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GAMERS电玩咖!
  4. 第七卷 Gamers与亲吻DEAD END
  5. 【雨野景太与星之守千秋与青春Continue】
  6. 繁体版

【雨野景太与星之守千秋与青春Continue】
2017-06-22 15:41:14

		

网译版 转自 轻之国度
翻译:萝卜_fan(LKid:zhangsy496)
「我——我,好喜欢……景太_」
某个秋夜。
满天繁星的星空下。
天敌星之守千秋。
对有女朋友的我,雨野景太。
「——好喜欢」
红透着脸,进行着爱的告白。
…………嗯。…………嗯?
「(诶?这、这个情况是什么鬼,就像小孩玩的那种,将一堆『何时,何地,谁,对谁,做了什么』的散词组合的游戏一样。不、不知所谓)」
如果一大意感觉脑子就会死机。对此,我尽可能拿出毅力,拼命理解这难以理解的状况。
「(冷静下来,我……。……嗯、嗯,好了,慢慢回想一下的话,应该能好好把握事情的走向的)」
冷静。总之先一点一点的确认。……好,来吧。
何时 → 包括我和千秋,大家一起开心的玩了一整天的某个秋日的夜里。
何地 → 各自都有理由晚回家的我们,独处于的这个约会地点,星见广场。
谁 → 天敌,同时也是让我尊敬的创作者……嘛,也可以称为吵嘴之友的女孩子,星之守千秋。
对谁 → 由于命运的捉弄而正和学园偶像天道同学认真交往中的路人男,本渣,雨野景太。
做了什么 → 进行爱的告白。
「(『做了什么』的突然展开,简直不得了!)」
怎么回事。如果编织我们的故事的作者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话,这情节可谓乱得要死。绝对会被责编毫不手软的一杠红斜线划掉。
怎么回事。
我不禁用手按住额头呻吟。
……不、不对,姑且这事还有多少有些铺垫的。预示出千秋要对我进行某种「告白」的前兆,是有的。
但是我原本以为,后来的「告白」会和她的「真实身份」有关……。
「(毕竟,刚刚才进行完『其实人家才是和景太在网络上相亲相爱进行交流的那个对象哟—』这种关于真实身份的告白……)」
如果这之后又要进行一次告白的话,我觉得应该是和千秋真实身份有关的追加情报才对。
因此,就算千秋突然告白说「我是宇宙人」或「我和心春是每晚捕猎被称为『暗兽』的野兽的能力者一族」,我肯定会惊讶的说「真的吗?」,而绝对不是现在这种平静状态。即使没有预判对,但起码对上述一类的话语有「心理准备」。
然而,此时此刻……居然是「喜欢我」。
实在太超出预想。
就好比,本想接住外野的高飞球而抬头看上空时,突然被从观众席发射过来的瑜伽火焰击中侧腹的感觉一样。连会心一击都比不上这感觉。
总之就是难以理解。但是,即使这样……。
「…………」
「…………」
……我与认真的凝视着我的千秋,对视着。
…………。
「(这情况……应该不能逃也不能装傻、吧……)」
这一幕,对我来说犹如晴天霹雳,对千秋来说,恐怕也是越过各种纠葛才达成的吧。即使迟钝如我也能看出来。
所以,正因为能看出来……才无法对如此真挚的思念,作出轻率的回答。
…………。
「(……嗯……。……没错、呢……)」
我慢慢低下头,盯着自己的运动鞋鞋尖。
……然后,终于,做好觉悟。
「(……想不通呢,这算什么事)」
即使现在,我无法理解这次告白的「全貌」。
即使对她的思念不知所措。
但是我……毫无疑问,比任何人都深知「雨野景太的真心」,
所以说,至少,我现在得回答,必须竭尽全力的回答。
必须,回复她。
…………。
「……………………呼」
我呼出一口气,正面凝视千秋。
「…………」
满天繁星下。
千秋红透着脸……但是,没有避开我的眼神,眼里翻滚着强烈的意志,认真与我对视。在我对她那份「坚强」感到尊敬的同时。
我也要为此,表现出最大限度的诚意和坦率。
我开口,回答了她的告白。
「谢谢,对不起」
说出来的同时,我深深低下头。
…………有很多我想说的,我想知道的,我想确认的事。
但结果,我将现在内心的一切想法,归纳在这份感谢与谢罪中。
我,在千秋允许之前,一直默默的低着头。
她会生气吗。会伤心吗。会骂我虚情假意吗。
……但是,即使变成那样。
「(我真挚的直面了她的想法。……唯有这点,是我能够做到的)」
『…………』
二人之间充满了沉寂。然后,在仿若永恒的十秒过去后……。
「……请抬起头来,景太」
千秋用意外温柔的声音说道,我慢慢抬起头。
然后……吞咽着唾沫,做好觉悟战战兢兢的看千秋的表情。
意外的是,看到一张毫无阴霾的爽朗笑脸。
她仿佛一如平常的样子……带着有些慌张的态度说。
「啊,话说话说,说对不起的应该是本人才对吧,景太。明明知道你有女朋友,我却为了自己的一时之快而进行爱的告白,真是荒谬绝伦的任性呢,我!嗯!」
「…………」
千秋一如往常的态度如此说道。
一瞬间感觉自己要流下眼泪……但我忍住了,露出微笑,手叉在腰上,努力表现出平时那种随意的「吵嘴之友」的态度回应。
「嗯,仔细一想,的确如此呢」
「诶,喂,你怎么那么简单就接受了啊?」
「嗯。话说回来,在我至今为止所受到的千秋的所有攻击中,这次可以说是性质最恶劣的吧」
千秋死死盯着我,带着泪目抗议。
「居然说女孩子的爱的告白『性质恶劣』!你这性格也太坏了吧,景太!」
「因为实际上性质的确恶劣啊。像这种,带着伤害你自己的觉悟的攻击」
说到这我深深的叹了口气,带着苦笑继续说。
「因为,千秋对我而言……不管怎么说,都是很重要的人」
「景太……」
Po,千秋有些害羞了。我不禁又被缥缈的恋爱情绪吞噬……但是!就在这刹那间,我表情严肃的与她拉开距离,拒绝一般的伸出手掌!
「啊,我、我说的重要,完全是『作为朋友』的意思!」
「真是体无完肤的拒绝方式呢!有、有必要做得那么彻底吗!」
「肯定啊!因为我得对交往对象天道同学表示忠义呢!可不想她产生误会!」
「这、这份志向真是伟大……但就不能稍稍为我考虑一下吗……」
「所以说,请、请别和我太过亲近,我也有自己的顾虑!」
「这拒绝方式真是火大!虽然有顾虑是事实!虽然是这样!」
面对千秋的反驳,我不由得红起脸挠挠头。
「诶,啊,嗯,那个,就是,你对我,那个,谢谢……」
「诶,不,那个,诶,啊,嗯……的说……」
看到我的反应,千秋也害羞了。
于是我们都无言的低下头,仅仅只是在害羞。…………。
…………哈!我怎么又变成缥缈的恋爱情绪了啊!
「你、你这混蛋小恶魔!居然敢动摇我对天道同学的信仰!」
我急忙拉开距离。千秋泪目了。
「不对不对,爱的告白才没过几秒就被对方当成恶魔,简直是地狱啊!至、至少也应该把我当做朋友一样的重视吧,景太!」
「我、我也不想胡乱伤害千秋的……但是你看,我的立场基本上是将天道同学的敌对存在消灭殆尽……」
「你到底是多疯狂的信徒啊!对、对身为朋友的我温柔那么一点点又不会受到惩罚!」
「看、看吧,你又来了!用这种方式来诱惑我……!」
我如此大声的回复,却听到周围情侣「咳咳!」的夸张咳嗽声。
『……啊』
这里,原本是幽静且让人浮躁的约会地点,我们完全忘记了。
我和千秋急忙「对不起!」的低头致意,然后逃跑似的迅速离开了这里。
走下从星见广场通往山脚休息所的阶梯。
稍稍往下走了一段后,感觉身处在杳无人烟的静夜的山里。
草木丛生的黑暗密林中,唯有向山脚延伸的细长阶梯发出淡淡的光亮。除我们以外没有任何上山或下山的人,只听见蛐蛐儿的叫声,以及枯叶相互摩擦的沙沙声。
『…………』
这份寂静,让刚才那出闹剧仿佛就像骗人的一般。
我们二人察觉到这点,不由得同时停下脚步。然后……。
『……哈哈』
两人一齐放松,不禁笑起来。
自告白以来,虽然我们故作平时的态度但却依旧弥漫在两人之间的那种紧张感,瞬间解除。
我们并肩沿台阶下行。就这么沉默了一阵……。
「……啊—……就是、啊。千秋。姑、姑且作为参考我想问一句……」
「?怎么了?景太」
我轻轻挠脸……想着现在的气氛差不多可以提问了,于是干脆说道。
「千秋,为什么喜欢我?」
「咕噗!」
看来是不行了。千秋就像腹部被痛击一般的喷了出来。
我急忙跟进道。
「对、对不起!我、我知道的哟!?这问题肯定会让人觉得『给我去死吧你这臭男人』,我懂的哟!?但是,那个,我是真的不明白千秋喜欢我的理由,说实话,我还在混乱中……」
我拼命传达出自己的想法,千秋用袖子擦擦嘴角「嘛、嘛」的说。
「的确,对于一直都在和我吵架的景太来说,肯定难以理解呢。那个……人家,知道景太的真实身份后,从以前就开始单方面的在意起你了……」
「真实身份……啊啊,网络上的事啊……」
说起来,我和千秋在现实中是死对头,但和《NOBE》及《MONO》却有友好的交情。虽然作为异性被喜欢着这件事着实令人惊讶,但我也很重视在网络上与我友好相处的那两人(其实是一人)。即使无法接受告白,但也能理解为何她在意我。
我「原来如此」的点点头,千秋害羞的低下头,故作好似计算阶梯高低差的样子掩饰着什么,继续说。
「那、那个那个,不只是网络的交流,就是,在现实中和景太聊游戏的时间,对本人来说,也很重要……很开心……」
「是……是嘛……这还真是……非常荣幸……」
「不、不必……」
我不由挠着脸沉默了。……不、不行了,完全不知道这种情况该怎么办。一直以低规格地位生存的孤僻男子,被人夸奖或被人喜欢时完全表现不出洒脱的反应。简直就像在玩和其他玩家的交流机能十分复杂的线上游戏一样。
「然、然后然后,还有还有。说到我喜欢景太的哪里呢!那个那个,就是游戏制作的建议之类的很……!」
突然,千秋好像打开了什么开关一样,开始口若悬河。不妙……如果就这样放着不管,她会将「喜欢我的理由」一直不停的说下去的。多么崭新的恼人方式啊。
我大声咳嗽了一下,强行转换话题。
「我、我懂了!嗯,千秋喜欢我——不对,那个,就是,对、对我在意的理由,我总算是明白了。好的」
「是、是吗?那就好」
千秋松了口气。看着这样的她,我不由得嘟囔。
「嘛。对我来说,和《NOBE》及《MONO》的交流也已成为自己的心灵支柱,而且在现实中和千秋本人对话也的确很开心……」
「诶……?」
「啊……」
千秋氏红着脸,用期待的眼神注视我。
我急忙摇摇头,和她拉开一步的距离!
「我是胡说的,以为已经打开我的心扉什么的可是大错特错了哟,你这恶女!」
「这态度是不是冷淡得太过分了啊景太!虽、虽然作为天道同学的男朋友,这样的做法是正确的,但作为一个人,感觉你已经进入某个领域了!」
「但、但是,你想,如果我一松懈,千秋就会趁机推倒我吧?」
我抱着自己的身体瑟瑟发抖。千秋突然红透着脸发怒了!
「才、才不会呢!别把我当成心春!」
「千秋你这吐槽可真是。居然这么看待自己的妹妹……」
「少、少罗嗦!总之,景太是自我意识过剩了!」
「但、但是,千秋是喜欢我的吧?」
「闭嘴!像这样对告白对象喋喋不休的情况,我只在恋爱喜剧作品里见过!你到底要把别人对你作为一个男人的评价降到哪种地步才开心啊!」
「就、就算你这么说……」
虽然我也承认自己应对过激了……但是,在有交往对象的前提下,还能顺带兼顾好与喜欢自己的女孩子之间的关系什么的,这种「受欢迎男」的经验我可没有。
我非常苦恼,不由得停下步子挠头。千秋从几步开外的下方阶梯上凝视我……然后悲伤的俯下视线。
「……果然,我的告白,让景太困扰了呢……」
「没、没这回——」
不由得反射性的做解释,但脑子里突然闪现出天道同学的脸,我欲言又止。……千秋更加深深的低下头,自嘲道。
「……对不起,景太。实际上,告白后,即使被耍了……也希望景太能『像平时一样』,如此渴求着的我,很任性呢」
「…………」
「所、所以说,一段时间内,我会尽可能避免参加同好会——」
「唯、唯独这是不行的!绝对不行!」
「景、景太?」
我突然大叫,千秋因此瞪大眼睛。我……我攥紧拳头,慢慢走下阶梯。
然后,走到千秋前面转过身,我进行了一次深呼吸,然后说道。
「……说实话。千秋对我有好意,我真的感到非常光荣」
「……景太……」
「被告白的时候,我最开始回答的也是『谢谢』吧?那是我的真心话。一直都是孤独一人的我,被人说喜欢后,觉得不快或是嫌烦什么的……是根本不可能的吧。倒不如说没有比这更令人开心的话语了」
「但是但是……」
我盖过千秋的反驳继续说。
「所以说,真正应该律己的……不是千秋,而是因千秋的好意而变得任性、飘飘然、喜不胜收的,我那懦弱的内心」
「…………但、但是,这全都是我这第三者的告白导致的……」
「不对」
和她反复解释多次后,我终于在心中得出答案。
我对千秋……露出笑脸,再一次,爽快的宣言道
「谢谢你,千秋。你的好意让我很高兴,以及,敢于下决心告白的这份勇气,我打从心底里佩服。所以说……今后,就由我来努力。千秋没有必要再忍受什么、失去什么了!」
听到我的话,千秋的眼里缓缓流下泪水。但是,她的泪水并未决堤,而是笑着,回应我。
「谢谢,景太」
「……不用客气,千秋」
转眼间,我们相视一笑……然后,两人继续沿着阶梯下行。
千秋在一旁擦拭眼角的泪水,我没有转头看她,轻声说道。
「话说回来,没想到在我的人生中,会出现这种GalGame一样的展开呢」
「什、什么意思嘛。把人家类必成GalGame的女主角什么的,真是不爽呢!」
讨厌萌的千秋鼓起腮帮反驳道。……嗯,是平时那个千秋。
我也像平时那样,面露不快的反击道。
「你这话对GalGame的女主角也太失礼了吧,千秋同学」
「为什么我是被埋怨的一方!?先进行失礼发言的是你吧!?」
「诶,被形容为GalGame的女主角,一般来说应该感到光荣才对吧?」
「这个『一般来说』到底是哪个世界的基准啊,景太!那如果我说景太『就像乙女游戏的男主角呢』,你会开——」
「简直太光荣了。等于说我是超级帅哥嘛」
「居然真的开心!?咦咦!?总觉得和『GalGame的女主角』有点微妙的差别呢!」
「嘛,的确,毕竟是千秋呢。就算你是GalGame的女主角,也是为了满足部分特定玩家而追加路线的那一类角色呢」
「你是把我当成候补女主了对吧!这也太失礼了,景太!」
「但是千秋,这个时代的候补女主比真女主更有人气什么的已经不是稀奇的事了哟,一部分制作商就是看透了这一点,打从一开始采取的战略就是用优秀的候补女主服务特定的受众——」
「你这解释是几个意思!……啊,难、难道说,景太,是暗地里觉得,我比天道同学更有魅力,所以以此向我传——」
「不,我仅仅只是想说明GalGame里的候补女主的重要性罢了。和千秋没半毛钱关系。你在那乱YY啥呢千秋。怪吓人的—」
「好冷淡!我再说一遍,就算你对天道同学有深沉的爱情,也别对我这么冷淡好吗,景太!」
「但是,我,是真心喜欢天道同学的……」
「你还要灌几次狗粮啊!对被自己甩掉的女人要鞭尸到哪种程度你才满意!」
「但实际上,我觉得千秋是一位优秀的『候补女主』」
「这根本就不算解释好不好!被称为『候补女主』什么的,对我来说是很失礼的!」
「不对,千秋,你这措辞才是对『候补女主』的失礼……」
「烦死了!你这Gal脑男子,真心烦!」
我们像平时那样就『萌』的问题展开争吵。
不知不觉间,我和千秋的表情都变得舒畅了。
好像察觉到我的目的就在于此的千秋,害羞的移开视线。
接着,我也把视线从千秋身上移开……这是个好机会,我顺势说出了那羞耻的真心话。
「……那个、啊。说实话……我,和千秋像这样说话,非常的,就是……怎么说呢……反正不讨厌吧……」
「……!」
「所、所以,今后,要是依旧能和千秋轻松的聊天就好了……我想」
「……好、好……」
脸红到耳根的千秋,微微点了点头。我继续说。
「基于这些原因。刚才我也说过了,关于电玩同好会,我希望大家都一如过去那样参加。……那个,当然,如果千秋愿意的话」
「当、当当、当然啦,嗯!人家也,人家也……!」
被千秋强势的同意了。我姑且放下心,但同时又涌现出某种别的不安,挠挠脸。
「但、但是到底会怎样呢,这些事」
「?什么意思?」
「呀,比如千秋你……真的不讨厌吗?和那个……给自己发卡的男人,今后也开心的玩或聊天什么的。怎么说呢,感觉就像为了给我自己行方便一样……」
「啊,没这回事」
意外的是,千秋带着毅然的态度迅速回答。她注视着我的眼睛,继续说道。
「话说,为了给自己行方便什么的,如果要这么说的话,我也是呀。无视自己遭遇的滑铁卢,依旧以一成不变的朋友关系继续交往什么的,倒不如说我才是赚大了。就像连一百元都不花还能续关一样」
「这、这比喻是不是有点太肤浅了?」
「是吗?但是,不就是这个意思吗。啊,还有还有,如果以为我今后也会一直以异性的眼光喜欢景太的话,那就大错特错了」
「啊、啊啊……说、说的也是」
「没、没错」
…………。…………某种不可思议的沉默降临。
我咳嗽一声,继续说道。
「那,千秋,今后也一成不变的和我做朋友,没关系吗?」
「啊,当然啦!请多指教!」
千秋笑着伸出手。我……才第一次没有过剩的拒绝,正式的,握住朋友,握住她的手。
我们再次迈步,发现下方是一片比周围更加明亮的广阔空间。这是连接星见广场到山脚休息所的阶梯中段的休息台。休息地点设置有椅子,虽然看不清楚,不过远处好像有人坐着。(注:←记住这里)
一边眺望着这里的景色,我发着呆,想着「巴士,可能赶不上了—」,一边沉默着。一旁的千秋好像对我如此的态度产生了什么误会,有些尴尬的呢喃道。
「啊—……那个……但是,对不起,景太」
「诶?什么?」
「呀,那个……虽说要和过去一样,但果然,偶尔也会像现在这样,气氛,变得生硬吧」
「…………啊—」
虽然我现在没有那种意思……但千秋说的我能理解。
她继续说道。
「但是但是,这种程度的气氛,我觉得还是顺其发展比较好……」
千秋的话,让我「没错」的点头。
「话说,如果连这都要控制,反而会很奇怪吧」
「就是呢就是呢。所以呢,嘛,在各种意义上今后『自然的』相处吧,请多指教」
「了解了,喜欢我的人儿呀」
「永别了景太」
「我错了千秋,即使是宿敌,但这种欺人方式我今后都会封印起来的!」
「你可要记住哟,把对自己有好意的女孩子笼络在身边的人儿呀」
「永别了千秋」
「我错了景太,即使是宿敌,但这种欺人方式我今后都会封印起来的!」
我们就这样一问一答,笨拙的探讨着今后的朋友关系。
这时,我发现还有另一个应该检讨的问题。
「对了,千秋对我告白的事,可以对大家说吗?」
「哦,『欺人』事件立马就发生了呢!你、你是什么意思!是那个吗!打算在黑板上写『星之守千秋喜欢雨野景太♡』!」
千秋泪目的提出抗议,我急忙辩解道。
「不、不是所谓的『欺人』啊。诶,那千秋对我告白的事……不,应该是对我有好意的事,难道希望『只有天知地知』吗?」
「肯定啊!那么害羞的事!」
「也、也是呢,喜欢我什么的,一般来想,的确很羞耻呢」
「好久不见了呢,景太超自虐。不过不是羞耻的意思啦」
千秋跟进吐槽道。我咳嗽一声继续说。
「但是这样一来,我有些困扰啊」
「困扰、吗?」
「嗯。因为这不就代表,我也要对天道同学保密千秋告白的事吗?……说实话,作为男朋友有点于心不安……」
「……啊—……」
千秋好似察觉到什么的呻吟了一声。我继续说道。
「虽然应该不算出轨,但『和对自己告白的女孩子,泰然自若的继续着朋友关系』什么的,总、总觉得……有点那个吧?」
我的话,让千秋也开始动摇了。
「的、的确,有点那个呢。明明我也没有绿天道同学的意思,但总觉得在做什么错事」
「对吧?」
「就是呢就是呢。……然后啊景太。虽然很突然,但是我现在有点感动了哟」
「怎么了?」
面对我的提问,千秋……不知为何激动而颤抖的大叫。
「不久之前都还是独自一人的我们,现在……却像这样,为了Terrace Ho○se(注:Terrace House,日本某真人秀)风格一般的现充问题烦恼!」
「…………哦哦!的确是呢!」
说起来我还是第一次注意到。的、的确如此,好厉害!好大的进步!我们居然抱有如此洒脱的烦恼!这算是极致的现充了吧!
我不由得停下脚步思考,抬起头,感慨着。
…………。
好了,发傻到此为止。
我接着走下阶梯,来到之前看见的休息台。这里设置着铜制的天球仪状纪念物以及小憩用的椅子。虽然毫无人影,但空气让人感到少许的温暖。
不过我和千秋都没有停下来休息的打算。斜视着纪念物穿过了休息台后,我们重开话题。
「嘛,实际上我很想对天道同学好好说明的」
这句话,让千秋也开始烦恼,但最后也重重的点了头。
「也是呢。如果天道同学因此讨厌我,谴责我和景太现在的关系,那也只能说没办法。都是我的错」
「……应该是我们、呢」
我如此补充道,千秋有些害羞的,怯生生的点了头。
「我明白了。还是早早对天道同学坦白吧,我们的关系。这样一来,我和景太才能了无牵挂的交往」
「嗯。必须认真的划清这条界限呢,果然」
「就是呢就是呢。隐瞒是对天道同学不好的」
「对呢。我也希望能和交往对象堂堂正正的一同欢笑」
「对。人家也是,希望和重要的人成为这种关系。发自内心的希望」
千秋如此温柔的微笑了。这句话填满了我的内心……但是,现在很难将这种想法用语言表达出来,我只能凝视她的眼睛重重的点头。
离开休息台,继续沿阶梯下行。
这之后,直到到达休息所为止,我们仅仅闲聊了游戏。这样子简直就是平时的我们……不,现在已经很难这样形容了,但即使如此,游戏的闲聊让我们一如往常那样开心。
于是在回到休息所内的时候,虽然我们之间依旧弥漫着略微的「紧张」,但「结」已经完全消失了。
「(虽然结局是伤心的,但我们却相互坦明了各自想说的一切呢……)」
……其实,真正意义上来说,我无法揣测千秋的内心。向亲近的人告白然后被拒绝的伤痛,我只要适当想象一下就能理解什么的,是显然不可能的吧。然而,我却将千秋……将对我抱有好意的人给拒绝了,对她的伤害我永生难忘。……说实话,现在也依旧心疼着。
我们,都受伤了。
但是——至少,伤口没有化脓。
或许会留下伤痕。但是,痛楚终会消失。
瞟了一眼一旁的千秋,她依旧嘟着脸。
「干嘛,景太,老盯着人家。很恶心呢」
说出惹人生气的俏皮话。我也以往常的态度回复道。
「不,只是觉得你那边飘来一股淡淡的海潮气息」
「你只是想说人家有海腥味对吧」
于是我们二人又像平时那样轻松的吵起嘴来。但却是非常令人舒心。
这样一来,今后在电玩同好会时,我们也能作为「朋友」「伙伴」相互接纳吧。
这样的预感让我们放宽心,走进休息所。
当我们来到茶水区时,突然听到意外的声音。
「咦?这不是雨野和星之守吗。干嘛呢,你们」
「诶」
视线寻向这声惊呼的源头。在那的是……。
「诶,上原君……亚玖璃同学?」
现充&辣妹情侣组正坐在茶水区的桌子旁。
「哦哦,雨雨,阿星,辛苦啦—」
亚玖璃同学轻轻挥手的微笑道。我和千秋不由得对视了一眼,接着走向本应早早乘坐巴士回家的他们身边。
我们来到桌子旁,上原君问道。
「你们没回去吗?」
「这是我要问的吧,上原君。你们两个才是什么情况?一小时之前不是乘上前往市区方向的巴士了吗?」
说着便开始回想。实际上,一小时前这两人和天道同学乘上前往市区方向的巴士到发车的整个过程,我都观望着。
我感到不可思议,上原君沉下肩,「问得好」的说道。
「刚出发大概五分钟。巴士就突然停下了。司机在那找了半天的原因,但还是不知道该怎么修理,于是只好让乘客回到休息所,等待下一班巴士。倒霉」
「哇,的确很惨呢」
面对我的同情,亚玖璃同学愤慨的叉起手。
「就是嘛。回到这全靠步行。在漆黑的山路里走了二十多分钟哟?而且下一班巴士好像还晚点了,屋漏偏逢连夜雨呢」
亚玖璃同学说着便透过入口的玻璃看向正面的转盘。的确,在那连一辆巴士都没有。听她说,好像前往我或千秋家方向的巴士也晚点了。
「所以呢,你们也坐在这等吧?」
在上原君的催促下,我们坐在了旁边的座位上。接着上原君对我们提出疑问。
「然后呢?你们怎么还在这?难不成你们各自的巴士也出状况了?」
「啊啊,不,没,我们……」
正打算说明时,千秋从正面踢了一下我的脚尖,让我一惊。
……对了。我到底,打算说什么呢。
「作为在网络上如命运一般交往着的同志,一起看星星然后被告白了」
难道我打算这么说吗。虽然是事实……但如果不将所有事情依次说清的话,按我现在拥有女朋友的身份来看,很容易被误会。但是,下一班巴士随时都有可能来打断我的说明……。
正当我陷入窘迫时,千秋代替我漂亮的回答了。
「那个那个,我们两个都在巴士正准备发车时去了趟洗手间,最后都没赶上。所以呢所以呢,等待下一班巴士的时候觉得很闲就出去逛了逛,既然这么难得,最后就决定去参观后面的『星见广场』打发时间……」
「啊啊,所以你们两个才会从后面回来呢」
听完千秋的说明,上原君没什么疑问的接受了。
然而,亚玖璃同学却「诶!」的大叫。
「什么呀,居然还有这么浪漫的地方吗!?要是早知道,亚玖璃我们也去了!好—不—甘—心—!」
亚玖璃同学趴在桌子上开始撒娇。我一边苦笑一边回答。
「不,来回还是需要不少时间的,和我们的情况不同,对于离下一班巴士发车时间最多只有三十分钟的亚玖璃同学你们来说,就算去了也没时间看星星」
「是吗,嘛,那只有放弃了。……话说,雨雨和阿星居然对星星有兴趣呢。好意外。亚玖璃还以为,对于你们来说除了游戏都无所谓」
「真、真是失礼呢。就、就算是我们,看星星什么的……对、对吧,千秋?」
「就、就是就是,景太。我、我们可不是只会对游戏一边倒的人呢!」
我们相交着视线,扭扭捏捏的低下头。……说、说不出口。实际上,我们九成是为了社交游戏才登山的,但这种情境下说不出口!
「哼—……」
亚玖璃同学一脸狐疑的看着我们。……不好,这个人对于恋爱事件的嗅觉相当敏锐。这样下去保不准她会开始瞎猜。
我焦急的把视线寻向周围,「对、对了」的急忙变换话题。
「和你们乘坐同一辆巴士的天道同学呢?」
我东张西望的提问,上原君回答道。
「啊啊,她要去前面的小卖店区看看,所以离席了」
「这、这样啊。……那、那么,我去找天道同学……」
说着,为了逃避亚玖璃同学的追问,我也打算离席——的瞬间。
「雨野君,星之守同学,晚上好」
身后突如其来的声音让我回过头,在那……带着笑脸,这个世界上第一可爱的生物,我的女朋友•天道花怜登场了。明明今天经过了长途跋涉,夜晚中,她却在金发的映衬下,身后发出耀眼的光芒。
「您、您辛苦了!」
我不知为何紧张起来,如运动社团的后辈那样慰劳道,急忙起身,为确保她的座位,将放着我的随身行李的左边座位让了出来。然而,天道同学却……。
「啊,上原君,亚玖璃同学,打扰了」
「……诶?」
回过神来时,她已经坐在了隔着上原君和亚玖璃同学那边的椅子。
「(……没、没事,嘛,无所谓啦……又没规定说情侣一定要坐在一起……嗯……)」
虽然在场所有人都对这位置选取有少许违和感,嘛,其实她大概也只是坐回了自己原本的座位而已,我们都如此判断着。
突然,上原君「那、那么」的起身说道。
「好像巴士还没来,我去一下厕所」
听到这句话,亚玖璃同学也站了起来。
「啊,那亚玖璃也去吧。天道同学,拜托你看一下行李呢—」
「……诶?」
「诶?」
天道同学突然动摇的叫出声,这反应让亚玖璃同学歪起头。
「那个……我只是希望你帮我们看一下行李而已……有、有什么不方便的吗?」
「诶,啊,不、不,没什么……。了解。二位的行李,在下天道花怜,拼了命也会守护住!」
「没人让你拼命的……。那个,嘛……那,拜托了」
感到不可思议的亚玖璃同学,也继先走一步的上原君之后去向了厕所。
守望着她的背影……我突然想到一件事,于是踢了踢千秋的脚尖。
「(之前那件事,不如就趁现在说?)」
我用视线和表情向她传达这项提案。千秋一瞬间有些困惑,但之后便立马面露觉悟,点了头。
千秋将身体转向天道同学,带着非常认真的表情说——
「啊,雨野君!你玩了『Warfield』的最新作没有!?」
——出来之前,天道同学突然睁大眼睛向我们问道。
我有些困惑的回答。
「没、没,很遗憾,我没玩……」
「是、是吗。没玩啊……。……啊,星、星之守同学呢……」
「没、没玩的说……很抱歉……」
「是吗……」
……对话结束。因、因为我们没玩过啊,那个游戏。
而且,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
「那个,天道同学?就是,千秋和我,现在有一件很重要的事要跟你——」
「这一作是以第一次世界大战为舞台,战场感超强的呢!」
「那个话题还没结束吗!?」
「Warfield」的话题又突然继续了!只见天道同学叽叽喳喳的说着。
「不,就我个人来说,并不讨厌以近未来为舞台,全靠激烈的武打和未来道具的FPS哟!?但是模拟游戏这东西,果然还是靠来回的攻防才更有战略性和团队配合吧!你想,线上战车游戏之类的之所以有趣,就是因为狙击并非一切的操作感——」
「请、请等一下天道同学!虽然我很喜欢别人的游戏评论,但是现在能不能把这个话题搁置一下?」
我拼命盖过她的话,天道同学不甘心的「咕」的呻吟了。……咦,天道同学是这样的人吗?呀,虽然我和千秋也喜欢滔滔不绝的说自己喜欢的游戏……但天道同学应该是个很懂得看气氛的人吧……。
嘛、嘛,不管怎么说,总算是把天道同学的「Warfield」谈论给打断了。
我和千秋咳嗽一声,端正坐姿,再一次对她道出我们的话题——
「我去小卖店看看」
——之前她就突然起身了!我「不对不对不对」的急忙阻止她!
「你到底要去几次小卖店啊天道同学!」
「说不定商品更新了」
「哪会像线上游戏那样实时更新商品啊!还有,你不是说就算拼了命也要帮亚玖璃同学她们看行李的吗!?」
「哼,为什么本小姐要拼命为亚玖璃同学她们守行李呢」
「虽然你的观点非常正确!但这不都是你自己说的吗,天道同学!」
「刚才那是我状态不正常。那么,我去小卖店了。见谅!」
「你现在才是相当不正常哟!就、就算是在不正常的情况下做的约定,那也终归是约定吧!不负起责任来可不像话哟,天道同学!」
「咕……这、这个,说得、也是呢。我、我知道了。我……看行李」
天道同学露出仿佛要咬断舌头一般不甘心的表情,死死盯着亚玖璃同学她们的行李。…………。…………。
「那—个……天道同学?就是……我和千秋,有话要……」
「…………(盯—……)」
「……天道同学?喂—?」
「(盯—……)」
天道同学心无旁骛的盯着亚玖璃同学她们的包包。
「这也太认真了吧!就算是看行李也能说话的吧!?天道同学,随便给个回答好吗!」
「u」
「好随便!回答比想象中还随便!都让人怀疑你到底有没有听到我的话!」
「u」
「请认真听我说好吗,天道同学!喂,天道同学!」
我忍到极限,站起身,将手伸向天道同学的肩——
「!」
「!?」
——的时候,手被啪的一下甩开。
明对如此明确的拒绝意志……我和千秋一瞬间呆住了,接着——
「久等啦—。抱歉啊,让你们看行李」
「雨雨,巴士还没来吗—?」
——上原君和亚玖璃同学从洗手间回来,让情况变得复杂了。
这两人归来后,我和千秋开始偷偷摸摸的小声议论。
「(感觉情况有点微妙……嘛,下次再说吧)」
「(也是呢。其实也没必要现在就说)」
天道同学的情况有些奇怪,或许是积累了一天的疲劳外加这么晚的时间,让她产生的「奇怪情绪」,我和千秋都没有注意到。实际上我和千秋也一样,之前在星见广场时就不停的害臊。
不过……。
「(对于我们来说,和天道同学说明结束的那一刻,我们相互之间的异性意识便可以告一段落,真真正正的变回『朋友』的关系……)」
变成这样的关系后,我们才能解开心结,重新开始。
理想很丰满,但现实是,我们「正共同拥有着没对天道同学坦白的秘密」……反而陷入了一种出轨的状况。这是几个意思啊。
不由得看向千秋,她也看着我。我们就这么偶然的对视了。相互都感到尴尬,低下了头。不过……。
「(所以说,这种出轨关系待续的情况到底是什么鬼!如果不跟天道同学说清楚,我和千秋之间的男女意识根本抹不干净!)」
不过,用简讯或电话来解决问题又有点不合适。毕竟是一件很重要的事,必须要我、千秋和天道同学三人坐在一起当面谈才能体现诚意。
我独自一人大声叹息,眺望着开始和上原君他们闲聊的天道同学,得出结论。
「(嘛,反正在同一个同好会,今后三人一起谈话的机会多得是)」
又不是远距离恋爱。最迟不过几天就能解决。
就在我思考期间,前往各个方向的巴士陆续到站。
我们第二次进行了简短的告别,各自乘上巴士。
于是。
巴士这次平安无事的向各个方向发车了。
这漫长而又充实的一天,终于结束了。
天道花怜
透过行驶中的巴士的窗户眺望夜晚的街道,我独自一人,深深的叹息。后方的上原君和亚玖璃同学恩爱的并肩坐在一起,我坐在离他们有些距离的前方座位。虽然他们可能觉得「被我关心了」,但实际上并不是这样。
我……只是,想一个人静静。
根本没有和别人说话的心情。
要问为何……要问为何,那是因为……。
「(雨野君和星之守同学『开始交往』的事实,要让我怎样接受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心中狂叫着,低下头,左拳不停捶向旁边没有人的座位。
无处宣泄的感情奔流,仿佛龙一样在我内心肆虐。
愤怒,悲伤,嫉妒,妒忌,憎恶,以及——
「(绝对……绝对不会认可的!)」
——激烈的拒绝。
「(太不科学了吧……这种事……这种事……!)」
不由得掐自己的脸。…………好痛。痛到伤心欲绝。接着又自己骗自己那般捏紧另一侧的脸,结果依旧不变。仅仅只是让两侧脸颊的火辣感取得了平衡。
「……呜」
我内心的悲伤战胜了愤怒,不禁要溢出眼泪。
但是,我立刻「不行」的鼓舞自己。
和游戏对战同一个道理。内心丧气到哭出来的话,一切都结束了。如果是作为下一战的燃料的不甘心的眼泪,流出来也无所谓。但是,为了扑灭心中的怒火而流下悲伤的眼泪,那是绝对不行的。因为那是真正代表一切都结束的眼泪。
「……呼」
调整好呼吸,为了让内心再度振奋……我将得知那二人「决定交往」的全部过程……尽可能客观的,以向第三者陈述那样的心情,开始回想。
*
时间追溯到大概一小时之前。
由于巴士的故障,步行回到休息所的我、上原君还有亚玖璃同学三人在茶水区打发时间。
但是,对于上原君和亚玖璃同学这对情侣来说,我怎么看也都是一个电灯泡。于是,多少对此在意的我以「啊,我、我去小卖店看看」为理由离开了。
这,就是本日最大的失误。
实际上,小卖店几乎没什么可看的。立马变得无所事事的我,漫无目的的在馆内徘徊……于是,我发现了。
那个「星见广场」的入口。
突然感觉这正好能打发时间,于是开心的仔细阅读说明,最后判断到时间不够往山顶一个来回。
但即使如此也不想放弃「满天繁星」的我,相信了即使在通往广场的路途上也能看见美丽星空的说明,于是便尝试攀登到中间地段。
然后,我果然看到了漂亮的夜空。
在有些开阔的山路中段的休息区,能看到星空,于是我独自一人坐在休息用的椅子上,悠闲的欣赏满天繁星。
……还一边想着,要是和雨野君一起看就好了—。
就这么痴呆的欣赏了大概一分钟的星空。发夹突然掉到椅子后方的黑暗之处。
我无奈的起身,绕到椅子后方,弯下身子在一片黑暗中搜寻发夹。
然而,发夹掉得意外的远,最后搜寻到天球仪纪念物的内部,才终于找到。
正当我找到发夹放下心,打算回到休息所——
——正要起身,突然,感觉到有人的气息。
不由得被吓到,于是我反射性的重新躲在纪念物的暗处。
接着从暗处偷窥,那好像是从山道下行的情侣。
说实话我完全没有藏起来的必要,但既然已经藏起来了,实在是不忍突然冒出来吓到他们。于是我只好无可奈何的继续藏着,等他们走过休息台再出来。
纪念物内,我一边对自己这莫名其妙的行为感到失落,一边等待着这对情侣通过。但是,不知过了多久,他们两人还没下来。
到底在干嘛呢,等到麻木的我从纪念物中探出头,偷偷的观望。
……然而,在那出现了意外的人物。
「(诶,那是…………雨野君和,星之守同学?)」
这令人诧异的情景,让我瞪大了眼睛。而另一边,那两人却看起来十分愉快。
「不久之前都还是独自一人的……………………现充……………………烦恼………………!」
「…………哦哦!的确…………」
虽然只能听到只言片语,但这音色,毫无疑问是那两个人。
「(为什么他们会在一起……)」
只觉胸口一阵骚动,我继续偷窥。接着,这两人不知为何在阶梯上停了下来……就这样,一同沉默的仰望天空。
「(……这、这气氛是什么情况……!气……!)」
不禁妒火焚身。……不,虽然事后再一细想,其实那时是我自己在那飙车,但是,孤男寡女一脸深沉的仰望天空……此情此景,简直是教科书式的「浪漫」。
我的不安愈发明确时,那两人走下阶梯。
我急忙把将脸探回,再次蹲到纪念物的后面,完美隐藏自己的气息。……请不要吐槽我为什么这么做。事前已经藏了起来,后来想出去也出不去的那种感觉,你懂吗。
不管怎么说,现在的我只能在纪念物中隐藏气息。
雨野君和星之守同学完全没有发现我,继续慢慢的下行。
于是,就在经过我躲藏的休息地点时……二人突然说道……。
没错,就是那决定性的话语。
「嘛,实际上我很想对天道同学好好说明的」
「也是呢。如果天道同学因此讨厌我,谴责我和景太现在的关系,那也只能说没办法。都是我的错」
「……应该是我们、呢」
这时,我还不明白这句话的意思。虽然不明白……但我的心跳却急速加快。有不祥的预感。我在内心中无数次警告自己,千万不能继续听下去。
但是……在我堵住耳朵之前。
那句「残忍的话」,从星之守同学的嘴里说了出来。
「我明白了。还是早早对天道同学坦白吧,我们的关系。这样一来,我和景太才能了无牵挂的交往」
「(————诶)」
瞬间,我瞳孔里的某种感情断裂了。
……ni shuo shen me?
刚才是我听错了。就是平时的那种误会。没错,肯定是。哈哈。
此时我拼命的让自己保持冷静……但就仿佛是要对我补刀一般,两人嘴里不断吐露出咄咄逼人的话语。
「嗯。必须认真的划清这条界限呢,果然」
「就是呢就是呢。隐瞒是对天道同学不好的」
「对呢。我也希望能和交往对象堂堂正正的一同欢笑」
「对。人家也是,希望和重要的人成为这种关系。发自内心的希望」
「————」
之后的话,由于距离被拉开,我都没听到。
不,就算听到他们的「声音」,我也听不懂他们的「话语」吧。
因为,在那个时候,我的心,已经混乱无比。
「(诶,什么,这是,诶,也就是说,什么情况……)」
我在纪念物内抱膝而坐,独自一人默默的思考。但是……就算再怎么想,再怎么想,再怎么想……得出来的结论,都只有一个。
就和刚才听到的一样……如字面上的,解释。
「(雨野君和星之守同学开始交往,近期,就要和我划清界限)」
…………。
「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起身大叫。雨野君他们已经走远,自然没有发现我的存在。但——
『呀啊啊啊啊啊!?』
「?」
——在他们后面下山的情侣,被我吓呆了。……嘛,毕竟是人烟稀少的夜路,从纪念物内突然冒出一个大叫着并一脸凶相的金发女,自然会是他们这种反应。……现在回想起来,真是很对不起他们。对不起。祈祷这件事今后不会成为都市传说。
总之,我急忙向那两人低头致意后,逃下山道。眼角闪闪的泪水,随风向身后飞舞。
下山途中,脑子很混乱,什么也没法想。悲伤、不甘,对突如其来展开无法理解。
无法,接受现实。
但即使如此,到达山下的休息所时,唯有一点……我能清醒的回答出来。
那就是……。
「(不、不认可……!不会认可的……!这种事……这种事,绝对!)」
那两个人想擅自和我「划清界限」,自己迈向新的未来,这种任性做法。
我怎么可能就这么简单的认可。
「(对……谁会许可你们这样做!)」
这……要形容起来,就是面对来到家里提亲的女儿的男朋友,断然拒绝会面的父亲的觉悟。
因为,如果听他们讲明的话。
如果,被他们,划清界限的话。
我就真的……无计可施了。
根本没有任何一个手段,能对抗两情相悦的两个人。
所以……回到休息所后只有我们三人时,面对想提出交往报告以及分手事宜的他们,我拼命的糊弄了过去。
*
「……呼」
回想完毕,意识再次回到在静夜里行驶的巴士内。回过头,发现后方的上原君和亚玖璃同学已经亲密的靠着头发出嘶嘶的睡息。看着这对微笑的情侣,我……再一次坚定了决意。
「…………还没、完。还没……因为雨野君……向我告白了……」
没错。不久之前我不是刚听到雨野君那极致热情的告白吗。我可不认为那是骗人的。但是,如果是这样,为什么还会和星之守同学交往……。
思考到这,我突然反应过来。
「(对了!为什么至今都没有发现呢!肯定是——面对星之守同学的告白,他无法断然的拒绝吧!)」
这样一解释,一切都说得通了。
于是我继续推理。
「(嗯。没错!肯定是这样!因为那可是温柔的雨野君啊!在那样浪漫的环境下被身为朋友的星之守同学告白,肯定不可能断然拒绝的吧!肯定是这个结果!不会错的!)」
然后,在不知不觉间,他们的对话就向出人意料的方向进展。最终演变成那两人计划向我提出「划清界限」的结果。
这样一来一切都能解释了。……唔,因为如果不这样诡辩,是不行的。
「(那两人是真正相互喜欢什么的……这种事……)」
我对雨野君的信赖之心,闪现出一丝不安。……不行啊花怜。这种可能性,根本没有考虑的必要。
刚才的推理是正确的。毫无疑问。
「(对。因为很说得通嘛,嗯嗯)」
我不禁对自己那「优秀的洞察力」露出一丝冷漠的微笑。
「(哈,话说回来,我这样的洞察力,一旦认识到是『误会』和『错过』引发的事件,自己就能给出推理素材呢……)」
连我自己都害怕我自己。究竟要变成多么不可爱的女人才满意啊,天道花怜这个女人。
但是,这次我却十分感谢自己那优秀的头脑。多亏了它……我才能认清真正的「敌人」和「应对方法」。
敌人……也就是星之守同学——这种认识是错误的,正确答案应该是,他们二人正遭遇的,「由误会导致的情侣成立宣言」。
而对此的应对方法……也就是。
「(这样一来,我能做的,就只有一件事呢!)」
我透过窗户凝望星空。
伴着浑身的决意,越过窗户,我猛的将拳头举向夜空。
「(如果那两人找我『再次谈话』,那就回避、回避、回避到底,这样一来,那两人的关系就只能『维持现状』。这可是为了大家都能获得健全的幸福呢!)」
而我这气势恢宏的一拳——
『叮咚。下一站,停车』
——错误的,按下了停车按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