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爆肝工程师的异世界狂想曲(异世界狂想曲)
  4. 第九卷
  5. 第八章《浮游岛拉拉奇耶》
  6. 繁体版

第八章《浮游岛拉拉奇耶》
2017-06-22 20:43:05

		

“我是蕾依。在度过愉快的日子期间,也许无法察觉到那是不输于任何宝石的贵重之物。那份温和日子的记忆总是能温暖我的心。”
小时候,我认为拉拉奇耶才是地上最幸福的地方。
温柔的父亲大人和值得尊敬的母亲大人,还被母亲大人般和蔼可亲的姨母大人关爱着,被佣人的人造人们以及优秀的魔导机械们尽心尽力照顾着,没有任何不自由地生活着。
从女王塔俯视的街道很和平,每年一次的游行日子人们的笑容也从没消散。
充满音乐和艺术,点缀了丰富多彩的日常生活。
那样和平且富足的生活出现阴影是什么时候的事呢。
「——这个国家腐烂了。为了购买你们那些奢侈的食物以及豪华的衣服,地上的人类生活在生灵涂炭之中」
这样告诉我的是,倒在拉拉奇耶自然公园的紫发少年。
一脸憔悴且穿着破破烂烂的飞行服,只有那个眼睛充满了辉煌的意志光芒。
之所以将受重伤的他藏匿起来治疗,是因为我想知道他所说的拉拉奇耶之外的事情。
「呐,库罗乌。你想摧毁拉拉奇耶吗?」
「不是。我想做的是从众神的支配下把人类们解放出来」
由于我的提问,库罗乌晃动着紫发摇了摇头。
「支配?那个叫加护哦?」
「就是支配,蕾依娅涅。我们只不过是众神所经营的牧场中的家畜。你们拉拉奇耶人是牧童——不对,也许是为了让味道变得更好而品种改良后的特别——」
我忍受不了库罗乌侮辱神的话语,打了他的脸颊一巴掌。
然而,他却用看着年幼小孩般的温柔眼神微笑之后,像是自言自语一样嘟囔道。
「蕾依娅涅,我想给予人们——自己的人生能自由生活下去的世界」
我与他的交流,那天是最后一次。
第二天,我所拜访的隐居之处只留下台基消失了,那周围散落着被摧毁的魔导机械和战斗用魔像的碎片。
——是在那第二年吗?
狗頭魔王在大陆的尽头举兵进攻拉拉奇耶,与拉拉奇耶突入了无止境的战斗……。
战乱的日子之中,呼应魔王的地上王国也叛离了拉拉奇耶,战乱的漩涡之中拉拉奇耶的人们都失去了笑容。
长久的战争也迎来了终结。
由于众神的恩宠,狗頭魔王和多数眷属都被封印,最后剩下来的海王由身为拉拉奇耶女王的母亲大人和姨母大人将之弱体化,我和父亲大人两人一起把拉拉奇耶作为镇压石将其封印在海底。
被父亲大人带着逃脱拉拉奇耶的时候,我还记得一边叫着母亲大人和姨母大人的名字一边哭泣。
但是,我与父亲大人乘坐的浮游船也被追上来的邪教徒们抓住,被与父亲大人拆散的我作为魔法装置的部件被带到了孤岛的海底神殿。
话虽如此,在那之后什么都记不起来。我的记忆在那里就断开了——。
之后有记忆的是,娜娜桑的拥抱和佐藤桑的温柔笑容。
我将与佐藤桑和娜娜桑的回忆藏在心中,跟在自称悠涅依娅的少女后面在走廊上前进。
然后,在那走廊尽头的地方,我与父亲大人再会了。
『回来得好,蕾依娅涅。汝是否变小了?』
沦落为骸骨的父亲大人如此说道。
在我旁边像小狗一样等待父亲大人的话语的少女,别说表扬连慰劳的话都没有给她。
这里是浮游岛拉拉奇耶中心的女王塔展望台。
没有天花板也没有柱子,能将拉拉奇耶的全部景色尽收眼底。
『父亲大人也彻底面容大变啊』
最后看见父亲大人时,是普通的半幽灵男性。
视野的一角,看到了从浮游岛拉拉奇耶的边缘伸上来的巨树般的触手。
『为什么,要解开海王的封印?』
继承母亲大人的意志,与我一起封印海王的明明就是父亲大人。
『竟说,为什么?』
然而,父亲大人因为我的话而变得激动,使话语粗暴了起来。
『难道汝忘记了身为拉拉奇耶最后女王的吾妻,汝母亲的话了吗!「让拉拉奇耶重返天空」,那便是她的遗愿』
——不对。
『控制海王失败而灵魂破碎的母亲大人,根本就没有留下那种遗言的时间』
『汝说、什么?』
海王根本就不是脆弱的人所能控制的存在。
『您忘记了吗,母亲大人的遗书上写着,要是她自己失败的话,希望将拉拉奇耶作为镇压石封印海王』
最先看那遗书的并不是我而是父亲大人。
『不可能!她确实说「让拉拉奇耶重返天空」——』
『用这种谎言教唆父亲大人的到底是谁?』
恐怕是将父亲大人变成丑陋的不死族魔物的存在。
——魔王,或者是上级魔族。
在视野一角,保持沉默的悠涅依娅一脸像是想起什么事的样子抬起头。
『父、父亲大人,之前来父亲大人这里的黄色外套的人?用着“是吗是吧”奇怪语尾的人!』
『啰嗦!这里可没有仿造人偶插嘴的份!』
我将被父亲大人撞飞的人造人少女抱住。
不被任何人关爱的她,至少由我来关爱她吧。
即便是直到用尽这条命的短暂期间。
『那个人到底是什么人?话说他是人吗?』
『汝对吾朋友用的是何等语气!黄衣大魔术师大人让拉拉奇耶的咒法更进一步发展,甚至还在吾眼前,支配了那大怪鱼!』
大怪鱼?那个统治北海的空之恶魔?
就连那些龙都无法轻易出手的大怪鱼别说打倒,支配更加不可能。
『难道不是幻术吗?』
『会不相信也无可奈何』
但是,如果那是事实的话,让那个人退治海王不就行了吗?
虽然我这样想着问了一下,他露出像是被看穿谎言似的表情,接着像敷衍谎言的小孩子那般激动起来。
『那岂不是要屈居朋友之下么!朋友间平起平坐方可成立!』
父亲大人用力甩了一下斗篷这么叫道。
之后,轰鸣声与强烈震动袭向我们。
『呀啊』
我将发出尖叫声的少女抱在怀里。
『姐姐大人,那个!』
海王的八根触手正在殴打守护空中的天护光盖圆顶。
巨大的眼球从浮游岛边缘往这边窥视。像昆虫一样的复眼。
『——海王』
那瞳孔所浮现的毫无疑问就是憎恶。
被封印在海里相当于永远的时间,激荡着愤怒与憎恨的情绪。
『好啊,现在的话无论何种毒饵都能吞下去』
父亲大人说的毒饵应该就是这个少女和我吧。
眼睛充满疯狂的父亲大人,俯视着海王哄然大笑。
『悠涅依娅刻上支配的咒毒术式,蕾依娅涅刻上控制术式』
对于父亲大人那毫无慈悲的宣言,少女铁青着脸点头,为了刻上魔法阵而脱掉了巫女服。
『我作为钓上海王的饵,姐姐大人作为驱使海王的楔子——是这么决定的吧,父亲大人』
像是说给自己听一样少女点了点头,用哆嗦的眼神注视着父亲大人。
但是,父亲大人完全没有去理会这样的少女。
『父亲大人,不行』
『什么?』
『悠涅依娅没办法支配。由我去吧』
『没、没问题,我会支配给你看的!因为,我是姐姐大人的妹妹』
少女拼命地咬住不放。
不过,那是不可能的。父亲大人正打算做的事,与母亲大人和悠涅依娅姨母大人曾经尝试过并且凄惨失败的事完全一样。
对方并不是稍微改良一下术式就会有所变化的存在。
而且,作为饵被海王吞进去的职责一定会丧命。那种职责绝不能推给这孩子。
『同样是不行的。请相信我』
『姐姐大人』
控制海王什么的,绝对不可能成功的。
我和少女的脚下出现了齿轮形的魔法阵。
『好吧,吾相信』
父亲大人对那冷静的话语毫不犹豫。
那位温柔的父亲大人已经不存在。
从女王塔那儿供给了丰富的魔力,省魔力状态的幼小身姿变回了原本的身姿。
与佐藤桑那又甜又温柔的魔力供给不同,像灵魂被殴打般的强烈劲头与毫不客气。
『《铭刻》』
父亲大人像被热气冲昏头那般命令我脱掉用幽体做成的衣服。
从脚下爬上来的咒,与令人无法承受的不适感一起在皮肤上蠢蠢欲动。
『咕、咕啊啊啊』
在我旁边被同样的咒缠绕着的少女漏出了痛苦的声音。
『《铭刻》』
父亲大人再一次嘟囔后,皮肤上的咒变成了术式渐渐刻上去。
——咕呜呜呜。
让人觉得刚才的不适感犹如儿戏般,强烈的愤怒与绝望流了进来。
视野开始歪斜,渐渐褪色成单色。
不行,这样下去会被咒毒吞没的。
——幼生体。
娜娜桑的声音突然在耳朵深处苏醒。
虽然只有一点点,但我觉得心里变得轻松多了。
『我、我不会输的』
我将与娜娜桑和米娅她们一起度过的温暖回忆当作粮食,抵抗咒毒所带来的愤怒和绝望。
『等着吧,海王!吾的新部下唷!』
父亲大人的哄笑响彻女王塔。
海王在浮游岛上现出全身,那个重量使岛倾斜。
映照在昏暗且歪斜的视野中的那个身影,让我想起了母亲大人的临终。
——那个时候我看到了。
支配确实成功过一次。
但是,支配维持的时间不长,悠涅依娅姨母大人是被海王吞进去消灭的。
那样的话,支配的一瞬间就是胜机。让海王自身挖出自己的魔核,让它自灭就行了。
只要打倒海王,之后佐藤桑会想办法解决的。
如果是那位不可思议的人,一定可以解开父亲大人的诅咒,也能让与姨母大人同名自称为悠涅依娅的少女幸福生活下去。
对不起,佐藤桑,这就是我的选择。
『忍得好,蕾依娅涅!接下来便是最后!《铭刻楔子》』
父亲大人刚说完,咒毒像浊流般流了进来。
——不行,这不是人能够忍受的。
温暖的回忆被浊流污染,我的心也被咒毒的波浪吞噬渐渐消失而去——。
「给——我——,慢——着————!」
由于耳熟的声音,昏暗且朦胧的视线动了一下。
看见了天护光盖的另一侧飞在空中的帆船。
那是亚里沙?
「幼生体唷!我来了,如此告知了!」
「嗯,迎接」
娜娜桑?连米娅也来了。
快要输给咒毒的心取回了余温,黑白的景色也取回了色彩。
『哼,虽不知如何传递声音过来,不过也只是耍小聪明』
声音是从佐藤桑送我的发饰里传来的。
天护光盖的闪耀圆顶与飞行帆船的防御壁撞在了一起,青色与白色的火花四处飞散。
『想突破神赋予的天护光盖绝无可能』
父亲大人边仰望着飞行帆船边说道。
「别小看主人的外挂护罩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亚里沙,螺旋模式,如此希望了」
「好咧!让你们见识一下钻孔机的威力!」
飞行帆船前面的防御壁开始旋转了起来。
「莉萨桑,启动补燃器!」
「了解,后部喷进增幅装置启动」
在飞行帆船后面能看见的喷烟,增加得更加强烈。
「现在的话可以说!能战胜护罩的就是护——」
在亚里沙说话途中,海王那水和冰的巨枪撞上了天护光盖。
飞行帆船受到撞上天护光盖而粉碎的水枪余波,像树叶一样被冲走了。
『愚蠢』
——不对,多亏那些孩子我直到最后才能保持清醒。
『似乎结束了啊?』
『是的,父亲大人』
我挥了一下手臂,身体周围制造出幽体的服装。
用侍奉八柱众神的巫女正装包裹全身。
我一边扶着踉跄地站起来的悠涅依娅,一边帮她穿上掉在她脚下的衣服。
『去吧,蕾依娅涅』
从展望台延伸出去的细长栈桥踏出脚步。栈桥的前端延伸到天护光盖的外围。
明明有足够的宽度,对高度感到胆怯的我的脚却快要瘫软。
用咒术连接着的悠涅依娅从后面跟了过来。
——TWAAAAKZWOOOOOOWN。
心脏像是要被挖出来那般的可怕声音让身体为之一颤。
后面传来了悠涅依娅脚软而倒下的声音。
栈桥前端有海王大树般的触手等候着。触手前端分开了好几层,像海葵那样蠢蠢欲动。
「休想得逞!休想得逞——————!」
「五连装魔炮,发射准备完毕!发射!」
亚里沙的呐喊声之后,听到了露露紧张的声音。
刺耳的连续声音响起,好几个红色炮弹在海王的触手表面炸开,剜开其身。
——TWAAAAKZWOOOOOOWN。
海王的咆哮响彻四方。
魔炮确实能伤害海王。
但是,魔力消耗过大无法连续发射。如果是小型飞行帆船的炮,现在就已经结束了吧。
「小玉、波奇!」
「交换好~?」
「让你见识一下波奇的神速动作的说!」
在上空盘旋的飞行帆船的甲板上,看到了莉萨桑她们开始了换炮工作。
「圣树石机关的苍币交换已完毕,如此告知了」
「露露!这边的魔炮炮身也交换完毕了!」
听到了娜娜桑和莉萨桑的声音。
「嗯,填充完毕」
「下一轮炮击!」
跟刚才同样的炮弹之雨降在触手上。
海王的其中一根触手被炸散了。
『——好厉害』
由于那个壮举,不禁从嘴里说出了称赞的话语。
「太好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要不停地上啰!」
因为亚里沙的话而浮现出来的笑容,看到映照在视野一角的海王本体让我整个脸僵住了。
『亚里沙!快逃啊啊啊啊啊啊!』
「——诶?」
海王的上空生成了犹如覆盖天空的巨大魔法阵。
下一个瞬间,能将大地撕裂般的巨大水锤打中了亚里沙她们所在的空间。
『……亚里沙,娜娜桑』
啊啊,受到那么大质量的攻击不可能会平安无事。
如果,那艘飞行帆船是用神金或世界树的树枝制作而成的话,船本身也许会没事。但是,即便如此,里面的人毫无疑问会像肉馅一样被压碎。
因为朋友们这么轻易的死,让我眼中流出了止不住的泪水。
亚里沙、娜娜桑、米娅……,我依次将朋友的名字铭刻于心,让沉浸在悲伤之中的心振奋起来。
但是,不行——悲伤太深无法站起来。
「哎呀——,还以为要死了呢」
——诶?
「死你个头啊!」
亚里沙的声音之后,传来了嘭地一声的敲击声和佐藤桑的责备声。
在我抬起头的视野中,眼熟的帆船进入了眼帘。
帆布转眼间升到上方,我坐下不动的栈桥前面出现了飞行帆船的身影。
「真是的,没想到刚用归还转移回来就让我连同帆船一起再转移啊」
在飞行帆船的甲板上将亚里沙的头发搓得乱七八糟的佐藤桑,往这边转过身。
温和的黑色瞳孔捕捉到了我。
看到我而感到安心的他,露出了温和的笑容。
『让你久等了,蕾依』
身体被轻轻地抬起来。
我的身体就像乘着风的棉毛一样飞上空中,被运到他站着的飞行帆船的甲板上。
『好像让你担心了啊』
体现出日常般的轻松语调让我变得忍不住,跳进他的怀里像小孩子那般哭了起来。
但是,那眼泪绝对不是冷淡的。
就像晴天的时候下的雨一样,让我的心充满了温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