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约会大作战(DATE A LIVE)
  4. 短篇
  5. 十香kingdom
  6. 繁体版

十香kingdom
2017-06-23 09:44:00

		

网译版 转自 轻之国度
图源:圣刻123
翻译:多拉泽
润校:混沌圣歌
虽然Kingdom campaign写的是十香王国的故事,但是这个世界上一定还有其他的王国存在。举几个例子吧。
四糸乃王国……全国戴兔耳
琴里王国……特产是棒棒糖
耶俱矢王国……要读『元首•耶俱矢』(多拉泽:元首原文ケーニックライヒ,德语konigreich,而且还把ケーニヒ变成了方言的读法ケーニック)
折纸王国……不法入侵,偷拍,窃听不会被法律处罚。
“快些动身吧,士道!让你见识一下我为之自豪的王国!”
作为天宫王国大使的出使十香王国的五河士道在国王夜刀神十香的亲自带领下参观王国。
“我们十香王国的人基本上都把剑放在椅子里。”
“呜姆,果然我国的黄豆粉面包十分美味呀。”
士道顺利地考察着十香王国,但是……
“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你重要的国民,全部变成可爱的猫咪吧哈哈哈!”
突然,时崎王国的君主,时崎狂三开始进攻十香王国——。
撒——我们的王国开始吧。
“……此番招待,不胜感激,国王陛下。粗鄙之身,竟受陛下此等款待,不胜惶恐。吾王亦——”
“行了行了。好好说话,太麻烦了。”
“哈——?”
跪在厚厚的绒毯上,垂着头的天宫王国大使•五河士道听到从头顶上传来的话语,不禁抬起了头。
随之,在装饰的十分豪奢的谒见殿中,坐在放置在中央的巨大的黄金王座之上的一名少女的身影映入了眼帘。
差不多和士道相仿的年龄。肩背上若隐若现的夜色的头发。映出幻想般色彩的水晶瞳。简直就像是神话时代的名匠用灵魂创造出来的人偶一样可爱的少女。
但是——她不只是一位可爱的少女。
她的头上正戴着黄金的王冠。
没错。她就是这个十香王国的王,夜刀神十香本尊。
“……!失礼了——!”
这时,士道哈地屏住了呼吸,再次深深地低下了头。就算是因为听到了意外的话而被吓了一跳,但是没有得到王的许可就将头抬起来,这也是作为大使不应该有的行为。
但是十香并没有责怪,而是呼地吐了一口气。
“所以说,行了。抬起你的头。”
“是……”
在十香的命令下,士道再一次抬起了头。
然后十香轻轻地将上身向前倾了倾,像是为了观察士道的脸一样继续说道。
“大使阁下,说出你的名字?”
“遵命。在下五河士道。”
“呼姆,士道吗。好名字。不知为什么感觉好像不是第一次听到呢。”
“是这样吗?”
“嗯。具体来说的话感觉大概从四年前左右就知道了!”
“虽然不知道在说什么但是感觉最好不要再说下去会比较好!”
听了十香的话,士道不加思索地叫了起来。然后十香“哦哦”地睁大了眼睛。
“这样吗。作品中的时间还只过了九个月左右呀。”
“作品中的时间是什么东西呀!?”
吐槽后,士道又一次哈地轻抖着肩膀。
“十,十分抱歉,失礼了……”
“不用在意。不如说敬语什么的根本不需要。普通的说话就好了。”
“不,这样的话……”
听了士道这样的回答,十香不满地皱起了眉头向左边看了一眼。
接着,侍立在那里的将长发编成两束的少女点了点头开口说道。
“那么就这样吧。从现在开始再对十香用敬语的话,我方就向天宫王国传达对大使殿下的恶评。”
“哦哦,这样很好呀!”
“嘿!?”
对于突然被提出的提案,士道突然发疯似地叫了起来。
“请,请等一下——”
“姆?”
十香摆出十分不满的表情看向了士道。士道慌忙地将嘴里的话咽了下去。
“……等一下。”
“嗯,想做的话不也是能做到的吗!”
“……”
士道的额头渗出了汗水,他小小地吐了口气。……对方怎么说也是一个国家的王,但是不知为何士道也感到这样更加协调一些。
“……那么,这位姑娘是?”
说着,士道看向了刚才提出了极度险恶的提案的少女。然后十香不客气地点了点头。
“哦,忘了介绍了。这是十香王国的大臣,五河琴里。”
“初次见面,大使阁下,请多指教了。”
大臣•琴里捻着裙裾行了个礼。
“啊,我这边才是请多指教……啊,你也姓五河吗。”
“啊啦,确实是呢。那么从现在开始就叫你士道或者欧尼酱吧。”
“这不会太唐突了吗!?”
虽然士道这样叫着,但是琴里摆出并不是那么在意的样子,轻轻地摆了摆手。
然后,像是为了要将对话进行下去一样,十香继续说道。
“——那么,士道。你是第一次来到我吗?”
“是的……不对,啊啊。”
“这样吗!那么我来带你参观各种各样的地方吧!”
士道回答之后,表情啪地明亮了起来的十香这么说道。
虽然这过于自然的势头让士道差点就不由自主地点了点头,不过他在最后赶紧“不不不”的使劲摇头了。
“稍等一下。这样没关系吗?”
“姆?有什么问题吗?”
“不,要我说有什么问题这也……”
士道为了寻求帮助而向琴里的方向看了一眼。就算再怎么率直,两人间也是国王和大臣的关系。琴里难道不会对十香多余的行动进行劝阻吗,士道这样想着。
但是琴里一脸无奈地耸了耸肩。
“真是没有办法。注意一点哦?你也算是个国王大人呀。”
“嗯!我会注意的!”
“这样就行了吗!?”
士道忍不住叫了出来,琴里呼地吐了口气。
“嘛,在王宫内的话相对还是没什么问题的。而且,她是十香国王。如果反抗的话会被处以没收黄豆粉之刑的。”
“黄,黄豆粉……?”
士道惊异地问了之后,琴里夸张地了点头。
“啊啦,不知道吗?那可是十香王国的特产啊。王国的居民几乎每顿饭都会吃的东西。”
“不,知道是知道……但是没收黄豆粉也能成为刑罚吗?”
“你在说什么呢。如果三天不吃黄豆粉的话,就会因为戒断反应而开始出现手抖的症状,然后就会因为黄豆粉而发狂的。”
“这真的是黄豆粉吗!?”
士道情不自禁地叫了出来。然后琴里好像开玩笑一样耸了耸肩。
“嘛,有什么关系嘛。十香已经说了就不会听劝,你就陪她去吧。国王大人亲自带你参观王都不也是一件很不错的事情吗?”
“这,这个……确实是这样没错。”
说着,士道看向了十香的方向。然后士道的视线对上了看上去十分高兴的十香那闪闪发光的眼睛。
“唔……”
与国王什么的没有关系,这样的目光不论是谁见了都无法说出“不要”这两个字的。士道小声地叹了一口气,苦笑着点了点头。
“……那么,就拜托了。”
“哦哦!那么就早些动身吧,士道!让你见识一下我为之自豪的王国!”
十香摆出了比之前更加有神采的表情从王座之上站了起来,咚咚地顺着台阶走了下来,一下子抓住了士道的手。
——几分钟后。士道在十香的带领下行走在王宫中。
这是一座用石头堆砌的雄伟的城堡。里面,有着匠人们精心布置的精美石雕以及看上去十分高级的家具,还有巨大的绘画等物品,经过这里的士道无法否定现在自己十分紧张。
虽然说这种话废柴……没有办法。如果一不小心跌倒了弄坏了一个壶什么的,可能会被要求赔偿士道工作一生也支付不起的金额。
但是,作为这些物品的主人的国王•十香就像是相识十年的友人一样轻松地在和士道说着话。
“那么先去骑士团驻地吧。向你介绍一下我国为之自豪的最强的骑士团。”
“骑士团!”
士道睁大了眼睛。
说起十香王国的骑士团,那可是因为强者云集而出名的。天宫王国的小珠女王也说过一定要考察一下骑士团的情形(以及顺便如果有二十五岁到三十岁左右的前途光明的帅哥的话一定要留下他的姓名和联系方式),而士道自己也对此有很强烈的兴趣。
虽然因为没有武艺的才能而作为文官立于世间,但是世道也是男人。他也曾怀揣对挥舞宝剑讨伐敌人的勇敢骑士的憧憬。
“喂,这边。”
十香拉着士道的手来到了露台之上。
“哦哦……”
映入眼帘的场面让士道情不自禁地抬起了头。
先出现在眼前的是在巨大的骑士寮和马厩。接着,在其前方的一片广阔的空间应当是练兵场。在那里,身穿白银铠甲的骑士们整齐地站列在一起。
真正的精锐。这威势使士道感到自己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这个……太厉害了。”
“嗯。令我自豪的骑士团。——看,那两个人就是骑士团团长。”
“诶?”
在提醒下,士道看向十香手指的方向。
然后在那里,士道看见了面容一模一样的两个少女。两人的身上都穿着颜色鲜明的山吹色(多拉泽:类似于金色但比金色浅一些)铠甲,但不知为什么将头发盘起来的那个少女的肩上披了一张漆黑的斗篷。
“双胞胎……”
“呜姆。双胞胎骑士,耶俱矢和夕弦。”
在十香说话的同时,耶俱矢和夕弦像是注意到了十香的一样,同时向这边看了过来。
“嗯?哦哦,这不是十香嘛。”
“疑问。旁边的人是谁。”
“这是天宫的大使,士道!耶俱矢,夕弦!展示一下吾之骑士团的勇猛!”
听着十香的喊声,耶俱矢和夕弦的眼睛亮了起来。
“哈?原来如此。看来汝等得到了命运女神极大的宠爱。”
“同意。其实从今天开始要进行一对一的模拟战。”
说着,两个人啪地举起了手,得到信号的整列的骑士们快速的向左右分开。
然后耶俱矢和夕弦走到了被空出来的空间的中央并站在了那里。
“撒,拭目以待吧!被誉为十香王国最强的我的剑技!”
“否定。最强是夕弦。耶俱矢只能说是第三名。”
“诶第二是谁呀!?”
似乎忘记了刚才的自大口吻一样,耶俱矢的表情崩坏了。但是,应该是马上想到了现在正在国王和大使面前吧。耶俱矢咳咳地咳嗽了一声,重新摆正了姿势。
“——剑立于此!”
“请求。战斗准备。”
然后,在耶俱矢和夕弦的命令之下,有几位骑士从后方跑了过来,将“剑”放在了两人旁边。
“…………嗯?”
看见了这个,士道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但是这也是当然的。毕竟,放在那里的“剑”是由四只腿和其支撑着的靠背组成的……嘛简单地来说的话,这看上去只是一把椅子而已。
“那个,十香,这到底是……”
“姆?是剑呀。”
“不是椅子吗。”
“哦,这么说也对。”
——只能这么说吧。
士道的脸上流下了汗水,将刚到嘴边的话咽了下去。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嗯。准确来说,这个是鞘。好好看看靠背的地方。”
“诶?”
士道向着椅子的靠背看去,确实在那里有着像是剑柄一样的东西伸了出来。看来,剑似乎被收纳在了靠背里。这么说来好像之前十香坐的王座也是这样的构造,只是大小不同而已。
“我们十香王国的人基本上都把剑放在椅子里。我们的武器也基本都是椅子。”
“为什么要这样……要携带的话不会很麻烦吗?”
“没有为什么。从以前开始就是这样的。”
在十香抱着胳膊说话的时候,耶俱矢和夕弦从椅子的靠背上拔出了剑。
“呼,来吧,堂堂正正地。”
“呼应。决一胜负。”
然后像是什么礼节一样将纤细的剑身互相触碰后——两人的战斗,开始了。
“突击。呼——!”
夕弦将剑尖对着耶俱矢,用眼睛无法看清的速度进行着像暴雨一般的突刺。但是耶俱矢躲开了她的连击,像是要停下夕弦的剑一样将手中的剑挥动了起来。
“哈!”
伴随着裂帛一样的气势耶俱矢像是要将剑插进天空一样向上砍了出去。然后伴随着她的动作夕弦的剑被弹开,离开夕弦的手飞到了空中。
“!厉害!是耶俱矢的胜利吗!?”
“不,还没有!”
在十香喊叫的同时,夕弦用令人无法相信她正穿着铠甲的轻盈动作跳着退到了后方。
当然,耶俱矢是不会沉默地旁观的。她向着夕弦的身体使出了横一文字(多拉泽:拔刀斩,横向拔刀斩击)。虽然这是训练用的剑,没有开刃,但是不难想象如果正面吃下这一招的话将会受到很大的冲击。
但是,下一个瞬间,夕弦用手抓住了放在旁边的椅子的靠背,就这样用手撑着将身体撑起跳了起来,躲过了耶俱矢的一击。
“库——!”
因为剑挥空而突然像踩空了一样的耶俱矢勉强保持住了平衡,向着夕弦冲了过去。
接着夕弦钻到了椅子的下面,用椅子的坐板来格挡攻击。
“骗人的吧!?”
看见意想不到的椅子活用法,士道发出了惊愕的声音。听见了这个声音,十香哼哼地得意的挺起了胸膛。
“怎么样。这就是十香王国传统的椅子术(chair art)。即使失去了剑,只要用椅子的话无论是防御还是攻击都是可以办到的。”
“椅子术!?”
“没错,我的骑士们全员可都在讲座的时候看过成龙的电影的。”
“不管怎么说这也太无视世界观了吧!?”
士道不由自主地叫了出来。这里是十香王国。虽然随处可见的轻幻想风还可以找到相应的解释,但是基本的文明程度还差不多只是中世纪的程度。理所当然的,电影什么的是不存在的,使用椅子灵活战斗的动作戏演员更是不存在的。
不过,撇开混乱中的士道不谈,两人的战斗已经进入了佳境。夕弦抓住了椅子的腿,使劲地高高挥舞起来。
“反击。嘿呀一”
“不要小看我……!”
但是耶俱矢也没有认输。她将手中的剑换成了椅子开始采取和夕弦一样的攻击方式。
随着“啪嚓!”的撞击声,两人的脑袋同时被椅子打中,椅子十分夸张地变成了碎片飞了出去。
“啊呜……”
“朦胧。哈咕……”
两个人头晕眼花的摇了摇头,然后就这样同时倒了下去。
……不知为什么,脑中好像响起了『A计划』(多拉泽:个人认为是龙叔1983年的电影)的主题曲。但是因为这里是十香王国所以士道完全推断不出来这到底是什么。
“嗯,两个人都很厉害。——谁来把她们抬走!”
十香啪啪地拍了拍手说道,在两边待命的骑士们在十香的命令下走到了耶俱矢和夕弦旁边,将两人抬到了骑士寮里。剩下的骑士们则开始收拾起粉碎的椅子残骸来。
“好的,那么走了,士道。”
“啊,啊啊……”
士道将手放在了额头上,跟在十香的后面走了起来。
“呼姆……那么接下来应该介绍哪里呢。掌管王宫伙食的大厨房吗,王宫智慧象征的大图书馆吗,还是全是女仆的侍从室呢……”
走在走廊中的十香呼姆地点着头,并将手拄在了下巴上。
虽然对于士道来说这些全都是他想要看的地方,但是嘛啊,这里还是交给主人决定最为妥当。士道现在还不了解这个王宫中都有一些什么。
“姆?”
这时,十香突然停了下来。
理由士道马上就知道了。因为有两位少女正从前方向着这边走过来。
一个是身穿女仆装,左手戴着身穿同样女仆装的谜之兔子玩偶的少女。
而另一个是穿着高贵的礼服,像是人偶一样面无表情的少女。
“啊——十香小姐。”
“呀哈一。啊啦?这位就是客人吗?”
女仆装的少女和玩偶鞠躬行了一礼。士道也急忙行了一礼。
“嗯,这是大使士道。——士道,向你介绍一下。四糸乃和四糸奈。她们在这个城堡担任侍从长。”
被介绍到的四糸乃和四糸奈再次行了一礼。士道也再次点了点头。
“然后这位是——”
在十香想要介绍另一位少女的时候。
“唔哈!?”
因为突然的惊吓,士道的肩膀开始颤抖起来,发出了悲鸣。
理由很简单。到刚才为止一直站在四糸乃身边的少女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士道的身后,“呼……”地轻轻地向着士道的脖子后面吹着气。
“喂,折纸!你在做什么呢!”
十香怒吼着将士道和少女——折纸分开了。
总算是冷静下来了的士道做了一个深呼吸后,转向了折纸的方向。
“那,那个……这位是?”
“啊啊,这位是王妃折纸。”
“王,王妃大人!?这么说来……”
“嗯。是我的妻子。”
听着十香的话,士道抬头看了看天空。不,虽然一个国王拥有王后是应该是很普通的事情,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士道还是感到了不可思议的震惊。
似乎是察觉到了士道的惊讶,十香为了解释继续说道。
“因为政治联姻从鸢一王国嫁过来的形式上的妻子。和我并没有什么感情。”
“是,是这样吗……”
士道这样说着的时候,折纸的眼睛开始闪闪发光,身体快速地靠了过来。
“咿呀……唔!?怎,怎么了……!?”
“终于找到了。你就是我的王子大人。和不情愿结婚的我私奔吧。”
折纸这么说着,像是要诱惑士道一样用手指抚摸着士道的胸膛。
“呀,这个,我……”
对女性为零的免疫力,以及不可以对王后失态的意识,这两重心理在士道的心里纠缠了起来。
“喂,喂!快停下!没看到士道很困扰吗!还有不要当着我的面堂堂正正地说这种背义的话呀!”
十香大声叫喊着向着折纸伸出了手,折纸灵巧地躲开了十香的手,然后就这样逃走了。虽然她在逃走之前还用嘴靠近士道的耳边说了“今晚在房间里等你。”这样的话,但是士道来说并没有去的胆量。
“真是的……抱歉了士道,给你添麻烦了。”
“没,没关系……”
士道擦着汗水摇了摇头,这时,旁边传来了四糸奈的声音。
“那么,两位在这里做什么呢一?”
“啊……姆,想要让士道了解一下我国的事情,就开始带他参观王宫。但是,正不知道接下来该带他参观哪里的时候却让他看见了我国的耻辱面。”
很明显是在说折纸的事情。十香露出了愁眉苦脸的表情。四糸乃像是困扰地苦笑道。
“这,这样呀……”
“啊,十香酱。那个看了吗?就是,在城堡的里面的。”
四糸奈啪嗒啪嗒地摆着手说道,十香嘭地打了一下手。
“噢!对呀,竟然给忘了。说起我国不能不提到的东西!”
然后她就这样抓起士道的手,用比之前更快的步调在走廊里走了起来。身后的四糸乃和四糸奈呼呼挥着手。
“哇……喂,我们要去哪呀?”
“好了快点跟上。给你看点好东西!”
十香保持着沉默在走廊里走着,最后从城堡的内门走了出去。
“好了,就是这里!”
十香快速地转过身,啪地张开双臂说道。
“这里是……喔?”
在十香的提醒下环顾四周——士道睁大了眼睛。
在城堡的背面是一片广大的平原。这是被金黄色的植物所覆盖的,在日光的照耀下闪闪发光的一大片平原。在这美丽的景色面前,士道在一瞬间呆住了。
“太厉害了……这个。是小麦田吗?”
“不,不对。是黄豆粉田。”
“啊,是这样吗……额,是什么来着?”
听了十香的话,士道不由自主地扭了扭头。感觉刚才好像听到了什么奇怪的单词。
“十香,你刚才说什么?”
“所以说,是黄豆粉田。”
“……那个。”
士道皱着眉头挠了挠脸。这么说来似乎之前琴里大臣说过黄豆粉是王国的名产来着。
……说起来这里是中世纪幻想世界黄豆粉本身就是不应该存在的,但是,嘛,在这里指出的话对话就无法进行下去了。而且,比起这件事来说在士道的眼前有着更需要在意的事情。
“那个,是大豆田对吧?”
没错,黄豆粉简单来说就是将炒熟的大豆磨成粉之后得到的东西。虽然眼前这片占地广阔的植物看上去不那么像大豆,但也许是什么改良品种吧。
然而十香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并摇了摇头。
“大豆……?你在说什么呢士道。黄豆粉不就是黄豆粉吗。”
“不对,所以说,黄豆粉是……”
这时,在士道说话的时候,周围突然吹起了一阵风,黄豆粉(十香称)的穗飒飒飒飒地摇动了起来。
然后在下一个瞬间,从摇动着的穗浪中,就像是杉树播撒花粉一样,黄色的粉末向着四周飞散开来。
“啥!?这,这是……”
“噢噢,是黄豆粉!”
“嘿!?”
士道带着困惑的表情用手指捏了一点黄豆粉的穗上附着的黄色粉末。
然后在仔细地反复端详之后,用舌头舔了一下。
“……!黄,黄豆粉……”
额头渗着汗水的士道自言自语地说道。而且,明明是不含糖的但是味道却十分的甜。在十香王国这也是很正常的吗。
“所以说,之前不是告诉过你了嘛。”
“啊,啊啊……抱歉。突然之间有些不敢相信。……嗯?”
这时,士道的眉头皱了起来。
在黄豆粉田的旁边,士道发现了一个人影。
——像尸体一样趴伏在地面上的人影。
“呐……那,那个是!?”
士道急忙向着人影跑了过去。然后跟在他后面追过来的十香发出了“噢噢”的声音。
“这不是宫廷画师二亚吗。发生什么事了,倒在这种地方。”
然后像是回应十香的呼唤一样,精疲力尽的少女——二亚摇摇晃晃地抬起了头。
“……呼,呼嘿嘿……黄豆粉……黄一—豆——粉——……”
然后像是说胡话一样这么嘟囔道,并且露出了虚无的笑容。
“嗯。说来二亚曾经边说着‘只要吸食黄豆粉神就会降临!’边摄取了过量的黄豆粉的样子。”
“前言撤回,果然这根本不是黄豆粉吧!?”
士道发出了像是悲鸣一样的声音并且开始咳嗽起来。说来刚才士道也舔了一口黄豆粉……应该没事吧。
“哦,对了。稍微等一下。”
十香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说道,随后向着长在附近的大树的树干跑了起来。
然后她顺着奔跑的惯性“咻”地跳了起来,摘了几个树上的像是果实一样的东西,接着回到了士道和二亚所在的地方。
“不错,果然已经成熟了。”
“诶?这是……”
士道眯着眼睛观察着十香手里的东西。外形与普通的水果不一样。椭圆形,表面均匀的附着着黄色的粉末——
“嗯,黄豆粉面包。”
“不管怎么说也太奇怪了吧这个!?”
就算退一万步说存在能够散播像是黄豆粉一样的花粉的植物,但是面包什么的也太过分了。而且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是刚刚摘下来的,面包还散发着像是刚刚炸过一样的香气。士道已经完全搞不清楚这个国家的生态系统了。
“呶?在士道的国家这很罕见吗?这是叫做黄豆粉面包的东西。”
“不是,我惊讶的不是这个地方。面包不是用小麦粉揉成团然后烤制而成的吗!?为什么会长在树上呀!”
“姆?这不是当然的吗!”
“嘿……”
面对若无其事回答的十香,士道发出了呆呆的声音。
“而且啊,为什么刚才要说这是面包啊?这可是‘黄豆粉面包’呀?”
“……那个,嗯?”
看着像是正说着理所当然的事情一样的十香,士道用手按住了额头。如果士道的认知没有错的话,黄豆粉面包应该是在炸过的面包上裹上黄豆粉所制成的食物……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十香的表情后,似乎已经分不清自己到底是正确的还是错误的了。
“嘛算了。总之二亚,吃下去。我的黄豆粉面包是最棒的。只要咬一口力量就会迅速地涌出来,变成精神百倍的黄豆粉面包超人的。”
“又说了很危险的事情……说来原因是黄豆粉的过量摄取的话再继续给予黄豆粉的话真的没关系吗。”
“没关系的。黄豆粉面包是即使吃饱了还是想吃的东西啦。”
虽然仍然不知道到底哪里没关系,但是这么说着的十香向着二亚递出了黄豆粉面包。然后二亚的鼻子动了动,一口咬了下去。
“…………!”
接着下一个瞬间,二亚一下子睁开了眼睛,当场站了起来。但不知为什么身体周围似乎产生了黄豆粉色的灵气。
“呼……抱歉了国王大人。帮大忙了。”
然后她摆出跟刚才截然不同的知性的样子这样说道,接着转过了身子。
“那么,我要回去继续创作新作了。这回可是大作所以敬请期待吧!”
二亚啪地竖起了大拇指,就这样弯腿高高地跳了起来。“嗖!”,士道似乎是听到了这样的声音,接着二亚就飞越了城堡,只留下了黄豆粉色的灵气。
“骗人的吧!?”
士道不禁叫了起来。但是,十香并没有露出什么惊奇的样子,只是抱着胳膊嗯嗯地点着头。
“嗯,果然我国的黄豆粉面包非常的不错呀。”
“不,根本不是这样的问题吧这个……”
“士道也吃一个的话就能明白了。来,尝一下这个。”
“不 ,我,我……”
“姆……?”
当士道看着手里被十香递过来的黄豆粉面包语无伦次的时候,十香突然睁大了眼睛,并抬起了头。
理由很简单。从设置在包围着王都的城墙之上的瞭望台上,突然传来了咣咣咣!的钟声。
“!什……!”
士道不由自主地皱起了眉头,因为注意到了这钟声代表的并不是什么寻常的东西。
这既不是报时的钟声,也不是为了祝贺夫妇新婚的钟声。
——这是在敌人进攻时作为警报而响起的钟声。
“十香!”
“嗯……!”
十香似乎也马上反应了过来。她将黄豆粉面包用怀纸(多拉泽:折叠起来放在和服怀中的随身携带的两折和纸,喝茶时用来擦茶碗的口印,还可以用来抄写诗歌,包点心等)包了起来,向着王宫跑了过去。
然后他们来到了露台之上望向了整个王都——随后,两个人的脸上都出现了战栗的表情。
在被高高的城墙包围的王都之中出现了身穿漆黑铠甲的军队。
“这,这是……!”
“时钟加黑猫的旗帜……是时崎王国吗!”
十香露出了苦涩的表情,呻吟一般地叫道。
——时崎王国。虽然这是士道第一回见到,但是它的恶名哪怕是大海另一边的天宫王国也是无人不知的。它反复地挑起战争从而吞并其周围的所有国家,现在已经可以说是在大陆东部势力最大的十分疯狂的国家。
“为,为什么突然出现在了王都里……!?和时崎王国交界的国境不是离这里很远吗!?”
“库……看来传言是真的呢。”
“传言?”
“嗯。时崎王国的女王•狂三好像能够使用一些奇怪的妖术。像是通过操纵影子,在一瞬间让无数的军队出现在敌人的大本营里什么的……”
“什……竟然这样!”
虽然一时之间不敢相信,但是事情已经发生在眼前,也不得不去相信了。士道咽了口口水润湿了因紧张而干燥的喉咙。
然后——
“——呜呼呼,呼呼。”
这时。突然从背后传来的这样的笑声,让士道和十香啪地转过了身。
“什——!?”
“你是……!”
然后,两人惊讶地睁大了眼睛。
但是这也是当然的。在士道们所在的广阔的露台之上,到刚才为止都并不存在的一群人突然出现在了这里。
身穿黑色铠甲的骑士们抬着像是带有顶棚的床一样的乘坐物,在那上面,作者一个挂着妖艳笑容的少女。
不均匀地被编成左右两束的黑发。向白瓷一样的肌肤。然后——浮现着好像是钟表的表盘一样的图案的左眼。
看见这样的姿态,十香露出了险峻的表情。
“时崎王国女王,狂三……!”
“呜呼呼,贵安,十香小姐。”
被叫到名字的少女——狂三的笑容更加灿烂了。
“女王!?这个家伙!?”
士道这么叫着,随后狂三狂三呼呼地娇笑着挺起了胸膛。
“欸。这位大人还是初次见面呢。我是时崎王国君主,时崎狂三。——特地来侵略你们的哟,十香小姐。”
“不要开玩笑!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十香叫了起来。然后狂三像是看见了什么非常可笑的东西一样小声笑了一会儿后继续说道。
“就这样展示时崎王国的强大是很容易的的事情。但是,光这样就太无趣了。——怎么样,十香小姐。就用我和十香小姐的决斗来决定这个国家的命运吧。”
“什么?”
听了狂三提案,十香露出了惊讶似的表情。这也是当然的。对于突然出现的侵略者的话不抱有警戒心的人是不存在的。
但是十香的视线马上变得尖锐了起来。
“正合我意,像你这样的家伙就由我来——”
“等,等一下!”
士道慌忙地进行了阻止。十香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怎,怎么了士道。”
“请稍微冷静一些。一般来说用国王之间的决斗来决定战争的胜负是不可能办到的对吧!?而且,对方既然提出了这样的提案,就说明是有绝对的胜算的。不应该怎么简单就中计呀。”
“姆……虽然你说的可能没错……”
十香露出了为难的表情抬起了头。接着狂三“啊啦,啊啦。”的露出了怪笑。
“看来……让你们产生了什么误会呢。这可不是‘商量’而是‘要求’哟?虽然对于我们来说这已经算是很大的让步了。”
“你说什么……?”
“现在我已经使用我的能力让我的黑猫骑士团在王都的附近待命了。也就是说,如果我想的话,无论什么时候都是能够攻下这个王都的哟?”
“什……!”
十香发出了愕然的声音。
但是,这些话绝对不是耸人听闻。确实十香骑士团的骑士们都是精锐。但是,与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在哪里出现的军团战斗也是办不到的吧。
狂三似乎心情很好地看着两人的表情接着说道。
“要不要看看证据呢?”
狂三慢慢地抬起了手——挥了下去。
然后,在王都待命的黑铠军团突然行动起来,开始袭击王都的居民。
“什……住,住手——————!”
然而十香的喊叫是徒劳的,黑骑士们将王都的人们按倒在地,然后——
在他们的头上,戴上了带有猫耳的发箍。
“…………哈?”
对于黑猫骑士团的迷之行动,士道不由自主地发出了呆呆的声音。但是,狂三却满足地大声笑了起来。
“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怎么样?你重要的国民们都会被变成可爱的猫咪的呀啊啊啊啊!”
“库……!可恶的狂三!竟然做出这么卑劣的行径……!”
“那个……”
看着不知道为什么气氛高涨的两人,士道的脸上渗出了汗水。
但是两人似乎并没有注意到士道的样子,而是继续着热烈的对话。
“呼呼呼,虽然你们对我似乎有非常大的误解,但是就算是我也不是特别喜欢战争的哟?就因为这样,我才会提出这样的要求的。我保证如果十香小姐能够战胜我的话,我就让黑猫骑士团全员从王都撤离。”
“……真的吗?”
“诶。绝无二话。”
听到十香的询问,狂三使劲地点了点头。
“与此相对……如果十香小姐输了的话,你就要变成我的猫咪哟?”
“什么……?”
听了狂三的话,十香皱起了眉头。然后狂三拉了拉手里的像是皮带一样的东西,将隐藏在座椅后面的娇小的人影展示在士道和十香眼前。
“什……!”
两人的声音重叠了。但是这也是当然的。毕竟从座椅后面走出来的是,两名带着项圈的少女。
一个是心情有些微妙的好的高个子的少女。另一个,是有着一头打着卷的头发,以及看上去心情十分不好的双眸的身材娇小的少女。两个人的头上都戴着猫耳,手脚上都戴着软绵绵的肉球手套和肉球靴子。
“喵唔♪”
“……喵,喵……”
少女们的项圈被拉动的时候,一个人看上去十分高兴的,另一个人则看上去十分不满地叫了一声。
然后狂三露出了满足的微笑,像是抓挠一样开始抚摸起她们的下巴。
“哟一西哟西哟西哟西哟西好孩子喵!就用鱼干来奖励你们喵!”
“喵!喵呜。”
“…………”
身材娇小的少女在咔嚓咔嚓地咬着被给予的鱼干的同时,使劲地叹了一口气。
“……等一下,我们的角色是不是太奇怪了?虽然如果能和四糸乃一起当女仆就好了的说……”
“阿拉阿拉?很奇怪喵。猫咪可是不会说这种话的呀……?”
“嘿……”
但是,在被狂三瞪了一眼后,少女小声地“……喵,喵……”地叫了一声。于是狂三的心情再一次好了起来。
“这,这个孩子是……”
“诶,在上个月被攻陷的诱宵王国的美九王女和七罪王国的七罪王女。很合适吧?”
说着,狂三笑了。
“喵呜。鱼干没有了喵。啊,在这种地方竟然有看上去十分美味的鱼干……”
“等,等一……!”
“我可是猫咪呀一!想要的只是鱼干而已呀一!”
“不,等,嘎啊啊啊啊啊啊!?”
在狂三的后面,美九目光闪闪地一下一下地舔着七罪的脸,但是狂三并没有太在意。
“如果我赢的话,十香小姐也要和这些孩子们一样变成我的宠物。——如果不想接受决斗的话也没有关系。只不过那样的话,我就让这个王都变成全是猫咪的地方。”
“库……”
十香愤怒地咬紧了牙关,用尖锐的眼神瞪着狂三。
“好吧……决胜负吧!我要让你后悔站在我面前!”
“呼呼呼……”
面对十香的回答,狂三露出了可怕的笑容。
在她的背后,脸上变的黏糊糊的七罪在抽抽搭搭的哭泣着。
——于是,大约一个小时之后。
在王都的中央广场上,聚集了数量十分庞大的人群。
聚集在广场西侧的是,身穿白银铠甲的十香骑士团的成员以及露出十分不安的表情旁观的王都的居民们。而对面的东侧列阵的是,身穿带有猫耳的铠甲的黑骑士军团。
大家的视线都关注着设立于广场中央的舞台之上。
然后在舞台之上——完成了战斗准备的十香和狂三相对而立。
“……那么,两个人为什么要打扮成这样!?”
在舞台旁边的士道这时终于发出了声音。
但是这也是当然的。结束了战斗准备出现在大家面前的两人,头上戴着猫耳,腰间挂着尾巴,手脚上戴着和七罪美九一样的软绵绵手套和靴子。而且,身上穿着的是带有轻飘飘围裙的礼服。没错,用一句话来说的话现在的两人就像是似乎会出现在女仆咖啡店一类的场所里的猫耳女仆一样的姿态。……顺便说一下,虽然因为这里是十香王国所以是不存在什么女仆咖啡店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士道的脑中却浮现出了这种印象。
听了士道的话,十香也露出了困惑的表情。
“这么说来我也不是很清楚。因为这个被放在准备室里所以就穿上了。”
说着,十香瞄向了狂三的方向。然后狂三像是已经习惯了一样旋转着使裙子飘了起来做出了一个可爱的姿势。
“呼呼呼。非常适合你呢十香小姐。看来已经完全准备好了呢。”
“所以说,这到底是什么东西。现在开始不是要战斗吗?”
“当然要战斗了哟。——用时崎王国的国技,‘尾巴相扑’!”
“尾巴……相扑?”
士道惊讶地皱了皱眉头,狂三“诶”地点了点头。
“规则很简单。将双方的尾巴绑在一起,互相拉对方。当然,我们并不是真正的猫咪。尾巴也只是衣服上附带的假货。——也就是说,互相拉对方的话,总会有一个人的衣服因为承受不住而破掉。”
“什……!”
“呼呼呼,看来您是理解了呢。”
狂三轱辘轱辘地转着裙子上的尾巴笑道。
“这场决斗——谁的衣服先破掉变成裸体谁就输。”
“…………!”
听了狂三的宣言,聚集在中央广场的人们开始喧闹起来。
十香也是没有想到竟然会是这种决斗吧,她的脸上露出了困惑的表情。
但是,在王都的居民都被作为人质的情况下,似乎她是做出了绝对不能在这里退缩的判断了呢。十香像是下定决心一样打了自己的脸一下,视线突然变得尖锐起来。
“没有关系。——决胜负吧。”
“呼呼呼。非常好,十香小姐。”
狂三用指尖摸着嘴唇妖艳的笑着,向着舞台的中央走了过去。像是在回应她一样,十香也向着狂三的方向走了过去。
在两人走到了距离彼此非常近的地方面向着对方时,一位黑骑士来到了舞台之上,将两人的尾巴牢牢地绑在一起。
“已经做好了觉悟了吗?”
“这是我这边的台词!”
听了十香的回答,狂三露出了微笑。然后黑骑士抬起了手——就这样挥了下去。
“那么——比赛开始。”
和狂三十分相似的声音响了起来,黑骑士高声地宣言道。
接着,下一瞬间,十香和狂三的脚上开始用力,各自向着反方向前进。
“哈!”
“呼呼呼——!”
必然,双方因为尾巴被拉紧而停止了前进。由于二人的角力,穿在身上的女仆装发出了嘎吱嘎吱的声音。
这时,在士道旁边观战的骑士团长•耶俱矢和夕弦露出严峻的表情发出了声音。
“库……对手很难缠呀。”
“紧张。但是,重点是力量的比拼。敌人的胜算——”
但是,下一个瞬间,十香穿着的衣服的布料开始一点点地松动起来。
“什……!?”
“嘻嘻嘻嘻嘻!啊啦,只有这种程度吗,十香小姐!”
狂三发出了嗤笑。士道不由自主地皱起了眉头。
“为,为什么只有十香的衣服……!?衣服上的负荷对于两个人来说应该是同样的才对!?”
“啊……!”
在这时发出声音的是在旁边的侍从长四糸乃。
“四糸乃,怎么了吗!?”
“十,十香小姐的衣服的布料……与狂三小姐的相比做工更加粗糙一些……!”
“你说什么……!?”
士道叫了起来,看向了十香开始散开的衣服。虽然因为距离太远而看不太清楚,但是确实与普通的相比的话感觉线料有些太少了。
“可恶……!”
士道开始咒骂自己的大意。虽说是无法违逆的状况,但让对手来决定决斗的种类和装束简直是愚蠢透顶的行为。狂三从最初开始,就没有做输的打算。
“库……!”
十香露出了不甘的表情,为了将破损的衣服留在身上而减弱了拉动尾巴的力量。
然后狂三像是正等待着这种时机一样蹬了一下地面,踢向了十香的手。
“啊咕!”
“呼呼呼,有破绽呢,十香小姐!”
“可,可恶……!”
十香想要松开手迎战——但是中途却停止了动作。大概是想到如果松开手的话,就会被狂三顺着尾巴将衣服剥掉吧。狂三露出了更加灿烂的笑容,不断地攻击起来。
“十,十香小姐……!”
四糸乃发出了像是悲鸣一样的声音。然后在她旁边的大臣•琴里,露着为难的表情用手撑着下巴。
“……这可难办了。这样下去输掉只是时间的问题。”
“战栗。没有什么办法吗?”
“在狂三把衣服拉坏之前,先抓着尾巴将狂三的衣服扯下来怎么样!?”
“没用的。可以看出来和十香不一样,狂三的衣服的做工比普通的衣服还要精良。就算是十香,想要在一瞬间破坏这样的衣服也是很困难的……”
“库……如果这种时候有能将十香的力量增强100倍的魔法道具这样方便的东西的话……!”
琴里做着像是咬着指甲一样的动作,随口说出说明起来很麻烦的台词。
“……?啊……”
这时,士道想起来了。之前和十香的对话里,那埋在危险的捏他里面的伏笔。
“难道是……”
说着,士道在怀中翻找着,拿出了包在怀纸里的黄豆粉面包。是之前在城里从十香哪里拿到的。
明显非常可疑的东西。但是,没有别的办法了。士道剥开怀纸,大声叫了起来。
“十香!张开嘴————!”
“姆……!?”
听到士道的声音,十香瞪大了眼睛,随即听话的张开了嘴。
“——去吧!”
士道使劲地挥动手臂,瞄准十香张大的口中,将黄豆粉面包扔了出去。
椭圆形的面包划破了空气,黄豆粉划出星星点点的轨迹,落进了十香的口中。
“嗯咕嗯咕……姆!”
十香的口中塞满了黄豆粉面包,不断咀嚼着。
然后,下个瞬间。
“太————好————吃了————————!”
十香的眼睛突然亮了起来,从她的身上溢出了黄豆粉色的灵气。
“嘿……!?”
对于狂三这也是意料之外的展开吧。她发出了不可置信的声音。是对这突然的展开感到惊讶吗,狂三一瞬间停止了攻击。
于是——精神百倍(自称)的十香,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破(哈)!”
十香猛地抓住了狂三的尾巴,伴随着裂帛的气势狠狠地拽了下去。
狂三的衣服“嗞啦!”地发出了悲鸣,在一瞬间被从狂三的身体上扯了下来。
“啊————嘞————!?”
只穿着内衣的狂三像是高速旋转的陀螺,或者说是像被老爷抽走腰带的侍女一样(这两者在十香王国的文化圈里都是不存在的)骨碌骨碌骨碌地转着,就这样咣当地倒在了舞台上。
过了一会之后,担任裁判的黑骑士,不知道为什么不甘地向着十香的方向举起了手。
——十香的胜利。
“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
中央广场中爆发出让大地为之颤抖的巨大欢呼声。
恢复到通常状态的十香为了回应这些欢呼而举起双手之后走向了士道他们所在的方向。
“做到了!我做到了士道!”
“啊,我看见了!你做到了呢!”
“嗯!多亏了士道!如果士道不把黄豆粉面包扔过来的话,我肯定会输的吧。”
说着,十香伸出了手。
“撒,上来吧,士道。我要将拯救了这个国家的英雄介绍给大家。”
“欸?”
士道一瞬间睁大了眼睛……但是在耶俱矢和夕弦,四糸乃,琴里她们的视线强迫下,他抓住十香的手爬上了舞台。
“大家!因为天宫王国的大使•士道,我国从前所未有的危机之中脱险!十香王国国王十香在这里!宣言将与天宫王国保持永远的友好关系!”
“噢噢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
比之前更加巨大的欢呼声充满了广场。
士道有些害羞地苦笑着挠了挠脸。
然后在大家的掌声和欢呼过去之后,十香再次看向了士道的方向。
“撒,那么走吧,士道,今天要举行宴会!我一定要盛情款待你!”
“啊,那么我就期待了。”
士道笑着回答着十香,追着十香的背影从舞台上走了下去。
但是,这时。
“嗯……?”
士道因为脚下传来的奇妙触感晃了晃脑袋。
看来是不小心踩到了什么东西的样子。士道将视线向下移去——
“……啊。”
注意到了自己踩到的是十香衣服上的装饰的尾巴,士道的脸色变得苍白起来。
“什——!?”
听到十香的声音士道下意识地抬起了头。
在那里的是,被漂亮地被剥下衣服变成内衣姿态的十香的身影。
本身就是因为和狂三的战斗而已经处在破碎边缘的衣服。在士道偶然的一击下终于被终结了的样子。
“你……你在做什么呀,士道!”
“请等一下!我不是故意的——”
士道被眼含泪水的十香打中了下吧,当场昏倒了过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