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見文庫
  3. 不起眼女主角培育法(路人女主的養成方法)
  4. 第十二卷
  5. 第三章 慢慢地慢慢地去加入些許不穩的描寫
  6. 简体版

第三章 慢慢地慢慢地去加入些許不穩的描寫
2017-06-23 04:37:23

		

“倫也…?”
“喲”
在那之後過了三天的星期二。
放學後,踏上歸途(惠仍然患有藤○詩○症候羣(一起放學的話很害羞),一個人啪嗒啪嗒)
換好私服後,馬上再一次走出家門……
然後,徒步五分鐘後好不容易走到,坡道上的宅邸….按下澤村邸的門鈴。
“怎麼了?這平日裏”
“那個,因爲聽說不是生病,所以就過來看望”
“…看望的話,一般都是聽到生病那會兒,就要過來的吧”
是的,不管是不是生病,今天過來訪問的目的,毫無疑問是看望。
無論怎麼樣,英梨梨在一週剛開始就連續星期一,星期二都缺席,又因爲事先就傳播了從班主任那裏告知的“澤村同學因爲得了流行性感冒,這禮拜休息一禮拜”一樣的重病。
不過,在星期一的時候,我已經得到了這次她會翹課的情報。通過LINE
“別說傻話,真的是流行性感冒的話,也不能來的吧”
“明明以前不管怎麼強烈的傳染病,都會不在乎地過來”
“那個時候,對自己所做的事情有多恐怖還察覺不到”
是的,我對英梨梨的探病,試着回顧一下的話,一直都相伴着恐怖。
…包括去年的那須高原。
臉非常的紅,呼吸也很亂,無論何時都在不停地咳嗽,又突然不呼吸,這是個連照顧的這一方看了都快要停止心跳一般的症狀。
“算了,反正也正好打算休息”
說罷,英梨梨不想離開桌子的身體,終於朝向了我這邊,向着天花板吐了一口大大的氣,摘下眼鏡。
在學校俗稱“金髮雙馬尾美少女”現在向着“金髮蓬亂綠色運動套衫眼鏡少女”,完成了完美的變身。
…那啥,雖然在這之中的眼鏡原來是我帶着的那個。
“身體怎麼樣,使用了流行性感冒的梗,是陷入了修羅場了吧?”
是的,所謂“因爲流行性感冒而缺席”是某種意義上的傳家之寶。
只要詠唱這個咒語,不僅容易讓人想起因爲高燒而衰弱的樣子,而且具有防止全國流行的免罪符力量。
最低一週不需要理由就能休息,對於學生,社會人兼任作家之類的事非常非常非常高的便利性的病名。
雖然,交稿前,力圖維持自己在假裝生病,但是真的得了什麼流行性感冒的話,就不像話了。
“修羅場確實是修羅場….以前,根據紅阪朱音說的,從現在開始到遊戲開發完成的一個月裏,好像一直要這個樣子繼續下去呢”
“!,沒事吧喂”
“沒事的,準備的很充分的喲。這次使用A型的流行性感冒,再隨着變冷的時候,還留着諾瓦克病毒啊或者B型流行性感冒之類的手牌哦”
“雖然升學的話放棄了也行,但還是要畢業的啊,我們兩”
看着英梨梨,頑強地變成了坦蕩的使用裝病這類的作家後,對於10年來的青梅竹馬,怎麼說呢,純粹的高興以及安心,然後,感覺到了稍微有點寂寞之類的。
“恩,不過打算相互抵消呢….但是,現在有點無法思考別的事情,又或者是什麼其他的……”
“有那麼嚴重嗎?”
“豈止是嚴重啊,還剩30天,大致要完成的事件插畫有12張,還沒動過的事件插畫有10張,還有店特插畫18張….順便說一下我還在做上色監修~。”
“你依舊要拖着一天一張的速度了嗎…”
無論何時,無論何種立場,都要最大極限地挑戰勝負的傢伙。
話說,這個月月初我記得好像說過“所有素材的提出期限是九月末(十卷第一章)”
截止日期很乾脆地沒有延期?
“…恩,店特插畫是最麻煩的,還要糾纏半個月,爲了到最後品質不下降,要加油呢”
而且好像不會再延期?
“不讓質量下降呢….”
“你看也沒事,不要泄露出去哦?”
“不會做的吧….”
但是….嘛,看到英梨梨桌子上沒畫完的線稿,顫慄地想着“一天一張….?”。現在這傢伙的質量是出乎預料的。
我循環着的已經在遊戲雜誌,網頁上公開的樣本CG,馬爾茲的最新作Fields Chronicle XIII即使在最近的連載中,也展現出出色的氛圍。
這系列的數作,在有名的數名老練插畫師輪流啓用着的Fields年代記中,對於紅阪朱音提拔商業上完全沒有名氣的新人插畫師和非專業輕小說作家的超級指示,起初刮過譭譽參半的暴風雨。
不過,隨着從最初發表的主視覺圖開始,每當新的插畫,體驗版出來後,網絡上活躍的反應,直接傳來了,否定意見轉眼間萎縮的消息。
僅僅一年前爲止,是18禁萌系同人作家的高中生插畫師描繪的世界將和劇烈毒藥的劇本一起(霞詩子),在大概今年的冬天就會席捲玩家界。
…雖說,可靠、認真的製作組的遊戲完成的話,也會席捲玩家界。
“努力的話確實好,但是你有好好休息嗎?”
“沒關係的,現在有好好地睡六個小時哦,到真正最後衝刺的時候,有先保存了體力。”
“真正的最後衝刺,呢….”
“….恩,雖然說不要變成那樣是最好的”
這樣嘟囔着,雙方都相互苦笑的是兩人腦海中都閃過了同樣的記憶吧。
但是,英梨梨馬上撤銷了那個苦悶的表情,用認真地堅強的眼神,向我注視而來。
這個是,將那個時候的後悔藏於心中,即使如此也在努力地向前前進…或者說,向前努力過頭的強大創作者的眼神。
“上頭了呢”
“上頭了?是嗎?….恩,可能吧”
用不着聽那麼曖昧的回答也可以,因爲英梨梨全身滲透出一副充實的樣子。
傳達來了對這個作品認真豁出去的態度。
….那個,這個,我覺得在做我的作品那時候也是豁出去了,那個時候也是,在畫中確實感受到了這麼強大的感情。
以及現在,看過畫後就能明白,那個感情裏添加着如此強大的自信。
是相信自己對這個作品灌輸了強大生命力的人的筆鋒。
自信附身在英梨梨的筆上,將靈魂寄宿於作品中。
在遊戲中,看到這些畫的玩家,肯定都會深深的震驚。
完全不輸於至今爲止的有名畫師們,不對,是壓倒性地不會輸。
大概,明年開始的英梨梨,會變成完全不一樣的立場來畫畫了吧。
不僅僅是遊戲,動畫角色原案之類的,和現在爲止不一樣等級的僱主的委託會紛紛涌來。
或者,馬爾茲有可能也不會放手。
也是,FieldsChronicle XIII會用動畫化等一系列媒體組合進一步繁盛,大量的工作也可能會降臨。
“描繪我所製作的最強GALGAME的原畫,雖然是同人。”之類的委託,已經不會再次通過了吧。
…恩,雖然我很煩,但我還是要說,這個作品是以我知道的樣子問世的。
“說起來啊….從那之後,馬爾茲那裏的人有聯絡過你嗎?”
“沒有,原本聯絡我這裏的也只有紅阪朱音”
“是嗎?”
“恩,和馬爾茲的人見過面的也只有最初問候的時候哦,你想啊,在東京站,倫也過來送行。那個,那個….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原來如此,也就只有那時候去過大阪”
不理會好像想起了多餘的心靈創傷的英梨梨,我思考現在這個話語的意思。
也就是說紅阪小姐在製作FieldsChronicle XIII的時候,把這兩個主要工作人員從真正的製作現場——馬爾茲的開發小組中隔離了。
這樣是別有意圖嗎,還是說沒有。
如果別有意圖的話,是怎麼回事….
“總之,我這邊沒有接到聯絡。要說哪邊會接到,聯繫着不死川的町田小姐的霞之丘詩羽這邊會接到的吧….霞,霞
霞之丘…….霞之丘詩羽羽羽羽羽羽羽~!”
“啊~也是,也確實是那樣呢~”
果然還是不理會,飽嘗着好幾次奇怪閃回(七卷插畫三連發)的英梨梨,我鞭撻着有關接下來事情的思緒。
關於英梨梨自身…現在的她應該沒關係的吧。
因爲現在,紅阪朱音倒下的現在也是,這樣抑制不安(正在抑制?),依舊展現着充實工作的樣子。
之後,英梨梨的工作,不通過紅阪朱音,只需要好好地在遊戲上傳達…
這個當然,不是我要擔心的,也不是我能介入的事情。
所以,在剛剛已經擔心過的事情上,我知道是無能爲力的事情。
雖然我知道…但即使如此,對於尚未知曉的事情,必須要查清。
“明明什麼也做不來,即使只是去問有沒有困擾,也只不過是給對方帶來困擾”
這麼說的人,的確是我。
所以現在我的心情,和對惠說過的事情上完全矛盾着。
即使如此,我….
“…倫也?”
“誒?啊啊,沒什麼,在稍微想些事情,英梨梨你不用在意,繼續回到工作上去就行了。”
回過神後,好像已經在這個看不見出口的思考迷宮徘徊了10分鐘以上。
看了下時鐘後,來這裏已經過了30分鐘,超出了在“稍微休息一下”的範疇上的時間。
“啊~那~個,恩…”
“……?”
英梨梨很普通地接受着坐了那麼久的我。
像以前一樣,不修邊幅的樣子被我看見了也不反感。
不過雖這麼說,但是也沒有像以前一樣馬虎地對待我
好像心情不錯,以青梅竹馬的樣子,不反感地從正面注視我,自然地浮現出了笑容。
但是….絕對不想讓我看見,那個視線回到桌子上描繪到一半的畫上的樣子。
“啊…”
“怎麼了?倫也”
“啊…我,回去了”
“誒…”
那個時候,注意到了。
英梨梨無法回到作業上的理由,或者說是原因。
又或者說,在退社的時候,就被清楚的告知過的事。
“我,在倫也身邊就畫不出來…”
以前的英梨梨,不介意我在與不在,依舊畫着“不錯的畫”
但是現在的英梨梨是,不對,是描繪着‘厲害的畫’的時候的柏木英理是…
“這就回去了…?”
對於我這樣的行爲,英梨梨的表情突然浮現出我所知道的‘英梨梨’的表情。
跟在後面,抓着我的成襯衫,小學的時候的…
“恩…還會來這個家的”
“這個家……?”
“是嗎…那,這次禮拜天”
但是那個我所知道的‘英梨梨’是無法畫出先在柏木英理的‘厲害的畫’的。
肯定,這傢伙編製出‘厲害的畫’的瞬間裏,我在場的瞬間就不存在了。
所以,我現在有着比誰都崇拜柏木英理的畫的自信。
現在,我不能待在這個地方,或者說,不想待。
“要來哦……?星期天”
即使如此,在意外的瞬間,回到了‘英梨梨’的英梨梨,怎麼說呢,那個。
“我知道了,反正也就走路五分鐘…再見”
“恩,再見,倫也”
所以,最後才戀戀不捨。
* * *
走出了澤村家的宅邸,西邊的天空還很紅,東邊的天空已經變黑了。
突然向後回頭,在二樓的陽臺,英梨梨託着腮,目送着我。
這個樣子,想再看一會,但是。
一刻也不想耽誤,想讓柏木英理降臨。我快步地走下坡道。
與十年前相比,稍微有點寂寞,但是卻很可靠的天才青梅竹馬作家。
比誰都厲害,比誰都軟弱,受挫容易,振作也容易。
所以正是如此,英梨梨必須成功。
不是像天狗一樣,鼻子折斷了。而是必須永遠的向前不斷伸長。
是的,一次失敗也不允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