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不起眼女主角培育法(路人女主的养成方法)
  4. 第十二卷
  5. 第七章 女生的独白很可爱,但是男生的独白就有点没劲了呢
  6. 繁体版

第七章 女生的独白很可爱,但是男生的独白就有点没劲了呢
2017-06-23 04:37:23

		

伦也「那个」
伦也「我刚才去了趟A班」
伦也「你注意到了吗?」
伦也「那个,我知道你想说什么」
伦也「但是,昨天发生了好多事情,想和你报告一下」
伦也「放学后,或者午休的时候也行,能不能来一下视听教室?」
周五,早上刚过八点。
久违的丰之崎学园,高三F班的教室还是和我上学那会儿(其实就是三天前)一样热闹。
「哟~伦也,好久不见!你毕业没问题吧?」
「……比起出勤日数不是更应该担心身体才是真的亲友吗喜彦」
像这样在有点久违的教室里和手机里的隐形女主角打招呼,又对情况说明有帮助的我的同班同学上乡喜彦,和往常一样向我搭话。
「不过确实,你连着两天不来真稀奇啊。是不是得流感了?」
「不是,其实不是生病……算了你就当我流感了吧」
「什么叫当你得流感了……」
「别太深究了。把握不好距离感可是会传染流感的哦?」
一五一十地把复杂的内部原因全解释了除了让这家伙高兴高兴没有任何好处。我决定把这两天间充满欢笑与泪水,异想天开的冒险故事封印在心中,故意装作一个病弱的宅男。
「虽然不太懂你说的是什么不过算了……啊咧?说起来今天泽村桑也得了流感……」
「那我就是肠胃炎」
「……就是?」
要是和好不容易封印的起来的冒险故事中的登场人物因为同一种病名而产生联系会让人起疑的,我从病弱的宅男中三秒回复过来,又开始演食物中毒的宅男。
好像也没必要非得演宅男。
算了先不说这个了,转头看看旁边喜彦说的英梨梨的桌子,今天还是照常没人。
……嘛在现在的修罗场状况下,要是还能一副元气满满的样子认真上课的话我就很头疼了。
这么说,今天没有见到她,要是这样的话可能事情就像我想的那样了。
没错,比如说,昨天和诗羽学姐约好了「今天晚上搞定」会不会是……
「嘛算了,话说回来伦也……」
然后,三天不来学校,还有一个最大的问题没解决……
对,那就是和「加藤惠国断交问题」(时隔七个月的第二次)。
今早比提前十五分钟上学的我赶忙往不是自己的教室高三E班而是高三A班的教室去。
本来打算如果在那儿找不到人就这样往校门走等她来学校的时候再搭话。
但是麻烦的是,她……加藤惠,肯定是先发制人比早来十五分钟……还早地坐在教室,假装打开课本预习。
「伦也?」
我本来考虑「要找的人在这里那么找个人叫她出来就好了」,但是是个不熟悉我的同学。
平时也就算了,现在,在我和她闹别扭的关系下,我差点,就是做不出这么厚脸皮的事。
这才是,我们现在的友好度参数就像炸弹一样想却不能正确地掌握,简直就像美少女游戏老手一般绝妙的play。
真的成长了啊惠……向对我来说非常麻烦的的方向。
「喂,伦也!」
「哎?啊、啊啊……什么?」
「你咋啦?突然沉默着做出那么深刻的表情」
「不,没啥……」
「呐,有啥担心的事和我说说……」
「不,没事。那么喜彦,工(八)作(卷)了(之)这(后)么(登)久(场)辛苦了,你(十)现(二)在(卷)可(没)以(你)退(戏)场(份)了」
没错,如果正直地说「实际上就是这么深刻啊」交代了自己的烦恼,除了让这家伙高兴高兴没有任何好处,我把两天前发生的又修罗场又有泪水,胃疼的真实电视剧封印在心里,装作一个轻浮的宅男。
「……总觉得你现在对我特别冷淡啊是我的错觉吧亲友」
看起来,我的亲友还是没明白我的关心啊。
※ ※ ※
「嗯……」
于是,好久没上的课也无事上完,回家路上,平时的侦探坡。
明天开始就是周末了,平时应该动摇的心情,不知为何现在微妙地平静。
午休和放学后,以防万一我都在视听教室等了三十分钟。
但是,短发鲍勃头的制服少女最后不仅哪个时间带都没有现身,而且不知道什么时候教室里也找不着人了,久违的见识了一下高级的隐身性能。虽然我还是没找着她。
那家伙,水平一点都没下降啊……先不说这到底是不是好事。
而且,不仅是她不来,还有一个问题……
「还是照样未读啊……」
到现在,今天早上发的LINE消息还是没有打上已读标记。
起码上次冷战的时候(第七卷第三章),起码邮件还是看一眼的。
还没有读就说明,我找的理由……不对,谢罪没有传达到,我的心情也没有知晓……
话说回来,真到说上话的时候,到底应该传达怎样的心情说实话我还不知道就是了。
「我回来了……」
从玄关没有传来出来接我的招呼声。
父母还在安定地外出中的样子。
我一边把昏暗的走廊灯一个个打开一边上楼梯,进屋之后再照亮衣柜和墙面,向重要的手办和海报宝贝们宣告回家。
「我回来了」
「啊,欢迎回来」
只有房间里是亮着灯的,所以我不用摸黑找开关,进屋就把制服上衣脱了挂在衣架上。
接着解开长袖衬衫的纽扣,把裤子的腰带……
「等下,别在女孩子面前一下子脱衣服啊!要换衣服出去换啊出去!」
「啊、抱歉……」
因为跟平常情况不一样,搞错了顺序。
我抱着汗衫和裤子还有衣架,顺着走廊,下了楼梯,进了换衣间,把门关上。
然后,开始烦恼脱下来的衣服挂哪儿……
「…………?」
总之赶紧把汗衫套上,两臂夹着制服和衬衫跑出换衣间。
然后和下楼时大不相同的速度奔上楼梯。
之后顺势砰地打开房间的门……
「为什么你会在这儿啊啊啊~?!」
我向在我桌子上一心一意地忙着作画的运动服金发女吐槽。
另外这四行左右的事完全从前面第二卷第二章复制过来要保密。
「欢迎回来,伦也」
「英梨梨……」
对我的吐槽不为所动,再次用「欢迎回来」向我打招呼。
以前就算了,对于现在,对于今天来说,实在是意外的人物。
「喂伦也,别老在那儿傻站着,把这些原稿用扫描机扫描然后修一下图拜托了」
「你为什么……」
毕竟,英梨梨上次来这个房间还是半年多前了。
而且,变得这么疏远,还有在我们之间发生的各种各样的事情……
「这也是没办法的吧!一天两张什么的,我自己实在是忙不过来啊!真的是都怪你这个总口头上说要做要做的骗子……」
「但,但是,昨天……」
而且英梨梨昨天明明对我的突击工程计划很消极……不如说很弱气的反应。
「没办法的吧!毕竟,我,我是……」
但是今天的英梨梨,和昨天的英梨梨简直就是两个人……
对我多管闲事的考虑和关心还有其他许多许多,全用一句「这都没办法的吧!」就带过去了。
「我可是“柏木英理”啊!」
只是,这一句包含的意义……
不,还有这之后的未来,我还从未知晓。
※ ※ ※
「我说了吧?「我来说服泽村桑」」
「……你到底施了什么魔法啊诗羽学姐?」
然后,一个小时之后。
简直就像约好的一样……不如说肯定是和英梨梨约好的诗羽学姐也出现在我的房间。
不知何时,熟练地把笔记本电脑和资料在桌子上摊开,构筑自己的工作环境。
「那么,人都到齐了就开始吧」
「做、做什么?」
「你这不是废话吗?决定三人分工,确认上交日期,还有实际工作……」
然后果然,从头到尾都打算无视我的问题……
「之后……」
「没错……创作神作」
和昨天预告的一样,高亢地宣布「时隔一年的队伍再次集结」。
※ ※ ※
夜幕降临,窗外狭小的院子也开始响起虫子的声音的时候。
「所以我说了多少遍了,有关故事和角色的图像希望都由我这边的判断为准……」
「等下泽村桑、你来检查一下剧本的这部分修正」
「哪儿?」
……但是房间里回响着三人的吵闹声,根本感受不到外面的风情。
「又不是叫你牺牲游戏的品质。好好做就行的。只是希望为了画和故事的品质能“用更短的时间”来进行创作」
「这个战斗场景……乔安的武器不是枪类了,所以改一下至今为止的语音怎么样……」
「唉~,好像是,上半身的构图好像是要改一下……」
「是不是已经交上去了?」
英梨梨做原画剩下的部分,诗羽学姐修正剧本。
但是,工作已经做到最后的部分了。单独就能进行的部分已经几乎做完了,两人都进入对方的部分,吵吵闹闹地进行开发。
「好,好……就像您说的那样。先不说红坂小姐,前川先生信不过两个新人的说法确实有点……」
「切……」
「切……」
「喂别咂嘴那么大声都让对方听见了啊你们俩……啊,不是,不是对您说的」
「啧,真不走运啊霞之丘诗羽。刚好这部分因为作业量很大所以放到后面做,连原稿都没画呢」
「嘛,嘛,是该说你真敢拖这么久呢,还是该说把作业量大的画放到后面想要好好享受呢,是个该考虑考虑的事呢」
我则是为了这两人能够尽情地大展身手,全力支援她们。
在昨天的会议上决定的有关截稿日延长的事,和马尔兹的负责人不知在电话里吵了多少次。
「是,是,所以说了,前川先生他们在做的游戏有多棒我已经充分了解了……」
「红坂朱音可是大大地诋毁了现在这个游戏系统和它的制作人呢」
「再说了,做基本系统是已经辞职的前作的人员,前川这个人只是沿用过去的资产续命应该说是无能或……」
「正说着重要的事呢不要总给我上茶了赶紧干活吧!」
……有时,从后面被同伴扎了但是要是吐槽我就输了。
※ ※ ※
然后夜更深了,日期向前走了一天,实在是大部分人都睡下了吧,深夜和清晨之间。
「……你到底在说什么?」
「果然很奇怪。你脑袋有问题吧伦也」
「哎~」
我们的游戏制作,陷入了纠纷。
说是这么说,实际上,昨天一天的工作进展颇为顺利。
给二人布置的工作不管是「一天两张原画」还是「现在送达的剧本修正指示的执行」,都在日期变更前做完了。
……嘛,也有第一天就推迟干脆就不要做下去了的说法。
所以我们的小船尽管顺利地起航了,就像这样马上为了未来着想而争吵……
「为什么我们还要考虑活动的演出计划啊」
「而且还要在现在就很紧的时间安排之前交!」
没错,「昨天那会儿还没说的」已经提示过还有别的工作吧。
「啊,这个,实际上至今为止,这些工作好像全都不是马尔兹而是红坂小姐来做的……而且角色的表情也要全部指定」
「啊啊啊……那个接外单的神〇病!!」
「啊,那个,你们也没有资格说别人」
顺便说一下,雇主的委托电话张嘴第一句就是「我们可是很任性的哦~」毫不避讳好像是有外包的工作的,对于这些家伙还是注意一些比较好。
嘛先不说这些,实际上这个任务才是病床上的红坂朱音最后都要「自己来做」的工作。
也就是说这部分并不是为了减轻对方的负担而做的交易,纯粹是因为「不能交给对方的」才要自己做的。
……即使不是因为脑的后遗症而把这部分交给我们来做也可以啦。
「做出「cherryblessing」的感性。这是中策」
即使这样,斩钉截铁地说不是上策而是中策也是傲娇……傲慢的地方。
但是总之,这样让霞诗子和柏木英理最好发挥的方法……能比红坂朱音更好地抓住这一点的,只有我。
……不,只有我和“另一个人”。
「那么想做的话你自己去做不就好了!」
「也是呢,这种话创作者确实是不能向制作人说的,但是创作者向创作者说就没有问题了呢」
「那是,我要能干早就干了!我一个人就能做到红坂朱音那种水平的演出呢!」
说是这么说,这种在病房里的炽热的誓言,并不能传到现在不在现场的人。
「但是啊?我先说清楚,真的需要像红坂朱音那种水平哦?毕竟做决定是红坂朱音本人哦?那可是我们三个人加一起都不一定比上的对手哦?」
「哎~,要是比无时间限制的彩色插画的话我可不会输给那样的漫画家哦?」
「我要是比情景描写和必须长台词的剧本绝对不会输给那样的漫画家哦?」
「不要在这么小的范围里比胜负了!我要是比健康也肯定不会输的!」
不过实际上那也是相当厉害的事了,但是现在不能用这样嘴上胜负蒙混过关。
「但是,都说了那种话了,是吧……」
「交给别人干难道不也是制作人重要的工作吗……」
嘛关于这个主张我确实是百分百同意……只要不是被这俩人用一脸嫌弃的表情看着的话。
「那总之,先把红坂小姐说的话一字一句传达一下吧?」
虽然红坂小姐交代过绝对不要告诉她们,但是除了这么做已经别无他法了。
「「如果放任她们狗屎般的感性的话,那最棒的霞诗子节和柏木触也会消失,你能允许这么愚蠢的事情吗?」她就这么说的」
「…………」
「…………」
啊,沉默了。
※ ※ ※
From:“安艺 伦也”<megumi-kato@/a>柀柀〇〇>
Subject:直到昨天的事
你好。
……不过,我这边已经拂晓了,早上好。
关于,LINE的,那个,你有没有读,
我有点在意,为了不精污,还是照常写邮件了。
嘛,绝对不是说去给我读啊。
但是,我其实并不在意邮件有没有传达到,
只是把自己想的东西仔细地写出来,仅此而已。
惠要是不想看的话,不用看也行。
……嘛你可能会想有写这些东西的闲工夫去写剧本不是更好,
但是别吐槽这个了,请给我回信吧……
※ ※ ※
「我想想……从什么地方开始写呢……」
就像邮件里写的一样,现在是周六早上六点半。
外面明晃晃的阳光从窗帘的缝隙中照射进来。
到了这个时候,三个人的脑袋都实在是转不动了……
现在,诗羽学姐在浴室里。
先洗过淋浴的英梨梨躺在床上轻轻地小睡。
然后,在这样放空的时间,我……
※ ※ ※
现在,我的房间。
英梨梨和诗羽学姐都来了,一直在进行「FieldsChronicle XIII」的作业。
实在是因为我要去学校所以预定在周末晚上解散,
但是英梨梨大概从周一开始一直在家里继续工作吧。
而且诗羽学姐也一起,这次会在英梨梨家里闭门不出吧。
然后,我大概工作日晚上会在那边帮忙……或者说,因为要检查进度,估计会在英梨梨家工作吧。
因为这些原因,那个,抱歉。
之前也说过,这边暂时脱不开身。
期间是……前面说过的,十月的第三周的截止日再缩短一周时间,
现在的是十月第二周。重要的是,还有两周改了预定。
嘛,我从来没想过因为稍微缩短了一些就能减轻我的罪状。
总之,先报告确切的时间表。
※ ※ ※
给惠的,从零开始的……不是,从今天开始的定期报告格式让我很头疼。
太过谦逊地写会变成「这不就变成单纯的叙述事实而已心情根本没有传达」,太过平常的口吻写会变成「根本没有在反省」。
因为这些原因,为了平衡地向惠传达事实和感情,斟酌说和写的语言的微妙变的很重要。
哎,这个,仔细考虑一下,在写剧本的时候也是很重要的观点吧。
要给用户看些什么,要让用户感受什么心情。
也就是说……要给惠传达什么,要让惠感受什么心情。
即使是写同一件事,不同的写法产生的印象也会大不相同。
所以,剧本……还有这封邮件,不细心注意细节,是不行的。
※ ※ ※
但是,但是啊……
虽然对惠有些不好,我,现在正经历很珍贵的体验。
毕竟,是那个「FieldsChronicle」啊?
惠可能不太明白,但是在我们懂事的时候,
已经是大作的那个「FieldsChronicle」哦?
甚至能玩初代的机器都没有了,
还发售了重置版的那个「FieldsChronicle」哟?
英梨梨和诗羽前辈为什么动摇我也懂。
或者说,至今为止感觉上能明白,但是像这样自己参与进来的话,
已经到了非现实的程度,有了成为故事主人公的心情。
……只是不发展成最近流行的黑心企业那样的就好了。
即使,现在正经历着很厉害的东西,
但是在我们之间还有更厉害的事。
毕竟,又和英梨梨和诗羽前辈一起做游戏了。
我都做好了要取回这些不知要花多少年的觉悟了,今年,又做到了。
当然,和出海酱和美智留,还有伊织一起做游戏是最棒的。
我们,在今年的冬CM,绝对要拿出最强的galgame。
但是,和英梨梨、诗羽学姐一起做游戏也是……
即使,现在并不是同一个社团了,
也绝对无法否定这快乐的心情。绝对不能。
毕竟,是顶级的创作者,是商业游戏。
是柏木英理,是霞诗子。
虽然是偶然,虽然是奇迹,我也不会说不高兴。
我,现在,真的被恩惠着……对不起,惠。
※ ※ ※
「切……」
一边打字,一边做出咂舌和痛苦的表情。
但是却抑制不住苦笑。
虽然说着要平衡地传达事实和感情,最后还是抑制不住感情,变回了「像平常一样执拗的口吻」。
可是……不,算了。
※ ※ ※
真的,又怀念又快乐,和去年一样最棒的心情,
一直忍着不哭出来进行着工作。
但是啊,和去年是不一样的。
还有一个,不足的部分。
本来的话,和现在相反,只剩那一部分留在我的身边。
但是,现在,那一部分也不在了。
英梨梨和诗羽学姐,因为无聊的事和不能让步的事互相仇视。
然后我吐槽些没用的、既没帮助也没意义的话的时候。
在房间的一角,只是在那里,平静地待在那里的家伙不在了。
越是快乐,越是觉得……
惠,不在我身旁,实在是太难过了。
※ ※ ※
是啊……但是,算了。
反正LINE还是未读。反正邮件也不会去看。
所以,怎么写都是我的自由。不管我怎么写,就这样吧。
但是就是不能接受「写了不写不是一样吗」的意见。
毕竟这是我精神卫生上必要的东西。
和惠说话,和惠现在还联系在一起的“设定”,对我已经没有必要了。
那是……像这样,即使三个人又聚在一起做游戏也掩盖不了的东西。
※ ※ ※
然后,再让我发一句牢骚也可以的吧?
其实,我在这边的职位并不是剧本负责人。
毕竟剧本负责人有个超级天才来当。
现在,我在做的主要是,和马尔兹交涉有关时间安排的事情。
……和去年比,更像制作人的工作了吧?
和不知在游戏杂志的采访上见过多少次照片的游戏业界的大腕监督,有时认真地进行勉强的交涉,有时互相对骂,对方肯定觉得「你小子谁啊」,其实我也是这么想的。
其实本来这不是我自己该说的话,但是还是先放过我吧。
为什么我一个高中生非要做这么费神的大牌游戏啊。
啊啊好想做galgame!好想和女主角卿卿我我!
……好想,早点见到你。
※ ※ ※
「要是真这么写估计会让人无语吧……在不好的意义上破坏力太高了吧」
「「好·想·见·到·你」什么的……到底是哪的二十世纪gal啊」(注:1998年发售的《青涩宝贝》,主人公收到了写有一封“好想见到你”的信。)
「唔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突然……不如说,看来我是太粗心大意了。
看一眼PC的时间……现在已经不知不觉到了早上7点了。
从开始写邮件已经差不多过了三十分钟的这个房间中,从小睡中醒来的英梨梨和洗完澡的诗羽学姐已经端坐好了。
……就在我身后。
「这什么啊这是什么啊……你想给惠发这么恶心的文章?不会吧~!……(小声)明明还没对我说过这样的话」
「要是我的话读了三行就会慌慌张张地删掉把垃圾箱清空,以防万一还会把硬盘格式化掉……(小声)嘛只是不感兴趣的人的话,呢」
「不是的!这不是邮件是剧本啊!」
我面对这突然到来关乎我的尊严的大危机,不慌不忙……不实际上是相当慌忙,但还是发动了预备好的计划B。
「你看啊,这还有角色名呢!这写着「巡璃」呢吧!」
「嗯?啊呀?」
「确实……」
没错,这就是我只用一秒就发动的大魔法……
把文本中的「惠」全部替换成「巡璃」的命令。
「这个是……你们的游戏剧本?」
「没错,「blessing software」第二弹软件「不起眼女朋友的养成方法(暂定)」的最终剧本……主人公用邮件向女主角巡璃道谢的,个人路线的高潮部分!」
总之,这个奇迹般的大魔法总算是把场面蒙混过去了。
然后,把火灾后的痕迹巧妙地隐藏起来,然后一直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就虚构的故事来说,现实的人物和团体名是不是出现的太频繁了?」
「这是为了追求真实感!而且你看英梨梨(假)和诗羽(假)这样的角色,之前给你们看过的剧本里也有登场过吧!?」
「既然是写剧本,为什么还要大费周章打开邮件软件……」
「因为是写邮件啊!为了营造气氛才用软件来写的!」
「…………」
「…………」
这俩人现在还是一副接受不了的样子,来回翻看我的邮件……不是剧本。
但是就是没有证据。
最后我还确认保存,已修改命令也没有发动,已经没有方法确认之前写的是什么了。
话说回来,这封邮件实际上是游戏剧本什么的,我还真是创造了个巧妙的后路啊。
我在推敲这封邮件的时候也在想「这也能用作和女主角重归于好的场景剧本啊」……
啊、哎?
稍微,等一下?
这个,莫非是……?
就在,我受到了非常不得了的天启的时候……
「……啊啦?这是什么?」
「哎?哪里哪里?」
她们俩在别的地方发现了什么。
「你看,这行……能看懂吗泽村桑?」
「嗯……「我,现在,真的被巡璃着……对不起,巡璃。」……这什么啊?」
「哎?」
我一瞬间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愣在那里,但是马上理解了这件事代表的含义。
是吗……是这样的啊。
说起来,大魔法「“惠”→“巡璃”全部转换」是全体攻击命令。
也就是说,「被恩惠着」这句话,也在效果范围内……
「…………切」
「…………切」
「哎?哎?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