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不起眼女主角培育法(路人女主的养成方法)
  4. 第十二卷
  5. 第五章 是谁一开始说这是毫无意义的剧本?
  6. 繁体版

第五章 是谁一开始说这是毫无意义的剧本?
2017-06-23 04:37:23

		

“没事吧?没有感冒吗?”
“啊~我会好好说明详细内容的。先说好,我还很活蹦乱跳,很健康”
然后,还是当天星期三的夜晚八点。
再一次只在电话响一回就接起来,值得高兴的是,惠担心着今天没来学校的我。
顺便说一下,今天从惠那里收到了“感冒?翘课?”“没事吧?”“动不了的话,要我去看你吗?”的三条LINE。这样如同“自然地,一点也没有感到厌烦”一样,程度恰好的担心模样。
“是吗,恩,这样的话就好….不会是,通宵写了剧本吧?”
“啊~这个也,恩,没关系…这礼拜开始一行也没动过,所以放心吧”
“….不好意思,现在这句话让我越来越不能安心了,是我感性上的问题吗?”
“啊~那个,真的没关系。这种程度只是很琐碎的问题而已”
“…顺便在现在,多余地担心起了接下来的谈话,这个是我爱操心的原因吗?”
这么说起来,总觉得今天,如同碰巧遇到的时候一样,两人之间的对话,绝妙的不一样。
恩,这一定是因为,如同偶然碰到的时候一样,双方持有的信息,双方思维的方向性都完全不一样吧。
“啊~怎么说呢,惠….稍微冷静一下坐下来”
“很明显,没有冷静下来的是伦也君这边吧?”
……现在不是像这样冷静分析的时候吧。
“那个啊,惠,之前跟我说过的吧,如果发什么的话,要好好联络”
“恩,这个确实….”
“还有,一年前也说过的吧?‘既然是伙伴,那么报告,联络,商量是常识。’”
“…呐,伦也君”
“…什么?”
“….总之你打算商量很不好的事吧?”
“也不能直接就断定是不好的事吧!?”
“……啊,不管了啦,快点说”
“啊,那个,惠啊。大概这个是为了惠的挚友的事情,总之最终,还是为了巡璃(巡り巡って巡璃),不对,还是是为了惠的事情”
(这句‘巡り巡って巡璃’原文很有意思,我翻出的是大概的意思)
“好了啦,总之不要包藏事实这部分,说出全部,一切哦?伦也你有什么感想,想法,照顾都不需要”
“……遵命”
总之你看,明明对话对不上节奏,却因为只是我所说的话的糟糕程度率先暴露了。惠抱有不同寻常的警戒感,朝我所说的话摆好了架势…
* * *
然后十分钟后。
“…….”
“…….”
没有包庇事实的部分,已经全部,一切都说出来了哟?
红坂朱音病情的严重度也好,她能回归的线索无法成立的事情也好。
那个期间,她和英梨梨以及学姐的游戏,停止了开发,有完不成的危险……不对,是‘三人所追求的游戏’有完不成的危险的事情也好。
这个也是那个也是。目前为止,谁都依靠着名为红坂朱音的创作者的能力,想法,威望….不对是被红坂朱音强迫依靠着的事情也好。
“…”
“啊,那个~….”
然后,必须要解决这个现状的事情也好。
恩….像红坂朱音,马尔兹,町田小姐,不死川书店还有关于这个企划的各家公司,其他各方势力就更不用说了….
比起这些。为了英梨梨和诗羽学姐。
所以…我做了一个决断的“事实”也。
“…….”
“惠小姐…?”
但是如果说了这个决断的话,惠肯定会从三分钟左右之后开始,放弃了随声附和。用非常沉重地沉默态度,听着我所说的事情吧?
“….所以”
“什,什么?”
然后果然,再度开口好像也是刚好我说完话后的三分钟左右之后。这是偶然吗,还是故意啊….
不过。是不是故意就先放在一边。下定决心传达过来的时间间隔只是如同旋涡的半径一样的大小。
“伦也君是说…从明天开始,关于Fields Chronicle XIII?”
“啊,因为能俯视开发全部的人,一个都没有啊!红朱企划的人也是,啊,在这个公司的实际上只是红坂小姐以外事务和经营的成员而已,知道开发的人一个也没有…”
“所以”
“要…”
“因为没有听伦也君的想法之类的打算。所以只要说出结果是怎样的就行了”
对于虽然是这么轻快的语气,但还是感觉压力很大的惠的询问…
“恩….打算参加”
但是我害怕的同时,回答了惠应该不希望得到的答案。
“谁拜托的?你被谁拜托的?”
“…应该说是,现阶段所说过的人都反对。”
“那是当然的吧…因为伦也君是高中生吧?”
“恩…”
“至今为止,没有做过商业性的工作吧?就算是打工也是和这个没有关系的吧?”
“嗯,是这样的”
“即使是导演或者制作人,也只是做了一个同人游戏,而且还没赶上去年的冬CM吧?”
“啊,那个就原谅我吧,不是约好不提旧事的吗?”
惠如某种程度想象上的一样,开口一次之后,就同决堤了一般,吐出了积攒着即重又黑的东西。
但是…
“…我当然知道,想要做这个谁都没有期望我做的事情,这样”
我没有逃避,也没有躲避那个浊流,毫不慌张地正面接受。
“但是,必须有人代替红坂小姐去做…”
即使这样,流完后也要站在那里,忍耐给你看。
“……”
“……”
然后依旧,持续着惠的沉默和试探着这个的我的持久战。
果然,三分钟过后,惠再一次,然而这一次是吐出了残留在浊流底部的泥。
“一年前,约定过的吧?同伴之间的话,要报告,联络,商量…”
“那个,所以我才….”
这个是十分钟前,完全按照我说过的话所提出的问题…
“但是,这次,没有商量吧?只有报告和联络”
“嗯……”
但是,显示出了这句话中隐藏过我的欺瞒。
“…电话先挂掉一下,我暂时试着思考一下”
“嗯……”
“然后,整理好思绪后,再给你打电话”
“我知道了,我等你”
还没等我回话,耳朵就传来了通话终了的电子音。
“呼唔……”
如同想要剥下曾经在房间中萦绕过的沉重空气一般。我深深的吐了一口气,随意地躺在床上。
虽然没有想过这事能简单就过去,但即使如此,对于预想中的惠的反应,心中颠簸着各种各样的感情。
两个人之间流淌的,那个….所谓氛围的东西只在一周间就急剧变化了。
那个当然对于我,以及对我低声说道‘(对于女主角的剧本)不需要转’的惠也一样,是大概,没有在内心描绘过的东西。
那个当然也不是往好的方向…
“…诶?已经好了?”
我像如此这般,交织着后悔和回想,但即使如此也不屈服的决意,用长时间独角戏说出之后,从电话开始传来了通话声音。
但是还没有挂电话挂到“暂时试着思考一下”程度。好像连30秒都没有经过…
“惠?”
“所以,需要花费多少”
“…蛤?”
不知所措的同时,希望听到惠得出的结论和想法。这个满怀期待的电话上,最初传入我耳朵的是…
“所以说啦,你想嘛,那~个,到什么时候?”
“….什么到什么时候?”
和期待一样的惠的声音以及微妙地得不到要领的问题。
“真是的,这不是摆了明的吗!那边的截止日期哟,束缚伦也的时间!”
“啊,啊啊……这事啊”
虽然从惠的语调中感受到了微妙的“为什么这种程度的事都听不明白啊”的责备。但是像“没有省略主语到那种程度的吧,没有百分百得出正解的保证,但是适当的回答后,搞错了惠的意图的话,会更加激怒…”这样的我的辩解,我觉得是相当地具有正当性的吧。是吧?
“是呢…因为红坂小姐提出的期限是10月的三周…”
“还有,一个月……?”
“‘一个月’说的好轻啊,好轻啊”
恩,这种努力于内心中懦弱的辩解的事情当然只字未提。我还可以给惠清楚地,周密地传达事实这部分。好轻啊,好轻。
“这样的话,那我们的游戏就完成不了了啦…”
但是,大概是这个周密,过于微妙,好像没有传达到惠这里。
“伦也离开这里的作业这么长时间,冬CM又会赶不上的吧…?”
“不会有这种事的,绝对会完成的”
“怎么做….?”
“并不是,把时间全花在那边,因为只是剧本的话,我会继续进行下去的。”
“那时候的指挥呢?”
“交给伊织,原本这次,我就要集中于制作剧本中,某种意义上,如当初预计的一样…”
“那也就是说,出海酱的哥哥那里,已经得到许可了?在和我商量之前,就已经自顾自的决定了…?”
“不是这样的。还没有去商量,因为这些全部都要经过惠的许可…”
“这样不就是从谁那里都没有得到许可,就自顾自的决定下来了….?”
对于惠的言论,我有很多“那么什么样的顺序才好!?”“不愧是就算到了这时候,也不能提及波岛伊织这个名字里的一个字呢”这类的话想说。
“啊,那~个…是的,对不起”
但是,算了,这种槽点是做贼心虚那样还要不如的存在,只能沉默被责怪。
“……总之,听到了不知道的事情,所以先挂了。再给我点时间思考下”
“啊…”
就像这样被坦率地责备之后…
惠在只听完想听的,只说完想说的之后,再一次迅速地进入长时间的考虑。
“呼唔~~~~”
然后,房间中再次响起,在半死不活的状态下释放后的我,因为虚无而叹的气。
单单思考拂去房间中沉重空气的好办法已经没有用了一样,一直昏沉地低着头,静坐在地板上,依靠在床边。
惠的反应与预想的一样,每次经过一段时间,都会慢慢的超出预想,向着更加消极的方向培育。
伴随着这个,我曾经强烈的决意,开始被软弱的虫子蚕食。
…现在的话,还能回来的吧?
向惠下跪,说“对不起,刚才的就当没发生过”让惠原谅…不对,会原谅我的吧。
但是,这么做的话,我…
我崇拜着的,我的——————的她们…
“诶诶诶诶诶~!?”
我刚像这样诉说焦躁和达观,诉说好似受挫一般的心情以及与其对抗的心情时,马上又只过了30秒的时间,从手机上开始传来了通信声音……
“这次又是什么!?”
“所以,会变成什么样?”
“所以说,什么会变成什么样!?”
随着吐槽,迎来电话口的惠之后,这次也还是很微妙,或者说这次完全不像是有答案一样的严肃质问。而是出谜语了。
“意思就是伦也君要是不去那里帮忙的话,会变成什么样?”
“蛤……?”
“那边的游戏,就出不来了吗?英梨梨和霞之丘学姐的努力,全部都会白费吗?”
明明惠好不容易收集了自己的想法,好像还有忘记问的事情。
话说,刚才完全没有收集好想法吧!
我下定决心说明白,但是突然这事就开始无止境了!
“…不会白费的”
…这类的话是不会说的,我努力用认真的语气,真挚地向她反应。
“诗羽学姐的剧本也好,英梨梨的画也好,都有好好的收录进去。马尔兹是大公司,这种是不会疏忽的。”
“游戏….会完成的吧?会在发售日如期赶上的吧?”
“恩…或者说,相反,完全交给马尔兹这边的话,是不会搞错截止日期的”
是的,Fields Chronicle XIII毫无疑问会在年内发售出去…我们,必须汲取红坂朱音的意识,甚至多管闲事。
“……应该能成为好的作品?”
“大概…即使客观地看,也是部良作”
然后,肯定,连没有理由知道这些内幕的玩家,也会十分满足地打从心底地享受这个Fields Chronicle XIII系列的最新作。
无论怎么样,虽说是到了中途。但是这游戏是在红坂朱音削减了寿命创造出来的世界下,在新锐作家霞诗子的剧本下,在大火前夜的插画师柏木英理的画下,然后是业界最老资格的马尔兹的稳定组织下。
再者,反复读红坂小姐那里拿来的超过100页的企划书,在那之后只是过目了制作成字典尺寸的设定集,就感受到了一股无法停止鸡皮疙瘩一般的厉害。
然后,即使试着玩了到现在完成好的游戏β版,在这个时间段里,我觉得就已经完全不逊色于至今为止的Fields系列。
“那么….伦也就算不去帮忙,也没有任何问题吧?”
是的,“差不多”什么问题也没有。
顾客肯定会把这个称赞为华丽地为年末商战增光的新作吧。
但是…
“并不是这样的……”
称赞这个作品的人们,对于“红坂朱音真正想创作出”的Fields Chronicle XIII的事情这辈子到死了都会不知道。
“还有一成…到‘真正的完成’为止。还有,10%啊!”
“九成已经做完了的话….”
“这个最后的一成里,放入了好几成红坂朱音的想法。又包含了很多这个作品的本质!?”
“……”
最后的最后的最后这个一成的顽强程度,讲究程度…
我能够感受到,正因为如此,红坂朱音的作品不允许其他的仿效的真正理由。
“什么良作啊…”
那个企划书看完后…
看完霞诗子的最红情节后,看完柏木英理的情节线稿后……
“这种东西,任谁怎么想,都是应该成为神作的作品啊…”
这个作品,不成为传说,是绝对不能接受的。
霞诗子和柏木英理不爆红,是绝对不能允许的。
“不是以神作….为目标,就能制作的东西”
全员都有厉害的能力,全员都豁出去,拼命努力地做,能不能留在传说中,历史会证明。
即使超豪华的制作人员,超有名的公司,丰富的资金和制作周期,这些所有都具备,但还是不叫座的作品数都数不过来。
即使如此,他们还是竖起了融入强大想法的企划,召集有名的成员,不停止追求新的神作。
“但是不以这个为目标的话,是绝对做不出的东西。稍微偷一点懒,就做不出来的东西”
如果说为什么…果然不这么做的话,是做不出神作的。
哪个人没有惊人的能力,或者哪个人放弃了,在所有条件无法整合协调的时候,还能诞生出传说的作品的例子是没有的。
“所以,如果创作者有一点可能,就会全力朝着这个目标前进”
可能无法得到手,不对,大多是无法得到手,即使如此,也会以所谓神作的传说前进。
“在Fields Chronicle XIII上这种可能性很大….所以,直到最后的最后,不能放弃。”
我说完之后,在两人之间,电话依旧通着,一起共有沉默。
我想知道自己的想法有没有通向惠。一个劲地等待对方的反应。
然后,惠大概在试着把我自己自顾自的想法,在头和心上消化掉…
“那么,那么…”
“嗯……?”
“要舍弃,我们的游戏,成为神作的,可能性吗”
“啊…”
然后,没有消化完,再一次溢了出来。
……同时稍微有点,哽咽。
“伦也现在也在制作游戏吧?说过,以全力来制作神作吧”
“那是当然…我不管何时,都要最强的…”
“但是,去帮助别人的作品,就已经不是在自己的社团里全力以赴了吧,这样”
明明花了时间,应该会慢慢统一好的想法……
但是惠,到最后,持续和我对话的时间里,一直没有统一,使自己的感情慢慢地扩散着。
“但是,但是…Fields Chronicle XIII是英梨梨和诗羽学姐最大的机会,在闪耀的舞台…”
“但是,这是我们的游戏,我们的,机会啊……?”
“惠…”
“是一年里,拼命地努力,好不容易到达的闪耀舞台啊…?”
因为不能爆发,不能一口气扩大,那个感情的流露….
“我不明白哟,伦也君…我。完全不明白”
但是,用我说的话阻止不了,给予慢慢地感受到充裕的痛苦为止。千刀万剐的感觉扩散开来了。
“比起自己的同人游戏,别人的大头衔,更重要吗?我对于这方面,真的,真的,真的不知道啊…”
所以我,因为心中的疼痛,心脏被猛抓了一样…
因为三次元的疼痛,打算逃进二次元中。
“哪边都重要….哪边都不想放弃…”
因为,这个是我们想要制作出的GALGAME的心理状态。
不管哪个女主角都有魅力,无法选择,正因为如此,谁都选择,和谁都能幸福。
应该是想要制作出,这种作品,这种二次元。
“呐,伦也君,我该怎么做才好呢?”
但是,现在的惠….
“不讲理的生气,责备,哭泣….这样做,使伦也君在现实中为难,可以吗”
像这样没有救一样的二次元宅,至今为止都忍耐着跟随着我,但是,这个的确是三次元的普通女孩子….
“还是说,如往常那样,像是理解了一般‘去吧,加油….然后回来哦’这样,笑着送你走,可以吗?”
终于,在自己应该回来的地方,回来了。
在现实里,像人一样,稍微现实的女孩子的职位上。
“呲…唔,唔….”
“惠….”
“呲….唔,对不,对不起….呐”
我在弄哭一个女孩子。
纯粹悲伤地哭泣着她。
在弄哭,除了英梨梨以外的女孩子。
而且,弄哭了我觉得离这个可能性最远的女孩子。
“不是的….全是我不好”
“虽,虽然是这样….但是,对不起….”
这样说着,并哭泣的叶巡璃,不对,是加藤惠。
以二次元的女主角为目标….不对,好像是强迫以这个为目标的三次元女孩子。
“对不起,伦也….我,果然,无法成为你的女主角。”
因为这个应该不需要的‘转’….
主女主攻略难度一下子飞涨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