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Only Sense Online绝对神境
  4. 第七卷
  5. 第一章 登山sense与泰山
  6. 繁体版

第一章 登山sense与泰山
2017-06-22 20:26:25

		

「对了,今天我要出一下远门,你要一起去吗?」
「哈?」
现在是高中的午休。我边吃便当边和巧聊天的时候,巧突然这样说。
「为什么?这么突然的,是游戏的活动吗?还是说你在新游戏的发售日去派对吗?难道,你要去看游戏展览的摊位吗?」
我目不转睛的盯著巧,他不高兴的皱著眉头,否定了我的说法。
「不是啦。游戏活动的话,参加的准备功夫是一定要做的啊?而且买游戏的话,我更喜欢邮购来买,我不会再发售日去排队的。」
「哎,你还真是一个表露无遗的人耶。」(原文有不风趣的意思)
「我宁愿玩其他游戏,哪怕只能多玩一秒,也不会为了喜欢的游戏而浪费那一秒。」
原来如此,这就是巧呢。听完巧这样说,我这样想著。
「那,到底是什么呢?在OSO里面远出吗?为什么连我也要去啊?」
想起来,巧在游戏里有现实认识的人,也有固定的队伍成员来一起去狩猎。我只是一个生产系的玩家,他的邀约让我感到疑惑。
「现在是学校测验的时期,每个人的时间都不太一样,让我们不能选一个合适的时间。」
「那~巧也去学习怎么样?」
「我们的测验在上礼拜已经完了啊!」
我不清楚其他学校是什么情况,不过我们的学校的测验在上一个礼拜就已经完了。教室里洋溢著测验完结的气氛。
「而且啊!不论什么时候都看著同一样的东西有点闷啊,所以说我想稍微转换一下气氛。」
「所以说啊,为什么要叫我啦?」
「因为,峻你最近不是都没有出过镇吗?」
「那样的事我才——」
当我正在想要怎么反驳巧说的话的时候——
去学校之后,回家就做家务,然后休息一会就开始学习。
然后学习以后的休息时间就登入OSO,看看【Atelier】当日所卖掉的东西,然后利用技能在短时间内补充货品。
之后,再稍微抽一点的时间来刷稀有物品,然后把强化素材用在装饰品上。
利用【细工】系的技能《上色》和《设计》,转换成自己喜欢的外形,然后转换一下自己的心情,然后登出继续温习。
「——嘛~~也不是有甚么特别困难的事情啦。」
「果然是这样,美羽酱即使在家看到骏你,可是登入之后也看不到你从店里走出来,感到十分担心哦。」
我还是有稍微的和其他玩家见面的好不好。虽然我想这么说,可是话却卡在喉咙你,说不出来。
「好吧,我明白了。」
「好,这样就拿到外出的承诺了。那,我们就一起去吧!」
「喂!我什么时候答应过你和你组队了?」
「要让认识的人看到精神的你最好的方法就是组队了吧?」
巧高兴地笑了笑,在自动贩卖机买了包纸包果汁,然后吃掉自己的面包。
不管怎么样,我还是接受了巧的话。
不过,反省一下自己最近的活动,的确有一点自闭的样子。外出冒险虽然可以让我升战斗类型sense的等级,不过我并不太在意那方面的东西。
「不过,其实一个人去冒险也是可以的吧。角色数值和sense也蛮平均的。」
「峻的话,与其说平均还不如说是两头不到岸比较好哦。」
「你,你太过分了。」
「嘛~适合你升级的地区,大概只有第一城镇的北边吧?」
咬著喝完的纸包饮料的吸管,巧说出自己在考虑的事。
「那边的怪足够的强,而且掉落的物品也不错。我现在不能喝我认识的人和固定队伍组队,所以峻的升等级是十分的逼切,同时也要赚钱呢。」
「那,你真正目的是什么?」
「挑战比自己稍微高等级的副本的时候,武器和防具的耐久度,还有药水等的消耗品的降低速度会比平常快。结果会导致亏钱。所以和你一起刷等级顺便刷钱可以补填我之前的亏损。」
「原来你在打这个主意哦。」
听完巧假好心的真心话,巧再次强调的说,不过帮你角色升等级是真的哟。
「那我们到底是要去第一城镇北方的哪里呢?」
「我们会去第一城镇的北方的山谷的边缘地区。想请你帮忙对付会飞的敌人。」
「会飞的怪物吗?嘛,巧是近距离攻击,我是远距离攻击,这样分配也是没错啦」
「我要你打的是经验值最多的蜂型的怪物啦。而且,如果我们运气好的话,还可以打女王蜂,刷出强化素材。」
「原来如此呢。巧负责地面攻击,我则是负责空中的攻击。不难明白嘛。那我在狙击沙地蜜蜂的时候,采集物品的任务就交给你了。主要都是采集药草,矿石之类的。」
「那,放学回家后,要登入之前我会给你寄个邮件哦。」
哦好吧。之后我和巧做出几个调整,和聊了一下闲话之后就回课室去了。
下课回家以后,我确认了巧寄给我的邮件就登入了OSO。
●
和塔库约定好会面的地方是北门旁边的某一个杂货屋的前面。在那个地方,有其他人像我们一样在那里约了人在那里会面。在人群之中,我发现了塔库。
「不好意思,我迟到了吗?」
「不,没问题哦,时间刚刚好。」
靠著墙壁的塔库,在确认功能表之后,就把手举起来。
「那,就如预定那样去狩猎吧。」
我和塔库一起走的时候,周围的视线却向我们这里集中。视线包含著杀气,又或者不快的气氛。我回头四周查看,是我们这边出现了什么东西吗?真奇怪。
「——个空中怪是优你有在听吗?」
「啊,嗯。不好意思。被其他东西稍微吸引注意力了。北方地区的怪物怎么了?」
「哦,没关系。那个山脚地区里面,地上会有Madseed和Rafflesia(大王花;尸花)等植物系的怪物,空中的话就有Aero•Snake和Bunker Bee(Bunker可以翻译作洼地,web翻成沼泽)。」
地上的怪物就应该和他们的名字一样,就是种子和花吧。说起来不久之前,在完成【妖精的请求】的时候,我曾经打过有刺灌木型的怪物。然后这次,我要对付的飞行的怪物是Aero•Snake和Bunker Bee这两种。
「Madseed的特徵是他很小,所以要打死他十分的困难。虽然他的基本数值很低,可是他又很高的防御。然后就是最重要的特徵——」
「特徵?」
「——他会爆炸。」
「哦~~会爆炸啊 甚么?爆炸!?」
「没错,假如不能一击把它秒杀,他会发出红色的闪烁的光芒,追著玩家,追到之后会贴在玩家身上,三秒之后就会引起物理伤害的爆炸。」
「呜哇」
想像了一下,突然有点想退缩的感觉,自爆的怪物听起来很可怕耶。
「如果可以把它一击必杀的话,他是一个很容易对付的怪物来的。值得注意的时候,在种子爆炸死的时候,虽然可以获得打败种子的经验,不过却不能获得任何物品。」
自爆的时候不能获得道具,让我稍微有点讨厌呢。值得注意的是,如果好几个种子黏在玩家身上的话,说不定会引起像我的魔法石一样的连锁反应,让爆炸效果加剧。
「还有一种怪物,Rafflesia。他有一个能力,就是可以召唤Madseed。
「只有这个能力?」
「不是,他物理和魔法的耐久也很高。虽然如此,他偶然会做出物理攻击,而且伤害意外的大。不过那个是接近技,优你还有药水,应该不用太担心吧?」
「要注意的只有这样?这样的话其实也有相似的怪物吧?不过」
「召唤出来的种子就算没有受过玩家攻击也会爆炸哦。」
「呜哇」
这简直就是为了对付低等级玩家而设定的怪物嘛。Rafflesia大量的召唤Madseed,然后把低等级的玩家全部炸死。然后,Madseed的掉落物品也拿不到,如果等级不够的话会十分的头痛,不过
「吶,塔库,Madseed和Rafflesia可以用来升级防御系的sense吗?」
受到攻击的话,防御系的sense就会获得经验值。
「死亡惩罚和防具破坏的费用是不可能无视的,考虑上这些因素,用这些怪物来升级sense的效率其实很低。要升级其实要选出合适的方法。」
马上就被拒绝了呢,看来以前也有和我想到一块的人已经试过了吧。
「Aero•Snake和Bunker Bee分别就是会飞的蛇还有蜜蜂群,我之后会在说明。」
「真是有够随便呢那你现在就要开始附加吗?」
「好啊,那就拜托你了。我们差不多可以去北边的地区了。看到的敌人就一个接一个的打倒,向山那边走吧。」
「我知道了。《附加》——攻击,防御,速度!」
施出三重附加,向眼前北方的山脚进发。
不久之后,我们很快就看到红色白点的花型的怪物——Rafflesia。与Rafflesia的战斗开始。
——Kyoeee!(叫声) Rafflesia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声音,可爱的把美丽的花瓣闭上,喷出红色有毒的花粉。之后开始挥动他的触手。
「优!你帮我狙击Rafflesia,让我来对付他召唤出来的杂鱼。」
「我明白了。」
我提起我的弓,固定在射向Rafflesia的方向。在期间,Rafflesia的花粉召唤出Madseed。塔库两手拿著长剑,用其中一把把种子秒杀了。
「怎么样啊,放马过来吧!」
向著就如橡胶果实一样形状的Madseed出声挑衅,巧继续挥动他的剑。
巧两手挥动著剑,有时候用剑刃把Madseed砍成两半,有时候则是用剑柄把他们打飞。
当Madseed受到打击的时候,它开始闪烁,准备爆炸。在爆炸的前一刻塔库踏前一步,一剑砍死Madseed。
「呼~真危险。这果然是一个很好的防御练习呢。」
「不不不不,这个竟然说是防御练习?」
在对付迫近的敌人,在一瞬间把他一击必杀的这种行为称为练习或训练。我和塔库的价值观真的很不同呢。
有时候,塔库却以轻轻的脚步闪开,用剑的侧面把种子弹开,然后在用剑柄把他们击飞。
最有效率的利用自己的防御的行动,在我看来就像一个非常漂亮的舞蹈。
「不对,现在不是发呆的时候。我可不能在这里打酱油。」
我深呼吸,让心平静下来,并拉起弓来。向Rafflesia的中心位置瞄准。
「——《弓技•一箭穿心》」
由Art提高攻击力的弓箭,从Madseed的头上飞过,向著红色白点的花的中心高速飞去,Rafflesia再次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声音。
这次攻击并不能把Rafflesia杀掉,Rafflesia开始不断胡乱挥动触手来阻挡弓箭。不过我的第二箭和第三箭也确实的命中了它并造成伤害。
只不过,Rafflesia看起来也还没有要倒下的迹象,看来植物系的怪物的血量都十分的高呢。
「你差不多给我倒下了吧?!」
再这样说完以后,我再次向它的中心位置射了一箭,总算把他打死了。在我放松心情的时候,塔库的声音突然响起。
「优!有一只种子向你那边冲过去了!」
「诶?呜哇!」
跳过来的橡果型的Madseed,因为塔库为了防御而用剑柄打了他,Madseed开始不停闪烁。
当我看到他在闪烁的时候,【天眼】的能力自动发动,我的体感时间开始变长。
我瞬间把手上的弓丢掉,从腰间把庖丁给拔出来,反手挥动到人,把Madseed一刀两断。在这个同时,体感时间瞬间恢复到原本的状态,Madseed也恢复继续闪烁的状态,在撞到我之前就突然直线掉落,并随著光的粒子而消失。
「不好意思,我不小心把它弹错方向了。」
「没关系,不过虽然没有问题,可是这对心脏不太好呢。」
哈我呼出一大口气,并向塔库的方向看过去,最后的Madseed也已经被打死了。
我把掉落在地上的弓拿起来,把庖丁放到腰带上的刀套。虽然刚刚用庖丁瞬间的反击成功了,可是我并没有下次也一样能做到的自信。
「哈,或许下次在遇到相同的情况的时候,我可能会头脑变得一片空白也说不定吧。」
「唔嗯是吗?嘛 你会习惯的,会习惯的嗯」
想到要让自己的身体习惯这个感觉,还要再度如此的受惊几次,为此我再次深深的叹息。
「Madseed的话就算了,Rafflesia的耐久有点高呢。优,你应该找个更快的方法打到它呢」
「比刚才更快打倒!?」
「如果做得到的话,吶」
「….我会试试看的」
这样的话,看来我要尝试一下找出最有效率的战斗方法了。
现在的攻击手段是……当我在喃喃自语这样,我突然听到塔库kukuku的笑声。
「怎,怎么啦,怎么突然笑了起来」
「没什么,虽然当初认为你拿了一些没有用的sense,不过看你现在的状况,你的战斗力还不错吧。」
「其实这和有没有用没关系吧?大概是因为我用习惯而已了吧。」
这也是我不喜欢用其他武器的理由之一。
塔库的赞赏让我有点困扰,不知道该怎么回应他。
「比起那个,我们要快点继续前进了啦。不然时间会不够哦。」
正在笑的塔库加快脚步,我们两个一起继续向前走。」
在我们向著目的地走的期间,我们不断的与Rafflesia和Madseed战斗,多的连我自己也数不出来。
在这个期间,使用属性石对武器使用火属性的《属性附加》可以大大提高对Rafflesia和Madseed的伤害,可是属性石是消耗品,并且不能随时随地的制造出来,所以我有必要注意属性石剩下的数量。
●
然后,在向著山脚走著的途中等待著我们的是——
「呜哇,前面是一个悬崖耶,而且上面还有怪。」
「优你现在看到的就是洼地蜜蜂哦。」
塔库一边说,边用手指指著三十多米以外的上空,那里有两种不同的怪物正在飞。
其中一种,就是一群外表十分凶残的蜜蜂。他们肚子上的针十分的粗,而且他们一直都保持著一群一群的移动。
「那些怪物就是沙地蜜蜂吗?」
「不错。虽然他们的数量很多,可是他们会有固定的巡逻路线来降落的。他们攻击的时候,会一群蜜蜂追著玩家,然后用他们肚子上的针刺向玩家。」
「好好恐怖哦!」
「而且,如果你处理种子和大王花慢了,而被迫与蜜蜂一起混战的话。你会从字面意思上变成一个蜂巢,而且引发一个多重爆炸的风暴。」
我完全不想听到这些攻略呢。粗大的针无数次地刺穿我的身体甚么的,还有被卷入疯狂种子的连环爆炸甚么的,我可能会受不了吧。当然,我是指精神和HP的方面上。
「沙地蜜蜂的血量和防御都挺低的,他的攻击力和速度都有被特化。还有另一种怪物就是空蛇,他们的数量不是很多,而且也不会主动攻击玩家,他们只是会飞的蛇而已。」
当塔库这样说的同时,我看见身体绿色,而且长著像蝙蝠的翅膀的蛇在空中游泳,与其说他们在天空中飞翔,还不如说他们在空中摇摆身体游泳。看起来他们的翅膀是用作快速上升和降落。
数数看的话,蛇都是单独行动的,而蜜蜂则是平均九只一组。蜜蜂群里有机会会有一只特别的蜜蜂叫女王,可是我说不出来那些蜜蜂里面到底有没有。
「姆」
在我很专注往上看著那很黑的蜜蜂群的时候,突然有一瞬间的想像到无数嗡嗡的蜜蜂一起飞过来攻击我,就觉得很可怕。
「吶,塔库。不如我们放弃刷沙地蜜蜂吧,刷大王花不够吗?」
「不要那么天真好吗?这些蜜蜂比起龙和巨大怪兽来说容易多了吧?」
「这个恐怖和那个恐怖不一样好吗」
快点走吧,一边盯著,一边催促著我。虽然我也盯著他作为回应,可是到了最后我还是折服了。
「我知道了啦。不过,你要好好保护我哦。」
「这是当然的啦。所以说,我很期待优的运气让我们找到queen哟。」
就算我到了这个岁数,我还是不能面对这种毫无根据的无偿信赖的笑容。「唉…但愿吧」我吐出长长的叹息,然后深深吸了一口气。
我提起弓,瞄准空中的那一只沙地蜜蜂。
和大王花那种几乎完全不会动的mob不同,我不可能狙击各个敏捷移动著的蜜蜂群里的其中一只。
我对蜜蜂群中,蜜蜂十分密集,十分黑的地方射过去。
「对优来说还是太难了吗?毕竟魔法是范围性攻击,而优的弓是点攻击呢。」
就如塔库所说的一样,我射出的箭直接穿过了蜜蜂群,一只蜜蜂也射不到,就在空中消失了。
甚么都射不中的结果稍微伤害了我用弓的信心呢。
「我一定,要把你们射下来。」
我举起弓,准备发动平常因为威力和效果的关系而不怎么会用的arts。
「塔库,因为后坐力的关系,接下来的就交给你了。」
「噢!尽管放马过来吧。」
塔库露出一副好战的笑容,提起他两把长剑开始准备迎击。
「《附加》——攻击,速度。《属性附加》——武器。」
我对我自己使用攻击和速度的两重附加,并对我的武器附加了风属性。
然后,瞄准上空那一团黑色的蜜蜂,发动arts。
我所瞄准的并不是单一一个蜜蜂,而是那一整群的蜜蜂。
「——《弓技•疾风一阵》!」
随著这个sense到了一定的等级的时候就可以获得的arts的飞行方向,它拉出了一条绿色的尾巴。
射出的箭并没有射中蜜蜂,直接穿过蜜蜂群在后面消失。不过随后绿色的风压在蜜蜂群中扩散,在蜜蜂群中形成一个洞。
蜜蜂受到箭矢经过时的风压的伤害,数量一口气的减少了很多。
虽然不能把每一个蜜蜂都秒杀,可是打掉他们大量的HP是没有问题的。
在箭矢飞过以后,蜜蜂群开始远离箭矢的痕迹,里面有部分蜜蜂是受到伤害可是没死掉的,向我这边锁定目标。
「优!那个arts到底是?」
「稍后再说明吧,剩下的蜜蜂要过来了!」
当锁定目标以后,蜜蜂的眼睛染上愤怒的红色,然后向我这边冲过来。
虽然arts还在待机时间不能使用,不过上空中的蜜蜂固定的在空中描绘著八字,十分容易瞄准
在可以再次使用arts之前都不停地往空中射箭,当待机时间冷却完毕的时候,我再次发动了arts。
「——《弓技•疾风一阵》!」
我再次放出同一个arts,用风压把集合在一起的蜜蜂群击落。
04
这一次的arts成功的把大部分的蜜蜂打死,可是继续涌来的蜜蜂和我的距离太近,用不了同一个arts。
我把弓收起来,拿出我的庖丁来斩杀我袭来的蜜蜂。
在我对付这一只蜜蜂,并不小心射失的同时,塔库一口气把几只蜜蜂乱舞砍死了。很快地,我们就把沙地蜜蜂杀光光了。
在洼地蜜蜂群的HP归零的同时,本来还在和我们战斗的蜜蜂群也向空中逃去了。
洼地蜜蜂在一定部分的蜜蜂消失的时候,就会撤退,这简直就像是一个军队的样子呢。我一边这样想著,一边离开这个地方。
然后,在刚才的战斗中,沙地蜜蜂掉落了不少的物品给我们。确认物品之后,我和塔库击掌以表示我的兴奋。
「什么吗,原来你也有范围攻击的arts啊。」
「嘛,因为伤害很低的关系平时几乎都不怎么会用呢。」
这稍微有点害羞呢,我稍微搔了一下我的脸颊。这个arts会产生比平常弓箭伤害低的风压,而且,风压会随著离中心点越远,伤害会变得更低。
因为这个的关系,所以才会留了一部分的沙地蜜蜂下来。这个与魔法的范围伤害集中的时候会在范围之内打出平均的伤害有所不同吧,我这样想著。
「嘛 不要垂头丧气的。起码你有十分足够的攻击手段不是吗?下次你会做得更好的,下一次!」
「啊啊,我明白了。看我把它们打的落花流水吧!」
然后,我们继续不停地狩猎大王花与疯狂种子还有沙地蜜蜂。虽然我想边战斗边刷女王的强化素材,可是找了好一段时间还是没有找到他,倒是在打败几群蜜蜂之后获得了不少的强化素材。
「虽然在好几次的战斗之后,已经开始习惯了与蜜蜂的战斗了,不过还是会有出现错误的地方,而且连战的话」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啊」
「也是啦,不过,唔嗯」
「是有什么在意的地方吗?还是说只是累了?」
我顺著声音的来源方向抬头望,看著塔库。
不,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啦
「虽然我是觉得累啦不过我只是认为战斗太忙,没时间采集药草和矿石而已。」
「你忘了我们来是为了刷怪和升等级的吗?」
「没有啦,所以说,难得来到了这里,不是很可惜吗?」
我这样强调的时候,看到了那犹如看著残念的家伙的眼神。
「采集的时候,周围还是有很多怪物不断的巡逻,你挖掘需要时间,之后还要回收物品,这样你的战斗会变得十分被动哦。」
「可…可是 缘山地区不是只有洼地蜜蜂吗?」
「虽然我是可以一个人刷那些蜜蜂啦,可是不知道会有多少会从我这边漏掉冲到你那边。不过如果换我来采集的话,一旦优你打歪的话,那就等于自杀了哦。」
咕呜呜呜,所以说,就没有可以安全采集的方法了吗?在这样考虑的时候,突然想起一个道具。
「那,只要我们可以把蜜蜂赶走就没有问题了吧?」
「那样方便的物品啊~这样说起来,我好像真的有耶。」
我拿出只限对虫系mob有效果,可以驱赶它们的道具——【除虫香】
在棒状的容器把蚊香装好,然后点燃它,就可以有驱逐蜜蜂的效果。所以说,因为蜜蜂不会靠近我们,我们去缘山地区就会变得安全了。
「原来如此,用了这个东西我们就可以做出类似安全地区的东西吗」
在这个场地用了这个物品之后,就可以确保休憩地点的安全。之前又一次我把它们用光了,不过因为在逃走时也可以用,所以就在做了一些放到了背包里面。
「我明白了。为了安全起见还是用了比较好。」
立即的,我把【除虫香】点燃。
「沙地蜜蜂不能向我们这边靠近,所以优可以用远距离攻击把它们歼灭吧?还是我说的太天真呢?」
就如塔库所说,【除虫香】的烟含有虫子讨厌的成分,那些烟在空气中扩散,令蜜蜂都在山崖百年躲起来。
的确,它们躲起来之后我并不能瞄准它们,因此一方歼灭是不可能的吧。
「好,那我就去那边绝壁的地方去采集,塔库你去休息也可以哦。」
「啊啊,我会的。话说回来,有限制使用的道具吗?」
呼姆,塔库用手托著下巴,继续查看在地上不断喷烟的【除虫香】。
「这个【除虫香】的道具可以分一点给我吗?这个看起来蛮便利呢」
「好是好啦,可是你要好好付钱哦。」
「当然啦,在这里卖给我也是可以哦。」
向著这样说著的塔库,我从背包里面拿出五个为一束的【除虫香】丢给塔库,然后向他拿钱。
「谢啦。」
「不客气。那,我就去这个绝壁的挖掘地点挖掘咯。」
从背包里面拿出挖掘用的冰镐,向著石壁上出现的挖掘地点举手挖下去。
「优,我会保护你的,所以你记得要分一点给我啊。」
「那,每人一半怎么样?」
「五五分太多啦,我什么都没有做对——!?优,快躲开!」
每人一半也可以啊,我一边扛著冰镐,一边喃喃自语。突然,塔库变得十分慌张。
什么东西?我转头看向塔库的方向,之前头上蜜蜂消失的地方突然传来奇怪的声音。
「唔哦哦哦哦哦哦哦哦!」
一股粗狂的男声。不知道是警告,还是悲鸣的声音,快速的不断接近我,不对,是从绝壁上跌下来。
突然发生的事故让我的思考和动作瞬间停止。
(可恶,在这个时候不能动甚么的,明明与狂暴种子战斗的时候也做到了,为什么现在做不到啊。)
我的内心,痛骂著我这只动不了的脚的时候——
塔库拉了不能控制身体的我的手腕,从那个地方往后跳。塔库很用力拉我的手腕,我飞扑到塔库的怀中。在途中,我不小心把我的镐子弄掉了。
「唔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
我看向从崖上掉下来的人。
男人身上有著经过不久的激烈的战斗痕迹,然后,由于受到掉落伤害,他的HP已经归0了。
这样盯著玩家的血量慢慢扣到0说不定还是第一次。脸向上躺著的玩家的身体,一动也不动。
掉下来的玩家是一个筋肉质的男性,身上穿著厚厚的皮革内衣保护者身体,头上戴著坚硬的头盔,鞋子则是一堆看起来很坚固的登山鞋。然后,腰和背后有背包,皮带,和绳子等的东西。
不对,这不是冷静观察的时候——
「在这个时候,那个——不用苏生药的话!」
在我慌慌忙忙的拿出苏生药的时候,那个男人的眼睛突然睁开,看向我和塔库。
「呀啊啊啊!起来了!」
死人自己活过来了!虽然我这样想,不过突然想起,如果玩家持有苏生药的话,即使在血量(HP)归0的时候也可以自己醒来。
筋肉男人再醒来之后坐起来,从自己的背包里拿出大量的药水并喝掉,扣掉的血量慢慢的恢复。
「不好意思啊,让你受到惊吓了。哎呀~还以为我这次一定死定了」
如果是现实的话就一定死定了。那个男人一边这样说著一边豪迈的笑著。
「怎么了?我妨碍了年轻男女朋友的约会了吗?」
「哈? !?」
听到眼前男人所说的,突然瞭解了自己的状态。我停留在塔库的怀中的姿态被人家看到了。
我慌张的离开了塔库的怀中,不断深呼吸来冷静自己。
(这是不可抗力的。这是不可抗力!su~(吸)ha~(呼)su~(吸)ha~(呼)…)
「优!你没事吗?」
「啊啊!我一点事情都没有!」
我用了十分兴奋的声音回答塔库,尝试著让自己冷静下来,看向刚刚从崖上掉下来的玩家。
「对不起啊。像我这样的大叔阻碍了你们的约会。」
「不,我不是小姐,我是男的!」
「怎么了?这是隐瞒在你们的约会吗?」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啦!」
哇哈哈哈,看著面前豪迈的笑著的筋肉型玩家,我手指按著我的头来舒缓我的头疼。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啊。
●
发出豪迈的笑声的筋肉质男性玩家的名字是,伊万。他看起来十分的强,完全看不出是刚刚从悬崖上掉下来的那个人。
每次当他在笑的时候,皮甲包住的筋肉暴涨起来,总有他的皮甲正在悲鸣的感觉,这大概是我的幻觉吧。
「那伊万大叔,你为什么会在悬崖上呢?」
「我的兴趣是登山,只是我刚刚不小心犯了一个小错误。」
我把与伊万交谈的事,全盘交托给塔库。然后在这段期间,我自己就去悬崖那边的发掘地点挥动稿子来搜集材料。
在挖硬石头而发出绵绵不断的高亢的声音中,我悄悄的听塔库和伊万的对话。
「我是,你们口中所谓的‘兴趣’玩家。利用《登山》这个sense,我可以爬上各种的悬崖和石壁。」
登山与攀石。就算是在现代的日本的山峰也需要几小时的准备时间,在oso里是可以让你随时随地,随玩家心情,来登山。
「哦~~,所以你会做这样的事情啊。」
「没错!山真的是十分的美好!它是男子汉的浪漫!」
伊万把他身体和筋肉质的手臂张开,来告诉我们山的美好。塔库翘脚坐下,和伊万面对面聊天。
「嘛,也不怎么奇怪啦。我的朋友之中也有一些喜欢钓鱼,却因为他们太忙的关系周末不能去钓鱼,所以就在OSO里面用钓鱼sense来满足他们的需求。」
「我也是这种人。我是从一个朋友中得知这个游戏的,本来我对这个游戏并没有兴趣,不过我开始玩这个游戏是为了我自己的嗜好。」
你真的是我的知心好友。伊万很开心的说。
「所以,你为什么会从悬崖那边掉下来啊??」
我停下我挥动著镐子的手臂,聆听伊万的回答。
伊万抱著他的手,眉毛邹成「へ」,发出低吟。
「这是个惨痛的经历啊。我是被蜜蜂推下来的。爬山的时候突然有一群蜜蜂冲过来我这边,不论我怎么挣扎还是被退下来了。不过比起在深冬雪山上的暴风雪和雪崩,这实在不算的了是什么。」
值得吐槽的地方很多呢。
在现实世界中经历过暴风雪和雪崩还真的是很厉害呢,不过考虑到他受到蜜蜂的攻击和我们行动有著一定的关联性…
「…优。」
塔库往我这边看了过来。我把我的镐子放回背包里,然后坐在塔库的旁边与伊万面对面。
我们还是把事实讲出来,然后跟他道歉吧
「…嗯,这大概是…我想你受到攻击的原因是因为我们的关系。」
「噢?」
伊万把他的手放到下巴上,一边的眉毛上扬,对我所说的话感到十分有趣。
我向他解释在他掉下来之前发生的什么事。我用了【制药】sense所制作的【驱虫药】,然后解释了它的效用,还有我们怎么用它把虫从这里赶走。
「那个…真的很不好意思。」
在我低头道歉的时候,我的头顶传来一阵笑声。
「没关系啦。你不是故意这样做的,不对吗?而且你还有用药水打算帮我恢复。小姐,你就不用担心啦。说到底还是因为我没有足够的能力解决蜜蜂的问题而至的关系。」
他一边说一边用粗糙的手摸我的头。我感到有点害羞,有点难抬起我的头。听到塔库忍笑的声音,我就向旁边盯过去。
「我还是感到很惊讶。我居然掉在有一男一女的地方…真的令我感到十分惊讶。」
「看到有个巨大的人从悬崖上掉下来,实在是让人太震惊了。我想都没想就抱著优然后跳去一旁。」
「我已经说过,我是个男人了吧?!还有塔库,你是故意这样做的!为什么你不更正这个错误!」
我反驳他们两个说的话,可是伊万双手抱胸,歪起头感到疑惑。
「怎么了?小姐,你还感到不好意思吗?」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啦!我才没有感到尴尬啦!塔库,不要再笑了!」
我叫你把你的话更正啊!我这样说,可是塔库左耳入,右耳出一般听不见。
「真是的,我很开心你有立刻拉我的手臂,可是我一点都不想说谢谢。」
「优,你刚刚说了什么吗?」
「什么都没有!」
我强烈的否定,可是伊万大笑著看著我这边,让我感到十分讨厌。
「干嘛露出这样的脸啦。」
「没什么,只是,你们真是青春啊。」
不知为什么这句话刺激我很多。从此之后我们就叫他「大叔」吧。
「嘛,就算小姐是个男人或是女人也和我没什么关系。」
「可是这对我来说很有关系啊!」
我大声的抗议,不过他丝毫没有改变想法的意思。相对的,岩石般的身体,再加上露出雪白的牙齿地向我笑,十分的有压力。
那同情的目光和与之完全不同的压迫体质让我感到十分的不舒服。
「你要试著和我一起爬山吗?」
「甚么~~?!」
伊万对著高声回答的我张开双臂,然后开始说著山的美好。
「山十分的美好!在地上走显得你十分的渺小!你平常待著的地方看起来会变得十分的微细。」
「而且,你可以看著如此小的世界,然后笑得像一个恶棍的样。子」
「塔库,不要这样取笑别人。」
当伊万开始认真地讲的时候,塔库开始嘲笑他。所以我轻轻的向他侧腹,装甲有空隙的地方揍下去。他就倾斜他的身体然后陷入沉默。
「当你在爬山的时候,不论你是男是女,有人际关系或者工作上的问题,生活上有困难,他们全部看起来都十分渺小。山看起来就是这么的大!还有山还会让你知道人类的但系是多么的微小!这就是我叫你们一起来爬山的原因。」
「「………。」」
塔库和我被那强大的声音淹没。低沉的声音就像在我肚子里打锣,直觉的让我感到十分惊讶。
「你这句话的根据是she——「没有,当你到了山上,你自然就会明白了」——是这样的吗?」
伊万真是个精神至上的爬山笨蛋。
「——所以说,让我们一起来爬山吧!」
「我们没有答应吧!」
「精神的挑战是至上的。要有挑战任何事的心啊!所以,想去爬上山顶和巨石会让你变成男人中的男人,不对吗?」
「不,那只是你而已。」
我完全没有爬山的意思。真的像个笨蛋一样呢,我这样想。为了让话题转移,我把背对著伊万,拿出我的镐子继续挥动。
然后对著我的背,他说了一句话。
「——作为一个男人,你要逃避吗?」
在我刚要把镐子挥下去,我的手停下不动。几秒之后,伊万继续说。
「哦~对吼。你是一个柔弱的女孩对吧。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这是我的错误。」
当他一边说出这句话,一边做出浮夸的动作,我皱了一下眉头,我才不会受到他的激将法影响咧,我在心中这样高呼著,可是——
「虽然你很有气势,可是也只是一个女孩子而已。你不喜欢山还真是让我感到寂寞啊。」
「我说我是个男人!如果你真的要这样说的话,就让我看你说的山啊!」
啊,我说完之后注意到了。我明明不想让他成功的刺激我的说。
「哈哈哈哈!!你上钓了,小姐。你说你是个男人,男人是不会反悔的哦!」
「呜!我是个男人,我才不会!」
不过,我已经没有退路了,我也只能跟伊万一起去爬山。
我看向塔库。
「优,你,是不是个笨蛋啊?」
「呃…对不起,可是…」
塔库叹了一口气,然后像看著可怜的家伙的目光看著我。不要这样好吗,不要这样看著我好吗。
「伊万大叔,我可以问点东西吗?」
「哦,怎么了?小男孩你也要跟我们一起去吗?」
「我是不介意一起去啦。虽然我可以获得一个新的sense,可是这是一个兴趣向的sense,与其自己探索,直接向学过这个sense的人学习是不错的。」
可是。塔库继续说。
「对我们来说获取《爬山》sense有甚么好处吗?」
塔库把眼睛眯成一条细线,认真地问伊万。在这一刻,他是个游戏攻略狂。他的表情就跟当他在评价物品价值跟效果得时候一样。
对著这样的塔库,伊万把他的手放在他的下巴上感到苦恼。
「嗯嗯(呜姆)。我爬山是因为他是我的兴趣。满足我自己的兴趣是最大的优点,不过当说到其他人的好处的话…」
伊万想了好一阵子。
「我甚么东西都想不到。顶多,就是你可以在获取在悬崖上的矿物,还有我发现了上面有一个洞窟的入口。那个入口就在那里。」
「那好,我们去爬山吧!要全力做到最好!」
「这么容易(就上钓了)?!塔库,你对那满意吗?!」
「当然,那里已经有足够的好处让我们去了。」
当他这样说的时候,我用【天眼】和【看破】sense往上看著悬崖。
「为什么我没有早点发现呢?原来上面有很多发掘的地点耶。」
在比较我在山上的挖掘地点和我之前挖掘的地方,悬崖那里有无数的挖掘的地方。
还有,在伊万指过悬崖突出的地方,那里有一个洞窟。
如果我可以在这悬崖上挖掘,我到底可以获得多少的矿石系的生产材料呢?
「吶,优。你不获取【登山】然后全力攻略它吗?」
「我也改变我的主意了。不过,塔库你是为什么想要这样做啊?」
「那是一个未被开发的洞窟耶!那里面可能有一个地下城。而且那地下城更可能会让我们到悬崖的另一边哦?」
塔库十分的兴奋的说。
「可是,伊万已经调查过里——「我没进去过里面哦」——你没有?」
平常来说,发现者应该会先进去一次再说的吧,不对吗?看来并不是所有人都会这样呢。
「调查洞窟跟登山一点关联都没有吧。而且,如果那里真的可以通过另一边的话,我会选择越过山顶来去另一边。」
他好像就在说——因为山就在那里,所以我就要攀过它。让我感到十分惊骇。
「无论怎么说。看来,小男孩跟小姐都决定了要取得【登山】sense了吧!」
伊万边说边尽情的大笑。塔库和我有气势地从主单的sense取得一览中选择了《登山》sense。
消耗了1SP以后,我们装备了《登山》sense并很快的向伊万学习爬山的方法。
「我和优都装备了《登山》sense,然后,具体来说我们要做什么来提升它的等级?」
塔库所问的,是sense最基本的效果。可以怎么样使用,要怎么才能获得经验值,有甚么行动会有辅助。这些都是我们不清楚的东西。
「确实,你说的没错。虽然他的名字是《登山》,但是实际上你踏上斜的山路,爬上斜的墙都可以称作《登山》。」
在塔库问问题的时候,我也加了自己的想法。经验比我们多的伊万就回答——
「你登山的时候你会获得经验,可是上升的速度十分的缓慢。虽然一开始看起来完全没可能,可是,在我的经验当中,当你开始可以爬十米的悬崖,就不会有问题了。就是在爬山的时候要偶尔在悬崖上的岩石台(悬崖突出的部分)休息一下就是了。」
那里和那里就是你可以坐下来的岩石台。伊万用他的手指指给我们看。
「首先,最重要的就是要自己一个爬上去最低的岩石台。稍微等我一下。」
伊万说完就离开我们,他没有用任何的辅助工具就爬到一个十米高的岩石台,然后在那里固定了甚么东西来绑一条绳子。最后,他用那条绳子下来再次回到我们这里。
「这是一个安全绳和安全带。你戴上它,在你等登山的同时,每过一定的距离就把钉子打进墙里。当你手滑的时候安全装置就会保护你的。来吧,小姐,过来试试吧。」
第一个,就你先去吧,我的背后受到强烈的推动,让我向前走了两步。
当我站在悬崖的前面,正在想要放我的手和脚在哪里的时候,我自然地发现到《登山》sense是怎样辅助我的。
确认了混杂在矿石采集点当中的点,我把我的手放到岩石上。
那里的确有告诉我下一次应该抓住哪一个点。可是——
「——不可能!我手不够去抓住那个点啊!」
我很快地就放弃然后大声的说。在我手能够到的地方,并没有任何一个突出的地方可以让我抓住。就算只是差一点点,我就是够不到。然后,我就去尝试寻找一个不同的路径,可是却浪费了很多的时间。
「优,你还好吗?」
「我做不到啦!我的手臂都累的在抖了。」
「冷静一点,小姐。你先下来吧。」
听到伊万这样说,我慢慢的一边留意著脚下的支撑点,一边下去。最后,在只剩下大概我的身高的高度的时候,我从墙上跳下来。当我终于到达地上,我开始笑,然后双腿发软跪在地上。
「太难了啦。这是什么东西啊」
在我投诉的时候,我身体完全发软,出不了力。所以我就自己休息去了。
「甚么嘛。你的肌肉还远远不够哦。去吃多点肉吧!」
「这是一个游戏!」
「好吧,就让玩笑话来到这里。这次轮到你了,小男孩。我会一边看著你一边向小姐你解释其他部分。」
「嗯,我知道了。我现在就去吧。」
这样说完,塔库就开始爬。比起来,塔库比我更顺畅,可是他停在中间。就是跟我刚刚停住的地方一样。
「小姐,你觉得为什么刚刚你爬不到呢?」
「嗯…因为他是右撇子所以他抓不到那个吐出来的地方,所以是他选择路线的问题?」
「其实,有一个小撇步可以让你的右手达到那个位置。小男孩啊,当你够不到的时候,试试头往另一边看再用手抓那个突出的地方试试!」
「…?好。」
塔库半信半疑的跟著伊万的话做,他的尝试却让结果截然不同。
「哦?我做到了耶,可是为什么?」
他这样说完,就轻快地到了我之前过不了的地方。他的手腕也不像我一样因为太累而在抖,看来无论角色的状态还是学习sense的能力,我都比塔库要差呢。
「可是,为什么他刚刚可以达到那里,可是之前不可以?」
我们明明都在同一个地方卡住了,可是听完伊万的意见,塔库就可以穿过那里了。
「原理其实很简单。虽然用平常的方法把手伸过去碰不到,可是如果先把头扭转,就可以让身体更自然的伸展。所以你的手就可以碰到更远的地方,就是这样的原因而已。」
我自己也尝试跟著伊万说的,我把头左右来回转,扭转头可以让我的肩膀往前移动,因此以这个方法我就可以碰到刚刚我碰不到的点。
就只是听了一个意见,塔库就爬上了十米高的岩石台,然后轻易地爬上爬下,非常努力的升等级。
相对之下,我因为我的体力不足,我要和我不断颤抖的手对抗,稍微爬了一段距离就要休息一下。
「怎么样?抓到诀窍了吗?」
「嗯~(呜—嗯)。这对我的手臂来说还是挺辛苦的。可是,至少我现在知道该怎么做了,我觉得我可以在爬的更远。」
「那就去试试吧」
「要做到最好哦,优」
听完之后,我就再次挑战。
伊万静静的看著我慢慢的往上爬。
「优,你就快要到了」
「小姐,还差一点点!」
「呜呜呜——我做到了!」
我把手放在岩石台,然后一口气的爬到了台上。
之前差一点距离而抓不到突出点,现在按照伊万教的那个方法,把头扭去另一边,我就可以以我自己的力量爬上去。
「…呼…呼。有够苛刻的」
我翻转身体然后躺在石台上,看著天空。
「你们两个在第一天就学的很快呢。绝对是值得我用这些时间来教你们。」
当我往他的方向看的时候,伊万没有用任何的登山索,就顺利的从地下爬上来我们这里。真不愧是【登山】的先驱者,sense的能力真高。
「…塔库的才能就如你所见,不过我没有任何的才能,对吧?」
「那只是因为你的朋友太反常而已。小姐你比起普通人的筋肉更好。」
「那还真的是感谢你了…」
虽然我被称赞了,可是只是爬了十米的高度就已经足够让我耗尽所有力气。
在休息一段时间以后,我稍微的冷静了下来,并且呼吸也没有那么急促。
「好了。那,下一次,我们会重复一次今天做的,不过下一次的目标会是爬上二十米!」
「不对,这不可能做得到吧!说起来,我也是时间要登出了」
虽然在OSO里面的太阳还是高挂在天上,可是当我在主单看时间的时候,发现已经是下午六点了。如果我再不开始弄晚餐的话我就来不及在七点之前完成了。
「说起来,也是这个时间了。我会问伊万一点问题然后也要登出了。」
「虽然我觉得爬山的同伴增加了,可是还是很寂寞。没办法,让我们来一个男人之间的谈话吧,小男孩」
然后,伊万单方面把手放在塔库的手臂上。说实在的,这气氛有点让人感到窒息,所以我不自觉地向后退了一步。
「那我先下了。」
「我会在这里爬一会山。如果你想升你的等级的话,就待会再来吧。」
「嗯嗯,毕竟为了挖掘这里的矿石,我现在【登山】的技术还不够呢。」
因为我想挖掘分布在这个地区的挖掘地点,所以我打算在这里待上一阵子。
然后我就等出了,讲我的意识从OSO的世界带回到现实世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