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不起眼女主角培育法(路人女主的养成方法)
  4. 第十二卷
  5. 第一章 GS2绝赞发售中!要读哦!
  6. 繁体版

第一章 GS2绝赞发售中!要读哦!
2017-06-23 04:37:23

		

“怎么了少年?为什么来这种地方?”
“我才想问你为什么要来这地方!?”
在和护士稍微确认了是红坂朱音本人后,被护士带到了容易看成超高级酒店客房那样的具有豪华室内装潢的病房…不对,我也没有住过超高级酒店,也不能说是不是。
总之,我一边胆怯,一边踏入这个宽广的个人房间。然后被这个横躺在床上的黑长发女性,用感觉不是很欢迎的问候接待着。
大约年龄非常符合俗话中说的30左右该有的样子。
给人一种冷酷的细长眼睛,一种冷血的白瓷般皮肤。
虽然病房前的金属板上,写着高坂茜,但是民间更为熟知的是与此几乎相同读音的红坂朱音。
原同人社团“rouge en rouge”的代表,现“红朱企划”股份有限公司的代表董事。
早在同人阶段开始,就一直领军业界,超过10年之久。漫画,动画,游戏之类的几乎所有宅系传播媒介全部亲自动手。
销量也好,评价也好,都如最高的存在一般夸耀着自身的恐怖。被称为变○创作者。
外在是怪物也好,内在是怪物也罢,如此这般的她现在穿着睡衣躺在医院的病床上。
因为点滴刺入手腕,产生了与其形象相违和的块。
可是,在这里的是“那个”红坂朱音啊。
那个和恶魔签下契约,夺走灵魂,吸食吸血鬼的血拿到永恒的生命,将天使坠入地狱,爬向天空的怪物啊。
……怎样说都好,虽然在最初说出这些话的家伙有点品味,但是超失礼的。
“一小时左右之前,马尔兹的一个叫前川的人那里打了电话给我”
“…那个狗屎指挥,不仅无能,连存在都意义不明。应该半年前就要解决掉的”
“无关人员面前就不要说这种话了”
是的,就在一小时左右前……
九月二十三日。稍稍过了十二点左右的时间里。
满怀兴奋的我差不多要去池袋了。突然一个陌生的电话打来。电话的对面是一副样子非常慌张的中年男性。
电话那头传达了,“自己是马尔兹的社员,由于刚才与自己碰面的红坂小姐的状态突然急转直下,现在正被救护车送往医院。
因为由于红坂小姐直接点名我,所以希望我现在马上赶到那个医院”这样的内容。
真是单方面地告知红坂小姐那意义不明的传话。
而且,在那10分钟后,还真的把谨慎送往的医院的名字如实地联络给了我。
“所以说,为什么最初联系的人是你?再怎么样我也不认为我这种敌人遍及世界的人,会落魄到找不到人拜托的地步”
“我也想问同样的问题啊……”
在那之后,马尔兹的前川先生如实地记录并且收集了红坂朱音细细碎碎念叨的如梦话般的言语。
内容是“不行,比起这个,要先确认安艺伦也的剧本有没有完成好”,并且还不断地重复着重复着…
“…谁干的这种事?”
“那个,所以说就是红坂小姐你啊。”
“这种蠢话你也会信?你傻吗”
“不是很过分的蠢话,我也只能相信了吧”
红坂朱音好像就在这样朦胧的意识下,一边小声的嘟囔着,一边用颤抖的手翻开联系人名单。选出我的名字按下通话键后,就失去了知觉。
“……完全记不得了”
“我也完全不记得有对你做过什么事,也没有任何你为什么对我会有如此深切关怀的线索”
不过,确实在大约一周左右前(11卷的第六章),有和她商讨过剧本的事情。
但是,不对,就算这么说,在她快要失去意识的时候,也不会记得那个商讨,记到如同人生走马灯一般的程度吧。
“算了,这样的话,那就顺便确认一下吧。怎么样,在那之后剧本有进展吗?”
“那个,状况的话~自己思考已经…”
怎么说呢,一口气放松下来的我,从远离病床的桌子底下抽出了椅子(这个也不是什么折叠椅子,太高了吧….)
坐在了病床的旁边。
“所以说,怎么了,红坂小姐”
“鬼知道”
“那个,这也….”
“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躺床上了,要问去问护士”
“…….”
把红坂小姐送到这里来的那个叫前川的人,已经再次回到公司里去了,现在在这个医院里,与她有直接关联的人已经没有…不对,我除外。
“说起来,在马尔兹的同事面前倒下的我也真是差劲啊”
“…………”
不是的,是还没约会(我已经可以肯定这就是约会了!)就已经战败的自己才是最差经的。
…不过,竟然是生病这样的也没办法。虽然不知道得的什么病。
“算了,等下其他的人会过来的吧,你先回去吧”
“啊~不用了,总之在别人来之前我就先伺候在你旁边吧”
怎么说呢,总而言之,放下病人自己先走也有点不好意思啊。
虽然不知道得的什么病。
“真的可以吗,你好像一脸不淡定的样子,难道还有约会之类的事吗”
“那个,怎么说呢…”
“……什么?我只是说了单纯的社交辞令而已,不会答对了吧?明明只是个死宅,你还真能干啊,现在除你以外的所有死宅都是你的敌人了”
“只是社交辞令的话,还请你继续保持到最后……”
这么说,毒舌到这种地步的话,应该不需要担心了吧。或者说,也不存在担心这种事了。
说实话,在听完最初电话里所说的状况时,我有种后背发凉般毛骨悚然的感觉。使我无法想象她原来健康的样子。
不过,话也说回来,自己的意识在不断地变得模糊,心中最关心的却是我的剧本,这让我实在搞不懂她的意思。
“那么,剧本顺利吗?”
“那个,所以说…”
意思就是说,深层内心里最最最牵挂的是这个吗…?
“结果,以什么样的方向为目标前进?继续贯彻至今为止的路线?还是说开辟了新的路?”
“那个。都说了好几次了,现在……”
为了缓和坐起身体向我询问的红坂小姐,我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为了让她睡到床上把手搭在她肩膀上……
“等等,红坂朱音!你倒下了是怎么回…伦也?”
“……诶”
……这个瞬间,像是每天都听习惯了的废物…不对,是高昂的声音响彻了整个房间。
“诶? 诶…….诶”
“啊,那个…哟,英梨梨”
“什么呀,连柏木老师都联络了….真是败给他们了”
是的,说是废物….这样代名词般的表达先放着不管,红坂朱音病房里出现的第二个看望者,对我来说是青梅竹马的那个人。
可以看出她大概是很慌张地从家里跑了出来,穿着曾经(三卷第四章)变装用的工作服。
不过即使这样,起码还是能看出头发是有在车上好好绑成金发双马尾,整理好之后过来的。
虽然已经可以单单用这个“金发双马尾”单词就可以把人物介绍说完,但是姑且先介绍的最后。泽村スペンサー英梨梨。
从小学时代开始认识的青梅竹马,十年以来(真正意义上的)的孽缘。
以前,在我的社团“blessingsoftware”中担任原画,曾经一起追逐过梦想….
不过是作为我单方面硬性要求追加上我的梦想的伙伴,现在也是和我在丰之崎学院的同一个班级里的同桌。
然后,现在,在红坂朱音的旗下,从事商业大作RPG的角色设定。应该马上就能成为日本人梦想的具体体现者了吧。
这位快速成长中的年轻创作者,柏木英理。
“诶,诶,诶诶诶诶诶~~!等,等,等等!为什么伦也会在红坂朱音这里…搞年龄差CP的话是不是有点不够彻底啊,姐姐正太
的话是不是又有点成长过头了,到底要我以什么样的立场来比喻才好啊啊啊啊啊啊啊~!”
“什么都不用比喻就好了嘛,还有,在病房里不要大吵大闹!”
虽然是宅中精英的精英,但还是废物。
呆若木鸡般的废物
“怎,怎么说你和红坂朱音也就只有之前合宿的时候遇到过一次吧…”
“恩,差不多就是这样的感觉…”
“是的,差不多就是这样的感觉,还有一起在海边兜风,或者沉迷于打电话交谈了一个晚上的ziwei这类的程度而已。”
“红坂小姐,这个….”
“ha,海?zi ,ziziziziwei!?”
“…啊,啊~那~个,怎么说呢,这个…现在说的那些是创作者的比喻,所以推荐各种各样地补全并解释”
顺便一提,就诸位读者,希望你们能写成海边,读做东京国际展览中心,写作ZIWEI读作本子。
“什么时候联系在一起的啊,你们两个!你们不是一级的勇者和最后BOSS吗?勇者不是为了救出被关的公主而在地道里提升等级的吗”
“那个,你想啊,最近的RPG游戏里不是也经常序章就有最终BOSS出现的活动吗?”
“是呢,之后在序章中盛大地宣传,像是公主一样正片角色,其实只是剧情上的一个炮灰,从那之后被真正出现的女主角给
抢夺了主人公的位置的展开也是数不胜数啊”
“炮,炮,啊哈,啊哈……”
“红坂小姐,你是很普通地拿英梨梨在玩吧,是这样的吧”
不是这样的话,也酝酿不出这绝佳的你一言我一语的感觉。
是的,想起了这层关系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这个就犹如是金发双马尾和长黑发的创作者相声…
“还是一如既往的不加以区别,不成体统,也没有界限,没有优点呢泽村桑”
“什,什,什,霞霞霞霞…”
在我回味完后,真正的那个人来了!
“霞之丘诗羽uuuuuuuu~!”
是的,就是这个人。
“不要在病房里吵闹,泽村桑,姑且在这个病床上睡着的人也是病人。就算不是人类。”
“等.不仅是柏木老师,连霞老师也联络了吗…”
是的,身为霞之丘诗羽的霞诗子。
在暖色的大衣中,围绕着软绵绵的围巾,将长长的黑发隐藏起来,虽然好不容易打扮得很温暖,但是从嘴里蹦出来的
话依旧如东京冰河期一般的寒冷。
她是比我大一岁的前辈,我崇拜的小说家。
以前,在我的社团“blessingsoftware”里担任剧本工作,一起追逐过梦想…
不过是作为我单方面硬性要求追加上我的梦想的伙伴,现在在丰之崎学院中毕业,就读于早应大学的一年级学生。
然后现在,是红坂朱音旗下,以下略的年轻创作者。
“准确得来讲,是我接到通知后,同时也告知了泽村桑。因为做了些看望的准备,所以稍微迟到了一下。”
说着,诗羽学姐拿起了桌子上的花瓶,将水倒入其中,把准备好的花束插入并装饰在病床旁边。
“喂,霞之丘诗羽!你不要总是自己装得一副大人般的态度!”
“怎么说也比你大一岁,比你来得成熟,这叫我怎么办?”
与其相对的,这个装饰病床的花,很明显是用作佛事的菊花。让人有些许在意。
“可这样你能接受吗?红坂朱音和伦也藏起来,两个人偷偷摸摸的相见”
“啊,都说了这个只是讨论一下有关剧本的……”
但是,诗羽学姐,并未作出听取英梨梨的挑衅以及我的借口的样子,继续贯彻自己所说的成熟态度。
然后,诗羽学姐拿来自己和英梨梨的双脚蹬,放在病床旁边排好。催促英梨梨坐下。英梨梨在百般不情愿地坐下后,自己也慢慢地坐下,翘起了那双黑丝包裹的美腿……
“……….怎么可能接受的了啊啊啊啊啊啊?”
“啊aaaaa?”
然后,开始了那不自觉的强烈抖腿。
恩,完全没有成熟的样子。
“我这边短时间还有大量的剧本需要修改,也不能随心所欲的外出(整整一卷没有登场)….我像这样吃着冷饭的时候,竟然还有和自己相差10岁以上的男人卿卿我我的女人,这样子只能下达天罚了”
“思,思,思,唔回界,好,蓝蓝蓝瘦(诗羽学前,好难受)”
接着,一边对床上的病人打从心底的倾泻诅咒的话语,一边掐着其他探望者的脖子。
恩,完全,根本,一点也没有大人的态度了。
“啊,啊,啊,那~个….别,别这样,不对,伦也你,那~个”
然后,英梨梨似乎要阻止开始暴走的学姐,又或者犹豫着是否和学姐一起严加苛责我。就这样毫无意义地在我和诗羽学前的周围徘徊。
虽然要我说的话有点那啥,但你倒是快决定态度啊。
“伦理君你,一边和我说保持距离,同时和这个老女人…这个女人对我做了什么你不知道吗!真是的,老女人什么的最差劲了,执念深,性格差,头发长。”
“那,那个,诗羽学姐,这些全部….”
正因为脖子被掐住了,所以无法说出“这些,某某某人也全部合适吧….”
而在我的意识似乎快要被黑暗所吞没的瞬间…
“喂,茜!你倒下了是…啊”
“哦~,连苑也”
“啊啊啊啊啊,救命啊町田小姐”
此时此刻,病房里出现了如同救赎女神一般的正常人…
“…好~的,总之大家先看这边”
“别拍啊~~~~~~!”
“不错不错,有好好在拍….嘿”
“等等,你现在在特写什么地方~!?”
…然而这样,还未感到安心的是,我深深地感受到了我自以为正确但却搞错了的事情。
* * *
“脑….脑梗塞?”
“恩,具体情况好像要等检查后才知道。”
在设立于医院大厅的咖啡店内。
看望结束后的四个人,围在那里的桌子旁,同时就这次发生的事情,补足各自欠缺的情报。
“刚听马尔兹的人说,在开会途中,一边描绘着插画一边提案的茜。手上的笔突然滑落,接着之后,右手就变得抬不起了”
“喂,等等….这样岂不是很严重…”
……不过,虽然大多数的情报都是这个最后到的人带来的就是了。
大致年龄和红坂朱音差不多…应该说,就是同个岁数。(大学时代的同级生)
黑色的制服包裹住不胖不瘦的身体,即使是短发也有好好地整理过。
这个完全是‘真正的大人’具象化后一般的外表(内在是….)的女性编辑者。
是不死川书店,ファンタステぃク文库副编辑长,担当霞诗子编辑的町田宛子。
此外,还有另一个身份。担当不死川书店负责的马尔兹X红坂朱音(&霞诗子X柏木英理)的大型项目Fields Chronicle XIII的编辑
且在此项目过程中一手负责作品的小说化,漫画化等综合传播媒体。
与她上一次见面已经是去年六月份那会儿了(本篇的第二卷登场过),那整理得干干净净的外表同那爱开玩笑的内心之间的反差,即使过了一年,也依旧没有改变。
……话说,现在好像也不是做什么人物梗概的时候吧。
总之,如果是过劳之类的亦或者贫血之类的话,有可能开个“你~看,我可不是没提醒过你注意身体哦”的玩笑就结束了。但是,这次所得的病名
还是有点沉重的。
“即使世界毁灭了,她也是那个幸存下来的超人类,所以就别担心了”
“那啥,那人现在还好好的活着,所以应该还算是你的雇主吧?”
无论怎么咒骂,但是诗羽学姐应该还是打从心底在担心的吧(是的吧?)
“顺便说一下,她住的病房,即使是扣除了病床费用一天也要x万元以上的哦,我小时候就来这里住院过三天….”
“还有,你这个不是同个次元的事不用告诉我也可以”
然后,英梨梨就开始说起来了自己的经验心得,同时不仅是病情,连红坂小姐的经济状况也担心了起来。(有必要吗?)
“在场的人,急着想要叫救护车,但是茜本人却说没事。”
“嗯,也是,如果是她的话,肯定会这么说的呢。”
“即使如此,还是打算把她强行带走,然而那时候,嘴里突然就开始念起了TAKI君的名字,所以在场的人比起我,更早得联系了你”
“…原来是这样啊?”
虽然一直被“为什么红坂朱音会叫我?”的疑问纠缠着。但是听到这里后,总觉得谜题就解开了。
…总之,红坂朱音叫出我的名字“不是大人意义上的”
她在那个时候,脑内的血管堵塞。
也就是说,无法正常的思考了。
所以,刚好自然而然地回想起了一周左右前,和我对话的内容。然后大脑就只在意起了这件事。
“所以说,为什么红坂朱音会说出伦也的事情?”
“为什么那个女人会对伦理君…呲”
“啊~”
….刚自己一个人得出了结论,现在才想起事态完全没有前进。
“……总之就是这样,我觉得红坂小姐大概是因为记忆混乱,在意起了脑海中某个角落中的记忆,然后一不留神就在那里说出来了”
就像这样,我从她的病名中得到自己所思考出的内容,并如实地向她们两个说明…
“但是,但是,这么说的话,在红坂朱音脑海中的某个角落里,有在意伦也!?”
“如果说是刻在了内心深处的话,那事态就越来越严重了……”
完全没有接受我的意思。
“那个,你们两个啊,比起这种事,应该先思考现在的情况吧?boss倒下了哦?虽然可能有发生过各种各样的事,但还是照顾过你们的人哟?”
所以,请停止此事之上的有关实际事件的战斗,我想呼吁人情。
但是…
“红坂朱音自己一直在说,‘我他妈才不管谁暴死街头’”
“她也有说过这样的话哦…就算自己要死,也一定要保护作品,让作品完成。”
“所以反过来讲,即使我们心力交瘁暴死街头,也只是在旁边看着我们…”
“觉悟过头了吧……”
以前在哪里当过兵吗?俄罗斯吗?
不愧是世界上与“人情”最不相符和的最终BOSS
“怎么说呢,可能,应该说肯定有夸张的成分…但是即使如此,她自己也想把这种思想移植给我们,所以每天都在说这些话。”
“所以,我们也只好去迎合她的思想…不管怎么样,她毕竟是雇主”
但是,虽然说出如此残酷现实的两人……或者说,用强硬的说法或态度来表示红坂朱音思想的两人。
在我看来,还是能清楚地感受到这些瞳孔中浮现出的难受神情,打从心底担心着强大的boss(这次应该是真的)
“啊,总之,三人今天就先回去吧,之后的事我会解决的。”
“町田小姐……”
就如这样,我们之中最大的那个人,找准了中断对话的时机,结束了这场谈话。
“没事的,你们,还有茜,不管怎么去想这件事,她都是被业界保护着的,即使死了,只是大脑的话也还是会保住的,所以放心吧”
这个业界怎么就没有人把她当人类来对待…
“所以说嘛,我暂时抛开工作上的事,去照看茜。什么都不要和不死川的上层说哦”
但是,不过….理解这个业界结构,甚至理解到骨髓中去的,啊,应该也说不上是最了解的那个人,同时也是最了解红坂朱音的人(诗羽前辈说)…
即使是现在,她也非常成熟的,在可行范围内试图有效利用自己现在的立场。
“不好意思了呢,TAKI君。明明和你什么关系也没有,突然把你叫出来。”
“那个…好吧”
如果是平时的话,也许会说“反正我也闲着”这样的社交辞令,但是,只有今天
不得不抱有难得的罪恶感。
不管怎么样,我大概,或者说绝对,已经看见了,回去的那个人已经很明显在各种意义上变得不妙了……
“啊,还有,这件事情,对各方面冲击性都太大了,所以一定要封口哦”
“拜托了,我什么都会做,但只有一个人我无论如何都想告诉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