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不起眼女主角培育法(路人女主的养成方法)
  4. 第十二卷
  5. 第九章 完了,让主要角色全都缺席了
  6. 繁体版

第九章 完了,让主要角色全都缺席了
2017-06-23 04:37:23

		

「啊真是够了,说了多少次了不要瞒着别人干活!」
「……什么啊,是少年啊」
周五,下午四点,回学校上学的周末。
和两周前我来这间病房时一样,迎接我的是铺了一地板的画图用纸……
然后床上的是,用根本不是病人的速度在用铅笔作画的怪物患者(和医院没关系的),红坂朱音。
「医生也说过的吧?还没有痊愈,不要勉强」
「你放心吧,这不是工作。只是复健而已」
我把地板上散落的画图用纸拾起,走向病床,红坂朱音既没有停下手中的笔,也没有看我,一直没头于画图。
「哎,莫非,用左手……?」
还是,用的是和工作相反的……并没受疾病影响的手。
「因为这次的事学到了不少呢。如果一开始就用双手的话,先不说游戏,起码漫画不用休刊了」
「不是你还是休刊吧。不是手的问题是脑的问题啊」
顺便说一句,捡起来的纸的数量是原来知道红坂朱音的水平的人觉得少了,如果没有先入观还是很厉害的……不如说,是还有余裕开好几个连载的水平。
这个人,果然是神○病啊。
「要是右手也治好了的话,作画数量还能翻倍。逢凶化吉就是说的这样吧。毕竟至今为止都没注意到这么简单的事啊」
「别别你可千万别」
不止是才能上的,本来的意思上也是。
「下周……吗?」
「啊,周一终于就能出院了」
右手握着复健用的握力球,说着好消息的红坂小姐的表情,看起来比以前更富有生气了。
不过,那时候也没有多憔悴就是了。
「不过,还没有完全痊愈呢」
「今后也不会完全康复的吧。毕竟我要一生都和这家伙一起啊」
「说的没错。所以今后的日常生活也请多注意。定期来医院,好好吃药,还有要多喝水……」
「赶紧的把现在落下的补回来。漫画的连载还有五本,动画的企划有三个,还有……」
「停停停停停停!别干了算我求你了」
要是说真心话的话,希望她尽量能多住几天院……
嘛不过医院也差不多到了精神上的边缘了吧。
「趁着状态好,再一鼓作气不是很好吗?下次说不定就醒不过来了」
「我之前也说了吧?我不能再创作的时候,就是我死的时候」
「你觉得这样好周围的人可不这么想!这回我可是深有体会!」
「话说你这回可别和女朋友闹掰了……那个,关于这事我真的很抱歉」
「你从那听谁说的我们又没在交往也没有分手!还有你要道歉的是这个地方吗!?」
我看,不管发生什么我都希望她继续住院下去。最好住一辈子。
※ ※ ※
「……总之,「Fields Chronicles XIII」的开发,奇迹般的顺利」
综上所述,说了一堆一点也不温暖人心的问候之后,我从来探病的安艺伦也,回到了株式会社红朱企划社员的安艺伦也(没戴眼镜),向社长报告进度。
「今天早上的时候,原画和剧本还有追加收录都完成了。CG的监修虽然还剩一点,不过也快做完了」
「时间安排怎么都好。质量怎么样?」
「霞诗子和柏木英理都说OK了。在我看来也很完美」
……我最担心的时间安排部分就用一句「怎么都好」放过去了有点情绪低落但是我还好。
「把现在做好的素材都给我。我要再检查一遍」
「多少有点信心吧。那可是你选的两个人」
「切……」
到底是把给周围添的负担和自己的任性放到天秤上衡量一下的话,红坂小姐勉强还是答应了不再插手。
嘛事到如今,也许对霞诗子和柏木英理的信赖总算到了这个水平了吧。
「之后还剩下事件的演出安排,也就是还剩两三天就能结束了」
总之,马上红坂团队(暂定版)的工作就全结束了。
之后要是发生发售延期的话,要么是游戏系统那边发现了严重的bug,要么是现实上游戏活动发生灾害和事故,要么是做OP的动画公司倒闭了。
虽然不好说哪个风险最大就是了。
「哦演出啊……那可是重要的部分。好,那就让周一回归的我来……」
「不行,NG,不允许」
啊,然后就是这个女帝早早回归折腾我们,这部分只能由我挺身而出来死守了。
「这种程度就当成复健不行吗?既和马尔兹没有关系,我也不打算大喊大叫或者吵架」
「之后先不说和马尔兹的会议也不要参加,这种小事就交给我吧」
「我只要参与一个小时就能顶你八个小时左右的成果哦?」
「先不说你不要张嘴就瞎说个数,既然到了这个时候我想做到最后啊」
「但是,至今为止花了你不少时间了吧?再这样下去……」
「我觉得没有下一次了」
「…………」
距离完成,还有一点。
也就是说,红坂团队……不,距离旧「blessing software」的社团活动结束,还有一会儿。
「啊,还有我会给你报酬的,之后也行给我个汇款地址」
考虑到我的心情,红坂小姐没有继续说下去而是换了个话题。
「报酬什么的不需要……我只是一个代理而已。还是期间限定的」
「不,那可不行」
「但是,又不是我要求的……」
「如果你,假如所属于红坂企划,完成了我的要求之后还不拿钱会坏了业界的规矩的。所以这笔钱你死也得给我收下」
但是我也不是没想过之后能不能不要说这么钱臭味的话题。
「那个,算了……我知道,但是可别给我要填个所税纳税额申告表那么多的数额哦?」
「什么啊?连同人的销售额都是需要填表的吧?你知道伊织到底做的什么工作吗?」
「……不好意思请你给伊织的账户汇款吧」
……不,我还是不是没想过能不能不说这么钱臭味的话题。
※ ※ ※
「那我就先到这里了……」
不知不觉说了不少话,差不多注意到时针已经指到了五点了,我匆匆从椅子上站起来,向红坂小姐告别。
「怎么说呢……让我经历了这么珍贵的体验,非常感谢您」
考虑各种情况,总觉得,我这么恭恭敬敬地也不会感觉奇怪了。
即使这样,现在站在她面前,就连这些细微事情都觉得无所谓的程度,那和是不是病人没关系,而是更大的原因。
和那样的怪物站在这么近的距离交流,一起做同一件事,一起追逐同一个梦什么的,已经是做梦都想不到的程度了,不知何时,全身都紧张了起来。
「呐,说起来……以前就想问你了」
「什么事?」
毕竟现在说已经不算什么了,我,从以前开始……
「莫非你是……以前伊织在社团带来的,那个初中生?」
「…………你还记得啊」
对她的唐突的回忆(参考第三卷第二章),「你还记得啊」「现在才反应过来啊」我还有些苦恼该用哪句话回复……
但是,对我来说相信一生都不会忘记,那个onlyone的回忆,本来对她来说应该掩埋在数千,数万的遇见中。
「当然记得了……毕竟,那可是第一次啊」
「第、第一次……」
毕竟,那时候的我,既没有实力也没有名气,只是个朋友的朋友的中学生宅男而已。
毕竟,那个时候的她,可是席卷业界的天才创作者……
而且,还是几乎所有作品都动画化,还都反响热烈是媒体的宠儿的她。
但是,这样的她……
「那可是第一次啊……在我面前大谈特谈我的禁句「五反田的枢机卿」的动画的笨蛋」
「……哎?」
但是却不是记得那样的我,而是记得五年前仅仅只有数十秒的谈话的内容。
……先不说这是好事还是坏事。
「我的作品首次动画化但是却因为和我没什么关系结果变成了非常不得了的烂作,把就连我都从记忆中消去的作品故意拉出来在伤口上狠狠地剜上两刀……就是现在想起来都觉得你小子真是胆子不小啊!」
「等下稍微等一下!?我最喜欢那个动画了啊!被原作者认定成烂作我很受打击啊!」
「那个时候啊,你是个小孩子我就不计较了,后来觉得你是不是瞧不起我红坂朱音,我超级超级后悔……「总有一天要给你点颜色瞧瞧」这么想的」
「我才没有瞧不起你啊真的觉得超赞的啊!我可是大粉丝不会做那种事的!」
「但是那个动画,没人收拾残局也没有人来拯救不是吗!难道不是吗!你到底是什么感性啊!」
「那是你的作品吧你这么说不行的吧对自己的作品要抱有责任的吧!」
还有,根本不管这是自己的作品,在这儿对我的感性抱有疑问,真希望别这样了……
※ ※ ※
From:“安艺 伦也”<megumi-kato@/a>柀柀〇〇>
Subject:还剩一点!
总之,让你等了这么久,对不起。
但是我这边马上就要结束了。
下周我就回去你那边。
……但是,我真的在许多,许多地方伤害了大家。
一想到我回去的时候,那边还有谁留下来我就有些,不,非常害怕。
即使现在,我再想把成员集合在一起,大家还会不会来呢?
不会谁都不来,只剩下我一个人吧?
※ ※ ※
之后,我从医院回家,简单收拾一下屋子然后打开PC的时候,已经过了下午六点半了。
已经完全到了秋天,这个季节这个时候,我的屋子里已经有些冷了。
但是我却顾不上冷,而是不停地敲着键盘。
毕竟,反正马上这个房间就会充满热气。
我和英梨梨,诗羽学姐约好周末的合宿七点集合。
然后,之后就是投入周末的祭典中了。
就是制作「FieldsChronicle XIII」的事件演出,这个周末的,也是最后的祭典。
※ ※ ※
嘛,我明白这是我自己种下的种子。
我明明明白这是不对的,却还是这么做了。
不管大家,还是惠,做了怎样的选择,我都不可以失望。不能失望。
毕竟,我给大家,给惠带来了更大的失望和绝望。
即使这样,我也幻想着,期望着。
大家能在我的房间里一边吵闹一边喧哗地做着游戏。
惠还像以前那样说着「怎么回事啊」回到我的身边。
所以,这之后,我会一次一次地怀着期待地去找大家。
直到说「别再联系我了」,至少,让我挣扎一下。
但是,如果,真的,大家这么说了……
不,即使这样,我也要做游戏。
自己一边做着,一边等着大家。
做着充满了我的梦与妄想,最棒最恶心的gal。
与让人心跳不止的最棒的女主角,
发展成最好的关系,给她最好的幸福。
这样最棒的gal……
※ ※ ※
「……」
在参加最后的祭典之前,我执行了一直以来的,并且是最后的仪(邮)式(件)。
重新看看文章,果然很恶心,真的好恶心。
再说这是gal的剧本的话,作者也实在是入戏太深了。
嘛,毕竟是现实的,这也无可奈何吧。
「……呜,呜呜……」
不如说,和这相比更严重的问题,可能是一边写这么恶心的文章一边眼里噙着泪水的我吧。
※ ※ ※
总之,这些借口……不,报告邮件,这就是最后一封了。
也就是说,和女主角·叶巡璃剧本有互动的地方,到这儿就结束了。
之后我会纯粹地回到我的创作中。
完成从“转”到“结”的这个故事。
曾经分离的巡璃和主人公,到底能不能重归于好?
两人创作的故事的结尾是?
以及,两个人的结尾是?
嘛,稍微剧透一点,
这之后是怒涛一般炸裂的都合主义,
巡璃回到了主人公的身边,
两人再次一起创作一度停止的故事,
然后就像“结”字一样,结合在一起。
这样的,什么也不需要担心的happy end。
……嘛毕竟是废萌gal啊,
因为是我这个happy end厨来写所以这也是理所当然的发展。
即使这样,我也很期待,很想马上写。
巡璃会向主人公说出怎样的话呢。
会作出怎样可爱的反应呢。
会做出什么事呢……
然后,顺便……不如说这部分才是正题……
惠会说些什么,会给出什么反应,会做什么事呢。
那是我死都想看到的,我,对惠,
※ ※ ※
「~~~~唔!」
※ ※ ※
……嘛毕竟是废萌gal啊,
因为是我这个happy end厨来写所以这也是理所当然的发展。
即使这样,我也很期待,很想马上写。
巡璃会向主人公说出怎样的话呢。
会作出怎样可爱的反应呢。
会做出什么事呢……
总之,请期待吧!
※ ※ ※
「……哈啊啊啊啊~」
把最后几行“稍作修改”,按下发送按钮,轻轻地响了一声邮件收信音。
随着这个声音,我仰面躺在地板上,闭上眼睛把脸挡住。
手摸到的脸,奇怪地发热。
全身都能感受到心脏的跳动。
对刚才一鼓作气写下的东西感到焦虑,后悔……
然后,对最后的最后删掉的部分感到的安心和后悔,充斥着我的心中。
为什么,会想写那些东西呢。
然而,为什么,我没写呢……
「……………嗯?」
我从这种模糊的心情中感受到了奇怪的气息……不如说,是违和感而直起身子。
看一眼表,还有十分钟七点。
英梨梨和诗羽学姐早到了……却不是这种感觉。
只是,怎么说呢,感觉哪儿有矛盾,还是说不可思议……
「那个,我记得……」
为了找出违和感,我开始整理从回到屋里开始的记忆。
稍微收拾了一下屋子,把买来的零食和饮料摆在桌子上,打开干活的笔记本。
看一眼表,确定那俩人还有一会儿才来,做最后的惯例……给惠的定期报告,开始写巡璃剧本。
之后稍微省略一些心理描写,总之开始写邮件,在推敲文笔的时候,发现剧本中出格的描写(对中之人的告白),急忙删除。
然后认为这次终于写好了,按下了发送……
「……………………哎?」
伴随着自己突然发狂的声音,我跳了起来。
来回观察房间,确认没有任何异常,我这次把目光转向房间的门。
那个,稍微虚掩着的门。
「………」
慢慢地靠近门,我感到自己心中的疑惑开始转变为确信不禁全身打颤。
没错,那就是为什么感觉违和感的原因。
我脑中回想着各种线索,伸手打开门。
因为,我是按的“发送”按钮啊。
为什么,同时,会听见“收信”的叮声呢。
「…………喂」
「…………嗯~?」
收到我邮件的终端,就在走廊里。
……还有那个终端的主人。
「等、那、那个、那个那个、惠惠惠……」
「啊~,好吵啊」
「一点也不吵!不对吵也没事吧!这是我家!」
「嗯……」
那里的手机的主人……惠,就坐在走廊里,背靠着墙壁,闹着脾气。
生着脾气,心无所依,一边皱着眉头,一边看着手机。
「所,所以,那个……惠?」
「因为我~,给大家,给惠~,带来了更大的绝望~,和失望~」
「不要读了啊!?」
那个屏幕,好像就是显示着我刚发送的邮件。
「先,先不说那个……为什么,你会在这里啊?惠」
「我不能来吗?」
惠并不抬眼看我,只是坐在走廊里,就像自言自语地回答着。
「不,不是,不是不能来……只是,有点太突然了……」
「不能太突然吗?」
「不,不不不!……但是,至少来之前按下门铃或者联系我一下……」
「联系?我为什么非要联系单方面离开社团的人,一点也想不明白」
「对不起您说的没错!」
总觉得话题被微妙地岔开了,但是全都是我的不对所以不能吐槽。
「因为这样我才没办法擅自就进来了,然后感觉我来搭话也不太对,也没敲门,这时候伦也君的邮件就发过来了」
「然后就在走廊里读了吗?」
「这文章写的太过分了。你真的想把这个用作游戏的剧本吗」
「能不能不要用话刺我来掩饰难为情啊?」
「……所以说,你很吵哎」
『不愧是隐身女主角!』也不能这么夸,我只能心里感叹这潜入行动真是优雅。
不对,现在不是沉默的时候……
「总,总之……你能来我很开心」
「我又不是为了让伦也君高兴才来的你别搞错了~」
「但是,这么说,没准儿,你原谅我了……」
『要是这样的话,惠你也太好搞……太天真了吧?但是也不是我该说这话就是了』这样能产生暴击的话绝对不能说出口,我开始找一个她来这里对我最有利的理由。
「怎么可能啊我对伦也君只有心里越想越气完全没法接受根本没被你感动」
「非常抱歉!」
但是,果然还是我期待太高了,惠终于转向我,让我看见那可爱的生气表情。
「都是这邮件的错……让人很生气啊~」
「不我本来是想写一篇萌文来着啊……」
惠就像自己说的,毫不掩饰自己的有点生气的态度,操作着手机……
「但是,和英梨梨和诗羽学姐一起做游戏……即使,现在并不在同一个社团,也绝对无法否定这份快乐的心情。绝对不行」
「所以别读了……」
然后,这次开始翻以前的邮件。
「即使是偶然,即使是奇迹,我也不会说我不开心。我,现在,真的被恩惠着……对不起,惠」
「…………」
但是她的行为却让我的鼻子一酸。
「才不是什么对不起,吧……为什么你那么享受呢伦也君。为什么,只顾着自己享受呢」
「对不起」
因为,她一下就能打开我写的文章,也就是说……
我的邮件,已经翻来覆去读了不知多少遍了吧。
「而且,而且啊……这后面还更过分呢」
「啊,那里是……」
「「越是快乐越是觉得……惠不在我身边,实在是太难过了」…………这什么啊?这个,是什么啊……」
「……啊~」
「……难过的,是谁啊……」
而且,还带着感情。
「这邮件,真的很让人生气……只有伦也君,去和英梨梨还有诗羽学姐,一起合宿做游戏啊」
简直就像我一样,只是因为游戏……不是,邮件的事,生气,发火,快要哭出来一样。
「做着我去年,最后的最后没能做到的事……」
从心底发出的,十分羡慕的声音。
「所以……你就来了?」
「伦也君说,今天开始是事件演出……」
「嗯,最终调整」
「不是我们的游戏,而是这么一个大作,责任这么大的工作,你们要三个人做什么的……」
「嘛,对我来说责任是有些大了,不过,如果像做「cherry blessing」时那样的话……」
「那个时候也是,结果最后的部分不都是我来安排演出的吗」
「额……」
「然而,这次却打算自己一个人搞定什么的,我真不明白你是怎么想的既不懂气氛也把握不好截止日……」
「所以我希望你能来希望你来帮我!」
这样,我也能做的更好了,我把自己的固执和自尊都融入进去。
「……我希望,惠,能在这里」
「我是「blessingsoftware」的人哦?不是马尔兹或者红坂朱音的成员哦?」
「我也是啊」
「是能做,却不能做的人哦?」
「我也,是啊」
「因为伦也君自己一个人做不了啊」
「对不起」
「但是,如果,真的是这样,我们,我们两人,和英梨梨,和霞之丘学姐,一起,做游戏,是不行的吗……」
就是这样开始把怒气能量转化为乐观的惠……
即使这样,最后的一句话,还是说不出来。
最后的一步,还是走不出来。
「所以,所以……一年前的祭典,再重来一次是不行的吗……」
因为,惠,就是这样的人。
不会像我,英梨梨,诗羽学姐那样,击溃别人的想法和意见来表现自己。
所以,她的道路,必须由重视她的人开辟。
为了这个目的,我跪在惠面前,和她的视线同高,深深地看着她的眼睛,低声私语。
「即使如此……」
「即使如此……能和我们一起做游戏吗?惠」
「哎?」
「啊……」
那是和我想说的话,完全一样的。
但是却不是我说的。
「为了让我们的游戏成为最棒的作品,能不能帮忙呢?」
「英梨梨……」
「是啊,如果是加藤桑的话就能把我的剧本安心交给她了。毕竟和什么都想着用萌和可爱来解决的伦理君可不一样啊」
「不是,等一下……诗羽学姐」
现在大概,是下午七点稍微过一会儿吧。
按约好的时间来的,登上楼梯的英梨梨和诗羽学姐,用温柔而又难过的表情看着没有进房间而是在走廊里坐着的惠。
「呐,惠」
「哆哆」
英梨梨把我推开,跪在惠的面前。
这次,惠终于肯直视那青色的眼眸了。
……明明刚才,就不肯看我。
「过不起……我明明退出社团了,却又给社团添麻烦……」
「那是……但是,都是伦也君的错啊」
「没错,都是伦也不好」
「是伦理君的错呢」
「好好对不起全部都是我不好」
「真的是,什么都是伦也君不好」
「明明是代表却放着社团不管,最差劲了」
「伦理君这个阳○」
「还来第二遍!?」
话说某人责怪的地方都不对。
「但是……抱歉」
英梨梨轻轻地贴上了惠的额头。
「不、呜呜呜、呜呜呜……」
惠正面接受了这肌肤相亲,然后闭上了眼睛。
瞬间,有什么,滴答,滴答滴答地落了下来。
我明明都没弄哭她……不对电话倒是弄哭过所以扯平了吧。
总之这些暂且不提,这神一般的把女孩子闪亮的地方全部展现出的场景……
非常,非常地……激起了我的创作热情。
以前脑袋都想破了都写不出的英梨梨(假)的剧情……
还有之后打算写的巡璃剧本里的女孩子之间的友情场景,正展现在我的眼前。
「做了对不起惠的事,我一直很介意……
从惠那里……把社团夺走的事,我一直很介意」
「我也是,其实,一直很介意。
明明就像伦也说的一样,英梨梨和霞之丘前辈遇到了大危机……
明明,伦也君做才是正确的也说不定」
「不对,惠才是对的。从常识上,还有心情上来说。
因为,如果惠没有做那个判断的话,我们的决心就全白费了。
伦也做的是,动摇我和霞之丘诗羽的决心的,狡猾的事」
「……真的是,这么觉得的吗?」
「嗯,发自内心的」
「…………」
「……什么啊?」
「那为什么,你会那么开心呢?」
「哎?」
「明明是在责备自己,但是为什么,会显得那么幸福呢?」
「我才没有显的开心呢。你看这一脸苦样」
「有。你看表情都放松了」
「没有」
「有」
「明明没有!」
「明明有」
「…………」
「…………」
「呐,惠,有件事我想问你」
「什么?」
「你来这儿的理由……该不会,有点监视的意思吧?」
「无可奉告」
「…………」
「…………」
「啊哈……」
「哼哼……」
我虽然还不清楚这女孩子之间的会话到底含有几分砂糖几分香料几分药几分毒……
但是,我相信最后两人笑着抱在一起的瞬间的心情,肯定是什么调味料都无法改变的吧。
「我们都互相来做最棒的游戏吧,英梨梨」
「对,所以需要你的帮忙,惠」
「嗯……」
「然后,这边结束之后……这次换我们来帮忙「blessing software」的游戏」
「哎……」
「因为,那个……那边的进度推迟,都是我们导致的」
「才没有那回事,那是伦也君……」
「说是这么说……但是,究其原因,肯定是因为我们对吧?」
「那个是……」
「游戏测试,制作说明书,和印刷厂交涉什么的都会做。你们把觉得可以让我们来做的工作交给我们就行了」
「英梨梨……」
「英梨梨,那是……」
对英梨梨的话,我有些苦涩地回答。
她的要求,说实话我从心底感谢。
但是那是,我们决定成立新的「blessingsoftware」时就抛弃的可能性……
「非常感谢,但是,那个……」
「嗯,谢谢,那拜托了。英梨梨,霞之丘学姐」
……就像这样我刚要做出悲壮的觉悟时,惠先我一步泼了我一脸冷水,就答应了英梨梨的请求。
「你要拜托她们啊」
「当然了伦也君」
惠,终于肯看向我了。
这时,面向英梨梨的眼泪已经消失无踪了。
「为了让我们的游戏变成神作,什么都要做,呐?」
「惠……」
固执,自尊,全部……
对加藤惠这个女孩子来说,一切都为了社团。
我的……我们要做的让人心跳不止的最强的gal。
还有……
还能为了别的什么?
「好,那么……请再多指教了,惠」
「首先是这周末吧,英梨梨」
「久违地加油到早上吧?」
「你说什么呢,英梨梨,当然要一直到周末晚上了」
「谁先挺不住的比赛呢」
「要是比熬夜的话我根本不觉得能赢得了英梨梨呐」
「哈,哈哈……啊哈哈……」
「嗯,嗯……呵呵……」
温和地,温柔地,而且互相珍惜地的氛围将两人包裹。
「羡慕吗?伦理君」
「嘛,有点……不,非常的」
她们占据着狭窄的走廊,我和诗羽学姐的置身之所也没了。
「嘛,今天这事实在是没办法」
「说的也是呢……」
但是,因为女生的友情而导致的,这拥挤绝不是她们坏心眼。
我和诗羽学姐,用和俩人一样的温和与温柔凝视着她们亲亲爱爱的样子。
「所以,我们也要做我们的……呐?」
「诶?啊,啊咧……?」
看起来怀着贤者的心境的,只有我一个人而已。
不知何时,诗羽学姐已经把脚伸进我两腿之间了。
而且两手抓住了我的双手手腕,按在了墙上。
「那,那个~、诗羽学姐?」
「让我们来做最棒的〇〇〇〇吧,伦理君?」
「这个圈圈里应该填游戏吧字是不是多了一个啊!?」(译注:gameゲーム,sexセックス)
看起来『话说回来距离是不是有点近啊……?』这种感觉并不是单纯地因为走廊太狭窄了……
「给我老实点,别担心,泽村桑和加藤桑都没有注意这边……」
「你总这么说到底别担心什么啊我一点都不明白!?」
「你装什么纯情啊?我们又不是第一次了?」
「你为什么总要在有人的地方说这话啊!」
和说的话正相反,我的身体渐渐失去了力量,马上就要到无比幸福的那个瞬间……
「真是,还是只想着渔夫之利,斤斤计较的学姐~」
「呜哇哇哇哇,这,这是……」
……从楼梯间,突兀地出现的两人,美智留和出海酱。
「呐出海,怎么不走站那儿干嘛?上面到底……」
「欧尼酱不要看~!」
还有一个伊织。
……三个人都是在这卷快结束的时候登场,所以角色介绍就放到下次吧。
「呀~,果然加藤酱的女人直感就是这么准呢~。本以为是认真地做着游戏,但是只要一有机会就想拼命地搞成酒池肉林啊~……不分男女」
「惠你果然是那么觉得的!?」
「哎?哎?那个,我觉得我没有说的那么直接吧……」
「难得这回想最后说点好话来结束,果然最后的最后你还是不能让人称心如意呢加藤桑……」
「大家等一下我现在要画速写请保持这个姿势不要动!」
「这不是因为你们都来了所以根本动不了吧!」
嘛,总之,我们的「最后的祭典」……
不知何时,旧「blessingsoftware」的成员和新「blessingsoftware」成员聚集在一起,成为全部的「blessingsoftware」……
这些全明星演员,似乎还决定了今年许多的追加公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