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不正经的魔术讲师与禁忌教典
  4. 短篇
  5. 阿尔伯特的忧郁
  6. 繁体版

阿尔伯特的忧郁
2017-06-22 18:51:22

		

所属于帝国宫廷魔导士团特务分室的阿尔伯特和莉艾尔。
这两位魔导士正好结束从帝国到费吉托的旅途,准备潜入此次任务目标的阿尔扎诺帝国魔术学院——
「走吧,莉艾尔」
「嗯」
今天是阿尔扎诺帝国魔术学院的魔术竞技祭,因此学院大门车水马龙。
远远看着门前人来人往,阿尔伯特说道。
「莉艾尔,这次我们的任务是第三级国家最高机密……极密中的极密。明白了吗?」
「嗯」
「因此,我们在潜入的时候不能使用军方正规手续,只能使用暗示魔术」
阿尔伯特说完朝着正门走去。
在正门前的警卫处,阿尔伯特将伪造的邀请函和身份证明书给守卫看,并与惊讶的守卫四目相对,咏唱咒文。
「《没有·任何·问题》……对吗?」
「是……没有……任何……问题」
由于魔术的效果,阿尔伯特顺利地通过检查。
「嗯。我知道了,使用暗示魔术」
紧跟着,莉艾尔也走向了正门。
在警卫处,莉艾尔将用炼金术炼成的四十米大刀架在守卫脖子上,说道。
「《没有·任何·问题》……知道了吗?」
「shi,是————!?没,没,没有任何问……题!?请饶我一命……!?」
咕!阿尔伯特默默地抓住莉艾尔的小辫子。
「好痛」
「这不叫暗示魔术」
「是咩?可是刚才顺利地通过了耶……」
「那是你的妄想,仅限于你的脑补」
之后,借由阿尔伯特卓越的暗示魔术技巧,总算顺利糊弄过去。来到举行魔术竞技祭的竞技场。
「嗯,人好多,真壮观」
「莉艾尔,赶紧执行任务。首先是调查女王身边的王室亲卫队的动向」
「……只要调查王室亲卫队的事情就行了吧?」
「嗯」
「好,我明白了」
于是,莉艾尔四处瞅瞅,正好看到某个人,并啪嗒啪嗒朝他走过去。
接着,毫不犹豫地向那个人搭话。
「呐,你是王室亲卫队的人吗?」
「你,你是什么人!?」
身裹具代表性的披风,手按着腰间挂着的佩剑剑柄,警戒着莉艾尔——正是哨戒四周的王室亲卫队员。
「你们最近在干什么呢?有什么目的?有的话告诉我吧」
「你这可疑的家伙,跟我来!」
「嗯」
咕!阿尔伯特默默揪住莉艾尔的小辫子。
「好痛」
「哪有人会直接上去问的」
「是咩?可是,刚才进行的很顺利……」
「那是你的妄想,仅限于你的脑补」
之后,借由阿尔伯特卓越的暗示魔术,总算蒙混了过去。
「……算我求你,认真点吧」
「嗯,我一直都是认真的」
「那是你的妄想,仅限于你的脑补」
时常神情严肃的阿尔伯特,脸上浮现出些许的疲惫……就在这时。
「e!?」
莉艾尔似乎发现了什么,从观众席上探出身,凝视着竞技场中央。
「这回又怎么了?」
「阿尔伯特……你看那边」
一直不苟言笑的莉艾尔,稀奇的有些兴奋。
莉艾尔指着的前方是——
「——是格伦啊」
「……嗯,怎么看都是他」
正好结束『精神防御』的中央竞技场上,被露米娅和希丝缇娜夹在中间的格伦——
「不辞而别……没想到是跑来这里了」
于是——故事开始了。
星星在看着
「原来如此……可是,这样一来组织的目标依然不明呢……?」
「关于这件事,《隐者》和《法皇》也出动了……希望能查出线索……」
今日,是格伦和阿尔伯特的定期情报交换日。
在某个胡同里幽会,交换各种各样的姿♂势……
「喂,阿尔伯特……」
「干嘛?」
「没……就是你在和我碰面之前就一直在左眼发动远视魔术……到底是怎么回事?跟我说话的时候,还看着哪里啊?」
「……这是我的私事。别在意」
‘哼’的哼声,阿尔伯特不给格伦好脸色看。
「啥……?算了,我也没想过问……下一个话题……」
另一边,在离二人所在胡同的远处,人影稀少的小路上。
「喵……喵……」
一只小猫咪在木箱中无力地哀鸣,这样下去,要么活活饿死,要么成为孩子们的玩具,又或是被野狗袭击……不管怎么说,小猫咪命不久矣。
就在这时。
「咔~!咔~!咔~!」
一匹将小猫咪当做猎物的乌鸦落了下来……
「喵!?喵~……!」
小猫咪无力反抗乌鸦的袭击……就在这时。
噼里啪啦!
「咔!?咔呀咔呀——!?」
某处飞来一道雷闪击中了乌鸦,吓退了它……
「喂,阿尔伯特……」
「干嘛?」
「没……就是你突然朝那边发射雷击咒文,到底在搞毛啊?」
「……私事而已,别在意」
收回指向天空的手指,阿尔伯特不给格伦好脸色看。
「啥……?算了,我就不过问了……啊,话说还有这样一件事……」
乌鸦离开之后,小猫咪一时不停地叫唤……
「哎呀呀……小猫咪肚子饿了吗?哎呀,真可怜……」
路过的中年女性丢下牛奶之后,离开了……。
「……可惜是个伪善者。行为姑且表示尊敬……但这样没法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伪,伪善者!?」
看到阿尔伯特突然面色不悦地说道,格伦目瞪口呆。
「这,这个……白猫确实帮了学生会不少忙,那个……是挺老好人的……不过算不上伪善者吧!?」
「……但是,可笑的是,我又有何不同……」
「啥!?怎回事!?你也有给学生会帮忙吗!?」
「格伦……你知不知道附近有谁知道喜欢宠物?」
「简直莫名其妙」
「快看快看,希丝缇!是小猫咪耶!呜哇,好可耐!」
「哎呀,是遗弃猫啊……真是没有责任心的饲主啊……哼!」
露米娅和希丝缇娜以及莉艾尔路过小猫咪旁边。
「猫……好可怜」
「嗯,是啊……呐,希丝缇,要不我们去寻找饲主吧?」
「嗯,说得对。我记得玛丽埃尔一直想要只宠物猫来着……」
三人抱起小猫,就这样离开了……
「……搞定了吗?」
突然,看到阿尔伯特默默解除远视魔术,格伦问道。
「真是的……虽然不知道其中缘由……总之,太好了呢?阿尔伯特」
「……你懂什么?」
「谁知呢?但是,这个嘛……每当你露出这种表情时,肯定会有什么好事发生……不是吗?」
阿尔伯特不悦地看着笑眯眯的格伦。
「啊,对了!阿尔伯特,要不要一起去喝一杯?我请客哦?」
「……只喝一杯哦」
于是,二人并列着迈开步伐。
白猫的忧郁 ~THE 白忙一场~
格伦一行人前往野外进行『塔乌姆天文神殿』的遗迹调查。
以格伦为中心,遗迹的探索顺利地进行着。
古代遗迹与一般场所不同,格伦展示出平时不曾有的领头羊能力,带领着学生们。
「……嗯……从地图上看来这前面会有些危险……好,莉艾尔,由我和你去确保安全」
「嗯,交给我。我是格伦的剑」
「这里就是灵廊……嗯~,空气有些浑浊……露米娅,你擅长的是神圣系的净化咒文吧?跟我一起张开结界,净化这里的空气」
「是,请教给我吧,老师」
「温蒂……这块碑文的解读能麻烦你吗?我一个人有点难度……」
「真拿你没办法……」
「啊~,琳。今天的早饭,超好吃的哦?」
「……诶,啊……这个……谢,谢谢……夸奖……」
「没想到那种乏味的干货竟能做出这般美味的料理……有你在真是太好了~,你将来一定会是个优秀的妻子的?」
「这……这种事……啊呜……」
「特蕾沙,我有事跟你商量……能不能再多拿些你压缩冷冻保存的商品物资出来呢?食物消耗的比预想还要快……」
「呵呵,谈生意总是好商量的」
「…………打个折啦」
……。
「完全 没 有 我 帮 忙 的 机 会 !」
遗迹内,希丝缇娜悲痛的叫声回响着。
「什么嘛!?大家都有发挥自己能力帮助老师的机会,为什么就我一个完全帮不上忙啊!?」
「好啦好啦……」
露米娅安慰着稍稍泪目的希丝缇娜。
「卡修,吉布尔,还有塞西尔,男生都收到老师的委托~~!」
话中的男生,目前正在和格伦一起推开墓石。
「啊~,又不能让盯着狂灵的莉艾尔来帮忙~,有你们这些男生在真是帮大忙了~~」
「我勒个擦……老师……你……绝对……没有出力吧……?」
「哈~……哈~……你这废柴教师……!」
「啊哈哈……大家辛苦了……」
就连这种不像样的模样,希丝缇娜也不禁羡慕起来。
「总觉得,遗迹专家这一立场不知不觉中被阿尔弗涅亚教授夺去了…这样子,我是为什么来这里的啊!」
也就是说……吃醋了这妮子。
「才,才没这回事哦……老师他一定也会来拜托希丝缇的……」
「呜,呜呜呜呜~~」
「呐,希丝缇。你还记得吗?老师在教室里募集遗迹调查员的时候」
露米娅鼓励着失落的希丝缇娜,温和地说道。
「我看了老师那时候的表情就知道了哟,老师他啊……其实最先想邀请的就是你哦。虽然你没有发现」
「……诶!?可,可是……我最后……」
「啊哈哈,这是因为啊……老师也是个不坦率的人呢」
看着惊讶的希丝缇娜,露米娅眯眯一笑。
「对自己要有自信,老师也有在关注希丝缇。一定会来拜托你的啦?」
「真,真的吗……?」
就在这时。
「喂,白猫~~,你过来一下~~!」
对面的格伦搭话道。
「诶!?什么事!?」
留下苦笑的露米娅,希丝缇娜急忙跑到格伦身边。
「什,什,什,什么事啦!?是需要我的历史知识吗!?真没办法呢~~!」
表面上一脸不悦,实际上却欢欣雀跃的希丝缇娜。
然而……
「嗯,帮我揉揉肩」
「…………」
「哎呀~~刚才搬了好重的石头所以肩膀有点酸呢……呃,咦,白猫小姐?」
嘭……希丝缇娜瞪着眼,左手聚集起庞大的风之魔力。
「诶?怎么回事?为什么那么生气……?」
「《少罗嗦·笨蛋·去死吧》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遗迹内,格伦凄惨的叫声回荡着久久不散。
某师徒的可疑秘密
格伦一行人在野外的『塔乌姆天文神殿』进行遗迹调查。
调查开始第三天的早上。
格伦架在神殿前广场的个人帐篷中。
「……呼哇……好累……好困……现在几点了……?」
格伦整个人缩在毛毯之中,抓起旁边的机械式怀表,眯着眼查看时间。
「……要遭,都这个点了……再不起床白猫又该唠叨……算了,管她呢……」
比起学生的唠叨优先选择了睡眠的格伦,将怀表放下。
接着意识朦胧地抱住身边的毛毯,想再睡个回笼觉。
噗妞……毛毯莫名的柔软且暖和。
朦胧中没有去留意毛毯的肌肤触感,反而因为抱起来很舒服紧紧抱住。
但是,有人的吐息总是在耳边环绕着……
这违和感令格伦彻底苏醒。
「什——!?」
格伦抱着的是……瑟莉卡。在格伦的帐篷中,瑟莉卡不知为何跟格伦睡一条毛毯。
她的衣服凌乱不堪,丰满的胸部,妖娆妩媚的脖颈和肩膀,描绘出优美线条的大腿都若隐若现——
「WHY!?」
格伦瞬间陷入了恐慌。
(什么情况——!?这家伙为什么会在我的帐篷里——!?而且还睡在一起——!?)
冷静,要冷静,格伦=勒达斯。还不到慌张的时候。
于是,格伦冷静地回想起昨夜的经历。
(对了……!昨晚——)
为了检验至今收集的调查数据,将瑟莉卡叫来帐篷请教。
然后,深夜困得犯迷糊的时候,跟瑟莉卡一起整理文件。
(接着,整理差不多的时候,就打算结束……)
紧接着瑟莉卡就拿出了秘藏的白兰地,说是在睡前喝一小杯,心想瑟莉卡帮忙到这么晚过意不去,格伦就只好陪她喝一杯。
但是,谈到学院和学生们时聊得很尽兴,就一杯接一杯……一直喝着……回过神来,酒瓶已经空了。
『……啊哈哈……回自己的帐篷也太麻烦了~~,就在这里睡啦~~』
然后,还没得到格伦的许可,瑟莉卡就这样毫无防备地睡着了。大脑麻痹的格伦也嫌把她背回帐篷麻烦,放着不管了。
最后,格伦也抵不住瞌睡虫,就这样躺在了瑟莉卡的旁边……
「对了,我想起来了……没有任何有悖伦理的事……真是的,害我瞎担心……」
格伦安心地松了口气,就在这时。
「老师!你还想睡到什么时候呀!?」
‘啪’的一声,帐篷的门帘被粗暴地掀开。
出现在门口的是,银发少女……希丝缇娜=菲贝尔。
「大家都起来了,就差你一个——……诶?」
这时,希丝缇娜看着这边,懵了。
格伦交互看着自己、旁边睡着的瑟莉卡以及石像一般发蒙的希丝缇娜。
最糟糕的一点,莫过于瑟莉卡。
且不说同床共枕……现在瑟莉卡可是半裸状态。
不明就里的第三者会怎么想。
「……怎么看都是事后呢,真是哔了Donky了」
「寡,寡,寡廉鲜耻——!?老,老师!?你,你昨晚究竟和阿尔弗涅亚教授做了什么——!?啊哇,啊哇哇哇哇……」
希丝缇娜红着脸惊慌失措。
「……姆妞姆妞……谁啊……吵死了……?嗯……?菲贝尔?」
瑟莉卡终于还是被吵醒了。
「阿,阿,阿尔弗涅亚教授!?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你和老师昨晚到底发生了——难道真的是——!?」
「喂,瑟莉卡……你来解释吧……」
真够麻烦的……格伦无奈地叹气……
「哦……?」
接着,瑟莉卡看向慌乱的希丝缇娜,露出小恶魔般的笑容……
「喂喂,菲贝尔。又不是小孩子了,这种事一看不就知道了吗……?」
故意抱住格伦。
「什——!?喂,你——!?」
「呜呼呼,别酱紫……再让我睡会儿嘛……我好累的……因为格伦昨晚一直折腾……好吗?」
明显是在戏弄希丝缇娜,故意把话说得非常暧昧。
「……我都说了不要啦?可格伦还是不肯罢休?」
「瑟莉卡,你丫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这时候的希丝缇娜,根本不可能有看穿瑟莉卡恶作剧的心思……
「你,你,你……」
她的左手聚集起惊人风之魔力……
「《你这·笨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无耻!」
那么……今天要如何开展调查呢……?
抟摇直上九万里的格伦,心无旁骛地思考着这种事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