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爆肝工程师的异世界狂想曲(异世界狂想曲)
  4. 第九卷
  5. 终章
  6. 繁体版

终章
2017-06-22 20:43:05

		

“我是佐藤。虽然遵守故人的遗言是种高贵的行为,但那成为活下来的人们的诅咒束缚我认为是不对的。自己幸福活下去才对得起故人,难道不是吗?”
『蕾依娅涅!忘记自己的使命了么!』
从眼下传来的骸骨王的声音,使大人身姿的蕾依笑容僵住了。
『——使命?』
『嗯,支配海王,从内侧让其自灭』
『牺牲自己?』
虽然蕾依没有回答,不过看这情况不会有错吧。
「没问题~?」
「之后交给主人的说」
小玉和波奇两人像滑稽演员般摆着姿势。
应该是感觉到蕾依看起来很悲伤的样子,打算安慰她吧。
「嗯,没问题」
「幼生体——不,蕾依。希望你相信Master,如此诉说了」
『米娅、娜娜桑——但是,海王很不寻常的』
由于伙伴们的诉说,蕾依固执地摇了摇头。
「不寻常,是指比大怪鱼或成年龙还要强的意思?」
总觉得亚里沙是以敷衍了事的态度询问的。
『——同样强』
「既然如此,那就没问题了」
「是啊」
莉萨和露露回答了蕾依的话之后,蕾依脸上终于浮现出了疑问。
『真的有办法吗?』
『当然。因为大家都在努力说服你,所以我才在这里等待结束哦』
我对战战兢兢地寻问着的蕾依点头表示肯定。
光魔法的【集光】现在就已经在我的旁边待机。
最初考虑过的【流星雨】会造成很严重的二次受害,所以我自重了。
『尔等这群愚蠢之人!即便深受神之恩宠的天空人的「浮游岛」拉拉奇耶也无法战胜的邪恶「海王」,区区一艘小船以为能赢么!』
骸骨王散布出来的「恐怖」,让伙伴们的身体僵直了。
『必须能赢』
我轻微地耸了耸肩,朝着从刚才开始就毫不客气地在敲打天护光盖所引发的光辉圆顶的「海王」那边转过身。
天护光盖的防御壁就算面对刚才的落水攻击似乎也没事。
「这是海王完蛋的通知」
我为了不让镭射的余波伤及伙伴们远离船只,然后从魔法栏选择【光线】。
「去冥界跟先死的炎王和空王一起友好相处吧」
稍微斜下,像擦过浮游岛边缘那般放出的120根镭射,用集光汇集成1根。
将一瞬间贯穿光辉圆顶的集束镭射,就那样立刻往上砍。
『光之剑』
用这种优雅的名字称呼集束镭射的是,回到骸骨王身旁的悠涅依娅。
集束镭射残留下臭氧味和闪瞎眼睛般的强烈光芒,将海王和圆顶一刀两断。
被切成两半的海王朝着海面上慢慢地掉下去。
海王那从圆顶缝隙掉进去的无力触手被我用【理力之手】抓住,然后就那样把「海王」整个丢进了存储。
既然有这么大只,只有尸体掉下去就会发生二次受害吧。
『好了,搞定』
即便我这样宣言,蕾依也仍然像看呆了一样目瞪口呆。
仔细一看,除了莉萨和小玉以外的伙伴们也是同样的反应。
这么说来,在莉萨以外的伙伴们面前,这也许是第一次认真战斗吧。虽然小玉没有惊讶有点不可思议,不过这很符合平时总是我行我素的小玉,所以还是别去在意吧。
『非常感谢,佐藤桑。母亲大人她们的仇终于报了』
我回到甲板上后,蕾依这样说着抱了过来。
这种情况下再怎么说也不会有铁壁组合的「有罪」宣言。
『……为什么』
听到了像是从地狱深处传出般的包含怨恨的声音。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声音的主人是哆哆嗦嗦地颤抖着双臂的骸骨王。
『为什么,汝这等规格外的存在会在这里!』
『——顺势而为?』
我明明老实地回答了,却让骸骨王往这边吹来的怒气更加飙升。
『为什么,吾妻蕾依娅涅献身时汝不在!!』
我朝蕾依投去视线,她则回答「是指母亲大人的事」。
虽然是很复杂的事,不过蕾依的母亲似乎也叫作蕾依娅涅。
『拉拉奇耶沉到海底的两万年前我还没出生呢』
说到两万年前的话,是比绳文时代还要以前吧?
就算那个时代有我存在,被人问到要不要去拯救任意妄为的拉拉奇耶的灭亡,我也不得不纳闷。
当然,作为祭品的女王姐妹我是会救的。
『悠涅依娅,「操作」蕾依娅涅杀了那家伙』
咕怒怒,这样呻吟的骸骨王小声命令身旁的悠涅依娅这句话,被倾听技能捡到了。
保持拥抱姿势的蕾依,掐住了我的脖子。
『佐、佐藤桑,身体擅自——』
虽然蕾依感到焦急想要抵抗,但是她的手指貌似违反她的意志在行动。
俯视蕾依的身体后,发现了壮观的山谷——不对,发现她被瘴气引起的怪异术式束缚着。
使用瘴气视后,视野会变成单色是个缺点啊。
『——不行,手指不听我的话』
蕾依带着悲痛的表情后悔地嘟囔道。
『没事的,蕾依』
因为难以发出声音,所以用【远话】魔法传达给蕾依。
「主、主人!」
用【远话】向为我担心的伙伴们传达我『没事』,然后就那样用手滑到蕾依身体上剥开瘴气。
虽然气管被堵住无法正常呼吸,但我从存储中直接给肺供给氧气,所以没有任何问题。
『不可能!竟想解开吾的术式?!』
骸骨王似乎察觉到这边的意图。
单色视野的一角,骸骨王开始骚动了起来。
『休想!汝休想!悠涅依娅,发动牺牲术式!连同蕾依娅涅,将那恶魔灭了!』
『……连、连姐姐大人也?』
由于骸骨王要牺牲姐姐的命令,悠涅依娅露出了困惑的表情。
『在干什么,悠涅依娅!不听吾辈的命令么!』
因为骸骨王的责骂,悠涅依娅缩紧了脖子。
对责骂感到的胆怯、爱慕姐姐的心情、对不讲理的命令感到的困惑,这一类东西在那动摇的瞳孔中时隐时现。
悠涅依娅带着快要哭的表情互相看了一下骸骨王和蕾依后,低下头沉默了。
『在干什么!汝这愚钝的家伙!』
被骸骨王殴打的悠涅依娅,慢慢地抬起了头。
用柔弱的眼神注视着蕾依的悠涅依娅咬紧嘴唇,眼中点亮了充满意志的光辉。
『……不、不要』
悠涅依娅用像是蚊子叫的声音说出了拒绝。
掐着我脖子的蕾依,带着快要哭的表情『悠涅依娅』这么嘟囔道。
我在心里面和蕾依一起称赞悠涅依娅的决断,同时用全力集中于剥开瘴气的工作。
视野完全被瘴气染成一种颜色,外面的情况几乎看不到。
『什么?』
『我不想姐姐大人毫无意义地死去』
『汝这废物!』
突然传来悠涅依娅被殴打的声音和伙伴们愤怒的声音,还有火杖和雷杖发动的声音。
看来,伙伴们正在攻击殴打悠涅依娅的骸骨王。
我为了慎重起见,事先用【信号】魔法向船首像型魔像的卡卡西传达防御壁的强化。
然后,在剥开瘴气期间,察觉到跟以前的瘴气有点不同。
上次的瘴气之间会粘连在一起,或者像九连环那样缠绕在一起,这次却像魔法阵一样井井有条。这样的话,剥开的时间要比想像中的还要短。
我以专家般的速度,解开了蕾依的瘴气中的术式。
蕾依掐住我脖子的手慢慢地松开了。
〉获得【诅咒解除】技能。
〉获得【诅咒反弹】技能。
〉获得称号【解谜名人】。
〉获得称号【祈祷师】。
虽然很想知道我什么时候祈祷了,不过好像获得了各种技能。
如果是平时的话,最初剥开蕾依的瘴气时就应该入手的,果然这次的瘴气跟上次的有点不同。
因为这两个技能看起来很方便,所以立刻分配技能点让其有效化。
视野复原后,骸骨王带着惊愕般的表情看向这边。
还以为他什么都没做,看来是在进行魔法的咏唱。
『…… ■■■■■■■ 怨灵骑士召唤』
骸骨王周围出现了六个怨灵骑士。
骑手和马双方的脚都很透明,完全是飞在空中般的感觉。
这些怨灵骑士有45级。
恐怕,是骸骨王的王牌吧。
「用诱导箭能行吗?」
我生成最大数量的诱导箭,分成各20支朝着怨灵骑士放出。
怨灵骑士们一齐飞起,以逃脱空对空导弹的战斗机般的猛烈机动在拉拉奇耶的空中飞来飞去。
既然能用那种程度的速度行动,对于不能飞的人来说也许相当具有威胁吧。
『不、不可能!竟是上级术理魔法最强的「理枪乱舞」!怎么回事,那荒唐的理枪数量!只有30级的汝,为什么能使这等术理魔法!!』
看着怨灵骑士们一个接一个地中了诱导箭消失而去的骸骨王,「太荒唐了」这样怒吼道。
就算说这是下级攻击魔法的【诱导箭】也一定不会相信吧。
『尚未结束!既然如此,吾就牺牲傀儡人偶中王妹的碎片召唤「神之随从」!』
『父、父亲大人』
抓着悠涅依娅的头发举起来的骸骨王,将只有骨头的手指朝向她的胸口。
是从头发被吸走生命力吗?悠涅依娅的体力槽和魔力槽以惊人的气势在减少。
『——悠涅依娅啊啊啊啊啊啊!』
蕾依的悲痛叫声在女王塔中回响。
骸骨王那闪着黑色光辉的手刀架了起来,朝着悠涅依娅的胸口刺去。
『好了,到此为止』
用闪驱飞到内部的我,将手挤进悠涅依娅的胸口与骸骨王的手刀之间。
因为手掌上生成了魔刃,所以我的手没有受伤。
『什、什么』
将抓着悠涅依娅头发的骸骨王的手腕捏碎,至于对我还没反应过来的无防备身体被我手下留情的踢技踹进去。
骸骨王在地板上滚了两三圈之后,撞在一根柱子上停了下来。
『恶、恶魔救了我?』
在悠涅依娅心里,身为救命恩人的现在也还是叫我「黑发恶魔」。
『能用佐藤这名字叫我吗?』
我借了【诅咒解除】的帮助,迅速剥开束缚着悠涅依娅的术式。
与没有技能的时候不一样,非常顺畅。
『好,搞定』
从漂亮地被剥开瘴气的悠涅依娅身上慢慢松开手。
『——哎呀,危险』
我慌张地抱住站不稳的悠涅依娅。
明明都除掉了瘴气,悠涅依娅的脸色还是很差。状态变成了「衰弱」。
估计是,刚才被从头发吸走了生命力的缘故吧。
『诅咒的黑锁唷!将他们撕裂拖进无限地狱!』
骸骨王单手拿着某种道具大声叫喊后,从脚下的影子中喷出了漆黑的瘴气,变成数量非常惊人的黑锁袭向我们。
给存储中取出来的圣剑Claiomh Solais流入魔力,同时挥一剑把来到我身边的黑锁蒸发掉。
「《舞动吧》Claiomh Solais,去守护船」
从我手上离开的圣剑Claiomh Solais,朝着飞行帆船飞去用青色光辉净化了黑锁。
唔嗯,圣剑Claiomh Solais实在太方便了。
『让圣剑离开便是汝命数已尽!』
骸骨王用确信会胜利般充满愉悦的声音喊道,接着从他脚下喷出追加的黑锁像触手一样袭击过来。
『要完了』
『没事,绝对会保护好你的』
温柔地向在我手臂中颤抖的悠涅依娅轻声耳语。
流入魔力的踢技对着打头阵的黑锁放出后,仿佛就像忌避我的脚似的停下了动作。
——该不会。
『给我退下!黑锁』
我这样宣言挥了一下手臂后,黑锁一齐朝着骸骨王那边返回。
估计是【诅咒反弹】技能的效果吧。
『怎、怎么会!为何吾的术式会伤吾身!』
黑锁突破了守护着骸骨王的影子防御壁,也击碎了他的骨头。
『这、这样下去会消灭。悠涅依娅唷,吾可爱的女儿唷,到这边来』
满身疮痍地保住性命的骸骨王,用甜言蜜语的声调呼唤悠涅依娅。
虽然悠涅依娅想从我手臂中出去,但那已经确定是陷阱,所以我并没有松手。
『只需吸收汝的命,吾便可再生。地下工房还有与汝同型的人造人生命核。新的悠涅依娅随时都可诞生。因此,把汝的命给吾』
多么自私的说法。
即便如此还是有父女之情吗?悠涅依娅一边流着眼泪,一边把手伸向骸骨王。
此时,石头炮弹从我们旁边掠过。
『怎么会!』
石头炮弹击碎了骸骨王的肋骨,嵌进了中央闪着暗红色光的魔核。
『蕾依、娅涅——为何要、射吾身』
回头一看,看到了以放出魔法的姿势流着眼泪的蕾依的身影。
看来,刚才的炮弹是蕾依持有的黄玉戒指所放出的。
『这是母亲大人的遗言。如果父亲大人偏离人道,希望由我来纠正』
骸骨王从末端开始粉碎,变成细微的灰尘散落而去。
『身为伟大天空人的王夫,拥有永远生命不死的吾身,……竟迎来………这样的……结局』
头骨变成灰散落,骸骨王头上戴着的王冠响起清脆的声音滚落到地板上。
『再见,父亲大人。不过,我也很快就会……』
目送着消失而去的骸骨王,同时蕾依漏出了危险的嘟囔。
后半的嘟囔很模糊,除了拥有倾听技能的我以外好像没有被任何人听到。
『谢谢你,佐藤桑。谢谢了,大家』
转过身的蕾依,带着不自然的笑容向我们道谢。
『佐藤桑,请带我去女王塔』
回应蕾依的请求,用【理力之手】运送她。
『海王已经消灭,骚扰大海的父亲大人也升天了。之后只要我将拉拉奇耶沉入海沟地底,为了不让任何人接触到,只要启动拉拉奇耶的自毁装置,世界的危机就会消失』
蕾依像殉教者一样微微一笑。
『悠涅依娅就拜托了。这孩子只是被父亲大人利用了而已。所有罪由我和这浮游岛拉拉奇耶一起承受吧』
『姐、姐姐大人……不要丢下我……把我也带上吧』
悠涅依娅一边诉说一边伸出去的手,被蕾依温柔地包住。
『不行,你跟佐藤桑走吧。你还有未来在等着你』
由于蕾依的话,悠涅依娅边哭边摇头拒绝。
这要是故事的话,说不定也有这种悲伤结尾。
但是,不认为这是好事的人,在这里除了我以外也还有其他人。
「亚里沙酱,飞——————踢!!」
亚里沙那笨拙的飞踢,嘭地一声命中了蕾依的屁股。
另外,带亚里沙过来这里的就是我。因为看她好像有什么要说,所以用【理力之手】将伙伴们运到这边来。
『诶?亚里沙?』
「真是的,所以说娇生惯养的公主殿下就是令人头疼!」
『但是,亚里沙』
对于亚里沙的气势汹汹,蕾依感到畏缩。
「没有但是,代替亚里沙如此告知了」
『娜娜桑』
「嗯,浅虑」
『连米娅也』
娜娜和米娅也参战,小玉和波奇两手拿着上面写着「加油」的扇子替亚里沙她们声援。扇子估计是亚里沙准备的吧。
露露和莉萨似乎准备了照顾悠涅依娅用的简易床。
我将悠涅依娅托付给莉萨,守望着亚里沙的劝说。
「明明问题全都解决了,为什么最后要自爆啊」
『因为,把拉拉奇耶留在这里,一定会被别人滥用的』
「那跟你一起去死完全不是一回事吧」
因为亚里沙说的很有道理,所以我就这样守望着两人的对话。
『……亚里沙你们也看过石板的记录吧?我们,天空人对陆地上的人们进行了不能被原谅的暴政哦。我们拉拉奇耶的王族必须要赎罪才行』
我觉得又不是当时的执政者的蕾依没有背负罪行的必要吧。
而且赎罪的对象也没有幸存下来。
亚里沙似乎也是这么想,对蕾依说的话耸了耸肩并加以反驳。
「那是两万年以前的事吧?ELF都换代了,那么久以前的事也就只有高等ELF还记得吧」
『可是——』
对于被罪行的意识所束缚的蕾依来说,似乎连亚里沙的劝说也传达不到。
亚里沙牵着蕾依的手,把她推给了我。
「主人!抱紧她」
虽然不是很明白,但我回应了亚里沙的要求温柔地抱住蕾依。
『诶,亚里沙?佐、佐藤桑,放开我』
「主人,更加用力!」
毕竟大人身姿的蕾依身材出众,所以有点令人害羞。
『啊、啊嗯,佐藤、桑』
直到刚才为止,还红着脸挣扎的蕾依,低下头渐渐地变老实了。
「似乎冷静了呢——」
原来如此,这就是所谓的《物理》劝说啊。
「——果然恋父控就要肌肤之亲啊」
因为亚里沙后半段的嘟囔很小声,所以我认为没有传到蕾依的耳里。
「在这里和拉拉奇耶一起灭亡能弥补的也只是你的自我满足。没有任何人会高兴,也没有任何人会幸福。亏本亏到家」
『亚里沙……』
亚里沙严厉的一句话,让蕾依伤心地低下头。
『是哦,蕾依。世界上还有很多愉快的事情在等着你,一起去享受吧』
让蕾依的脸朝上,我也尽量以温柔且能让她听见的声音低声细语。
『而且你要是牺牲的话,悠涅依娅也会跟着你去的』
『唔嗯,没有姐姐大人的世界,我不要』
『悠涅依娅』
我将抱着的蕾依带到悠涅依娅的身旁。
『一起、活下去吧,姐姐大人』
『悠涅依娅』
蕾依抱紧了挺起上半身的悠涅依娅。
「我也一起,如此告知了」
「嗯,一起」
娜娜和米娅从她们两人上面抱过去后,其他孩子也一起热情地围住两人。
「挤馒头~?」(译:挤馒头是日本小孩之间在冬天常玩的游戏,互相推挤一起取暖)
「被挤着是不可以哭的说」
虽然有一部分流程没看懂,但看到悠涅依娅和蕾依边哭边露出笑容,所以这样也挺好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