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约会大作战(DATE A LIVE)
  4. 短篇
  5. 来禅高中的三恶人
  6. 繁体版

来禅高中的三恶人
2017-06-23 09:44:00

		

网译版 转自 轻之国度
图源:xobao2
翻译:混沌圣歌
四月。刚结束入学典礼的来禅高中一年三班教室被一股异样的紧张氛围包围着。
“…………”
班级里大半的学生已经坐到了位子上,却没人发出一丝声音。所有人都窥探着周围的情况,控制着自己的呼吸,简直就像是误入了天敌的猎场的食草动物为了不让自己的存在被发现而努力融入到自然中一样。
确实,处于这个时期的学生的心中混杂着各式各样的期待与不安。
第一次上高中。第一次踏入的教室。第一次遇见的同级生——自己在今后到底会有一个怎样的高中生活呢?这份紧张感,每个人都或多或少的抱有一些。
但是——事实并非如此。弥漫在这个教室中的气氛,很明显并非这种酸酸甜甜的青春气息。
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
分班表在不久之前发布。这个班里,有着在周围一带的初中间臭名昭著的问题学生,而且居然还有三个。
“混蛋……为什么会有这种事。”
有人嘟囔了一下。
在这个被沉默支配的教室中,响起了某人的声音。
以此为契机,学生们各自开始发起了牢骚。
“太糟糕了……难得的高中生活就这么……”
“为什么问题儿童全都集中在我们班啊……!”
“哈,听说学校那边觉得把所有问题儿绑在一起比较方便。”
“什么嘛,这不是把我们当活祭品嘛!?”
就像大堤崩溃了一样,学生们各自发着悲痛的声音。甚至还有人流着泪悲叹着自己的不幸。
但——就在这时。
教室的门响起了嘎的开门声,随后学生们都肩膀一颤闭紧了嘴巴。
“…………”
打开教室门的高个子女学生慢慢地来回睥睨着教室内部。明显不是天生的金发,锐利的眼神。明明刚刚参加完入学典礼,衣服却穿的歪七扭八。
看到她的样子,一个细小的声音从某处响起。
“出,出现了……一中的‘狂犬’……!”
“‘狂犬’……!?”
“嗯……对找上门的干架照单全收,直到血祭对方所有人为止绝不会停手。听说被那家伙送进医院的不良至少两位数。是个以女人之身却得到了最强的名号打架师哦。”
“笨蛋,声音太大了,不要和她眼对眼啊……!”
“…………”
“狂犬”到底是听没听见呢,只见她不高兴地吐了口气走进了教室,一屁股坐到了一个空着的座位上。
紧紧是这个动作,就让教师里充满了比刚才还要强烈的紧迫感。
但是,能打破这股气氛的人出现了。——又一次,教室的门响起了嘎的开门声。
而这次,进来的是个和之前的“狂犬(mad dog)”不同的小个子少女。长黑发,眼镜娘。乍一看完全看不出有刚才那个人那么危险。(译注:マツドドツグ是原文印刷错误,应为マッドドッグ)
“……!啊,她是——”
看见她的长相后,教室里的某个人发出了畏惧的声音。
“你知道她?”
“嗯……三中的人没一个不知道她。提起三中的‘黑死(noir)’,说的就是她啊。”
“……!难道你说的是那个恶名昭彰的‘黑死’!?居然是这么个娇小女孩!”
“不要被外表骗了。与她敌对的人全都不明原因病危进了医院。虽然没有证据,不过据传她会调制危险的药品偷偷散布出去。要想健健康康地活过三年,就不可以靠近那家伙。”
“啊,嗯……”
“……”
班级里的人嘁嘁嚓嚓的说着话时,‘黑死’无言的坐到了空着的位子上。
——她居然坐在和‘狂犬’隔了个空位的位子上。
构图上,就像是名声响彻一中和三中的法外人物双雄并立一样。班级里的学生们各自屏紧呼吸,祈祷着两份“剧毒”不要混在一起。
而恰巧,教室的门又嘎的一声打开了。
有一个穿着制服的女学生走了进来。这次是个个子不高不矮,头发不长不短,身体不胖不瘦的中等身材的少女。要说那张脸有什么特点,就是完全没有特点。集中注意看着她——部队,就算只是稍微分散一下注意力——几分钟后她的存在感就变得暧昧不明了。
老实说,在看过之前那两个人后,这个人完全让人无感。但这个过度普通的少女的登场,让这个教室在另一个意义上吵嚷了起来。
“那是……没错,是二中的‘无颜(no face)’……!”
“‘无颜’……难道是那个!?”
“没听说过啊……到底是什么样的家伙啊?”
“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
这个学生的话让别的学生皱起了眉头。
“哈?你,你什么意思啊喂。”
“所以说了啊,‘我不清楚’啊——没有一个人清楚啊。这是个脸,体格全都以平均值构成的人类。不管是谁都不会对她留下印象的,雾一样的少女……据说二中附近发生的未解决事件,有九成都是这家伙的杰作。”
“什么……!?”
惊愕划破整个教室。
“有有有,有证据吗……?”
“没有。也不应该有。正因此,就算是警察,都没法逮捕这个家伙。”
“……那不就单纯是冤枉人嘛……”
班级中的某个人发出了这么个声音。
理由很简单。走进教室的“无颜”在要坐到空着的位子上时摔了一跤,华丽丽地翻了个身——
“哇!”
这时,她手上提着的书包直接命中了“狂犬”的脸,而弹起的椅子,则是砸到了“黑死”。
“…………”
“…………”
“狂犬”和“黑死”无言地盯住了“无颜”。
“痛痛痛……啊,对不起,你们没事吧?”
与此相对,“无颜”拍着膝盖,一脸无辜的说道。
呜哇……!整个教室战栗了。
乍一看,还以为是“无颜”不小心摔了,不过刚才发生的事情显然并不是那么单纯的。
没错。“无颜”装作偶然对“狂犬”和“黑死”先下手了。
都被做了这种事,要是什么反应都没有,那对方不过是连和自己起冲突的胆量都没有的废材。如果以后来找碴,到时候就用实力干掉她就行了。
这就是那种给大家以自己的行为充其量就是过失的同时引的对方出手的狡猾招数。这一脸普通的少女的恶辣手腕,让班级里的每个人的呼吸都不禁变得混乱了起来。
“……周围的家伙都在嘀嘀咕咕的,你就是那个二中的‘无颜’么?”
先开口的是“狂犬”。她踢了脚椅子站了起来,俯视着“无颜”的脸。
班级里的人都紧张地捂住了嘴。虽然他们本打算低声说话,不过似乎还是让她听见了。
“你做的事情很有意思的样子嘛,要是我对你做什么我就是恶人,要是我什么都不做就是没种呢对吧?”
“诶?你说什么呢?”
“无颜”一脸疑惑地歪着脑袋。接着,“黑死”也不爽的抬起头。从窗外摄入的阳光被眼镜的镜片反射,挡住了她的眼睛。
“别装的人畜无害了。我本来是什么都没打算做,不过既然你打算这么搞,这边也不是没什么想法的——那边那个大块头当然也一样哦。”
“啊嗯?”
“黑死”的话,让“狂犬”皱起了眉头。
“你刚才说什么,小矮子。我们离得有点远没听清楚呢。”(译注:高度上)
“……你说什么?”
“黑死”的表情扭曲了,她对着“狂犬”瞪了回去。最糟糕的三国混战啊,现场感觉一触即发。
不过,教室的门在此时又一次嘎的一声被打开,拿着点名册的老师走进了教室。
“好了好了,你们干什么啊?赶紧回位子上坐好。”
接着,老师无奈地说着站到了讲台前。是因为被这股气氛削弱了自己的气势吗,三个人各自不高兴地扭过了脸。
这反应让周围人无不安心的舒了口气。——太危险了,要是老师晚个几秒来。这个教室肯定会降下血雨。
但是,事态并未就此解决。
“‘无颜’还有‘黑死’。这种事要早点解决吧。放学后给我来屋顶。如果你们有那胆量的话呢。”
“狂犬”盯着两人低声说道,随后把视线挪到了讲台的方向。
“……唔!”
这一连串的事件,让班级里的每个人都战栗了。
“无颜”与“黑死”既不是没听到“狂犬”的话,也没有无视。
只不过是——没有给出回答而已。
敌人发来了决斗的邀请。两人本来就没有躲过的选项。
“放学后,屋顶……”
“赢了的人,就会成为一年级的大姐头了吗……”
“到,到底会变成什么样啊……?”
“那个……各位,怎么这么吵啊?”
面对学生们的骚动,老师不可思议地歪着脑袋。
◇
——接着,放学后。
屋顶的门前挤着一年三班的学生们。
但这也是当然的。现在,门的那一头,恶名昭彰的三恶人正互相盯着对方。
“喂,不要挤啊。”
“你那边才是……话说,你们不是说不想和那三个人扯上关系吗。干嘛挤在这里啊。”
学生中的一人这么说了之后,大家互相看了看苦笑起来。
“那是……对吧。”
“嗯……虽然不想扯上关系,不过该说是好奇呢,或者说是不想错过世纪对决呢……”
每个人都恩恩点头后,大家从门的缝隙中又偷看起了门那边的屋顶上的状况。
在这个被围栏包围的区域的中心,三个人站成了正三角形,互相瞪着。
——异样的紧张感。不过这也是当然的。毕竟,敌人不是一个人。轻率的争取先手,或让自己陷入不利的状况。
但是……
“……嗯?”
注视着这一切的学生中的一人发出了讶异的声音。
三个人的样子,感觉有一点奇怪。
该怎么说呢,与其说是所有人对发生了什么感到疑惑,不如说是他们正露着对现状感到出乎预料。
“……呐。你们俩。”
就在这时,“狂人”打破了沉默。
终于要开战了吗——注视着这一幕的人之间扩散起了一股紧张感。
但是,“狂犬”接下来的话,出乎了预料。
“……怎么感觉,气氛有点怪,不觉得吗?”
“嘿……?”
“不,是有点,不过……”
“无颜”和“黑死”疑惑地歪着脑袋。但这次,“黑死”看着两人的脸,脸上垂下了汗水。
“……话说你们为什么在这里啊?”
这句话让“狂犬”和“无颜”露出了讶异的表情。
“哈……?为什么?本来就是我叫你们出来的吧。”
“嗯……我只是被叫出来的,你当时不是看见了么?”
“…………”
三人间陷入了一时的沉默。
接着,“狂犬”和“黑死”从各自的口袋中取出了手机,开始往某处打电话。
“……啊,喂喂,老爸?刚才不是给你打电话说这里要打架吗?……诶?身体不好?等等啊,今天的对手真的很厉害啊。她们各自都是称霸初中的大恶党啊。老爸——”
“喂喂,叔叔吗?你现在在那里?那两个人到场了。……诶?有正事儿要办?等——”
“…………”
“…………”
两人同时挂断电话后都铁青着脸看着另外两人。
那之后的一段时间,屋顶一片沉默……终于,疑惑的看着两人的电话的“无言”歪着小脑袋开口道。
“那个……是叫‘狂犬’……同学?接下来我们要干嘛?”
“诶……!?”
“无颜”的话让“狂犬”肩头一颤。
但她立刻平静下来,用锐利的视线盯着“无颜”。
“当然的吧……肯定是决斗啊。”
“决斗……诶,打架吗?”
但是,在“无颜”睁圆了眼如此说了之后,“狂犬”突然惊慌失措发出了嘶哑的声音。
“你……你啊,日本可是法治国家哦!?都是高中生了还不知道决斗罪!?”
接着,“黑死”也和她一个调调大声回道。
“就是啊!就算没有被逮捕,但做了那种事要停学的,停学哦!搞不好还要退学啊!你不怕吗!?”
“诶……唔,不要,好怕怕。”
“无颜”疑惑似地说完后战战兢兢地继续道。
“那个,那决斗要怎么办?”
“那,那个嘛……”
“狂犬”困扰地吞吞吐吐起来。接着“黑死”似乎想到了什么似的翻起了口袋。
“啊,我带着扑克牌。”
“!就是这个!”
“诶,这个?”
“无颜”很是困惑,但她本人似乎对这粗糙的决斗方式没有异议。三人坐在了椅子上用着“黑死”的扑克牌玩起了游戏。
这预料之外的场景,让集中在屋顶的人群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喂喂。她们在玩抽鬼牌啊抽鬼牌。”
“笨蛋,那三个人才不是真心要用扑克牌决斗吧。这肯定是高深的战术。”
“战术……什么战术?”
“这,这个嘛……输掉的人一开始要打两个之类的——”
“……啊。‘狂犬’似乎输掉了。”
“打架……似乎是没有打算打呢。”
“她们开始第二轮了第二轮。这次玩的是憋七。”
“话说她们在笑。大笑诶。谁啊把红桃九留手上!还说着这种话。”
“诶,什么啊,关系很好?”
在班级里的人困惑的时候,三个人一边聊着一边高兴的享受游戏,然后一起……呼的叹了口气。
“什么啊。你们也和我一样啊。”
“狂犬”松了口气似的放下了肩,她用和至今为止不同的不带危险感的声音继续道。
“呀,我一开始也就只干掉了让好朋友不爽的前辈而已。而从那之后挑战着就不停找上门。我明明一次也没引发大事,但不知不觉就被人冠上耳鸣,很困扰啊。”
随着这段话,“黑死”也点起头来。
“就是啊。我也差不多。好像被人起了个危险的外号。我还想着上了高中就能摆脱这个外号的……但是班级里居然有两个被人起了外号的厉害家伙啊?要是被注意到就不妙了,所以我就想着赶紧私下解决这件事。”
“我倒是什么都没做过什么事……不过‘无颜’算什么啊。我被起了这种外号?”
这么说着,三个互相笑了起来。
看到这个场面的同班同学们都瞪大了眼睛面面相觑。
“那个……这就是说。”
“难道,是我们搞错了?……”
“她们并不是什么可怕的人?”
“…………”
沉默了一会儿后,某人带头,大家来到了屋顶。
是被突然出现的学生们吓到了吧,“狂犬”她们瞪大了眼睛看着大家。
“诶?什么情况?”
“你们在这里干什么啊?”
“……话说是同班同学吧?”
三人疑惑地说道。
也没有相互示意……但班级同学们一起向三人低下了头。
“对不起,我们似乎误会了你们。”
“嗯……还以为你们是可怕的人。对不起。”
“这一年……请多多关照哦?”
大家这么说了后,三人惊讶地互相看了看,随后高兴的点头,“嗯!”
“那么,你们俩也是……话说,我还不知道你们的名字啊。我叫山吹亚衣。请多多指教。”
这么说完,“狂犬”——亚衣伸出了手。接着,那只手被“无颜”的手盖上了。
“我叫叶樱麻衣。请多多指教。”
而最后,“黑死”也把手放了上去。
“我叫藤袴美衣……诶,我们的名字很像啊。”
“啊,真的诶。啊哈哈。”
亚衣麻衣美衣感觉很好笑似的笑了。看到她们的笑容,班级的同学么也露出了笑颜。
一个超大的误会……不,或许正因为这个误会,班级成员才能顺利的相处起来。虽然没人说出口,不过大家都不由得这么想。
——就在这时。
“话说,亚衣。虽然你不是出于本意而得到了这个恶名,不过打架这件事你是赢了的吧,果然你很强吧。”
突然间,麻衣说出了这个疑问。接着,亚衣啊哈哈的笑着耸了耸肩。
“不是啦。我的叔父是黑魔术结社的干部。好像我被找上门要打架,就会无意间向对方下咒呢。基本上都是不战而胜。”
“……唔!?”
亚衣无所谓的说出的这番话,让班级里的人肩膀颤抖了起来。
但似乎是没注意到他们的样子,这次轮到美衣说话了。
“啊。亚衣也是这样啊。我家叔父是个热心人。明明长相吓人,却很疼侄女的。要是有危险逼近我就我拼命的样子。”
“…………唔!?”
美衣的发言又一次让学生们屏住了呼吸。
接着,麻衣叹着气开口道。
“诶,你们这算耍小伎俩的吧?我的情况可厉害多了。不过嘛,这样不是挺好的吗,你们俩。我家妈妈,只会教我如何有效率的对人体施加疼痛哦?”
“……………………唔!?”
麻衣的话让学生们的脸上浮出汗水。
……前言撤回。完全没搞错。
看着朗朗笑着的三人,班级里的每一个人心中都是这么想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