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爆肝工程师的异世界狂想曲(异世界狂想曲)
  4. 第九卷
  5. 第五章《海洋国家伊修拉里耶》
  6. 繁体版

第五章《海洋国家伊修拉里耶》
2017-06-22 20:43:05

		

“我是佐藤。一听到海洋国家,不知为何会想像到太平洋上的人工岛。恐怕是科幻系的故事里,有让人印象深刻的海洋国家吧。”
「那就是伊修拉里耶?」
亚里沙指着前方的岛上能看到的建筑物。
火山岛的下一个区域,就是这个「伊修拉里耶王国」。
以四国那么大的岛为中心,像是大小数百个岛屿构成的岛国。最大的岛在中间部分有像湖一样的内海,那个内海的中央就有伊修拉里耶的王都。
似乎有利用都市核的力量来调整气候,这一带和上一个亚热带风的区域不同,是初夏的气候。
「好像是啊」
一边确认地图,一边含糊其辞地回答亚里沙的话。
亚里沙发现的好像是在甜甜圈型的岛边缘的村落。
虽然包含海的面积的话有欧尤克库公爵领的大小,但人口跟公爵领相比只有一成左右。人口几乎都聚集在了巨大的岛上。
虽说跟传闻中一样王国海域内有非常多的海贼,不过因为我们脱离了标准航线所以一艘也没有遭遇到。
「魔物不怎么出现呢」
「那是因为,在魔物的领域比较多嘛」
入手了各种各样的海产,绿水晶身体的海马,以及像能在空中飞的鲨鱼般的怪鱼鱼鳍之类的好像都能卖个好价钱。
话虽如此,我并没有卖的打算。
「果然是这样啊。那么,我的大肥怎么样了?」
亚里沙说着充满食欲的问题。
虽然我很明白那个心情,但我搜索的是鲔鱼。
「那个好像也不在这个区域啊」
是因为回游范围很广吗?哪里都找不到。
「Master,有小型飞空艇过来了,如此报告了」
视线朝向娜娜指着的方向之后,看到像是浴桶安上了蜻蜓翅膀一样的飞行物体在接近。乘在那上面的是戴着风镜一脸达摩胡须的男子。
『你们是否海贼!』
〉获得【伊修拉里耶语】技能
这个国家的语言似乎很接近古代语的发音。
如果是拉拉奇耶的后裔,我还以为会使用神代语的亚种……。
总之也为了调查,分配技能点让其有效化吧。毕竟只用「翻译:下级」魔法的话连文字都读不了。
「询问!你们、是否、海贼 !」
看见我没有回答,达摩胡须的男子用只言片语的希嘉国语重新问了一遍。
『这里是希嘉王国的交易船!希望能在伊修拉里耶王都入港』
我这样告知,并在稍微的问答之后,被引导去通往内海唯一的门。
「好大~」
「非常厉害的说」
门的悬崖上有座圆顶型的堡垒,设置了两门巨大的魔炮。
『──托托里耶第八世代型魔炮。也称之为龙炮,在拉拉奇耶王朝也发挥着最高的攻击力。由于这个龙炮,托托里耶的魔炮技术被捧为世界最棒的技术,但是感到嫉妒的拉拉奇耶技术者把元老院卷入其中,将托托里耶王族诬陷成了反叛者,连同浮游城一起被处以坠落刑。龙炮被逃亡的王子带走后,就此下落不明,从历史上消失了——』
蕾依进入了恍惚状态,滔滔不绝地说着神代语的长篇论。
「幼生体真博识,如此称赞了」
「诶?娜娜桑?」
被娜娜抱起来后回过神来的蕾依,流露出困惑的话语。
似乎已经习惯了连惊讶时也能说出希嘉国语。不只是与娜娜之间的学习,说不定也受到和其他孩子们交流的影响吧。
我们的船穿过悬崖之间狭窄的水路,向内海驶去。
「总觉得,会陷入被人左右夹击的情况,很恐怖呢」
「没事的,露露。紧急的时候主人会守护我们的」
如果是平时的话会说「我来保护你们」的莉萨,遇到像悬崖崩塌那种自然灾害级别的事情似乎就甩给我。
当然,无论是悬崖崩塌还是海啸我都会保护你们的。
「士兵先生~?」
「有很多的说」
小玉和波奇发现的好像是挖掉悬崖的墙面而建造出来的防御用驻屯地。
年少组对士兵们挥手时,对面也非常爽快地向这边挥手。
船出了内海后,就那样前往中央的岛。
「内海的气候很舒适呢」
如亚里沙所嘟囔,很接近春天的气温,海面风平浪静、船的摇晃也很少。
内海漂浮着很多小渔船,正在捕获南国风格绚丽多彩的鱼。
「卷卷~?」
「漩涡形街道的说」
「嗯,螺」
小玉、波奇、米娅仰视着伊修拉里耶王都中的岛屿流露出这样的感想。
像是把贝壳的外侧削掉的多层城镇。
不如说,比起奇幻世界更让人受到一股会在科幻世界里出现的印象。
保持沉默的亚里沙,在「该来了吧?」这样嘟囔的时候,蕾依的瞳孔失去了焦点。
『托托里耶风格建筑物──漩涡形构造是浮岛托托里耶的特征』
蕾依进入了恍惚状态进行着解说,这次的解说很短。
无论是刚才的龙炮或是现在,这座岛的居民好像是拉拉奇耶王朝时代的托托里耶这个国家的后裔。
大概,是像附属国那种感觉的国家吧。
「好大的船~?」
「桨和帆都粘在一起看起来很强的说!」
港口的一角有军舰专用的船坞,那里有五艘大型战列炮舰和四十艘中小战舰已入港。
如波奇所言,这个国家的军舰似乎是附有桨的帆船。
虽然我觉得这不是一个小国军队能有的规模,但是在魔物横行的海域要维持国家的话这种程度还是必须的吧。
大型军舰几乎都是木制的,只有中央的旗舰是秘银合金制,而且比其他四艘大上了一圈。
总觉得破破烂烂的,好像是刚从战斗中回来的气氛。
『炎兽──』
因为有令人在意的关键词从军港那边乘风传来,所以我使用了【远见】和【远耳】的空间魔法。
如果是【倾听】技能的话,距离太远无法听到更多。
『舰长 !已经快马加鞭出发了。比起那个,部下的话是真的吗?』
『那是事实。火吹岛的封印被解开,炎兽已经复活了。登陆部队都全灭,其他舰艇也为了让我们逃跑而去挑战炎兽……』
『到底是什么人复活了炎兽──』
『是骸骨王』
『──什么?』
『附近岛上的人,都说看见了在空中飞的幽灵船』
『怎么会!那样的话,那家伙的目标是伊修拉里耶的龙炮么!』
『唔嗯,打算唆使炎兽,在我国陷入火海的时候进行袭击吧』
『为了攻陷拉拉祈,尽做些拐外抹角的事』
——原来如此。
我好像在不知情的时候粉碎了骸骨王的阴谋。
我打开地图确认骸骨王和悠涅依娅的动向。
虽然骸骨王那边跟早上看的时候一样待在幽界,不过却发现了悠涅依娅在海魔领域这个陌生的区域里。
他们似乎重新开始了活动,差不多该加强警戒会比较好吧。
◆
『托托里耶离宫,宫殿型浮游船。和王子在逃亡的年代时使用的东西很相似』
到达伊修拉里耶的第二天,我带着蕾依拜访了伊修拉里耶王城。
「那个女孩不要紧吧?」
「嗯,只是自言自语比较多而已」
作为我们访问王城原因的贸易部官员,感到毛骨悚然地俯视着蕾依。
他知道抵达伊修拉里耶的我们的船是希嘉王国所属,为了寻求希嘉王国产的丝绸而来进行交涉的。
「公主殿下的成人仪式使用丝绸是必要的!」
利用了如此说道的他这个弱点,我提出了作为献上丝绸的代价让我谒见伊修拉里耶王这个交换条件。
似乎相当焦急,第二天就同意了谒见,然后就这样过来拜访了。
当然,特地接触王族是为了刺激蕾依的记忆,尝试下能不能治好她的记忆丧失。
『涅涅里耶花纹。起源于浮岛涅涅里耶的雕刻。在拉拉奇耶王朝时被广泛使用』
我一边听着恍惚状态的蕾依的嘟囔,一边仔细看王宫的建筑。
是一种由几根柱子通过拱形状的构造来支撑上面的柱子的反复构造,从而创造出圆顶状的庄严空间。
跟我去欧洲旅行时看到的样式一模一样。总觉得跟索菲亚大圣堂那个地方很相似吧?
「在伊修拉里耶王面前我会捂住她的嘴不让她嘟囔,没问题的」
向担心的官员还以微笑,然后紧跟在带路的女官后面。
与男性穿的东罗马帝国风格的服装不同,女性穿着像短背心的上衣和卷裙子的组合外面还缠着布,因此在前面行走的话能若隐若现地看到背面的曲线,实在很棒。
从正面看的话,肚脐部分是露出来的。
好像是东罗马帝国风格与阿拉伯风格的服装合在一起的感觉。
进入广阔的圆顶空间之后,中央深处有设置着王座。
比我们走过来的地方要高出两段。
虽然蕾依仰视圆顶准备解说,但是马上就要谒见,所以我用轻微的冲击强制解除了恍惚状态。
是我的错觉吗?感觉恍惚状态与通常状态的变化变得很流畅。
「汝便是为了吾之女献上布匹的商人吗?」
在王座半蹲半坐的伊修拉里耶王俯视着我寻问道。当然,用的是伊修拉里耶语。
壮年的伊修拉里耶王长得有点像坏大叔的风格,完全酿造出了年轻时曾到处玩耍的氛围。
他那王冠上带状的金丝织成的布是大量使用了「天泪之滴」做成的东西,与希嘉王国的王冠有着不同的感觉。
天泪之滴是闪闪发光和反射照明的完全球体型的宝石,我算是明白希嘉王国的贵族们为什么会对此很珍视──啊咧?这是阿鲁亚吧。
AR表示上写着「天泪之滴:阿鲁亚树脂」。鉴定技能的话,则是普通地显示出「天泪之滴」。
阿鲁亚是在精灵之乡入手的素材,在船的甲板涂层还有小玉和波奇爱用的不会摔烂的杯子和盘子上都很适用。
我在地图上搜索了一下,试着寻找作为阿鲁亚树脂来源的树木。
好像生长在一座无人岛上。
大概,是王家垄断了「天泪之滴」的生产吧。
我的好奇心被满足后,把注意力移回眼前的伊修拉里耶王。
「初次见面,伊修拉里耶王。我是希嘉王国穆诺男爵的家臣,名叫佐藤·潘德拉贡名誉士爵」
被直接问到的话,我这边直接回答也可以的吧,所以我进行了自我介绍后行了贵族之礼。
能记得在穆诺男爵领的新人贵族讲习所学的面对「他国之王」的行礼方式实在太好了。
「并非商人而是贵族吗。原谅吾」
伊修拉里耶王大方地点了点头,催促我继续。
看来,因为是突然的谒见申请,似乎没有好好传达我是贵族这件事。
「这边是,从希嘉王国带来的翠绢」
「竟是翠绢!」
不仅仅是伊修拉里耶王以及旁边的官员,就连周围的贵族也发出了惊讶的声音。
虽然我不认为这是能让一国之王惊讶的商品……。
「竟能摆脱魔导王国拉拉祈那荒唐的关税,难道汝连酒爵之位也有吗?」
据说,魔导王国拉拉祈故意对伊修拉里耶展开怄人战术,通过本国的船的翠绢似乎会被课以本体价格一百倍的关税。
好像是为了强行推销魔导王国拉拉祈的名产朱绢,以有利的条件购买「天泪之滴」。
毕竟这是伊修拉里耶王国的人说的,还是只相信一半好了。
「翠绢——而且还把如此程度的高级品当贡品带来,是希望得到『天泪之滴』的交易权么——好吧」
官员和王近旁的大臣们都响起了接近悲鸣的喧哗声。
「在那之前有些话要谈。跟上来吧」
伊修拉里耶王这样宣言后轻快地从王座上站了起来,并告诉我跟他走,然后就进入了王座后面的王族专用的通道。
虽然官员在后面被制止了,但蕾依还是好好地一起跟着。
『水天球——使用风石和水石让水球保持恒常性浮起来的魔法装置』
看到装饰在通道途中的物体,恍惚状态的蕾依如此嘟囔道。
这个专用通道是完全没有警戒暗杀的开放走廊,在柱子之间能俯瞰到城堡和城下町。
『真是博识的女孩啊。是跟拉拉祈王家有缘之人么?』
看来,伊修拉里耶王似乎也会说神代语。
「不清楚。我是在她丧失记忆遇难的时候出手相救的」
『嚯,这么年轻便能理解神代语啊……要不要当王子的家庭教师?能给汝比名誉士爵更好的爵位哦』
因为不知道认真到哪个程度所以委婉地拒绝了伊修拉里耶王的提案,他也并没有执着于此而把兴趣转向了蕾依。
『知道那个是什么吗?』
伊修拉里耶王指着王城顶部的神秘物体。
『天护光盖,众神赋予天空人的守护之力』
『没错,拥有天护光盖和龙炮的伊修拉里耶即使是骸骨王也无法出手』
有点在意这里出现的名字为什么不是炎兽而是骸骨王。
听到骸骨王的名字,从恍惚状态恢复过来的蕾依似乎想说些什么。
不过,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
「——当王子的护卫吗?」
「没错,拉拉祈的『天想祭』马上要开始这事汝已经知晓吧?为了表示友好而派遣王子过去是此处的习俗」
被邀请到伊修拉里耶王私室的我们,从他那里接到了意外的委托。
大概,是在警戒炎兽的袭击,考虑让王子逃到邻国吧。
尽管如此,向初次见面的对象委托照顾重要的孩子,他的警戒心稍显不足啊。
「为何,要委托像我这样的他国人士呢?伊修拉里耶不是有连大陆都人尽皆知的优秀海军吗?」
「军队要准备炎──不,没什么」
伊修拉里耶王不打算说出炎兽的事而含糊不清。
「请把刚才的事当作没发生过吧。取而代之希望汝帮吾运送预告访问的使者。即便是小型船,没有随从只有使者一人的话能运送的吧?」
不管怎么看,都是王子殿下装成使者的Flag。
「报酬便是这个」
伊修拉里耶王放在桌子上的是装满了「天泪之滴」的腰包。
怎么看都不是运送一个使者的代价。
「运送使者一个人的话这也太多——」
「多的那份,换汝的速度。用一天时间准备好。后天之前就从伊修拉里耶出发吧」
像盖过我的话一样,伊修拉里耶王告知了他的要求。
原来如此,普通的船准备出港的话就已经竭尽全力了,连买卖货物的空闲都没有。
似乎想说包含了补偿损失和麻烦的费用。
「我明白了。就让我尽一份绵薄之力吧」
自己的孩子是最宝贵的不管在哪里的世界都一样啊。
让王子殿下游览魔导王国拉拉祈的祭典、自由去玩就行了吧。
「这样啊 !汝能接受啊 !那么就给予汝城内的房间。今晚和明天的晚宴汝也出席吧」
如此告知后,伊修拉里耶王就让我们退下了。
虽然关于拉拉奇耶的事还想问一下,不过出席晚宴的时候也可以问的吧。
◆
「主人!这边这边!」
被亚里沙的空间魔法「远话」呼叫的我来到了城下町的商店街。
看来,需要我的是在小路里的贝壳工艺品店。
招牌上写着会在游戏说明书中当女神的「丽布拉」这样的店名。这个国家的单词「布拉」是表示工艺品店,合起来的意思就是「丽工艺品店」。(译:丽布拉(リーブラ),找到的相关资料只有《女神的天秤(女神のリーブラ)》这部少女漫画,如果用天秤来翻会显得奇怪,所以选择了音译)
「怎么样!很厉害吧!」
「啊啊,这个确实很厉害呢。与其说是工艺品,不如说是艺术品比较好吧」
注视着精致加工过的其中一个贝壳工艺品的时候,发现了意外的事情。
行情太便宜了。虽然大作品是需要银币的价格,但其他都只需要1枚铜币。
「这要多少钱?」
「无论哪个都是3枚铜币」
店主要了普通行情的三倍价格,不过那也没问题。
原本的话我会从这个价格砍到行情价的,可是如果要砍这些艺术品的价格,我认为这是对优秀技术的亵渎。
「对吧!很便宜吧」
「是啊」
我点头同意亚里沙的话。如果是这样的工艺品,至少能卖到1枚金币的价格。
特别是最佳作品的珍珠和贝壳的王冠,务必想让鳍人——人鱼的美女来戴上。那样看起来肯定会是海底王国的女王大人。
「这个的话,不就能成为交易品吗?」
原来如此,所以才叫我过来啊。
因为给了亚里沙她们一人1枚金币的零花钱,所以这种小东西应该自己喜欢就能买的。
刚好能送给王都和迷宫都市的贵族们当礼物,这里就同意亚里沙的建议吧。
毕竟我也很憧憬利用交易发大财这种事情嘛。
「事情就是这样,要是还有库存的话,我想收购」
「好、好的。被那边的小姐说了之后我已经查过仓库」
据店主所言,库存虽然有300个左右,但是像在铺面里这种艺术品级别的只有15个左右。
「我只有希嘉王国的货币,这样也可以吗?」
「是的,当然可以。因为希嘉王国的铜币很少掺杂物,商人也无需手续费就会跟我交换的」
伊修拉里耶铜币只有希嘉王国的铜币三分之一大小,我发现店主最初告知的价格其实与行情是相同的。
不管怎么说,如果就那样的话太便宜了,稍微追加一点吧。
「贵族大人,如果可以的话,也能去我朋友的店看看吗?」
在支付完的时候,店主说出了这样的事,因此我决定带着伙伴们游览了珍珠工艺品、珊瑚工艺品的店,增加交易商品。
另外,珍珠工艺品店叫作莱布拉,珊瑚工艺品店则是叫作托利布拉这样的名字。
无论哪家店都有很高的艺术性,不输给贝壳工艺品店的好东西很齐全。特别是珊瑚工艺品有着丰富的库存,还有从首饰到室内装饰的广泛阵容,所以我大量购买了。
毕竟珊瑚和珍珠对希嘉王国的内陆来说都是贵重物品。
◆
「我叫沙邦·伊修——」
在进行自我介绍途中,眼角下垂的帅哥王子吃了伊修拉里耶王一招肘击。
估计,他打算说的并不是假名而是王子的名字吧。
出席晚宴的只有我,其他孩子们在被授予的房间中接受款待。
我在晚宴前,伊修拉里耶王将我介绍给预定要运送的叫作使者实际是王子的人。
「我叫沙巴伊修。到拉拉祈为止的旅途就拜托你了」
对于用王族语调说话的王子,伊修拉里耶王露出了不愉快的表情。
我酿出「没有察觉到」的气氛,向沙巴伊修做自我介绍。
在片刻的谈话后,我试着向国王打听关于拉拉奇耶的事。
「汝对拉拉奇耶有兴趣吗?」
「是的,我正在研究关于拉拉奇耶的事」
我借着诈术技能的帮助,编造一个适当的理由。
毕竟,即使老实说为了把半幽灵的蕾依送回故乡也不会有人相信吧。
「若是想寻宝还是放弃吧」
将盛有橙色鸡尾酒的酒杯往嘴里倒的同时,伊修拉里耶王像是告诫我那般说道。
「连那个普鲁帝国,为了寻求拉拉奇耶的宝物也失败了」
因为不太明白,所以等着伊修拉里耶王接下来的话。
「吾国的古文书上有记载。那个帝国为了与魔王战斗而寻求神代兵器,向拉拉祈东面派出了大舰队」
打开地图确认相关位置。
魔导王国拉拉祈在这个伊修拉里耶的西南方向,是这个国家的东南方向吗?
「在海龙群岛之间的『海魔领域』,对『海王的私生子』们束手无策而败北,只留下仅仅一艘船回来的舰长的证言」
看来在港口的秘银合金制战舰,是那时从普鲁帝国的幸存者中夺过来的。
「托『私生子』的福,贪婪的帝国舰队被毁,吾国的自治和龙炮才能免于被夺」
魔物偶尔也会派上用场,这样说着的伊修拉里耶王开心地笑了起来。
据他所说,「海王的私生子」好像是在「海魔领域」里栖息着的多种多样的章鱼型海魔的总称。
「虽然拉拉奇耶沉没于那,不过传闻说那里只是空旷的『海魔領域』不会有错,会去那种地方的只有自杀志愿者而已。放弃吧,放弃吧」
如此告知后,伊修拉里耶王带着王子,进入了晚宴会场。
另外,晚餐的鱼料理比较多,特别是巨大鱼的炖菜有着难以置信的美味。
遗憾的是没有刺身,不过无论哪个料理的熟练技巧都很棒,能让舌头好好享受。
像这样在伊修拉里耶的悠闲日子也到今天为止,第二天的凌晨就遵循王的意向匆匆从港口出发了。
◆
「——潘德拉贡卿,我已经不行了」
沙邦王子在我的前臂中,低声苦诉着。
从港口出发不久,沙邦王子就因为晕船而倒下了。
我一边把在船室的入口,说着「佐藤×沙巴伊修!白净正太和褐色下垂眼也不错呢!」的亚里沙奇怪的发言置若罔闻,一边支撑着脱力的王子。
「太夸张了。我有晕船药哦」
「抱歉,晕船药对我没什么效果」
话说回来,海洋国家的王子不擅长坐船还真少见。
「那么,就给您能睡眠的药吧」
「帮大忙了。我会期待睡着期间到达拉拉祈的」
我让喝下高持续性睡眠魔法药的王子,躺在了船首楼的客房床上。
如果王子在航海中睡着的话,就可以轻松使用飞行模式了。
「——亚里沙」
对从刚才开始就用腐掉的眼睛说着咕呒咕呒的亚里沙的头砰地一声敲下去,然后走到船室的外面。
护卫和送行的船只跟到了外门。
估计,伊修拉里耶的军舰正在进行应付炎兽的准备吧。
「主人,又是海贼 !」
「这次是三艘小型桨帆船啊」
从伊修拉里耶出发经过了半天。跟苏特昂德尔市的酒馆里听到的一样,伊修拉里耶和魔导王国拉拉祈连接的航路上有很多海贼。
即便逮捕了海贼,运到伊修拉里耶或魔导王国拉拉祈也很麻烦,罪行较轻的海贼就驱逐,重犯的话则采取把海贼和海贼船一起沉掉的方针来处理。
因为桨帆船从岛后边袭击过来的比较多,所以海贼们都游到了附近的岛上。
不过,在魔物的荒岛上能否生存下来就取决于他们的努力了。
虽然袭击过来的海贼船之中,也有在鱼或龟的巨大魔物背上载着像是船的构造物那种变种船,但我没有特别区分便处理了。当然,作为台基的鱼和龟则当成食材。
「哪边?」
「重的那边」
由于亚里沙的提问,我则回答了关于海贼的罪过,接着使用先发制人的魔法攻击。
因为似乎没有奴隶,所以我就毫不客气地用水壁魔法让海贼船翻船,再进行用短眩晕弹将露出来的船底击碎让其下沉的这一常规作业。
「Master,建议变更航路」
「说得也是」
我对娜娜的话点头表示肯定并打开地图。
好像差不多要到伊修拉里耶地图外面了。
就那样等待着区域的变化,用「全地图探测」魔法调查「魔导王国拉拉祈」。
区域的面积跟伊修拉里耶一样,人口大概比伊修拉里耶多了三成左右吧。王都所在的岛大到有北海道左右的面积。
跟伊修拉里耶一样是以人族为主的国家,几乎没有亚人种。只有略微一部分在边境的岛上,生活着海栖亚人。
伊修拉里耶那种程度的海贼数量,在魔导王国拉拉祈这边几乎没有。
好像只有伊修拉里耶,以及另一侧连接砂糖航路和魔导王国拉拉祈的海域才存在着海贼。
这个魔导王国拉拉祈似乎将都市核调整得比伊修拉里耶还要热的气候,感觉越接近拉拉祈的王都,气温就越高。
「亚里沙,找到啰」
「嚯唉?」
由于我唐突的一句话,亚里沙只能一脸懵逼地回答。
「发现鲔鱼了」
「在、在哪里?!」
「在拉拉祈东南偏东的海域有几条。估计,那里就是它们的生存栖息地吧」
我一边跟亚里沙说话,一边对炮弹鲔进行了标记。
——这下,就绝对逃不掉了。
「稍微有点远,把拉拉祈的事情办完后再去吧」
和亚里沙互相凝视后,双方都无意中笑了起来。
毕竟山葵的库存和下酒菜用的萝卜也还有,醋饭用的白米和醋也准备万全,剩下的只要给我鲔鱼就完美了。
在那之前必须做好醋饭和捏饭团的练习才行。
◆
「那边有帆船的说」
最先发现那艘船的是,在瞭望台进行监视任务的波奇。
由于波奇说的话,把脚缠在绳梯上说着「懒洋洋~」伸直身体的小玉,抖动着耳朵。
小玉轻快地爬上绳梯,从瞭望台的波奇那接过远见筒眺望船只。
「没有人~?」
如小玉所嘟囔,从前方过来的船没有任何人。
用地图确认了一下,航路上有四个集团二十八艘的无人船在漂流。
虽然也有些船触礁了,但这也太多了。
没有人这一点,实在令人无法理解。
从地图上看,也没有魔物在潜伏。
「到底是什么呢?」
和刚才的小玉一样,因为炎热的气候而筋疲力尽的亚里沙用手遮阴看着前方的船。
「呣?」
「Master,幼生体的发饰在发光,如此报告了」
米娅和娜娜将蕾依的发饰带着淡淡青光的事报告了给我。
「佐藤桑」
「没事的,看来是把瘴气净化了」
我这样告诉不安的蕾依后,将瘴气视有效化。
——呃。
从前方接近的无人漂流船,像是被涂得全身黝黑似的被瘴气覆盖着。
瘴气的气场像触手一样从无人漂流船的四周伸出,其中一条也伸到了我们的船。
从覆盖着船只那不寻常的瘴气来看,可以说犯人确定是人外了。
考虑到在苏特昂德尔的酒馆里听到的骸骨王那个「漂流船」逸闻,说不定骸骨王正在积极地重建幽灵船队。
总之,在左思右想之前先调查漂流船那边吧。
为此——。
「我马上就驱除瘴气,稍等一下」
我将平时隐藏起来的精灵光全开,驱除周边的瘴气。被我的五彩精灵光碰到的瘴气都像蒸发一样消失而去。
虽然在ELF之乡学会了能用精灵光驱除瘴气,但像这样亲眼目睹还真是厉害啊。
「我去看一下对面的船」
「要、要小心哦!」
向看起来很担心的亚里沙挥了挥手之后,一边净化无人漂流船一边探索船内。
船内的魔力炉还是运作状态,并且从吃饭中的桌子和烧焦的锅来看,这个意外的事态好像是突然发生的。
从料理的腐败上看的话,船上没有人的情况是在一两天之内吧。
就像无人漂流船中著名的玛丽·西莱斯特号事件一样,除了装载的货物外只有船员们不见了。
从船长室的文件中,发现这艘船是希嘉王国交易船队的旗舰。好像是比斯塔鲁公爵这个人的船队。
因为是从没听过的名字,所以确认了一下满载贵族情报的多鲁玛笔记。
上面写着这个人是希嘉王国的三公爵之一,而且还是欧尤克库公爵的政敌。他的领地在希嘉王国的西北方,隔着小王国诸国,在沙加帝国相对的位置上。
在我对关于比斯塔鲁公爵的好奇心得到满足之后,继续进行了探索。
在船长室的金库中仍然收纳着魔法物品和交易用的金币,能让人明白这并非普通的海贼所为。
「还有三艘?」
亚里沙一边看着前方出现的无人漂流船一边询问。
「不,这第二十五艘就是最后了」
我们在最初遭遇开始的一个小时左右,用飞行模式迂回着回收漂流船,这是最后一艘。
剩下的三艘在我回收前就被海里的魔物弄沉了。
当然,残骸和装载的货物已经尽可能地回收了。
在这个如此短时间内沉掉三艘船的海域中成功回收了二十五艘船,应该能证明骸骨王在意外接近的地方行动。
虽然至今为止都只有在早晚的时候确认两次动向,不过现在至少要每小时一次确认标记会比较好吧。
「果然,还是骸骨王搞的鬼吧」
「大概是吧」
在苏特昂德尔的酒馆「被袭击的船员们死后也在那家伙的幽灵船队永远工作下去」和「无人的漂流船就是被骸骨王袭击过的证明」有过这样的对话。
骸骨王在夺走船员们的生命后,让他们作为亡者加进了新的船员行列之中了吧。
我伸出理力之手,把无人漂流船收进存储里面。
在存储里面的话,无人漂流船能像文件夹一样打开,能把瘴气当成船内的一个物品进行移动,所以非常方便。
「消失、了」
「Vanish(消失)~?」
「Lost(失去)的说」
一开始看到消失不见的无人漂流船而感到惊讶的蕾依,现在也已经习惯了。
跟小玉和波奇一起,很有意思地注视着消失后卷起小漩涡的海面。
「幼生体,身体太过探出去会掉下去的,如此告知了」
「嗯,危险」
「是,对不起」
娜娜和米娅提醒了蕾依后,她坦率地让身体从栏杆上下来。
「小玉呢~?」
「波奇不会有危险的说?」
「当然危险啊。在掉下去之前快回到甲板上」
被放置不管而感到寂寞地嘟囔着的小玉和波奇,头被莉萨嘭地一声敲下去温柔地训斥道。
「嗳~?」
「是的说」
明明被训斥,小玉和波奇却带着高兴的表情,轻快地跳到甲板上。
「主人!那边有人!」
利用步枪型的狙击用魔法枪瞄准镜窥视着的露露,罕见地用大声音叫道。
这个魔法枪挪用了从沉船上发掘出来的小型魔炮的回路。
虽然威力连原型的小型魔炮的一成都没有,但我觉得作为个人携带的武器而言已经是相当厉害的东西了。
因为也装备了用苍币做成的魔力电池,所以就算是露露的魔力也可以射击。
「啊!沉下去了!」
哎呀,这似乎并不是从容不迫的场合。
我从船上起飞,使用【透视】和【理力之手】魔法将漂流者从海里面捞了起来。
似乎中了瘴气而失去了意识,在实施治疗后让其在一个客房中躺下。
虽然想确认船只被袭击时的情况,但那人比想象中还衰弱,要从他那里听取情况看来要在到达魔导王国拉拉祈之后了。
「哼~,希嘉王国的贵族啊」
「啊啊,看来是亚希年侯爵家的次男」
根据多鲁玛笔记,亚希年侯爵家在王都的名门贵族中拥有着相当的势力。
而且,作为现当家的他父亲,是我们预定要到访的迷宫都市塞利比拉的太守。
真是非常奇巧的缘分啊。
「那么,让路线朝向拉拉祈吧。途中会在几处海贼的老巢附近通过,趁现在武装起来吧」
「我明白了」
对我的要求莉萨点了点头,把伙伴们带到了楼下。
「佐藤、桑」
「怎么了?」
留在甲板的蕾依,带着严肃的表情向我搭话。
「总觉得、内心深处、乱哄哄、的」
还以为也许是察觉到骸骨王或悠涅依娅的袭击而搜索了一下地图,不过并没有这样的征兆。
充其量,只有50级左右的章鱼型海魔在远离魔导王国拉拉祈的海面数公里的海中移动着。
如果是这种程度的魔物,无论哪个海域都会有一只左右,所以也并不是什么值得大书特书的事。
虽然为了慎重起见而警戒着,不过直到退治完海贼抵达魔导王国拉拉祈,蕾依也没有现出任何不安。
一定是我多心了吧。
在东京湾那么大的海湾最深处,有魔导王国拉拉祈的王都。
海湾的入口跟希嘉王国不一样,并不是物理性的水门,而是张开了魔法的不可视结界。感觉跟保护ELF们的故乡「波鲁艾南之森的结界」很相似。不愧有魔导王国之称啊。
「斜斜~?」
「在倾斜的说?」
小玉和波奇仰望着倾斜了的魔导王国拉拉祈的王都,身体都跟着斜了起来。
也许,是想尝试着保持水平地看吧。
『拉拉奇耶北端小城拉拉祈,担当惩罚地上人的战斗用浮游城』
进入恍惚状态的蕾依,仰望着王都说道。
能看见很多白色的建筑物。在中央的巨大圆锥状建筑物就是王城了吧。在那顶部也有类似伊修拉里耶的天护光盖的神秘物体。
王都周边的建筑物高楼比较多,边缘地区似乎以两层楼的平房为中心。
都市整体看起来倾斜,大概是迫降到地上时的痕迹吧。
「总觉得、有很甜、的气味」
「是点心的香味,如此告知了」
「嗯,砂糖」
从恍惚状态恢复过来的蕾依,闻到随风飘来的香甜气味而眯上了眼睛。
应该是这个魔导王国拉拉祈即便在砂糖航路之中,也是个最好的砂糖生产地。王都之中似乎也有砂糖的精炼所。
跟娜娜和米娅在聊着「会有什么样的点心呢」的蕾依侧脸,已经没有退治海贼前被我看到的那种不安神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