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見文庫
  3. 爆肝工程師的異世界狂想曲(異世界狂想曲)
  4. 第九卷
  5. 第三章《貿易都市蘇特昂德爾》
  6. 简体版

第三章《貿易都市蘇特昂德爾》
2017-06-22 20:43:05

		

“我是佐藤。就像「有緣千里來相會」這句話一樣,我覺得不限男女的相遇是由不可思議的緣分所聯繫着的。特別是在異世界——。”
「那麼,潘德拉貢卿,下次在年初的王國會議再會吧!屆時我會備好讓你感到讚歎的物品來報恩的!」
進了歐尤克庫公爵領的貿易都市蘇特昂德爾的港口後,吉特貝魯特男爵緊緊握住我的手如此約定道,然後朝着太守城騎馬而去。
似乎打算找太守借用緊急聯絡用的快速船趕往公都。
「搖搖晃晃~?」
「總覺得,好像還在坐船一樣呢」
如小玉和亞里沙所言,因爲在船上晃了那麼多天,所以在堅硬地面上感覺到了違和感。
「很快會習慣的。比起這個,搞定完這些事就去吃飯吧」
我如此催促道,大家突然迅速地開始了行動。看來她們很想念肉料理啊。
留在我們船上看守的事情交給了船首像型魔像和附帶幻影的活動人偶們,在港灣設施中的商工會議所進行倉庫的契約,以及委託他們幫我向進出的商人訂購。
因爲在ELF之鄉大量發放了調味料和食材,所以打算在這裏重新補充。
搞定完這個事情之後所造訪的肉料理店還真是來對了。
是因爲這一陣子持續吃海鮮料理而缺少肉的緣故嗎?米婭和蕾依之外的孩子們都一個勁地吃肉。今後的菜單再多加點肉料理好了。
大家邊挺着肚子邊走出店的步伐也變得輕鬆。
「飽飽~?」
「果然肉是最棒的說」
「羊的筋肉很有嚼勁,實在美味」
獸娘們很滿足地漏出嘆息。
雖然莉薩的感想偏得有點奇怪,不過看她能那麼滿足就不多說了吧。
「誒——,嫩羊排應該比較好吃吧?」
「醬汁很深奧,我也學到了很多東西」
亞里沙和露露也高興到臉邊上會浮現出音符的程度。
「幼生體,怎麼了,如此提問了」
『沒事,只是、有點晃眼』
從店裏出來的蕾依搖搖晃晃的,娜娜正扶着她。
應該是突然站起來導致頭暈吧,不過略微覺得蕾依的臉色不太好,因此早點找到住宿的地方讓她休息會比較好吧。
「雜燴飯,好吃」
『是的,雜燴飯、沙拉、也很好、吃』
對於最後從店裏出來的米婭所言,蕾依點了點頭。
她似乎真的很中意雜燴飯和沙拉,直到剛纔爲止的氣氛消失不見,回到了有精神的語調。
「同意幼生體的意見。海藻沙拉也很好吃,如此報告了」
唔嗯,肉料理以外的也很美味。
娜娜稱讚的海藻沙拉,怎樣才能做出那個味道仍然是個迷。因爲我有打包帶走,所以打算下次去ELF之鄉的時候讓料理人ELF的妮婭桑幫我解開這個謎團。
雖然使用空間魔法的【遠見】就能馬上知道,但那是犯規的。
「是要在這個鎮上住一晚的吧?這之後要做什麼呢?」
「因爲魔法屋有我想買的卷軸,咱們邊在商店街散步邊過去吧」
走在前面的亞里沙轉過頭問我,因此這樣回答了。
話說回來,在自由開闊的貿易都市散步也很愉快。
雖然公都的港口街道也是這樣,但這裏有很多充滿異國風情的人。
雖說入手了各種外國語技能,不過至今爲止學會的幾乎都是像方言那種東西,因此沒有分配技能點。
畢竟這個港口的魔法屋似乎有賣術理魔法的「翻譯:下級」的卷軸。
我打算跟面向海之旅的卷軸一起購買下來。
「那樣的話,我想看看平時能用的飾品」
「嗯,小東西」
亞里沙回過頭如此宣言,走在我旁邊的米婭也點了點頭。
獸娘們和露露儘管是在飯後,還是盯着賣食物的攤位看。
「比起這個,你那樣倒着走路很危險的,快停下來吧」
「好~——啊啦?那是什麼?」
看着我們身後的亞里沙傾着頭覺得奇怪。
『姐姐大人,找到你了!』
毛骨悚然般的聲音從背後響起。
是充滿奇怪迴音的聲音。
轉過身之後,在那裏站着的紅色發尖黑長直發的美少女擺出一副盛氣凌人的態度。
像是融入白色衣服那般,苗條且皮膚很白的少女。與蕾依的少女模式很相似。
不過,眼睛很恐怖。該說是像負片嗎?本來眼白的部分變成黑色,瞳孔的部分卻是白的。
『蕾依婭涅姐姐大人,是我啊!遵從父親大人的吩咐前來迎接你了!』
從她的視線來猜測,蕾依婭涅應該就是蕾依的本名吧。
但是,與少女的高興樣子完全相反,蕾依帶着膽怯的表情躲在我的手臂後面。
『隱之子,好可怕』
她那抓住我手腕的手指正在發抖。
蕾依在夢裏見到的就是這孩子嗎?
「咕嚕嚕~」
「小玉,怎麼了的說?」
小玉朝着黑髮少女發出了低吟聲。
那個態度與第一次遇到蕾依的時候一模一樣。
正打算走到我面前的莉薩和娜娜被我用手制止了。
因爲很在意小玉的狀況而讓瘴氣視有效化,結果驚人的身影飛入眼簾。
映照在我的視野中的少女身姿根本就是惡靈本身。
像是黑色氣場的東西纏繞着她,如同漆黑瘴氣所編制而成的鎖鏈般的東西像蛇一樣蠢蠢欲動的同時覆蓋在全身。
也有像手銬和腳銬的瘴氣,接連着鎖銬的粗大鎖頭不知何時在周圍充滿的霧之中消失而去。
如果看到這樣的東西,蕾依會害怕也是當然的。
她也是用神代語在說話,可以確定她就是與骸骨王有關的人,所以也給這孩子附加標記。
『姐姐大人,聽我說!下落不明的紅蓮杖以外的神器已經湊齊了。之後只要湊齊代替紅蓮杖的火晶珠的大結晶和「箱子」,還有姐姐大人的鑰匙,就可以讓拉拉奇耶回到天空囉!』
情緒高漲地如此說道的少女剛一說完,蕾依的氣氛就改變了。
瞳孔的光輝消失不見,帶着沒有聚焦的瞳孔仰望着少女。
『不可以讓拉拉奇耶回到天空。永遠沉眠在海底纔是女王的遺志——』
蕾依像變了個人似的流暢地說道。
總覺得,這語調像是重播錄過音的廣播。
『怎麼了?姐姐大人?』
少女終於察覺到蕾依的樣子並傾着頭覺得奇怪,然後看到擋在蕾依面前的我之後皺起了眉頭。
『呀啊,初次見面。你是蕾依的熟人嗎?』
『給我閃開,下三濫。別妨礙我與蕾依婭涅姐姐大人的再會』
少女無視了直爽地向她搭話的我,並態度傲慢地命令道。
根據AR表示的情報,她的名字是悠涅依婭。等級有30級,擁有種族固有能力「理術」。技能擁有「死靈魔法」「同調」「迴避」「調教」這四個。
從種族上來考慮,不可能是蕾依的親屬。估計是義姐妹,或是被當成姐妹養大的吧。
『——我說了給我閃開,你沒聽到嗎?』
忽然擡起視線,發現悠涅依婭很激動。
看來,在細查情報的期間,她跟我說了好幾次話。
『啊啊,不好意思。稍微在想些事情,沒聽到你在說話』
即便我坦率地道歉,悠涅依婭的怒氣似乎也沒有平息。
『無論如何都要妨礙我是吧……』
咬牙切齒的她額頭上,浮現出齒輪般的輪廓那樣的發光魔法陣。
看來,我的選項搞錯了。
剛纔並不是道歉,退到旁邊去纔是正確答案。
——當然,我就算知道也不會去選擇。
『那麼,去死吧!』
——SHWNESHWNEEE。
重疊在悠涅依婭的聲音上,不知從哪裏傳來了像是九官鳥的鳴叫聲。
我感到詫異的同時,用【魔法破壞】消除了從她額頭上放出來的魔法散彈。
稍微隔了一段時間,從悠涅依婭的影子下爬出了近20只的骨海賊。
——是她的死靈魔法嗎?
「嗚哇啊啊啊啊」
「怪物啊啊啊啊」
喋喋不休地說着未知外國語並在遠處圍觀悠涅依婭的人們,一看到從她影子下出現的骨海賊便四處逃竄。
「全體人員,準備戰鬥」
莉薩如此告知後,夥伴們便從妖精包取出了各種武器。
娜娜似乎優先拿出大盾。
骨海賊只有10級左右,即便數量有點多,交給夥伴們處理也可以的吧。
爲了不讓夥伴們受傷,事先施加【物理防禦付與】【魔法防禦付與】這兩個魔法。
「敵人只有10級。它們持有麻痹的追加效果,武器以外的攻擊也要注意!」
由於亞里沙的叫喊聲,夥伴們點頭表示肯定。
『可以的話,我倒是想跟你談一談』
『將你殺掉,再把鑰匙和姐姐大人一起帶回去。這就是父親大人的命令』
悠涅依婭一邊在額頭上生成齒輪般的魔法陣,一邊宣言。
果然,蕾依的鑰匙型髮飾是某種關鍵道具。
話說——命令、麼。
此時,雖然晚了一點,但我察覺到悠涅依婭的狀態變成了「附身」。
那個瘴氣是由附身所引起的東西。
『我現在,就來救你』
我將蕾依託付給露露,用縮地閃到悠涅依婭跟前。
然後將她正打算放出的「理槍」和剛纔的魔法散彈一樣用【魔法破壞】消除。
『退散吧,惡靈!』
我給存儲中取出來的聖碑注入手下留情的魔力。
如果是悠涅依婭的種族,應該不會和附身的惡靈一起被淨化。
——GHWEGHWEEE。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沐浴到青色聖光的悠涅依婭的影子發出怪聲並噴出黑霧,不知爲何悠涅依婭也發出了尖叫聲。
幸好沒有受傷,不過悠涅依婭的白色衣服像是被緊縛般緊緊勒住。
一般情況下看起來有種奇妙的背德感,因此我切換成瘴氣視之後,明白了那個原因。
雖然驅除了覆蓋在她身上的瘴氣漩渦,但纏在她身上的瘴氣鎖漸漸縮小並勒住她。瘴氣的枷鎖並沒有變化。
我停止使用聖碑,改用手工操作的方針消除悠涅依婭的瘴氣。
因爲強行用聖碑驅除瘴氣的話,感覺她會受重傷。
要是附身的傢伙出現的話,隨時打倒就行了吧。
『放、放開我!』
『馬上就會讓你解脫的,全部交給我吧』
我以亂來的要求迴應了悠涅依婭的抗議,爲了消除她用理術抵抗的手段而抽幹她的魔力。
『只是被奪走魔力的程度,我纔不屈服呢!』
一邊用【理力之手】將掙扎的悠涅依婭吊起來,一邊解開纏在她身上的瘴氣之鎖。
『咕嗚嗚嗚——我、我說了快放開我』
本來是想從枷開始解除,但從纏繞的程度來看似乎要先解除鎖。
忽略拼命掙扎的悠涅依婭的抵抗,繼續作業。
『你、你這個冷血漢……咕啊啊啊啊……咕嗚嗚啊啊……啊嗯』
正在解除瘴氣的時候,聽到了悠涅依婭發出的痛苦聲中也夾雜着妖豔的悲鳴聲,不過我認爲那是錯覺並沒有停止手上動作。
在那期間,夥伴們漂亮地打倒了骨海賊。
——SHWNESHWNEEE。
再次響起了剛纔那個九官鳥的聲音。
「主人,影子!」
九官鳥的聲音之後,緊接着亞里沙的叫聲傳進了耳朵。
我將左眼的瘴氣視解除,讓視線朝向悠涅依婭的影子,可是那裏什麼也沒有。
——不對,有鳥的影子。
悠涅依婭的影子肩膀部分,有鳥的影子停在那裏。
因爲她本體身上沒有任何東西,所以應該是只有影子的魔物吧。
雖然我鼓足勁踩在鳥的影子上,但它並沒有受到任何影響從悠涅依婭身上飛起來。
「後面!」
『呀啊』
同時聽到了亞里沙的聲音和蕾依的尖叫聲。
轉過身之後,蕾依的影子下涌出了「潛行之影」。
變成恍惚狀態的蕾依變回了原樣。
「欸!」
影子被露露雙手拿着的魔法槍射穿。
似乎比不死之王禪曾經驅使過的「潛行之影」要弱,數發攻擊就消滅了。
——SHWNESHWNEEE。
九官鳥的聲音響起,我和蕾依腳下的影子變成了沼澤那般。這是禪擄走米婭的時候使用的「影渡」魔法。
不過,雙腳並沒有一個勁下沉的觸感。
「在空間魔法師的面前,可別想輕易干涉空間哦!」
向這邊伸出手腕的亞里沙微微一笑。
看來,亞里沙用空間魔法妨礙了「影渡」的發動。
但是,影子觸手還留着——。
「欸!」
「突——的說」
正想要捕捉蕾依而伸過去的影子觸手被露露用魔法槍射穿,以驚人的速度跳過來的波奇,用魔劍貫通影沼澤的中央。
被波奇的魔劍刺中的影子波浪起伏,影子觸手像僵住般停止了動作。
「乾脆利落~?」
抓住蕾依腳踝的影子觸手被小玉的魔劍砍掉。
「幼生體不會交給你,如此告知了」
自由了的蕾依被娜娜捧了起來。
接着,最後——。
「在主人的魔槍面前,邪惡影之輩根本不值一提」
莉薩那纏繞着魔刃的魔槍蒸發了蠢蠢欲動的影子。
一邊懷着想要找誰炫耀一下夥伴們的成長的心情,我用【魔法破壞】將腳下蠢蠢欲動的影子殘渣消滅掉,並把注意力移回悠涅依婭。
是受到瘴氣被解除一半的影響嗎?悠涅依婭的負片眼睛只有右側變回了普通的藍色瞳孔。
我讓瘴氣視有效化,再次進入消除瘴氣的姿態。
『放開我!』
雖然悠涅依婭想逃離【理力之手】的拘束而拼命掙扎,但那可不是這種程度就能掙脫的纖弱東西。
『咕啊啊啊,奇、奇畢!救我!』
知道無法憑自身逃離的悠涅依婭發出尖叫聲的同時,朝向虛空求救。
——SHWNESHWNEEE。
像是在等待這個瞬間那般,九官鳥的聲音響起。
不過,在等待這個瞬間的並不是只有它。
我離開悠涅依婭的身旁,將只出現一瞬間的紅色光點揍飛。
——GHWEGHWEEE。
『奇、奇畢——!』
由於九官鳥的悲鳴,悠涅依婭用擔心的聲音叫道。
『放開我,你這個惡魔!居然敢將奇畢!』
雖然什麼也沒看到,不過卻有手感。
實際上羽毛的影子也四處飛散,記錄也——。
〉將「死靈鳥:分裂體」打倒了。
糟了,原來它和穆諾男爵領戰鬥過的下級魔族擁有同樣的能力。
『解開這個拘束!我要爲奇畢報仇!』
悠涅依婭似乎不知道被打倒的是分裂體,比剛纔更加激烈地掙扎着想要解開拘束。
——SHWNESHWNEEE。
『奇畢!』
由於不知從哪傳來的死靈鳥的鳴叫聲,悠涅依婭浮現出喜悅的表情。
——SHWNESHWNEEE。
這次在七個地方生成了紅色光點。
一齊襲擊過來的死靈鳥,我和夥伴們一起迎擊。
「主人,那女孩!」
因爲亞里沙的聲音而轉回視線,悠涅依婭的身影已經消失不見,標記情報顯示她的現在位置變成了「幽界」。
看來,她趁我的意識偏移的時候從鬆懈的【理力之手】的拘束中逃脫了。
『等着我,姐姐大人!』
不知從何處傳來了悠涅依婭的聲音。
我切換「瘴氣視」張望了一下周圍。
『我一定會從那黑髮惡魔手上把你救回來』
這真是非本意的稱呼啊,不過現在先不管。
——找到了。
我朝着剛發現不久、略微噴出瘴氣的地方使出貫手。(譯:貫手是空手道之類的武術招式之一)
『呀啊啊啊!過來了!黑髮惡魔要過來啦!』
被我的手打開的連接着幽界的蟲洞裏面,傳來了悠涅依婭染上恐懼的叫聲。
總覺得,我好像變成了壞人。
感到有點沮喪的同時,將脆弱的入口慢慢撐開。
『奇畢,切斷!快把連接切斷!』
——SHWNESHWNEEE。
九官鳥的鳴叫聲響起的同時,蟲洞入口出現了腐爛屍體。
「——呃」
由於噁心的感覺和臭味而不由得向後退,結果通往幽界的入口被關閉了,在那裏只殘留着蠢蠢欲動的腐爛屍體——不死魔物的「殭屍」。
「幼生體! Master,幼生體失去意識,如此報告了。請支援!」
向那聲音轉過身,娜娜把昏倒的蕾依抱了起來。
蕾依的狀態變成了「昏倒」,我讓瘴氣視有效化,在視野中發現像蛇般的瘴氣纏着蕾依的腳。
似乎被不死魔物們帶來的瘴氣所侵蝕。
「小玉、波奇,開始殲滅」
「AyeAyeSir~」
「包在我身上,的說!」
殭屍的處理交給獸娘們,我幫蕾依進行剝開瘴氣的工作。
那個工作結束的時候,獸娘們已經打倒了殭屍,那裏留下了無數的骨頭和腐爛的肉片。
「那邊的你們!這是怎麼回事!」
伴隨着馬蹄聲出現的,是蘇特昂德爾市的太守軍士兵。
哎呀呀,這該怎麼解釋呢——。
◆
「潘德拉貢卿,無論怎麼感謝你都謝不完啊」
本來該被帶走的我,在太守宅邸受到太守本人的殷勤招待。
雖然夥伴們不在這裏,不過有在別室受到盛情款待。
「沒想到,艾穆琳子爵會就任蘇特昂德爾的太守啊」
我會與公都的上級貴族卡庫·艾穆琳子爵認識,是因爲破產的他想要提高名爲「露露果實」的商品價值而找我商量過烹調法。
至於破產的原因,就是吉特貝魯特男爵他們的貿易船隊的毀滅,不過艾穆琳子爵連怨言和牢騷都沒有,純粹爲家臣和朋友們的平安感到高興。
「唔呣,原本太守之任還要再等一段時間的,不過預定稍微快了些」
話說回來,作爲蘇特昂德爾前太守的波比諾伯爵,因爲前任當家支援過魔王信奉集團「自由之翼」而下臺了。
「比起那個,潘德拉貢卿,你太見外了哦。我說過叫我卡庫也沒關係的吧」
雖然這麼說,但艾穆琳子爵也並不是叫我佐藤而是叫「潘德拉貢卿」。
——也許他就是這種性格吧。
「你可是從遠海的孤島救出我家臣的恩人。再放鬆點吧」
「的確!潘德拉貢卿乘着原本觸礁的船出現時,我還以爲是神的使徒呢」
在艾穆琳子爵旁邊同席的是在港口道別的吉特貝魯特男爵。
在這裏同席的也有艾穆琳子爵的家族。
但是,在公都的舞蹈會一起跳過舞的次女莉娜小姐不在這裏。
據說,她與完成王都的要事而往穆諾男爵領回去的卡莉娜小姐同行,似乎去穆諾城進行見習侍女的修行。
明明還是中學生的程度,真是了不起。
不過,要成爲見習侍女的話,不用跑去遙遠的穆諾男爵領而是在歐尤克庫公爵領也可以的吧……。
畢竟是青春期的女孩,也許是考慮到離開家人、想只靠自己的力量努力吧。等會給穆諾男爵領寄信的時候,也寄一封給莉娜小姐吧。當然,也要給卡莉娜小姐寄。
「閣下,吉特貝魯特男爵的家人來了」
敲了敲門走進來的管家如此告知後,男爵心神不定地想要站起來。
「喔喔,這樣啊。吉特貝魯特卿,這裏先別管了,快去見家人吧」
「感謝閣下的厚情」
向艾穆琳子爵和我默默行禮的吉特貝魯特男爵像疾風般退下了。
傾聽技能讓他與家人的再會傳進了我耳朵。
唔嗯,幫助人挺不錯的。
「卡庫大人,請收下這些物品」
「這、這不是我託付給船隊船長們的『魔法包』嗎!」
「這是發現漂流船的時候找到的東西」
看見我從容納包取出來的「魔法包」,艾穆琳子爵發出了驚訝之聲。
「本來是想託付給吉特貝魯特男爵的,不過裏面的東西非常高價,因此想着直接交給卡庫大人會比較好——」
窺探了我遞過去的「魔法包」裏面,艾穆琳子爵啞口無言。
雖然裏面基本沒有金幣和銀幣,但卻放了大量的珊瑚工藝品和精緻的魔法工藝品之類的東西,其他也有高品質的翡翠和瑪瑙的巨大塊狀物,而且還有大量沒見過的寶石原石。
雖然吉特貝魯特男爵沒有注意到,但我將那艘船的壓艙物除掉之後把放在其他船上的魔力炮都堆滿在那裏。不過再怎麼說也無法堆積複數的魔力爐。
「爲、爲什麼,潘德拉貢卿……」
啊咧?還以爲他會高興,可他樣子有點奇怪。
「只要有這種程度的資產,別說是名譽男爵位,就連永代男爵的位子也能買到啊!爲什麼,什麼代價也沒要求就交給我?」
「可是,這是卡庫大人的東西吧?」
——失物要還給失主。
這是日本人的基本嘛。
「你說什麼呢。在魔物領域的沉船中獲得的物品和漂流物,所有權就會轉移給發現者。只要不是因爲海賊行爲所得,這些寶物的所有權就是你的」
原來如此,與在迷宮獲取的東西同樣看待啊。
不過,明明知道是熟人的失物,卻佔爲己有這種事與我的性格不合。
「我明白了,來談一談吧」
「——談?」
因此,我打算讓詐術技能好好幹活。
「原本是覺得不會有人相信才保持沉默的,這些包和漂流船是在海龍羣島逝去的船長們的幽靈託付給我的」
「什、什麼!」
將在海龍羣島遇難的我們引導到安全的領域外,最後,拜託我們救出男爵並將東西送到艾穆琳子爵的面前。就這麼編吧。
這樣的話,艾穆琳子爵也比較容易接受吧。
「原來是這樣啊!多麼忠心的忠臣們啊」
「是的,我向他們約定後,他們便安心地昇天了」
雖然沒有那種事實,但那個海域全都被我淨化了,大致上應該是沒錯的。
眼角含淚爲忠臣們獻上一會兒默禱的艾穆琳子爵,睜開眼注視着這邊。
「好在你傳達給我。爲了報答這份恩情,我應該回報什麼才合適呢?」
「雖然是有點厚顏無恥的請求——」
如果保持沉默的話,感覺他會提出難以拒絕的婚事,所以我要求了蘇特昂德爾的卷軸和魔法書的購入權以及商業權。
雖說商業權怎麼樣都好,但只要求前者的話作爲賞賜來說很低,因此我也追加了實用的東西。
「那種程度就行了嗎?如果你希望的話,成爲我們子爵家的一員也能實現哦……」
——好險。
年長的千金應該都有婚約者,差點就讓還在成人前的莉娜小姐跟我訂婚了。
雖然莉娜小姐是個好女孩,但剛到中學生年紀的女孩不能成爲對象。而且她現在也有愛慕的人。
「要前往迷宮都市的話,應該走王領的貿易都市塔爾圖米納這個陸路吧。既然如此,就預先斟酌處理一下在塔爾圖米納那一帶能有賺頭的東西吧」
艾穆琳子爵似乎還打算追加報酬。
當天晚上舉辦了太守主辦的舞蹈會,我和吉特貝魯特男爵一起作爲主賓被邀請。
由於艾穆琳子爵將我作爲「親密的朋友」介紹給其他人,結果一開始就被未婚的女性以及擁有未婚女兒的貴族們包圍,不過在莉娜小姐的姐姐幫助下成功逃脫了。
——本來是那樣的。
「多麼上等的香味啊?」
「雖然很像新綠的朝氣香味,但略微散發着清爽香氣真的很棒呢」
這次被那位姐姐和她的朋友們緊貼着。
看來,她們似乎很中意家妖精送我的特產香水。
「這邊的衣物使用的布也是第一次見」
「雖然光澤像翠絹,但有點不同——就像傳說中的妖精絹」
不起眼的貴族少女猜對了正確答案。不過,臉靠得有點近。
「在吊燈的燈光照耀下,會有淡翡翠色的光澤流過,非常漂亮呢」
「真的呢,能跟我跳一曲嗎?」
「如果我可以的話——」
我欣然允諾了莉娜小姐她姐姐的請求,和她以及她朋友們跳舞。
陪十來歲的年輕少女們跳完之後,終於讓我解放了。
「沙加帝國的蒸餾酒怎麼樣?」
「謝謝」
像是算計好時機那般,沙加帝國的商人過來向我搭話。
以他爲契機,也跟蘇特昂德爾市的貴族和造訪此地貿易的外國船船長交流了。
雖然沒有關於拉拉奇耶的新情報,但關於天空人後裔的魔導王國拉拉祈的事情倒是打聽到了。
「那個國家的王代代都非常喜歡喝酒哦」
「爲了賦予給他們帶來稀有酒的人而設立『酒士』『酒爵』那種階級的程度呢」
據他所說,酒爵在魔導王國拉拉祈是被視爲與伯爵同等的貴族,酒士則只能受到最下級貴族的待遇。
即便是其他國家的貴族,似乎也有很多授爵的人。那個理由是——。
「就算收到爵位,也就只有『發現稀有酒的話要獻給王』這種義務而已,要是有『酒爵』的話,就能通過交易做到有利的買賣了」
——就是這麼回事。似乎是一種商業權或交易特權吧。
其他我也從鼬人的船長和沙加帝國的船長那兒,請教了航路的注意事項和罕見料理的事情以及有賺頭的特產。
話雖如此,他們也不是熱心腸——。
「前往波魯艾南之森的航路嗎?」
「唔、唔呣,雖然我知道那是祕密,不過就算只有暗示也可以」
「果然是要從海龍羣島前往嗎?」
看來,他們似乎很想和波魯艾南之森的ELF們進行交易。
「雖然他們沒說讓我保密,但我們是通過ELF的祕術轉移出來的,所以我也不知道回去波魯艾南之森的航路」
我向他們說,陸路的話倒是可以告訴他們,結果兩人都被釣上了,但是聽到「要跨越黑龍山脈」這句話瞬間就失去了興趣。
總覺得,變成了我單方面獲取情報的形式,因此出港之前贈送他們一小桶妖精葡萄酒和黃橙果實的乾果好了。
另外,替我們收拾戰鬥殘局的太守軍部隊,我已經安排了幾桶上等啤酒和高級料理店的配送作爲賠罪。
◆
「回去吧,貴族小少爺」
我剛踏進一步外洋船的船員們會聚集於此的酒館之後,飛來了這樣的老套臺詞。好像是入口附近、皮膚曬黑的大海男兒說的。
我是爲了收集情報纔來這裏的。
爲了向船員們打聽拉拉奇耶、以及其後裔的拉拉祈王國的事情。
雖然我從吉特貝魯特男爵及其部下們那裏,還有在舞蹈會相遇的船長們那裏打聽了大致的內容,不過我是想着能從本地航路剛回來的船員們那兒能打聽到不同的內容纔來這裏的。
「這裏可不是小鬼來的地方哦」
「這裏可是我們大海男兒休閒放鬆的地方啊」
酒館深處,也有船員們投來拒絕我的話語。
「我看起來不像船員嗎?」
今天穿的並不是貴族服,而是符合船員的褲子身姿,但從他們的眼裏映出的卻是貴族。
「廢話。哪有穿着那種連一點皺摺都沒有的襯衫,還飄着上等香水味的船員啊!」
抓着我領口的男子,哼哼地鳴起鼻音嗅着氣味。
上等的香水,應該是因爲我參加了艾穆琳子爵主辦的舞蹈會吧。
「更何況,沒有被太陽曬過、也沒有被海風吹過的皮膚和頭髮」
「就是貴族或商人的小少爺吧?」
因爲航海期間被魔法保護着,與強烈的陽光和海風無緣,所以他們說得也算正確。
話說,被人冷漠到這種程度的話,也沒辦法好好收集情報。
在考慮着該怎麼辦的時候,酒館的一角傳來了這樣的對話。
「你說啤酒?連朗姆酒都不喝的傢伙別說自己是船員!」
「只在上了陸地的時候喝自己喜歡的東西有啥不好啊!」
船員們開始爭論了起來。
看着那兩人的男子微微一笑並對其使了使眼色。
「這裏可沒有貴族大人喜歡的紅酒哦」
「趕快回去吧」
「還是說,你想讓我們見識一下一口喝乾朗姆酒的男子氣概啊?」
接收了眼色的船員一臉奸笑,然後在我面前放下倒滿朗姆酒的杯子。
強烈的酒精味刺激着我的鼻孔。
朗姆酒是用甘蔗做成的酒,酒精度數很高——至少在地球上是這樣。
期待着我嗆到的男子們,帶着令人討厭的奸笑注視着我。
「那麼,我就不客氣了——」
如此告知後,將杯子舉到嘴上。
——這還真厲害。
與我所認知的朗姆酒大不相同。
味道和香氣像是令人麻痹那般粗暴,每喝一口就在嘴裏橫衝直撞。
——但是,很好喝。
是釀造還未成熟嗎?因爲還稍微殘留着作爲原料的甘蔗糖蜜的甜味,所以感覺與略有苦味的下酒菜很搭。
咕嚕一聲,一口氣喝乾剩下的。
「老闆,拜託再來一杯!」
我這樣呼喚店主後,聚集了周圍的男子們感到意外的視線。
「杯子可以嗎?」
「來大杯的!」
我如此回答店主的問題後,粗野的笑聲和大杯子敲響桌子的聲音充滿酒館。
「不錯哦,小鬼!」
「有見習船員的資格!」
看來,我被他們賞識了。
與大海男兒們對酌暢飲,請教了各種關於船的事情。
可惜的是,並沒有獲得來這裏的目的、關於拉拉奇耶的情報。
「雖然不知道傳說中的空中都市,不過傳說中的海賊我倒是知道哦」
其中一位船員用手指着牆壁嘟囔着這樣的事。
仔細一看,牆壁上貼着畫了通緝犯樣子的通緝令。雖然基本都是畫着冷酷的海賊,但也有女船長排在通緝令的行列中。
最舊且褪色的通緝令中也有畫着頭蓋骨的。看來骸骨王也是通緝犯。
「呃,別把那種災厄說成傳說啊!」
「就是啊,要是被它們聽到談論跑過來咋辦啊!」
「上天保佑、上天保佑」
通緝令上的骸骨王似乎每隔幾年出現一次,神出鬼沒地襲擊島國和貿易船隊掠奪祕寶。
「曾經是船員的爺爺,也說過從他爺爺那聽過骸骨王的事情呢」
呼呣,如果那個事情是真的,那骸骨王就是從拉拉奇耶毀滅的太古以前便持續彷徨。
本以爲是都市巖島的魔法消除陷阱解除後才出現的,說不定只是與偶爾在徘徊的骸骨王不幸遭遇而已吧。
「就是被襲擊的船員們死後也在那傢伙的幽靈船隊永遠工作下去的那個是吧」
「畢竟無人的漂流船就是被骸骨王襲擊過的證明嘛,要是遇到的話,要全力掉頭跑哦」
「骸骨王的幽靈船隊也會帶來陰天和暴風雨,有暴雨也要多注意啊」
「笨蛋,暴風雨一直都是很不妙的吧!」
似乎完全與天災同樣看待。
反正也將骸骨王的幽靈船隊滅掉了,真希望他這陣子能老實點。
「別擺出那種表情啦,只要不靠近魔導王國拉拉祈的附近,基本不會遇到的」
是因爲我在想事情嗎?其中一位船員說着像是鼓勵人的話,拍了拍我的後背。
「對對,每到舉辦『天想祭』的那一年,好像會經常出現呢」
「是要去參觀祭典才出現的嗎?」
我這樣發問後,酒館卷起了爆笑。
「還真是有趣的貴族少爺啊」
「就是啊,如果骸骨王是那麼有趣的傢伙,我們也不會怕到這種程度了」
「是去戰爭啦。骸骨王只要在幽靈船隊增加後,就會去襲擊拉拉祈」
——戰爭?
奇怪。身爲「拉拉奇耶最後的女王伴侶」的骸骨王,爲什麼會去襲擊天空人——拉拉奇耶的後裔所統治的王國呢?
難道是有什麼只有當事人才知道的爭執嗎?
「所以說,別擺出那種表情啦。拉拉祈王國的魔法很厲害的,有機會去看一次吧。到時你就會明白至今爲止是怎麼反抗骸骨王的幽靈船隊」
豪爽地拍着沉思苦想的我的後背,船員大聲點了酒的再來一杯。
此時變成了天想祭的話題,聊着舉行了怎樣的遊行、哪家店的妹子比較可愛的事情熱鬧了起來。
魔導王國拉拉祈的王族被稱爲天空人這件事,在船員們之中也有人知道,所以一定是沒有特別保密吧。
「如果是跟魔導王國拉拉祈相似的國家,在砂糖航路的盡頭也有哦」
「砂糖航路的盡頭……那個伊修拉里耶啊」
哎呀,新的國家名。
「伊修拉里耶嗎?」
「啊啊,就是海洋國家伊修拉里耶的王族也是空中飛城的後裔那個傳聞」
我一邊重複說着老練船員的話語,一邊搜索存儲中的周邊國家情報。
「果然,是男人的話就要瞄準一舉千金啊」
「用伊修拉里耶的『天淚之滴』變成有錢人是吧?」
男子們互相碰撞着大酒杯,嘎哈哈地笑着。
「喂喂,伊修拉里耶很不妙的吧。別亂推薦那種只有專業的人才能去得了的國家啦」
「那個國家的附近不但有很多海賊,還會出現炮彈鮪和怪魚呢……」
「放棄吧,放棄吧。雖說有希嘉八劍那種程度的強大那裏倒是個有賺頭的國家,但太過危險也不划算。會去那種國家的人只有賭徒或是自殺志願者」
「可是,比去海龍羣島尋寶要安全吧」
「那種地方連賭徒都不會去啦」
周圍的男子們不斷地對在搜索中而保持沉默的我說了他們所知道的關於伊修拉里耶的事情。
他們所說的「天淚之滴」好像是只有在伊修拉里耶才能入手的最高級寶石。
特別很受住在希嘉王國王都的名門貴族們珍視,似乎能賣得非常貴。
——不對,不是那個。
現在,必須在意的並不是那個。
「有鮪魚嗎?」(譯:金槍魚的別稱)
「啊?是指炮彈鮪?偶爾~會出現哦」
我充滿氣勢尋問後,有位船長略微感到退縮地回答了。
——好咧!絕對要去!
在那之前製作切鮪魚所需要的菜刀——對了,用神金製作鮪魚菜刀好了。(譯:也許有的人不知道,在這裏說一下。本作的奧利哈鋼中文是神金,這是因爲作者在奧利哈鋼這個片假名下面加了“神金”這兩箇中文字)
「盯上怪魚鰭的戰列炮艦或快速艇過去的話,它們會躲到海底去的吧……」
「不過,也沒有人會爲了貿易帶上戰列炮艦吧」
「廢話。會被伊修拉里耶的龍炮一起燒光的」
雖說能成爲空力機關的素材的「怪魚鰭」似乎也很貴重,但我存儲中還沉眠着七隻份的「大怪魚」的素材,所以並沒有涌起我的興趣。
「看你那表情,是真的要去伊修拉里耶嗎?」
「嗯嗯,產生興趣了」
——雖然只有鮪魚。
「那麼,買點絹過去吧。雖說不可能有翠絹,不過聽說普通的絹也能比公都那裏賣出多幾倍的價格」
「拉拉祈的話,好像是玻璃工藝品來着?」
「沒錯,只要是玻璃工藝品不管什麼都能賣得掉,跟公都不同,透明的玻璃比較受珍視——這是套用船長的話」
一邊對酌暢飲,一邊聽這種貿易商品的話題。
雖然沒有特別想要賺錢的必要,但還是在待辦事項筆記中記好去購買玻璃工藝品和絹的事情吧。畢竟沒辦法忤逆只聽到「利用貿易賺大錢」就令人歡欣雀躍這個關鍵詞的魅力嘛。
心情愉快的我,作爲情報費宣佈店裏的吃喝由我來付,接着便陪他們喝到了天亮。
白天沒有去買的卷軸和魔法書,已經在來這裏之前順路去魔法店買好了,所以沒問題。
漂亮大姐姐的店,就等下次再去吧。
◆
「於是,你就喝到天亮了是吧?」
「呣」
回到太守城的我將亞里沙和米婭的責備置若罔聞,委託負責這個房間的女僕幫我叫常來常往的商人過來。
「你想訂購什麼嗎?」
「雖然也有要訂購的,但還是想着先委託他們把東西送到遺族那兒」
如果是公都的熟人及其家臣家累的遺物就直接送過去,除了那些之外只要是公都的人那份就委託西蒙子爵家的閒人多魯瑪,來歷不明的遺物則經由迪尼恩神殿的塞拉捐贈給公都的博物館。
如果是公都的博物館,也經常有外國人造訪,說不定會有物主的一族或學者發現這些東西。比封藏在我的存儲中要好很多吧。
另外,遺物有事先經過有交情的商人在海賊們的黑市入手。
「你還真信任塞拉碳和多魯瑪呢」
「算是吧」
雖然那兩人的類型正相反,但我確信他們不會貪污別人的遺物。
多魯瑪是有吊兒郎當的時候,不過卻異常地重情義。
歐尤克庫公爵領以外的貴族遺物則保留在存儲內,我打算在去王都遊玩的時候委託值得信賴的人。
若是王國會議那個時期,身爲穆諾男爵的精明執政官的妮娜桑似乎也會去王都,把東西交給她用來強化穆諾男爵的人脈說不定也不錯。
因爲被管家問了是否還有其他人,所以讓他把妖精葡萄酒以及黃橙果實的乾果小桶幫我送給昨晚的船長們。
要是認爲被排擠也感覺不太好,所以也將同樣的東西贈送給艾穆琳子爵。
順便也給照顧我們的房間附帶的女僕們,贈送親手製作的簡樸烤點心當禮物。
正經系美女因爲甜甜的烤點心香味而嘴角鬆弛的樣子,實在大飽眼福。
「已經要出發了嗎?再逗留一陣子好讓身體多休息一下如何?」
「不了,已經在昨天的舞蹈會上充分養精蓄銳了」
我這麼告辭後,艾穆琳子爵一臉遺憾地爲我們送行。
而且,讓我們拿了大量在昨晚的酒館提到過的絹與翠絹,以及透明的玻璃工藝品。據說,昨天的酒館裏面也有吉特貝魯特男爵的部下在場。
除了蕾依之外的夥伴們已經先出發了,這些物品由子爵的家臣們幫我運到港口。
因爲蕾依還沒恢復常態,所以跟我一起之後出發。
這也是爲了提防悠涅依婭的再次襲擊。
「哎呀,差點忘了」
我從懷裏取出製作得與蕾依的髮飾一模一樣的仿造品。
這是用「僞造」技能和「雕金」技能製作出來的,即便這樣對比起來也無法分辨差異。
雖然也稍微加了點機關,但那些單純只是附贈品。
『蕾依,這個東西——』
蕾依一看到仿造的髮飾,就變成失去光芒的瞳孔呆呆地站着。
『——蕾依?』
即使我叫了名字,蕾依也毫無反應。
毫無表情的蕾依突然開口。
『拉拉奇耶的鑰匙——能運轉拉拉奇耶心髒的控制裝置』
蕾依流暢地喋喋不休。
語調和遭遇悠涅依婭那時一樣。
『代代相傳給拉拉奇耶女王的王位之證——』
說完之後,瞳孔中慢慢地恢復了意識之光。
『沒事吧?』
『是的,我、沒事』
回到平時語調的蕾依,眨着雙眼嘟囔道。
不對,雖然斷斷續續的說話方式仍然是老樣子,但發音略微變得流暢。
『回想起什麼了嗎?』
以爲她的記憶漸漸恢復而確認一下。
『沒有』
蕾依搖了搖頭。
她似乎還有說過什麼話的記憶,但卻不記得說過的內容。
大概,是遭遇了悠涅依婭而刺激了記憶吧。
畢竟也不用馬上就說這個話題,所以回到正題。
『因爲悠涅依婭好像盯上了你的髮飾,所以我制作了一個被搶走也沒關係的假貨』
由於我的話語,蕾依摸着仍然戴在自己頭發上的鑰匙型髮飾進行確認。
『一模、一樣』
將兩個髮飾並在一起的蕾依漏出了驚訝之聲。
『爲了不讓真正的髮飾弄丟,放進這個小型挎包掛在脖子上吧』
我將打撈物品中移植了魔法包內部構造的妖精包風格的小型挎包遞給蕾依。
根據剛纔的蕾依口述的情報,她的髮飾對於拉拉奇耶的相關人員來說,一定是重要的物品。
『佐藤桑,謝謝你』
『沒事,不客氣』
我邊回答蕾依的道謝話語,邊給她的頭髮戴上仿造的髮飾。
髮飾帶有淡淡的青光馬上又消失了。
因爲會拾取從蕾依身上漏出來的豐富魔力而啓動淨化之力,所以我想也會減少身中瘴氣的情況。
雖然對悠涅依婭來說效果淡薄,不過對於骸骨王或悠涅依婭稱之爲奇畢的死靈鳥應該是有效果的。
其他也有編入成對的魔法裝置和能夠通話的構造,可是超過三百米左右不但聲音傳不到、魔力消耗也很多,這樣實用性很低所以被我關閉了。
帶着她去到港口後,看到了人羣另一側夥伴們在準備出港的身影。
「Master,貨物已搭載完畢,如此報告了」
「主人,這是目錄」
先出發的前衛陣容,似乎幫我把送到了出租倉庫的物品裝到船上了。
「幫你砍過價囉」
「主人,因爲有便宜的東西,所以按照您的吩咐買下來了」
「佐藤」
去付錢的亞里沙、露露、米婭三人,從商工會議所回來了。
米婭像流淌過人羣那般跑過來,然後抱住我的腰。
「呣」
米婭看到我牽着蕾依的手鼓起臉頰,咕嚕咕嚕地將頭蹭過來。
看來,她好像嫉妒了。
「米婭」
叫了米婭的名字再把空着的手伸到她面前,她就「嗯」地一聲帶着笑容點頭並握住我的手。
在那之後,與看到那一幕的大家牽着手在甲板上繞了好幾圈這事也不用我說了吧。
我向前來爲我們送行的艾穆琳子爵一家以及吉特貝魯特男爵他們揮着手,從蘇特昂德爾出港了。
雖然他們說要在直到隔壁的伽尼卡侯爵領邊境爲止開守備軍的戰列炮艦護送我們,但這再怎麼說也太過公私不分,因此被我拒絕了。
雖說這份厚意讓我很高興,但是護衛也在一起的話,就不能進入飛行模式了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