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爆肝工程师的异世界狂想曲(异世界狂想曲)
  4. 第九卷
  5. 第六章《魔导王国拉拉祈》
  6. 繁体版

第六章《魔导王国拉拉祈》
2017-06-22 20:43:05

		

“我是佐藤。说到奇幻世界喜欢喝酒的第一名,那应该就是矮人了吧,不过异世界的船员们貌似也不会输给他们。与开朗的船员们一起用大啤酒杯喝朗姆酒那可是别有一番风味啊。”
「后面那艘船是加巴托商会的『阴天丸』吗?为什么,身为希嘉王国贵族的你会领着那艘船?」
港湾局的职员,看到我们的船后面跟着的大型商船皱起了眉头。
另外,他们所说的拉拉祈语已经事先获得。感觉是很接近伊修拉里耶语的语言。
「这边的船在无人的状态下到处漂流的时候被我回收来的。船内——」
「局长!船内载满了奇怪装扮的男子」
比我说出口还要快,移动到同伴的船上的职员发出了叫声。
「——塞满了在途中的海域袭击我们的海贼」
他们是被我从合计九艘海贼船和三处根据地中回收来的人。
另外,被海贼拐走的受害者们,已经分配到我们的船的甲板上。
我在港湾局的接待室向局长先生和职员们说明这些事,接着收取赏金以及在海贼们的出售同意书上签字完成手续。
海贼们似乎有作为桨帆船的划桨手这份永久职业在等着他们。
与拿着文件的港湾局职员擦肩而过,莉萨和娜娜走了进来。
「主人,由港湾局职员的介绍而征借的旅馆,已经收容了从海贼手中救回来的人和侯爵令公子」
「谢谢了,莉萨」
在拉拉祈王都有熟人的人已经让他们回去了。
除了那些之外的人里面,有家可归的人就给他路费回去,关于无家可归的人,我打算给他们目前的生活费,之后让他们靠自己生活下去。
这些费用预定会从卖掉海贼和根据地的宝物所得的利益中筹备出来。
另外,退治海贼的赏金已经放进了伙伴们的存款文件夹中。
拟定完文件,轻快地伸个懒腰的时候,敲门走进来的露露出现了。
「主人,有客人」
像是推开露露那般,一个初老男性跑进了房间。
「沙邦殿下来了这里是真的吗!」
看来,好像是伊修拉里耶的大使来了。
「嗯,如果是说沙巴伊修先生的话,他就躺在那边的沙发上休息」
虽然完全都暴露了,但我运送的还是伊修拉里耶王的使者沙巴伊修,所以表面工夫要做好。
话虽如此,大使貌似完全没有放在心上。
「殿下!」
「唔呣,出来迎接辛苦你了」
同样完全没打算隐藏身份的沙邦王子落落大方地回答道。
在跟大使说着什么的王子向这边回过头并开口。
「那么,佐藤,走吧」
「要去哪里?」
还以为把王子交给相关人员就结束的,是有什么手续需要办吗?
「我从父王那里听说了。你想从拉拉祈王那儿打听拉拉奇耶王朝的事情对吧?令父王赞不绝口的博识少女也可以带上哦」
原来如此,也就是所谓的惊喜报酬吗。
我向沙邦王子和伊修拉里耶王表示感谢,决定承蒙他们那份厚意。
「久违了,沙邦王子」
「拉拉祈王也还很健壮,再好不过」
我一边捂住仍然是恍惚状态的蕾依的嘴巴,一边倾听拉拉祈王和沙邦王子的对话。
拉拉祈王是个说他是海贼还比较合适的严肃容貌的壮年男性。
与东罗马风格的伊修拉里耶服装不同,热气候的魔导王国拉拉祈则是以南国风格的服装为主流。无论是男性还是女性,肌肤的露出度都很多,似乎流行透明的薄布重叠贴在身上。
红色系的衣服比较多应该是因为大量使用了拉拉祈产的朱绢吧。
「那么,沙邦王子。身后二位是何人,差不多该道来了吧?」
「这边两位是希嘉王国的贵族,同时也是古代拉拉奇耶王朝的研究者」
由于王子的说明,拉拉祈王露出了不愉快的表情。
『身为研究者未免过于年轻』
『初次见面,拉拉祈王。我是希嘉王国穆诺男爵的家臣,名叫佐藤·潘德拉贡名誉士爵』
因为我觉得反驳拉拉祈王也无济于事,所以跟他一样用神代语进行自我介绍并向他行了个面对「他国的王」的礼。
『嚯,不愧是自称研究者』
拉拉祈王摆出一副险恶的表情,像是感到很有趣似的嘟囔道。
对了,趁现在递上进贡品好了。
这位国王会赏赐带来稀有酒的人「酒士」「酒爵」这种称号并予以厚待,所以我看清场合选择的贡品并不是酒器而是直接选了美酒。
对我来说爵位本身怎么样都好,只期待中意美酒的国王能把拉拉奇耶的事情说给我听。
我一打信号,王城的佣人们将载着进贡品的箱子的手推车推到国王面前。
「这边的是赏赐我谒见拉拉祈王的回礼」
「哼,又是千篇一律的希嘉酒么,『王樱』或『白灵山』之一吧」
带着扫兴的气氛打开箱子的拉拉祈王皱起了眉头。
「葡萄酒和浮着红粒的清酒,那个琥珀色的是麦子蒸馏酒吗?」
「分别是,被称为『妖精葡萄酒』、『小矮妖的血潮』『守宝妖精的秘宝』的妖精族名酒」
「什、什么!这便是著名的『幻之妖精葡萄酒』吗!这边两种也只是略有耳闻的传说中的酒!」
相当好感触啊。
「那、那么这边的小瓶是『树人之滴』吗!」
「不,小瓶的不是」
情绪高涨的拉拉祈王,由于我否定的话语而稍微平静了下来。
「这、这样啊,原来并非连是否存在都还不明确的『树人之滴』啊。那最后的是何物?不至于会是无聊的酒吧?」
「是的,那边的小瓶是被称为龙泉酒的——」
「竟是龙泉酒!!!」
在我说话中途,拉拉祈王惊慌失措地站了起来。
由于他那惊慌失措的样子,我不禁往后退了一步。
「这、这便是仅有成年龙以上的龙才可制作出,神话中出现的酒吗!」
喔喔,终于突入了神话的领域。
「等、等等,该不是欺瞒吾吧。传鉴定士!立刻!」
像是配合拉拉祈王的大声叫喊,一位老人像滚进来似的从便门跑进来。
看来已经事先叫了他的家臣过来。
「快鉴定这个小瓶」
「请、请稍等片刻」
对沉不住气的拉拉祈王感到胆怯的同时,鉴定士老人认定了小瓶里面的是「黑龙的龙泉酒」。
「到底是如何,获得此酒」
「禀告,我曾和沙加帝国的勇者大人一起前去进行驱逐黑龙的任务,并在那里发现了装满龙泉酒的泉水。虽说泉水很快就枯竭了,不过承蒙勇者大人关照分了我事先汲上来的一小瓶」
虽说那个时候的龙泉酒已经送给了住在公都地下的猪人伽·霍乌当礼物而用完了,不过这次的酒也是黑龙(heilong)制作的「龙泉酒」,所以应该没问题吧。
「我认为这些必须献给以酒仙而闻名的拉拉祈王,因此将这些酒带来进献」
诈术技能略微暴走,似乎有点奉承过头了。
为了慎重起见,我把欧尤克库公爵授予我的「欧尤克库公爵领退龙勋章」拿给他们看让其认可了。
「没想到,会见到真正的驱龙者啊」
拉拉祈王带着看见英雄的眼神如此说道。
虽然已经说了实际驱逐了黑龙的是沙加帝国的勇者隼人,但是因为龙泉酒而情绪爆表的他完全听不进去。
「唔呣,赐汝酒爵还不足矣,就赐汝酒侯之位吧!从今往后若是发现好酒便献上来吧!」
由于拉拉祈王的宣言,周围的大臣们发出了惊讶之声。
「居然是酒侯,这可是时隔了三百年吧?」
「不过,加上三种妖精酒,连传说中的龙泉酒也献上去了。王会说酒爵还不足这句话也是可以理解的」
「正是正是!酒侯才合适」
「啊啊,只有一滴也行,真想尝一下龙泉酒啊」
看来,连这个国家的大臣们都是好酒之人。
虽然没听说过有酒侯,不过好像是比酒爵要高的地位。
这些特殊的爵位跟普通的贵族不同,基本上只有献酒的义务,取而代之的是没有参加国政的资格,权利是能够自由出入王城以及免税特权。
「此等名酒的代价,只有爵位还不足矣。汝想要什么?若是想要娶公主的话,选继承权较低的第二十六公主也无妨哦」
不不不,那些就算了吧。
话说,有26位公主还真厉害。他老婆到底有几个这点很令人在意。
「那么,能把古代拉拉奇耶王朝的事情讲给我听吗?」
我把娶亲的话题无视掉,将因进贡品而偏题的对话移回正题。
被当成空气的沙邦王子,在我旁边流露出安心的叹息。
「好吧,潘德拉贡卿。既然汝想听拉拉奇耶的事情,吾就讲给汝听吧。毕竟拉拉祈王是代代讲述拉拉奇耶历史的传承者啊」
心情愉快的拉拉祈王欣然允诺了我的愿望,将我们带到了别室,由他亲自讲拉拉奇耶的事情给我们听。
同席的有我和蕾依,还有几个护卫和乐师,再加上魔导王国拉拉祈的王太子。
完成任务的沙邦王子,以长途旅行的疲劳为借口从谒见大厅告别了。根据地图情报,好像是去见拉拉祈王的女儿了。巧合的是,他去见刚才提到过的第二十六公主。
在我想那种事情的期间,拉拉祈王似乎已经准备完毕,带着严肃的气氛讲述。
拉拉祈王的讲述好像是用神代语。
『距今两万八千年前,受众神恩宠的王被赐予了浮游岛拉拉奇耶』
喔喔,还真是很早以前的故事啊。
『被众神选上的拉拉奇耶子民被赋予了引导地上的愚昧之人这份任务,人们将他们尊为「天空人」并赞颂』
一开场就充分体现了选民思想,在那之后也还踊跃着。
『对于反对拉拉奇耶的愚蠢民众,则代替神使用『天罚炮』净化之,并将良民引向那片土地』
不不,虽然列举得像是正确的事情一样,但那只是灭了敌对国家并将其殖民地化而已吧?
该怎么说呢,能吐槽的地方真多。
感觉像是被一脸阴沉的拉拉祈王这样响亮地讲述着的语调,和伴奏的乐师们那庄严的曲子欺骗到,拉拉奇耶以众神赋予的力量为背景,是个相当不妙的国家。
而且我记得——。
天罚炮应该是连沉在海龙群岛那片海里面的真钢合金制装甲都能轻易切开的强大玩意。
要是被那种东西瞄准的话,即便是被都市核之力保护着的领主或王城也会有危险吧。
『——即便到了黄金之时也没有像果实掉落般的时期到访』
哎呀,突入新章节了吗?
『被魔神所引导,狗头魔王在大地的尽头出现了,不断增加不归顺神的邪恶信徒』
狗头魔王吗——是个经常听到的名字啊。
根据在穆诺男爵的城堡听说的话来看,应该是个被称为邪神的最强魔王。
我记得在欧尤克库公爵领的地下时「黄金猪王」也说过这个名字,骸骨王也说了关于它的怨恨之声。
总觉得,就这样听下去的话,会有与「狗头魔王」战斗的未来在等着我,感觉好讨厌。
『邪恶的狗头魔王,顽固地盯上虔诚的神官巫女,将世界的神殿全都焚烧殆尽』
果然不愧是魔王,并非是个从暴政下拯救民众的正义伙伴。
在这段句子之后,讲述了活生生屠杀的情况,因为有点过于血腥所以全都置若罔闻了。这种往事真希望能讲得稍微再温馨一点。
『被天空人称之为「邪神」的「狗头魔王」,传授了邪恶的信徒击落「浮游城」的邪法。并且将眷属的海王、炎王、空王、陆王授予信徒,极尽暴虐之所能』
在那个火山岛打倒的,原来是狗头的眷属啊。
难道,拉拉奇耶所沉没的「海魔领域」中也沉睡着其他三种眷属吗?
将它们全部打倒之后,狗头就会登场这种游戏般的机关真希望不要有。
虽然在那之后拉拉祈王也长篇大论地继续讲述着,不过简单总结起来就是狗头被一柱神打倒,炎王和陆王被神之使徒封印,空王则是被天龙追杀而逃到了天空的彼方,然后——。
『神之浮岛拉拉奇耶,由最后的女王献身,将海王封印在了海底』
——故事就这样连接起来结束了。
太好了,如果是这个流程的话,狗头应该就不会登场了。
话虽如此,从拥有天罚炮的拉拉奇耶只能封印海王这点来看,就连真钢合金都能轻易切开的天罚炮,也没办法打倒海王吗……。
要是遇到海王的话不必自重,直接用杀伤力过度且优秀的高输出攻击灭了它吧。
另外,这个魔导王国拉拉祈的王族和市民,是从拉拉奇耶逃出来的人们的后裔。
「父王,这真是非常美妙的叙述」
「这个叙述很累人啊。把『命之水』拿来!」
对于儿子的称赞似乎并没有感觉心情不好,心情愉快地让宫女拿饮料给他。
他所说的「命之水」好像是朗姆酒的品种。
朗姆酒那有点甜的酒精香气在房间扩散开来。
看来,他似乎喜欢喝加热的。
「如何,潘德拉贡卿——」
拉拉祈王在说话途中停下,命令其中一位宫女拿布过来。
跟随他的视线后,发现在我旁边坐着的蕾依,恍惚状态的脸上流下了滂沱的泪水。
我用其中一位宫女递给我的布,擦拭蕾依的泪水。
「佐藤桑,总觉得、非常、悲伤」
似乎也并不是恢复了记忆,应该是只有感情对拉拉祈王的叙述有所反馈吧。
由于蕾依这不寻常的样子,当天就那样散会,我们离开了王的私室。
不过,在离开之际被拉拉祈王这样邀请了。
「潘德拉贡卿,三天后的『天想祭』请务必前来。作为让吾与传说中的龙泉酒相遇的回礼,就让汝在王族才可出席的内殿近距离观看『箱』吧」
「好,一定到!」
由于意外的惊喜,而用了有点失礼的回答方式,不过拉拉祈王也毫不在意地点了点头。
他所说的「箱」,应该就是在海龙群岛救出的吉特贝鲁特男爵说过的「拉拉奇耶之箱」吧。
因为能参加秘祭而兴奋不已的同时,我感觉到了事件的预感。
◆
我背着因疲劳而睡着的蕾依边走在王城的回廊上,边整理至今为止所听过的情报。
虽然听了各种故事,不过作为我必须在意的新情报,也就只有古代拉拉奇耶王朝是个以神的力量为背景为所欲为的危险国家这件事,以及因为「最后的女王」的献身,将海王封印在海底这件事吧。
总之,就当骸骨王的目的「让拉拉奇耶重返天空」是确定的事,重返天空需要的应该是「箱」和「钥匙」、火晶珠的结晶这三个。
如果钥匙就是蕾依持有的钥匙型发饰,剩下的就是箱子和火晶珠的结晶么——。
恐怕「箱」就是拉拉祈的「拉拉奇耶之箱」吧。
虽然也有可能是幽灵船长说的「棺」,不过要把没有线索的话也加入思虑的话会妨碍推测,所以还是先忘了吧。
接着我想起了入手火晶珠碎片的火山岛。
「这么说来,骸骨王跟狗头明明是敌对关系,为什么要解放身为狗头眷属的炎王呢?」
伊修拉里耶的军人也想过是为了夺走伊修拉里耶的龙炮才解放了炎王,说不定龙炮里面使用了火晶珠的结晶。
虽然定期用地图进行确认,但伊修拉里耶并没有出现被骸骨王攻陷的受害。
——也就是说,目前剩余的三个关键道具无论哪个都还没落到骸骨王的手上。
如果制作出那些无人漂流船的,跟我预想得一样是骸骨王的话,会被进攻的应该就是伊修拉里耶或拉拉祈的其中一边吧。
硬要说的话,我觉得会先进攻开办天想祭的拉拉祈。
大概,骸骨王最初盯上的是「拉拉奇耶之箱」的可能性很高。
既然这样,我认为应该把蕾依的钥匙型发饰被人盯上,以及平时戴的是假货这两件事告诉亚里沙她们。
为了不被夺走假货,而让伙伴们受伤的话也后悔莫及啊。
接着我进行了考察。
「假如那三个东西被骸骨王夺走了,会有什么问题呢?」
我一边自言自语一边思考。
即便骸骨王如愿以偿让拉拉奇耶飞向天空,也就只有封印的「海王」被解放出来这件事以及骸骨王手上获得了拥有连真钢合金都能切开的天罚炮的「浮游岛拉拉奇耶」而已。
虽然略微觉得世界有危机,不过无论哪一边都能用我的力量解决。
达到这个结论的我安心地放松肩膀。
「如果是在大海,也不会有周边受害,使用全力也不会有问题吧」
我仰望着晚霞的天空中闪得最亮的一颗星星,如此嘟囔道。
◆
「「「干杯——!」」」
完成在王城的谒见回到旅馆,好像在举办着什么宴会。
带头喊干杯的,好像是正在漂流的时候被我救助过的亚希年侯爵的次子雷伊利先生。
完全令人不认为他因衰弱而倒下的程度精神地将酒杯往嘴边倾斜。
他那侧脸像漫画那种红叶肿印引起了我的注意。
大概,是性骚扰了服务员的大姐姐而被赏了一巴掌吧。
因为伙伴们没有参加宴会,而在旅馆最上层的房间裡面,所以为了能让蕾依休息,我没有绕去宴会现场直接走上了楼梯。
「我回来了」
「欢迎回来~」
「的说!」
打开房间的门之后,小玉和波奇以惊人的气势跳了过来。
由于状况与平时不一样而环视了一遍房间,发现裡面充满了沉闷的气氛
看来,小玉和波奇讨厌这种气氛。
「主人!你听我说啊!」
「呣,贵族男死刑」
亚里沙和米娅的铁壁组合以愤慨的样子逼近。
小玉和波奇对那气势汹汹的样子感到害怕,躲到了我的身后。
「总之,先冷静下来。吓到小玉和波奇啰」
「啊……抱歉」
「谢罪」
由于我的一句话而醒悟的两人,平静了下来。
在平静下来的时候听了一下理由,看来是喝醉的雷伊利先生——不对,雷伊利那魂淡抱住娜娜,毫不客气地揉她的胸部。
「等、等等,主人?」
「怎么?」
在我正打算去天诛那个性骚扰魂淡的时候,被亚里沙叫住了。
「你的表情好恐怖哦?」
突然环视了一下,发现小玉盖上耳朵,波奇把尾巴藏在腿间眼角含着泪水。
不好不好,这样我也没资格责备刚才的亚里沙了。
我深呼吸一下,让心情平静下来。
「已经报复他了,没事的啦」
紧接在亚里沙之后,其他孩子们也异口同声地说道。
「打耳光~?」
「娜娜啪地打过去的说!」
「相当有劲的好攻击啊」
「我觉得连环巴掌也可以」
紧接在兽娘们之后,露露也说出了过激的发言。她似乎也讨厌性骚扰魂淡。
最后,一脸冷静的娜娜开口说道。
「我的欧派是Master的东西,如此宣言了」
虽然那是非常棒的宣言,不过那会招人误解,希望你能订正。
亚里沙和米娅那铁壁组合的怒气姑且不说,露露那伤心的表情让我很心疼啊。
那么,即便听说已经报复完毕,但这样放置不管也不好吧。
必须要好好叮嘱那个性骚扰魂淡才行。
「士爵大人,这边!」
发现了我而呼唤着的是,在海贼的据点救出来的青年。
「嘿——,他就是潘德拉贡士爵啊。恩人先生,来我旁边!」
我走向挥手邀我过去的性骚扰魂淡的旁边。
「呀——,托你的福才没能成为大海的碎藻呢!再怎么感谢你也谢不完呀。我家亲人在希嘉王国也算相当伟大的,一定能赏你个名誉准男爵的地位哦」
喝醉的性骚扰魂淡心情愉快地说道。
「醒来就在海上,周围都是船的残骸。完全没有能活下来的感觉呀」
在他说完的时候,我正想抱怨准备开口,但他说得比我还要快。
「对了对了,有件事必须要向你道歉才行。本来刚才想要追求一位美丽女子的,但是我不知道她是潘德拉贡卿的内人。结果向她求爱了,抱歉」
既然被他先道歉,我就难以抱怨了。
而且,他指着自己的脸「还受了严重的反击」这样说着被人嘲笑了。
如果伤害对象是贵族的话,他要是起诉,娜娜就会被问罪的吧。
「语言以外的谢罪能等回到希嘉王国之后再说吗?现在我手头上不宽裕啊」
「如果你能发誓不再对娜娜以及伙伴们出手的话,语言以外的谢罪就免了」
尽管如此,姑且还是先叮嘱一下。
「这样啊,那我就向亚希年侯爵家的家名和王祖大和发誓。雷伊利·亚希年今后不再对潘德拉贡卿的关系者做出蛮不讲理的事」
身为性骚扰魂淡的雷伊利先生带着老实的表情把手放在胸前宣言道。
在穆诺男爵领的新人贵族讲习上,有说过拿家名和王祖大和的名字来发誓的话是最有信用的,所以相信他的话也可以吧。
看他也反省了,这件事就此结束吧。
话虽如此,如果他敢再次做出同样的事,我就让他在某个无人岛上寂寞地度过余生好了。
「——在甲板上望着起雾的大海时,意识突然就消失并且被扔到了海里面。所以,我也不知道船是怎么沉的」
在听他说遇难时的事情,他的回答是这样子的。
估计,他是沐浴到大量的瘴气而失去意识,多亏了掉到海里面才躲过了一劫吧。
他的等级不但只有12级,技能也只有「礼仪礼法」「交涉」「物品鉴定」,完全没有战斗系的技能。
那样的他在漂流期间没有被海里的魔物袭击,运气还真是好。
这个相当走运的雷伊利先生,被坐在隔壁的男性催促并向我提出问题。
「话说,潘德拉贡卿。听说你去过王城,莫非你是为了得到酒爵之位才去的吗?」
「不,我并没有获得酒爵的地位。只是把伊修拉里耶的重要人物带到王城而已」
我得到的并不是酒爵,而是酒侯。
听了我说的话的雷伊利先生和旁边的男性显然地沮丧了。
「这样啊……我还期待如果是带着ELF的你,献上幻之妖精葡萄酒之类的,说不定会得到酒爵的地位呢……」
「酒爵的地位有什么用吗?」
因为不知道他为什么对酒爵的地位在意到这个地步,所以试着寻问了一下。
「你说什么呢?要是有酒爵的地位,就能把那个可恨的关税减到两成左右!这样的话,能把希嘉王国的丝绸带到伊修拉里耶,然后就能把那个地方的『天泪之滴』随心所欲地卖到希嘉王国啦」
说起来,伊修拉里耶王国的丝绸关税也很高吧。
「原本还想从潘德拉贡这里借艘船,然后率领没有地方可去的人前去交易的,不过没有酒爵的地位那也很难办到」
「船吗?」
「啊啊,不是有那个叫做『阴天丸』的大型帆船吗?虽然加巴托商会那群人过来吹毛求疵,不过都被我赶走啰」
啊啊,用来搬运海贼的漂流船啊。
虽然所有权在我这,不过那艘船原本我就打算在原物主的加巴托商会带着诚意过来交涉的话就还给他们的。
据雷伊利先生所言,他们好像率领着流氓过来威胁敲诈。
「哎呀——,那些孩子真强呢。听说打倒海贼的时候,手法也很厉害嘛」
虽说用花言巧语蒙骗加巴托商会会长的是雷伊利先生,但是击退那群流氓的是我的伙伴。
流氓和加巴托商会的人,似乎被旅馆的人叫来的卫兵逮捕了。
「我持有的酒士爵位,也就只能进行交易,关税几乎没有任何变化啊。明明进献了秘藏的『王樱』和『白灵山』却只给个酒士,你不觉得这很过分吗?」
「没办法啦,拉拉祈王好像不太喜欢辣口的希嘉酒」
由于雷伊利先生的叹气,坐在隔壁的男子安慰道。
原来拉拉祈王说的品种,是雷伊利先生以前带过去的东西啊。
「虽然这对救我们一命的士爵大人来说是个厚颜无耻的请求,请问能给新商会出资吗?」
在旁边的男性,也这样请求我。
要是将从海贼手上救出来的无处可去的人放置不管,让他们变成新的海贼或犯罪者的话我也会寝食不安,而且存储内没有用途的钱也快溢出来了。
在这里出资说不定也是一个好办法。
「那么,能准备好事业计划书吗?」
「——事业计划书吗?」
「是的,在什么样的航路使用什么样的商品,经费的概算以及利益的预想」
当然,要是不良债权化就没意思了,所以希望他们至少能制定个成功的估价。
未经充分的商谈就贸然出发,可是最大的失败FLAG啊。
「我、我知道了。我去向了解『阴天丸』的人确认装载量和速率,然后写好事业计划」
「嗯嗯,我会期待的」
一开始不知所措的男性,也从中途开始带着充满干劲的视线看向我。
对那些没兴趣的雷伊利先生,「交给你啰」这样拍了拍男性的肩膀,完全就想把事情全扔给别人。
根据他制定的事业计划,追加出资金以外的交易船也是可以的,或者为了让他们之中的某个人得到酒爵的地位,提供一瓶妖精葡萄酒也没问题。
◆
「呼,流了好多汗」
「辛苦了,亚里沙」
我用手帕擦拭亚里沙那因汗水而反光的额头。
在交易所出售玻璃工艺品时亚里沙大活跃了。
「托亚里沙的福,卖了好价钱啊」
「诶嘿嘿~,偶尔要让你见识一下亚里沙酱的实力嘛」
牵着被我夸奖而趾高气扬的亚里沙的手回到大家所在的地方。
毕竟貌似要花很长时间,而且魔导王国拉拉祈很热,所以让她们都在附近的树荫下乘凉。
「人真多呢」
「是的,他们的目的好像是冰」
为了避暑用而放置在那的冰柱附近聚集了很多人。
其中穿着同样服装的少年少女也很多,根据AR表示发现他们是拉拉祈魔法学校的学生。
这么说来,这里是「魔导王国」来着。
滞留期间带着亚里沙和米娅,去拜访魔法学校和公立图书馆好了。
「要是开个刨冰摊位,感觉生意会大兴隆呢」
「就是啊」
对亚里沙的话点了点头,接着确认大家的准备是否完毕。
「那就走吧」
我这样说着催促伙伴们。
「等、等一下!冰柱就那样放着真的好吗?」
「嗯嗯,就这样给大家乘凉用吧」
我回答了围绕着冰柱的其中一人的提问后,人们发出了快要让制作出树荫的树叶掉落般的大欢呼——这里真热呢。
「甜好吃」
「牛轧糖又甜又强的说」
「嗯,好吃」
「非常、甜」
年少组正在吃着砂糖精制时的副产物糖蜜点心,因为太过于甜而感到惊讶。
我也久违地尝到了能让人觉得倒牙般的甜点心。
「不是用手指舀,好像是要拿这里的烤点心泡一下再吃」
如露露所言,本来是要拿放了果仁的烤点心沾着糖浆状的糖蜜来食用。
「好吃」
「Master,甜味测定器故障了,希望调整」
虽然莉萨是普通的反应,但娜娜却是抖动着嘴角逼近我。
应该是甜味有那种程度的冲击性吧。
我们所参观的砂糖工厂,并不是只有一般的黑砂糖和糖蜜,更有冰砂糖以及加工成雪白的上等白糖加入了商品阵容。
虽然前者是为了广泛交易而提供的,不过后者不但高价还因为产量少,几乎都被国内的贵族们消耗了。
「既然是潘德拉贡酒侯大人的委托,那加上冰砂糖和白砂糖您意下如何?」
「那还真令人高兴。那么我在港口租了仓库,就请你运过去吧」
不知为何知道我获授酒侯的砂糖工厂的老板如此建议,所以我就坦率地接受了。当然,在魔导王国拉拉祈价格很便宜的黑砂糖和糖蜜我也以大桶为单位大量购买了。
「那、那个,酒侯大人。其实——」
老板的请求是个意外的内容。
「并不是『想喝传说中的酒』,而是『想知道是怎样的味道』吗?」
虽然有想像过是妖精葡萄酒相关的事情,但他的请求却有点超出预想。
「是的,我认为如果是酒侯大人的话,应该有喝过才对」
「俗话说百闻不如一见,我的那一份就让你喝一口吧」
我无意中受他那谦让的样子影响,将移到魔法药用小瓶的妖精葡萄酒递给他。
「这个难道是!」
「请对其他人保密」
片刻后,闻着从小瓶口漏出来的香气而陶醉地眯起双眼的老板,颤抖着手的同时不让小瓶口碰到嘴倾斜着瓶子,将妖精葡萄酒流入口中。
看到陶醉的老板那副幸福的表情,明白了他是真的很喜欢酒。
没有把小瓶里的酒全部喝干,按照约定喝完一口的老板将小瓶盖上并还给了我。
「真是非常棒的葡萄酒啊。我这贫乏的词汇,根本无法形容这个芳醇葡萄酒的一鳞半瓜」
老板一边感动到身体颤抖,一边嘟囔着感想。
我将他递回给我的小瓶用手推了回去。
「那是送给你的」
「可、可以吗?」
「是的,把这个送给我的家妖精们,若是给喜欢喝酒的人喝掉也算是他们的夙愿吧」
我这样说了之后,老板喜极而泣。
只为剩下两口的葡萄酒,高兴成那样的话我会不好意思的。
跟一直在道谢的他挥手告别后,我们离开了砂糖工厂。
第二天,港口仓库不仅运来约定好的砂糖,还加上了大量的桶装朗姆酒和桶装牛肉干。
好像是砂糖工厂的老板把自己经营的酒窖和牧场中的商品拿来赠送给我。
用榨完的甘蔗碎渣来养大的拉拉祈牛似乎非常美味。
因为旅馆那边也送去了拉拉祈牛上好的肉,所以那天成了牛排和汉堡排的祭典。
虽然对涂满砂糖备料的拉拉祈风格的牛排感到惊讶,但跟甜酱汁一起吃的牛排非常柔软,美味到会不禁再来一份的程度。
另外,对于如此仗义的老板,我打算把装有『小矮妖的血潮』和『守宝妖精的秘宝』的小瓶和感谢的信一起送过去给他。
◆
「这就是『箱』吗?」
「没错。那边的女孩,再近点观看也无妨」
从参观砂糖工厂之后过了两天,我们在拉拉祈王城内像是礼拜堂的「内殿」,见识「箱」即「拉拉奇耶之箱」。
我的AR表示则显示着「拉拉奇耶上级职员用整备终端」。
虽然一直以为是秘宝般的东西,不过有点不同。
说不定骸骨王盯上的,并不是这个「箱」而是其他某种东西。
「白色、箱子」
看来,这个并没有刺激到蕾依的记忆,她不像平时那样变成恍惚状态。
由于蕾依那没兴致的样子,让拉拉祈王摆出了一副无趣的表情。
「潘德拉贡卿,试着流入魔力」
「可以吗?」
「无妨,只会让表面发光」
按照拉拉祈王所言,流入连1MP都不到的微量魔力。
『本产品只有上级职员可以使用。请说出上级职员的识别号码』
虽然被箱子里传出来的声音吓了一跳,但是惊讶的并不是只有我。
「这、这是什么声音?『上级职员』是什么?!」
「不、不知道」
国王和王太子发出了不知所措的声音,其他王族之间也卷起了吵杂声。
『拉—1090609—蕾依——』
听到箱子传来的声音而变成恍惚状态的蕾依,虽然差点说出识别号码,不过成功被我在中途阻止了。
虽然我觉得这个「箱」只是单纯的整备工具,但要是让连王族都无法启动的东西运作起来的话,也不能代表蕾依不会被拘束起来。
我从重复说着话的箱子中,迅速地抽走魔力让其沉默下来。
「呼,真是危险。拉拉祈王,这个『箱』似乎有排除王族以外之人的机构。防范措施突然启动,差点就失去秘宝了」
「『防范措施』是何物?」
「是防止盗窃的自毁机构」
对于感到疑问的拉拉祈王,我将用【诈术】技能瞎编的话讲给他听。
技能满级的威力实在惊人,他貌似相信了那番可疑的话。
虽说发生了这样的小麻烦,不过不愧是永续下来的仪式,在内殿的仪式顺利结束,「箱」似乎要放在神轿上在拉拉祈王都的主要街道进行盛装游行。
以防万一,给「箱」附上标记吧。
即便有许多护卫跟着,骸骨王和悠涅依娅出现的可能性还是很高。
——虽然我认为并不是听到了我这样的心声,不过事件还是发生了。
「陛下!海角的监视塔传来报告!」
在阳台上向民众挥着手的拉拉祈王下面,跑来了传令的士兵。
「说」
「东方海上出现了巨大的海栖魔物」
「种类呢?」
由于王的提问,传令的士兵变得支支吾吾。
「怎么了?」
「被、被认为是『海王的私生子』的章鱼型海魔」
用地图确认了一下,章鱼型海魔的旁边也有悠涅依娅乘坐的小型幽灵船同行。章鱼海魔跟悠涅依娅同样是附身状态。
恐怕,是用类似悠涅依娅的死灵鸟奇毕的魔物在操纵吧。
「准备城堡的魔炮。中止祭典,让民众前往地下避难壕沟」
「「「遵命」」」
王的命令让家臣们开始了行动。
「不、不好了!」
「冷静!发生何事!」
「西边的天空出现了幽灵船队」
由于传令的报告而确认了一下地图,西方出现了近三十艘的幽灵船。
不过,骸骨王不在那里。
「无论哪边,都是佯攻啊」
「当然。用如此显然的手段,便是那个空洞脑袋常用的计谋。它会从南北边之一攻来」
如拉拉祈王自信的发言一样,骸骨王从北方的海中接近,疑似佯攻的不死族怪鱼的团体从南边过来了。
要是只有其中之一的话,我倒是觉得这个国家的军队可以胜利,但是从拉拉祈王拿着的都市核终端边上AR表示的魔力量来看,我不认为能够供给魔炮和天护光盖将他们全部击退的魔力。
我也应该变成勇者无名协助排除吧。
不过,在那之前必须确认几件事——。
「您说这是空洞脑袋常用的计谋,拉拉祈王您猜出袭击者的目标了吗?」
拉拉祈王对我的提问点了点头。
「冒充『拉拉奇耶最后的女王』的伴侣的肮脏不死魔物,传言它所盯上的是这座王城深处还是浮岛时代的『主机关』遗迹」
——啊咧?
骸骨王盯上的不是「箱」吗?
「有跟它直接对话过吗?」
「哼,拥有那般匹夫之勇的只有先代国王一人」
虽然觉得能够说神代语的话,应该能跟骸骨王交涉,不过好像也并非那样。
恐怕是把它当成了一种灾厄吧。
「恕我冒昧,将『箱』拿回王城会比较好吧?」
「潘德拉贡卿真是爱操心呀」
我这样说了之后,国王那严肃的表情上浮现出了笑容。
「莫担心,已给出将『箱』拿回的指示。何况区区不死魔物,绝对无法穿过神赋予的天护光盖的神圣防守。若是强行突破,充其量只会净化成灰」
什么嘛,这样就不用担心「箱」会被骸骨王抢走啦。
我放心地松了一口气,为了不再打扰忙碌的拉拉祈王而告辞了。
「拉拉祈王,毕竟是这种时期,所以我先告辞了」
「唔呣,汝也早点往地下避难壕沟移动吧」
拉拉祈王没有看向我这边就允许了。
他的双眼所看向的是突破了海湾结界的「海王的私生子」。
「走吧,蕾依」
「好、好的,佐藤桑」
我牵着蕾依的手,前往伙伴们等待着的广场。
「海、海王从海上来了!」
「没问题!国王陛下会有办法的!」
「传自陛下的命令!魔物击退完毕之前快去地下壕沟避难!」
虽然从港口海面现身的章鱼型海魔让街上的人们感到胆怯,不过多亏他们对国王的信赖以及迅速的避难指示,并没有陷入恐慌。
王城的天护光盖闪闪发光,王城和城下町被淡淡的光芒圆顶所笼罩。
章鱼型海魔扔过来的岩石命中了发光圆顶,表面上生成了光的波纹,随即响起了钟声般的声音。
这个钟声般的声音似乎有让人们内心冷静下来的追加效果。
我穿过了无人的街道,抵达伙伴们等待着的地方。
「莉萨!全员到齐了吗?」
「是的,主人。战斗也已准备万全」
虽然莉萨用充满气势的声音回答,但是这次的敌人太强了。
「不好意思,全员都去地下壕沟避难」
我如此告知的同时,将各种护身用的魔法道具递给伙伴们。
『女王的戒指——拉拉奇耶的女王所携带的护身用魔导具』
将黄玉戒指拿在手上的蕾依,变成恍惚状态嘟囔道。
看来是很有内情的东西。
因为没有太多时间,蕾依和戒指的事就交给伙伴们吧。
「亚里沙,这个刻印板放你那。如果发生了什么事,就用『远话』呼叫我」
「OK!」
由于亚里沙的【远话】到达距离很短,因此给她下达了在有个万一的情况下可以使用一次她的固有技能【全力全开】的许可。
出发之前,跟昨天一样再次嘱咐了亚里沙和莉萨两人,盯上蕾依的发饰的骸骨王和悠涅依娅说不定会出现。
骸骨王和悠涅依娅还在天护光盖的圆顶外面,应该不会那么轻易就让他们进来的吧。
那么,勇者的时间开始了——。
◆
敌人在东西南北四个地方。
东边的章鱼海魔。51级且拥有水魔法和水耐性,以及再生技能。还有悠涅依娅乘坐的小型幽灵船。
西边的幽灵船队28艘。等级在30级到45级左右,各船搭载约60只的骨兵。
南边超过100只的不死族怪鱼群。30级左右。
然后是,北边的骸骨王。
「从危险度来看,西边的幽灵船队虽然是最不妙的,但我要前往的地方只有一处」
我在巷子里变身成为勇者无名,前往在北边海里前进的骸骨王所在的地方。
果然,元凶就要一开始收拾掉。
「场地有点不好——」
在令人想要有氧潜水般的蓝色大海和美丽的珊瑚礁之间,看到了前进着的骸骨王的幽灵船。
如果在这里用魔法攻击的话,过剩的那一份威力会连那些漂亮的珊瑚礁一起破坏掉。
我从存储中取出圣剑Claiomh Solais,流入魔力将之变成十三枚剑刃。
「没想到——珊瑚还会魔物化?」
在幽灵船通过后,海里的珊瑚吱吱嘎嘎地巨大化,海面上出现了怪异的触手在扭动着。
与其说是珊瑚魔物,感觉更像海葵。
「《舞动吧》,Claiomh Solais」
我咏唱圣句后,圣剑Claiomh Solais拖着青光的同时,动作像盯上猎物的海鸟那般,袭向海上的幽灵船。
由于圣剑Claiomh Solais那神圣的力量,幽灵船完全无法抵抗地染成黑色消失而去。
我为了确认结果,让视线在记录和地图上游走。
「——逃跑的速度真快」
骸骨王已经逃到幽界。
没想到在那个时机攻击会打漏。
说不定趁我在犹豫是否要破坏珊瑚期间,就开始逃跑了吧。
虽然有点失败,不过像上回一样给了它相当大的伤害,暂时是不会恢复的吧。
我用【追尾鱼叉】打倒魔物化的触手珊瑚,接着前往下一个战场。
这次的目标,是悠涅依娅率领的东边的章鱼型海魔。
「对奇毕操纵的孩子来说,魔炮是无效的!」
在小船般的单人用幽灵船上,悠涅依娅洋洋得意地喊道。
她和章鱼型海魔的前面生成了厚厚的海水巨墙,挡住了王城和炮塔的魔炮射出来的深红炮弹。
火花和爆炎在海上绽放,被吹飞的海水壁四处散落制作出彩虹。
虽然海水壁承受两发魔炮就崩坏了,但是章鱼型海魔又不断地制作出新的墙壁进行应付。
「攻击停下来了!奇毕,反击哦!」
——SHWNESHWNEEE。
——TWAWWWAAAAAAKYWOOOOO。
悠涅依娅命令后,传来了九官鸟般的声音以及像是在吹法螺贝一样的重低音咆哮重叠在一起的声音。
章鱼型海魔的触手前端生成了大质量的海水枪。
是连战列炮舰都能一发击沉的尺寸。
「就凭天护光盖,到底能承受多少发这种攻击呢?」
虽然对呵呵一笑的悠涅依娅不好意思,这个连一发都碰不到。
我用集束镭射将章鱼型海魔连同防御魔法一起一刀两断,接着用魔法破坏把大质量的枪灭掉。
被集束镭射急速加热的海水引起水蒸气爆炸,将大量的海水和爆风喷上天空。
话说回来,这过度的杀伤力也太明显了。早知如此,用几根普通的【光线】就好了。
虽然悠涅依娅乘坐的小型幽灵船像树叶那般被爆风吹翻,不过比我出手相救还要快逃向幽界消失了。父女俩的逃跑速度都这么快。
因为海上出现了小型海啸,所以我在海水的雨之中飞翔,用伸出去形成网状的【理力之手】把构成大浪的海水回收到存储中。
这样的话,就算是更大的海啸也没关系吧。
我结束了事后处理,接着前往下一个战场。
「难道是,漂流船的船员吗?」
在幽灵船队的前面打头阵前进的幽灵船跟「阴天丸」一模一样。
而且幽灵船的船员组成,跟原本乘坐在无人漂流船的人们一致。
我给圣剑Claiomh Solais流入充足的魔力,再次变成十三枚剑刃。
——PWUOOOOONWEEEEE。
骸骨水手们的怨恨之声在晴天下响起。那个声音似乎包含浓厚的悲伤和望乡之念。
我为他们献上默祷,并咏唱圣句。
「《舞动吧》Claiomh Solais」
拖着青色光迹,圣剑Claiomh Solais渐渐地净化着幽灵船和骸骨水手。
虽然有时从幽灵船那边飞来魔炮的炮弹,不过全都被我用自在盾挡下并迅速使用【魔力强夺】,被我利用来恢复消耗掉的魔力。
我让伴随着锵鎯一声的清脆声音回来的圣剑Claiomh Solais,在我旁边滞空。
就那样带着圣剑Claiomh Solais,歼灭了南边的不死族怪鱼的团体。
在准备开始回收尸骸的时候,亚里沙传来了【远话】。
『主人!快回来』
『我知道了!』
我连详细反问的空闲都不舍得浪费,操作菜单往伙伴们所在的地方归还转移了。
◆
『——姐姐大人,为什么要拒绝我呢?』
转移回去后,本该逃回幽界的悠涅依娅,在一个大房间对面与保护着蕾依的伙伴们对峙。
看来,这边才是真正目的。
『呐,为什么?』
蕾依的假发饰掉在悠涅依娅的脚下,她注视着自己的手用阴沉的声音追问蕾依。
估计是,从蕾依那里抢走的假发饰发动了净化机能了吧。
我利用仍然保持联系着的【远话】把「我到达了」这事通知亚里沙,并移动到随时都能介入的位置上,倾听蕾依和悠涅依娅的对话。
『我、我害怕——』
『为什么……呐,为什么姐姐大人会怕我!我们明明是一对姐妹啊」
由于蕾依的拒绝,悠涅依娅激动了起来。
反应了悠涅依娅的感情而卷起了瘴气的漩涡,让蕾依变得更加害怕。
『想、想不起来』
『怎么、回事?』
「幼生体丧失记忆了,如此告知了」
回答悠涅依娅的问题的是娜娜。
『怎、怎么会……』
困惑和悲伤,以及愤怒和憎恨的感情在悠涅依娅的脸上瞬息万变地出现又消失。
被感情玩弄的悠涅依娅,像抱住自己的胸那般低下头。
抓住自己手臂的手指,像是在表达她内心那般颤抖着。
『……姐姐大人太狡猾了,狡猾、狡猾!』
『狡猾?』
猛地抬起头的悠涅依娅像怒吼般将自己的不满吼向蕾依。
蕾依一脸不知道该怎么反应这句突然的话。
『没想到在我代替姐姐大人倍受缚锁的诅咒折磨的期间,把所有事情都忘了还过得那么安稳!』
缚锁的诅咒,应该指的就是束缚悠涅依娅的瘴气枷和锁吧。
原本恢复正常的悠涅依娅右侧的瞳孔,再次跟左眼一样变回底片反转的眼睛。
「你冷静一点!如果是我们那个开挂主人的话,绝对可以解开你的诅咒的!」
亚里沙正在说服悠涅依娅。
能那么相信我倒是令人高兴,不过「开挂」是多余的。
因为这里貌似也没有其他人,所以我解开勇者无名的变装,在她们面前现出身姿。
『黑、黑发恶魔!』
看到我的悠涅依娅,一脸像是看到怪物那般尖叫了起来。
这个再怎么说,也有点伤到我了啊。
『你、你别过来!姐姐大人,我会再来的』
为了解开悠涅依娅的瘴气,打算抓住她而发动缩地之后,从她脚下涌出了恶心的僵尸。
——呃?!
在我因恶心而不禁停下脚步的这个时机,死灵鸟从四面八方的影子下袭向我。
恶心的僵尸姑且不说,排除死灵鸟我可是不会犹豫的。
看来,全部死灵鸟都是分裂体,拳头打过去之后脆弱的影子羽毛便四处散落消失而去。
在影子羽毛飘落的房间中,悠涅依娅的身影已经消失。
『姐姐大人!下一次,一定要想起我的事!绝对哦!』
先不说从哪里传来的,听到了充满回声的悠涅依娅的声音。
是在上一次学聪明了吗?传出声音的地方没发现有通往幽界的虫洞。
大概,是通过平时的影子来传送声音的吧。
另外,僵尸的处理被莉萨她们转眼间就收拾掉了。
「蕾依,没受伤吧?」
「是的,没有」
「幼生体,已经回收了发饰,如此告知了」
娜娜把假发饰戴在蕾依的头发上。
「佐藤!」
「主人,不好了!」
往米娅和亚里沙的声音回过头一看,蕾依那妖精包风格的小挎包掉在地面上,盖子被打开且里面很凌乱。
「里面没有蕾依的发饰!」
我看了下地图的标记一览,蕾依的发饰移动到了幽界。
蕾依的包跟其他孩子的不同,没有限制使用者,貌似被悠涅依娅或死灵鸟夺走了。
糟糕了……。
在标记一览之中的「拉拉奇耶之箱」,也移动到了幽界。
看来,战术上是胜利了,但是战略上却落后他们一步啊。
虽然有点不甘心,不过我们最优先事项是「从骸骨王手上保护好蕾依」,所以就算了吧。
◆
「潘德拉贡卿么……」
造访王城的我与拉拉祈王会面了。
总觉得,有股才一会儿没见就老了很多的印象。
「『箱』已被骸骨王盗走——世界要完了」
——太夸张了。
「伊修拉里耶王的书简上,有写炎王的封印已解开。而且,始作俑者还是那个骸骨王」
拉拉祈王用体现出绝望般的低声响编织着话语。
「畏惧狗頭及其眷属的骸骨王即便犯下解开封印这等愚蠢之事,也要拿走封印主要的炎辉剑的话,必定是达到了拉拉奇耶重返天空的计谋」
拉拉祈王确信地说道。
我记得跟悠涅依娅初次相遇的时候——。
『之后只要凑齐代替红莲杖的火晶珠的大结晶和「箱」,还有姐姐大人的钥匙,就可以让拉拉奇耶回到天空啰!』
——有这样说过来着。
代替我所持有的红莲杖的宝珠,应该就是用来封印炎王的炎辉剑吧。
虽然封印炎之魔物的道具却用火系统的炎辉剑这点让我感到有违和感,不过他也没有意义在这里说谎。
「若是为幻之『封塔岛』献上属性石,让拉拉奇耶飞回天空的话,狗頭的眷属之中最强的海王便会苏醒」
哎呀,新的单词。
「海陆有狗頭的眷属横行,天空则有驱使具备天罚炮的『浮岛』拉拉奇耶的骸骨王」
说到那里,一脸现在也快要挂掉的拉拉祈王抬起了头。
「——事到如今地上已无安息之地」
「不会有那种事的」
如果对拉拉祈王放置不管的话,感觉他会就这样因操劳过度而死,所以说出了这么一番话。
「无需安慰。此等灾厄究竟要何人才得以驱除呀」
虽然神的话也许办得到,但是这边的神只用神谕技能告诉他人而已,实际的问题解决还是全都扔给人们来搞定。
「说到退治恶人就是勇者大人了吧」
「勇者?沙加帝国的勇者么?」
拉拉祈王眼中仅存的希望之光被点燃了。
勇者这个单词,似乎很有声誉。
「您没看见刚才拯救这个国家的勇者大人吗?」
「汝指在空中奔驰的神秘人影么?」
糟糕,要是穿得更加吸引眼球的身姿就好了。
「是的,那位大人就是瞬间打倒了在希嘉国王出现的大怪鱼群的勇者大人」
「将、将那个大怪鱼?!」
我对惊讶的拉拉祈王点头表示肯定,接着就那样继续说道。
「我从希嘉王国出发不久前,发生过骸骨王袭击希嘉王国的港湾都市的事件,所以那位大人才会在此地等候骸骨王的袭击吧」
诈术技能今天也是绝佳状态。
「如果是那位大人的话,一定能粉碎骸骨王的阴谋吧」
我莞然一笑这样告知后,拉拉祈王眼中的昏暗阴影完全消除了。
「既然如此,现在可不是在这里消沉的时候。必须要消除民众的不安」
拉拉祈王装作逞强的样子,为了平定因骸骨王的袭击而混乱的城下町站了起来。之后交给他就没问题了吧。
我从拉拉祈王那里获得「封塔岛」的情报之后,离开了王城。
通知雷伊利先生,关于给他们出资的事情日后再说,只把目前的活动资金直接塞给他。
反正事业计划还没完成,搞定拉拉奇耶的事情后一定会再绕到这个国家来的吧。
「Master,出港已准备万全,如此告知了」
往船的甲板上这样告诉我的娜娜点了点头,并给船首像型魔像「卡卡西」下达出港的指示。
听说骸骨王所前往的可能性最高的「封塔岛」在「海魔领域」的某处。
我们为了阻止骸骨王企图复活拉拉奇耶的计划,以「封塔岛」为目的地离开了魔导王国拉拉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