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Only Sense Online绝对神境
  4. 第七卷
  5. 第二章 沙地蜂与山岳采掘
  6. 繁体版

第二章 沙地蜂与山岳采掘
2017-06-22 20:26:25

		

从伊万那接受【登山】sense指导后数日,我与塔库每天用著傍晚前的些许时间,来到悬崖前练习,随著每天的练习能攀爬的高度也日与渐增。
最后,不用休息便能一个人爬完高达二十公尺高的悬崖,能登顶回到地面,也算是能完美攻略了吧。
在【登山】sense顺利升到7级时,我发现了一个问题。
「嗯…在那座悬崖上没办法用这根冰搞啊。」
我拿出铁制坚固的冰搞在眼前端详著。这根冰搞是在使用ex技能【采掘】时,挖掘宝石的重要物品。
但是,铁制的冰搞如果不同时用双手拿著便无法稳固重心,所以在没有稳定踏点的悬崖与岩壁上无法尽情使用,也就无法从遍布悬崖的采集点上入手矿石。
「只好找根能单手使用的冰搞了。」
我原本想到作为矿山之城的第三城镇采买小型冰搞的,但是在意外的地方发现能购买到。
「嗯?你要买小型的冰搞?如果是要用于农业翻土的话有的喔。」
我从第一城镇南部买卖农地的NPC。农夫手里顺利买到了冰搞。
一开始在第三城镇向NPC询问著要跟谁买小型冰搞才好时,得到了的NPC.农夫有在贩售的讯息,我利用传送门迅速返回购入了冰搞。
「连同备用的也算在内,请给我三把。」
「来,小心有点重。」
我从贩售土地,农具,介绍雇用NPC的NPC.农夫手中,接过一把5000G的小型冰搞,收进了到道具栏,向北门出发。
「为了买冰搞花了点时间。塔库应该先到了吧。」
我事先向塔库传达我会晚点到的讯息,而他也回覆我他先出发了。为了早点会合,我小心避开出现于第一城镇北部区域的尸花与疯狂种子,直直往悬崖前进。
然后,在那边等著我的是-
「塔库和伊万大叔,你们在干嘛?」
两人全副武装地依靠著一根救生索,垂钓在大树的粗壮树枝上。
全身放松成大字型的两人,维持著平衡撑起了上半身,又全身放松瘫软下来。
塔库似乎还没习惯撑起上半身的这个动作,左右旋转著,尝试著停下转动,再度撑起上半身。而伊万,很习惯地撑起上半身,从腰际的腰带中取出伸缩铁杖,伸长到一半的长度,开始甩了起来。
「喔,小姑娘,你来啦。」
「来了是来了…这是在干嘛。」
是什么的训练?我这么问著,得到了这是为了登山所做的空想训练的答案。
「优,这个很难但很有趣喔。」
「不用了,这有点太羞耻了。」
由伊万开发的最适当提升登山sense等级法与训练法,有著毫无疑问的好效果,但是真是不想要人看到被绳子吊著的样子
就这样我看著对著腹肌施力撑起上半身,又放松全身力气呈现反向虾型的姿势,又有意图的上下摆著头维持著平衡的两人。但是这种呜恶一声双眼翻白的玩笑可以不要在开了吗,让人很害怕啊。
「小姑娘是很容易害羞的类型呢。没办法了。我等等要和少年一起攀登做轻微的战斗训练,所以小姑娘自己一个人练习吧。」
「那们我们交换吧,等等见,我和伊万大叔先走了。」
说完,他们两手解开绳子降了下来。
伊万把绳子的打结方法也作为训练的一环交给了我,生存技能理应提升了几等。
我目送塔库和伊万走后,在两人看不到的地方开始进行平衡训练。
「……如果能在两人回来之前达成训练的话,就不会被看到了吧。」
虽然很让人羞耻,但是有必要习惯把身体托付给救生索。我在心中说服自己这是为了提升等级后,穿上了登生辅助装备,慢慢地调整著绳子与绳结,把身体吊起。
在双脚完全离开地面后,放开双手维持著平衡。对著身体的肌肉施力,身体开始颤抖著,最后终于能够支撑上半身维持5分钟左右。
「总算是,办到了!哇!」
在松懈下来的瞬间,支撑身体的力量转变为动力,使眼前的景色上下翻转。身体开始无法控制的翻转,我只好全身放松等待著翻转停止。
「呜呜呜,转得好令人不舒服。原来全身放松仰躺著是为了回覆平稳啊。」
我晃起愣著的脑袋,动著下巴把头往下引,自然地对著腹肌施力把身体仰起。
以腰部的机具为基点作为支撑,过一阵子又放松下来,看著天空。
「哇,天空好蓝啊。」
破碎点缀著的云朵与蓝天,视野的末端耸立著悬崖,在那之上一群群飞天蛇与蜜蜂在上面盘旋。
如此这般,我沉浸在放松时看著蓝天的乐趣里。
「寻找OSO的绝美风景也是很有趣的喔,寻找只许属于自己的景点。」
「没错。要不要去没人去过的地域探索看看呢?」
「既然我们都组队了,顺便去打个头目吧?」
才不要,这种讨阀之后的治愈我才不喜欢。我如此回应。真是可惜啊对方如此回应,此时我才意识到声音是从我头前方传来的。
奇怪?我在跟谁对话?我把头转向声音的方向,伊万盘著双手笑盈盈地站在那。
「喂,你什么时候站在那的!」
「你也太晚才注意到了吧,起分钟前就在了,还看著你一个人在那边发呆的样子。」
哇,被人看到我偷懒全身放松的样子了。
得说点什么来辩解,我慌慌张张地动著手,也因如此身体的中心被大大打断,开始旋转起来。
「呀,哇哇!停下来呀!」
「哎呀,你在干嘛啊,优。」
「小姑娘,平衡训练是要靠保持身体一定的姿势来维持的,看来你的平常心还不太够呢。」
伊万把头转向慌慌张张的我,冷静地给予评价,但我没时间理会他。
停~下~来,我的头被塔库双手给按住停了下来,看来得对上下颠倒的塔库感谢一番了,为什么是头?
「要我帮你吗?」
「不用了,我自己能下来。可以把手放开了,还有不要那么用力。」
塔库把双手从我头上离开,我确认并保持著静止的姿势,缓缓地把上半身探起,抓住绳子,松开绳结,平安著地。
双脚著地所带来的安心感,让我呼地喘了口气。
「小姑娘还有得练习呢。」
「那你们那边又如何了。」
被人看到这害臊的样子让人很害羞,我问著看似平安无事的两人。
「在上面把飞天蛇给打倒了,伊万也真是厉害!不用道具就能攀登悬崖!」
「有绳子在反而会碍事,而且手里有救生绳在武器也用不顺手,所以采用空手与打击武器来应对,这样发生事故的机率比较低。」
「好像也是」
对于不太习惯游戏内操作的伊万大叔来说,比起挥剑用赤手空拳让对方吃个臂锁或是抡著棍棒转来转去,还比较有视觉冲击。而且若无其事地把怪物连骨头一起打断。
「但是,实际爬过后也才理解到,如果没有稳定的立足点,攻击也使不出威力,真的很难呢。」
「我也办不到。我的武器是双手操纵的弓,如果真要战斗只能用代替短剑的庖丁来应对。」
虽然有可能在把重量施加在绳子上时进行瞄准,但我目前还无法控制好射击后的后座力。
「塔库,保护好我喔。」
「优,你这是想不劳而获吧?」
「是各司其职才对喔。我是用药水的回覆使兼矿石采掘要员,所以护卫拜托你了。」
「哇哈哈哈,少年,既然小姑娘都这样拜托你了,给我好好保护好他喔!」
伊万用著粗大的手掌拍拍塔库的背,塔库对著冲击所造成疼痛抗议著。我虽然对伊万的话中的若有所指有些在意,不过看到两人的样子,我嘻嘻笑了起来。
「小姑娘也爬到低处去采掘矿石吧。我也会在我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帮你检的。」
「那么悬崖就交给优,我去森林那边狩猎MOB顺便捡些道具回来。」
说完两人便离开开始行动起来。还真是自来自去,我露著苦笑目送他们之后,我晚些开始准备攀爬岩壁。
遵循伊万所教的,身体戴上固定用具,仔细地确保著绳子与桩子的安全,开始攀爬。
爬了一会儿,来到悬崖中间的采集点,我拿出小型冰搞,打入采集点内。
平常那样用尽全身力气挥下去的采集法在这里不管用,我稍微一点一点地慎重往内挖掘著,接下一颗颗脱落的矿石,又继续采掘。
悬崖边采掘点的采掘数比起平常的矿山还要少,但是采掘点相较之下比较多。
我在不会受到天空中的MOB袭击的极限来回往返,收集到不少的矿石。
「呼,采了不少了。但是不小心弄掉的话会害到下面的人。」
我叮咛著自己采掘时不要弄掉矿石,此时伊万回来了。
「小姑娘,成长许多了呢,这样一来可以和少年到上面的洞窟去了呢。」
「我说不要再叫我小姑娘了,还有大叔把捡来的矿石给我来看看吧。」
有著能制作饰品与小道具【细工】sense的我,依靠著sense的效果可以鉴定出矿石。
从伊万手中接下矿石做起分类,有一些掉到地上去了,所以质与量都没有想像中的好。
「上等铁矿石5个,普通铁矿石20个,银矿石10个,剩下的都只是普通的石头,该怎么办。」
「可以用来投掷所以留著吧。」
「好的。」
鉴定完后,我开始鉴定起我挖掘出的矿石。
看来北部区域不会产出宝石系的道具,这样一来没办法确保魔法宝石的存量啊,我这么想著继续做著鉴定
「铁与银在制作箭矢时是必要的,所以帮了大忙,而且可以用于制作饰品。」
「喔,小姑娘有卖些什么样的饰品啊?」
「我不卖的,完全做兴趣的。」
【细工】大部分都用在制作魔法宝石与附魔石时的研磨上,偶尔也会做做饰品,我这么回答著,继续鉴定著数量有些多的矿石。
挖掘出来的有,上等铁矿石12个,普通34个,银矿时21个,比起伊万,矿石比率高了一些。
总计收获铁矿石120个,银矿石97个,青蓝矿石55个,黑铁35个。喔,又有一个,这样总计36个。
然后还发现了采集才能入手的矿石。
「-黑铁矿石因为坚固所以有听过,但是青蓝矿石这种东西完全没听过啊。」
我的炉子,现在只能加工铁矿,所以这些都是些我无法加工的矿石。
我烦恼著该如何处理这些,我最后得到了下次和马基姊商量的结论,把矿石都收进了道具栏。
「优,我回来了,你那边收获怎么样?」
「塔库,欢迎回来。我这边采到了不少矿石。」
塔库狩猎完森林中的MOB后回来了。看他把收进剑鞘的长剑扛在肩膀上的身姿,就知道他狩猎了不少MOB。
「那要不要把你采到的矿石和我采的药草做交换?」
「好啊,让我看看你的药草。」
塔库把采到的药草清单成列在我的面前,我也把采到的矿石拉近交易画面中,彼此交换想要的素材。
矿石的价值比药草类的素材还要昂贵,然而由于我找到了想要的素材,所以多放了点东西进去。
「优,这样好吗?用你的青蓝矿石和黑铁矿石和我的这个做交换。」
「没关系啦,而且,我就是想要你那个。」
说完,完成了交易,我取出塔库所找到的道具。
几颗果实结成一串的食材类水果道具,名字叫寒山葡萄,外表就如同他的名字。
与市面上贩售的葡萄相比,果实少了些,但是每颗都很大很圆。
从上面摘下一颗,放进嘴里,是一种可以连皮一起吃的水果。
「嗯!好吃!」
「你开心我这趟也有价值了。」
「这是一种可以一时获得混乱,愤怒耐性的食材喔。但是如果直接吃效果比较薄弱就是。」
很可惜的是寒山葡萄是种没有种子的水果,没办法用Atelier的农田来进行栽培。
塔库也摘下一粒放进嘴里,品尝著浓厚的葡萄甜味,品尝时嘴里说著太甜了,脸也皱在一起。塔库好像不太喜欢的样子。
「伊万大叔。我们已经有能攀登到上面洞窟的实力了喔。」
伊万给予塔库的问题肯定。
「那们我和优想要去悬崖中间的洞窟去看看,可以组队带我们去吗?」
「嗯,那们选在晚上出发吧。」
「晚上?有什么原因吗?」
在我的认知里,晚上的视线不佳,不适合活动,所以有著光源的地下城很容易聚集人潮-
「在这悬崖附近出现的怪物,晚上会改变分布。早上沙地蜂比较多,晚上则是飞天蛇,而且晚上它们的数量也比较少。」
「也就是说,如果只为攀登的话,晚上来比较好的意思。」
伊万肯定了我这番言论。
「还有,小姑娘是要攀登边收集矿石的吧,挑个敌人比较少的时间不是比较好?」
「是这样没错,怎么能放著找到的矿石放著不管呢……」
是可以想像在攀登的途中放著矿点不管,想著之后再回来采就好,然后后悔莫及的样子,所以挑选敌人少能长期采集的时间点比较好。
「讲真心话,我只是想让你们知道晚上爬山的乐趣罢了。」
呜哈哈哈哈,伊万豪爽地笑了。
我就知道是这样子,我叹了口气苦笑著。
之后塔库和伊万两人,开始盘算著登山计画,攀登顺序,阵形,下次的集合时间等。
但是伊万大叔与塔库俩的时间总是登不拢,最后选在深夜时开始攀登。
「如果少年和小姑娘全神专注在爬山上的话应该可以在早上之前抵达吧。」
「反过来说如果做些登山之外了事情,就会拖到早上了…」
他大概是想像得到我因为采掘矿石拖延到早上了吧,相对地,伊万笑著说著看日出也是登山的乐趣之一,真是开朗的性格。
「所以,我们先解散吧?优那边不要紧吧?」
「今天要熬夜啊,幸好明天放假,从现在开始做晚饭的话应该来得及」
我碎碎念著还要补个眠,而塔库则看起来则完全没问题的样子
平常注意健康而不通霄玩游戏的我来说,这是个珍贵的体验,我也稍微兴奋了起来。
之后,登出的我,想像著如果不做明天早餐会发生的惨事,开始准备起可以用于今晚与明早的菜单。
「喔喔!!今天晚上是咖哩!肉是什么肉?」
「今天是牛肉咖哩喔。明天早餐是面包,咖哩和优格。」
烤片吐司,把一人分的咖哩微波这种程度,美羽不至于还能失败。
「第一天的咖哩,与熟成的隔日咖哩!太好了!」
「好了好了。今天我可以先洗澡吗?」
「呜,嗯嗯?」
「不要含著汤匙边讲话。」
美羽喝杯水冷静下来,又再度问了。
「真是稀奇了,为什么?」
「巧约我通宵一起玩游戏,所以想早点洗澡,然后睡个小觉。」
「这对哥哥来说很少见呢,平常都作息很正常的…所以这个咖哩是。」
「抱歉,明天早上可能会来不及准备,所以先做个保险。」
我抱歉地回答著,不要放在心上美羽这么回应著。
「哥哥和巧要一起啊,人家今天也要和美香静姊她们组队一起去打地下城」
「璐卡特他们呢?」
我问了问平常和美羽一起行动的璐卡特她们,美羽苦笑著。
「大家都有事情呢。总是会有这种时候的。之后因为学校的考试没办法登入呢。谁叫父母都盯得很紧呢」
「美羽才要好好读书吧,即使我们学校的考试已经结束了。」
我盯著翻著白眼的美羽,如果危险的话就帮帮我吧,听她这么一讲我也只能叹气。
那时连巧也要我帮吧,我抱持著模糊的预感,开始吃起晚餐。
然后做起通霄玩游戏的准备,最后决定不要睡觉,等到明天早上再睡后,我登入了OSO。
「喔,优准时到了呢。」
「塔库和伊万大叔还真早呢。」
「男高中生的夜晚可长的呢!」
「独身男性的夜晚可长的呢!」
你们不用手挽手在那边炫耀啦。还有,那寂寞的话也别说了。
目前时间接近凌晨,用【天眼】看向天空,早上成群的沙地蜂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飞天蛇。
「数量真的变少了呢。」
「那么出发吧。我在前面,中间是小姑娘。由塔库少年垫后。好好保护好小姑娘啊!」
说完伊万拍了塔库的背。走到前面引领著我们。
为了配合【登山】sense等级比较低的我们,伊万用比较慢的速度攀登。
我们把伊万准备的绳子用作救命绳,抓著悬崖的凸起攀登,当手酸或体力不够时,就把身体重量托付给给绳子,让手稍微休息。
透过【登山】sense的辅助,即使在深夜,能攀登的地方在视线里被标记起来,用【天眼】与【看破】sense的话可以看到不同颜色的采集点。
有时候我会听著伊万的指示前进,当路过附近的采集点时便停下开始掠取,此时会让下方的塔库超过我以免他被落石砸到。
攀登,休息,然后继续。有时挖矿。这样重复进行,等级上升了,前进的速度也上升了一点。
然后,抵达正中间-
「如果再往上爬,就会遭遇敌袭,所以先在这边休息下再开始爬吧。」
伊万说完,坐在悬岩上稍大的休息空地,让手脚休息一会儿。
「伊万大叔就是从上面掉下来的啊。」
「下面因为太暗看不到,不过这边好像挺高的呢。」
我窥视著下方与塔库则往上看著。
伊万对我和塔库的话面露苦涩,在月光的照映下开始做些休息的准备。
在稍大的休息空间拿出魔法炉,上面放上水壶,让水沸腾。在等待水沸腾之前把即溶咖非倒入三杯金属杯中。
「喔,在爬山时喝咖啡啊。」
「当然啰。虽然风味比不上正宗的咖啡,不过这样的气氛也很不错呢。」
说著,伊万把即溶咖啡给我和塔库。我手接过杯子,靠在悬崖壁上,喝了一口。
「好苦…」
「哇哈哈哈!因为是咖啡嘛!这里还有砂糖和奶精喔。」
「谢谢。」
我把砂糖棒和奶精倒入咖啡,搅拌著,终于调适成能够入口的程度。
喝著温饮,我安心地吐了一口气,看著天空。
我仰望著OSO人工的月亮与星空,被这光景所著迷。
啜饮喝著的温咖啡与冷静僻密的星空,这是现实中绝对见不到的光景。
「冬天寒风中的星星更是清晰可见呢。不过这样将就一下也很够了。」
「伊万大叔冬天也爬山吗?」
「嗯嗯。不过也不是真的爬,只不过在冬天闲暇时在露营场搭起帐篷,在那边看到的。
伊万把一枚登山家自以为傲的照片给我们看。
星空的照片,点缀著几颗流星。
「这是流星的截图吗?好漂亮」
「小姑娘中意吗。可惜这不是流星喔。这被称作固定照相,把快门调长不停把星星的移动拍下来的所制成的照片喔。」
说著,把三十分,一小时还有几张照片一起给我们看。
从东到西,从上到下,随著拍摄的角度不同,星星的移动轨迹也随之改变,既美丽又有趣。
「这个游戏虽然可以从玩家的视点截图,但是拍不出这样的照片呢。」
塔库碎碎念著,伊万笑笑回应。
「所以对我来说,这世界只不过是比较好的替代品,我果然还是喜欢会被天候左右,能消耗体力与时间的现实中的山和天空。」
但是这也不是否定少年和小姑娘喜欢的这个游戏,他这么补充说著。
拼命玩兴趣的伊万,有著与我们小朋友不同的玩耍方式,著实让我们羡慕。
「对我来说,爬上山顶也挺有趣的,不过这样的爬山过程也是一种醍醐味啊。」
「我懂你,不过我还是比较喜欢有结果。」
不认为这是游戏要素而淡淡地爬著山的塔库,有些退缩,不过伊万拍拍他的背。
「安心吧,再继续往上爬,既使不想也要和敌人战斗,在现实中可是没办法边爬山边与飞天蛇战斗的啊。」
从现在开始就是未知的领域了,他打趣著说著,一口把金属杯中的苦咖啡一口饮尽。
「来吧,接下来不打起干劲不行喔,少年和小姑娘,拿出实力吧!」
眼前是悬崖背后是奈落的深渊,前进后退都不容易的状况下,我和塔库能够战斗吗,我不安地想著。
我自己除了用弓箭攻击外,还能在黑暗中用【天眼】与地属性魔法结合使出座标爆破,不过塔库和伊万又要如何战斗呢。
以伊万做先锋,我们又开始爬起山。
爬了一会儿往上看,天空中待机著赤眼浓绿双翼的蛇。有著蝙蝠模样的双翼,飞蛇看起来就像没有手脚的超小型飞龙。
我使用著【天眼】的夜视性能,开始索敌。
「敌方接近!右上方蛇两只,左上方同样也两只!」
「我先去击倒几只!塔库少年,保护好小姑娘~」
伊万依照我的索敌警告发出指示,立即进入迎击状态。
伊万大胆地放开绳子,只靠绑在身上的绳子与立足点支撑身体,掏出了武器。
拿出的不是有伸缩性的金属杖,而是前端有著钩爪的绳子开始转起。
在漆黑里,钩爪的切风声呼呼响起,增加了回转速度。
「看招!」
向著进入灯笼光映照范围的飞蛇丢出了钩爪。
因为离心力使得威力上升的金属直直飞向飞蛇,当绳子缠住飞蛇后,钩爪化作牵摆,使飞蛇撞上岩壁。
一只飞蛇就这样落下悬崖消失了,剩下的三只袭了过来,伊万掏出腰带上的伸缩金属杖,在交错之时,痛打了一只。另一只握著绳子的拳头朝一只蛇的头顶揍下去。
剩下的一只飞蛇躲过以流利的动作顺利击倒三匹黑蛇的伊万,朝我袭来张开利牙-
「──休想得逞,《音速刃》!」
在我下方的塔库,以不稳定的姿势挥动长剑,一闪而过的斩击斩落飞蛇的头与翅膀。
但是还没习惯到像伊万那样,塔库仍左手握著救命绳,右手拿著武器。
「很好,小姑娘,还有没有其他敌人!」
「等等…嗯,没了。没有敌人接近了!」
我向两人传达安全的讯息。
伊万穿著适合在岩壁战斗的装备有效率地打倒怪物,而塔库则用远距离技能击退漏网之鱼,就这样重复著。
飞蛇的攻击零心,且单体也不是很强,对战事的缩短帮了大忙。
敌人的数量不多且再生的时间颇长,在挖掘矿石中也没遇到敌人一口气涌上,让我能没有遗漏地边攀登边采集矿石。
「喂,伊万大叔,你怎么会选上那种武器呀?」
「怎么啦,这么突然?」
「纯粹只是好奇。」
原本登山需要集中精神,不过渐渐有余裕可以像现在交谈,也许是因为【登山】sense的技能上升所造成的影响也说不定。
「这个嘛,把用惯的道具改造来用比较有效率,而且又很浪漫不是吗?」
附有钩爪的绳子搭帐棚时会用到,具有伸缩性的金属杖可以用作登山时的拐杖,看来相当的方便。
「跟我用庖丁代替短剑很像呢。」
「不对,奇怪的是你们吧?」
「「哪里奇怪?」」
下面传来塔库的吐槽,但我和伊万不知道有那里奇怪而歪了歪头。
确实把短剑当短剑用,对武器的性能与耐久比较安定,不过像我这样的生产值与把sense当兴趣的伊万,性能才是其次,如果能直接拿来当武器是最好不过。
「唉,这就是废人和兴趣玩家之间的概念差啊。」
塔库叹了口气放弃了争辩。
「塔库。下一波敌人要来了。这次是右边三只,左边两只,正面一只合计六只。」
即使是现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里,伊万和塔库确实地在处理著蛇群。
我一边收集矿石一边一点一点地往上爬。
「差不多要天亮了。」
「是吗?」
我点出选单确认时间,凌晨4点。
「小姑娘,我指得不是现实的秋季长夜,而是OSO的黎明。黎明时敌MOB的分布也会渐渐改变,开始要加快速度啰。」
我停下矿石采集,开始集中于登山。
攀了一会儿,太阳一点一点地升起。当OSO的太阳完全出现时,异样的声音传进我们的耳里。
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
在下方响起的重低音,从下方除除迫近。
「什么声音。」
黑块彷佛从下方的森林喷发出来。
拍打翅膀的重低音,往悬崖这边聚集过来。
「是沙地蜂!?这边可没办法和他们战斗!」
「优!点燃【除虫香】!」
我依照塔库的指示用火点起【除虫香】,让烟雾在这一带怀绕。
朝向这里聚集的黑块,躲避起白烟,分成了两大块。
然后蜂群中,出现一只叫较大的蜜蜂。
「…!?好大!」
大蜂的复眼闪耀著祖母绿的光辉,复眼的间隔铺满墨绿显得相当美丽。而祖母绿的复眼全部映照著我们的身影,此时从蜜蜂的屁股射了什么东西过来。
「好痛!」
「优,还好吗!」
我皱著眉,看向痛点。我的手被又大又黑的圆锥体所次。被针刺的左手流著无色液体,并从刺进去的地方冒著烟。我急忙拔除刺激眼睛恶臭的来源,同时袭来恶心的不悦,我打开选单确认著。
「异常状态──【毒4】」
血量以每秒1%的速度减少,我把效果最好的解毒剂倒到左手,并灌下高级药水。
看著回复的血量与状态,我再度看向敌人。
「什么!这家伙不是普通的蜜蜂!」
「这家伙是蜂的首领。boss蜂后.沙地蜂!」
「少年,小姑娘!这边不适合作战!趁烟雾还在时我们往上爬!」
一直以来减慢速度配合著我们的伊万,瞬间加快速度往上爬去。
我也赶紧在伊万后面开始攀登,为了确定蜂群是否因为【除虫香】不敢靠近而往后看。我侧脸正旁的岩壁被毒刺所扎。
「呀!」
「优!毒刺又来了!快点往上爬!」
塔库在下面催著,我拼命地往上爬。
「小姑娘,还剩一点了!」
伊万先登上洞窟前的开放空间,确认安全后露出头看著我,我拼命地爬完这一段山路,最后狼狈地躲开蜂后所射来的毒针。
塔库被伊万丢下的绳子拉了上去,全员平安抵达洞窟前方。
「好危险!毒针插到脸的正旁边了!」
「冷静点,优。幸好命中率不高,除了一开始以外都没有射中。」
塔库的话让我扑通扑通的心脏开始冷静下来,现在能明确看到日出与沐浴在阳光下的蜂群。
【除虫香】的效果消失,我们正与围绕著蜂后的蜂群对峙著。
「喂,后面有洞窟,要逃吗?」
「不要!」
「喔,好吧…」
亲友与大叔面露有趣的表情与蜂群对峙著。而其中少年的眼睛更是闪闪发亮。
「遇到稀有怪怎么能逃呢!当然是把它击倒入手稀有素材!」
「遇到这情况已不知是几百次!现在正是让我摔落悬崖的蜂群一决雌雄之时!」
废人与兴趣玩家斗志满满。我远远看著想著可没办法只有自己逃跑。
「所以塔库少年。只要打败boss剩下的都是乌合之众,所以瞄准boss才是上策!优,帮我们强化和削减周围的蜜蜂数!」
「知道了,《付加》-攻击,防御」
如果在狭窄的场所对峙,速度太快容易发生事故,所以我只对两人施予两重附加。
如果行得话,我想对蜂后透过咒加施展弱体,但是被蜂群所遮掩下,即使是【天眼】也无法捕捉到蜂后的身影。
透过附加强化过后的塔库和伊万,迎击著袭来的蜂群,守护著后方的我。
然后藏身于在蜂群的蜂后不时会射来毒针,两人有时闪躲有时用武器架开。
当附加的冷却时间结束,我释放技能驱散蜂群。
「──《弓技・疾风一阵》!」
弓系技能伴随著广范围的风压向蜂群中心袭去,蜂群被风压所压迫,摇摇晃晃地坠下悬崖.在中心躲藏的蜂后一瞬间露出身影,不过又再度被蜂群所隐藏。
蜂后受到我的技能受到伤害,也真不愧是稀有MOB的小王,一点晃动都没有。
「优,再来一发!」
「好,《弓技・疾风一阵》!」
再度释放伴随风压的箭矢,把包围的蜂群驱散。
瞄准这个时间点的伊万投出附有钩爪的绳子,捕捉到蜂后的躯体。
伊万站稳脚尖与小孩般大小的蜂后在空中进行角力。
蜂后也为了不要坠于地面而拼命地拍动翅膀抵抗。
拍动声有如引擎回转速上升般呼啸,伊万咬著牙两手拉扯著绳子。
「伊万大叔,撑著点!优就这样把蜂群的数量削减!」
「快点!我称不了多久!」
伊万站稳马步拼命地与蜂后做角力,脚底与地面磨擦产生被拖引的痕迹。
我连续第释放《弓技・疾风一阵》,削减蜂群的数量,然后我的仇恨直上升,攻击对象转向了我。
塔库站在我前面用两把长剑斩下袭来的蜂群。
然后随著蜂群数量的减少,我用【天眼】捕捉到它。
「上吧!《咒加》─攻击,防御,速度!」
在射出箭矢后,我马上对蜂后施展物理攻击,物理防御,速度三种弱体的咒加。
物理攻击的咒加也许被抵抗没产生效果,不过随著物理防御与速度的下降,恼人的拍翅声减弱不少。
伴随这个契机拔河的天秤朝伊万这边倾斜,伊万没有放过这个机会施展开全力。
「──嘿嘿嘿嘿咻!」
把缠在身体上的绳子以肩膀做为支点,使尽地往后拉。
以过肩摔的姿势拉扯著绳子,蜂后.沙地蜂坠落在我们眼前。
「我就在等这一刻!」
坠落在我们面前的蜜蜂,六只脚在空中挥舞想要挣脱绳子,乱射著毒针。
塔库闪躲著毒针往前突进,塔库所避开的毒针差点射到我,好险我用【天眼】延长体感时间在最后一瞬间闪过。
「──《第五・冲击》!」
塔库一瞬间释放的五连展击,对受到咒加降低防御的蜂后外壳造成伤害大量的伤害。
光受到一击蜂后的HP便大幅削减,第四击时归零。但是技能无法在中途停止,第五击的斩击的斩下造成伤害爆表。
蜂后发出有如刮过金属的死前尖叫后倒下,旁边的蜂群听到声音便一哄而散。
蜂后确实是颇具威胁的存在,但是在被塔库过剩攻击所击倒的现在,反而对它有点同情。
「呼,总算没有愧对中年大叔的卖命演出。」
「伊万大叔还好吧?」
我问著坐摊在地上的伊万,伊万瞟了一眼我后把视线看向悬崖下方。
「不要紧。只要看看这风景,疲劳就能减轻不少」
他的视线朝向被朝日所照耀的森林。
他往下看著因朝露反射阳光所闪闪烁烁的森林,眺望辽阔草原更远处的小城城壁。
我们通宵登上崖顶,和敌人战斗,最后得到贵重的道具。
塔库也来到我旁边,因大量的疲劳所带来的脱力感成为无法思考的状态,眯著眼睛看著眼前的景色与太阳的温暖。
「就是这样的乐趣让我无法放下爬山呀。」
伊万低声说著,我和塔库无声地点了点头。我们也稍微了了解到爬山的乐趣所在。
我把眼前的光景用截图保存后,站起来往洞穴方向前进。
为了能省去再次花时间爬到这里的麻烦,得先把洞穴通关后找到传送点才行…我如此想著时,定睛著看著眼前的光景。
「喂,伊万大叔。这里不是洞窟而是隧道吧?」
「什么?真的耶,优!」
「真的啊。我每次到这边时都已经是晚上所以都没有察觉到。」
我对伊万搭话,没想到得来塔库更强的反应。随后转过头来的伊万也感觉到洞穴的深处传来光线。
「优,我们去看看!伊万大叔也快来!」
「真是的,等等我啊。不要这么著急。」
「哎呀哎呀,年轻人就是有精神啊。」
我喘著气追著冲进昏暗隧道的塔库的身影。
当快抵达隧道出口时,塔库的脚步又加快了。
追著塔库的后面我通过隧道,台地在眼前蔓延。被绿色所覆盖的大地与动物型MOB。周围清爽的早晨空气让我们彷佛置身在高原一般。
我用【天眼】确认著动物型MOB的种类,得知是牛羊鸡一般的动物。
「看来是座高原的牧场。」
没想到会是个类似高原的地方。
「原来是高原地区啊。发现了新区域真是让人兴奋!」
塔库颇有兴致地眺望著高原一带,而我看著周遭,在隧道旁边找到传送门,不用再度爬这座悬崖让我安心不少。
「少年和小姑娘,很有精神嘛。喔,这里不是有传送门吗?」
跟在我身后的伊万也发现了传送门,我们把高原地区的传送门登入进选单。
「你们之后要干嘛?我想要绕绕这个高原地区。」
我摇摇头拒绝了塔库的提案。
「我有点累了想要下线睡个觉。」
「伊万呢?」
「抱歉,我也没什么兴趣所以我也去睡了。」
伊万笑了笑,整晚精神绷得紧紧的,想必有点困了。
在登出之前,我有事情要和两人商量。
「采掘到的矿石平分可以吗?」
毕竟塔库和伊万整晚都守护在我身边,才能采到这些矿石。主张这些配额是他们正当的权利。
「可以。」
「伊万呢?」
「太麻烦了,小姑娘就用钱买下如何?我不太懂行情,所以就拜托能值得信赖的小姑娘啰。」
「唉,我们才没见多久你就这么信任我啊,真是的。」
当你说出这句话时就知道你没有想要骗人了,伊万点出这点。塔库也点点头笑了笑,我只能轻轻地瞪著他们无法反驳。
「我确实能够把他们买下,不过有些矿石还没办法定价,所以需要点时间计算。而且之后还要来我的店领。」
「那在得知价钱之前就放你那。连这些事情都告诉我就知道你没在骗人了。小姑娘真是认真又诚实呢!」
「究竟是我值得信任还是伊万太懒惰呢。真是的…」
也就这样,伊万之后需要来一趟【Atelier】。我记下配与伊万的矿石种类与数量,敲下了定案。
「今天很有趣喔。伊万大叔,之后有机会也一起组队吧。」
「那下次带更多想学【登山】sense的人过来吧。小姑娘,我下次在拜访贵店啦!」
「嗯嗯,有耐心点啊。」
塔库和伊万轻轻对拳致敬,之后我和塔库目送伊万登出oso。
之后我在塔库目送下登出了,并在现实世界中的床上醒来,随后我拿下VR机,再度上床进入了梦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