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金色文字使 被四名勇者波及的独特外挂
  4. 第五卷
  5. 第一章 第三大陆——魔界
  6. 繁体版

第一章 第三大陆——魔界
2017-06-22 18:32:26

		

丘村日色抵达名为【卡连多】的城市之后,把新月留在旅馆附近,立刻开始找寻杂货店。他所找的东西是——MP回复药。
其实以前他曾经想过,可不可以用『回复』这两个字来恢复MP(魔力),于是着手掌试,但不可行。HP(体力)是恢复了,MP却只是有减无增。
似乎是因为如果可以用来恢复魔力,就能无限循环地一直使用魔法,才加上了限制。
这套《文字魔法》——与MP相关的文字上,效果限制都非常严苛。
(系统设定也完整得太机车了……算了,如果可以用魔法恢复魔力,就完全是个无限循环了,如果要说是理所当然的限制,也确实是如此。)
总之,他决定先买MP回复药,看袋子塞得下多少就买多少,明天再买粮食。今天在旅馆住一晚,明天他就打算动身前往某个地方。
「差不多了,口水鸟的饲料也买好了,打道回府吧。」
在他举步往旅馆走去的时候,忽然有一栋建筑物引起他的注意。
「噢,是图书馆啊。」
日色的双眼闪闪发亮。对于日色来说,珍贵的书本和食物一样不容错过。只要遇上好书美食,不弄到手,他是不会善罢干休的。他的双腿理所当然地往图书馆走了过去。打开门走进去之后,虽然规模不大,但确实是座图书馆。
「……喔,这里居然有借书区和购书区呢。」
柜台在左右两侧,分别立著借书和购书的牌子。看来摆放在右侧的书本是出借专用的书籍,左侧摆放的则是供人购买的书。
日色毫不犹豫地往购买区的方向而去。如果要长期留在这个城市,去借书区倒也无妨,但是因为他明天就要离开此地,所以便想去看看可以买的书。
他一边走着,一边粗略地浏览着书名,然后目光停留在一本书上。他把书从架上拿下来,盯着封面看。
「果然是《汀库维克尔的冒险》……虽然封面跟之前读过的书不一样,不过内容好像一样。作者也是同一个人。」
他想起之前在【多加姆】,跟阿诺鲁德的一位名为马克斯的朋友借过的一本书。当时的那本书封面是蓝黑色,但现在手里的这本书,作者、内容都一样,单就眼前所见,似乎和其他书不同,没什么人对这本书有兴趣,架上居然还剩下五本之多。
(嗯,毕竟是人类的故事,也许不是那么对兽人的胃口。)
这个世界——【伊蒂亚】。对因为被召唤勇者仪式波及,而召唤至此的日色来说,是个异世界。
这个世界里共存在三块大陆,分别是人类统治的人界、兽人统治的兽人界,以及魔人统治的魔界。
此时此刻,这三个种族分别都处于战争一触即发的关系之中。就在前不久『魔人族』与『兽人族』间也爆发了战争。当时因为魔王的机灵对应,以破坏唯一一座连接彼此大陆的桥梁这样的手段,让战争立刻宣告终结。
但是,战争的火种依然在四处冒着烟。日色现在虽然以『化』字化身为兽人,但是真正的身分却是人类。万一这件事曝光,必然会引来一堆麻烦。
过去曾被人类当成家畜奴隶这样的经验,兽人们应该无法忘怀吧。或许就是因为如此,才不想去读以人类为主角的故事这种书吧。
他把书放回架上,又找了找还有没有其他比较有特色的书,然后买了几本书。
回到旅馆喂过新月之后,他回到房间躺在床上。
「明天就去『那里』吧,终于来到这一刻了。」
虽然犹豫了一下要不要看看今天买的书,不过今天已经累了,决定就这么阖眼睡去。
隔日一早——
离开【卡连多】的日色和新月走了一小段路之后,停下脚步确认了一下四周是否空无一人。
「好,没有半个人,到这边应该没问题了吧。」
日色把魔力集中在指尖,开始写起文字。他所写下的文字是——『转移』。这两个字应该是这一个月里最常使用的二字魔法了吧。总之一句话就是方便。毕竟只要是落脚过的地方,都能在瞬间进行空间移动。
像这样移动着聚集魔力的指尖写下文字之后,让文字涵意具象化,这就是日色的独特魔法——《文字魔法》。
「走喽?」
「咕咿!」
日色的左手摸在新月身上,发动文字效果——咻!两个存在瞬间就消失了。
日色抵达目的地之后,眼前看见的是广阔的大海。由于他所站之处是一道悬崖,所以是俯瞰着大海。在遥远的前方,可看见一片仿佛可以覆盖整座海域的巨大大陆。
「和之前没什么两样呢。」
其实之前他也曾经来过此处。紧接在和阿诺鲁德他们道别之后立刻就来了。
【葛德路特桥】——以前这里曾存在着一座巨大的桥梁。
但是在战争之时,由于魔王毁了这座桥,造成双方无法往来两座大陆,战争被迫演变成立即告终的局面。
人在此处的日色四处张望着,再次确认没有任何人在之后,开始写起了文字。不过,这次他是把字写在自己手背上。发动文字之后,随着啪滋作响的放电现象,蓝白色光芒覆盖了日色的全身。长在头上的兽耳及蓬松的尾巴渐渐消失。
取而代之的是跟常在动画等看到的妖精一样,耳朵慢慢变尖,额头长出一根约五公分左右的小角。可以算是偏白的肌肤变成了褐色。还有头上混著银色与黑色的头发,摇身一变也成了紫红与黑色交杂的颜色。
他朝岩石射出一个『镜』字,把岩石表面变成镜子,检查自己的外貌。
「嗯,成功了。」
他看着自己的样子,认可地点点头。他刚刚写下的字是『化』。就如同他当初刚来到这块大陆时,发觉不适合以人类的身分出现,便化身为兽人时一样。然后这次——
「我这副模样,横看竖看都是个『魔人族』吧?」
被日色这么一问,新月点头如捣蒜地做出回应。
他来到这里的目的,就是为了要前往从此处得以看见的『魔人族』大陆——魔界。为此,他事先找了关于『魔人族』的书籍,对于魔人族有什么种族、还有外貌是什么样子,先做好了功课。
他想像着『魔人族』中人数最多的种族外貌进行变身。
日色跃上新月的背,在她背上写下『飞翔』二字。
「好了,飞吧!」
「咕咿咿咿咿!」
她回应着日色的喊话,大大地展开了翅膀。
随着啪沙啪沙啪沙啪沙的翅膀摆动声,新月的身体轻轻飘了起来。这情况要是被第三者,特别是兽人们看见的话,肯定会大吃一惊。
莱匹克这种生物,基本上翅膀都已退化,无法在空中飞行。然而,要是被人知道莱匹克能像这样飘浮在空中,想必会十分引人注目吧。
不过,根据日色调查的结果,现在魔界里似乎也还存在着跟新月一样能够在空中飞翔的莱匹克。看起来随着环境不同,进化或退化的状况也不尽相同。
像新月这种生活在兽人大陆的莱匹克,脚力异常发达,可以在保持着相当程度的速度下奔跑。
而在魔界里依然存在着翅膀并未退化,现在依然能在空中自由飞翔的同种生物,就是这么回事。正因如此,即使就这样在空中飞翔前进,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所以才选了这个方法。
日色有点舍不得地从空中俯瞰著兽人界。
「这里是块有趣的大陆,下次见喽!」
这一个月——他四处旅行,有了不少有趣的发现,也遇见了各式各样的人。虽然他也还想再到处走动看看,不过现在他的心思已经飞到魔界去了。
他目不转睛地看着魔界,一股带着崭新的冒险的气味传来,让他忍不住笑了出声。
「喂,飞太猛小心很快就累了。」
虽然光靠日色写下的『飞翔』二字的效果就能飞行,不过他已经实验过了,像这样拍动翅膀可以加快移动速度,但是却非常耗体力。
这个文字效果,经确认约可持续十分钟。由于用一字魔法写下的『飞』,一分钟后就会失效,所以差别相当大。
即使如此,新月一副想说自己没问题的样子,以干劲十足的叫声回应了日色。
(算了,照这个速度很快就会到了,而且就算文字失效,只要立刻再发动新的文字就没问题了。)
日色心里这么想着,一边从空中眺望着逐渐靠近的魔界。要他说的话,他觉得这里和兽人界一样,是个有着丰富自然环境的大陆。
广大的森林及湖泊——可以看见这些辽阔的大自然景色。不过,得忽略这些森林和湖泊都有着奇异的形状及颜色。
红色湖泊配上黑色森林,还有让人感觉像身处地狱的针山。光是这些就令人难以涉足前往,简直是异样的景观,不过在大陆深处也发现了广大的沙漠。
只不过和『兽人族』或『人族』大陆不同,几乎没看见什么人工建筑。几乎让人以为魔界里没有城市或村庄等地方了。还有些地方被连绵不绝的山峰遮蔽而无法看清,在那前方应该有城镇之类的地方吧。应该。
日色想先找个城市或村庄收集情报,四处张望之后却什么也没找著。
(怎么办……就这样在空中四处飞翔寻找吗?不,再怎么样,这家伙的体力和精力也是有极限的……没办法,暂且在附近降落,用魔法来找好了。)
他决定吩咐新月先降落在看似不远的沙滩上。
——————魔界。
近似翡翠色泽的浅绿色沙滩尽在眼前。
「好奇特的沙啊……绿色的。不过,对喔,这里是魔界……由魔人统治的大陆。」
好奇心让他身体由内而外颤抖着。新大陆。终于踏上这片土地。虽然为了突然被初次所见的沙子包围这件事感到惊讶。不过,看来这似乎不是宝石,只是沙子是绿色的而已,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不过,当他降落在沙滩上的那一刻,新月便累得不支倒地。看来似乎不习惯长途飞行,累积了不少疲劳。就是这样才说不要飞太猛啊……
由于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日色想让新月先恢复一下,便用了『痊愈』二字恢复了她的体力和精力。
总觉得她连精神都变得十分亢奋,在沙滩上一边叫着,一边四处乱跑。日色打算暂且不理会她,直到她尽兴为止,所以日色立刻用了『探』字找寻附近是否有城市或小村子。
发动文字之后,文字化为箭头指点日色应该往哪条路前进。
「这个方向前面会有村庄吗……」
语毕,他循着箭头的方向看去。箭头指着的是刚刚在空中看见的一座山。
「这方向指的是城市在山里面,还是在越过山的另一头呢……算了,就慢慢走吧。」
接下来终于要在魔界中走动一事,让他心跳加速。只要一想到不知道有什么好吃的东西,或是稀奇的书,内心就雀跃不已。
为什么像这样降落在新大陆上的时候,情绪会如此高涨呢?
日色纵身跃上新月背上,便往箭头方向开始前行。离开沙滩之后,映入眼帘的是一片辽阔的草原。刚刚那座山便耸立在草原前方。
(虽然现在气氛还很祥和,但是天有不测风云啊。)
根据情报,魔界里的怪物的强度和栖息的数量,和其他大陆相比完全是不同的层次。听说密密麻麻的四处都是S级之类的怪物,数量极为庞大。
由于也可能会突然遭袭,日色动手写着文字。
利用《设置文字》可以设置五套文字,所以不管三七二十一先在新月身上写下『速』、『防』两个字,然后再在自己身上也写下同样的文字。而最后一个字,他在刀上写下了『伸』字。写好的文字一个个都像被吸走似的消失了。这么一来就设置完成了。随时都能发动。
「虽然觉得随着等级上升,将来应该也可以设置两个文字,不过在那之前,得小心不要要用错地方。」
在新月背上摇摇晃晃地在草原上跑了一段时间之后,日色察觉有个东西在视线范围的边缘缓缓移动着。
「停下!」
新月突然听见主人阻止她前进,慌张地煞了车。
「咕咿?」
「你看看那边。」
在日色所指的前方,有个推测应该是怪物的存在。
看似将史莱姆放大数十倍的怪物,正拖着柔软具弹性的身体,在地面上缓慢移动着。虽然颜色是绿色的,但是透明度高,透过身体还能隐约地看见另一侧。而且,仔细一看,身体中心处还有一个类似果核的红色块状物。
「那个像红色心脏的玩意儿就是它的弱点……吧?先不说这个,怎么一开始突然登场的就是只没收录在图鉴中的怪物啦!」
日色心想该不会是只独特怪物吧,全身紧绷了起来。不过后来发现前方不远处也有同样的怪物,让他松了口气。基本上独特怪物都是单独行动,所以对方不是独特怪物的可能性比较大。
独特怪物身上几乎都具有特殊异能,是日色尽可能不想遇上的对象。
「果然跟在公会听到的一样,看来魔界的怪物没有收录在图鉴里。」
图鉴中虽然收录了生存在人界和兽人界的怪物资讯,但是却没有刊载魔界怪物的资料。接下来只能靠自己的双眼去确认了。
「真想快点去到城里看看图鉴啊。」
不然连怪物的种类都搞不清楚,情报还是事先搜集起来比较好。当然也可以用《文字魔法》来调查,但是每次都这么做的话,就会造成魔力的浪费。所以,如果可以,靠图鉴得到资讯是最有效率的。
「先不管那个,总之在魔界的首次实战,就让我来小试身手吧。」
他从新月背上下来时说了一句「你退下吧」,然后确认新月已走远之后,拔出了挂在腰间的爱刀——《刺刀•贯穿》。
不知道是不是到了现在还没注意到日色的存在,怪物动作迟缓地移动着。把魔力集中在指尖,写下『窥』字来确认怪物的《状态》。
「名字叫作高等史莱姆……是S级啊。喂喂喂,路上居然到处都是S级怪物跑来跑去啊!」
情报是到手了,但若没有像这样亲眼目睹还真是难以置信。带着几声叹息,日色环顾四周,视线又捕捉到了好几只高等史莱姆。
截至目前为止,日色也曾遇过S级怪物,但是全都是一对一的打斗。但是此时此刻,这里有好几只S级怪物。真不愧是魔界,令人叹为观止。
(搞不好过阵子还会遇上到处都是SS或SSS级怪物的状况呢。)
魔界连怪物的强度都高出一个层次。要是等级太低,也可能会被秒杀吧。所以日色才会在来到魔界之前,死命地提升等级,但是实际踏上这片土地之后,他才确信自己还远远不足。
(这下刻不容缓,得快点提升等级才行。)
为了得到即使遇上SS级以上的怪物也不会丧命的力量。
「为了达到这个目的,只好请这些家伙们成为我的养分了。」
附近一只高等史莱姆对日色的杀气起了反应,忽地停下了动作,慢慢将注意力移了过来。接着突然以极快的速度往日色跳了过来。
个头明明那么大,动作却像小动物一样,结果被乘虚而入。
「这么突然!看我的!」
日色用力地侧身一跃,立刻往落地的高等史莱姆斩去。
他一记横斩劈开了对手,本来以为已经给予伤害,对方却不为所动地撞了过来。
「啧!怎么可能让你得逞!」
日色本来以为避得开,这次它却把身体的一部分当作子弹,弹射过来。日色立刻以双臂抵挡,但是几乎感觉不到冲击。他毫发无伤,只觉得软趴趴的。
(到底有什么目的——?)
——搞不清楚怪物是否真的将身体的一部分发射过来,日色皱起眉头。但是,下一秒他就理解对方这个动作的意义了。沾黏在他身上的史莱姆身体的一部分,起火燃烧了起来。
「好烫!」
日色慌张地挥舞着手臂,想把燃烧的史莱姆抖落。却相当难以甩开。
「可恶!」
他蹲在地上,抓土撒在手臂上。咻……这次火才真正熄灭了。
「呼、呼、呼……这家伙……!」
好不容易到手的红色斗篷被烧得破破烂烂,还受了轻微烫伤。他很后悔,要是有用『防』字就好了。
「可恶……竟敢对我做出这等好事!」
刹那间缩短了与怪物的距离,怒气冲冲地挥刀劈斩而下。跟刚刚一样,本来以为劈斩下去有伤害到怪物,仔细一看,伤口却愈合恢复成原来的模样。这么说来,刚刚的伤口也在不知不觉间已经愈合了。
「原来如此啊。物理攻击起不了作用就对了……」
日色渐渐弄懂了高等史莱姆的特性。
(如果用『解析』二字应该可以知道得更详细,不过专程弄好的《设置文字》也会消失。)
心里想着「二字的限制比想像中来得更麻烦」的同时,他也发现自己内心觉得这样一边战斗,一边分析对手的特性也满有趣。
(无论如何,如果物理攻击起不了作用,这个时候果然还是——)
和怪物拉开一大段距离之后,日色竖起食指做好准备。但是对方又开始把身体的一部分当成子弹发射过来。他已经明白抵挡是没有意义的,所以这次他回避攻击,让对方无法击中。高等史莱姆啪搭啪搭地落在地面,然后起火燃烧。
(身体的一部分会起火燃烧就代表它对火的抗性应该很高。那就不能用『火』字了。)
本来『火』字能对史莱姆系列的怪物造成大伤害,但是他认为用在高等史莱姆身上应该无效。再加上,他也已经领悟到非必要不能靠得太近。
要是被那庞大身躯给抓住,再来个起火燃烧之类的招数,就不是光烫伤这种程度可以解决的了。必须与它保持一段距离,进行远距攻击才行。
(真不愧是S级啊。动作也很快,还拥有与独特怪物不同的麻烦能力。)
还具备发射身体一部分的中距离攻击能力。而且太靠近也很危险。
(要怎么收拾它才好呢……嗯?那个中央的核心部分——那里果然是它的弱点啊……要不要用刀刺穿试试呢?不过,它动作又那么快……再加上,如果最后还来个爆炸什么的可就麻烦了……)
根据经验法则,偏偏就是这种怪物才会进行自爆攻击,特别难应付。
最后日色选择保持远距离来解决它。他把刀收进刀鞘,一边注意着高等史莱姆的动向,一边写下文字。
日色决定写个『冰』字,在冻结怪物之后给它最后一击,但是就在他以为已经做好写字的准备的那一瞬间——某种东西从背后飞了过来。好险没有击中他,但是在碰撞地面的同时却激烈地烧了起来。
日色心下一惊,倒抽了一口凉气。回头确认之后,发现背后──还有一只高等史莱姆。看来是注意到这场骚动才来加入战局。
它的参战对日色来说很不利。可以的话,他希望能够一只一只地慢慢收拾掉。不对,坦白说,要同时应付多只S级怪物很困难。
日色唉声叹气完之后,为了让两只怪物一起出现在视线范围内,他特地拉开了较长的距离。但是两只怪物却同时动了起来,想拉近与日色之间的距离。
「唔!烦死人了!」
只要一拉开距离,史莱姆就缩短距离,并且把身体的一部分发射出来。而且这次还是两只史莱姆的分量。光是闪避就已经用尽全力。只要一碰到就会被黏上然后起火。真的已经受够了。
就连日色也渐渐开始烦躁起来。额头上冒出青筋,一脸不爽地啐了一声。
「给我适可而止啊!你们这两个软趴趴混蛋!」
突然之间,日色的手臂上浮出文字,像是消失在当场似的迅速地移动着。浮现的文字是『速』。这就是他事先设置好的其中一个文字。他发动文字魔法,发挥其效果。
日色转眼间便占去高等史莱姆背后的位子,对其中一只高等史莱姆发动『冰』的效果。于是在刹那间便完成了冰镇史莱姆。
日色感觉到另一匹高等史莱姆正打算从他背后撞过来。
「我可是有发觉啊!」
立即发动已设置好的『防』字。
蓝白色的魔力防护壁覆盖日色全身,全身撞过来的高等史莱姆被防护壁弹开,往后飞得老远。同一时刻,日色拔出刀,发动了同样在先前就设置好的『伸』字。
刀身笔直伸长,「嗖」地一声刺进了高等史莱姆的身体,依计画以刀刺穿那个像核心的东西。
高等史莱姆的动作停了下来。日色看见这一幕,目不转睛地观察著对手。
「……果然是弱点……吗?」
但是——怦通!
核心出现了像心脏急遽跳动的活动,可以透过刀子感受到那股颤动。
(总、总觉得事情不太妙!)
日色的本能领悟到了些什么,火速拔出刀子,离开现场。紧接着,业火包覆了核心遭日色贯穿的高等史莱姆全身。火势极为猛不,刚刚要是继续待着没有离开,肯定早就被卷进这场火了吧。
就算拉开这么长的距离,还是感觉得到头发都快被烫卷的热度。
火势就这样渐渐燃烧殆尽,地面也一片焦黑。看着这一幕……
(刚刚真的是好险啊……顺从本能躲开果然是正确的。)
日色看着另一匹冰镇高等史莱姆。他很怀疑这种状态是不是真的是打倒了怪物。他总觉得一分钟之后,如果冰消失了,它又会开始有所行动。
「就这样先解决它好了。」
他举起变长的《刺刀•贯穿》,一蹬地面往前猛冲,顺势刺穿冰层,成功地跟刚刚一样攻击核心。这次他迅速离开现场。
如他所料,高等史莱姆的身体瞬间冒火,渐渐被火焰覆盖。
脑海里响起升级的音效。看来这下是百分之百打倒了怪物。看了看《状态》,已经升到69级了。用『原』字把刀恢复成原来的长度之后,日色叹了口气。
「呼,真是场硬仗啊。」
新月似乎也知道战斗结束了,突然现身。很担心地把脸靠向日色磨擦著。
「别担心。我怎么可能会在这种地方被干掉!」
「咕咿咿……」
即使听日色这么说,新月还是一脸不安的神色。真是个爱操心的家伙。
「好了,我们出发到下个目的地吧。」
在草原上前进了大半时间之后,终于抵达此处,只差一点就能抵达刚刚远远望见的山峰的山脚处。
在这段时间里,也对上许多的怪物。魔界的怪物果然素质都很高。几乎全是些A级以上的怪物。日色也干掉不少只S级的怪物。
拜这所赐,等级也升上77级。在升到70级的时候,日色一度相当期待还会增加什么别的能力,但似乎没有他想的这么顺利。
日色和新月终于来到山脚下,却忽然停下了脚步——视线集中在某一点上。
因为有个人倒卧在他们的视线前方。
「……死了吗?」
看起来感觉像是个人……日色坐在新月身上,慢慢走近。
「喂,把他翻过来看看。」
新月用脚尖轻轻一拨,把人翻了过来。白发配上油头。白色的小胡子也打理得十分整洁,长相也散发着经岁月洗礼的成熟气质。
如果依人类的年纪来推算约是六十岁左右吧。若是摆出个正经严肃的表情,或许会引来女士们的疯狂尖叫。
只不过,遗憾的是他现在窝囊地张着大嘴,翻着白眼陷入完全的沉默之中。坦白说,没有什么比他这副模样更诡异的了。看来似乎还在呼吸,不过真的无法理解他怎么会倒在这种地方。
在漫画或动画中看过的燕尾服——也就是一副执事打扮这点是最大的谜团。
「这个老爷爷该不会是哪里的富翁聘用的执事之类的吧?」
不管怎么样,由于也没有什么理由要跟他扯上关系,正当日色打算就这么置之不管、离开现场的时候,老爷爷突然紧紧闭上眼睛,又猛地瞪得老大,等他眼里恢复光彩之后,本来张得开开的嘴也抿了成一条直线。
「唔唔唔!」
才听见他如此呻吟著,又突然爬起来喊了一声:「咚!」然后从原地往空中一跃而起。身体滴溜溜地转了好几圈之后,嘶嗒!地一声以足尖着地的姿势着地。彬彬有礼地挺直腰杆,毕恭毕敬地低下头——咚叩!
他整个头笔直地撞上地面。软弱无力的身体就像断了线的人偶一样,再次倒向地面。
(……这老爷爷到底想干嘛……?)
不只是日色,连新月都因为老人突如其来的奇特行为愣愣地张著大嘴,僵在当场。
「……请你……救……」
他听见老人似乎正在说些什么,侧耳仔细听着。老人举起不停颤抖的手说道:
「请……请您务必……要……救……」
但是还是搞不懂他在说什么,日色狐疑地皱起眉头……
咕噜噜噜噜噜噜噜噜噜噜!
盛大的声音如雷贯耳。老人痛苦地扭动身体,按着肚子。看来是肚子饿了。
然而,即使是这种时候,日色还是日色。终于明白老爷爷倒地的理由之后,他带着一脸恍然大悟的表情对着新月说了声:「我们走吧。」就打算离开此处。
新月一脸「不要紧吗?」的表情。但是……
「没有救他的理由。」
日色斩钉截铁的这么一说,新月似乎觉得既然主人都这么决定了,便默默举步准备离开现场。
「求……求求……您了……」
虽然传来了细若蚊蚋的声音,日色还是当作没听到,轻松舒适地坐在新月背上,从系在腰间的袋子里拿出书本,开始读了起来。
听着肚子里的虫儿们还一直在大合唱着的声音,新月虽然一脸难以放下的表情,但还是缓缓从老人身旁经过离开。
「……这……这个给……」
听见老人硬挤出来的声音,日色眉毛微微一动,有了反应。只动了动眼神,往老人的方向看去。他手里拿着比文库本大了一个尺寸的书本。
「我……现在只有……这一本……但是……这本书……极为贵重……」
日色看向老人,目不转睛盯着书看。看来老人打的算盘是用书来换取一点食物。此时,日色的好奇心隐隐发疼。
「那是什么书?」
老人一听见日色的声音,拚命抬起头,一脸憔悴地挤出一个大大的笑容,竖起大姆指说道:
「是……色情书刊。」
「我才不需要那种书!」
不小心把刚刚在读的书朝他扔了过去。
「啊咿!」
扔出去的书命中头部,老人猛地失去了意识。
「啊,糟了。」
日色没想到自己居然给了他最后一击,稍微觉得老人有点可怜。新月也用藐视的眼神盯着日色,一副他做得太过火了的样子。
「咕咿咕咿咕咿!」
就算没有翻译,日色也懂她的意思是说,就食物而已,分他一点不就好了。
「我说你啊,说到底我根本没有义务要帮助那个老爷爷。而且,为什么我非得把珍贵的粮食分给那种变态啊。」
他打从心底开始觉得,不想跟这个拿色情书刊出来交涉的变态扯上关系。
「既……既然如此……那这个……」
老人突然复活了,又递出了一本书。这次的书本大小跟刚刚一样,所以日色已进入完全戒备姿态。
「这本书……是……玛尔奇斯•布鲁诺特所著……」
日色听见这句话心下一惊。眯起眼凝视著书本。
「你说……玛尔奇斯•布鲁诺特?」
他记得这个名字。这是他以前读过的一本叫作《汀库维克尔的冒险》的悲剧英雄故事的作者的名字。是本让他相当感兴趣的书。于是他判断这种作者所写的书,断不会是什么色情书刊吧。
「……好吧。我就分你一些粮食,跟你交换那本书。不过,若又是什么奇怪内容的书,我可饶不了你喔?」
「感……感谢您的……大恩大德……」
「嚼嚼嚼!咕咚!啊嗯!姆啧姆啧!咕咚咕咚咕咚咕咚!噗哈!」
在那之后,他将身上带着的粮食分给了老人。老人一副发现猎物的模样,以横扫千军之势把粮食送进五脏庙里。
由于气势过于强大,日色和新月都目瞪口呆,几乎阖不拢嘴。但是老人对他们的视线毫不介怀,三两下就把食物一扫而空。
然后用不知道从哪拿出来的牙签剔过牙,再用手帕仔细地擦拭嘴角之后,突然站了起来,用从怀中拿出的梳子把头发……不知道为什么连胡子都一起梳理了一下。这次他没有再瘫软在地,行了个礼。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穿着执事服的关系,那动作还格外像样。
「此次承蒙您救了在下的性命,在此致上最诚挚的谢意。我的名字是——希伍巴•普尔帝斯。请多多指教。」
「喔、喔喔。」
「咕咿……」
老人的转变让两人十分惊讶,但还是给了回应。
「喔呵呵呵呵!啊,突然就笑了起来,真是失礼。但是,就在我以为自己快不行了的时候,两位凑巧经过此处,而且敝人托两位之福得救了。我是多么幸运啊!喔呵呵呵呵!」
他大声呼喊着,双眼有如少年般闪闪发亮。
「今天真是个天大的好日子呀!我以为自己会死,现在却还活着!这就是命运!然后这场邂逅就是天命啊!能否请教您的尊姓大名呢!」
唔,这令人想倒退三步的装熟模样,让日色不禁露出厌烦的表情。老人似乎察觉到日色的情绪,慌张地拉开距离,再次彬彬有礼地低头行了个礼。
「瞧瞧我对恩人怎么这么失礼。请务必告诉我您的名字。」
日色判断,这种人不论他说什么,都只会热血过头地一直问。所以日色为了逃离现场就……
「我叫太、太郎•田中。」
反正就只是这里的过客而已,用假名应该没关系吧?但是——
「姆姆姆!」
他又发出咆哮,用很了不得的眼神盯着他。日色感到一股强烈的压力。
「这应该是假名吧?」
希伍巴的眼眸闪过一道光芒,居然会发生这种轻易被看穿的现象。日色微微皱眉,稍微提高了戒心。
「……你有什么根据这么说?」
「您别看我这个样子,好歹我也当了很多年的执事。」
日色很想说,这一点用眼睛看就知道了,但还是一语不发地瞪着他。
「所谓的执事,只有多才多艺的人才能胜任。为了主人赴汤蹈火在所不辞。然后,其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识人之才。」
「…………什么意思?」
「总是会有些看上主人的权力或地位的鼠辈,会用尽各种花招想接近主人。然后那些鼠辈们大多都具备一项技能,就是话术。穿插谎话,迷惑人心的话术这般技巧,要是用得好,外行人不可能分辨得出来的吧?所以,像我们这些执事,为了从那些鼠辈手上守护主人,才会对谎话变得如此敏感。」
……这还是他第一次听到,执事居然还得扮演像保镖或参谋的角色。
「说谎是很可悲的事。虽然有时候会被情势所逼,必须说一些善意的谎言,但说谎还是不好的。因为当得知真相的时候,很容易就会在心头留下创伤。」
他在说著这些话的希伍巴眼中,看见了些微的悲伤及寂寞。或许他也曾经有过一段被谎言所伤,或是以谎言伤害过别人的过去吧。
「……真拿你没办法。日色。我叫日色•丘村。」
于是希伍巴露出了一个真心的微笑,然后又回了一礼。
「再次跟您介绍,我是希伍巴•普尔帝斯。请您多多指教。」
「我还有急事,先走一步。」
书拿了,粮食也分给他了。日色觉得也没有其他事情了,便打算往他最初的目的地前进——然而,希伍巴却火速地挡在日色面前。
「……干嘛?」
「您该不会是想要进入这座山吧?」
「没错。」
「我劝您还是放弃比较好。」
「……理由呢?」
希伍巴轻咳了一声,挺直背脊,仪态端正地开始说了起来。
「这座山叫作【伟诺姆山】。大家都称它为——【毒山】。」
「毒……山?」
这句话可不能当作没听到,日色提出反问后,希伍巴缓缓点头做出回应。
「日色先生是我的救命恩人。所以请您务必听我一句忠告。」
「喔,这样吗?我知道了。」
语毕,他再次催促新月往前走。当然是朝着山的方向。希伍巴看见他的行为,双眼瞪得老大,嘴巴也张得大大的。
「请、请等一下!您没听见我刚刚说的话吗?」
「有啊,那又怎么样?」
「那、那又怎么样是吗……」
希伍巴一边配合新月的步伐走动,一边开口说道。
「您听明白了吗?栖息在这里的生物,全都是被称为《毒物》的存在。而且全是些带着致命毒性的家伙。据我所见,我想日色先生的体质应该对毒没有抵力。从您独自旅行这点看来,一看就知道是对自己的本事很有自信……但是,只有这条路线,我还是建议您避开比较好。」
从他盯着日色的脸庞,努力告知这些事情的样子看来,他应该所言不假。但是,日色既没打算停下脚步,也不打算改变路线。
「我说你啊,我接受你的忠告,但是你再多说,也只是烦人而已。不管老爷爷你说什么,我还是会就这样勇往直前。」
希伍巴听他这么说,忽然停下脚步。日色还以为他终于放弃了,轻轻叹了口气之后,没想到背后突然传来很大的声音。
「——既然如此!」
希伍巴从原地用力一跃,身体转转转地翻了好几圈之后,啪搭一声落地之后,再次挡住日色的去路。他的行为让新月目瞪口呆,不由得停下了脚步。
「……唉,你也太纠缠不休了吧!你要是再妨碍我的话——」
就在日色接着要说即使要来硬的都会排除一切困难的时候,希伍巴突然又鞠了个躬。
「以礼还礼!以命还命!若是鄙人希伍巴在此时有所退让,让您遭逢不幸,这股绝对无法抹灭的悔意,必将终其一生都铭记在我的灵魂之中吧!」
虽然日色觉得事情没这么夸张,不过他的个性一定就是如此重情重义吧,日色对他的个性做出这般分析。他居然热血到这种程度……
「但是阻止您是件极为困难的事。既然如此,我希伍巴愿意用自己的一条命还您的人情!请务必让我同行!」
「不了,不需要。」
日色干脆拒绝的应对,让希伍巴惊讶得下巴都要掉下来了。
「听好了,我们之间的交涉,在刚刚的以物易物中就已经结束了。你给我书,我分给你食物。一切到此结束。我没有更多的要求了。」
具备看穿谎言能力的他,确实感觉很方便,但也会变成降临在自己身上的灾难。不管怎么说,虽然日色外表是『魔人族』的样子,但却是个货真价实的人类。
万一这件事曝光,也许麻烦事就会接踵而来。因此日色认为应该避免不必要的接触,做出「拒绝他同行比较好」的判断。
「所以我说,老爷爷你不要再跟上来了。老爷爷会来到这里,也有你自己的理由吧?还是快点去办你的事吧。」
语毕,再次驱策新月动身。在他们迅速经过希伍巴身边的时候……
「不然我们这么做好了。」
他又开口了。而且这次的语调听起来似乎是下了决心。日色总觉得有种不好的预感,视线缓缓看向希伍巴。
「请您听我说!其实鄙人希伍巴的目的就在那座山中!」
「……?……什么意思?」
「事情其实是这样的——」
结果事情莫名的展开,让日色落入得听希伍巴娓娓道来的下场。
据他所言,虽然会倒在这里确实是因为肚子饿的关系,但是他原本就不是冒险家,如外表所见是位在宅邸中服务的执事。
在位于山头另一边的宅邸中服的他,似乎是接到主人的命令,要他去拿一样东西。而那样东西据说就在那座【伟诺姆山】之中。
「我的主人性格稍稍有些扭曲,每次总是下达一些难以达成的命令。喔呵呵呵呵!」
日色考虑是否该吐槽他居然爽快地贬低自己的主人这件事,但是感觉一吐槽就会没完没了,所以还是决定默默听下去。
「我是执事。不管什么难题,我都一一解决了。但是,主人却说这样太无聊了,然后做出的命令也越来越苛刻!」
日色觉得他也真是命苦,叹了口气。
「但是呢,我渐渐也觉得那些苛刻的命令很有趣……总觉得令人激动不已。而且硬是提出那些不合理要求的主人也可爱得不得了。」
(撤回前言。这家伙是个如假包换的抖M兼变态。)
不要说他完全不觉得辛苦了,甚至还把这些苦楚当成快感,日色在领悟到这一点之后,觉得眼前的老人很可怕。越发不想跟他扯上关系。
这个变态这次也是在接到命令之后,就立刻动身往山区出发。就在这个时候,问题来了。
「其实是因为飞天马车不听我的指挥。」
「嗯?飞天马车是什么?」
「…………您不知道吗?」
这下糟了。这飞天马车在魔界可能是种理所当然、随处可见的东西。日色第一次来到魔界,并不知道有飞天马车的存在。搞不好刚刚那个问题已经让人起疑了。
不过,希伍巴接下来所说的话,却消除了日色的不安情绪。
「这样啊。据我观察,日色先生是属于『印普族』。我听说他们和其他种族没什么交流,可能是因为这样才会对世间的状况不是很熟悉吧。」
看来他擅自帮日色解读了。
(呼,安全过关……不过之后就得小心一点了。)
「所谓的飞天马车,就是被称为运送业者的人们赖以维生的生意之一。」
虽然依距离或场所会有些许变动,不过就是跟使用者收费,把货物送到指定的地方去。当然货物是活的也没关系。正如其飞天马车之名,他们就是在空中飞来飞去帮忙送货。
(应该就类似飞在空中的计程车之类的东西吧。)
希伍巴把目的地设定在那座山,有效利用飞天马车送他一程,但是在接近山区的时候,发生了一些问题。
「突然刮起一阵狂风,飞天马车失去控制,本来预计是要请他们让我在这里下车,没想到发狂的飞天马车却跑到距离这里很远的东边去了——」
语毕,他伸手指著东方。在他所指之处,有一个覆盖着广阔森林的地方。
「我就被丢在那东边那座被大家称为【幻惑森林】的地方了。」
「还真是场灾难啊。」
「是啊……不过,我是执事。不能就这样放弃。不管发生什么异常状况,完成主人的命令是我的责任。所以我一个人在森林中徘徊——」
「结果在终于到达这里的时候,耗尽元气了吗?」
「真是太丢人了。」
「既然你肚子饿了,干嘛不自己去弄点东西来吃?」
「很遗憾,【幻惑森林】里没东西可以吃。虽然有的东西看起来可以吃,但是只要一放进嘴里,就会招致几乎可以毁灭人格的精神异常。」
他接着说:这就是那座森林最可怕的地方。看来那座森林里似乎存在很可怕的食物。所有食物都具有幻惑人心的作用,强烈的效果会让人精神崩溃。
(S级怪物稀松平常地四处走动草原、【毒山】、幻惑森林……魔界还真是个了不得的地方啊……)
他领悟到魔界没有可以让人掉以轻心的地方,这么一来,必须更加小心注意才行,他重新有了这样的认知。
「回到刚刚的话题,对我来说也有非入此山不可的理由。若日色先生您说什么都坚持要越过这座山,请务必让在下同行。」
希伍巴也得越过山头才能回家。代表他们的目的地是一样的。
(可是呢……要到那么危险的山里,没道理带个碍手碍脚的人去啊。)
既不是伙伴,也没什么交情。但是,看着老人在自己眼前被毒所害,变得凄惨落魄的样子也不是什么令人开心的事。可以的话,他是希望限制拖油瓶只有一只新月就好,但是他又突然想起一件事。
不管是【幻惑森林】还是这附近的怪物们,实力都不容小觑,也很难说逃就逃。既然如此,为什么希伍巴饿得倒在地上,在他身上却没有看到任何像伤口的伤痕呢?
这么一想,不禁立刻以可疑的目光看待希伍巴的存在。不对,应该说是打量的目光或许比较正确。
(这家伙……搞不好很强?)
在不让希伍巴看见的地方,他打算偷偷写个『窥』字,开始将魔力集中在指尖。但是,下一秒希伍巴眉毛一挑,目不转睛地看向日色的脸。日色也禁不住中断了写字的动作。
「您是不是做了什么事?」
「……你是指?」
「没什么,因为我刚刚感觉到魔力的流动。」
日色惊愕不已——看来希伍巴已看穿日色打算对他做些什么。
(我确实是放出了魔力,但至今几乎没有因为这样被人察觉到过……)
或许是魔人这个擅长使魔法的种族,所有人都对魔力很敏感也不一定。他亲身体验到无法随便使用魔法这件事。难得自己想调查一下他的《状态》,这下白费工夫了。
「没有啊,是你的错觉吧?」
只能这么说了。希伍巴也很识相,没有再继续追究下去。
「然后呢,日色先生。」
「……怎样?」
「您觉得如何?我认为我的知识应该能帮上您的忙才是。」
日色确实对这座山一无所知。有情报绝对比没情报好。但是,他总觉得这老人感觉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是强是弱……这点虽然还不清楚,不过或许能从这家伙身上得到一些城市情报之类的讯息。可是……)
要是一个不注意,在他面前用了《文字魔法》,也许会有什么问题发生。这也不是什么可以在人前使用的魔法,这点是他想拒绝同行的原因。
但是,既然目的地是同一个地方,况且他又那么渴望报恩,或许暂时还是会演变成一起行动的状况。
(感觉就算拒绝他也会自己跟上来。这样的话,只能巧妙地从他身上尽可能套出情报,然后在和怪物战斗时,只能尽量只用刀了……)
思前想后,他下定决心似的抿了抿唇,视线和希伍巴相对。
「好吧。不过,既然你要和我一起行动,就不准擅自乱来喔?」
「喔呵呵呵呵!明白了。您的这份恩情,在下必定竭诚相报!喔呵呵呵呵!」
他慎重地对日色行了一礼。
(看来这下多了个不得不提防的拖油瓶了。)
他定睛看向山头,内心仍带着几分对于未来的不安,不过他似乎认为这也是旅行的醍醐味,在心中对自己如此说。
——————【伟诺姆山】。
长得郁郁苍苍的茂密绿草地毯开展在眼前。还发现了几条像是野兽行走的小径。树木繁茂的枝头丛生黑色的叶子,还长著许多见都没见过的巨大菇类。
(很明显地这应该是毒菇吧。)
他坐在新月背上,戒备四周,在长满草的路上前进。希伍巴就走在他前方。
「日色先生,请您多加小心留意。生存在此的怪物们很擅长伪装。回过神来才发现已遭毒牙攻击这种事并不少见。」
「你好清楚。」
「因为我是执事啊。」
日色内心觉得这是什么烂理由,不过或许他来到此处前已做了充分的调查。跟什么都没准备就直接冲的日色完全不一样。得好好学习他这样的态度才对。
「请停下!」
希伍巴突然停下脚步,新月也有样学样地停了下来。
「您看那道树枝。」
希伍巴的指尖前方的巨树上果然长著一根粗壮的树枝。
「……不就只是根树枝吗?」
「不,那里有只伪装的怪物。我想应该是人称路棍的怪物。」
这个怪物名称也不存在于日色的记忆之中。应该是魔界独有的怪物吧。
「请您看看。」
语毕,希伍巴从怀里拿出某样闪闪发光的物品,那显然是吃饭时所用的刀子。他把刀扔了出去,正中他刚刚指著的树枝。
突然一部分的树枝开始动了起来,本来是茶色的树枝开始转变成蓝色。
那只怪物很像粗壮的眼镜蛇,被刀子刺中之后,开始痛苦地扭动身体,不过像是被限制在树枝上一样,无法离开。
不久之后,喷溅着绿色血液的怪物不再动弹,已然丧命。如希伍巴所说,路棍改变自己身体的颜色,一直守株待兔等着猎物到来。
「真亏你还看得出来啊。」
「因为我是执事。」
「……好吧,算了。」
日色自己解读为他一定是眼力很好,擅自接受了这个说法。
「话说回来,这个烦死人的杂草地带还会持续下去吗?」
「不会的,再过一会儿就会到比较空旷的地方了。那里不像这里有着茂盛的杂草,应该是个比较类似草原的地方。越过那片岩石地带就可以看见山的尽头了。」
「原来如此。如此一来,也就是说我们要先抵达那个空旷的地方就对了?」
「是的,我要找的东西也在那里。」
没记错的话,就是他的主人命令他找的东西。日色不怎么感兴趣,也就没有再多问。
走了一段路之后,希伍巴又突然停了下来。
「又有怪物吗?」
「……非常抱歉。」
希伍巴目不转睛地看着前方,开口道歉。他温和的表情已然消失。
「怎么了?」
「看来我们被包围了。」
「什么?」
日色一口气把警戒心拉到最高,在新月的背上站了起来,注意四周的动静。但是横看竖看,只看得出来周遭仅有一堆杂草和树木而已。于是就在这个时候,本来以为刮起了一阵风,树叶开始在附近飘了起来。其中一片树叶往日色飞了过来。
「日色先生!请躲开!」
突发状况让日色不知所措僵在当场,此时希伍巴把刀子往日色的方向扔了过来。他的目标不是日色,刀子贯穿了叶片刺在树木上。
然后那片树叶长出了六只脚,跟刚刚的路棍一样挣扎着想要脱离刀子,但是依然无法脱离,一命呜呼。
「那是伪装成树叶的伟诺姆虫!别看它小小一只,身上可是带着剧毒!绝对不能被它咬上任何一口!」
落叶缤纷之中,应该不可能所有的叶子都是怪物吧?不过,日色心想既然分不出来哪些是伪装,只能对所有叶子有所警戒,这让他有些烦躁。
「分辨的重点只有一个!只要叶片中心有个红点的就是伟诺姆虫!」
希伍巴一边华丽地闪避树叶,一边准确地用刀子刺穿虫体。然而,就算他这么说,在这么一大片飞舞的落叶之中,想分辨出伟诺姆虫是件极为困难的事。
(没办法了。现在的话,老爷爷应该也只会误以为我用的只是一般的魔法而已吧!)
日色下了如此判断之后,写下『火』字,让火焰包围在自己身边。当然有避开新月。宛如火焰障壁的火焰向四周延伸出去,毫不留情地吞噬了所有碰触的树叶。
「喔喔!原来日色先生是使用火魔法的人啊!」
看来他似乎做出了如日色所料的解释,日色松了一口气。过了一分钟之后,火焰也渐渐消退。同一时刻,刚刚四处飞舞的树叶也被烧了个一干二净。
「喔呵呵呵呵!不管怎么说您真是太了不起了。一般来说,在这种地方用火的话,火焰会整个蔓延出去难以收拾,不过您把火焰局限在自己周身的范围,没想到您居然能操纵火焰到这种地步,令人佩服。」
他只是依心里所想操纵火焰,并且不让火焰随便延烧出去而已。看见这一幕而有所误会的希伍巴,整个把日色当成一个能够随心所欲控制火魔法的强大魔法使。
(看来事情进行得很顺利。)
他检查四周,确认还有没有敌人。伟诺姆虫似乎都已被消灭了。
「可以将魔法用到如此程度,想必在『印普族』中您也是位佼佼者喽。」
「是啊,在火魔法的领域中,我还没有输过。」
这完全就是个谎言,不过既然不能告诉他《文字魔法》的事,也只能这么说了。希伍巴稍稍眯起了眼,不过立刻大笑出声。
「喔呵呵呵呵!哎呀哎呀,搞不好您完全不需要我呢!」
「先不说这个了,我们还是快点赶路吧。前方应该就是你刚提到的草原地带了。」
一行人迈步向前,慢慢走出杂草地带。
确实如希伍巴所言,那里并不是个茂盛的杂草地带。仿佛另一个世界,四周绽放各式各样的花朵。
花瓣乘风送来阵阵香味。甜甜的温和花香及大自然让内心平静了下来。不过,这时希伍巴刺耳的话语把日色拉回了现实。
「请小心留意。」
「你是要说这片花丛里也有伪装的怪物对吧?」
「喔呵呵,如您所料。」
从到目前为止的发展,不用他说日色也知道,这里绝不是个如表面般安详的地方。
保持警戒奋勇向前走了一阵子,希伍巴开始四处张望了起来。
「你在找之前所说的东西吗?」
「是的。应该是长在这附近没错啊……」
他环顾五彩缤纷的花朵,最后视线停留在一朵花上,笑颜逐开。
「喔喔~!找到了找到了!」
日色的视线也看向同样的方向。他看见那里开着一朵花,长著罕见的金色花瓣。外形很像是玫块。它的光芒不像是反射阳光而来的,感觉像是花本身散发微弱的光芒。
「呜呜~小姐,我终于拿到手了~!」
他从怀里取出手帕擦去感动的泪水。应该是因为本来差点连小命都快没了,现在居然能来到这里达成任务,而心有所感吧。
「喔呵呵呵呵!那我就收下这朵《金玫瑰》了!」
就在日色想吐槽花名居然就照外形取名的时候,伴随轰隆隆隆隆隆隆隆隆的声响,大地开始震动了起来。摇晃的程度应该差不多有个震度5吧。然后长着那朵《金玫瑰》的地面逐渐隆起,某种东西即将破土而出。
「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
伴随不可思议的稀奇叫声出现的,是一只头顶着《金玫瑰》的怪物。体长约有五公尺左右,身上长著尖锐的针状物。这怪物看起来就像长着手脚的仙人掌。
「果、果然有寄生仙人掌寄生在上面啊!」
「这是什么怪物?」
「寄生仙人掌平常都沉眠在土里,但是偶尔会寄生在生命力极强的花朵上,吸取花的养分!那朵《金玫瑰》被称为绝不枯萎的玫瑰,生命力不同凡响。而且这朵花也具有特殊的效果。虽然我事前预想到可能会有寄生仙人掌寄生其上,但还是尽可能想要避免啊。」
不管三七二十一,日色先对新月下了远离此处的指示。
「好了,刚刚战起来绑手绑脚,这次可以尽情发挥了。让我来好好教训它。」
「日色先生,请稍等一下!用火的话——」
希伍巴一副慌张的样子对他说著,不过日色知道他要说什么。
「我知道。你是想说《金玫瑰》也会烧起来对吧?放心吧,我不会用火的。」
嘴上这么说,他拔出《刺刀•贯穿》。
但是情况不容许他太过从容。寄生仙人掌已经对他发射针刺。照他自己的解读,反正这些针刺应该也都带着毒吧。
「啧!总之,有什么话就等会儿再说吧!先干掉这家伙!」
「但、但是,您没问题吗?这怪物相当厉害喔!」
「刚好让我用来升级!喂,仙人掌超人,敢上你就来吧!」
寄生仙人掌彻底中了挑衅,发出咆哮朝日色而来,整副身躯顺势撞了过来,一副想要用长在身上的无数针刺给日色好看。
「请小心!针刺上有毒!」
「还用得着你说!」
日色用力往地面一蹬,灵敏地越过寄生仙人掌右侧,绕到它的背后。就在日色举刀要往它背后劈下的时候,仙人掌保持背对日色的姿势,发射了长在背上的针刺。
日色立刻挥刀拨开飞过来的针刺,但是由于数量太多,这样下去他将成为无数针刺的目标,变成日色仙人掌。
(糟了!事已至此,用『防』字吧!)
就在日色不得已发动了《设置文字》的『防』字进行防御时,希伍巴突然出现在他的面前。而且还展开双手想要保护日色。日色「啊?」的一声,愣在当场。针刺毫不留情地刺向希伍巴的全身。
「老爷爷!」
不知道是不是针刺耗尽,寄生仙人掌的动作停了下来。希伍巴看见这一幕,微微开口说道:
「趁……现……现现在……只要……割下……头上的花……」
似乎割去头上的花就能打倒怪物。总之现在得先想办法处理掉寄生仙人掌,日色下了决断之后,双脚使力高高一跃!
「喝!」
用刀朝《金玫瑰》一斩,成功地从寄生仙人掌头上斩断《金玫瑰》的茎。紧接着,寄生仙人掌原本是绿色的身体,逐渐转为土黄色,如沙砾般逐渐崩解。最后只剩下了《金玫瑰》和一摊沙堆。
日色拿起掉落在化为沙堆的寄生仙人掌上的《金玫瑰》,呼地吁出一口气。
但是在他看见希伍巴的样子时,不禁吃了一惊。因为他——
「呼,真是累死人啦。」
他轻松得像在拍掉尘土,拍去身上所有针刺。而且还是一副毫不紧张的样子。
「……老爷爷,毒呢?」
看起来实在是不像是为剧毒所苦的样子。希伍巴露齿一笑。
「我没事。」
「……咦?」
「因为我是执事。」
虽然日色也曾经被认为、甚至被说是开外挂啦、规格外啦什么的,眼前站着的这位老人,让他不禁觉得大概也是离不开这些字眼的存在。
「喂,你刚刚说话的时候,不是还是一副痛不欲生的样子吗?」
在告知日色花朵的弱点的时候,老人确实是一副相当痛苦的样子,整张脸扭成一团。
「喔呵呵呵呵……那样不是很有气氛吗?」
「……你这死老头。」
似乎只是配合当时的情境演了场好戏。这老头比想像中更奸诈。
「话说回来了,日色先生,《金玫瑰》呢……?」
「……唉,在这里啦。」
他知道就算再追问下去,反正只会用一句「因为我是执事」就搪塞过去。而且,他也不想硬是去问一些别人不想说的事,就没有再多说什么了。
「喔喔~!这下终于能回宅邸去了!」
他双手温柔地捧著《金玫瑰》,以天空为背景,目不转睛盯着花朵。
「日色先生,真是太感谢您了!托您的福,我才得以实现『顺利平安地得到想要的东西』的愿望!喔呵呵呵呵!」
「这真是太好了。」
日色不带什么感情地说完之后,收刀回鞘。
「接下来要往哪里走?老爷爷的事都办完了吧?」
「是的。我们再往前走就会进入岩石地带。从那里开始就是下坡了,在那前方就是山的出口。」
「原来如此。那我们快点走吧。」
「谨遵吩咐。」
在岩石地带也和几只怪物发生冲突,不过希伍巴的情报帮了大忙,没花多少力气就顺利下山了。
「不过日色先生居然这么强,让我很感动呢。喔呵呵呵呵!」
「是吗?我还比较惊讶老爷爷你居然能战斗……」
知识方面就不用说了,简洁俐落的身法、解决敌人的正确攻击。行为举止简直就像个身经百战、经验丰富的冒险者。
他以前就听说魔人战斗力极强,然而一想到难道一般人也跟希伍巴一样强吗?就觉得难以想像武艺登峰造极的魔人们到底可以强到什么地步。
「就快要越过这座山了。这前面有城市吗?」
「城市……该说是城市吗,小村子的话倒是下山一直走就有一个。」
「一直走?……什么意思?」
「就是一直走的意思。」
日色不禁叹了口气……看来路还长着呢。
「您不嫌弃的话,请务必顺道来我们宅邸一趟。为了答谢您的救命之恩,我想大展厨艺请您吃顿晚餐。」
「……晚餐?」
耳朵微微一颤,喉咙也发出细微声响。自从到了魔界,这还是第一次可以吃到像样的晚餐。会食指大动也是无可奈何之事。魔界的美食会是什么样子呢,这引起了他的兴趣。
「是的,别看我这个样子,对于做菜还是稍有自信的。」
「喔,不过,没关系吗?不需要老爷爷的主人许可什么的吗?」
「这个嘛,是需要啦,不过一定不会有问题的。」
「你那毫无根据的自信是怎么回事?」
「鄙人的主人是往者不追,来者不拒。」
「喔~」
「不过呢,如果是她看上的人,便会不择手段加以拉拢。」
「到底是什么样的主人……」
那不就跟绑架没什么两样吗?日色在心中如此吐槽。
「而且是个极为可爱的人。啊啊……已经多久没有见到主人了呢?真想早点见到小姐那张可爱的脸……然后被她命令……」
(啊……这么说来,这家伙是个变态……而且还是抖M。)
看着眼前这个已经一把年纪,还双颊绯红、一脸陶醉模样的老人,日色脸颊抽搐,拉开了一段距离。他可能是个……很危险的家伙。
不过希伍巴的提案很有魅力也是个事实。就算是最近的村子,如果都有一段距离的话,先到希伍巴居住的宅邸,消除一下身体的疲劳也不错。而且搞不好还可以得到很多情报。
不管怎么样,他们决定把下个目的地变更为希伍巴担任执事的宅邸,迈步向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