在用笨蛋是看不见的墨水作业着而已!?”
“指出,那句话不是等同于在说耶俱矢在闭着双眼作业吗。”
“什么意思啊!”
于是,二人放着七罪不管如同往常一样激动起来。
七罪垂着汗,复述了二人的对话中让自己在意的单词。
“……设计图是什么?”
于是八舞姐妹停止了小吵,突然扬起了嘴角。
“听好了。看,这是我的黄金的十字陵。”
“发布。描绘出了巧克力的完成构想图。”
这样说着,耶俱矢和夕弦把图纸给了七罪看。
耶俱矢的是金色的十字架型,夕弦的是银色的球形。这么说来之前在糕点材料店时,耶俱矢买了金箔,夕弦购入了银珠糖。
“……呜。”
七罪仔细端详着设计图,轻轻地叹了口气。粘贴金箔看起来似乎很难,但让巧克力成形本身——
“……嘛,算普通吧。这样的话总有办法解决的。”
“什……!”
似乎是听到了七罪说的话,耶俱矢愕然地瞪大了眼睛。
“普,普通是意思。别把我当傻瓜!我的是最特别的一个。”
“啊……不,不是,我并不……”
“啊啊,火大!因为我绝对要做出谁都无法模仿的设计……!”
耶俱矢呼了一口气再度看向了设计图。 “完蛋了”七罪的表情扭曲了起来。如果耶俱矢做出太难的设计的话,即使被请求指导,七罪也有可能无法制作出来。
但,像是将七罪那样的思考察觉到了似得,夕弦轻轻地把手放在七罪的肩膀上拍了拍。
“放心。没关系。耶俱矢的脑筋,也就是把十字架的边缘弄尖这种等级而已。”
“诶……”
接着,耶俱矢的“做好了!”的声音响了起来。
“怎么样!这才正是他人的想法无法企及的独创的造型!”
再一次,耶俱矢向七罪展开设计图。
——如同夕弦预想的那样,是尖端的图案稍有变化的十字架形。
话虽如此,但七罪不会重蹈覆辙。七罪故意露出了吃惊的表情。
“……哇,哇啊,好厉害。超出了预想啊。”
“!噗哈哈!是这样是这样!”
耶俱矢看起来从心底感到开心似得露出了笑容。
看着那样的耶俱矢,夕弦也露出一副打心底高兴似得脸,像在说“是吧?”似得露出了微笑。
——四糸乃,十香,六喰,耶俱矢,夕弦的总能有办法解决,折纸在一个人走着自己的路。琴里从性格上来说也不会提出过分胡闹的要求。
这样的话,七罪也许勉强可以承担的起。
这样思考着的七罪刚想要前往接下来的精灵们的身边便停下了脚步。
是的。七罪想起了剩下的精灵是谁。
“…………”
七罪点头说了句“好吧”,便打算拔脚返回。
但,下个瞬间,七罪肩膀的两侧便被牢牢地抓住了。
“想要到哪里去呀阿七。”
“呀啊,为什么不来我们这边呢!”
“呀————!”
被剩下的精灵,二亚和美九抓住的七罪发出了悲鸣。
但是两人不管不顾地继续道。
“是那个吧?在询问大家是想制作怎样的巧克力而到处转悠吧?也问问我们啊。顺便一提我想制作少年最喜欢的胸部巧克力,能做到吗?”
“啊,我想要制作七罪巧克力然后舔哦!想要缠住不放哦!”
看来两人似乎看到了至今为止七罪的行动。还没等七罪询问二人便说出了这样的话。七罪面露难色地回答道。
“……二亚这边,虽然心理上有点抵触但应该能做出来。美九这边无论在技术上还是心理上都不行……”
“呼呵呵呵呵!为什么呢……,啊,是啊,是这样吧?‘哎呀呀,舔这种东西只能算是二流。明天请你再来这里。请你吃真正的七罪。’的意思吧?承蒙款待!”
“到底是谁生出了这个妖怪啊!?”
七罪尖叫起来,美九抚摸了一小会儿七罪的头发后,变得稍许冷静似得吐了口气。
“哈呼。补充了罪罪素冷静下来了呢。巧克力作成与偶像相符的音符形就行了。”
“那是什么素啊!?”
七罪没有思考就出声回答道。于是二亚和美九笑了一会后,嘭嘭地拍了拍七罪的背向前推去。
“——哎,就是这样,我认为以阿七的技术足够处理哦。”
“是啊。请快点去帮助琴里小姐。”
“诶……?”
对两人的话,七罪瞪大了眼睛。
“为,为什么那个……”
七罪震惊地说出口后,二亚和美九面对面啊哈哈地笑了起来。
“喂喂,七七,小看我们的话我们会困扰哦。”
“因为姑且我们算是姐姐啊。”
“二亚,美九……”
于是,七罪不可思议地感慨着叫了两人的名字之后,不满地背过脸去。
“……什么呀那是,要装作年长者的话巧克力的制作方法这种程度的事请请提前弄清楚好吗。”
“啊哈哈!这可真是被戳到痛处了!本条二亚,擅长的料理为炙烤鱏鳍!”(混沌圣歌:日式烧烤中的一种菜色,用鳐鱼翅做成。)
“呀!七罪这个傲娇!简略来说就是七娇!”
“不要制造奇怪的单词!?”
七罪一阵尖叫后,突然叹了口气。
“……但,嘛,怎么说呢…………,谢谢。”
七罪小声地嘟囔后向琴里的方向走了过去。
然后,七罪向不停遭遇着各种各样的失败,急得直喘气的琴里搭话道。
“……琴里。”
“……怎么了?”
“……不是,那个,虽然我也不知道对不对,失败了的话我也不负责,再说我说的话也许你根本就不想听——”
“不,所以说,你想说什么?”
疲惫地琴里看起来很惊异似得问道。七罪似乎要向后退一步的同时继续道。
“……简单的制作方法的话,我倒是知道。”
瞬间——
“…………老师!”
琴里紧紧地握住了七罪的手。
“哦哦……!”
“七罪小姐,好厉害……!”
其他的精灵们也向七罪的话送上了称赞。
在这之中,七罪瞅了一眼二亚和美九的方向,两人笑着竖起大拇指并送上了飞吻。
“呼”,七罪移开了视线。
在那之后,七罪以不太习惯地回竖起了大拇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