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不起眼女主角培育法(路人女主的养成方法)
  4. 第十二卷
  5. 第二章 喜欢十一卷的各位,请在这里补充好营养。
  6. 繁体版

第二章 喜欢十一卷的各位,请在这里补充好营养。
2017-06-23 04:37:23

		

“哼嗯嗯嗯嗯嗯~嗯”
“别啊,这个感觉完全没有接受的‘哼嗯嗯嗯~嗯’”
然后,依旧是星期六的夜晚八点。
以绝对不会将这个消息扩散为条件,才总算从町田小姐那里得到了对今天所发生的事情进行说明许可的我。
为了能够好好地说明,并向她能够合情合理的解释,我甚至彩排了一遍后,才拿起手机翻开通讯录,按下了“加藤惠”
让她担心到了这地步,结果,如前面所展示的那样,完全变成了一副单纯的帮腔姿态。
在电话对面,她大概跟之前那次一样,正用一副轻蔑的眼神看向空中吧….(参照十卷中的插画)
嗯,今天还是别开视频了。完全想象不到我会被什么样的表情所迎接。
“算了,发生了这种近在眼前的事情。被放鸽子了也没办法。我只能接受了。但是,恩~~~~那~个….”
像这样,惠一边摆着不情愿的样子,一边嘟囔着。同时她那“嗯~~~~那~个”的语气,并不让我觉得她已经做好了“只能接受了”的觉悟。
“认识的人病倒了,而且还是很严重的状态,这样即使是不共戴天之仇的敌人也会去帮助的吧”
不过,这世界上应该有“正因为是不共戴天的敌人所以才去帮助”的语法吧。
“好帅的呢~伦也君~”
“真的不要给我讲这种感觉你还完全没有接受一样的‘好帅的呢~’”
但是,怎么说呢,对于各种觉悟都被看透的这方来讲,当然是无法贯彻美学。
虽然,我完全不知道我具有什么样程度的觉悟。
“而且,关于剧本的事情,也得到了一些建议,也算是受到了她不错的照顾…”
不过但是,就算是关于这个“受到红坂朱音照顾”的事情。对于惠而言好像也有很多话想说。应该说,其实是很多很多很多种意义上希望我来解释。
“算了,比起之前丢下我那时的借口相比(二卷第五章)稍微认真了一点。所以原谅你了”
“那时候我不是有正经事的吗?而且你不是接受了吗?”
不过我也没估计到还会被算账算到距离现在将近一年又三个月前的事情。
不对,也许正因为现在是这样子的关系,或者说这样子的状况,才想说的吧。
不管怎么说,加藤惠已经变成了一个非常具有考察价值的女主角了呢。
…这事对我来说是不是件好事先暂且不谈。
“虽然关于这个红坂有各种各样的想象,但是听到了这样的事情,还是会让人有点担心的呢…她本人,现在是个什么样子”
“那个,说话这方面也比较正常,而且好像对昏倒也没有感觉到什么特别大的打击,就跟没有发生过这种吓人的事一样。”
“如果不是故意做出这番样子的话就好了。毕竟也不知道大脑发生了什么”
确实,大脑出事了很恐怖。
亲人这边也没有类似这种病的人。即使只看了随手查阅的资料,也还是会感到不安。毕竟是人体中最重要,最纤细的部分。
特别是红坂朱音这样的人,有可能会直接牵连到她那不知道想象力何时会枯竭的,具有丰富想法的脑子。
如果稍有不慎,那可真的是宅界,不对,是世界级的超大损失。
“不过,我们担心了她也不会马上就好,剩下的就交给医生吧”
“也是呢”
说起来…
她那无法动弹的右手,直到最后,也没有从病床上抬起过一次。
“但是,对于英梨梨和霞之丘学姐的游戏这边,没关系吗?毕竟最重要的人倒下了哟?”
“正因为是她们,所以我们怎么担心也没有用吧”
无法想象那个红坂朱音受挫,或者服输的样子。
可能不止我一个,认识她的所有人都无法想象吧。
也正是因为如此,那时不是大声喘气一般地虚张声势吧。
“那边也是年末发售的吧?不是重要的时间点吗?”
“可能是这样的,但是我也只能说和前面完全一样的话”
什么时候可以出院?
能出院的话,能够马上回到现场吗?
对于英梨梨和诗羽学姐,这次的事情,会有什么样的影响呢?
コンシューマー游戏(Ps:谁能告诉我这是什么类型的游戏)的完工,比起同人PC游戏试玩版的完工,还要早一个月的单位时间吧。
“没关系吗,我去联系一下英梨梨吧…”
“先放着吧”
“可是…”
“明明什么也做不来,即使只是去问有没有困扰,也只不过是给对方带来困扰”
“这么说也是呢…嗯~~”
既然无论怎么苦思冥想,也不会出现什么解决方法,单纯只是担心的心情不断深刻而已,百害无一利。
“比起这个,我此时此刻还惦记着重要的事情”
“惦记的事?是什么啊?”
所以这个,用一句积极的话来敷衍….不是,还是往积极的方向走吧。
“今天约会的补偿”
“……啊~”
…话虽如此,但对面的反应,总感觉很微妙,或者说,好像又回到了数日前的状态。
“姑且,我下周的周末都有空….写剧本除外”
“可是我的生日已经过去了呢~”
“啊,那个,说是这么说,只是迟到一礼拜的话,勉强可以吧….”
“而且今天,也发生了各种各样的事,手头上的钱也全部花完了,出门有点勉强呢”
“你买了什么?怎么用掉的?”
糟糕了,这还有些微妙地没有接受。或者说好像积累了相当的压力啊。
等等,你那平淡的设定去哪了,加藤惠。
“啊,你想,怎么说呢,什么事都是有时机的呢~”
啊,虽然从语调上确实很平淡。但是这个“很”的时间段里,并不是各种平淡吧?
“一旦偏离了轨道,就有回不去的情况哦~”
这个可能是读剧本之前的状态进一步恶化着?
前进了3步,后退了200步……?
“恩,那个意思就是,伦也,主女主的剧本请继续加油….”
“那么,一直中断着的读剧本的事….”
“诶…?”
恩,如果要做的话,不对,是即使要做,我采取的行动也不会改变的。
“你那边什么时候可以重新开始?副导演?”
只是耿直地,简单地向前前进而已。
不对,自己不知道这是前进还是后退。
“那个啊,伦也君,这个话题和那个话题是不是有点远啊?”
“啊,完全不一样的话题,是比起赔偿还要重要的游戏制作的事情。”
“我记得我说过暂时停一下的吧?”
“恩,你说过的”
“那….”
“但是,惠的生日也“完全”地过去了,时间也流逝了~”
“哇…”
“而且也真的要差不多必须把剧本完成了”
“唔……”
是的,这个是正面攻击法。
这是所谓的把对方后退的200步,首先用全力疾走追回199步,然后从那里开始,不在休息,往前走的王道计策。
…….虽然也可以强行说成别的名字。
“变~得多么的厚脸皮啊,最近的伦也君”
“没关系的,跟今年开始黑化的惠比起来的话。”
“我完全是平淡的哟~没有在变黑哟~”
“不是,我没说过黑的女主角就是不好的哦?不是挺好的吗,黑化的角色。好好地树立了一个女主角的形象”
“和霞之丘学姐微妙地角色遭殃呢”
“这个提及诗羽学姐的行为是黑角色的真实面目,恩,很好哦,成长到这般黑的惠”
“这样,对于主女主来说怎么样呢?”
“恩,比起平淡要来的靠谱点吧?”
恩,果然正面进攻法太棒了。
因为你看,转眼间对话的心情就开始变的好起来了。
不对,至今为止感觉上不好的对话,并不是因为心情不好。
或者说,和最近的惠对话,一直都是感觉上时好时坏,怎么说呢,你看,就是那样。
“果然我….应该说这次的主女主有必要开发新的角色性呢”
“这个也很有趣呢。比如说…不管主人公怎么破坏约定,都会温柔地包容一切的天使角色,怎么样?”
“这样我这边….不对,主女主的负担不就变的很糟糕了吗?”
“那个,至今为止不是流露出了相当的平淡了吗”
“在平淡地不在意和包容全部且原谅这两个概念上,负担的量是完全不一样的哟”
“正因为如此,才要树立角色性啊!”
“为了男生方便呢”
“你!惠!在GAL中否定这个的角色是不会有人气的!”
“是吗?相反,有点普通人的感觉,也许会有人气呢?”
“应该是给予治愈的女主角如果是这么麻烦的话,玩家会很辛苦的呀!”
“知道了知道了,辛苦你了~”
虽然这么说,但惠不知不觉地正在还原自己那正在逃避的读剧本。
这个,明明非常麻烦,却很简单的地方,是名为加藤惠的女孩子不知不觉掌握了的女主角属性。
她有可能养成了其他某个谁…也说不定。
可能….稍微有点少见的角色性。
* * *
“…那差不多要挂了哦”
“嗯”
….就像这样,惠在这么说的时候,时钟的指针已经全部都指向了上方。
“总而言之,虽然读剧本没有再开,但是有什么事发生的话,要好好地联络哦?”
“怎么说呢。那个不是条件吗?”
这个四小时里,话题不断地转换,两人似乎没有注意停止的时间。
一边沉默的话,另一边就会自然地接下去说。
一边不知道如何回答的话,另一边就会自然地转变话题。
“恩,总之,如果无论怎么样剧本都无法进行下去的话,又赶不上截止日期的话….要试着认真地拜托别人哟?”
“我知道了,我会一边下跪一边拜托的。请你把我变成男人吧,这样的。”
“不是说这种认真,伦也君对下跪真是完全没有抵抗呢”
“嗯,如果惠允许我这么做的话”
“只是读剧本哦?别的要求是不接受的哟?姑且”
“别添加上什么姑且啊,别的可能性还是有的吧?”
像这样,稍微关键的时刻,我能占便宜的梗她也完全接住了,或者说,相反,我这边反而仓皇失措。
即使如此,在惠的所想之中,好像还不会再开读剧本,而且我们的关系修复好像还会继续微妙下去。
怎么说呢,被逃避着吗?还是被干涉着?还是说这些都不是?不是很清楚。
“恩,总之加油吧,现在开始,不要理会别的事情,为我们的游戏拼尽全力吧”
“……”
“…伦也君?”
“嗯,我知道了。那再见了”
“晚安”
不是很清楚,结束了差一点就要洋溢了奇怪笑容的长电话,将发热的手机放到桌子上。
心情舒畅,放任身体的疲惫。
轻轻的合上眼睛,仰望天花板。
通过眼睑,只有光照射进来的红色才能传达到眼睛里。
充满在身体上的是积攒了四个小时的幸福感。
以及…
“……”
在心中,不断碰撞的正体不明的那个“什么”
大概是我看漏了的事情。
不对,一定是我拼命想要移开视线的事情。
已经决定了是“与我没关系”….不对,是“不能有关系”的事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