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约会大作战(DATE A LIVE)
  4. 第十六卷 狂三refrain
  5. 第五章 救助的轮回
  6. 繁体版

第五章 救助的轮回
2017-06-23 09:44:00

		

“——失败了吗?”
在DEM社日本分社的一间房间里。
艾伦对从部下那儿传来的报告回以不快以及包含嘲讽的表情。
“真是奇怪的说法呢。明明是从艾克的<神蚀篇帙>里冲出来的,到现在为止都一直在累积着失败记录。到底是什么出问题了呢?要是有除了执行者单纯能力不足以外的理由的话我还真想听一下呢。”
“艾伦好厉害呢。真是一针见血的发言呢。”
阿尔缇米希亚苦笑着说。艾伦“哼”了一下,夸张地翘起了二郎腿。
然后,像是在应和她的这个动作一样,几张纸像被风吹着一样从房门口飘了进来。
接着,数名有着相同长相的少女们突然从那些纸中探出脸来。
“哼,你没资格这么说。”
“你是最早失败的人吧?”
“一副生气大婶的样子真是讨厌。你上年纪了吧?”
“……你说什么?”
艾伦露出锐利的目光瞪着<尼别科尔>。<尼别科尔>故意装得怕了似地“咿呀咿呀”地叫着浑身发抖。
艾伦虽然并没有因为<尼别科尔>的戏言而弄得生气,完全没有,但有必要让她们体会到侮辱身为最强者的艾伦这件事到底有着什么样的意义。艾伦皱起了眉头,在脑海中发出了展开随意领域的指令。
但,艾伦的显现装置并没有发动。
因为在它快要发动之前,维斯考特进入了房间。
“呀,大家好像都已经集合了呢。”
“——艾克。”
艾伦中断指令,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摆正了姿势。阿尔缇米希亚也模仿她的动作站直了。
“!父亲大人!”
<尼别科尔>的表情一下子变得开朗了起来,她们跑到了维斯考特的身边。
维斯考特好像只是脸部肌肉动了一样露出了无感的笑容,随后一边抚摸着<尼别科尔>的头一边慢慢向艾伦她们的方向走去。
“看样子进展的不顺利嘛。人手不足吗?”
“不,没那种(事)……”
艾伦想那么回答的时候,<尼别科尔>发出了盖住艾伦那句话的声音。
“父亲大人你听我说。每次都有捣乱者介入。”
“是的是的。很讨厌呢。那孩子叫什么来着的?”
“是叫<梦魇>吧?真的很碍事。只要那家伙不在的话,五河士道的脑袋都不知掉了几次了。”
“哼……”
听了<尼别科尔>们的话,维斯考特小声嘟囔了一下,随后用手托起了下巴来集中思考。
“<梦魇>——吗?‘最恶的精灵’守护人类,还真是奇妙的事啊。唯一能对抗<尼别科尔>的数量的应该就是她的分身了吧……”
“但是那样的话不是有点厉害过头了吗?明明是用<神蚀篇帙>调查过的方法,用压倒性数量的<尼别科尔>发动攻势,为何她还能全部阻止。”
阿尔缇米希亚说完后,维斯考特又一次小声嘟囔了一下,接着他翘起了嘴角。
“或许——她已经知道这件事了。不那样的话,她没可能瞒过<神蚀篇帙>的调查。”
“你的意思是我们袭击的情报泄露了吗?”
“不,不是袭击的计划。是袭击本身吧。”
“……?”
艾伦对维斯考特的话感到奇怪似地歪了歪头。
◇
“──狂三!狂三!”
这里是天宫市外的一座废弃大楼。在某间房里,士道奔向突然倒伏在地的狂三。
他拿条被子盖在狂三的裸体上,小心地将她换成仰躺的姿势,并把耳朵凑到她嘴边,确认是否还有气息。
虽然细弱蚊蝇,但确实存在的呼吸声音震动着他的耳膜。士道总算放下了心中的大石头,开始摇起狂三的肩膀。
“狂三,没事吧,狂三!”
接着,在士道试图唤醒狂三而再次呼唤她名字的剎那。
“──请稍等一会,士道先生。”
狂三以沉静的语调回答道。
“……!?”
然而,士道的表情却染上一层困惑,因为躺在地上的狂三依旧在沉睡,连嘴唇也没有哪怕抽动一下。
即使如此,他还是马上就知道了这道声音的主人是谁。
一位长得和狂三一模一样的少女,以悠闲的步伐从盘踞在墙壁上的影子里走出。
不会错的,是用〈刻刻帝(Zaphkiel)〉产生的狂三分身。
狂三的分身为了制止士道而把食指竖立在唇上“嘘!”了一声,一面露出复杂的表情一面在本尊旁边弯下膝盖。
“请安心,士道先生,『我』只是睡着罢了。请让『我』稍微休息一下。”
“可、可以是可以,但究竟狂三是因为什么而昏倒的……”
士道如是说道后,分身温柔抚了抚本尊的脸颊,接着把视线拉回他身上。
“因为『我』太勉强自己了。明明已经很疲累了,却还和别人打得不可开交。”
“这、这是怎么回事……?”
“…………”
对于士道的问题,分身忽然露出犹豫的表情。
她知道理由,但似乎她在犹疑是否该告诉士道。
下一刻,从分身背后又突然冒出了一道人影。
当然,她也是和狂三一样长相的分身,但她身上穿的不是红色与黑色的灵装,而是结构单调的哥特萝莉风洋装。她的胸口和脑袋瓜上装饰着蔷薇,左眼上戴着医疗用的白色眼罩。
“你是……”
士道一看到她便不禁睁大双眼。
她是士道以前靠着【十二之弹(Yud Bet)】回到过去时见过的五年前的狂三。
但他马上就明白了这是怎么回事。〈刻刻帝〉的【八之弹(Het)】产出的分身会重现狂三过去的面貌。这样一说,就算分身是五年前的样子也没什么好奇怪了。
眼罩狂三轻轻把手放在犹豫的分身肩膀上,红色的单眼聚精会神的看着士道的双眼。
“士道先生,你做好聆听真相的觉悟了吗?”
“咦……?”
“只要你装作什么也没听见,什么都不知道,在『我』醒来之后,一切就都会变回原样。即使如此,你还是想知道真相吗?”
眼罩狂三稍稍眯细了眼睛一边说着。简直就像看穿了士道心中的困惑与迷惘一般的视线,让士道一瞬间抽了一口气。
然而,士道还是紧紧咬住牙齿,回看眼罩狂三并强力表示同意。
接着,眼罩狂三装作开玩笑的样子嗤嗤笑着。
“哎呀,哎呀,明明只要安静等着,说不定就能‘继续下去’了呢。”
“……!你、你啊!”
“开玩笑的──对于你的决心,我献上无尽的感谢。”
眼罩狂三似乎有点开心的如此说道后缓缓站正,竖起右手食指与拇指,对着士道。
简直──就像用枪瞄准士道射击一样。
然后,她说了。
说出那太过超脱现实、荒诞无稽的话语。
“从结论开始说起──士道先生,‘你已经死了’。”
眼罩狂三如此说道后,抬起对着士道的手指,彷佛“砰”地射出子弹一般。
“……啊?”
士道不明白眼罩狂三在说什么,顿了一拍后才出声。
“你在说什么……?我……死了吗?喂喂,那现在还在动的我是什么啊?还是说我不知不觉上天堂了?”
“嘻嘻,那么在这里的我就是女神了呢。”
眼罩狂三开玩笑般说着。
但她的表情马上又沉静下来,继续说道:
“正确来说,是士道先生应该已经死了……不,是有已经死掉的『可能性』。”
“你在……说什么?”
士道不知如何是好地回道。
已经死掉的──“可能性”,如果按这种可能的说法,那全人类平常都暗藏突然死亡的可能性了吧。
但是,士道无法再说下去。从眼罩狂三的表情中看不出她是在说笑或者欺骗他。
“…………”
眼罩狂三或许从士道身上散发出的氛围察觉到他在想什么了吧,她悲伤地微笑后继续说了下去。
◇
──二月九日的放学后。
时崎狂三只身一人站在校舍屋顶上,越过栏杆看着天宫市的街景看得入神。
她这样做其实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意思,既不是乡愁作祟,也不是耽溺在忧虑的情绪中。狂三的心中究竟还有没有留着看着风景就会产生这类想法的健全感性呢?她自己也很怀疑。
当然,她会笑、会生气,也会为了某件物事而感到愉快──悲伤时一定也会流泪的吧。
只是,在生而为人却以精灵、复仇者和杀人犯的身分度过大半人生的狂三脑里,根本想不到它会和过去一样。
现在感受到的愉悦一定和曾经的不同。
现在感觉到的辛酸肯定和以前的不同。
然而,只有在内心深处持续燃烧的憎恶,即使过了漫长的时光依旧没有变化。
“…………”
太阳已经西垂,夜色完全吞没都市丛林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了。虽然她不知道现在几点几分,但她知道差不多到约定好的时间了。
“……不耐烦了,我等得不耐烦了。”
狂三的指头搭在栏杆上,一面小声嘀咕道。
下一刻,从盘踞狂三脚边的影子里传出含糊不清的声音,似乎是要回答她。
“……吶,『我』,这样真的好吗?”
“你在说什么莫名其妙的话?”
听到分身的话,狂三投以锐利的一瞥后回道。
“现在已经无法回头了。请理解我吞噬成千上万的性命却还站在这里的意义。我要……杀死士道先生,这是我改写世界的唯一方法。”
狂三如此说道后沉默了一会,接着影子里又传出了一道声音,似乎是和刚才不同的分身。
“虽然现在的『我』只能问‘这样真的好吗?’,但『我』究竟是怎么想的?”
“…………”
狂三因为分身的措辞而蹙了一下眉毛,然后用鞋跟大力往自己的影子踩下去。
下一刻,彷佛要和这道声响交替一般,她听到了开门声。
多半是士道抵达了吧。狂三重振起精神后吁了一口气,缓缓看向屋顶的入口。
“──哎呀。”
如狂三预测的,士道在那里。他的表情因决心和紧张而僵硬,凝视着狂三。
“嘻嘻,欢迎。你真的前来赴约了呢,士道先生。”
狂三一面放松双颊一面如此说道,捏起裙角恭敬地行了一礼。
士道或许是看到狂三这样,因而剎那间脸红了一些,但他马上又摇了摇头,似乎是要把脑袋里的想法甩出去。
这时,狂三往士道身后瞥了一眼。
刚才他通过的门那里好像有人在动。
──大概是十香她们担心士道,所以跑来偷看情况的吧。
虽然这也没有办法,但这也意味着他们之间毫无信任。狂三自嘲地叹了口气。
接着,士道彷若配合她一般开口:
“欸,狂三,我照约定来了。”
狂三笔直凝视的那对眼眸中燃烧着坚定的意志,清楚地展现出了他的觉悟。
和士道相遇至今还没一年,但士道已经坚强了不少。她不自觉地放松嘴角。
“──你有些变了呢,士道先生。”
“咦……?”
“现在的你比起我第一次遇到时成熟许多。哎,走过了那样的修罗场,说不定也是理所当然的。嘻嘻……你也很厉害了呢。”
“……别、别闹我了啦。”
士道害羞地回答道。虽然是在夕阳下,但还是看得出他脸红红地。看来这种可爱的地方依旧没变。
“比起这个,你该继续早上的话题了吧,关于封印你灵力的条件。”
“…………”
听见士道的话,狂三笑了。
虽然这是不带有丝毫敌意的表情,但也可能是为了彰显自身的优越性或者从容而出现的结果。士道露出十分紧张的表情咽了下口水。
“诶,诶。那么我就告诉你吧。我——”
——这时。
在狂三开始这么说的下个瞬间。
狂三的视野之中似乎划过了一条线,接着眼前的景象变成了鲜红色。
“诶……?”
突发的情况使得士道在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情况下无意识地发出了声音。
片刻之后,士道才理解到染红了他视野的鲜红色是从他的胸口喷出的鲜血的颜色。
“————”
瞬间。
就像是字面上的瞬间一样,士道被天空中飞来的少女刺穿了胸口。
随风飘动的金发。被鲜血染红的白金铠甲。
——魔术师,艾伦•马瑟斯。
“啊……,嘎……——?”
倒在地板上的士道发出了痛苦的声音。咳血。从他的嘴里吐出了大量的鲜血。
瞬间,被关上的屋顶的门,被人突然使劲地打开。
“士道!”
“士道……!”
在门的对面偷听的精灵们慌忙跑了出来。应该是因为吐血的士道而产生了动摇吧。奔跑着的精灵们的身体包围着淡淡的光芒,变成了限定灵装的姿态。
但是——
“——哼。”
艾伦像是嘲笑一般瞥了精灵们一眼,突然抬起了左手。
接着,显现装置的一部分中射出了无数张纸片,在艾伦和士道的周围飞舞着。
然后下一个瞬间,从这些纸片中出现了无数拥有相同面貌的少女们。
“……!?”
这就像是狂三的分身从影子中出现一样的光景。身穿像是灵装一样的衣服的少女们的消炭色的头发飘荡着,站在那里阻挡着精灵们的去路。(多拉泽:消炭色,看插图。(~ ̄▽ ̄)~)
“嗨。”
“抱歉不会让你们碍事的。”
“嘛虽然硬要说也是我们在碍事。”
“什……!?什么呀这些家伙!”
“狼狈。你们是谁。”
八舞姐妹发出了惊愕的声音,将天使〈飓风骑士(Raphael)〉架到了身前。
十香和折纸也一样,举起了手中显现的天使,对少女们发动攻击。
“让开呀啊啊啊!”
“呼——”
但是——少女们并没有躲避。
她们脸上带着笑容正面承受了〈鏖杀公(Sandalphon)〉的斩击以及〈绝灭天使(Methratton)〉的炮击。
当然,这样并没有结束。少女们的身体或是被切开,或是被击穿。
但是,少女们没有发出一丝痛苦的呻吟或是露出一丝痛苦的表情,只是哈哈地笑着。
然后在攻击的间隙,其他的少女们一个接一个的缠到了十香的剑以及折纸的翅膀上面。
“……!”
狂三的表情不禁扭曲了起来。——很明显,少女们的身上并没有灵力,也没有能够和十香她们抗衡的力量。
但问题是数量。然后是作为总体丝毫不在意个体死亡的力量。
虽然不知道她们的正体是什么,但是对于同样将“数量”作为武器的狂三来说,对她们的麻烦程度的了解可是深入骨髓的。
“——『我们』!”
在理解到这些的瞬间,狂三呼唤道。
狂三在屋顶地板上的影子回应着她的呼唤开始扩大,从那之中出现了大量的狂三。
接着『狂三们』遵从主人的意志,抓住了正在阻止十香她们的正体不明的少女们。
这并不是要帮助十香她们。但是如果就这样放着不管的话,艾伦肯定会将士道杀掉的吧。对于追求着封印在士道身体里的灵力的狂三来说,这是无法容忍的事态。
“嘿嘿嘿,嘿嘿嘿嘿嘿!”
“这不是我们的专有技能吗?”
“啊哈哈,这是什么。”
“嘿诶,你就是传闻中的〈梦魇(Nightmare)〉?比想象中还要凶呢。”
『狂三们』和少女们混战在一起,使得学校的屋顶变成了修罗场。
但是,只是这样是不够的。分身能做的只是作为少女们的对手而已。
狂三从影子之中拔出了手枪,将枪口对准了正踩着士道后背的艾伦——
“————!?”
在将要扣动扳机的瞬间,她看到她的胳膊被整齐地斩断,飞到了空中。
并不是艾伦的攻击。
不知什么时候,狂三的旁边出现了另一名魔术师。
“不会让你得逞的,〈梦魇〉。”
“……,阿尔提米西亚•阿休克罗夫特……!”
狂三面容扭曲着咬牙切齿地叫出了金发少女的名字。
被镭射剑切断手臂剧烈的疼痛着。狂三咬着牙忍耐着,千钧一发地躲过了阿尔缇米希亚的追击。
乱战。混战。剑林弹雨。
只是几十秒,学校的屋顶就变成了战场。
已经连把握周围发生了什么都很困难了。狂三只是躲避阿尔提米西亚那连续不断的剑光就已经是竭尽全力了,连使用【四之弹】的时间都没有。
但是在这之中,只有一件事情是能够确定的。
士道的性命,现在已经要被人夺走了这件事情。
“——结束了。”
平静且残忍的话语。
艾伦•马瑟斯挥下了手中的剑。
“住手呀啊啊啊啊啊啊!”
十香的叫喊回荡在战场之中。
但是,艾伦的手没有停下。
由浓密的魔力组成的剑刃,十分轻易地,切下了士道的头颅。
“————”
咕噜,大量的鲜血流了出来。
正在挣扎的士道的手脚失去了力量。
接着摇曳在士道胸口上拼命修复致命伤口的〈灼烂歼鬼(Camael)〉的火焰也慢慢地消失了。
就像是,在彰示着士道的生命之光正在熄灭一样。
“啊————”
看到这幅景象的精灵们手中的天使落到了地上。
脸色变得苍白起来,指尖开始微微地颤抖。悲哀。丧失。无力感。无论什么样的语言也无法描述的感情正充斥着她们的内心。
如果用现有的语言去描述的话——被绝望所充满。
“哈!”
“咕——”
躲过了不知道是第几次的阿尔缇米希亚的攻击,狂三悔恨地咬着牙潜进了影子之中。
“……哈……,哈……”
经过在影子中的移动,狂三终于向外界探出了脑袋。
这里是之前的能够将来禅高中一览无余的天台。虽然不像是公园那样整齐,但是因为周边没有什么人所以不如说是现在最合适的地方了。
“没关系吗,『我』。”
一个分身从影子中突然露出了脸,非常担心地问道。
接着其他的分身拿着刚才狂三被阿尔提米西亚斩断的右臂从影子之中潜了出来。
“『我』,这个。”
“……好。”
额头上流着粘稠的汗水的狂三回答之后,将幸存的左手伸进影子中,取出了装填好“子弹”的〈刻刻帝〉的短枪。
“〈刻刻帝〉——【四之弹】。”
这么像是诵唱一般说着的同时,狂三向着自己的太阳穴射出了子弹。
瞬间,就像是时间倒流一样,被斩断的手臂飞到了空中,接合到了狂三右臂的末端上。
“……!”
接着——狂三活动了一下恢复原状的右手,突然她的视野之中变得明亮起来。
来禅高中的屋顶。在那上面,几道耀眼的闪光正迸发着,灼烧着天地。
断断续续响起的爆轰声,一瞬间倒塌的校舍。
这时,街上终于响起了巨大的警报声,但是已经晚了。在已然化为瓦砾的校舍中间产生了巨大的龙卷风,将周边的建筑物一个接一个地破坏,然后在其中心部像是凝聚的黑暗一样的漆黑的光线放射了出来,将所有能看到的地方全部变成了焦土。
“那是……”
“十香小姐她们正在战斗吗……?”
分身们惊讶地看着发出光线的方向。
但是狂三注意到了。那并不是普通的灵力的光芒。
明明已经离了这么远的距离,但是肌肤上依然产生了像是针扎似的错觉。
绝望。愤怒。憎恶。所有的负面感情所化成的刀刃直接割在身体上一样的感觉。
就算是士道身上的灵力发生了逆流也不会引起这样的现象。这并不是单纯的灵力量的多少的问题。根本在于“质”已经完全变成了别的东西。
没错。硬要说的话,就像是所有正面的东西全部原封不动的变成了负面一样的状态。
对于这个现象狂三是知道的。她深深地皱起了眉头,像是呻吟一样发出了声音。
“反转——了呢。”
“……!”
听见狂三的话,分身们屏住了呼吸。
没有错。在那里的精灵——十香,折纸,八舞姐妹。全员都变成了反转精灵。
但是这也是没有办法的。毕竟,士道的脑袋在眼前飞了出去。不难想到她们会多么绝望——
“呼——”
“……”
突然的声音打断了狂三的思考,狂三不禁屏住了呼吸。
定睛一看,有新的分身从影子之中露出了脸庞。
不对——并不只是这样。这个分身,正怀抱着士道沾满暗红鲜血的尸体。
“『我』,这是……!”
“诶,诶……真是千钧一发呢。置之不理的话我可也会内疚的。”
这么说着,分身将士道的尸体放到地面上。
“…………,【四之弹】。”
狂三在短暂的沉默之后,用手中的枪对着士道的身体进行了射击。
就像之前狂三的手臂一样,士道已经和胴体分离的头被完好地接了上去,胸口的大洞也被填补了起来。
但是——只是这样而已。
士道仍然紧闭着双眼,不要说发出声音,连一点呼吸都没有。
确实,【四之弹】是回溯时间的子弹。实际上士道的身体已经回到了生前的状态。但是只是这样的话却仍然无法挽回已经失去的生命。
“…………”
狂三为了使自己的内心平复下来进行了深呼吸,思考着接下来自己该做什么。——在望着平静沉睡着的士道遗骸,以及铺开在视野中的犹如世界末日一样的光景的同时。
但是。短暂的沉默之后从喉咙里面挤出来的声音却是,
“我……失败,了吗……?”
这样的充满悲观色彩的语言。
——就在几分钟之前,还在十分顺利地进行着。狂三紧握着拳头几乎要渗出血来。
得到士道的力量,通过【十二之弹】回到三十年前,把始源精灵的存在“抹消”掉。
这样的话,所有的付出都是值得的。
狂三走过的上千个日月。
狂三脚下的上万条生命。
所有的这些,在眨眼间,全部破灭了。
破灭了——因为某个人。
因为令人憎恶的魔术师,艾伦•马瑟斯的所为。
“啊……啊啊!”
在情绪的驱使下,狂三用刚刚接上的右手捶打着地面。
看见一直以来都表现超然的狂三的行动,分身们的肩膀猛然地颤抖了一下。
但是,现在的狂三,并没有去在意分身们的反应的闲情。她只是一次又一次的将拳头砸向地面。
希望,被断绝了。希望,被打碎了。——通过将士道在她的眼前杀掉这样的,最恶的方式。
“……”
想到这里,狂三屏住了呼吸。
狂三的心里充斥着无法形容的憎恶是一所当然的。
不管怎么说通向她一生为之奋斗的目标的道路崩溃了。
而且,还是被造成一切缘起的女人给。
这正是,如果是年轻时的狂三的话,即使和十香她们一样反转也不奇怪的令人绝望的状况。
尽管如此。狂三注意到了在这份悲愤之中还包含着其他的感情这件事。
啊啊——没错。
狂三愕然地睁开了眼睛,将沾着血和尘土的手覆盖在额头上。
狂三对士道在自己眼前被杀这件事,感到了深深的悔恨与无奈。
无尽的悲伤——却无可奈何。
头脑陷入了混乱的漩涡之中。明明是自己得到的答案,却根本不了解这是什么意思。
毫无逻辑的矛盾。狂三明明是想要杀掉士道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却在想着这种事情。
“士道……先生……”
大脑之中,各种各样的记忆浮现了出来。同时,头脑中的各种各样的感情也交织在一起,使得狂三的思考陷入了混乱。
士道。五河士道。爱着精灵,并被精灵所爱的少年。即使在时崎狂三的面前,也能克服恐惧向她伸出手的人类。
狂三无意识地抱住了士道遗骸的肩膀。
将他的嘴唇贴到了自己的嘴唇上——
仍然很柔软,但是却很冰冷的吻。
感觉到这个触感,狂三终于意识到了。
在和士道的决胜中——输掉了的这件事。
“……连第二次接吻都是在没有意识的时候,真是不幸的人。”
狂三突然眯起了眼睛。
去年六月和士道相遇的时候。狂三败于炎之精灵•琴里的手上而逃走。
那时,插入琴里和狂三中间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士道。
虽然是有些不合格的骑士,但是并没有改变他救了狂三一命的事实。狂三在潜入影子逃走之前,作为谢礼在士道的嘴唇上吻了一下。
虽然到了现在,这一切已经全部化作泡影了。
——但是。
“……诶?”
下一个瞬间,因为某个奇妙的感觉,狂三皱起了眉头。
怎么说好呢。就像是有什么热热的东西进入了身体中一样的感觉。
这就像是,过去从澪的手中接过灵结晶时一样——
“……〈刻刻帝〉!”
想到这个的瞬间,狂三下意识的叫出了这个名字。回应狂三的呼唤,巨大的表盘从影子中显现了姿态。
“……!”
“『我』,这是……!”
分身们发出了惊讶的声音。
不过这也是没有办法的。无论怎么说在这个表盘上,自从和琴里战斗后就失去了颜色的『VI』的数字正耀眼的亮着。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
狂三慢慢地站了起来,按照顺序抚摸过表盘上的数字。
使对象加速的【一之弹(Aleph)】。
使对象的时间推移变慢的【二之弹(Bet)】。
使对象成长的【三之弹(Gimel)】。
使对象的时间回溯的【四之弹(Dalet)】。
短暂预测未来的【五之弹(Hei)】。
使对象的时间停止的【七之弹(Zayin)】。
将过去的自己再现的【八之弹(Het)】。
和不同时间轴的对象进行意识连接的【九之弹(Tet)】。
传达被击中的对象的记忆的【十之弹(Yud)】。
直接吞噬精灵的灵力,穿越时间的【十一之弹(Yud•Aleph)】和【十二之弹(Yud•Bet)】。
狂三的手在最后,碰触到了处于表盘最下方的位置上的数字。
——迄今为止唯一失去了颜色的数字,『VI』。
“……【六之弹(Vav)】。”
狂三低声自语着,看了一眼士道的遗骸。
很明显,能够取回【六之弹】的光芒,就是因为和士道的接吻。
士道能通过接吻封印灵力。通过分身的调查狂三也是知道这件事的,难道【六之弹】并不是被琴里所破坏的,而是因为那个恶作剧一般的嘴唇接触而一直被封印到了现在吗。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即使并不完全,但在那个时候,狂三的心已经开始向士道敞开了。
狂三像是自嘲一样歪了歪嘴。——心动的一方输的比赛。也许从一开始狂三就没有任何的胜算。
但是。额头渗着汗水的狂三露出了阴气逼人的笑容。
【六之弹】。一直被封印到现在的,〈刻刻帝〉的一个招式。
有了这在预料之外取回的“力量”的话,也许能够改变这个结局也不一定。
这个,虽然是要叫做希望的话还有些薄弱的东西——但是要使狂三再次打起精神来已经十分足够了。
但。狂三还没有付完这个代价。
正确来说的话——为了达成狂三的目的,比至今还要多的牺牲是必要的。
“——『我们』。”
狂三静静地说道,站成一排的分身们,一瞬间像是理解了她的意图一样点了点头。
于是,狂三宣告道。
“为了士道先生——请你们去死。”
接着,分身们像是已经洞察了一切一样哈哈地笑了起来。
“诶诶,诶诶,很乐意。”
“撒,撒,来吧。”
“这副身体本就是一时的性命。”
“尽情的残酷使用吧。”
“只要这份命能成为『我』的踮脚石。”
“只要能拯救士道先生的话。”
“让我们高高兴兴地前往彼岸吧。”
“到现在了还在说什么可笑的事情呢。”
“如果『我』也变成了我的话。”
“拒绝是不可能的这件事明明是知道的吧。”
“嘻嘻嘻嘻。”
“嘻嘻嘻嘻。”
分身们非常快乐地笑着。
肯定不会谁都完好无事的结束的。肯定谁也不会幸存的。
但是她们的表情,却一点也看不出阴霾。
狂三露出了苦笑。看着与自己有着相同面貌的少女们的身影,这份无人能与之相比的可靠,使得她不由自主地感到自豪。——这应该也算是一种自恋吧。
“——那么,跟着我吧,『我们』。踏上这,没有未来的黄泉之路。”
接着,狂三抬起了握着枪的右手,高声诵唱道。
曾经失去的,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取回的这份力量的名字。
有着能够改变这个世界的可能性的,另一个『子弹』的名字。
“〈刻刻帝〉——【六之弹】。”
狂三将装填好了『子弹』的枪抵在了自己的太阳穴上——对着分身们露出了笑容,扣下了扳机。
◇
“————”
相当突然地,醒来了。
不对……这到底是不是我们一般所谓的“醒来”还有待讨论。
但总而言之,狂三取回了意识,并立即确认起了周围的状况。
这只摆放着最低限度家具的昏暗房间,是狂三在市内所拥有的几处据点之一。
墙上挂着在干洗店洗完的制服,而用于收集情报的手机的画面上,则显示着二月八日这个时间点。
是的,狂三她回来了。
二月八日,正是是狂三她,于来禅高中复学的前一天。
“……看起来,是成功了呢。”
<刻刻帝>——【六之弹】。
这是,单使被击中对象的意识回到过去的子弹。
尽管也是基于消耗“时间”来发动,但因为最多也就只能回溯数日,所以它在这点上是远远比不上【十二之弹】的——可就现在的状况来说,此刻它却是一颗无以比拟的,能够赢得拯救世界机会的子弹。
——然而,麻烦的事情从现在才开始。狂三随即翻然起身,披上大衣,推门而出。
而后她顺着废弃大楼的阶梯走下,一边蹒跚在人迹罕至的小巷子,一边自言自语道。
“——那么,行动起来吧,『我们』”
随即,如应和她的这句话一般,影子里传来了数量相当夸张的回应声。
“诶诶,诶诶。”
“没有时间了。”
“敌人是,艾伦•米拉•马瑟斯,还有阿尔提米西亚•贝尔•阿修克罗夫特。”
“以及迷之少女们。”
“首先,把士道先生叫出来的地点要从屋顶换成别的吗?”
“不必,这只会让对手改变袭击的方式而已,放弃已经知晓对方行动这个优势可是一步坏棋。”
“那么,准备进行袭击的她们,就由我们来压制吧。”
“诶诶,嗯,也只能这么办了。”
“请把敌我的战力差考虑进去,那些少女们多少还能将就,可那两个魔术师却着实是怪物啊,不管投入多少『我们』,同时拖住两方也实在太困难了。要是没有至少再一个能与她们的实力比肩的同伴的话。”
“可是,我可不觉得刚好能找到这么一位。”
“不对,不对。还有那么一个人。”
“我心中是有这么一个,不太想依靠的,人选。”
“那是——”
正打算问时,狂三呵的一声苦笑了起来,分身所想到的人物,她很快就想到了。
分身不太想依靠她也是在情理之中的。毕竟“她”恐怕是至今为止杀了最多分身的少女了。
“原来如此,这确实让人不太愉快呢,可是也确实没有比她更适合的人了。”
对话没有放缓狂三的脚步,她随之做出要发出指示的样子举起了手。
“——『我们』,请前往真那小姐的住所,赶去那里进行紧急交涉。”
“诶诶,好的。”
“收到。”
“并且请组成一支别动队,探查DEM社的动向。——从琴里小姐她们没什么动作的样子看,他很有可能在用<神蚀篇帙>冲击警戒的漏洞。”
“了解了。”
“会小心的。”
“恐怕,对方也想来决出个胜负吧,我觉得他们不会只袭击一次。平常就要警戒在士道先生的周围,别让他们有机可乘。——能杀士道先生的,除了我时崎狂三外不作他想。”
说着,分身体哧哧地笑了起来。
“啊啦啊啦。”
“不愧是『我』啊。”
真是危险的告白呢。”
“……呃。”
这些话让狂三一阵脸红气窒,她随即焦躁地用力踏了踏地面。
如此宣泄后,她重新振作了精神,向着前方宣告道。
“出征吧,『我们』。——虽然并非本意,就让我们来拯救世界一回吧。”
——就这样,时崎狂三的战斗开始了。
时间仅有六天。
可是在这六日间,狂三数次保护了士道,也数次失去了士道。
敌方是狡猾的DEM社,用魔王<神蚀篇帙>冲击着这边的漏洞,驱使恶魔的种子<尼别科尔>和最强的王牌艾伦以及阿尔提米西亚纠缠不休地觊觎着士道的性命。
牺牲了好几个“狂三”,绞尽了数千条计策,但狂三仍在不断地战斗着。
每一次士道死去,她都会用口唇交合以取回【六之弹】。
以此再一次,将世界重新来过。
而不幸中的万幸,【六之弹】回溯的只有狂三她的记忆。
因为意识溯回到了士道死之前,取回【六之弹】前的身体里,【六之弹】所使用的“时间”和为了阻止敌人所分散派出的分身们,都回到了初始的状态。
射出【六之弹】所需要消耗的时间是很庞大的,而制作分身的【八之弹】本身也并非可以无穷无尽地射出的。
如果这个重置不成立,狂三自己保有的“时间”也很快就会见底吧。
但是换句话来讲——敌人也是如此。
就算杀死数名<尼别科尔>,就算数度击退艾伦,她们所受的伤害,也随着狂三每一次射出【六之弹】而全部重置。
不——准确来说。
她们甚至不知道自己曾与狂三战斗过,并每回按着和初次一样的计划来击杀士道。
狂三她为了自己拥有的唯一的优势,将自己燃于业火之中。
一次。
十次。
超过一百次。
重复着杀与被杀,狂三渐渐发现自己的精神趋于疲惫。
机械化地消化着同样的事情。
击溃与前一个世界不同的异常。
而在此之中,比原来更加疯狂的狂三的心,开始消磨殆尽。
可是——狂三没有放下手中的枪。
每每士道被杀。
每每感触着那冰冷的嘴唇。
狂三都,想被那双手所再一次紧抱。
“士道先生……呐,士道先生?”
这到底是多少次了。
和变冷了的士道的双唇相合——
“再一次……邂逅吧……?”
狂三,向自己的脑袋扣动了扳机。
◇
“什么……”
听着眼罩狂三的话。
士道,呆然地发出了声音。
他不禁摸了摸自己的胸口和脑袋。不用想,他的胸膛并没有被开洞,脑袋也好好地和身体相连着。
“我……曾经,死了一次?”
可士道还是因这种非现实的感觉而皱紧了眉梢,并艰难地从喉咙里挤出了这么几句话。
充其量就是一句话而已,但士道却感觉自己犹如强行使用了力气一般。用自己的嘴承认了这些,让士道产生了有如否定了自己的生命一般的错觉。
可,眼罩狂三却对士道的话,缓缓地摇头否定道。
“不对哦,这话说的并不正确。”
然后她一边盯着士道的眼睛,一边继续说道。
“——两百零四回。”
“诶……?”
“那是——这第六日的重复中,士道先生落到DEM社手里的次数。”
“————”
这回,士道连声音也发不出来了。
两百零四,对这超出预想的数字,士道一时间呆若木鸡。
而眼罩狂三却不甚在意地继续说道。
“我们虽然也鼓足了干劲……但魔王<神蚀篇帙>实在太骇人了。巧妙地冲击着这里的漏洞,并用各种充满创意的办法,收割着士道先生的性命。”
“哦,喂,你等一下,那种事——”
怎么可能,士道刚想说出口,话却在嘴边停住了。
尽管方法不同,但士道过去曾借助狂三回溯时间,改变了历史。不管这话如何的荒诞无稽,士道也无法将其否定。
毕竟比起那些说辞——
“…………”
士道他看向了狂三面无血气的脸庞。
在那张脸上,有着无法想象是那个一直很超然的她会露出的疲弊。
就算她是以士道的灵力为目标,但要是狂三她做出了巨大的牺牲来拯救士道的性命是事实的话,那种话就不是士道能说的了。
是察觉了士道想的事情吧,眼罩狂三垂着眼轻轻肯定道。
“『我们』每到了那种的时候,就会使用【六之弹】将意识溯回到过去,一次又一次,一次又一次。——但毫无疑问,跨越时间的只有意识,使用的时间和死掉的分身体,都会回到过去的状态。”
然而, 眼罩狂三吐了口气。
“一直绷紧着心中的弦,重复了一次又一次时间倒回的『我』的精神,也渐渐到了极限。”
说罢,眼罩狂三优雅地抚了抚头发。
“所以——拜托你了,士道先生,只有现在就好,让『我』,好好休息一下吧。”
“…………”
士道默默地叹了一口气,再次将视线落在了狂三身上。
那副容貌还是一如既往的美——但其中却透着一丝丝的虚幻。
可以……理解。毕竟要达到狂三的目的,士道身体里所封存的灵力是不可或缺的,士道被DEM所杀是绝对要避免的事项。因此狂三一次又一次地重复进行摸索,救下士道也是情理之中的。
可是,仍有一点不明。
士道一边看着狂三闭着的眼睛,一边自言自语似地嘀咕着。
“为什么……你,不直接‘吃’了我呢。”
没错,这件事对士道来说是无法理解的。
确实士道身旁跟着精灵们或是<Ratatoskr>。就算是狂三也很难轻易得手吧。
可是,狂三能用【六之弹】,多次回到同一时间。这样的话,抓到士道的破绽也并非不可能。
然而,狂三并没有这么做。
遵守了最初互相定下的约定,去约会——然后表明自己全部的秘密,寻求士道的理解。
向士道——寻求着帮助。
甚至都将平常看不到的睡颜展露给了士道,和精神上的疲惫一起。
“……士道先生。”
眼罩狂三突然放松嘴角,并将视线投向了士道。
“虽说我也不想让你听这些不识趣的话,可是『我』她——”
——突然。
在眼罩狂三要脱口而出的瞬间,士道感觉一旁躺着狂三的手动了起来,随后短铳显现在了她的手中,并咚地一声,射出了子弹。
如漆黑影子凝固一般的子弹掠过了狂三的脸颊,在墙壁上刻下了弹痕。在一瞬之后,眼罩狂三十分吓到了似地瞪圆了眼睛。
“……在我睡着的时候,你说个不停很开心嘛,『我』。”
狂三一边半睁着眼,一边缓缓起身。虽然在一旁等候的分身像是担心般向她伸出了手,可她却无视这个站起了身。
“……真是失礼了,士道先生。年轻的『我』在你面前献丑了呢。”
狂三一边像是要抑制头晕一般将手贴在了额头一边说道。
那份言行虽说和平时的狂三一样充满着从容——但对士道来说,那不管怎么听起来,都像是在逞强。士道不禁伸出了手想要支撑她。
“狂三——”
“……”
狂三却像是要避开他的手一般向后退去。
可是,那表情却看不出类似于厌恶的感情。
要说是怎样的话——没错,就像是对被那只手触碰感到害怕的样子。
狂三像是察觉到了自己的表情一样耸了耸肩后对士道露出了那不可一世的笑容。
“——请别会错意了,士道先生。我帮助士道先生,只是因为失去了你身上被封印的灵力会很困扰而已。”
“啊,啊啊……我知道的。”
在被气势所压的士道回答,狂三轻巧地转过身,背向了士道。
“……没兴致了啊,今天就这样吧。”
“诶——哦,喂,狂三!”
士道一边慌忙呼喊着一边将手伸了出去,但是——
狂三就那样,与分身体们一起消失在了影子之中。
“……,狂三——”
士道在凝望了狂三所消失的地面一会儿后握紧了拳头。
狂三,时崎狂三。
比谁都可怕,比谁都冷酷——也比谁都,温柔的少女。
被她拯救了无数次的少年,缓缓地抬起了头。
那副眸子里,此刻,正闪烁着决意的灯火。
“这次……轮到我来拯救你了……”
◇
在被月光照着的大楼的屋顶上,一片影子像是墨水打翻一般慢慢扩散开来。
狂三从那之中探出脸来,就那样一口气将身体暴露在空气中。
“……呼。”
果然,好像还稍微有点没力气。狂三一边静静地深呼吸,一边将背靠在栏杆上。
然后左眼戴着眼罩的五年前的狂三的分身跟着狂三从影子中爬出。
虽然士道的身边还有着足以用来护卫存的大量分身,但以这个个体为首的数个个体是跟着狂三的。
是的。她是在刚才狂三失去意识期间对士道灌输了不必要的事情的犯人。狂三用不开心似的目光盯着眼罩狂三。
“——你做了多余的举动呢,『我』。”
“哎呀,哎呀。”
狂三说完后,眼罩狂三像是装傻,又或是发呆,她将食指抵在下巴上,眼睛看向别处。
“我不知道究竟是什么事啊。我啊,只是以为士道先生觉得无聊,就和他聊天罢了哟?”
眼罩狂三装作不知道说。狂三挑了一下眉,清了清喉咙。
“……『我』。”
不过,那并不是对眼罩狂三说的话。
狂三脚边的影子好像是为了回应她的话一样蠕动着,到刚才为止支撑着狂三身体的分身好像觉得很抱歉似的探出脸来。
“……是。那个戴眼罩的『我』对士道先生把这几天的事全部说出来了呢。”
“吓!?”
意料之外的同胞的背叛让眼罩狂三发出了尖锐的声音。狂三做半眼状再次盯着她看。
“解释一下吧,『我』。”
狂三双手环抱着说完,眼罩狂三片刻碎碎念了一下,然后好像突然严肃起来一样耸了耸肩。
“虽然的确是你说的那样,但不如说我不明白为什么不可以啊,『我』。『我』的决心、辛苦非同一般啊。那正是为什么警戒心很强的『我』,却一时在士道先生的面前暴露出睡姿的原因。”
“……唔。”
被戳到痛处让狂三微微皱了下眉毛。眼罩狂三就顺着那个势头说下去。
“那样的话,以那些事向士道先生要回报的话谁会怪我们啊。而且多次救过士道先生的命的话,他就会怀有对『我』感谢的想法吧?到底有什么不合适的啊!”
“…………”
眼罩狂三像做演说一样夸张地手舞足蹈着诉说。
狂三片刻沉默之后,脸害羞得通红地回了话。
“……不是那样子的哦。”
“嗯?你说什么?”
“这不是让他误解了吗!我和士道先生比的可是先娇羞那一方算输哟!?那样——要是士道先生知道我为了帮助他而做过那种事的话,不就简直像我被士道先生给迷住了一样吗……!”
“……wo、『我』……?”
眼罩狂三惊讶地睁大眼睛,不久后她耸了耸肩膀笑了。
“呼呼……啊哈哈哈,是这样呢,的确是你说的那样呢。”
“……不知为何感觉我被当成了笨蛋。”
“是你的错觉啦。”
眼罩狂三耸了耸肩说。
狂三好像不开心一样皱起了眉头。
——这是我做的事情吗,搞砸了呢。即使这是被【六之弹】击中的自己倒下之前想回去的地方,但因为在这个历史上士道还没死,所以<刻刻帝>的力量也还没取回。
虽说是这样,但要是和还活着的士道接吻的话,也许狂三剩下的灵力会反过来被封印。
“所以……之后要怎么做呢,『我』?就算已经摆脱了当前的危机,时间也所剩不多了哟?”
“……是这样呢。”
分身的话,让狂三露出了苦恼的神情。
作战以士道活着为前提继续。但是这样的话,‘吃掉’士道这件事——
这时。
“……你好像在苦恼着呢。”
“……!?”
瞬间,黑夜中响起了分身以外的声音,狂三屏住了呼吸。
是高音,还是低音?是男的,还是女的?这是连那也搞不清楚的奇妙的声音。
这是狂三记得曾听过的声音。狂三立即让分身展开,两杆古式的枪从影子中出现。
“……哦呀,我好像不怎么受欢迎呢。我只是为了提建议而来的啊。”
发出声音的人的样子也和那声音一样分辨不清。
全身好像穿着马赛克一样的影子不知不觉中站在了屋顶的一角。这个存在的分辨率似乎非常模糊。明明那里确实应该有东西,但却不知道有的是什么。
是的,那是士道他们称呼为<幻影>的精灵。
狂三以前曾有好几次从这个精灵那儿得到情报。实际上,有叫五河士道的少年的存在原本也是从<幻影>处得到的情报。
只不过对现在的狂三来说<幻影>已经不是协力者了。
不。准确的说——是“敌人”。
“……欢迎吗?我?对你?玩笑就请暂时放到一边吧。”
狂三目光锐利地盯着她看,数秒后,<幻影>好像全都察觉到了一样叹了口气。
“……啊啊,这样啊。你已经知道了吗?——那样的话还真是没有办法呢。真可惜啊。我说想提建议是真的啊。”
<幻影>说完便微微动了起来。
“你以为——逃的掉吗……!?”
伴随着狂三的声音,分身们一齐扣动扳机,射出了子弹。
数发黑色的铳弹冲过黑夜向<幻影>袭去。
“————”
<幻影>避开分身们的子弹向上空飞去。
但,那正是狂三预料中的。狂三为了留给<幻影>逃跑,而让分身们没有瞄准上方。
“<刻刻帝>——【七之弹】!”
狂三大吼的同时扣动了扳机。
绝对无敌的【七之弹】,使时间停止的一击,向<幻影>射去。
瞬间,在空中的那个马赛克样子的东西突然静止了。
“『我们』!”
下一刻,分身们将铳口向上,一齐射出了子弹。
可怜的<幻影>沐浴在近百发的弹雨中,变成不能说话的尸体。
——似乎是那样。
“……哎呀哎呀,我还真是大意了呢。”
“什——”
从前方响起的声音让狂三不禁皱起了眉头。
在上空有着还在静止着的马赛克块。不过那个声音是从那块状物的正下方传来的。
在屋顶的地面上有一个女性蹲着似地撑着膝盖。
是的。好像她在空中将被【七之弹】停止的“衣服”在空中脱掉落在那里。(日向龙ノ介:原来这是能脱掉的吗!?)
“那就是……你原来的样子吗?”
狂三毫不犹豫地举起枪盯着那个女性。
“……嘛,就是那样呢。没想到你会这么漂亮地剥下屏障呢。真不愧是你呢——狂三。”
女性那样说着的同时慢慢地抬起了头。
狂三看到了那张脸。
“————唔”
狂三瞪大了眼睛。
那是个简单盘着头发的二十几岁的女性。
她有着病人般的苍白面容,挂有浓厚黑眼圈的双眼,从她身上穿着的衣服的口袋中,一个到处缝缝补补的小熊布偶探出脸来。
“村雨——老师。”
“…………”
狂三叫了那个女性的名字后,女性——村雨令音对狂三回以沉默。
是的。后背沐浴在月光下出现在那里的是狂三在学校时的老师,村雨令音。
当然,狂三知道她不只是教师。她是琴里率领的<Ratatoskr>的成员,也是想笼络狂三的士道的伙伴。
但是,加上那个,令音这个存在就愈发让人意外了。
——搞不明白。<幻影>里的是村雨令音?那样的话狂三知道的那个情报是——
“——————啊、啊.”
然而。
狂三发出了像是从喉咙中挤出来一样的声音。
“是……那样呢。啊啊,啊啊——终于,所有的一切都联系上了。”
“…………”
狂三的话,让令音微微眯了眯眼,随后她“咚”地踏了下地板。
然后她以不像人类的跳跃力打算向后逃走。
“——!『我们』!”
狂三条件反射似地大叫了起来。
接着,地板上的影子蠕动了起来,在令音落地的瞬间,无数的“手”将她的身体抓住。
“……咕——”
令音表情扭曲着想要从“手”中挣扎逃出。
但是,寡不敌众。不久令音就被“手”给紧紧地拘束住——
就那样被影子给“吃”掉了。
“…………”
狂三的视线落在了将令音吞下去的影子上片刻后厌恶似地说道。
“——你连地狱都下不去。”
月亮被云遮住,夜晚的街道被黑夜进一步填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