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爆肝工程师的异世界狂想曲(异世界狂想曲)
  4. 第九卷
  5. 第三章《贸易都市苏特昂德尔》
  6. 繁体版

第三章《贸易都市苏特昂德尔》
2017-06-22 20:43:05

		

“我是佐藤。就像「有缘千里来相会」这句话一样,我觉得不限男女的相遇是由不可思议的缘分所联系着的。特别是在异世界——。”
「那么,潘德拉贡卿,下次在年初的王国会议再会吧!届时我会备好让你感到赞叹的物品来报恩的!」
进了欧尤克库公爵领的贸易都市苏特昂德尔的港口后,吉特贝鲁特男爵紧紧握住我的手如此约定道,然后朝着太守城骑马而去。
似乎打算找太守借用紧急联络用的快速船赶往公都。
「摇摇晃晃~?」
「总觉得,好像还在坐船一样呢」
如小玉和亚里沙所言,因为在船上晃了那么多天,所以在坚硬地面上感觉到了违和感。
「很快会习惯的。比起这个,搞定完这些事就去吃饭吧」
我如此催促道,大家突然迅速地开始了行动。看来她们很想念肉料理啊。
留在我们船上看守的事情交给了船首像型魔像和附带幻影的活动人偶们,在港湾设施中的商工会议所进行仓库的契约,以及委托他们帮我向进出的商人订购。
因为在ELF之乡大量发放了调味料和食材,所以打算在这里重新补充。
搞定完这个事情之后所造访的肉料理店还真是来对了。
是因为这一阵子持续吃海鲜料理而缺少肉的缘故吗?米娅和蕾依之外的孩子们都一个劲地吃肉。今后的菜单再多加点肉料理好了。
大家边挺着肚子边走出店的步伐也变得轻松。
「饱饱~?」
「果然肉是最棒的说」
「羊的筋肉很有嚼劲,实在美味」
兽娘们很满足地漏出叹息。
虽然莉萨的感想偏得有点奇怪,不过看她能那么满足就不多说了吧。
「诶——,嫩羊排应该比较好吃吧?」
「酱汁很深奥,我也学到了很多东西」
亚里沙和露露也高兴到脸边上会浮现出音符的程度。
「幼生体,怎么了,如此提问了」
『没事,只是、有点晃眼』
从店里出来的蕾依摇摇晃晃的,娜娜正扶着她。
应该是突然站起来导致头晕吧,不过略微觉得蕾依的脸色不太好,因此早点找到住宿的地方让她休息会比较好吧。
「杂烩饭,好吃」
『是的,杂烩饭、沙拉、也很好、吃』
对于最后从店里出来的米娅所言,蕾依点了点头。
她似乎真的很中意杂烩饭和沙拉,直到刚才为止的气氛消失不见,回到了有精神的语调。
「同意幼生体的意见。海藻沙拉也很好吃,如此报告了」
唔嗯,肉料理以外的也很美味。
娜娜称赞的海藻沙拉,怎样才能做出那个味道仍然是个迷。因为我有打包带走,所以打算下次去ELF之乡的时候让料理人ELF的妮娅桑帮我解开这个谜团。
虽然使用空间魔法的【远见】就能马上知道,但那是犯规的。
「是要在这个镇上住一晚的吧?这之后要做什么呢?」
「因为魔法屋有我想买的卷轴,咱们边在商店街散步边过去吧」
走在前面的亚里沙转过头问我,因此这样回答了。
话说回来,在自由开阔的贸易都市散步也很愉快。
虽然公都的港口街道也是这样,但这里有很多充满异国风情的人。
虽说入手了各种外国语技能,不过至今为止学会的几乎都是像方言那种东西,因此没有分配技能点。
毕竟这个港口的魔法屋似乎有卖术理魔法的「翻译:下级」的卷轴。
我打算跟面向海之旅的卷轴一起购买下来。
「那样的话,我想看看平时能用的饰品」
「嗯,小东西」
亚里沙回过头如此宣言,走在我旁边的米娅也点了点头。
兽娘们和露露尽管是在饭后,还是盯着卖食物的摊位看。
「比起这个,你那样倒着走路很危险的,快停下来吧」
「好~——啊啦?那是什么?」
看着我们身后的亚里沙倾着头觉得奇怪。
『姐姐大人,找到你了!』
毛骨悚然般的声音从背后响起。
是充满奇怪回音的声音。
转过身之后,在那里站着的红色发尖黑长直发的美少女摆出一副盛气凌人的态度。
像是融入白色衣服那般,苗条且皮肤很白的少女。与蕾依的少女模式很相似。
不过,眼睛很恐怖。该说是像负片吗?本来眼白的部分变成黑色,瞳孔的部分却是白的。
『蕾依娅涅姐姐大人,是我啊!遵从父亲大人的吩咐前来迎接你了!』
从她的视线来猜测,蕾依娅涅应该就是蕾依的本名吧。
但是,与少女的高兴样子完全相反,蕾依带着胆怯的表情躲在我的手臂后面。
『隐之子,好可怕』
她那抓住我手腕的手指正在发抖。
蕾依在梦里见到的就是这孩子吗?
「咕噜噜~」
「小玉,怎么了的说?」
小玉朝着黑发少女发出了低吟声。
那个态度与第一次遇到蕾依的时候一模一样。
正打算走到我面前的莉萨和娜娜被我用手制止了。
因为很在意小玉的状况而让瘴气视有效化,结果惊人的身影飞入眼帘。
映照在我的视野中的少女身姿根本就是恶灵本身。
像是黑色气场的东西缠绕着她,如同漆黑瘴气所编制而成的锁链般的东西像蛇一样蠢蠢欲动的同时覆盖在全身。
也有像手铐和脚铐的瘴气,接连着锁铐的粗大锁头不知何时在周围充满的雾之中消失而去。
如果看到这样的东西,蕾依会害怕也是当然的。
她也是用神代语在说话,可以确定她就是与骸骨王有关的人,所以也给这孩子附加标记。
『姐姐大人,听我说!下落不明的红莲杖以外的神器已经凑齐了。之后只要凑齐代替红莲杖的火晶珠的大结晶和「箱子」,还有姐姐大人的钥匙,就可以让拉拉奇耶回到天空啰!』
情绪高涨地如此说道的少女刚一说完,蕾依的气氛就改变了。
瞳孔的光辉消失不见,带着没有聚焦的瞳孔仰望着少女。
『不可以让拉拉奇耶回到天空。永远沉眠在海底才是女王的遗志——』
蕾依像变了个人似的流畅地说道。
总觉得,这语调像是重播录过音的广播。
『怎么了?姐姐大人?』
少女终于察觉到蕾依的样子并倾着头觉得奇怪,然后看到挡在蕾依面前的我之后皱起了眉头。
『呀啊,初次见面。你是蕾依的熟人吗?』
『给我闪开,下三滥。别妨碍我与蕾依娅涅姐姐大人的再会』
少女无视了直爽地向她搭话的我,并态度傲慢地命令道。
根据AR表示的情报,她的名字是悠涅依娅。等级有30级,拥有种族固有能力「理术」。技能拥有「死灵魔法」「同调」「回避」「调教」这四个。
从种族上来考虑,不可能是蕾依的亲属。估计是义姐妹,或是被当成姐妹养大的吧。
『——我说了给我闪开,你没听到吗?』
忽然抬起视线,发现悠涅依娅很激动。
看来,在细查情报的期间,她跟我说了好几次话。
『啊啊,不好意思。稍微在想些事情,没听到你在说话』
即便我坦率地道歉,悠涅依娅的怒气似乎也没有平息。
『无论如何都要妨碍我是吧……』
咬牙切齿的她额头上,浮现出齿轮般的轮廓那样的发光魔法阵。
看来,我的选项搞错了。
刚才并不是道歉,退到旁边去才是正确答案。
——当然,我就算知道也不会去选择。
『那么,去死吧!』
——SHWNESHWNEEE。
重叠在悠涅依娅的声音上,不知从哪里传来了像是九官鸟的鸣叫声。
我感到诧异的同时,用【魔法破坏】消除了从她额头上放出来的魔法散弹。
稍微隔了一段时间,从悠涅依娅的影子下爬出了近20只的骨海贼。
——是她的死灵魔法吗?
「呜哇啊啊啊啊」
「怪物啊啊啊啊」
喋喋不休地说着未知外国语并在远处围观悠涅依娅的人们,一看到从她影子下出现的骨海贼便四处逃窜。
「全体人员,准备战斗」
莉萨如此告知后,伙伴们便从妖精包取出了各种武器。
娜娜似乎优先拿出大盾。
骨海贼只有10级左右,即便数量有点多,交给伙伴们处理也可以的吧。
为了不让伙伴们受伤,事先施加【物理防御付与】【魔法防御付与】这两个魔法。
「敌人只有10级。它们持有麻痹的追加效果,武器以外的攻击也要注意!」
由于亚里沙的叫喊声,伙伴们点头表示肯定。
『可以的话,我倒是想跟你谈一谈』
『将你杀掉,再把钥匙和姐姐大人一起带回去。这就是父亲大人的命令』
悠涅依娅一边在额头上生成齿轮般的魔法阵,一边宣言。
果然,蕾依的钥匙型发饰是某种关键道具。
话说——命令、么。
此时,虽然晚了一点,但我察觉到悠涅依娅的状态变成了「附身」。
那个瘴气是由附身所引起的东西。
『我现在,就来救你』
我将蕾依托付给露露,用缩地闪到悠涅依娅跟前。
然后将她正打算放出的「理枪」和刚才的魔法散弹一样用【魔法破坏】消除。
『退散吧,恶灵!』
我给存储中取出来的圣碑注入手下留情的魔力。
如果是悠涅依娅的种族,应该不会和附身的恶灵一起被净化。
——GHWEGHWEEE。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沐浴到青色圣光的悠涅依娅的影子发出怪声并喷出黑雾,不知为何悠涅依娅也发出了尖叫声。
幸好没有受伤,不过悠涅依娅的白色衣服像是被紧缚般紧紧勒住。
一般情况下看起来有种奇妙的背德感,因此我切换成瘴气视之后,明白了那个原因。
虽然驱除了覆盖在她身上的瘴气漩涡,但缠在她身上的瘴气锁渐渐缩小并勒住她。瘴气的枷锁并没有变化。
我停止使用圣碑,改用手工操作的方针消除悠涅依娅的瘴气。
因为强行用圣碑驱除瘴气的话,感觉她会受重伤。
要是附身的家伙出现的话,随时打倒就行了吧。
『放、放开我!』
『马上就会让你解脱的,全部交给我吧』
我以乱来的要求回应了悠涅依娅的抗议,为了消除她用理术抵抗的手段而抽干她的魔力。
『只是被夺走魔力的程度,我才不屈服呢!』
一边用【理力之手】将挣扎的悠涅依娅吊起来,一边解开缠在她身上的瘴气之锁。
『咕呜呜呜——我、我说了快放开我』
本来是想从枷开始解除,但从缠绕的程度来看似乎要先解除锁。
忽略拼命挣扎的悠涅依娅的抵抗,继续作业。
『你、你这个冷血汉……咕啊啊啊啊……咕呜呜啊啊……啊嗯』
正在解除瘴气的时候,听到了悠涅依娅发出的痛苦声中也夹杂着妖艳的悲鸣声,不过我认为那是错觉并没有停止手上动作。
在那期间,伙伴们漂亮地打倒了骨海贼。
——SHWNESHWNEEE。
再次响起了刚才那个九官鸟的声音。
「主人,影子!」
九官鸟的声音之后,紧接着亚里沙的叫声传进了耳朵。
我将左眼的瘴气视解除,让视线朝向悠涅依娅的影子,可是那里什么也没有。
——不对,有鸟的影子。
悠涅依娅的影子肩膀部分,有鸟的影子停在那里。
因为她本体身上没有任何东西,所以应该是只有影子的魔物吧。
虽然我鼓足劲踩在鸟的影子上,但它并没有受到任何影响从悠涅依娅身上飞起来。
「后面!」
『呀啊』
同时听到了亚里沙的声音和蕾依的尖叫声。
转过身之后,蕾依的影子下涌出了「潜行之影」。
变成恍惚状态的蕾依变回了原样。
「欸!」
影子被露露双手拿着的魔法枪射穿。
似乎比不死之王禅曾经驱使过的「潜行之影」要弱,数发攻击就消灭了。
——SHWNESHWNEEE。
九官鸟的声音响起,我和蕾依脚下的影子变成了沼泽那般。这是禅掳走米娅的时候使用的「影渡」魔法。
不过,双脚并没有一个劲下沉的触感。
「在空间魔法师的面前,可别想轻易干涉空间哦!」
向这边伸出手腕的亚里沙微微一笑。
看来,亚里沙用空间魔法妨碍了「影渡」的发动。
但是,影子触手还留着——。
「欸!」
「突——的说」
正想要捕捉蕾依而伸过去的影子触手被露露用魔法枪射穿,以惊人的速度跳过来的波奇,用魔剑贯通影沼泽的中央。
被波奇的魔剑刺中的影子波浪起伏,影子触手像僵住般停止了动作。
「干脆利落~?」
抓住蕾依脚踝的影子触手被小玉的魔剑砍掉。
「幼生体不会交给你,如此告知了」
自由了的蕾依被娜娜捧了起来。
接着,最后——。
「在主人的魔枪面前,邪恶影之辈根本不值一提」
莉萨那缠绕着魔刃的魔枪蒸发了蠢蠢欲动的影子。
一边怀着想要找谁炫耀一下伙伴们的成长的心情,我用【魔法破坏】将脚下蠢蠢欲动的影子残渣消灭掉,并把注意力移回悠涅依娅。
是受到瘴气被解除一半的影响吗?悠涅依娅的负片眼睛只有右侧变回了普通的蓝色瞳孔。
我让瘴气视有效化,再次进入消除瘴气的姿态。
『放开我!』
虽然悠涅依娅想逃离【理力之手】的拘束而拼命挣扎,但那可不是这种程度就能挣脱的纤弱东西。
『咕啊啊啊,奇、奇毕!救我!』
知道无法凭自身逃离的悠涅依娅发出尖叫声的同时,朝向虚空求救。
——SHWNESHWNEEE。
像是在等待这个瞬间那般,九官鸟的声音响起。
不过,在等待这个瞬间的并不是只有它。
我离开悠涅依娅的身旁,将只出现一瞬间的红色光点揍飞。
——GHWEGHWEEE。
『奇、奇毕——!』
由于九官鸟的悲鸣,悠涅依娅用担心的声音叫道。
『放开我,你这个恶魔!居然敢将奇毕!』
虽然什么也没看到,不过却有手感。
实际上羽毛的影子也四处飞散,记录也——。
〉将「死灵鸟:分裂体」打倒了。
糟了,原来它和穆诺男爵领战斗过的下级魔族拥有同样的能力。
『解开这个拘束!我要为奇毕报仇!』
悠涅依娅似乎不知道被打倒的是分裂体,比刚才更加激烈地挣扎着想要解开拘束。
——SHWNESHWNEEE。
『奇毕!』
由于不知从哪传来的死灵鸟的鸣叫声,悠涅依娅浮现出喜悦的表情。
——SHWNESHWNEEE。
这次在七个地方生成了红色光点。
一齐袭击过来的死灵鸟,我和伙伴们一起迎击。
「主人,那女孩!」
因为亚里沙的声音而转回视线,悠涅依娅的身影已经消失不见,标记情报显示她的现在位置变成了「幽界」。
看来,她趁我的意识偏移的时候从松懈的【理力之手】的拘束中逃脱了。
『等着我,姐姐大人!』
不知从何处传来了悠涅依娅的声音。
我切换「瘴气视」张望了一下周围。
『我一定会从那黑发恶魔手上把你救回来』
这真是非本意的称呼啊,不过现在先不管。
——找到了。
我朝着刚发现不久、略微喷出瘴气的地方使出贯手。(译:贯手是空手道之类的武术招式之一)
『呀啊啊啊!过来了!黑发恶魔要过来啦!』
被我的手打开的连接着幽界的虫洞里面,传来了悠涅依娅染上恐惧的叫声。
总觉得,我好像变成了坏人。
感到有点沮丧的同时,将脆弱的入口慢慢撑开。
『奇毕,切断!快把连接切断!』
——SHWNESHWNEEE。
九官鸟的鸣叫声响起的同时,虫洞入口出现了腐烂尸体。
「——呃」
由于恶心的感觉和臭味而不由得向后退,结果通往幽界的入口被关闭了,在那里只残留着蠢蠢欲动的腐烂尸体——不死魔物的「僵尸」。
「幼生体! Master,幼生体失去意识,如此报告了。请支援!」
向那声音转过身,娜娜把昏倒的蕾依抱了起来。
蕾依的状态变成了「昏倒」,我让瘴气视有效化,在视野中发现像蛇般的瘴气缠着蕾依的脚。
似乎被不死魔物们带来的瘴气所侵蚀。
「小玉、波奇,开始歼灭」
「AyeAyeSir~」
「包在我身上,的说!」
僵尸的处理交给兽娘们,我帮蕾依进行剥开瘴气的工作。
那个工作结束的时候,兽娘们已经打倒了僵尸,那里留下了无数的骨头和腐烂的肉片。
「那边的你们!这是怎么回事!」
伴随着马蹄声出现的,是苏特昂德尔市的太守军士兵。
哎呀呀,这该怎么解释呢——。
◆
「潘德拉贡卿,无论怎么感谢你都谢不完啊」
本来该被带走的我,在太守宅邸受到太守本人的殷勤招待。
虽然伙伴们不在这里,不过有在别室受到盛情款待。
「没想到,艾穆琳子爵会就任苏特昂德尔的太守啊」
我会与公都的上级贵族卡库·艾穆琳子爵认识,是因为破产的他想要提高名为「露露果实」的商品价值而找我商量过烹调法。
至于破产的原因,就是吉特贝鲁特男爵他们的贸易船队的毁灭,不过艾穆琳子爵连怨言和牢骚都没有,纯粹为家臣和朋友们的平安感到高兴。
「唔呣,原本太守之任还要再等一段时间的,不过预定稍微快了些」
话说回来,作为苏特昂德尔前太守的波比诺伯爵,因为前任当家支援过魔王信奉集团「自由之翼」而下台了。
「比起那个,潘德拉贡卿,你太见外了哦。我说过叫我卡库也没关系的吧」
虽然这么说,但艾穆琳子爵也并不是叫我佐藤而是叫「潘德拉贡卿」。
——也许他就是这种性格吧。
「你可是从远海的孤岛救出我家臣的恩人。再放松点吧」
「的确!潘德拉贡卿乘着原本触礁的船出现时,我还以为是神的使徒呢」
在艾穆琳子爵旁边同席的是在港口道别的吉特贝鲁特男爵。
在这里同席的也有艾穆琳子爵的家族。
但是,在公都的舞蹈会一起跳过舞的次女莉娜小姐不在这里。
据说,她与完成王都的要事而往穆诺男爵领回去的卡莉娜小姐同行,似乎去穆诺城进行见习侍女的修行。
明明还是中学生的程度,真是了不起。
不过,要成为见习侍女的话,不用跑去遥远的穆诺男爵领而是在欧尤克库公爵领也可以的吧……。
毕竟是青春期的女孩,也许是考虑到离开家人、想只靠自己的力量努力吧。等会给穆诺男爵领寄信的时候,也寄一封给莉娜小姐吧。当然,也要给卡莉娜小姐寄。
「阁下,吉特贝鲁特男爵的家人来了」
敲了敲门走进来的管家如此告知后,男爵心神不定地想要站起来。
「喔喔,这样啊。吉特贝鲁特卿,这里先别管了,快去见家人吧」
「感谢阁下的厚情」
向艾穆琳子爵和我默默行礼的吉特贝鲁特男爵像疾风般退下了。
倾听技能让他与家人的再会传进了我耳朵。
唔嗯,帮助人挺不错的。
「卡库大人,请收下这些物品」
「这、这不是我托付给船队船长们的『魔法包』吗!」
「这是发现漂流船的时候找到的东西」
看见我从容纳包取出来的「魔法包」,艾穆琳子爵发出了惊讶之声。
「本来是想托付给吉特贝鲁特男爵的,不过里面的东西非常高价,因此想着直接交给卡库大人会比较好——」
窥探了我递过去的「魔法包」里面,艾穆琳子爵哑口无言。
虽然里面基本没有金币和银币,但却放了大量的珊瑚工艺品和精致的魔法工艺品之类的东西,其他也有高品质的翡翠和玛瑙的巨大块状物,而且还有大量没见过的宝石原石。
虽然吉特贝鲁特男爵没有注意到,但我将那艘船的压舱物除掉之后把放在其他船上的魔力炮都堆满在那里。不过再怎么说也无法堆积复数的魔力炉。
「为、为什么,潘德拉贡卿……」
啊咧?还以为他会高兴,可他样子有点奇怪。
「只要有这种程度的资产,别说是名誉男爵位,就连永代男爵的位子也能买到啊!为什么,什么代价也没要求就交给我?」
「可是,这是卡库大人的东西吧?」
——失物要还给失主。
这是日本人的基本嘛。
「你说什么呢。在魔物领域的沉船中获得的物品和漂流物,所有权就会转移给发现者。只要不是因为海贼行为所得,这些宝物的所有权就是你的」
原来如此,与在迷宫获取的东西同样看待啊。
不过,明明知道是熟人的失物,却占为己有这种事与我的性格不合。
「我明白了,来谈一谈吧」
「——谈?」
因此,我打算让诈术技能好好干活。
「原本是觉得不会有人相信才保持沉默的,这些包和漂流船是在海龙群岛逝去的船长们的幽灵托付给我的」
「什、什么!」
将在海龙群岛遇难的我们引导到安全的领域外,最后,拜托我们救出男爵并将东西送到艾穆琳子爵的面前。就这么编吧。
这样的话,艾穆琳子爵也比较容易接受吧。
「原来是这样啊!多么忠心的忠臣们啊」
「是的,我向他们约定后,他们便安心地升天了」
虽然没有那种事实,但那个海域全都被我净化了,大致上应该是没错的。
眼角含泪为忠臣们献上一会儿默祷的艾穆琳子爵,睁开眼注视着这边。
「好在你传达给我。为了报答这份恩情,我应该回报什么才合适呢?」
「虽然是有点厚颜无耻的请求——」
如果保持沉默的话,感觉他会提出难以拒绝的婚事,所以我要求了苏特昂德尔的卷轴和魔法书的购入权以及商业权。
虽说商业权怎么样都好,但只要求前者的话作为赏赐来说很低,因此我也追加了实用的东西。
「那种程度就行了吗?如果你希望的话,成为我们子爵家的一员也能实现哦……」
——好险。
年长的千金应该都有婚约者,差点就让还在成人前的莉娜小姐跟我订婚了。
虽然莉娜小姐是个好女孩,但刚到中学生年纪的女孩不能成为对象。而且她现在也有爱慕的人。
「要前往迷宫都市的话,应该走王领的贸易都市塔尔图米纳这个陆路吧。既然如此,就预先斟酌处理一下在塔尔图米纳那一带能有赚头的东西吧」
艾穆琳子爵似乎还打算追加报酬。
当天晚上举办了太守主办的舞蹈会,我和吉特贝鲁特男爵一起作为主宾被邀请。
由于艾穆琳子爵将我作为「亲密的朋友」介绍给其他人,结果一开始就被未婚的女性以及拥有未婚女儿的贵族们包围,不过在莉娜小姐的姐姐帮助下成功逃脱了。
——本来是那样的。
「多么上等的香味啊?」
「虽然很像新绿的朝气香味,但略微散发着清爽香气真的很棒呢」
这次被那位姐姐和她的朋友们紧贴着。
看来,她们似乎很中意家妖精送我的特产香水。
「这边的衣物使用的布也是第一次见」
「虽然光泽像翠绢,但有点不同——就像传说中的妖精绢」
不起眼的贵族少女猜对了正确答案。不过,脸靠得有点近。
「在吊灯的灯光照耀下,会有淡翡翠色的光泽流过,非常漂亮呢」
「真的呢,能跟我跳一曲吗?」
「如果我可以的话——」
我欣然允诺了莉娜小姐她姐姐的请求,和她以及她朋友们跳舞。
陪十来岁的年轻少女们跳完之后,终于让我解放了。
「沙加帝国的蒸馏酒怎么样?」
「谢谢」
像是算计好时机那般,沙加帝国的商人过来向我搭话。
以他为契机,也跟苏特昂德尔市的贵族和造访此地贸易的外国船船长交流了。
虽然没有关于拉拉奇耶的新情报,但关于天空人后裔的魔导王国拉拉祈的事情倒是打听到了。
「那个国家的王代代都非常喜欢喝酒哦」
「为了赋予给他们带来稀有酒的人而设立『酒士』『酒爵』那种阶级的程度呢」
据他所说,酒爵在魔导王国拉拉祈是被视为与伯爵同等的贵族,酒士则只能受到最下级贵族的待遇。
即便是其他国家的贵族,似乎也有很多授爵的人。那个理由是——。
「就算收到爵位,也就只有『发现稀有酒的话要献给王』这种义务而已,要是有『酒爵』的话,就能通过交易做到有利的买卖了」
——就是这么回事。似乎是一种商业权或交易特权吧。
其他我也从鼬人的船长和沙加帝国的船长那儿,请教了航路的注意事项和罕见料理的事情以及有赚头的特产。
话虽如此,他们也不是热心肠——。
「前往波鲁艾南之森的航路吗?」
「唔、唔呣,虽然我知道那是秘密,不过就算只有暗示也可以」
「果然是要从海龙群岛前往吗?」
看来,他们似乎很想和波鲁艾南之森的ELF们进行交易。
「虽然他们没说让我保密,但我们是通过ELF的秘术转移出来的,所以我也不知道回去波鲁艾南之森的航路」
我向他们说,陆路的话倒是可以告诉他们,结果两人都被钓上了,但是听到「要跨越黑龙山脉」这句话瞬间就失去了兴趣。
总觉得,变成了我单方面获取情报的形式,因此出港之前赠送他们一小桶妖精葡萄酒和黄橙果实的干果好了。
另外,替我们收拾战斗残局的太守军部队,我已经安排了几桶上等啤酒和高级料理店的配送作为赔罪。
◆
「回去吧,贵族小少爷」
我刚踏进一步外洋船的船员们会聚集于此的酒馆之后,飞来了这样的老套台词。好像是入口附近、皮肤晒黑的大海男儿说的。
我是为了收集情报才来这里的。
为了向船员们打听拉拉奇耶、以及其后裔的拉拉祈王国的事情。
虽然我从吉特贝鲁特男爵及其部下们那里,还有在舞蹈会相遇的船长们那里打听了大致的内容,不过我是想着能从本地航路刚回来的船员们那儿能打听到不同的内容才来这里的。
「这里可不是小鬼来的地方哦」
「这里可是我们大海男儿休闲放松的地方啊」
酒馆深处,也有船员们投来拒绝我的话语。
「我看起来不像船员吗?」
今天穿的并不是贵族服,而是符合船员的裤子身姿,但从他们的眼里映出的却是贵族。
「废话。哪有穿着那种连一点皱折都没有的衬衫,还飘着上等香水味的船员啊!」
抓着我领口的男子,哼哼地鸣起鼻音嗅着气味。
上等的香水,应该是因为我参加了艾穆琳子爵主办的舞蹈会吧。
「更何况,没有被太阳晒过、也没有被海风吹过的皮肤和头发」
「就是贵族或商人的小少爷吧?」
因为航海期间被魔法保护着,与强烈的阳光和海风无缘,所以他们说得也算正确。
话说,被人冷漠到这种程度的话,也没办法好好收集情报。
在考虑着该怎么办的时候,酒馆的一角传来了这样的对话。
「你说啤酒?连朗姆酒都不喝的家伙别说自己是船员!」
「只在上了陆地的时候喝自己喜欢的东西有啥不好啊!」
船员们开始争论了起来。
看着那两人的男子微微一笑并对其使了使眼色。
「这里可没有贵族大人喜欢的红酒哦」
「赶快回去吧」
「还是说,你想让我们见识一下一口喝干朗姆酒的男子气概啊?」
接收了眼色的船员一脸奸笑,然后在我面前放下倒满朗姆酒的杯子。
强烈的酒精味刺激着我的鼻孔。
朗姆酒是用甘蔗做成的酒,酒精度数很高——至少在地球上是这样。
期待着我呛到的男子们,带着令人讨厌的奸笑注视着我。
「那么,我就不客气了——」
如此告知后,将杯子举到嘴上。
——这还真厉害。
与我所认知的朗姆酒大不相同。
味道和香气像是令人麻痹那般粗暴,每喝一口就在嘴里横冲直撞。
——但是,很好喝。
是酿造还未成熟吗?因为还稍微残留着作为原料的甘蔗糖蜜的甜味,所以感觉与略有苦味的下酒菜很搭。
咕噜一声,一口气喝干剩下的。
「老板,拜托再来一杯!」
我这样呼唤店主后,聚集了周围的男子们感到意外的视线。
「杯子可以吗?」
「来大杯的!」
我如此回答店主的问题后,粗野的笑声和大杯子敲响桌子的声音充满酒馆。
「不错哦,小鬼!」
「有见习船员的资格!」
看来,我被他们赏识了。
与大海男儿们对酌畅饮,请教了各种关于船的事情。
可惜的是,并没有获得来这里的目的、关于拉拉奇耶的情报。
「虽然不知道传说中的空中都市,不过传说中的海贼我倒是知道哦」
其中一位船员用手指着墙壁嘟囔着这样的事。
仔细一看,墙壁上贴着画了通缉犯样子的通缉令。虽然基本都是画着冷酷的海贼,但也有女船长排在通缉令的行列中。
最旧且褪色的通缉令中也有画着头盖骨的。看来骸骨王也是通缉犯。
「呃,别把那种灾厄说成传说啊!」
「就是啊,要是被它们听到谈论跑过来咋办啊!」
「上天保佑、上天保佑」
通缉令上的骸骨王似乎每隔几年出现一次,神出鬼没地袭击岛国和贸易船队掠夺秘宝。
「曾经是船员的爷爷,也说过从他爷爷那听过骸骨王的事情呢」
呼呣,如果那个事情是真的,那骸骨王就是从拉拉奇耶毁灭的太古以前便持续彷徨。
本以为是都市岩岛的魔法消除陷阱解除后才出现的,说不定只是与偶尔在徘徊的骸骨王不幸遭遇而已吧。
「就是被袭击的船员们死后也在那家伙的幽灵船队永远工作下去的那个是吧」
「毕竟无人的漂流船就是被骸骨王袭击过的证明嘛,要是遇到的话,要全力掉头跑哦」
「骸骨王的幽灵船队也会带来阴天和暴风雨,有暴雨也要多注意啊」
「笨蛋,暴风雨一直都是很不妙的吧!」
似乎完全与天灾同样看待。
反正也将骸骨王的幽灵船队灭掉了,真希望他这阵子能老实点。
「别摆出那种表情啦,只要不靠近魔导王国拉拉祈的附近,基本不会遇到的」
是因为我在想事情吗?其中一位船员说着像是鼓励人的话,拍了拍我的后背。
「对对,每到举办『天想祭』的那一年,好像会经常出现呢」
「是要去参观祭典才出现的吗?」
我这样发问后,酒馆卷起了爆笑。
「还真是有趣的贵族少爷啊」
「就是啊,如果骸骨王是那么有趣的家伙,我们也不会怕到这种程度了」
「是去战争啦。骸骨王只要在幽灵船队增加后,就会去袭击拉拉祈」
——战争?
奇怪。身为「拉拉奇耶最后的女王伴侣」的骸骨王,为什么会去袭击天空人——拉拉奇耶的后裔所统治的王国呢?
难道是有什么只有当事人才知道的争执吗?
「所以说,别摆出那种表情啦。拉拉祈王国的魔法很厉害的,有机会去看一次吧。到时你就会明白至今为止是怎么反抗骸骨王的幽灵船队」
豪爽地拍着沉思苦想的我的后背,船员大声点了酒的再来一杯。
此时变成了天想祭的话题,聊着举行了怎样的游行、哪家店的妹子比较可爱的事情热闹了起来。
魔导王国拉拉祈的王族被称为天空人这件事,在船员们之中也有人知道,所以一定是没有特别保密吧。
「如果是跟魔导王国拉拉祈相似的国家,在砂糖航路的尽头也有哦」
「砂糖航路的尽头……那个伊修拉里耶啊」
哎呀,新的国家名。
「伊修拉里耶吗?」
「啊啊,就是海洋国家伊修拉里耶的王族也是空中飞城的后裔那个传闻」
我一边重复说着老练船员的话语,一边搜索存储中的周边国家情报。
「果然,是男人的话就要瞄准一举千金啊」
「用伊修拉里耶的『天泪之滴』变成有钱人是吧?」
男子们互相碰撞着大酒杯,嘎哈哈地笑着。
「喂喂,伊修拉里耶很不妙的吧。别乱推荐那种只有专业的人才能去得了的国家啦」
「那个国家的附近不但有很多海贼,还会出现炮弹鲔和怪鱼呢……」
「放弃吧,放弃吧。虽说有希嘉八剑那种程度的强大那里倒是个有赚头的国家,但太过危险也不划算。会去那种国家的人只有赌徒或是自杀志愿者」
「可是,比去海龙群岛寻宝要安全吧」
「那种地方连赌徒都不会去啦」
周围的男子们不断地对在搜索中而保持沉默的我说了他们所知道的关于伊修拉里耶的事情。
他们所说的「天泪之滴」好像是只有在伊修拉里耶才能入手的最高级宝石。
特别很受住在希嘉王国王都的名门贵族们珍视,似乎能卖得非常贵。
——不对,不是那个。
现在,必须在意的并不是那个。
「有鲔鱼吗?」(译:金枪鱼的别称)
「啊?是指炮弹鲔?偶尔~会出现哦」
我充满气势寻问后,有位船长略微感到退缩地回答了。
——好咧!绝对要去!
在那之前制作切鲔鱼所需要的菜刀——对了,用神金制作鲔鱼菜刀好了。(译:也许有的人不知道,在这里说一下。本作的奥利哈钢中文是神金,这是因为作者在奥利哈钢这个片假名下面加了“神金”这两个中文字)
「盯上怪鱼鳍的战列炮舰或快速艇过去的话,它们会躲到海底去的吧……」
「不过,也没有人会为了贸易带上战列炮舰吧」
「废话。会被伊修拉里耶的龙炮一起烧光的」
虽说能成为空力机关的素材的「怪鱼鳍」似乎也很贵重,但我存储中还沉眠着七只份的「大怪鱼」的素材,所以并没有涌起我的兴趣。
「看你那表情,是真的要去伊修拉里耶吗?」
「嗯嗯,产生兴趣了」
——虽然只有鲔鱼。
「那么,买点绢过去吧。虽说不可能有翠绢,不过听说普通的绢也能比公都那里卖出多几倍的价格」
「拉拉祈的话,好像是玻璃工艺品来着?」
「没错,只要是玻璃工艺品不管什么都能卖得掉,跟公都不同,透明的玻璃比较受珍视——这是套用船长的话」
一边对酌畅饮,一边听这种贸易商品的话题。
虽然没有特别想要赚钱的必要,但还是在待办事项笔记中记好去购买玻璃工艺品和绢的事情吧。毕竟没办法忤逆只听到「利用贸易赚大钱」就令人欢欣雀跃这个关键词的魅力嘛。
心情愉快的我,作为情报费宣布店里的吃喝由我来付,接着便陪他们喝到了天亮。
白天没有去买的卷轴和魔法书,已经在来这里之前顺路去魔法店买好了,所以没问题。
漂亮大姐姐的店,就等下次再去吧。
◆
「于是,你就喝到天亮了是吧?」
「呣」
回到太守城的我将亚里沙和米娅的责备置若罔闻,委托负责这个房间的女仆帮我叫常来常往的商人过来。
「你想订购什么吗?」
「虽然也有要订购的,但还是想着先委托他们把东西送到遗族那儿」
如果是公都的熟人及其家臣家累的遗物就直接送过去,除了那些之外只要是公都的人那份就委托西蒙子爵家的闲人多鲁玛,来历不明的遗物则经由迪尼恩神殿的塞拉捐赠给公都的博物馆。
如果是公都的博物馆,也经常有外国人造访,说不定会有物主的一族或学者发现这些东西。比封藏在我的存储中要好很多吧。
另外,遗物有事先经过有交情的商人在海贼们的黑市入手。
「你还真信任塞拉碳和多鲁玛呢」
「算是吧」
虽然那两人的类型正相反,但我确信他们不会贪污别人的遗物。
多鲁玛是有吊儿郎当的时候,不过却异常地重情义。
欧尤克库公爵领以外的贵族遗物则保留在存储内,我打算在去王都游玩的时候委托值得信赖的人。
若是王国会议那个时期,身为穆诺男爵的精明执政官的妮娜桑似乎也会去王都,把东西交给她用来强化穆诺男爵的人脉说不定也不错。
因为被管家问了是否还有其他人,所以让他把妖精葡萄酒以及黄橙果实的干果小桶帮我送给昨晚的船长们。
要是认为被排挤也感觉不太好,所以也将同样的东西赠送给艾穆琳子爵。
顺便也给照顾我们的房间附带的女仆们,赠送亲手制作的简朴烤点心当礼物。
正经系美女因为甜甜的烤点心香味而嘴角松弛的样子,实在大饱眼福。
「已经要出发了吗?再逗留一阵子好让身体多休息一下如何?」
「不了,已经在昨天的舞蹈会上充分养精蓄锐了」
我这么告辞后,艾穆琳子爵一脸遗憾地为我们送行。
而且,让我们拿了大量在昨晚的酒馆提到过的绢与翠绢,以及透明的玻璃工艺品。据说,昨天的酒馆里面也有吉特贝鲁特男爵的部下在场。
除了蕾依之外的伙伴们已经先出发了,这些物品由子爵的家臣们帮我运到港口。
因为蕾依还没恢复常态,所以跟我一起之后出发。
这也是为了提防悠涅依娅的再次袭击。
「哎呀,差点忘了」
我从怀里取出制作得与蕾依的发饰一模一样的仿造品。
这是用「伪造」技能和「雕金」技能制作出来的,即便这样对比起来也无法分辨差异。
虽然也稍微加了点机关,但那些单纯只是附赠品。
『蕾依,这个东西——』
蕾依一看到仿造的发饰,就变成失去光芒的瞳孔呆呆地站着。
『——蕾依?』
即使我叫了名字,蕾依也毫无反应。
毫无表情的蕾依突然开口。
『拉拉奇耶的钥匙——能运转拉拉奇耶心脏的控制装置』
蕾依流畅地喋喋不休。
语调和遭遇悠涅依娅那时一样。
『代代相传给拉拉奇耶女王的王位之证——』
说完之后,瞳孔中慢慢地恢复了意识之光。
『没事吧?』
『是的,我、没事』
回到平时语调的蕾依,眨着双眼嘟囔道。
不对,虽然断断续续的说话方式仍然是老样子,但发音略微变得流畅。
『回想起什么了吗?』
以为她的记忆渐渐恢复而确认一下。
『没有』
蕾依摇了摇头。
她似乎还有说过什么话的记忆,但却不记得说过的内容。
大概,是遭遇了悠涅依娅而刺激了记忆吧。
毕竟也不用马上就说这个话题,所以回到正题。
『因为悠涅依娅好像盯上了你的发饰,所以我制作了一个被抢走也没关系的假货』
由于我的话语,蕾依摸着仍然戴在自己头发上的钥匙型发饰进行确认。
『一模、一样』
将两个发饰并在一起的蕾依漏出了惊讶之声。
『为了不让真正的发饰弄丢,放进这个小型挎包挂在脖子上吧』
我将打捞物品中移植了魔法包内部构造的妖精包风格的小型挎包递给蕾依。
根据刚才的蕾依口述的情报,她的发饰对于拉拉奇耶的相关人员来说,一定是重要的物品。
『佐藤桑,谢谢你』
『没事,不客气』
我边回答蕾依的道谢话语,边给她的头发戴上仿造的发饰。
发饰带有淡淡的青光马上又消失了。
因为会拾取从蕾依身上漏出来的丰富魔力而启动净化之力,所以我想也会减少身中瘴气的情况。
虽然对悠涅依娅来说效果淡薄,不过对于骸骨王或悠涅依娅称之为奇毕的死灵鸟应该是有效果的。
其他也有编入成对的魔法装置和能够通话的构造,可是超过三百米左右不但声音传不到、魔力消耗也很多,这样实用性很低所以被我关闭了。
带着她去到港口后,看到了人群另一侧伙伴们在准备出港的身影。
「Master,货物已搭载完毕,如此报告了」
「主人,这是目录」
先出发的前卫阵容,似乎帮我把送到了出租仓库的物品装到船上了。
「帮你砍过价啰」
「主人,因为有便宜的东西,所以按照您的吩咐买下来了」
「佐藤」
去付钱的亚里沙、露露、米娅三人,从商工会议所回来了。
米娅像流淌过人群那般跑过来,然后抱住我的腰。
「呣」
米娅看到我牵着蕾依的手鼓起脸颊,咕噜咕噜地将头蹭过来。
看来,她好像嫉妒了。
「米娅」
叫了米娅的名字再把空着的手伸到她面前,她就「嗯」地一声带着笑容点头并握住我的手。
在那之后,与看到那一幕的大家牵着手在甲板上绕了好几圈这事也不用我说了吧。
我向前来为我们送行的艾穆琳子爵一家以及吉特贝鲁特男爵他们挥着手,从苏特昂德尔出港了。
虽然他们说要在直到隔壁的伽尼卡侯爵领边境为止开守备军的战列炮舰护送我们,但这再怎么说也太过公私不分,因此被我拒绝了。
虽说这份厚意让我很高兴,但是护卫也在一起的话,就不能进入飞行模式了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