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终将成为神话的放学后战争
  4. 第二卷 魔眼之王与三神同盟
  5. 第一章 兄妹的再会
  6. 繁体版

第一章 兄妹的再会
2017-06-22 14:39:19

		

1
交错位面的空间。
在这个被从世界隔离出去,谁也看不到的地方。
我恢复了有关妹妹天华的记忆。
站在面前的就是十年前不知所踪的妹妹——神仙天华。
自从入学以来明明已经认识了将近一周多。
至今为止都没有发觉她就是自己的妹妹。
其中缘由便是我丧失了大多半关于天华的记忆。
正确来说,是被剥夺了。
被谁?
当然是神。
十年前,从我身边掳走妹妹的神。
而且还是连妹妹的记忆都不放过的可憎神明。
现在,那个神
「怎~么了?哥哥」
在笑。
像是很高兴的。
像是嘲讽般的。
像是挑衅似的。
在笑着。
嘴角微微上扬,微笑着,露出可爱的笑容。
以我妹妹的外表。
「一一」
憎恶的情绪几乎让人发疯。
天华身体里的神是宙斯。
希腊神话中的最高神。
就是这个家伙在十年前从我身边夺走了妹妹的肉体。
然后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在这个学园里再次相会。
教室里。
回家的路上。
可丽饼摊。
卡拉OK。
和大家一起欢笑着。
内心却毫无疑问地嘲笑着对这一切都毫无察觉的我。
「呐,差不多该放开了吧。很疼的。」
「……」
被提醒之后,我这才发现自己一直都在紧抓着宙斯的手腕。
如果可以的话,甚至想要就这样将其捏碎。
岂止如此,而且还想宰了她。
无论多少次,慢慢地,尽可能残忍地来杀。
但是这无法做到。
因为她现在占据了天华的肉体。
伤害妹妹的身体的事情根本做不到。
我松开了手。
「真是,会留下红印的一」
宙斯揉着手腕说道。
这家伙说的每一句话都让人厌烦。
「会杀了你哦?」
再也抑制不住膨胀的杀意,我说出了毫无意义的话。
那句话究竟多么没有意义,对方也十分清楚的样子。
「杀得了吗?」
宙斯只是微微一笑。
就在我咬牙切齿的时候。
『——杀了她?』
从意识深处传来声音。
那是寄居在我体内魔神的声音。
(不要!)
竭尽全力阻止巴罗尔不着边际的戏言。
可恶……我深切知晓自己下不了杀手。
即便是被宙斯所占据。
我也无法对妹妹下杀手。
甚至连分毫都伤不到。
糟透了
糟透了
最心爱的妹妹被糟糕透顶的敌人当做了人质。
「别那样瞪着人家嘛~」
「还有嘴说……」
我不禁咂舌。
「就是这张嘴啊。哥哥的妹妹的嘴。」
「别用我妹妹的嘴来说话!」
「那么该怎么说话才好呢?」
「去死。」
「答非所问。」
宙斯嗤嗤笑着。
这家伙的举动让我怒不可遏。
「那么,先无视哥哥想说的,我们进入正题。」
「正题?」
「没错。正题。」
宙斯再次微笑着说。
「作为哥哥,能听听人家的请求吗?」
「……」
『——噢―噢,很生气啊,雷火。』
巴罗尔的冷笑无视就好。
因为他说的完全不对。
这早已超越了——很生气的界限。
「……别得寸进尺。」
「嗯?」
对于我的呢喃,宙斯微微歪头。
以天华的脸庞。
以天华的身体。
不许再做任何事。
我发动了魔眼。
之后。
「哎?」
宙斯看着自己的手。
那只手已经变成了石头。
『石化』的魔眼。
被这个魔眼所看到的人,身体将会变成石头。
『——弄成石头,这样就行了?』
(『石化』不管什么时候都可以任意解除。没问题。)
最重要的是,不能在这里放过宙斯。
先将其变成石头,封住行动能力。
再寻找将天华身体里神的灵魂单独杀死的方法。
然后夺回妹妹。
那样的话我的十年就没有白费。
「哇!哇!」
宙斯的全身渐渐石化。
「哥……」
最终连嘴也变成了石头,声音也中断了。
「……」
果然还是很不爽。
且不说内在如何,外表可是我的妹妹。
把她变成石头的时候心里很痛苦。
不过,这样就好。
宙斯想要我听她的请求。
虽然不知道具体是什么,一定是极其不好的事情。
况且我还无法拒绝。
拿妹妹来威胁的话,我没有抵抗的办法。
不管是什么样的要求,最后都会以不得不接受而告终。
在那之前先下手为强。
稍稍有些迫于形势这一点无可否认……。
不,这应该就是最妥善的。
总之,找到了妹妹,并确保了她的人身。
对我来说已经没有比这更好的成果了。
『——喂,弄成石头倒无所谓,后面你打算怎么整?』
「嗯……首先要从这里出去。」
我环顾周围。
巴罗尔说这里是位面交错的空间,乍眼看上去不过是普通的走廊。
周围并没有其他人的气息。
稍稍试着走出几步就撞上了看不到的墙壁。
墙壁是透明的,另一侧也直通着走廊,恐怕那只是那么看上去而已。
将走廊的极小一部分从世界当中隔绝开,创造出只有我和宙斯在里面的空间。
「巴罗尔,你知道从这里出去的方法吗?」
『——像这样使不上力的状态怕是很难啊。要是全力使出本大爷的魔术,一发就能搞定。』
「……」
由于巴罗尔的肉体融合并不完全,我们除了魔眼以外的力量不能百分百发挥出来。
但是要想肉体完全融合,我就必须将身体控制权交给这家伙。
当然,那种事想都别想。
不过,这样的话倒是很为难。
「怎么才能从这里出去……」
『——把偏移位面的本人弄死,这方法也可行哦?』
「连同我妹妹吗?滚,你怎么不去死。」
就这样互相拌嘴,我们寻找着出去的方法。
突然——被人拍了一下肩。
「!?」
反射性回头的时候。
某人的手指深深陷进脸颊里。
「……啊?」
「啊哈哈哈哈!上当了!」
搞出这无聊的恶作剧,大笑着的家伙在身后。
本应变成石头的宙斯。
她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把傻站着的我当成笑点。
「……」
愤怒地血管都几乎要崩裂,不过还是勉强压制了下来。
「为什么还能动?」
「嗯?」
宙斯歪了歪头,收回了手指。
这次将手指抵在自己的脸颊上笑着说。
「哥哥太过分了,突然就把妹妹变成石头什么的。」
「别废话,快点回答我!」
「虽然没回答的必要,不过毕竟我们是兄妹的关系。」
宙斯保持着神秘的微笑回答道。
「不得了!我有着变身能力!所以状态变化系的诅咒之类的没有效果哦!」
「……嘁」
确实在希腊神话里,宙斯可以自由自在改变自己的身姿。
白鸟。
白牛。
鹫鹰。
甚至是黄金的雨。
无论有机物还是无机物的变身能力。
能自己变成石头,自然可以从石头变回来的道理。
也就是说『石化』对宙斯无效。
(『支配』的话,攻略『神权(Regalia的暂译)』是必要条件……『致死』早就排除范围之外。『幻象』现在也起不了作用。)
我检视自己的手牌,不管哪一个都派不上用场。
『——怎么?束手无策了?』
虽然很不爽,但是巴罗尔说的一点没错。
现在还没有将天华不伤分毫夺回来的手段。
「话说回来呐,哥哥?」
宙斯用低一分的声音叫着我。
「!?」
贯穿全身的恶寒瞬间凉透了整个后背。
被愤怒所支配的身体在刹那间连一本手指都无法动弹。
死兆。
或者说是畏惧。
将十年的憎恶轻松凌驾的恐怖,使我从心底感到了畏缩。
「我好像说了我是神话代理战争的监督者吧?主要是站在监督这场战争是不是向着正确方向发展的立场。」
宙斯一边轻描淡写地说着一边张开了右手。
她的视线停留我身上。
「主要的任务是……惩罚触犯禁戒(规则)的坏孩子,是吧。」
瞬间。
强大的能量在这隔绝的空间里肆虐。
光芒四溢,连空气都产生了震动。
蠢蠢欲动的大气发出了咆哮。
这是,雷鸣?
「战斗行为仅限于夜间。明知如此还对我使用魔眼,违反规则了哦。」
光在宙斯的右手聚集。
那并不是光的集合体那么简单。
雷。
确切的说是闪电。
作为证据就是那带电的火花正啪啦啪啦的烧灼着空气。
仅是这样就已经足够可怕了
况且那还不是普通的『雷』。
『——喂喂喂,这是何等的力量!?』
(……『雷霆』)
宙斯的『雷霆』。
是那家伙作为天空之神,同时也是希腊神话中的最强神造兵器。
据说它的一击能烧尽天地万物。
毫无疑问,是破坏力足以毁灭世界的神之雷
甚至不需要释放,仅是看到就已经感受到那压倒性的力量。
在这种力量面前,任谁都会清楚明白。
没有求饶的余地,也没有抵抗的方法。
只能乖乖等待神的制裁。
无论行动
还是思考
都失去了意义。
确切应该是我存在本身失去了意义。
生杀大权全都在宙斯的一念之间。
该怎么处置我由宙斯决定。
人的命运,神来决定。
我全身的细胞理解了这样的道理。
……滋
牙齿咬得吱吱作响。
我紧咬牙关扪心自问。
至今为止所做的都毫无意义吗?
「……」
我用力拍打了自己的双腿。
连颤抖都做不到已经脱力的双腿渐渐恢复了力量。
经历那么多,怎能轻易放弃!?
战斗,战下去!
宰了宙斯,把天华夺回来!
与其因为没有胜算而屈膝放弃,倒不如难看的挣扎一番!
不抗争的话,就什么也夺不回来。
(巴罗尔!)
『——干嘛?』
(我的身体交给你了。)
『——啊?』
巴罗尔发出惊讶的声音。
(若想让你发挥十足的全力必须要完全地融合肉体。所以,跟我定契约!)
『——你是说契约?』
(没错。)
我盯着宙斯的『雷霆』说道。
(我的身体随你处置。作为交换,你必须救回我的妹妹。这就是我把身体交给你的前提条件。)
『——等你把身体交出来之后,你觉得本大爷还会照你说的去做吗?』
(没有其他办法了。)
已经没有考虑对策的时间和退路。
现在的我赢不了宙斯。
虽然很不情愿把希望托付给这样的家伙。
但如果是巴罗尔的话,说不定还能和宙斯相抗衡。
(我就在你怪癖的性格上赌一把!)
『——唔嘿嘿嘿!竟然把夺回妹妹的夙愿交托给本大爷!?真是步又糟又烂的臭棋啊!』
这种事我当然知道。
若是还有别的办法,也不会去依靠这种家伙。
可是若什么都不做就死掉的话,就真的什么也没有了。
所以就算是危险的赌博也要赌一次。
「……来吧!」
我握住戴在脖子上的十字架。
就是这个妨碍了和巴罗尔的融合。
只要将它扯断,巴罗尔立刻就能夺取我的身体。
不过现在没有可以犹豫的时间。
对宙斯来说她能转眼间将我烧成碳灰。
机会只有短短——
「逗你的。」
——只有短短一瞬。正当我这样想着的时候。
宙斯突然收回了『雷霆』。
「???」
完全搞不清状况的我,惊讶地睁大眼睛。
直到刚才为止都是要处罚我的节奏。
最后竟然只是一句,逗你的?
「……这是什么意思?」
「刚才不是说了,开玩笑的嘛。」
宙斯大笑着说。
「别当真。人家怎么可能会杀掉哥哥呢。」
「……」
搞不清她的真正意图,我选择了沉默。
这是在拿我开玩笑吗?
不可能。
「所以,作为放你一马的条件,能听听人家的请求吗?」
「果然如此……」
结果还是回到了起点。
看样子这家伙有着怎样都想让我听从的「请求」。
「你想要求什么?」
「不是•要•求•啦,而是•请•求•你。」
这货竟然朝我抛媚眼。
简直气得血管又要爆裂……
宙斯看着咬牙抑制怒火的我说。
「哥哥这一边,是和北欧神话结成同盟了对吧?」
……事情已经暴露了吗?
支配北欧神话的芙蕾雅是昨天夜晚的事。
真正和她们结成同盟则是今天早晨的事。
不管怎么说暴露的也未免太早。
难道是被监视了?
不过现在不是计较那种事情的时候。
「同盟怎么了?」
「那个同盟,让希腊神话也加入呗。」
「……」
来这一手吗?
对混战来说,同盟关系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战略。
能时刻创造出以多打少局面的同盟,在战局上当然也处于优势地位。
问题是什么时候同伴——或者是自己——会背叛这一点。
而这个风险则被我依靠魔眼的『支配』所消除。
巴罗尔对我的做法也十分赞同的样子……
而宙斯的意思,让她们也加入那个同盟里是吧?
「和人家也搞好关系嘛。」
「别再装出这让人作呕的演戏了!」
「哎——,才不是在演戏。」
「我知道你想打什么主意。」
我揭穿宙斯真正的企图。
「设法让我们在神话代理战争中一直赢下去——最后则让我命令除希腊的神格适合者以外的盟友自杀对不对?」
我创建的同盟是以魔眼的支配作为前提。
被支配的人绝对会服从我的命令。
理所当然,没有利用价值之后让其自杀也是可以的。
然而,我对神话代理战争的胜负丝毫没有兴趣,连同被当做容器的同学一起杀掉的行径更不会去做。
若是妹妹被当做人质的话……
猜到我已经理解全部状况后,宙斯浮现出友好的笑容。
「我所提出的同盟条件有三个。
1、        优先让希腊的神格适合者在神话代理战争中胜出。
2、        积极打倒除希腊以外的其他神格适合者。
3、        前提,不能去调查希腊的神格适合者是谁。
遵守这些条件的话,就实现哥哥的愿望。」
「我的愿望?」
「嗯——」
宙斯说着将手抵在自己娇小的胸前。
「——将神仙天华还给哥哥。」
「!?」
勉强抑下由于激动而差点发出的声音。
妹妹,回到我的身边。
那是对我来说究极的愿望。
但是神所说的话并不能完全相信。
「……没法相信你。况且,神话代理战争的胜利条件是全灭除自己以外的神格适合者。若想要希腊胜出的话,我也必须死掉。说把妹妹还给我,根本就是假话。」
「那种事不必担心,之后会偷偷把哥哥单独复活的。复活人类什么的简直小菜一碟。」
以神的力量确实可能让死人复活。
可这也是不彻底信任宙斯就无法达成的交易。
「……」
相信神这种事根本就不可能。
特别是这个宙斯。
但是。
「…………我明白了。」
我点头答应。
不得不答应。
在妹妹被当做人质的情况下,多余的反驳都是没意义的。
「太好了!谢谢你,哥哥!」
宙斯假惺惺的摆出高兴的姿态。
明明知道我不得不答应……
操蛋。
「那么,要从这里出去咯。对了,虽然觉得没必要再提醒你,关于我是宙斯的事情对谁都不能说哦。」
「这种事当然知道。」
即便是宙斯,只要降临在人界便是肉身状态。
也就是说,和我体内的巴罗尔一样,有可能会死掉。
站在敌对势力的立场的话,若是有杀死宙斯的机会,就算她不是战争参加者也同样会下杀手的吧。
毕竟这会让希腊神话整个体系受到重创。
「那么,要回去咯。」
宙斯说着打了一个响指。
走廊里瞬间恢复了喧闹。
环顾左右,来上课的学生随处可见。
交错的位面消失,看样子是回到了原来的世界。
「那么雷火君,今后要叫我天华哟。」
留下这句话的宙斯——天华带着灿烂的笑容张开双臂跑掉了。
应该是回到教室里了。
「……」
我朝着和天华相反的方向走去。
若是不在班会前整理好情绪的话……实在没有自信能在一个教室里保持平静。
『——喂,雷火。』
这个时候,巴罗尔主动来搭话了。
好像刚才他从中途就变得意外安静。
(什么事?)
回复他之后,
『——你,该不会就那样任从那什么宙斯的摆布吧?』
巴罗尔这样询问道。
声音里明显能听出他的不愉快,我对此反而松了一口气。
巴罗尔一定是看不惯我因为妹妹被当做人质而缩手缩脚的样子。
(放心好了。)
我带着坚定的意志回答道。
(无论如何都会宰了宙斯。这是已经确定的事项。)
『——哈』
巴罗尔立刻就变得很开心。
『——什么嘛你这小子,那么刚才那些都是谎话?』
(在那种情况下只能那么说。不过那只是装样子。)
我握住拳头。
将无法显露出来的杀意都集中在全力握住的拳头上。
我一边把指节捏的咯咯作响,一边继续和巴罗尔的对话。
(首先要准备好能和那个最高神相抗衡的战斗力。)
『——也就是说,和之前一样用『支配』来增加可用的棋子?』
(没错。特别需要重用的是希腊的神格适合者。)
宙斯是神话代理战争的监督者,那么希腊神话的代表者就另有其人。
若是将那个家伙支配的话,就等于在我手上也有了威胁宙斯的人质。
那样双方的状况就变成了平等。
『——可是,已经被叮嘱过不能去调查希腊神话的神格适合者的身份了吧?』
(说明对方也知道那是他们的弱点。)
『——原来如此。』
将来的方针有两个。
在神话代理战争中『支配』敌人的神格适合者,作为能和宙斯对抗的「神军」。
同时,查明希腊的神格适合者的身份,并将其『支配』,以便于彼此回到同一起跑线。
但是即便是这样,也只是勉强对等而已。
在此基础上……若想真正把妹妹夺回来的话,就必须要有更高一级的策略。
(等着瞧吧。)
虽然服从宙斯就会把妹妹还回来,但那种口头约定完全无法相信。
对神来说,和人类订下的约定就和垃圾没什么两样。
丢垃圾时良心会痛的人根本不存在。
就是那么回事。
所以我也不会去相信约定。
能相信的只有自己的实力。
绝对杀死宙斯,把妹妹夺回来。
很清楚这将会有多么的困难。
不过,我反而觉得幸运已经光顾了自己。
毕竟当初的预定是将各个神话的诸神都支配,然后慢慢的去找妹妹。
想不到宙斯自己先表明了身份。
这样就省得去找了。
把我的记忆恢复也好
露出真面目也好
夺走妹妹的身体也好
十年前的事情也好
那家伙对我们兄妹的全部所作所为。
「都会让你后悔到求饶为止……!」
2
「……哥哥现在在想些什么呢?」
「您在说什么?宙斯大人。」
「没事儿。只是自言自语。」
我对从身后传来的疑问漫不经心的回答道。
这里是没有任何与众不同的校内走廊。
只不过和哥哥谈话时那样位面产生了偏移。
只要不是用魔术特别强化过「眼」的神,都无法察觉到我们的存在。
理所当然,谈话也不会被偷听。
正是适合密谈的空间。
我转过身
背后正半跪着一名少年,抬头看着我。
对于他恭敬的态度丝毫没有感到惊奇,我开始对他说
「总之,关于和雷火君他们组成同盟的事情,要好好记住哦,阿波罗。」
——太阳神阿波罗
荣耀的奥林匹斯十二主神之一。
月神阿尔忒弥斯的双胞胎弟弟,拥有不亚于作为狩猎女神姐姐的弓箭才能。出生后不久就杀死了大蛇皮同。
这便是『伊利亚特』里「远射之神」的由来。
关于阿波罗的弓箭比较有名的轶闻大致就是这些。
不过,更重要的是他作为太阳神的神格。
太阳。
在天空闪耀的伟大力量象征。
它的神格化没有在任何神话中缺少过。
所以太阳神毋庸置疑的具备着强大力量。
那个太阳神——阿波罗才是第三次神话代理战争里希腊神话的神格适合者。
「保险起见,再和你确认一遍。」
我再三叮嘱阿波罗。
「第一点,注意不要被雷火君他们知道你的身份。」
「是。」
「第二点,时刻监视雷火君他们的动向。」
「是。」
「最后第三点,在贯彻前两点的前提下,尽可能的要援护他不会被杀。」
「是。」
「好孩子。」
我收回立起来的三根手指,愉快的拍手称赞。
对此阿波罗只是报以苦笑,随后他现出十分认真的表情。
「只不过,最后的第三点是不是有些多余?若是援护的话,这边也会有暴露身份的风险。」
阿波罗紧盯着我说道。
他并不是对我的指示有所不满,单纯地就想到的顾虑而提出建议。
「希腊的神话适合者是阿波罗这点暴露出去也没关系。只是不要暴露容器是具体哪个人就好,可怕的毕竟只有魔眼而已。」
哥哥一定计划着『支配』阿波罗。
在和芙蕾雅的战斗中,由于芙蕾雅张开了结界,所以详细情况并不清楚。
但是,既然魔眼是以视觉为媒介的能力,那么只要不直接目视对方,能力再怎么强大也都会没有用武之地。
「超长距离的援护射击的话,我想应该不会那么轻易暴露身份的。」
「应该不会……宙斯大人,太不负责任了。」
「啊哈哈,放心吧!没事儿!以你的能力,整个岛都在射程范围不是吗?」
「嗯,确实如此。」
阿波罗轻轻点了点头。
那轻描淡写的态度,反而显示出他绝对的自信。
我将手指抵在嘴边笑着说。
「对于有能力的猎犬,物尽其用才是最基本的。让雷火君他们尽可能去杀掉那些神格适合者,最后他再愉快自杀的话,那么希腊神话就不费力气的拿到胜利啦。」
展示出必胜的策略,我轻快地在原地转圈。
这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意义。
非要形容的话,就是很高兴。
稍稍有些陶醉。
因为哥哥过来了。
这让我的心情十分昂扬。
「史上首次,神格适合者的同盟结成。神话代理战争开盘大多都会采取观望的态势,而这突如其来的异物定会成为加速战局的因子。以雷火君为契机,各个势力之后一定会蠢蠢欲动……好期待啊。」
我转了一圈又一圈。
「……总觉得一段时间没见,宙斯大人变了不少。」
「是吗?」
对于我歪头的疑问,阿波罗重重点了点头。
「……啊呜」
由于转圈的关系,这一歪头连眼都转晕了。
虽然有些不太舒服,但那股昂扬的感觉没有减退。
快一些
再快一些
尽可能的快一些
最大程度的快一些
比光都快一些
比神都快一些
跨越所有的敌人,快些到我身边来。
哥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