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不正经的魔术讲师与禁忌教典
  4. 第八卷
  5. 第五章 炎之记忆
  6. 繁体版

第五章 炎之记忆
2017-06-22 18:51:22

		

短期留学终于来到了第十五天。最终日。
太阳已经落山。在圣莉莉女子魔术学院领地内的学生街一角,露天咖啡厅。
「「「「「干杯!」」」」」
少女们举起装满饮品的玻璃杯欢呼道。
格伦负责的二年月班的学生们包下了靠近街道的露天坐席,举行了格伦他们的送行会。
每张桌子上不仅有鱼干,薯片,香肠等能拿着就吃的Party料理,还有蛋糕,曲奇等点心。果汁,红酒,茶饮等各种饮料也堆积如山。对仓促召开的派对来说,这已经非常豪华了。
「怎么说呢……时间过得飞快啊……」
坐在主宾位子上的格伦把手肘撑在桌子上,感慨颇深地拿起一块炸虾。
「嘿嘿。莉艾尔的短期留学能顺利成功真是太好了呢……」
格伦左边的露米娅像是在为自己的事感到高兴一样笑着。
因为弗兰西奴和科雷特她们改变了对学习的态度,开始认真听格伦讲课,所以莉艾尔在短期留学的学校接受的考试也变得有效了。
当然,莉艾尔的努力也有了回报,她取得了必要的学分,在阿尔扎诺帝国魔术学院的退学处分也被撤销了。
「之前我火速地把莉艾尔修得学分的证明书送到我们学校去了。然后瑟莉卡马上就用通信魔术告诉了我结果。莉艾尔的退学被撤销了」
「真的么!?太好了!」
「瑟莉卡那家伙……被打了脸的反国军省派那吃瘪的嘴脸似乎让她笑了很久啊」
这极其容易想象的画面让希丝缇娜无言以对。露米娅也苦笑了。
「话说回来……莉艾尔去哪了?」
格伦环顾周围。
身为送别会主宾之一的莉艾尔居然不见了。
「咦?……刚才还坐在那儿的……」
露米娅开始寻找莉艾尔。
「莉艾尔刚才和爱莎同学一起去散步了哦」
希丝缇娜解释道。
「和爱莎一起?」
「嗯……毕竟莉艾尔在这个学院里最亲近的人就是爱莎了。肯定是在回去之前想多在一起呆一会儿吧」
「……确实啊」
毕竟,对莉艾尔来说爱莎和希丝缇娜她们不一样,并不是主动过来迁就自己的朋友。而是她第一个主动交到的朋友。
从某种意义上说,爱莎甚至比希丝缇娜她们更特别。
(难得的聚会偷偷开溜确实不够意思……不过,也没多少时间了,让那家伙自己把握吧)
格伦苦笑着这么想到。
「老师~~~❤」
「你尽兴了吗!?」
「呜哇!」
弗兰西奴和科雷特像冲撞一样从格伦背后抱过来。
负责计划这次送行会的两人以这样破坏气氛的方式插了进来。
「嘤嘤嘤嘤……都要和伦老师分别了……哎,如果老师就这样在这个学校继续任教的话那该多好啊……」
「老师!你一定要再来啊!还要再教我们更多知识啊!好么!」
「哦,嗯……我总有一天会再来的……」
两个大小姐像是故意秀给别人看一样紧紧缠着格伦。
「你,你们啊……!」
「呜咕咕咕……」
希丝缇娜和露米娅瞬间变得很生气,这让格伦冷汗直流。
「但是,伦老师的身体……到最后都没变回来呢……」
「居然会变成男人……这是以前魔术实验的后遗症吧?真是可怜……回去以后一定要找名医治一治哦?」
「啊,是啊……说的也是……好想赶快变回女性啊~」
格伦笑着打算糊弄过去。真是万幸,居然还没暴露。
……但是。
「但,但是……对,对我而言……那,那个……如果伦老师……一直保持着男性的身体……我也,觉得……不错……」
「……是啊,或……或许是这样没错……怎么说呢,老师……好像还……挺帅的……」
弗兰西奴和科雷特突然红起脸含糊地说了些什么。
「如果!我是说如果!如,如果……伦老师真的是男性的话……那个,我……很可能……会喜……喜欢上……」
「可惜啊……为什么老师是女生呢……如果老师是男性的话……我,我一定会……爱,爱上……」
「……啊?」
糟糕。这气氛是怎么回事。格伦不禁脸颊抽搐……的时候。
咣当!
太阳穴暴起青筋的希丝缇娜和露米娅站起来……
「你们真是的!快住手!没看到老师很困扰吗!」
「嘿嘿嘿……你们二位……可别要太粘着老师哦?懂?」
她们冲过来打算把弗兰西奴和科雷特她们从格伦身上掰开。
「你,你们要干什么!?」
「我们正在和老师道别呢,你们别碍事!」
「但这也太过了吧!赶快离开老师身边!」
「咿~!既然要打扰我和老师的离别,那我就决不轻饶你!」
「是啊!希丝缇娜和露米娅!就趁你们回去之前来打最后一场吧!」
「正如我愿!露米娅,支援就拜托你了!」
希丝缇娜&露米娅 VS 弗兰西奴&科雷特
和往常一样绝壮的魔术战开始了——
「住手啊——!?不要为了我而争斗啊啊啊啊——!」
又像往常一样,格伦被流弹击中,飞得远远的。
「唉……这帮人关系还真好」(嚼嚼嚼)
基尼在一旁事不关己地嚼着蛋糕,望着这一切。
——另一方面。
「抱歉了,莉艾尔……难得的送行会我却把你叫出来……」
「没问题,毕竟是爱莎的请求」
偷偷溜出来的莉艾尔和爱莎她们一边谈天说地,一边并肩走在夜晚的学院属地内。
「谢谢……我,还有必须要和你说的话……」
「是吗」
她们随便地,随性地,像游荡一般离开了学生街的大道……
「话说回来……莉艾尔,时间过得还真快呢」
「嗯,很快」
「一回首,感觉和你第一次见面的那一天就像昨天一样……」
不知不觉地来到了火车站的站前广场。
今天的最终列车已经发车了。周围非常寂静,一个人都没有。
两人并排坐在广场的长椅上,继续聊着无关紧要的话题。
「……呐,你还记得吗?莉艾尔,我和你的第一次相遇……」
「呃……是什么来着?」
「嘿嘿……莉艾尔真是的,当时我们在车站里,莉艾尔一见面就拿剑指着我哦?那个时候我真是吓了一跳啊」
爱莎嬉笑着看着身旁莉艾尔的侧脸。
不知是不是想起了当时的一幕,莉艾尔有些尴尬地开口。
「呜……那个……是因为……那时候……」
「……那时候?」
「呃……虽然不好形容……但觉得……当时的爱莎……很可怕」
「咦?很可怕……我吗?」
爱莎有些不解地歪歪脑袋。
「嗯……那个时候我……对,爱莎很可怕……我还以为是有可怕的敌人从背后靠近过来了……」
「…………」
莉艾尔毫无头绪的话让爱莎沉默。
「但是……那一定是我的错觉。因为,现在的爱莎根本不可怕」
莉艾尔稍稍显露出慌张的态度进行补救。
「可能是当时格伦他们迷路了,我很心急……所以……」
但是。
「…………不愧是,莉艾尔啊」
突然。
爱莎说完这句话……悄无声息地从长椅上站起来。
「居然在那一瞬间就能明白……你真是货真价实的天才啊」
「爱莎?」
在莉艾尔的见证下,爱莎往前走了几步……停下。
周围很昏暗。当然也看不到背对着这边的爱莎的表情。
「你的才能……确实让我很嫉妒……」
「那个……爱莎……?怎么了……?」
「啊哈哈……对不起,我们差不多该进入正题了」
爱莎突然回过头来,嘻嘻笑道。
她和以往的爱莎没有任何不同,就是个普通的少女。
是短期留学期间一直和莉艾尔度过的,莉艾尔重要的朋友……
「……莉艾尔,听我说……我有『火焰的记忆』……」
「爱莎……?」
「只要闭上眼……就能想起来。父亲被杀掉的那一天——我失去一切的那一天——对,那一天的事就像是在昨天发生的一样」
说着……爱莎缓缓地把手放在自己的眼镜上……
将眼镜摘下……的瞬间。
「……!?」
莉艾尔感觉到了一股仿佛自己的身体被全方位切碎了一样锐利的杀意。
她马上站起来,同时炼成大剑压低身子。
「爱,爱莎……?不……你……你到底是谁……?」
惊愕与惊慌让莉艾尔颤抖。
眼前的少女的姿态和爱莎没有任何不同……但那强大的存在感和压迫感却是爱莎所没有的。回过神来,一个不得了的怪物正站在自己眼前。
将眼镜摘下的少女对爱莎露出阴冷的笑容。
轻轻放开了手上的眼镜。
眼镜失去了支撑,因为重力落下……缓缓地……
在眼镜摔在地上的那一瞬间——
嗖!爱莎的身体伴随着划破风的声音消失了。
「——!?」
直觉的警钟敲响,莉艾尔瞬间朝长椅的侧面跳开。
同时,只听咔嚓的一声,长椅突然被斜着劈成了两半。
唰唰——!莉艾尔脚板底刮着地面刹车回头。
「什……」
发现爱莎站在被一刀两断的长椅前。
她的右手上——
「嗯……?刀……?」
神不知鬼不觉地出现了一把美丽的『刀』……爱莎摆出将『刀』完全挥出的架势,做好跟随动作。
那是召唤术。爱莎将那把刀瞬间召唤了出来。但是就连莉艾尔都没看清的其召唤速度已经远远超出了学生应有的规格。
而且——如果刚才的躲避再晚半瞬的话,恐怕自己的身体就要和长椅一样被一刀两断了——这个事实让莉艾尔不禁打了个寒颤。
「……不愧是莉艾尔。这点程度的攻击,就算是偷袭也无法凑效吗……」
咔嚓。
爱莎用如流水般的动作将刀往旁边一挥,轻轻地收回左手的刀鞘里。
然后左手拿着刀鞘,右手架在刀柄上侧身——
——对着莉艾尔。
「你,你到底是谁……?就像别人……不,不对……我想起来了……」
惊呆了的莉艾尔瞪大了眼睛,她像是想起了什么。
「这个存在感……这个杀气……嗯……和在车站第一次遇到爱莎时的感觉一样……骗人……为什么我至今为止都没有察觉到……?」
「……穷极武艺的人,平时会像春风一样和缓,一感觉到战斗的气息,变能瞬时变成狂风——就像你一直以来那样」
爱莎平淡地回答。
「不过,我还不够成熟。如果没有眼镜的话做不到这一点。这个眼镜是能让我在『平时的我』和『武人的我』之间来回切换的暗示装置……就像开关一样」
「开关……?」
「在火车站,我第一次与你接触的时候……我想切换到武人的状态来看透你的实力,所以才摘下了眼镜……结果差点就被斩首了。我是真没想到你有那么敏锐」
毕竟谜底揭晓了,也没必要多说——爱莎扭转话题。
「……来继续刚才的话吧。我的父亲虽然是东方来的异邦人,但是他敬给予他容身之所的女王陛下为君,以阿尔扎诺帝国为自己的祖国挥舞自己的武器,是个了不起的军人。他在这里结了婚,决定为这个国家活下去,决定葬身于这个国家……」
莉艾尔只能呆呆地听着爱莎断断续续的话。
「父亲虽然身患肺病,日渐虚弱,但还是坚持为这个国家战斗。父亲是我最尊敬的人……我也想分担父亲的重任……所以自幼决心成为军人」
「…………」
「父亲说我有远远超越他的才能。我很高兴。我以父亲为目标,为了超越父亲每日拼命练习。和父亲一起度过的修炼的日子……虽然很艰苦,但也很开心……然而……」
爱莎用燃烧着憎恨的眼神盯着莉艾尔。
变得更强的杀意让莉艾尔不禁后退了一步。
「两年多前,一个暗杀者来到我们家。那是打算侵吞国家的邪恶魔术结社……他们是想向对给一直他们造成巨大破坏的父亲复仇吧。暗杀者将我温柔的母亲杀死,还将因为病痛而状态不好的父亲也杀掉了。我家被鲜血染红,被火焰燃尽……」
「!?」
「……你的脸色变了呢。终于想起来了吗?那个暗杀者的名字是伊露希亚……伊露希亚•雷福德……没错,就是你,莉艾尔」
爱莎苛责的话让莉艾尔铁青着脸后退。
「不,不是……我不是……不,但是伊露希亚确实也是我……」
莉艾尔陷入巨大的慌乱之中,她含糊地辩解着。
「……我不会原谅你」
爱莎并没有听,她说出断罪一般的话。
「你将眼睛头发的颜色和名字都改变,舍弃了过去……我是不知道你为什么在帝国军。但杀死了父亲,杀死了那位伟大的帝国军人的你——!居然在他引以为豪的帝国军里!这让我怎么原谅你呢——!」
「——!?」
「自从你杀了我的父母以后,我的人生变得一团乱!那些好吃懒做的亲戚们像吞食腐肉的鬣狗一样把我父母的财产瓜分殆尽!继承了母亲贵族血脉的我也沦为政治结婚的道具,被迫离开本来上着的军校,被发配到这种无聊的大小姐学校!最重要的是——那个火焰的记忆一直在煎熬着我——!」
「啊……啊……」
「我绝对不会原谅你……我要用父亲的剑技……要用我修炼已久的剑技……打倒你!要挽回从那一天以来变得一团乱的人生!打倒你以后,我才能走上自己的人生!好了,来跟我过过招吧!伊露希亚!」
爱莎的剑气,杀气膨胀到了极限。
积蓄多年的激情灌满了莉艾尔和爱莎所在的空间。
并且——莉艾尔的直觉告诉自己。
爱莎很强。那强大的压迫感就连剑都没握过的门外汉都能明白。
但现在她关心的是……
「怎么……会……那,那……爱莎和我在一起是为了……?」
像是被栗鼠妈妈抛弃的小栗鼠一样消沉的莉艾尔忍住泪水问道。
「没错,莉艾尔。只是为了看透你的实力……仅此而已」
「——!?」
「你到底在自作多情什么!?像你这种能毫不犹豫地把剑对准初次见面的人……如呼吸一般自然地炼成大剑的人……这种意义不明的危险人物,还有谁会友好地接近你呢」
「……啊……呜……但是……」
「只要看你还是暗杀者时代的记录,看你军属时代的记录就能明白。你很强。能做到完全的表里切换——想要偷袭你是不可能的。我如果要打倒你,就必须先看透你的实力……因此我才接近你的」
「我,我一直……把,爱莎……当作朋友……」
莉艾尔对爱莎投以哀求的目光。
这是骗人的吧……?莉艾尔以这样的目光向爱莎发问。
爱莎的表情有一瞬痛苦地扭曲了……
她像是要逃避莉艾尔的视线一样,看向一旁……
「……很遗憾……!」
仿佛是要将杂念甩开一样断言道。
「你是我的杀亲仇人!我从来没把你——当朋友!」
这一瞬间,爱莎如幻影般动起来。
她将刀收在刀鞘里,朝莉艾尔跨出一步。
其步伐如在水面上荡漾的叶子一般平稳,如翱翔天空的飞燕一般迅速。
神速的跨步,加上右手幻影般的动作——身体猛地扭转。
回旋的力量像甩出去的鞭子一样通过手,传到剑上——
「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拔刀。
虚空一闪——一道从右往左而来的白光灼烧莉艾尔的视野。
与此同时。
锵!刀已经被收回刀鞘。
「——!?」
莉艾尔猛地往后撤身,刘海的一小部分被砍掉了。
爱莎的第二招,第三招剑闪袭向莉艾尔。
「咕……」
根本没功夫用剑去挡。
莉艾尔缩起身子往旁边跳开,勉强避过了第二第三招。
她的剑技就像魔法一样。
拔刀,斩,收刀,这三步曲非常快,疾,迅速。
踏步,腰部的扭转,全身的作用力,利用了一切可以利用的力量加速到极致的斩击已经可以称得上是魔速。这是只有『打刀』这种东方的特殊刀剑才能做到的攻击。
其名为拔刀术——也被称为居合斩。这种独特的剑术是与骑士剑术,近代剑术完全不同的『武士』的剑术。
「呼——!?」
爱莎进攻,爱莎不断地进攻。
放出斩击的瞬间,刀便回到了刀鞘里准备下一发攻击——无数的斩击像流星群一样不断从刀锷喷出,划过弧线追击莉艾尔。
爱莎使用的拔刀术正所谓变换自在,纵横无尽。
巧妙地移动脚和身子,从上往下如闪电般劈下的『天津风』——
从下往上的逆风斩『霜风』——
右手反手持刀将刀从背后往左回旋甩出的『旋风』——
「哈啊啊啊啊啊——!」
右手的居合斩释放过后,又用左手的刀鞘追击——『暴风』。
反转身体,反手抽出刀鞘用鞘尖连续突刺的『东风』——
右手再用刀进行突刺——『追风』
这些招式都锻炼得炉火纯青——但爱莎还有能让它们都变得逊色的致命一击。
「咿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爱莎奋力一吼,往前深跨一步——拔刀。
闪光迸溅,银刃疾走。
「——!」
一道白线从右往左划破了莉艾尔的视线。
那条白线爆发性地变得白热,深深地烙在她的双眼中。
就是右回旋的横一文字——『疾风』。
只是从通常的居合斩姿势中划出的,毫不出奇的,平凡的一击。
是拔刀术中最基本的技巧。
她的那一招极为迅速与锋利——让其他变换自在的刀技变得像是儿戏。
「呜……」
莉艾尔往后跳了一大步,勉强避开了斩击。
她脸色惨白地俯视着自己被轻轻划破的校服衣领部分。
莉艾尔根本没有主动攻击爱莎。
居合本来就是注重防守——在迎击敌人时才能展现真正力量的剑技。是捕捉对方使出攻击时的空档攻击的,后发制人的技巧。
所以只要莉艾尔踏入爱莎的攻击范围,她就会被切成两瓣——
她有着这样的直觉。
「……怎么了?你应该不会只有这点水平……」
爱莎摆着居合的架势,一点点地滑步,缩短距离。
莉艾尔面无表情,但是额头上也浮出了冷汗。她往后退去。
将自己的魔力完全放在强化身体能力和动作精度上,利用剑来在近战决胜负——爱莎和莉艾尔是同一类型的魔导士。
「来吧,快使出你的全力,组织的暗杀剑士伊露希亚。只要没有疾病就比任何人都强的父亲的剑技……绝不会输给你这种小人。我就来证明这一点!」
就算做出这种挑衅,爱莎的思考也还像冰一样冷静。
(……速度不相上下,力量上伊露希亚比我强,但是技巧我占上风……彼此的实力是,拮抗……但是毕竟我观察了很久,所以我很有利……能行!……能赢!)
在紧迫到极限的空气开始发出悲鸣的时候——
至今为止都显得慌张的莉艾尔突然变回了睡眼惺忪的样子。
「……爱莎……你要杀我吗?」
她有些悲伤地说。
「我不会积极地去取你性命……但是,这是死斗。我会带着杀意去挥剑。反正犯下重罪的你终究是会被处死……那么你死在我的剑下也一样」
「是吗……爱莎,你听我说……我不想伤害你」
「……!?」
「并且……我也不会死」
莉艾尔明确地回答。
她的动摇已经消失不见。像是想通了一切。
「我和大家约好了,要活下去。虽然我不知道我出生是有什么意义……但是……我要活着,去寻找那个意义」
「…………」
「所以……我无法实现爱莎的愿望」
「是吗……你要为了自己杀了我?也好啊,我也是怀着这种觉悟——」
爱莎察觉到莉艾尔坚定不移的觉悟后,将身体压得更低了——
「不要」
她明确地这么说了。
「啊?」
「……嗯,我不会杀了爱莎」
「你在说什么胡话……我可是为了杀你才——」
「嗯,所以随便你」
「都,都说了!你也要怀着杀我——」
「不要。我不会杀爱莎」
爱莎无言以对。莉艾尔像往常一样平淡地说。
「……因为,我喜欢爱莎」
爱莎的眉毛愤怒地挑了起来。
「我刚才都说了!我是为了看透你的实力才接近你的——!」
「和那没关系。爱莎讨厌我,那很遗憾……但是,我还是喜欢爱莎……就这样」
「~~~!」
爱莎用名副其实的,看着杀父仇人的眼神盯着困倦的莉艾尔。
莉艾尔半眯着眼对爱莎请求道。
「爱莎,你听我说。我……头脑不好……所以我没有自信能说明清楚……但我想对你说关于伊露希亚她的事……」
「你不就是伊露希亚吗!?我已经没什么想听的了!」
「嗯,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做才能让你理解」
莉艾尔缓缓高举起大剑……
「因为不知道……所以对不起。先把你,揍一顿……」
莉艾尔说出这句话的瞬间。
轰!她用尽全身力气,将大剑掷了出去。
大剑掀起了猛烈的侧旋狂风,逼近了爱莎——
(——!?居,居然把武器——扔了!?)
爱莎被吓了一跳。
看上去是慌了的爱莎还是冷静而轻快地移动步伐躲开了它。
爱莎的上半身被恐怖的剑风压得稍稍往后仰——
「爱莎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趁此机会,莉艾尔蹬踏地面,像出膛的子弹一样迫近爱莎。
(虽然吓了我一跳——但你这招可不是上策!)
爱莎如清泉流水般压低身子,右手放在刀柄上注视着莉艾尔。
迎击冲过来的敌人——后发制人。这是居合斩最擅长应对的情况——
(这样就——结束了!)
伴随着呼吸拔出刀。
刀从刀鞘里滑出,随着腰的扭转爆发性地加速——
剑,气,体高度一致。让人甚至感到目眩的白刃一闪——
爱莎最巅峰的一击,甚至能切开真空的一击朝莉艾尔袭去——
莉艾尔被一刀两断——
锵!
——并没有。
传回爱莎手上的并不是切开肉的感触,而是沉重的金属打击感。
「——咦!?」
至今为止都赤手空拳的莉艾尔手中出现了大剑……它将爱莎的最强一击挡下了。
(糟糕!她的炼金术——就算不咏唱也能超高速炼成!明明我之前看到过一回的——!)
爱莎咬牙切齿,总算是发现了。
刚才的那一手,并不是爱莎迎击了打算鱼死网破冲过来的莉艾尔。
而是莉艾尔让爱莎被迫迎击了。
就连这最强的一击,只要被看破,那就和儿戏没什么差别。
刚才那一手,不应该迎击,而是应该退一步保持距离——
(咕……都到这一步了,还犯这种低级错误……!)
在零距离接触,在刀刃与剑刃互相咬合的局面下,爱莎思考着。
向自己无可替代的刀注入灵魂的东方剑士是不可能想到要把武器扔出去的。也就是说,爱莎下意识地认为莉艾尔把武器扔出去以后——就是赤手空拳。
因此,她才反射性地对看似赤手空拳,已经露出很大空档的莉艾尔反击。
……当然,还有不能理解的地方。
「为什么……为什么你能明白……!为什么你觉得我会迎击……!」
爱莎越过交叉的刀剑不甘心地瞪着睡眼惺忪的莉艾尔。
「刚才那一下……如果我没有迎击,而是退后一步的话,你早就死了……!」
不论莉艾尔的高速炼成有多快,只要完全进入爱莎攻击范围的话,爱莎就能拔刀一闪——一切就结束了。
「你应该不至于不明白这个道理……!」
没错,刚才艾莎失误了……但这同时也是莉艾尔的疏忽。
如果爱莎没有失误,那么被逼上绝路的就是莉艾尔了。
「但是,你为什么……!?」
面对爱莎的问题。
「……嗯,直觉」
莉艾尔低声说。
「我只是觉得……应该会成」
她睡眼惺忪地这么说了。
「…………!?」
爱莎愕然了。
直觉,只是单纯的直觉,只凭这样虚无缥缈的东西就毫不犹豫地把命都搭上。
啊啊,这也难怪。莉艾尔军属时代的记录中也有过好几次『异常』的记录,这些记录中的她打败了从能力数据上来讲绝对打不赢的对手。
和莉艾尔一起生活就能看透?夜郎自大。
确实莉艾尔的剑技是看得到底的。
但她的强大,她强大根源在更深不见底的地方——
「咕……」
现在可不是失落的时候。必须要重振旗鼓。
双方距离很近,而且爱莎还拔刀了。
理所当然的……如果刀没有收在刀鞘里,拔刀术就没办法用。
爱莎为了拉开距离,在各种假动作的牵制下不停地,拼命往后退——
「咿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但莉艾尔毫不犹豫地上前狠追猛打。
让爱莎把刀收回刀鞘就糟糕了。所以只要让她不得不用刀就行。
本能地察觉到这一点的莉艾尔遵循着本能,对不断后退的爱莎一路追击。沉重而凶狠的斩击接二连三地落在爱莎的刀上。
其刚剑的威力与速度仿佛落雷。
「咕——!」
爱莎只能用刀身接住并化解,完全没有把刀收回刀鞘的功夫。
如狂风般席卷而来的莉艾尔的连击把爱莎打得像风中凌乱的树叶。
咚,铿铿铿铿铿!相互冲突的大剑与刀刃发出沉重的金属声。
就算后退,就算撇开身子,就算加入假动作,也没办法甩开莉艾尔。
莉艾尔紧追着使出一下两下三下四下五下斩击——用超乎人类范畴的逆斩和回旋力强行压制。
如果说爱莎的逆向斩是洗练的技巧,那么莉艾尔的逆向斩就是完全依靠强大臂力的蛮力征服。
虽然爱莎完美地化解了攻势——但也不能将其冲击也化解。
每挡下一剑,爱莎就觉得手麻,身体站不稳,骨头发出咯吱咯吱的悲鸣——
根本撑不下去。
(居,居然还有……这种事……)
自以为是完全看透了。照着自己原本的剑术风格来战斗……单纯评技巧的话,自己已经凌驾于莉艾尔之上。应该能毫无悬念地赢下来。
将灵魂完全沉浸到杀伐之中的莉艾尔的面具,仿佛厉鬼一样让人胆寒。
(——要死了,要被杀掉——)
爱莎勉强避开更加毫不留情的莉艾尔的重剑,内心恐慌起来。
光防守就已经拼尽全力。手上的感觉渐渐消失,呼吸也越来越急促了。
这样下去爱莎迟早会被压垮——
(不要……我还不想死……!这样的话,我到底是为了什么……!)
——爱莎……为了守护而挥剑,为了救人而挥剑——
不知是不是临死之前的走马灯。爱莎脑内回荡着父亲某天说过的话。
为什么至今为止都没想起这句话呢。为什么自己会被那个女人的甜言蜜语哄骗,为了私怨与复仇而挥舞父亲高贵的剑。
(这就是……惩罚吗……!?父亲……!?)
「咿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轰!
就在她那么想着的瞬间,强烈的冲击将她打飞了。
下一个瞬间,一屁股摔在地上的爱莎一抬头,望到的是——
「——啊」
「爱莎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莉艾尔朝爱莎高高举起了大剑。——
『火焰的记忆』在爱莎脑中复苏,世界被染成一片鲜红。
眼前举起大剑的伊露希亚,和曾经那一幕重合——
(……对不起……父亲……母亲……!)
轰!大剑挥下。
切裂空气的声音震撼了全场……
…………
……但是。
将爱莎引向死亡的冲击……不管过了多久,都不来。
(……?)
爱莎战战兢兢地睁开自己不由得紧紧闭起的眼睛。
莉艾尔将那正要把她一刀两断的大剑停在了爱莎的额头上……
「……爱莎,停手吧……」
莉艾尔平静地俯视着爱莎……
「求你了……听我说……我不想伤害爱莎……」
她眼角浮出了泪水。
「——!?」
莉艾尔的这个姿态唤醒了爱莎的『火焰的记忆』。
没错。在曾经那个一切都变得赤红的世界——
在对我挥下大剑的最后一瞬间,伊露希亚——
(杀了父亲,杀了母亲,将一切从我身边夺走的那个伊露希亚——)
和现在的莉艾尔一样,用同样的姿势停下了剑——
无言地——和现在的莉艾尔一样——
——哭了。
「……啊」
爱莎的愤怒,那一天的屈辱——像是被泼了一瓢油的火一样猛烈燃烧起来。
别开玩笑了。杀人魔。怪物。绝不原谅你。
你这怪物,别像人一样流泪。
要流泪的——想要流泪的——是我——!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爱莎握着刀的手下意识地往上抽。
「——!?」
这次轮到莉艾尔害怕爱莎决死的咆哮了。
莉艾尔往后跳,打算避开爱莎的刀。
刀在头顶上回转一圈,又如流水般回到刀鞘里。
收刀。然后爱莎绞尽最后的力气和灵魂——突进。
「伊露希亚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爱莎爆发出来的强烈憎恨与愤怒让莉艾尔的反应迟了一瞬间。
「爱,爱莎……」
莉艾尔无力地举起大剑——
但是爱莎已经来到与莉艾尔只有一步,一刀的距离。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伴随着迅速移动的右手,爱莎神速的前滑步划开了地面。
一阵风吹过——莉艾尔的辫子也被吹拂向后方。
……回过神来。
爱莎已经保持着拔剑的动作,与莉艾尔背靠背站着了。
沉默数秒——
「——赢了」
爱莎回转刀身,将它慢慢地收回刀鞘里。
咔嚓。伴随着刀锷发出的声音——
啪!莉艾尔背后展开了鲜艳的血花。
「啊……」
她发出呆呆地声音,一边流血……一边双膝跪地。
……最后像断了线的人偶一样趴倒在地上。
「啊……啊……成,成功了……」
爱莎满足地呻吟。用收进鞘里的刀当拐杖,撑起自己已经颤抖无比的双腿。
「……赢了……这下就结束了……这样我就……我的人生就……开始了……」
没错。这下结束了。总算是和过去做了个了断。
将伊露希亚这个不可饶恕的罪犯降服,以此为条件,重新开始去实现成为父亲那样伟大的军人的梦想……原本就是这么约定的。
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并且,开始了。
「……伊露希亚……放心吧……我没杀你……」
因为刚才太过激动,所以用了很可能会把人杀掉的力气拔刀——但不知为何,在砍下去的那一瞬间爱莎的手没握紧。
所以太浅了。爱莎的刀切裂了莉艾尔的右侧腹到左肩的位置……并不是能瞬间置人于死地的外伤。
「没错……你要,接受法律的制裁,赎罪……」
爱莎回头看去。
像是要诀别一样盯着扑倒在血泊之中的莉艾尔——但是。
咚。
看到满身是血的莉艾尔——爱莎的心脏狂跳了一下。
「咦……?」
顿时感觉视野在扭曲,摇晃。心跳越来越快,呼吸越来越急促。
全身渐渐脱力……一种强烈的呕吐感涌上来……
「——呕,呕呕……咳!咳!啊咕——」
爱莎双手撑地,将胃里面的东西全都吐了出来。
「……为什……么……?怎……么会……?」
爱莎用难以置信的神情看着自己颤抖的双手。
眼角变得很热,悔恨的泪水不断往下流。
「我,我……赢了伊露希亚……克服了过去……克服了『火焰的记忆』……应该是这样才对啊……!不然我……是为了什么……!?」
不行,恶心,头痛。寒气与吐意侵蚀着自己。
她像是抽风一样全身颤抖着,牙齿咯吱咯吱地打抖。
「……对,对了……眼镜……眼镜在哪里……?」
爱莎像胆怯的小孩子一样,环视周围。
在较远的地方发现了自己刚刚扔掉的眼镜。
她驱使着颤抖的膝盖,把刀当作拐杖勉强站起来……然后迫切地,步履蹒跚地走向眼镜。
「……眼,眼镜……快点……把眼镜……!」
终于,差不多能捡起眼镜……的时候。
咔嚓。爱莎的眼镜被残忍的踩碎了。
「什……」
「你辛苦了,爱莎」
不知不觉中有个人站在那儿。
用厌烦的表情俯视着爱莎的那个女人——是玛丽安奴。
她周围还有无数魔法学院的女生。
玛丽安奴周围的少女们有一年级的,也有三年级的,所属班级和年级非常分散,根本没有什么共同点可寻。
「……真不好意思啊?天色已经这么暗了,我没看清脚底下,所以不小心踩了你的眼镜……你还好么?」
「咕……」
爱莎愤恨地将视线从眼镜的残骸上移到玛丽安奴身上。
然后,竭力,装出平静的态度说。
「没什么……再买就是了。比起这个……」
「嗯,我知道的」
玛丽安奴举起手,周围的女生们都无言地动了起来。
将倒下的莉艾尔用【封魔(Spell•Seal)】封印,再用结实的绳子将莉艾尔捆起来。
「嘿嘿嘿……总算是把她抓住了……多亏了你哦,爱莎」
「哼……我又不是为了你才干的……重要的是,你能遵守与我的约定吗?」
「……让你重返军校的约定?」
「是。我把重罪犯伊露希亚打倒并抓住的话……你就让我回到军校去……我们这么约好了的」
正因为玛丽安奴这么说了,爱莎才会同意来帮忙。
帮助这个她本来再也不想见到的女人——
「嗯,当然啊,爱莎……我马上就让你回到军校去……」
玛丽安奴阴笑着对爱莎这么说——
「……才怪呢。你怎么这么傻啊」
……仿佛是在嘲弄她。
「什……!?这是什么意思……?」
这一刻。
爱莎再度架起自己当作拐杖的刀,警戒周围的情况。
周围的女生们都对爱莎举起了细剑和魔术。
「……你,到底是什么意思?玛丽安奴」
「爱莎……你一直主张以帝国法制裁这个名为莉艾尔的少女……但这种事,怎么可能发生呢?」
玛丽安奴没有回答爱莎的问题,而是用嘲讽的态度这么说了。
「你,你到底在说什么……?你不是反国军省的人吗?阿尔扎诺帝国魔术学院里的利益被这个叫作莉艾尔的少女妨碍……所以才想排除掉……正因为我们利害一致,我才决定帮你的……为了将隐藏了过去和名字并加入帝国军的她绳之以法!」
「哎哟,是这样吗?」
「你别装傻了!你是为了这个才把伊露希亚的情报告诉我的!用短期留学的形式把伊露希亚引诱到这个与外界隔绝的学校,让我把她抓住!这也是为了证明她的罪过!难道不是吗!」
「啊哈哈,你真是傻啊爱莎。莉艾尔•雷福德……没人有资格在法庭上告发她哦。这事从一开始就不可能啊」
「……啊?」
「她并没有犯罪啊。原•天之智慧研究会的暗杀者……军方是在认可了这一点的基础上养着她的。想尽可能地扩充战力的帝国军怎么会舍得抛弃已经被驯服的她呢?告她也是没用的。申诉本身都会作废」
「……!?」
玛丽安奴的话让爱莎的怒火从双眼冒出。
「这和说好的不一样……!那你到底想干什么!?跟我做这种奇怪的交易,让我和伊露希亚战斗,把伊露希亚抓住——到底是想干什么!?」
「因为有人想要她……作为实验样品」
「……实验样品?」
「其名为帝国政府魔导省的机密魔术研究机构……苍天十字团」
苍天十字团。玛丽安奴说出的这个字眼让爱莎不禁笑了出来。
「苍天十字团……?哈,哈哈……你在开玩笑吧?」
这是曾经帝国流行的都市传说之一。
「魔导省的秘密机构……甚至瞒着女王陛下持续研究着【Project: Revive Life】,【Project: Frame of Megiddo】等禁咒法的帝国魔术界最暗部……你真觉得这种机构是存在的吗?」
「……如果真的存在呢?」
玛丽安奴露出冰冷的微笑。
「现在,帝国政府被分为以国军省和强硬派议员领头的『武断派』和以魔导省和稳健派议员为首的『文治派』。但毕竟隔壁雷扎里亚王国那个狂信者的国度一直盯着我国,所以走上富国强兵之路的帝国将更多的预算拨给国军省,『武断派』。他们的话语权也越来越大……而且国军省还有聚集了国内最强魔导士的帝国宫廷魔导士团……魔术支撑着帝国的发展,所以本应管理魔术事项的魔导省并不乐意这种局面的发生……」
「…………」
「那要怎么办?如果开发出了连国军省那帮人都想要得不得了的魔导技术呢?特别是,让死者复活这样的……哪怕不是真正的复活……一直苦恼于战斗力消耗的国军省……也就是帝国军会怎么想?就算那是绝对不能见光的禁术……只要有,就必须向魔导省低头对吧?这样双方的立场马上就反转了……」
「难道说……是【Project: Revive Life】……!?」
「答对了。这是女王陛下亲自下令冻结的计划,但其实还在秘密地……嘿嘿,当然这种事经常有,并不奇怪啦」
「你骗人!根本不可能有这种事!苍天十字团不过是个都市传说……!」
「都说了有……因为我原本就是苍天十字团的研究员」
「什……!?」
她无言以对。
「以前捅了个篓子被赶出来了……现在被发配来这种无聊的大小姐学校当校长……不过,这次就是我重回苍天十字团的机会……」
玛丽安奴嘲笑着吓得目瞪口呆的爱莎。
「没错。就是让你将你称作伊露希亚的莉艾尔•雷福德抓住。上头说了……只要这任务能完成,我就能回到苍天十字团」
「还,还有这么荒唐的事!?」
爱莎激动地挥开手否认道。
「为什么抓住伊露希亚你就能回到组织!?就算这一切都是事实,为什么打算重启【Project: Revive Life】的苍天十字团会想要伊露希亚——!?」
说到这一步,爱莎突然发现了……
——不,不是……我不是……不,但是伊露希亚确实也是我……
——爱莎,你听我说。我……头脑不好……所以我没有自信能说明清楚……但我想对你说关于伊露希亚她的事……
之前,爱莎断言莉艾尔是伊露希亚的时候。
莉艾尔也没有完全否认这一点……但她的口气,总像是在说别人……
就像除了自己以外,还有个名为『伊露希亚』的少女一样。
「……骗人……难道说……是这样么……莉艾尔……你,你是……」
爱莎对自己想到的事情感到震惊。难以置信……但是苍天十字团想要莉艾尔的原因,除此之外想不出别的了。
「总算是发现了呢,爱莎……没错,就是这样」
玛丽安奴露出恶魔般的笑容。
「莉艾尔•雷福德。她就是天之智慧研究会完成的【Project: Revive Life】,以伊露希亚为模板制造的魔造人类。这对想要实现【Project: Revive Life】的苍天十字团来说,是求之不得的研究样品啊……」
那么,自己干的事……不是正义。甚至算不上复仇或是消灭敌人。
只是对直到最后都不想伤害自己的少女的,最卑劣的暴行。
「这,这种事……不可能……!再说,莉艾尔是【Project: Revive Life】的完成品这种事,你们又是从哪知道的……!?」
「天知道?我听说苍天十字团和天之智慧研究会以前似乎是合作关系,应该就是因为这个吧?总之,情报的出处根本无所谓。对我来说,只要抓住莉艾尔就能回到苍天十字团……仅此而已」
「你这……畜生……!」
「当然——还要请你也一起去哦,爱莎」
玛丽安奴盯着爱莎,其目光像盯上猎物的蛇。
「什……!?」
「这不是当然的吗?你已经知道秘密了……反正,我一开始就想把你一起带去,所以才在这里跟你透露了这么多……毕竟你的战斗技术也有可能推进【Project: Revive Life】的研究呢」
「……我,我的剑术!?为,为什么?!」
「这不是明摆着的吗。【Project: Revive Life】本身就是让死者从某种意义上复活,以此来复活原本不可替代的战斗力啊。能够多大程度上再现其生前的战斗技术……这就是关键哦?那么,把你当作【Project: Revive Life】的再生容器不就很好吗,爱莎。毕竟你也和莉艾尔一样,是年纪轻轻就达到巅峰的天才剑士啊!」
「你,你真是……」
从父亲那里继承来的剑术,自己拼命练就的剑术。
居然要被这个女人——用来做这么卑劣的事么。
「……不可原谅……为了这种事利用我……愚弄我!你们一直都是这样!把一切从我手中夺走!家庭,财产,荣耀,就连我的剑术——我怎么可能容许!叔母——!」
「啊哈!我才不需要你原谅我!你就乖乖就范吧!」
玛丽安奴抬抬下巴。
女学生们都无言地缩小了对爱莎的包围圈。
「你,你们没听到刚才的话吗……!?为什么要受这个女人的摆布!?」
「哎哟,她们可是自愿帮助我的哦?」
玛丽安奴嘲笑着慌张的爱莎。
「如果愿意帮我的话,我就让她们也加入苍天十字团——大家一听到这个,就马上同意帮我了」
「什……!?骗,骗人吧……?」
爱莎怀疑地环顾周围……大家的眼神都很认真。
「对这个气氛感到窒息的,并不只有你们班。来这个学校上学的学生们都被将来已经定好的未来,闭锁的空间……逼得走投无路了。想要自由,想要变成和别人不同的什么人……大家都有着这种愿望」
「看你都干了些什么……」
爱莎并不是不理解她们这种心情。
圣莉莉女子魔术学院是大小姐学校。是贵族和富商等上流阶层的大小姐们为了在嫁人之前接受相应的教育而被迫入学的学校。这和为了开拓自己的未来而入学的阿尔扎诺帝国学院的学生从根本上就不同。
毕业后的未来没有自由。要么继承家业,要么被当作政治婚姻的道具……所有人都或多或少地对这种可以预见的命运怀着一种走投无路感。
玛丽安奴的诱惑,对这些绝望的学生们来说是多么甜美。
能成为传说中的政府秘密机关的一员——能成为与他人不同的特别的人——这对无力改变现状,没有勇气改变现状,打算在放弃的泥沼中溺死的人来说——就像是蜘蛛丝……是希望。
但是——
「你纠集一些门外汉就想抓我……?」
爱莎摆出居合斩的架势。令人感到窒息的剑气和威圧感镇住了全场。
在这样的压迫感驱使下,女学生们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
一般来说,想要打倒能够和莉艾尔匹敌的爱莎,就算是拿出十几个或是上百个大小姐都不可能——
「当然可以啊……如果对手是你的话」
玛丽安奴左手反手稍稍拔出腰间的古剑。
啪!忽然,爱莎周围突然燃起几个小小的火团。
「啊……」
火势并不是很强。也没有直接烧到爱莎的皮肤。这些火焰只是包围着爱莎燃烧而已。
仅此而已——
「啊……啊,啊……」
爱莎脸色惨白,身体像是抽风了一样颤抖着——
刀落到地面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双手抱头蹲下来,发出了尖锐的惨叫。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真是遗憾啊,爱莎!没错,你很强,在场没有能赢你的人!但是,你还有个致命的弱点!」
「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不要,不要,救命,救命——!」
「没错!你有致命的心理创伤!你对火焰,红色,血——所有能让你联想起『炎之记忆』的东西没有任何耐性!一看到这些就会像个疯子一样混乱,根本派不上用场!」
「啊啊啊啊啊——!不要,好热,好热……血……红……!」
「如果是戴着眼镜看这些,你只会僵住动不了……只要不直视这些日常生活也没问题……毕竟这就是眼镜的功能嘛!但是摘下眼镜变成武人的你光是看到红色或是火焰就会陷入恐慌!」
玛丽安奴再将剑拔出一点,火焰的势头更猛了。
「你远离别人的原因也是这个!大家都会介意你,不使用炎热系魔术,让你远离红色的东西……你觉得很内疚,又不能向任何人倾诉!真是傻得不傻了啊啊啊啊——!」
「不要!不要啊啊啊啊啊啊……!住手啊啊啊啊啊啊啊——!」
「真是杰作!不是想要成为父亲那样伟大的军人吗!?这样怎么行,看不了火焰和血的人偏偏还想当军人!?真是搞笑!啊哈哈哈哈哈——!你就适合做魔术实验的小白鼠!」
陷入恐惧状态的爱莎抵抗不了,被女学生们轻松镇压,捆了起来……
「救命……救命……火……红……好热……好热啊……呜咕!」
「真吵,你到底要叫唤到什么时候!?」
玛丽安奴毫不留情地朝着被绑住手脚以后还不停颤抖哭泣的爱莎的肚子踢了一脚,让她闭嘴。
「接下来怎么办呢?玛丽安奴校长……」
一个女生这么问道。
「等列车按照原定计划开来后,就照着之前说的做好发车准备。准备就绪了就带着这两人出发去帝都」
玛丽安奴也做出了指示。
「……话说回来……你们真的下定决心了吗?这样就不能回头了哦?」
玛丽安奴对那些女生们投出试探性的问题……
「没事,不管了!我早就做好觉悟了」
「一切都那么烦人,学院,家,接下来的人生……!」
「我们又不是用来传承家族血脉的道具!我们想要成为特别的人!」
「是么……这个回答我很满意」
女生们你一言我一语的回答让玛丽安奴满足地点点头。
「那么就开始行动。大家赶快做好出发的准备。今晚会很忙……」
「「「「是!」」」」
女生们很有气势地回应了玛丽安奴的命令。
——基尼屏住呼吸,在面向站前广场的道路角落里。
(哎哟喂……事情变得严重了……)
——窥视着玛丽安奴她们的举动。
(宴会都迎来了高潮,莉艾尔同学和爱莎同学却还不回来。大家分头在学院里找了……没想到,会看到这种事啊……)
基尼流着冷汗看着玛丽安奴她们走进车站。
从唇语来看,玛丽安奴她们是要将莉艾尔她们塞进火车里,然后出发去帝都。
确实,有一辆蒸汽机车在黑暗之中缓缓地驶来车站。明明这种时刻是不会有车的。之所以没有声音,是因为周围一代都布下了遮挡声音的魔术吧。
(【Project: Revive Life】,苍天十字团……这些东西是真是假都不知道……但总而言之这已经不是我自己能处理得了的事了……再说对方人多势众……)
玛丽安奴笼络的学生大概有四十多人。基尼对此下了冷静的判断。
(必须要回去向伦老师报告……)
基尼转身,正打算离去——的时候。
「哼……这里还有个偷听的小人呢……?」
背后突然传来的搭话声让基尼吓了一跳。
用细剑等武器武装自己的女学生们从角落,从小路里冒出来。
照这状况,不用想都知道是玛丽安奴的爪牙。
一共有十二个人。基尼已经被完全包围了。
(……真是不成熟。因为事出突然太过震惊,竟没发现敌人的靠近……真是不配当忍者啊)
在圣莉莉女子魔术学院里的佼佼者也混在其中……传说能与弗兰西奴和科雷特匹敌的学生也随处可见……
如果一对一的话,恐怕不会那么轻易输掉……但对方人太多了。
「……你们就这么讨厌这个学校?讨厌走别人铺好的路?」
「当然讨厌啊?这不是明摆着的吗?」
基尼态度轻蔑的提问引来女学生们的反驳。
「哼……没有改变现状的能力,也不去努力,就连改变的勇气都没有,妄想能力倒是超一流的啊?……啥?政府秘密机关的成员?笑掉大牙。这是小孩子的妄想吗?你们别中二了好不好,蠢死了」
「随你怎么说吧,基尼。你的主人不也一个样吗」
一时间不知该怎么回答。但现在不是你问我答的时候。
必须赶快把这个状况告诉伦老师。
……基尼后退一步……打算寻求出路……
「嗯?你想逃吗?基尼」
敏感地察觉到这一点的女学生们纷纷挑衅。
「你一直不都这样说么?什么一族的荣耀,什么宁可玉碎」
「你的觉悟就这点程度吗?哼……东方的忍者来着?我是不知道具体是啥啦……但感觉你们一族也没什么了不起的嘛……」
「咕……你们……!」
这样的侮辱让基尼的思考沸腾,她正打算不管不顾地冲上去时——
——赢不了就赶快逃。
——什么尊严都给我丢到垃圾堆里去,想活命的办法。你的目的是什么?
忽然,脑中回荡着的格伦的话,让基尼在紧要关头保住了冷静。
「……恕我直言」
基尼咬紧牙关吞下侮辱的苦水。为自己的幼稚感到羞耻。
「现在的我是有尊严的忍者……但同时也算是个魔术师。不好意思我要逃了。我不会让你们得逞的」
「啊哈哈!真是意外呢!那你就来试试看啊……看你能挣扎到什么时候!」
就这样,在不为人知的小路里。
「开路——!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呀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就和你玩玩!」
基尼和包围着她的女生们展开了剑击与魔术的对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