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不正经的魔术讲师与禁忌教典
  4. 第三卷
  5. 后记
  6. 繁体版

后记
2017-06-22 18:51:22

		

大家好,我是羊太郎。
『不正经的魔术讲师与禁忌教典』第三集终于出版上市了。
在此向编辑和出版相关的工作人员,以及对『不正经』这部故事予以支持、鼓励的各位读者献上无限的感激。谢谢你们!
历经波折,『不正经』推出了第三集。剧情也稍微有所进展。
做梦也想不到,不久之前葛伦•雷达斯这个没有出息、做了许多荒唐事的青年,竟然会碰上如此重大的事件。
今后葛伦会遭遇什么样的故事,『不正经』会往什么方向发展,身为作者的我非常期待。
我想要创作的,是无论作者或读者都能乐在其中的故事。对我来说,『不正经』正是符合这个理想的故事,为了不要让自己忘记初衷,这次我打算来回顾一下当初会决定创作『不正经』的经纬。
话说回来,『不正经』的主人翁葛伦这名角色,跟我其实有一段颇深的因缘,或者说有一段不短的交情吧,他本来是我刚开始写小说时,出现在我练习作品里面的『配角』。
那是我还没拥有个人电脑时的事情了,当然也不会什么盲打的技巧,小说都是拿自动铅笔写在活页纸上,然后用活页夹装订成册。同时,在那段时光中,我也在大学笔记本上写了一大堆没有人要看一眼,我自己也不好意思拿给人家看的角色设定和魔法设定等妄想,沉浸在一个人的快乐世界中。
不过说来不可思议。随着时间过去,那个小说和设定资料集的存在渐渐被我淡忘,最后被埋葬在黑暗之中……变成了无人知晓的黑历史。连葛伦这名角色的存在也被我忘得一干二净。
直到后来我大学毕业出社会工作,虽然每天过着忙碌的生活,还是没有放弃出道的梦想,利用工作的闲暇时间继续创作小说……这样的我会想到要创作『不正经』,契机就在于我和这段失落的黑历史的重逢……
「呜耶!?」
有一天,当我下班从公司回家,赫然发现有某样东西摆在我房间书桌上,害我忍不住发出了怪叫。
那个完全从我记忆里消失的黑色禁忌之书,居、居然堆积如山地堆放在我书桌上。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这是什么鬼啊!?」
「啊,羊。我记得你正在写小说,立志要成为职业小说家对吧?」
母亲得意洋洋地向满头大汗浑身颤抖的我说道。
「这样的话,你以前写的小说或许会有什么用处吧?我帮你从仓库里面找出来了。」
干、干嘛这么鸡婆——!?
「那个……你该不会……看过里面的内容了吧?」
「啊哈哈,不用担心啦,我没看我没看……呜噗噗(憋笑)。」
咿咿咿咿咿!?你一定偷看了吧!母亲大人!?
不过老妈终究是出自一片好心,我想气也气不起来,况且我也没道理生气。
再说,以前写的东西说不定真的能带给我什么灵感吧。
我如此心想,决定浏览那部黑书——以前写的小说和设定资料集。
然而——
「这  也  太  惨  了(吐血)。」
虽然这种例子早就听过很多了,不过我自己也不例外。
首先,以前的我在那本写满了魔法设定的大学笔记本封面上,用麦克笔写了『魔导书』三个大字,光看到这个就教我快吐血身亡了。给你一个赞,以前的我。
「可恶……我、我快崩溃了……(翻页瞄了一眼)」
——【神业】:第一级神性言语魔法的总称。只有进入神之领域的存在可以使用。大部分是用在特定对象上的魔法,举例而言,对『苍蝇王』别西卜有效的『鲁拉•贝尔杰.达』和能对大天使造成严重伤害的『雷特尔•鲁希法鲁』等咒语——
「干脆杀了我吧!?(丢!)」
我忍不住把笔记本砸在地上。
呜恶……我看了不该看的东西。
真想回过头去揍最近一边看黑历史自爆讨论串,一边自以为是地心想「噗,这什么鬼。我才跟你们不一样。」的自己一百万拳。
……嗯?慢着?
是说,我开始认真写小说和上大学就读几乎是在同一时期……换句话说,我在写这些『黑书』的时候,年纪是——哇啊啊啊啊啊!?这已经比中二病还要夸张了啊啊啊啊啊啊——!?
我的精神稳定度在此刻大幅崩盘。
这本书恐怕跟『死灵秘法』一样危险……
总之,我一边强忍着快吐血身亡的冲动,一边读以前写的设定资料集和小说……只能说,真的惨不忍睹。姑且不提中二设定,故事情节乱七八糟,角色个性变来变去,伏笔交代不清,不会看故事气氛拼命胡乱安插冷笑话,剧情充斥着各种巧合和荒谬展开(虽然这点直到现在可能还是没什么改变),整个内容让人很难耐着性子看完。
「唉……以前的我有这么差劲吗……」
看完后我虽然唉声叹气,可是却也对以前的我稍微感到了羡慕。
毕竟这本黑书水准虽然低落,可是却有天马行空的创意。到处充满了现在习惯写小说,技术提升到不上不下程度的我,所想不出来的点子和设定。话说如此,我还是没办法容忍——让电玩游乐场和格斗游戏机台出现在剑与魔法的正统奇幻世界就是了。唉,真不知道当年的我到底在想什么。
无论如何,先不管写得好不好,至少从字面可以感觉得出来,我在写这本黑书的时候整个人都沉浸在写小说的乐趣之中。
「开心地写小说……吗?」
我也不太晓得当下的我是遭遇什么挫折或有什么毛病,老写一些超严肃和剧情沉闷的故事。我的文风里不存在搞笑两字。坦白说,我自己有时候都会因为故事太沉重而觉得写起来很痛苦。
「而且我虽然一直在嫌弃以前的作品有中二病,可是我现在做的事情,说穿了也只是中二病的延伸而已……」
或许我在小说创作能力提升的同时,无意识地瞧不起类似的设定与情节,而刻意回避了。我那时候写的小说都是气氛沉重的郁闷故事,甚至有时会觉得写作是件痛苦的事,原因搞不好就是出在这里吧。即便如此,我还是无法容忍——让引擎发动的电锯在剑与魔法的正统奇幻世界登场,甚至让角色拿着这样的玩意儿在严肃的场面大开杀戒就是了。那到底是什么样的世界啊。
「也是啦,像这种能让脑袋放空,开开心心创作的故事或许也不错哪。」
我一边苦笑一边重读这本黑书,无意间被某个配角吸引了目光。
那个角色平时总是吊儿郎当仿佛不知干劲为何物,可是一旦碰上紧要关头,就会挺身而出……他就是这种个性的人,名字叫葛伦•雷达斯。
葛伦是名二刀流的剑士。明明主人翁和其他角色,有一堆仿佛临时想到的必杀技、最强魔法和超能力,他却是唯一一个没什么必杀技、魔法或能力,只能靠两把剑和人格斗苦战的人,可靠归可靠,但是离最强还差得远……他就是一名这样的角色。因为其他战友和敌人随便一招都是强力的招式,所以葛伦和他们在一起显得非常不起眼,而且每次跟敌人交战都遍体鳞伤惊险获胜。直到现在我还是不懂,为什么只有他受到这么不平等的待遇,不过……
「这家伙是怎样。比起这本仿佛秀逗魔导士劣化致敬版的黑书里头的主人翁,这家伙有个性多了不是吗?」
有时候我也会觉得,老是以优点只有温柔善良的人为主人翁写起故事还挺无趣的。如果拿这家伙当主角,一定可以开心地创作故事……我有了这样的预感。
于是,那时我决定要提拔葛伦•雷达斯这名角色,做为下一部故事的主人翁。
后来就如之前提到的。把这个荒唐的男子设定成教师的话,肯定会闹出天翻地覆的大事吧。说到奇幻世界的教师,舞台除了魔法学园不做他想。『不正经』的世界就是像这样慢慢成形的。
在我写作的时候,笔下的葛伦仿佛自己动了起来一样,感觉非常有趣。好久没有写过这种停笔后会让我觉得如此畅快的作品了。
『不正经的魔术讲师与禁忌教典』这故事对我来说,不仅只是我的出道作和我个人的巅峰代表作,同时也是帮助我重新认识创作小说之乐趣的作品。
对我而言,写小说是这世上最快乐的事情。
除了自己觉得快乐,也不能忘记要努力让作品变得有趣。
希望往后自己能不被华而不实的技术和流行所困惑,时时提醒自己不忘初衷,继续快快乐乐地创作小说。
盼请愿意支持我笔下作品的读者们,今后能继续不吝指教。
羊太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