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不起眼女主角培育法(路人女主的养成方法)
  4. 第十二卷
  5. 第六章 啊~,这不在GS3补全可不行啊
  6. 繁体版

第六章 啊~,这不在GS3补全可不行啊
2017-06-23 04:37:23

		

星期四,刚过早上十点。
……翘课第二天。
「那么,再来复习一遍哦TAKI君?」
「尽管来吧」
去新大阪的东海道新干线从新横滨出发,到名古屋站还有一个多小时,乘客不上下车的这段时间,坐在我旁边的町田小姐用一脸认真的表情转向我这边。
「到了大阪本部,那边的负责人出来之后,首先是交换名片」
「承蒙您的关照。我是红朱企划的安艺。然后……」
「名片要双手拿着。然后方向反了,递名片的时候要让对方能读出你的名字」
「啊,这样啊……说起来也确实是」
是的,这趟新干线的目的地,就像大家猜的一样,是和「Fields Chronicle XIII」马尔兹大阪本部的开发人员开会。
因为红坂朱音倒下而暂时停滞的,在和马尔兹游戏制作团队还有红坂朱音的事件制作团队的信息交换会上进行的最终开发日程表的调整会议。
……这就是昨日下定的决心,代替红坂朱音保护柏木英理和霞诗子,最初和最后的任务。
昨天,伪造了名片和西装(当然是用红朱企划的名字写了领取证),和町田小姐制定了简单的计划。
但是,不管怎么说我都是(先不说游戏开发)社会人第一天(还是伪造),尽管三小时后有会议,从打招呼开始的练习也没法想太多了。
……不过之前接受了红坂「游戏业界的人都是一帮社会人失格的家伙没必要在意」这样稀有的鼓励就是了。
即使这样,也要给对方一个好印象,展示我是一个工作没什么麻烦事的人(正好相反麻烦事一堆),这样鼓励我——安艺伦也做好社会人的角色。
「TAKI君……不对,安艺,你是给谁负责?」
「主要是我现在的同事……柏木英理和霞诗子」
「如果被问到「我从来都没听过你的名字」呢?」
「基本上我是在背后工作的……我社的形式是表面上的工作都由红坂来处理。但是这次是例外中的例外吧……」
「不要老推眼镜了」
「不是,好久不戴了有点不习惯」
另外为了登上大人的阶梯,用的变装道具可不止西装,还有银边细框的眼镜和大背头的发型给我的童颜(两个30岁左右的人说的)做二重,三重掩饰。
……顺便说一下,看见这造型的两个提案者不仅笑的肚子疼,还要害我担心病人笑的太过发病,这糟糕的心情不写不痛快。
「您看上去真年轻啊,请问一下年龄?」
「二十岁。但是和年龄没有任何关系。我这回是被住院中的红坂全权委托的。请看一下这份委任书。」
「嗯,嘛,总而言之看上去有点像那么回事了。」
町田小姐也给了我这副鬼畜眼镜……不对假冒社会人的样子差不多及格的分数。
另外刚才的回答是为了赶紧进入正题而忽略年龄的细节问题,微妙地在年龄上打马虎眼的一种高级战术,大家好好学习一下,虽然没什么用。
「那么,接下来就是正事了哦?」
「好」
「这次的会议,我也会作为旁听参加……也就是说,作为茜的代理人的你不好好干活可不行。」
「嗯、嗯!」
町田小姐是不死川书店的社员,在马尔兹也是皆知的事。
不死川书店并不是与「Fields Chronicle XIII」的游戏开发有直接关系,而是游戏周边的多方面宣传……最多也就是小说化和漫画化的出版合同。
也就是说,町田小姐没有权利插嘴游戏内容及开发日程。
……有这个权利的,只有我,株式会社红朱企划的正社员(临时)。
「先确认一下,我们这次的胜利条件是?」
「嗯……这边的截稿日期延期三周就算胜利了。」
没错,对今天的我们来说,这是最艰难的战斗。应该说这才是所有。
不止是发挥社会人必要的交涉力,更要作为红坂朱音的代理人,发挥非常特殊的交涉力来让「Fields Chronicle XIII」成为神作,得到最后的机会。
不过那实在有些强人所难。
「嘛,说是这么说……那只是最终目标罢了。还是不要期待一口气达成比较好。毕竟你也不是茜。」
「嗯,嘛说是这么说……」
……嘛即使知道这很天方夜谭,被别人指出果然还是心中有些不快。
「所以你今天取得你自己的胜利就可以了,尽自己所能吧……拿到让马尔兹点头,茜不会发狂的成果就好。」
「哈……」
还有,虽然说的确实都是实话,能不能别说的让朱音满足更难一样?
「那么,再来一遍……我们今天的胜利条件是?」
「嗯…即使我能力有限……」
「啊?你说这个我怎么懂?」
「哈……?」
就这样,刚才开始就这样一直顾左右而言他的町田小姐……
就连我最想知道的事,也不想告诉我。
「说起来我本身就反对开这个会议。说马尔兹采取的措施是妥当的……是这样吧?」
「说,说是这么说,但是……」
「这次最有动力的是你和茜……至少应该在昨天好好练习一下的……嘛,因为那家伙是病人我会阻止的」
「等一下那就是说我现在是孤立无援的境地了?」
「是啊?现在才反应过来?」
「町田小姐????」
这样一瞬间就把我推入不安孤独绝望的深渊的町田小姐……
「喂,别摆出这种可怜的表情……」
但是马上又变回了温柔的表情拍了拍我的肩膀。
「你要保护她们吧?小诗和英理」
「那是……」
「大概,你的信念才是你最可靠的伙伴」
「啊……」
「然后,这份信念,能够导出最优解」
虽然是这么说,嘛,压在我身上物理性的重荷倒也不会减少吧。
「茜和我都想不出的……取得让马尔兹、茜、小诗、英理都能接受的结果吧」
即使这样,嘛,心理上的重荷多少有些……
※ ※ ※
不知何时,新干线已经过了名古屋站。
然后不知何时,町田小姐刚彩排完就靠在靠背上睡着了。
……不,嘛,这肯定是她温柔和严格的绝妙搭配的策略。
因为有时悄悄睁眼看我已经完全被我发现了。
会议开始只剩不到两个小时了。
我要在这短短的时间中找到”我想要的”胜利条件。
然后,在今天的战斗……这会议上,一定要完成这个条件。
马上,我的商业出道战就要开始了。
……嘛,虽然是从来没有想到过的立场就是了。
※ ※ ※
「所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町田小姐……」
「啊,啊~,小诗,这个是……那个」
「为,为什么……为什么伦也会在这里啊……?」
「啊,不是……说来话长~」
就是这样,现在还是周四,晚上十点。
场所是不死川书店大楼第二会议室……重要的是,不是大阪而是东京。
从早上十点乘上去新大阪的新干线已经过了十二小时……
中午一点开始和马尔兹的人开会,预计五点结束的会议大幅延迟,七点办完事立刻坐上新干线回去,然后连休息的时间都没有,又像这样面临一个临时会议我自己都觉得有点厉害。町田小姐也是。
还有,关于大阪的事一点也不描写并不是因为外景在日程上紧或者是对大阪圣地化的抵抗。只是希望大家什么都不知道就不会考虑那么多了而已。
「所,所以,话说起来就会很长你们的事先不谈,今天找诗羽学姐和英梨梨不是为了别的。正是关于「Fields Chronicle XIII」接下来的开发计划的信息交流……」
「还有别的事情所以你那边的说明一会儿再说先解释清楚这是怎么回事伦理君」
「好……」
就这样,我原本计划的,「先不说这个,开发时间紧细节的部分就省略先继续往下说吧」的深谋远虑就这样退场了。
我陷入了不得不面对诗羽学姐直盯盯的、英梨梨气鼓鼓的视线完成说明责任的事态。
※ ※ ※
「就,就是这样,今天开始我,不,安艺伦也作为株式会社红朱企划的临时社员,担任红坂朱音老师的临时代理人……啊,这是我的名片。请今后多多指导与鞭策……」
「……」
「……」
然后这次因为不是我而是某人(作者)的深谋远虑(偷工减料),交代至今为止发生的事情的过程全部一笔带过,只剩下英梨梨和诗羽学姐呆呆地张着嘴,一直看着手上条件反射接过的我的名片。
……啊,另外银框眼镜和大背头发型的扮装已经解除了,关于那方面的反应就不要期待了。
「我阻止过的哦?但是TAKI君无论如何都要帮茜」
「切……」
「切……」
「等下!不要误导好不好?!主要还是为了这俩人吧!?」
对我让人发火的说明,町田小姐还是一如既往的不负责任地讲别的事情来帮我。毫无疑问会起到反效果吧。
※ ※ ※
「所以就是这样,现在必须要说明「FieldsChronicle XIII」正面临大危机的情况」
「………」
「………」
果然话题一下转到今天的情况报告的话,两个人都露出困惑的表情互相看着对方。
马尔兹几乎像红坂推测的一样工作。
趁着……不是,是没有办法的情况下,在红朱企划的窗口——负责人红坂朱音没在工作的期间以现在提交的东西做好了所有素材。
这之后的剧本修正、CG制作、场景演出,马尔兹方面会“没有办法”“负起责任”地做完。
然后,关于今后马尔兹方面完成的所有东西(包括脚本作者和原画师)都不需要红朱企划的监修……不如说已经固定下来了所以拒不接受一切修正指示。
不过,一想到现在站在我们对面立场的那些人曾经被制作人的高压语言相逼和痛骂,现在想必露出了一副哪儿的不干净东西被驱逐了一般清爽的表情,同情之心油然而生。
肯定受了不少苦吧……毕竟一直与那个怪物红坂朱音战斗啊……
……
不好不好,现在可不是同情对手的时候啊。
「那什么啊……你这种自说自话谁会认同你啊!是吧霞之丘诗羽!?」
「是啊,毕竟不是可以容忍的话呢泽村桑。如果对方真的干出这种暴举那就请把我从信任人里删掉吧」
「那也太不温不火了!应该发售前一周把内情全部搬上博客和推特成为网络话题!」
「说的也是,顺便把至今为止所有的原画和剧本全部在网上流出怎么样?」
「这不错啊干脆不如雇一个真正的超级黑客,这样不知道到底是谁泄露的就完美了。」
「反正都要雇专业的了,能不能直接从马尔兹的服务器里搞出来数据?」
「要不把病毒伪装成追加素材混在数据里发过去……」
「你们真的要给这个系列抹黑?还有真的至于这么认真吗?!」
「没错,就算剧本主笔平然地提交了擦边球打的很过分的剧本,就算原画家执拗地挑错把美术组的工作全部付之流水,她们所做的事情也是不被允许的。也为了互相的和平」
「总之,这样说明白了吗?必须有人要代替红坂小姐和马尔兹战斗!」
「还有,不止是和马尔兹,还要像这样必须和你们战斗,……所以必须是TAKI君这样的人才才行。」
「…………」
「…………」
「我迫不得已的大吹嘘再加上町田小姐绝妙的援护,终于使二人停止暴走,沉默了下来。」
「但是,伦也……「blessing software」那边怎么办?」
「呃……」
然后,对我犹豫的一瞬间打出的反击,却使我无话可说。
「没错,泽村桑的指出是正确的,就算女孩子的本命在这边,游戏肯定是那边的本命,你来参加这个系列根本一点理由都没有。」
「等下霞之丘诗羽,这个本命到底说的是哪边啊?!」
「这可是无可辩解的花心呢……如果这样的话,仅仅一次,每次每次都只能下这点决心又决断不了一直这样浑浑噩噩下去,总有一天再也瞒不住自己的心情,伦理君有一天做出了重大的决心……「我有话跟你说。不说不行,重要的……」」
「才不是花心呢「blessingsoftware」那边也会好好做下去啦!」
「……那就是脚踩两只船?」
「两、两、两两两两两两……」
「……本来应该光速否定的、嘛、游戏开发就是这样的。」
随着我改变态度,诗羽学姐也转换了态度……也就是说只是态度问题就让她严肃地盯着我看。
「也就是说伦理君没有全力投入到自己的游戏里,而是分心做两个游戏?没有尽全力做自己的游戏的意思咯?」
「那个是……」
「这样就能做出好的作品了?你所希望做出的“最强的galgame”还能做出来吗?」
明明刚刚还是能互相开玩笑的感觉啊……
即使这样,她还是在惠边哭边责备我的同一个地方狠狠来了一下……还是那个不能疏忽大意的人啊。
但是……
「总之,我已经决定了。绝对要华丽地让你们二人商业出道。不论业界还是世间都为你们瞩目。」
「伦、伦也……」
即使这样,我也要继续将错就错下去。
「这件事除了红坂朱音以外,只有我能做……不是爱慕虚荣也不是虚张声势,真的是除了我没有人能做的事。」
「不,没有这种事……要是和马尔兹交涉的事情的话,我也能做。不,我来做。」
「等、等下……霞之丘诗羽?」
然后诗羽学姐也,还要继续否定我的决定。
「吵架的话,就交给我吧……我会让他们后悔把我的作品搞出瑕疵的。再说说有瑕疵也行的明明是伦……」
「吵架不是目的我是希望乐观地去解决问题的!」
「你趁乱瞎说什么呢!」
所以我为了让诗羽学姐闭嘴(不是用黄段子),从手旁的纸袋子里拿出了出差的土(杀)特(手)产(锏)。
「而且诗羽学姐现在也没有那闲工夫了……」
啪嗒一声扔到桌子上的,是一叠贴着各种色彩鲜艳签纸的纸张。
而且那些便签贴的地方还有用各种颜色的笔写着各种各样的注记。
「什么啊,这是。」
「剧本的修正指示。总之这些是刚开始的,明天一天修正好。」
「什……!」
没错,这就是,我的,商业的,第一步的成果。
是为了实现“我想要的”胜利条件的第一步……
「哎~呀哎~呀、被挑错了~」
「不能说上话就闭嘴你这个路人女主角!」
「哎?!」
……就这样把我的最棒的精彩场面破坏了的,就是想凑热闹却连解说员都当不上的英梨梨,实在忍不住了给了诗羽学姐当头一棒。
以前还曾经把惠叫做「英梨梨的朋友B」,対现在的英梨梨来说好像有种对待「英梨梨的朋友B的朋友E」的感觉是我的错觉吗。
这家伙是不是把人类基本的能力全部作为画家的才能吸收了吧……
「我……不如说除了红坂朱音以外的所有人都不能像她那样一意孤行地战斗」
嘛、先把明明就在真正的战场正中间却一点都没有自觉的外野放在一边,这次我像宣读圣旨一样对用一脸苦相地瞪着着全是标签纸的稿子的诗羽学姐搭话。
「嘛,没有茜那样的实绩和才能以及信念和能量想模仿她能做到才怪了。」
「但是我在信念和能量上不会输给那个人……不,如果输了一切都无从谈起了。」
「……也许 是这样吧」
这样在有点稍微插嘴我们几个人的小圈子里的町田小姐的吐槽中,我也要做我能做到的抵抗。
现在也是,几小时前的大阪也是。
「我要确认一下。诗羽学姐,这是不是作为霞诗子完全接受不了的修正指示?」
「稍微等一下……实在太多了我一时半会儿判断不了。」
面对马尔兹的强硬姿态,我会抱着和红坂小姐一样多的信念和热量来挑战的。
但是我不会像红坂小姐一样,用绝不退缩的力量击溃敌人……先不说我想做也做不到。
「这份修正有让步的地方。为了保护绝对不能被改的剧情,和那边做了交易。」
「嘛就像给税务局的“土特产”一样的。和TAKI君做了只修正这些的约定,这边也有真的想传达的东西。」
没错,我使出了她意料外的「使人屈服的力量」。
在桌子上把纸摊开,花了三小时和对面的制作人关于「我这边要做什么,你那边能为我做什么」这样的,互探底线的交涉。
这样之后提交的素材如果处理不完的话,就判断现有素材的优先度,把现有的优先度低的东西删掉,给新来的东西腾地方。
比如说,在所有角色中不太重要的角色们的台词和任务统一起来,把副角色的总数减少的修正。
或者说,为了减少战斗场地的数量,在同一个地方战斗的理由用角色对话来解释。
或者说,一句一句检查还没收录的台词,把不重要的东西一点一点地删除的修正……
「果然,还是不能理解……这样的修正难以接受」
「什么地方?」
「……这个修正量啊。要求一天改完的是伦理君么?」
「小诗的文章里有这么多红字可是「恋爱节拍器」第一卷以来呢~」
「除了量以外呢?有没有不能接受的内容?」
「……………………没什么」
「好啊啊!你看我说的吧町田小姐!诗羽学姐的底线我是最清楚的!」
没错,但是和这相对的,对方也对有些暴走的描写一步不让。
关系到故事的根干部分的修正要求死也不会答应。
即使和故事没有关系,对“霞诗子节”有利的部分也绝对不让删。
大肆宣传「我已经退步这么多了你那边也退步一些」的理论。
「……这个伦理……」
「哎?啊、啊啊啊啊啊啊~!」
「剧本的底线虽然很清楚,但是三次元的小诗生气的底线好像不怎么了解呢……」
……嘛,这份努力的报酬就是九阴白骨爪的事情,角色似乎还不是太能接受的样子。(注,后一句注字是タ○姊かよ,知道意思的说一下)
「好了~~……那接下来就是英梨梨了!」
「哎哎!?」
然后一分钟后。
诗羽学姐的手上松劲,我终于取回头部的自由的时候,我转头向房间的角落的英梨梨搭话,叫她过来。
刚才在房间的角落里一边看着我们打闹一边做出奇怪反应的废柴金发双马尾,很没有当事者意识地呆呆的走了过来,不禁偷偷看我是不是想找个借口欺负她。
「关于英梨梨的原画部分,没有特别的修正指示。认真地把剩下的画做完就行了。」
「这,这样啊,太好……」
「……但是,关于截稿日期要提前一周」
「哎哎哎哎哎哎~?!」
……但我还是欺负她了。
「没事,保持一天两张的速度的话还是赶得上的!一直以来不都能好好赶上吗!」
「问题大了好吗时间太紧了好吗!截稿日期提前一周你到底想干嘛啊!」
本来是这周末就要截止的,本来我争取两周是想被夸奖一下的,嘛,不知道原来有多惨这个反应也有情可原。
「其中一周还要加入事件CG的最终调整。马尔兹的美术团队虽然很努力了但是最后还是要英梨梨来对质量负责。」
「什……」
虽是这么说,该抓紧的还是不能放松。
「至今为止,对上面给的CG发了不少牢骚了吧?行啊,自己改吧。得到许可了。」
「就给我一个礼拜的时间?」
「那要不我让你交原画再早一个礼拜?那就是一天四张了哦」
「什、什、什什什什什……」
一天四张其实是威胁,但是提早一周是对方接受条件的底线了。
毕竟在红坂朱音100%支持的英梨梨执拗的重做要求下,马尔兹的美术团队已经疲劳不堪了。
真想让英梨梨来回答被美术团队真的一边哭着一边说「现在的体制下我们没有义务承担更多的工作量和更严的质量要求了」时我的心情。最好一百字以内。
嘛,那个时候光顾着像这样「今后根据柏木老师的意见由我们来细致地修正」向美术团队下跪道歉了,根本没那个心情……这样才是正解就是了。
「伦理君……再怎么说,这风险是不是有点太大了?在这样下去泽村桑就要变成一个游戏也没做完高中也没毕业,只能当一个家里有点钱的只能给家里帮忙的名副其实的无业人员哦?」
「高中还是会毕业的实在不行花钱上私立不就行了!」
不怎么了解马尔兹那边的事情的诗羽学姐,果然还是想挑衅……不是,拥护英梨梨几句。
「那就行了……其实我也给诗羽学姐准备了下周开始的新工作。」
「……你说什么?」
可是现在也非调戏……不是,担心别人的时候。
「给,这是宣传资料。然后这是用户手册。然后这个是录音台词本。」
还是从刚才的纸袋中,拿出比刚才更高的三沓纸,啪!啪!!啪!!!地往桌子上堆。
已经是坐在椅子上就看不见桌子对面的脸的高度了。
「……你到底想干嘛?」
「其实这些全都没怎么做呢……所以之后就交给你了。明天把剧本的修正搞完,后天开始干这些。」
「…………我问你,到底,想干嘛啊?!」
「啊,抱歉,说明不够充分呢。先把录音台词本完成,然后拿着它去指导收录现场。日期和地点之后用邮件发给你。」
「………………」
顺便说一下,这些毫无疑问都是合同外的业务,本来不接也可以,不如说接了反而有不少麻烦的工作。
但是啊,随便敷衍这些灰色地带才是这个业界好的……不是,不好的地方。
「求马尔兹干了不少勉强的事!所以拜托了!也请你们答应我过分的请求!」
「我说了吧?非TAKI君就不行的理由知道了吧?作为编辑的我是怎么也不能向作家大人提出这么过分的要求的」
有时我也听说过不管作家说什么,只是机械性地通知截稿日的编辑,看起来町田小姐不是那种人。
嘛先不说这个……这就是我的战斗方式,我的胜利条件。
为了保护想要全部保护的,可以答应的全部答应。
为了避免实际做游戏的他们丧失干劲,不是用力量而是话语和热情来说服。
这样的合切的调整才能导出「Fields Chronicle XIII」的最优解。
尽我所能,做出红坂朱音希望做出的游戏。
如果真正照那个天才创作者红坂朱音的意向,让马尔兹见识一下地狱的话,结果上说不定能变成真正的神作。
但是我,不对,现在的我没有达到她的境界所需的技能与胆量。
现在我只拥有……靠强行请求让唯二的创作者,霞诗子和柏木英理发挥她们超绝的努力来创造神作……可以说人脉可以说窝里横这样的性格。
「拜托了……英梨梨,诗羽学姐」
所以只能像现在这样,下跪来请求。
「请你们两人,让我变成男人吧!」
「…………」
「…………」
「……啊?」
※ ※ ※
「……唔,我以为会很快就答应我的」
「到底要怎么解释才能得出这么只对你自己方便的结论请务必让我看一下你的脑子。肯定是蔷薇色的吧」
「TAKI君的脑不是蔷(做)薇(游)色(戏)而是桃(3)色(P)的才比较符合实际」
我发出一生一世的宣言「一起来做神作游戏吧」十分钟之后。
结果,会议乱成一团,没有得出结论就结束了。
现在我们少了一个人在会议室喝着罐装咖啡开着反省会。
「确实诗羽学姐的抵抗我有心理准备,英梨梨应该是普通地说OK就会答应我了啊…」
没错,诗羽学姐的抵抗是预料之中的。
倾诉自己的困难,埋怨我的计划的无谋,生气地袭击我。
即使这样也会一边发牢骚一边勉强承诺下来,最后也会拼命做完才是标准发展……要是这么说肯定会「谁是傲娇女主角啊?」然后又被袭击所以不说就是了。
「泽村桑应该普通地说OK的啊……这才是怎么都解释不通的地方。」
「……是这样吗?」
但是英梨梨,总觉得和平时有点不同。
诗羽学姐就像往常一样差不多该说「真拿你没办法啊」的时候,她留下「抱歉,让我考虑一下」的话后匆匆离去了。
就连我说「送你吧」,也是「不用了,我打车回去没问题。」这样,很寂寞地一个人……要是我俩的家在一块的话一起回去对我来说才很方便吧。
「伦理君,你难道还想重蹈去年英梨梨的覆辙吗?」
「那个是……」
“去年的覆辙”,只是这个关键词就让我想起了刺心的回忆。
“预计参加”冬CM的我们的游戏,距离完工预定越来越近的十二月。
那才是以“一天两张”的速度来追进度的英梨梨,把自己关在在那须高原的别墅里,倾注自己全部的精力描绘出那“奇迹的七张”。
……然后身体累倒了,也没赶上压片。
更因这件事陷入了低潮期。
随着复活的同时,她也离开了社团。
「泽村桑觉得不能再待在可以撒娇的环境下,离开了伦理君和社团」
「想去水平更高的地方挑战一下吧。我也觉得这样很好」
「尽管如此,又变成和你一起做游戏了……又回到了,可以撒娇的地方了」
「这次实在是不能让她撒娇了。人家的标题都定好了」
「但是那孩子,没那么看的开吧」
罐底剩下的咖啡,已经凉了。
因为温度而掩盖的苦味,奇妙地留在了舌尖。
「她的心中,还留存着困惑、不解,还有……」
「我已经不再迷茫了」
「之后」的之后,不知是诗羽学姐停下了还是我打断了发言,在微妙的时机没有继续说下去。
「英梨梨也已经不是一年前的英梨梨了。能力也好,速度也好,岂止如此的厉害程度已经成长到不是那个时候能比的了」
不知何时,町田小姐已经不在会议室里了。
只剩下我和诗羽学姐之间,和往常不同不插科打诨认真地应酬还在继续。
「那你又怎么样?和她,和我,对于又一起做游戏这件事就没有一点芥蒂吗?」
「最初,也许可能有吧……」
不禁露出显的稍微有点率直,稍微有点恨意的苦笑。
「但是我明白的……反正一开始做下去的话,又会变的很快乐,很兴奋……就像在梦中一样」
但是稍微张开的嘴唇,马上就缓和下来,露出了恍惚的微笑。
「这样好吗……?社团那边没事吗?」
「怎么可能没事。这边结束了我要拼命地赶」
「……已经和加藤桑说了吗?」
「嗯,一开始就说了」
大概,想象我一筹莫展的样子的诗羽学姐会……
对于这个答案,只有这次,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然后呢?」
「那当然被狠狠地发火了。现在也没得到原谅」
就因为这样,回到社团之后肯定没那么好糊弄了,一想到之后一堆麻烦事脑袋就疼的不行。
「但是我不会放弃……这次一定不会放弃,我有自信」
……所以我,从刚才开始就一直保持着微笑。
「无论如何也要得到原谅,再一次回到社团……」
对我这样,奇妙又滑稽的表情……
「然后,我有自信,做出最棒的galgame」
诗羽学姐这次,用很难过的表情一直看着我。
然后,过了几秒。
「啊~,是这样啊~」
诗羽学姐好像是惠那样,反应又平淡又缓慢。
「你好像做了不少决心呢……伦也君」
下了怎样的决心,做了怎样的觉悟……
虽然我不清楚诗羽学姐到底知道了多少我的事情,
但是,从她的语气,从这种微妙中,也应该八九不离十。
「好,我知道了……泽村桑我来说服」
「……这样好吗?」
「今天晚上搞定。我会搞定的」
「诗羽学姐……」
那是对我的理解呢,还是信赖呢,还是无语呢,或者是这些全部呢。
「所以,从明天开始,再像往常一样……」
「不,是时隔一年的队伍再集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