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不起眼女主角培育法(路人女主的养成方法)
  4. 第十二卷
  5. 第四章 社长是天才创作者的公司还是注意点的好。真的
  6. 繁体版

第四章 社长是天才创作者的公司还是注意点的好。真的
2017-06-23 04:37:23

		

星期三,早上七点。
毫无疑问是平日的早上,本来的话是为了上学而起来的时间点里…
“早上好,红坂小姐”
“什…”
从总与超高级的酒店搞混的,但却是医院的入口出来的,因为顾忌他人的目光,慌慌张张地打算坐进圆形地带停下的计程车的睡衣女性。我从她后面打了声招呼。
“町田小姐说‘停止天天都如此吝啬的举止’”
“今天早上没看见苑的身影,我以为是机会,没想到不知何时,交换了监视…”
星期三,早上七点十五分。
这已经是毫无疑问的平日的早上,一般的话已经必须要去学校的时间点…
“是的,就是因为这样,请睡在床上,因为直到上午的检查前,我会监视….不对,是跟随左右”
“检查什么的是没有用的事,已经痊愈了”
“根据町田小姐说的,原因还没有完全知道”
“无能医生说的话,能信吗?血栓已经融化了,自己的脑子自己最知道”
“…想证明的话,请和我用右手握手,来啊,使劲握”
“切….”
我在豪华的医院的豪华的个人房间,有稍微得到过帮助…
或者说,也有被做了相当过分的事情,照料着毫无关系的人。
…….虽然自己是这么说,但是稍微有点不知道自己行为的意思。
“话说你学校怎么办?你是高中生吧?这样子能毕业吗?”
不安定的同时,死心了一般回到病床后的红坂小姐….不对,果然还是没死心。涌来讨人厌的批判话语。
“话说红坂小姐这么年轻就得了脑梗塞什么的,就不能稍微反省一下自己的生活态度,然后暂时变的温顺一点吗?”
“像是睡觉的时间也很珍惜,做着同人游戏的人,有说生活态度之类的立场?”
“怎么说我现在也还活蹦乱跳着”
“哼恩,你知道吗?这样子只是‘比我年轻’而已,再做个10年的话….”
“啊,好好好,是我输了,所以拜托你,不要太激动,血压会上升的”
“哼恩….”
果然注意到了比高中生还要孩子气的自己不像样了吗,红坂小姐一边闹别扭的同时,到现在才老实地钻进病床。
….虽然还是老样子,右手不能使用。
“真是的,已经过了四天无作为的时间了,到底要到什么时候,才能回到工作上”
“好好搞清楚原因,接受适当的治疗,然后得到医生许可之后才能出院回到工作上”
好像只是嘴巴有在好好地动着,但是昨天晚上,从町田小姐那里听说,身体这方面好像还相当没有把握。
全身无法取得平衡,甚至直接走路也很辛苦。
右手的握力完全没有回来,直线也画不出来。
好像明明看着正前面的人,但是视线会微妙地朝着不一样的方向去之类的。
……虽然身体是这般状态,但还是偷偷背着监视(町田小姐)想要自主出院之类的,又或者是深夜的病房里,一只手拿电话破口大骂之类的,总之离非常理想的患者还很远。
“别说傻话!这么悠闲着的话……”
“这么悠闲的话,会变得怎么样呢?”
“……你没必要知道这个”
然后,她就如同这样一般一直对医生和町田小姐恶语相向的最主要理由,大概就在这个焦躁感中。
“朝着一个月后的master up(开发完成),诗羽学姐的剧本已经完成了,英梨梨也‘姑且’按照计划完成绘画….剩下的交给马尔兹的开发人员……”
“要让我说多少次,这种事情怎么能…”
“所以说,如果这么做的话,到底会发生什么事?”
“…呲”
红坂朱音的脸上浮现了到现在为止,所没有的不愉悦的神色和模糊的眼神。
…好可怕
“我……话说,因为我不知道,所以想问一下现场除了红坂小姐以外还有谁在指挥?”
但是,不管怎么恐怖,必须打听出来。
昨天晚上,在和町田小姐用电话交换情报的时候,我们注意到了Fields Chronicle XIII里潜在的危机。
两人的对话中,町田小姐说“小诗好像没有掌握开发的进度”,然后我回答说“英梨梨好像也没有直接和马尔兹的人联系过”
这就意味着,町田小姐,我,诗羽学姐,英梨梨,实际现场发生了什么,都完全看不见。
“所以,我想知道…红坂小姐不在的话,Fields Chronicle XIII会变得怎么样”
而且可以肯定,这边是这个状态的话,马尔兹那边也可能不知道这边的情况。
也就是说,只有俯视两个世界的唯一神红坂朱音。恐怕…
“所以我一直都在说啊,快点让我出院”
“在这之前,请先告诉我和町田小姐状况”
“这种事,完全没有意义”
“制作游戏是团队作业吧?你没有被别人教育过要报告,联络,商量吗?”
嘛,以前,虽然也不是我这个被副导演用完全相同的台词非常严厉地怒骂过的人该说的话。
不对,但是,正因为是一边流眼泪的同时一边痛骂着我,所以即使现在我也知道要将这个重要性铭刻于心,
还有,对于我干预着这种事的事情也必须要好好地报告,联络,商量。同时我也深切的感受到了即将迎来的修罗场。
“我是属于等别人过来给我做这些事的立场,而不是我去做这些事的立场”
“至今为止可能确实是这样的….你能控制所有,直到上周”
“我哪里知道这些!这可是我的游戏啊!”
“也是柏木英理和霞诗子的游戏啊!…啊,拜托不要激动”
恩,当然啦,也是马尔兹的游戏,但是如果说出这些话的话太多余了,可能会刺激到病人,所以省略。
“……”
“……”
虽然希望自己尽量不要刺激到对方,但是要踏入的是对于对方而言很要紧的话题。
那个,像是拆弹小组一样,我这边也同样是面对缩短性命的任务,额头上冒出了冷汗、急汗。
但是当然,爆炸物这一边也是,如果是真的话,必须抱有充满全身的紧张感。
因为我是认真的…不对,果然,稍微有点无法抓住对面的视线。正向她的眼神对其。
然后不久,经过了只是导火线变短的充满了焦躁感的时间。
“…我知道了”
“红坂小姐…”
“跟苑说一下,拜托她了”
终于,终于在住院后的五天,红坂朱音返还了稍微值得赞扬的回应。
“所以,给我去联系她。就说如果有什么就赶紧给我过来!”
“对昨天为止四天没睡,看着你的人,说这些吗你…”
虽然去掉刚才说的那句的话,看起来还是很正常的
即使这样,我也急忙打开LINE,给町田小姐发短信。
“还有,联络完了,你就回学校”
“诶…”
是的,这下子,我的任务也就完成了。
“啊,看来多半是让你迟到了。麻烦你了”
只是高中生,不是业界的人。和FieldsChronicle XIII什么关系也没有。
只是原画师和剧本师是原来社团的成员。以及和企划者稍微见过面。
这样子的我,能做到也只有这些了….不对,连这种程度都做到了,大概,在认识红坂朱音的人看来是应该吃惊的成果。
所以,接下来,把事情交给町田小姐,我回到自己的生活,自己的社团…
然后,向惠说明情况,对于干预了各种各样多余的事情低头认错,然后说。
“到今天为止,对不起,但是从明天还是,这边的剧本我还会继续拼命努力下去的”
“然后,差不多要商量一下关于读剧本的再开日程了……”
“………”
“……少年?”
然后,这些话好像就结束了……
* * *
然后,下午一点。
四天不见,回到了工作上的町田小姐,因为要处理积攒过多的任务,所以花了很多时间回到了医院。
即使这样,手上拿着从便利店买来的食物,一路狂奔,好不容易到了病房。在一边喘着粗气,一边匆忙地吃完三明治和咖啡后,终于清醒了。用风趣的语气说道。
“…所以,为什么TAKI君你还在这里?学校怎么办?”
“所以说,不要往无关紧要的方向走!”
啊,这第一句话就是关于和主题相去甚远的事情,希望不要深加思考。
“并不是我要留他的哦,少年说无论如何都要流下来,我只是没去问而已”
“确实,拜托他上学前去看一下茜的样子的人是我….但是,我可没打算说要介入到这程度啊”
“两位现在不是讨厌这个事的时候吧?现在是Fields Chronicle XIII的大危机吧!?”
虽然两人对于我紧张叫出来的话,暂时投以怀疑的眼光。
不过,我在这个地方的对错与否之类的事情,在比起现在的危机下,她们达成了“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的共识。红坂小姐终于开始说起Fields Chronicle XIII发生的事。
“实际上,马尔兹催促着,我们的期限是九月末…也就是还有一周的时间就结束了”
“诶诶诶诶诶~~~~~~~~!?”
她的告明,突然间开始有点暴走了。
* * *
红坂朱音和马尔兹的战斗,好像……是个非常壮烈的事情。
马尔兹的开发小组,提出为了安稳游戏部分的品质,从开发当初到贩卖事件剧本和CG的成品为止的三个月前….也就是说是九月末。红坂朱音这边“姑且”接受了这个日期。
但是,随着开发的进行,“计划外的事情”接二连三地开始发生。
在七月末完成了的剧本初稿,马尔兹的开发团队对于内容也好,速度也好都加以赞赏。觉得支撑作品的基础在这个时间点里安全地完成了。
但是,那个初稿,因为红坂朱音的职业精神,被施以了大幅度的轨道修正…然后对于八月末再次完成好的修正稿太过冲击性的内容,开发团队这次非常地伤脑筋。
开发团队,把那个剧本删除,或者,大幅度的缩减,提出进行马尔兹化的提案。与此相对。红坂朱音所提出的修正方案是,增加更多的HE剧本这样的超级回复。
此外,天天上升的线稿等级也是,足够的信息量和品质让马尔兹这边颤栗。
即使大阪的CG组多么努力地画,却总是被红坂朱音告知“努力和成果是不一样的”然后重来。
然后,对于偶尔被送来的原画师柏木英理直接上色好的CG品质,小组的成员被好几次打击了信心,开发中的CG工作人员已经发展到了五人离去的事态了。
随即九月份…到素材的截止日期还剩下一个月,马尔兹这边比以往更加地强硬。
照现在的开发速度,如果实在无法赶上年末的发售的话,马尔兹这边只是凑巧组织的日程表将再度提出…不对,是会强行要求(红坂朱音说)
为了严守这个日程表,在此之上,不接受绘画的重做,只编排至今为止完成好的素材。
为了使剧本能和减少的绘画首尾相符,剧本也是回到了初稿的状态,减少现在完成好的剧本的总量的三分之二程度的量。
当然,好像也没有接受马尔兹这么横蛮的对待(红坂朱音说),这几天,她追逐着为了能够按照自己的构想所做的调整(以这个为名的战争)
* * *
“还有三周时间……只要三周,只要延迟素材的截止日期就可以了”
“…….”
“…….”
我们对于红坂朱音那好像打从心底不甘心的抱怨声音,哑口无言。
“当然,没有必要延迟发售日,只要游戏部分的调整期间压缩一下什么的就能做到了”
“…….”
“…….”
脸色一片苍白,面无表情,只是听她所叙述的事情。
“况且他们雇佣着很多能够对应那个压缩期间的人员….无论怎么样,对应这边的三个人,对面的这个数量可是有10倍啊”
然后,在我旁边的町田小姐,因为和我一样的状态。拼命地取回意识,哆嗦着动着嘴唇,终于,说出自己所想的,向红坂小姐传达。
“这个为我独尊,杀尽一切的女王啊!血腥茜啊啊啊啊啊~~~!”
这个,作为第一次听到现在这些话的人,认为确实是正经的见解…
“马尔兹没有错吧!说了认真的话了吧!这是委托人理所当然的态度吧!”
确实,如町田小姐说的,对于马尔兹这边的主张岂止是有一番道理的程度…
剧本,无视对方的意向,当初的预定开始大幅增量,打破截止日期。
因为过度纠结于绘画,硬要接二连三的重做。
还有,那些由于外包(黑金)这边的原因,想把开发晚强行加到雇主(马尔兹)的社员团队上之类的…
“这么任性不可能会通过的吧!”
“不是这样的事!还差一步就能让那些家伙跟过来了!”
“那我换种说法,对外包那边这么超绝的任性, 不可能使‘除你以外’的通过的吧茜!”
“町,町田小姐,不要让病人激动!”
就像这样,虽然拼命地压制住町田小姐,但是果然不得不得全面同意她这边的主张。
能被允许这么极端开发的只有,凭借力量强行通过这份傲慢的实力和性格,在整个业界中的少许一部分异常创作者。
“所以我不是说了吗,‘让我出院!’只要有一天的话,就好好地延迟三周时间给你看!”
“你的一天和普通人的一天是不一样的你知道吗!?”
是的,红坂朱音定下的时间轴和我们一般人的时间推进方法,信息量都不一样。
一定是实质上劳动时间24小时里,肉体和精神的消耗程度是1000小时的劳动力量,但是体感时间却是一秒。
24小时不断持续着被关在精神和时间的房间里一样。
“这个是对于你以外,谁都做不到,而且……现在的你也做不到”
是的,能做到这个的只有是,凭借力量强行通过这份傲慢的实力和性格,在整个业界中的少许一部分异常创作者的…完全体。
是身体健康的红坂朱音。
脑内的血管生气了好几次,同时,怒骂,吼叫,然后反复的恐吓,才最终形成这样一个怪物。
这是多么迎合市场空隙的游戏开发手段啊。
直截了当的说,比起我们的社团要厉害…对于这个大型企业厂商的,而且是迷人的头衔的…
“我也知道….我的做法和周围那些家伙的规矩不相符合”
虽然不认为这是不懂这个道理的天然想法。
“所以这个,能成为神作吗?”
即使这样,她虽然是知道的,但还是要强行通过,比起天然性质更恶劣。
“那些家伙要做的是让这个作品贬低成‘说得过去的游戏’的行为”
性质这么恶劣的思考方法,在社会层面上是应该被淘汰的。
“这种事可以被允许吗?我的…还有他们两个的故事,就这样被埋葬的事情,做的出来吗….”
所以我,我和町田小姐,必须慢慢地将,因为这个病,而变得撒娇的天才制止住。必须温柔地劝告她。
“为什么是现在啊!至少也再等一个月啊!完成后,尽情斩杀我不好吗!”
她做着的事情,如果谁都不能做的话,只能让她放弃了。
虽然肯定以前的她,但是,现在的她必须否定。
“是我发现的….那两个人是不能在这种地方栽跟头的才能啊”
所以,我……
“别开玩笑了,发现的人是我啊啊啊啊啊!”
“TAKI君!?”
虽然像这样正考虑着各种各样说服她的话。
但是,她刚刚的话,我绝对不能接受。
“什~么‘我发现的’,你这个篡夺者!发现的人也好,让世间知道的人也好,都是我!明明是多亏了我才发现的那两人,你只是自顾自的夺走了而已”
“等,等等。别说了TAKI君…”
“比起你这样的,我才是一直珍惜着那两个人!不会让她们吃苦头”
“都说了,你是没用的!你无法让她们成长!”
“你说什么!?”
“茜,不要跟高中生过不去!”
已经无法收拾了。
“真正意义上让她们的才能开花的人是我”
“英梨梨是最后紧紧追赶才开花的,诗羽学姐最初就是天才”
“你说的才能级别太低了,看错了她们的发挥空间”
“说的这么伟大,你不能驾驭那两个人!所以不能控制自己勉强撑着然后倒下了吧!”
满是符合自己责任正当化的归咎,进行丑陋的大声喧哗。
“现在摇摇欲坠的你,能把我的宝物….英梨梨和诗羽学姐交给你吗!”
“所以你丫的,想怎么样啊!”
“我,我来把….那两人,呲!”
“好了好了,你们两个先到这里”
“呲……”
“呲……”
把我和红坂朱音这样完全不是一个等级的两个小孩吵架给…
在现在已经是唯一分类成大人的人,分开我们的身体,阻止了我们。
“不好意思,自顾自地说话。对方明明是病人…”
“哼恩…”
不对,我只会好好的说道歉的部分。可能我这边比她还更有点大人的样子。
“算了,这种事我们两个都一样,对我而言,不是什么重要的事,但是呢….”
但是,町田小姐,向我这个‘稍微有点大人’的这边靠近….
“先说好,小诗是我先发现的哦?你这个篡夺者君?”
“对对对对不起~!”
非常非常非常的小孩子气,费力地发出尖锐的声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