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不正经的魔术讲师与禁忌教典
  4. 短篇
  5. 病弱女神塞西莉亚小姐
  6. 繁体版

病弱女神塞西莉亚小姐
2017-06-22 18:51:22

		

网译版 转自 轻之国度
扫图:xobao2
翻译:prince大爱初音
某天深夜。
工作完一天的洁西卡=赫斯提,疲惫地靠坐在自己房间的办公椅上。
叹了叹气,借着淡淡的灯光,拆开女儿送来的信封。
里面装有一枚小小的魔晶石。洁西卡将其取出,放到桌子上放置的声音播放魔导器并启动。
『敬启。妈妈,您身体是否健朗?』
紧接着,魔导器的扬声器传来年轻少女清脆的声音。
这块魔晶石利用录音魔术记录声音,洁西卡与女儿便是通过这种方式交流近况。
『想必您工作依然是那么的繁忙,不过妈妈跟我一样体质偏弱,可不要太过操劳了哦?』
女儿的来信总是这样开头。
对于连日忙于法医师工作的洁西卡来说,倾听女儿近况让她无比舒心。
洁西卡拿起茶壶,往杯子里倒红茶。
安静地享受着室内弥漫的红茶清香与温暖,洁西卡继续倾听女儿的下文。
『……自我离开既是母亲也是我的法医师导师的您以来,在阿尔扎诺帝国魔术学院就职一晃便已是一年光景……』
(那孩子离开我已经一年了啊……)
盯着红茶,洁西卡陷入回忆之中。
(那孩子从小体弱多病……本来还以为甚至待不到一个月……)
『女儿现已完全适应了就职环境,法医师的工作让我很满足。在这学院我还学到了很多东西,我相信自己的梦想一定会实现的……』
(……梦想啊。那孩子如今还……)
想来,当初还为此闹别扭呢。
洁西卡边听着女儿的声音,边回忆起当时的情景。
……你身体这么孱弱,绝对不行!老老实实在我身边当助手——
——妈妈,不对……洁西卡老师!我心意已决——
当时的顶嘴,如今想来也别有一般风趣。
(有好好努力呢……)
表面上作出一副封建家长的样子,但是最近女儿的成长让自己很是欣慰,是时候放孩子独立了。
(还有就是……祝福她能够找到一位良人吧……)
竟操心起这种事,看来我也上了年纪啊……苦笑道。
感到些许的羞涩,洁西卡端起茶杯,正想饮一口……
正在这时。
『对了,妈妈,最后我还有一事——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
稀里哗啦!哗啦哗啦——!
突然响起剧烈的咳嗽声与大量粘性水泼下来般的可怕声响。
「噗————!」
不由得将口中的红茶一口喷出。
宁静柔和的时光戛然而止,洁西卡慌忙靠近放声机。
『咳!?咕!?啊,血咳咳咳——!』
稀里哗啦!哗啦哗啦——!
哒哒哒……
「喂——你,你,你没事吧!?快回答我!?」
这是魔晶石记录下的声音……洁西卡急得连这件事都忘却了,朝放声机大喊大叫。
『头,头疼了啊……咳!?居然在录音的时候发作——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哈~……!哈~……!这,这个……得重新录——咳!?』
稀里哗啦!哗啦哗啦……
放声机接连传来女儿的咳嗽声与怎么听都是吐血的声音。
一时,脑海中浮现出当时的糟糕情景——
洁西卡心惊肉跳,将颤抖的双手交叉在一起作祈祷状,仔细倾听放声机传来的声音……
『呼哈……呼哈……咳!药……药在哪……?总之……先停止……录音——』
接着,声音静止了一会儿之后……
咣啷!嘭!
噼里啪啦噼里啪啦!
传来有人倒下的声音与破碎声……
静……
寂静。之后再没传来声音。
「………………………」
一时间,洁西卡宛若雕像般僵硬地傻傻看着放声机。
不一会儿,徐徐回过神来……
接着。
「塞西莉亚啊啊啊啊啊啊——!?」
洁西卡呼唤女儿名字的悲痛叫声响彻了深夜中的赫斯提医疗院——
「为啥就我这么倒霉……」
阿尔扎诺帝国魔术学院,格伦今日又是被搞得全身褴褛不堪。
「呵呵,今天被修理得更凄惨呢……」
领着格伦的少女名叫塞西莉亚=赫斯提,年仅十九岁,容貌端正孑然。娇躯丰满却柔弱得仿佛一拥抱就会折断,长至大腿的铂金色三股辫,身披修长的白大褂,给人以唯美如幻的印象。
不仅是与瑟莉卡不同风格的超级美女,还是学院公认的法医术专家。
「白猫那家伙也不至于发这么大火吧……叽叽咕咕……」
「来来,请进,格伦老师」
塞西莉亚招呼深闺怨妇状的格伦进入学院的医务室。
这个统一白色基调,充满清洁感的房间便是她的工作室。她是这里任职的法医师。
「话说,塞西莉亚老师……这点小伤我自己舔舔就好啦,不好意思劳烦你吧?」
「不行哟」
如同呵斥不听话的熊孩子般,塞西莉亚竖起手指。
「伤口处理这么随便,要是留下痕迹怎么办?要好好听医生的话,知道吗」
微微轻笑的塞西莉亚。
格伦与她是年岁相仿的同僚,平时也受到对方不少的照顾,所在在她面前实在是不敢顶嘴。
「好,好吧……既然塞西莉亚老师都这么说了……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呵呵,请别在意,毕竟这是我的本职」
于是,塞西莉亚让格伦坐到医务室内的床上,随即开始治疗。
用脱脂棉蘸取消毒液,小心翼翼地擦拭格伦全身的伤口……
「嗯~,伤口不是很严重……不过有些地方烫伤了……嗯,看来得用到治疗用药膏斯特洛灵药呢」(小P:999皮炎平?)
用手指在小瓶子中抹取些许白色软膏,接着涂抹在格伦身上。
近代法医咒文的基本主流是『增幅治疗对象的自愈能力,从而治愈伤口』。
可是,这种行为会促进人体生命活动异常,给被施术者的身体带来极大的负担。缺胳膊少腿或是骨折等情况,若只是单纯施加法医咒文会留下强烈的后遗症。
因此,在施展法医咒文前,让精于妥善事先清理伤口、外科处理、治疗辅助药选择与调和的专家来帮忙,可以大幅度提升治疗的效率,最大限度降低给身体带来的负担。
这便是法医系魔术特化者……也就是法医师。
「《慈爱的天使啊·请赐予他安乐·与之援手》」
初步清理好伤口,塞西莉亚庄严肃穆地咏唱起咒文。温暖的光芒照射在格伦身上——伤口转眼间愈合了。
「好了」
拭去格伦身上残留的药膏,塞西莉亚笑道。
「咻!一眨眼就好了……医术一如既往的精湛啊」
就连很少夸人的格伦都不得不赞服,塞西莉亚的医术着实高明。
「感觉怎么样?还有哪里不舒服吗?」
「那倒不会……反而更健康了呢」
当然,这种程度的伤口,格伦自己也能够用法医咒文自我治疗。不过,愈合的时间就很长了,两三天内还会有种皮肤被扯住的违和感。
法医术露米娅也相当擅长,可还是远远不及塞西莉亚。
「哎呀,不愧是塞西莉亚老师——」
就在格伦笑口吟吟地称赞起塞西莉亚时……
「咳咳!?」
突然,微笑着的塞西莉亚一口老血喷出——
刷的,将格伦的脸溅了个通红。(小P:这就是传说中的‘血口喷人’?)
「塞,塞西莉亚老师——!?简直了,要是不会这样就好了啊啊啊啊啊啊啊——!?」
格伦抓狂的同时,护理起软绵绵倒下的塞西莉亚。
拥有卓越医术的塞西莉亚,唯一且最大的弱点便是……极度的虚弱·病弱体质,因此咳血倒下了……
「我……我没事……只是太累了……而已……」
在格伦的怀中翻着白眼,一下一下痉挛的塞西莉亚。
「因为累就吐血,从没听过耶!?简直了,谁,谁去把医务室的老师叫来——!?」
「我……我,就是……」
「对喔!?」
这下该怎么办呀!?就在格伦急得跳脚时……
嘭!
医务室的门被重重推开,一名女性突然闯了进来。
来人是四十五岁左右的女性,眼镜后面的眼瞳充满知性的敏锐。尽管在时间的冲刷下,眼角和嘴边明显长着皱纹,不过可以看出其年轻时也是美貌出众的美女。更重要的是,有一点非常引人注目……
「yi,咦……?」
格伦交互看着怀中的塞西莉亚与女性,女性与塞西莉亚长得非常相似。
「难道你是……?」
如同为了证实格伦的预感般……
「妈,妈妈……?你……怎么……来了……?」
塞西莉亚惊讶地说道。
「你这孩子……真让人不省心啊……」
那名女性——塞西莉亚的亲生母亲洁西卡,无奈地叹道。
于是。
「不,不愧是妈妈……好厉害」
「醒,醒的还真快耶……」
医务室内,塞西莉亚完全恢复精神,看得格伦目瞪口呆。
那之后,洁西卡给塞西莉亚注射了某种药物,轻声咏唱咒文之后,塞西莉亚转眼间便恢复健康。
对比洁西卡的卓绝法医术,让人不禁觉得塞西莉亚的医术还是太嫩了。
「那么,既然你清醒了,我就开门见山了」
洁西卡从怀中掏出一块小小的魔晶石,呈给塞西莉亚。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塞西莉亚,给我解释清楚」
「……?」
一时间,塞西莉亚迷惑地侧着脑袋……
「啊」
不一会儿似乎想到了什么,保持着笑容,额头上却浮现出冷汗。
「难……难道说……平时的那个……我错把重新收录前的那个寄过去了……?」
「唉~~……」
洁西卡深深叹气,扶了扶眼睛。
「你天生体弱…….而且看样子恶化了呢?」
「没,没事的,妈妈!那时候发作比起平时来说症状还算轻的啦……」
「就那样,还算轻……?」
洁西卡眼镜后面的眼瞳变得更加锐利了。
「……啊,呃……」
被戳中心思的塞西莉亚缩了缩脑袋。
一时间医务室内陷入了沉闷的沉默……不久。
「跟我回家,塞西莉亚」
洁西卡轻声说道。
塞西莉亚听完身体一颤。
「这种工作真的不适合你,老老实实跟我回家,在不影响身体健康的范围内帮我打下手就行了」
「怎,怎么这样……」
但是,平时和颜悦色的塞西莉亚稀奇的黑着个脸逼近洁西卡。
「不行,我还有梦想没实现!」
「为了梦想缩短寿命,我绝对不同意」
「就,就算这样我也……!」
接着,塞西莉亚朝格伦投去求助的目光。
「对了,格伦老师也劝劝我的母亲!」
「……好吧,那我就说说旁观者的心里话」
格伦真挚地看着塞西莉亚,双手抓住她那纤细的肩膀,说道。
「老实说,我觉得你母亲的话很有道理」
「好过分喔!?」
塞西莉亚听完泪眼婆娑。
于是乎二人完全谈不拢。
主张回家的洁西卡与决意留在学院的塞西莉亚,双方僵持不下,争吵不断……
「好吧,我知道说了你也不听。毕竟固执这一点你跟我一模一样……」
洁西卡退了一步,叹息道。
「“是啊,简直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那么,我们打个赌吧。今天一整天让我监视你的工作」
「“妈妈……?”」
「只要你能证明完全胜任学院的法医师工作,我就不会再多加过问。但是,如果我发现不行……你就得老老实实放弃梦想跟我回家,知道了吗?」
「“好的,我一定会证明自己的实力的”」
「……真是一点没变」
洁西卡无奈地看着塞西莉亚……
「不过,看你光是跟我吵了几句就快贫血倒下,说话口齿不清,实在不觉得你坚持得住呢」
「那个,啥来着……她说“不要说出来啦”喔」
耳朵贴近瘫倒在床上的塞西莉亚,代为转述的格伦嘀咕道。
「嗯~…….看样子药丸……」
格伦叹了叹气。
——于是乎。
午后万里晴空,阳光明媚。
「塞西莉亚老师,你还好吧?」
「那个,事情我已经听说了,不要太勉强自己哦……」
在前往学院内魔术竞技场的学生群中,格伦、希丝缇娜、露米娅、莉艾尔一行人……
「没事。咳……我坚持得住,而且这也是我的工作……咳……」
休息之后,塞西莉亚总算恢复到可以行走的程度。
「格伦老师的下一节课是魔术战指导吧?这种课程学生们很容易受伤,有法医师在一旁会让人安心不少吧?」
「这个,也有道理……可你也没必要跟到这里吧……还是老实呆在医务室……」
格伦回头一看……
「…………」
不远处,洁西卡就跟在那里冷淡地盯着塞西莉亚。
(如果打赌输了她明天就会把病弱的塞西莉亚老师拉回家……不过,身为人母,这样做也是情理之中)
毕竟这还关系到塞西莉亚的未来(主要是寿命),格伦也无法随便插嘴。
对此烦恼不已。
「求你了,格伦老师……我知道这请求很勉强,但我恳请您帮我这个忙好么……咳,咳」
塞西莉亚边走边咳嗽起来,还是极力恳求格伦允许。
「我……无论如何都不能放弃这份工作……」
「为何这么坚持……?」
「……因为我有个梦想」
塞利西亚微笑着答道。
「我以前说过想当老师……其实还有另一个重要的梦想……」
「梦想……是么」
「嗯……格伦老师知晓当今帝国的法医治疗现状吗?」
「呃,这个嘛……」
坦白说,法医治疗并未普及开来。
这个国家基本上只有魔术师才能得到魔术的恩惠,一般人大多与此无缘。
「不懂魔术的普通人要想接受法医治疗,只能违法雇佣个别的魔术师,而能做到的也只有一小部分特权阶级」
「是啊,毕竟法医系的魔术原本出自军用魔术……」
为了尽快治愈战场上受伤的士兵……法医术便诞生了。说到底,也是格伦所忌讳的杀人魔术。
「我的老家赫斯提家是特例中的特例,允许平等地为一般人施术。赫斯提家原本是法医术研究的世家,推进研究进程无论如何都需要患者进行临床试验……」
塞西莉亚神情复杂地继续叙说。
「可是,即使如此,我们家也不得不让每一位患者签署保密协议以及持有一般医师的介绍书,治疗的费用也非常高昂……接受法医治疗的门槛依然很高」
「…………」
「我小时候就经常听我的母亲念叨…….她说要是能建立任何人都能平等接受法医治疗的『法医院』制度就能够救治更多的人了……」
接着,塞西莉亚仰望天空。
目光深邃——
「我也想救治更多的人……想要实现母亲的梦想……所以我想着总有一天要在这个国家建立『法医院』制度」
「……!?」
「当然,我尊敬着身为法医术导师的母亲……可我如果跟随她回家,精心研究法医术,建立『法医院』制度也就成了一纸空谈」
声音虽小,却寄宿着坚定的意志。
「在这里……在这阿尔扎诺帝国魔术学院……除了研究法医术,我还可以学习魔术相关的法律以及其它各种事情。通过讲座,将我的想法传达给更多的学生。魔术师的位阶提升了的话还能够接触到魔术学会众多有能者甚至说服他们。在这里,我的梦想一定能够实现……」
热情澎湃地说到这里,塞西莉亚忽然感到害羞,怯怯微笑。
「啊,啊哈哈……不过是涉世未深的小姑娘的天真梦话……明明连病弱的自己都照顾不好……想必格伦老师一定会这么嘲笑我吧……」
「……怎么会」
格伦朝塞西莉亚露出和煦的笑容。
「我觉得这梦想非常美好哦。跟追逐着镜花水月的我不同……塞西莉亚老师所坚信的道路,让人感受到太阳般耀眼的意志哟……」
「就是说,我也会为你呐喊助威的!」
「嗯,加油哦!」
希丝缇娜和露米娅兴奋地称赞塞西莉亚。
「好,好害羞啦……」
塞西莉亚羞涩地捂着红彤彤的脸颊。
而……
「……」
洁西卡在远处默默地注视着塞西莉亚的背影。
「既然事情是这样的话,塞西莉亚老师,今天一整天我们会全力帮你,保准让你的母亲大跌眼镜!你们说呢?白猫、露米娅」
「这是自然!」
「嗯,塞西莉亚老师……我们一定会竭尽全力帮忙的,有事尽管吩咐哦?」
得到希丝缇娜她们的支持,塞西莉亚感动得泪眼婆娑。
接着,塞西莉亚双手在胸前交叉作祈祷状——
「咳……谢谢你们……听到你们这么说我真的很高兴……」
好想守护这份笑容——
「塞,塞西莉亚老师,血,血……」
——可惜被嘴边的血毁了。
(话说,塞西莉亚老师也好,白猫也好,露米娅也好……为毛我身边尽是这些持有信念,坚强而又聪慧的女性呢?)(小P:老婆太聪明,当老公的很没自信啊,囧)
总之,从现实移开目光,格伦无奈地苦笑……
「嗯。……我明白了,我也来帮助塞西莉亚」
莉艾尔将不知何时高速炼成的大剑扛在肩上……
「那么……我这就去做了洁西卡?这样一来事情就全解决了……」
「你依然这么笨真是太好了,但还是给我住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格伦一把扯住提剑走向洁西卡的莉艾尔的后发。
「综上所述,同学们,今日的魔术战指导我特别邀请塞西莉亚老师来参观」
「二年次生二组的同学们,请多多指教哦?」
「「「噢噢噢噢噢——!」」」
看到塞西莉亚点头示意,学生们——特别是男生,沸腾了。
学院内新闻部定期发布的『最想守护的梦中女神排行』,塞西莉亚一直独占首位,自然是少年的憧憬。
「好耶!没想到能够得到塞西莉亚老师的注目,今天可以随便受伤了啊!」
「倒不如说,好想受伤!」
以卡修为首,男生们又开始闹腾了……
「男生们,太吵了!」
看到男生们如此肤浅,温蒂她们生气地吊起眼角。
「这些家伙又犯花痴……」
格伦无奈地叹气。
「我说,你们也都知道……塞西莉亚老师的身体状况,那个……不是很好」
「唔……是喔……」
「为了不给塞西莉亚老师添麻烦,你们要注意别受伤——」
格伦说到这里时……
「不必」
洁西卡插嘴了。
「哪怕是拼上自己的性命也要治好患者……这才是法医师。伤者不必顾虑法医师的身体状况。要是没有这种觉悟,不如趁早放弃当法医师……」
淡淡述说的洁西卡冷淡地看着塞西莉亚。
「……你说呢,塞西莉亚老师?」
悉悉索索……
听到洁西卡冷淡的话语,学生们陷入了疑惑。
「……是」
塞西莉亚坚定地点头。
「法医师原本就是在战场上与士兵生死与共之人。代替离开拼命搏杀的最前线,有义务竭力救治更多的伤兵,哪怕是拼上性命……您是这么教导我的,妈……洁西卡老师」
「回答的很好,我期待你的表现」
露出带有挑衅意味的笑容,洁西卡抚了抚秀发。
「那人谁啊……?难道是塞西莉亚老师的母亲……?」
「跟软绵绵的塞西莉亚老师不同,怎么说呢……光是被盯着就觉得汗毛直竖……」
「成熟女性的魅力啊……徐娘半老风韵犹存说的便是如此吧……?」
「呜呼呼……抖S熟女也不错呢……哈~……哈~……好想跟她结婚……」
「快醒醒,瑞塞尔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小P:我去,这货不是那个三年起步吗,戏份怎么这么多,话说狩猎范围真够广泛的)
瞥了瞥喧闹的学生……
「塞西莉亚老师……怎么办?洁西卡伯母根本是想击溃你啊?」
格伦神色苦涩地对塞西莉亚说悄悄话。
「但是,妈妈说的都是事实。这种程度都无法克服的话,还谈什么法医师……」
「塞西莉亚老师……」
「不用担心,格伦老师。我……会努力通过考验的」
塞西莉亚露出爽朗的笑容。
「今天是为了向我的母亲证明自己的法医师能力……我一定会不遗余力地治疗受伤的学生……直到这幅身躯燃尽为止!」
格伦注视着塞西莉亚的眼瞳。她的目光,充满坚定不移的决意和信念。
「好吧……既然塞西莉亚老师心意已决,我也只能支持你了」
「格伦老师……」
「虽然我只能用这种俗不可耐的说辞……总之,请你努力到最后吧」
「好!」
得到格伦的激励,塞西莉亚重重点头。
魔术战指导开始了,今天的内容是以单打独斗为中心的魔术战训练。
虽说是探求真理的手段,但魔术毫无疑问是伴随着战争的发展与时俱进的,这一点与科学技术无有不同。
魔术自身便会招来明争暗斗,谁也不能否定其是一种命运。因此,即便不擅于『魔术师的战斗方式』,至少也要有最低限度的认知……这门课便是为此设置的……
「好耶!赢啦~!?」
「混,混蛋!?再,再比一次,下一次我一定赢你——!」
对憧憬强大的学生们来说,并没特别抵触。
尽管不喜欢打斗的学生们对战时尽量选择温和的战斗方式,不让对方受伤……但是大多数学生却热衷于魔术战的胜负。
「你们怎么就是不懂呢!胜败确实很重要,但是从中认清自我,考察自己胜利或失败的原因,提升作为魔术师的智慧——」
「比起这个,希丝缇娜!今天我一定要打败你!」
「你倒是给人听人话啊!」
头脑发热的学生们将希丝缇娜的说教全当做耳旁风。
就这样,学生们全力投入练习中……
「……好耶!终于赢了吉布尔一次喽!?」
「好疼……没想到我竟然输了……!」
虽然是限制只能使用非杀伤性咒文的魔术战训练,但该受伤还是会受伤的。
「呃,喂!?还好吧!?」
「嗯……没事。被你的【Gail·Blow】吹飞时没做好落地受身而已」
吉布尔原地坐下摁着右脚踝,不甘心地皱着眉头,卡修担心地跑过去。
「这种程度……《天使的——》」
面露厌恶之色,吉布尔咏唱起法医咒文。
「不行」
塞西莉亚及时赶到,食指抵住吉布尔的嘴唇。
「不可以这么随便地处理知道吗?还是交给我来吧」
「什——!?」
吉布尔不由得远离塞西莉亚。
「不,不劳烦您了!这种小伤我自己就可以——」
「或许真的如你所说只是小伤,但是扭伤的地方会留下病根,以后要是再扭到同一个地方要怎么办?」
「唔……」
看着哑口无言的吉布尔,塞西莉亚轻轻脱下他的鞋子,用冷气咒文冷敷了一会儿脚踝患部,然后细心地缠上纱布。
「呵呵,你是我这节课第一个患者呢」
「……抱歉喔……」
脸上还是愤愤不平,但是平时开口闭口皆是嘲讽的吉布尔如今却犹如寄养的家猫一样,老实巴交。
接着——
「《慈爱的天使啊·请赐予他安乐·与之援手》——」
塞西莉亚认真地咏唱咒文之后,吉布尔肿起来的脚踝眨眼间便消肿了。
「……!?」
「这么快就治好了……好厉害……」
看到塞西莉亚与自己云壤之别的法医术能力,吉布尔和卡修都睁大了眼睛。
「纱布暂时不要拆掉哦?你不用担心,我有好好包扎,不会妨碍到行走的。可不能太勉强自己了哦?」
微微一笑的塞西莉亚。
「……谢,谢谢……您……」
吉布尔别开脸,小声道完谢之后拉着卡修一溜烟跑了。
「喂,吉布尔……你脸是不是有点红?……哦~,我知道了,你是不是喜欢那个大姐姐呀~?」
「你少啰嗦!谁,谁喜欢她了!?赶紧进行第二轮比试吧,你的幸运也就到此为止了!」
塞西莉亚微笑着目送二人离去……
突然,浑身瘫软。
「……看来……我只能到此为止了呢……」
「塞,塞西莉亚老师——!?」
格伦慌忙扶住燃尽的塞西莉亚。
她那翻起白眼的虚脱表情看起来有点那个,口中似乎还可以看到灵魂溜达出来的幻觉。
「……燃尽了……」
「呃——这么快就到极限了!?课程才开始十分钟,治疗了一名患者而已耶!?」
「果然……走出医务室,在强烈的日光下走到这里的伤害太大了……感觉整个人都要升天了……」
「这也太虚弱了吧!?」
格伦瞄了眼身后。
(药丸,洁西卡伯母在看着……死盯着啊——!?)
朝双手抱臂投来冷淡视线的洁西卡——
「站久晕了!只是站久晕了而已,没事的哟——!?」
自说自话,格伦焦急地大声解释。
「现,现在要怎么办!?这怎么看都是一副濒死的样子……这样子根本无法继续出席课程……」
就在这时。
「格伦老师……既然如此就只能祭出最终手段了……咳咳……我,我的……包包里……有个小瓶子……」
「包包?小瓶子?」
格伦打开塞西莉亚身旁的包包,里面装有内含颜色奇怪的液体的小瓶子。
「这,这个是……?」
「滋,滋养强壮剂……营养剂……精力剂,兴奋剂……总之把它们混合在一起……是我动用所有魔术药学知识制作的……特效药……把它……给我……」
格伦滴着冷汗,盯着那迷之特效药瞧。
「效果呢?」
「……振作精神」
「这种药绝对有问题吧?」
「……嗯,很不妙」
沉默支配了二人之间。
「不不……绝对不行……」
格伦头摇得像个拨浪鼓,合上包包……
「求,求你了,老师……!」
塞西莉亚颤颤巍巍地抓住格伦的手,泪目地恳求。
「我……不想……放弃……梦想……!想要……得到……妈妈的……认同……拜托了……!?」
尽管意识朦胧,她的眼睛却充满坚定的意志。
不容许任何人侵犯,耀眼的灵魂光辉……太阳一般的意志。
(真是的……我周围的女性都这么坚强啊……)
对于塞西莉亚的执着,格伦无奈地叹息。
「……好吧,我现在就喂你服药」
「谢谢……你……」
「你可要好好活着哦……?」
接着,格伦托起塞西莉亚纤细的下颚,将瓶子贴住她半开的嘴边,将可疑的液体倒入塞西莉亚的喉咙……
「咕噜,咕噜……咕噜!?嗯嗯嗯~~!?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不知是辣到了喉咙,还是味道太苦。塞西莉亚紧皱着眉头,猛地一睁开眼睛,忍耐着痛苦喝下药剂……
「忍……忍住……加油……!塞西莉亚老师!」
格伦脸上布满苦恼与苦涩,喂塞西莉亚喝药……于是。
锵!喝完药剂的塞西莉亚瞬间跃起……
「哇噢wwwwww爽歪歪啊啊啊啊啊啊——wwwwwww」
情绪高涨的塞西莉亚露出宛若酷暑烈日般的笑容,发出奇怪的叫声。
「身体好轻盈wwww我wwww已经无所畏惧啦wwwwww简直嗨到爆——wwwwwww」
「……药丸」
格伦无语地抱起脑袋。
这时,
「那个,塞西莉亚老师?琳在那边受伤了……」
希丝缇娜看到塞西莉亚的变化哑然失色……
「喔kwwww收到wwwwww事故不是发生在医务室wwwwww而是在现场wwwww走你┏ (゜ω゜)=☞——!?」
塞西莉亚随即飞奔向琳所在的方向。实在看不出是病弱体质的塞西莉亚应该有的激昂动作。
「什,什么鬼……?」
希丝缇娜脸颊直抽搐,格伦则默默地看着剧毒药瓶。看到此希丝缇娜大致了解了情况。
「你,你说要怎么办啊……?这样下去塞西莉亚老师就……」
「凉拌呗。塞西莉亚老师一时半会儿是停不下来了……还不如阻止她再次使用这种糟糕药剂……!」
「可,可是受伤的人也不会因此减少——!」
「那就只能尽量避免受伤了了了了了了了了——!?」
格伦犹如鬼神附身般,冲向专心进行魔术战训练的学生——
「《雷精之紫电啊》——!?」
「呜哇——!?」
罗德释放的雷闪直击凯的瞬间。
「危险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格伦从旁闯入——
噼里啪啦噼里啪啦——!?
「咿呀呀呀呀呀呀——!?」
触电的格伦,应声倒下。
「老,老师!?」
「wei,喂,罗德啊……太过火了哦……刚刚的闪电伏特注入的魔力有些过量了哟?要是被击中,倒下时不好受身的耶……?」
「啊,那个……对不起……」
就在罗德低头致歉时。
「《伟大之风啊》——!?」
「呀啊啊啊啊啊——!?」
另一处,温蒂被吹飞到半空中——
「给·我·赶·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格伦全力施展白魔【physical·boost】,猛冲向浮在空中的温蒂——
「呜喔喔喔喔喔喔——!?Fight一发搞定定定定定!?」
在空中以公主抱接住温蒂——接着咻的坠向地面!
「呼……你没事吧?」
「en,嗯……多亏你,没有受伤……」
格伦放下怀中微微脸红的温蒂——
「不好,那些家伙过度使用冷气咒文了!?这样会造成冻伤的!再会!」
格伦随即奔向可能会出现伤者的地方。
「呜喔喔喔喔喔喔——!?」
在宽阔的竞技场上四处奔走,极力避免学生受伤的格伦。
当然,格伦反而因此弄得浑身是伤——
「《慈爱的天使啊·请赐予他安乐·与之援手》喔喔喔喔喔喔——!」
来回奔跑的同时为自己施加法医咒文,连给塞西莉亚使用法医咒文的闲暇也无。
「老,老师……」
「为了塞西莉亚老师……」
希丝缇娜和露米娅都心疼地看着格伦疲于奔波的模样。
但是,即便格伦拼了老命也还是没能完全避免有人受伤——
「你已经……治好了」
咚!塞西莉亚摆出宛若世纪末霸者风范的奇怪姿势。(小P:中二还是neta怪医黑杰克啊?)
「好厉害,老师用手指碰一下就好了!?」
「塞西莉亚老师真让人佩服!?」
「混蛋啊啊啊啊——!没赶上啊啊啊啊啊啊啊——!」
「同学们,受伤的人都来我这里!不如说,快点受伤吧!哟哟切克闹——!」
「算我求你了,塞西莉亚老师,别再勉强自己了——!?」
格伦的努力全都付诸东流。
课程还在继续——
「受伤彷徨的羊羔们,欢迎来到我的身旁,我会将你们全部治好。因为我是Alpha,亦为Omega*。既是起源,亦是终结。我将为渴求之人流尽生命之泉——」(咕噜咕噜)(注:Beta:可攻可受;Alpha:总攻;Omega:总受)
「塞西莉亚老师,你不能再喝了了了了了了了了——!?」
终究没能阻止塞西莉亚服用先前的可疑药剂——
于是乎——
「好了……呵呵,下次要注意哦?」
「谢谢塞西莉亚老师……」
接受好治疗的学生低头致谢之后,转身回到训练中。
塞西莉亚微笑着目送学生离去。
「呼……法医师的工作果然吃不消啊……」
塞西莉亚疲惫地拭去额头上的汗水。
「有好好努力呢……塞西莉亚」
听到背后传来年迈女性的声音,塞西莉亚随即回过头……
「外婆!?」
她的身后,站着一位慈祥的老婆婆。
「没想到连外婆也来啦!」
看到最喜欢的外婆,塞西莉亚开心地微笑。
「呵呵……塞西莉亚,你今天的努力我都看在眼里哟……」
「这,这样啊……总觉得好羞人呢……」
「可是呢,塞西莉亚……我的乖孙女……你无须着急哟?洁西卡虽然跟我一样顽固……但总有一天肯定会认同你的努力的……」
「是……么……?」
「嗯,我打包票。你要相信自己,塞西莉亚……」
「是……外婆」
外祖母与洁西卡一样,是超一流的法医师。得到她的夸奖,塞西莉亚心中盈满了自豪……
「……话说,外婆」
「怎么啦,塞西莉亚?」
「您怎么会在这里呢?我记得您在五年前就去世了……」
「塞西莉亚老师——!?快醒醒啊啊啊!?」
格伦抱起呈‘大’字瘫倒在地的塞西莉亚,‘啪啪’的拍打着她的脸颊。
「……叽叽咕咕……外婆……等等我……叽叽咕咕……」
「您到底看见了什么啊!?不能去那边啊!?」
露米娅拼命为说胡话的塞西莉亚施加法医咒文。
学生们担心地围着塞西莉亚——
「——呃!?这,这里是……?」
塞西莉亚忽然睁开眼睛。
「您可算醒了!?太,太好了!」
「……外婆说……我去那边还太早了……」
「虽然不明觉厉,总之外婆,干得漂亮!」
塞西莉亚开始还处于朦胧之中,对一切感到茫然,不久,徐徐掌握了自己身上的状况。
「…….这……样啊……我……还是到下了啊……」
「嗯,你太勉强自己了……」
「那个……课程怎么样了……?」
「课程结束了哦」
格伦尴尬地回答。
「这……样啊……」
塞西莉亚茫然无措地嘀咕。
「看来见分晓了呢。快点收拾行李跟我回家,塞西莉亚」
洁西卡冷淡地宣告。
「手续之类的我会帮你办好的」
「妈妈……我……」
塞西莉亚朝洁西卡投去恳求的目光……
「对你来说,还是太勉强了」
听完,塞西莉亚哑口无言。
「…………」
没能拿出相应的成果。塞西莉亚只能无奈地垂下头,神情寂寞地伫立着。
沉闷的沉默弥漫在格伦和学生们之间。
「咦?塞西莉亚要走了吗?我会寂寞的……」
莉艾尔小声说道,没人回话。
于是,洁西卡丢下塞西莉亚和学生们,飒爽离去……
忽然,洁西卡停下了脚步。
「……唔……咕……!?」
仔细一看,洁西卡颤抖着捂住胸口……脸色非常不好,转眼间变得苍白,甚至流起冷汗。
「难……,难道……?」
「……妈妈?您怎么了?」
塞西莉亚疑惑地询问洁西卡。
「没,没事……!」
洁西卡摇了摇头,一步一步走去……
「——か,……」
洁西卡的身体忽然摇摇晃晃的……接着倒在了地上。
这怎么看都不是平常事。
「呀啊啊啊啊——!?妈妈!?振,振作点!?」
看到母亲兼导师的洁西卡突然倒在地上,塞西莉亚慌忙跑到她的身旁并将其扶起,而洁西卡早已昏迷不醒。
「你,你快住手啊,塞西莉亚老师!?不可以剧烈摇晃急病患者——」
「妈妈!妈妈!?」
似乎没听到格伦的制止,塞西莉亚只是摇着头哭喊。
「可恶……塞西莉亚老师现在完全慌了神,露米娅你来!」
「好,好的!」
接受格伦的指示,露米娅来到塞西莉亚身旁观察洁西卡的症状。
「情况怎么样!?」
「脉搏好快……还发烧……而且生物魔力流动异常……?不,不行,……看来不只是身体不适…….洁西卡伯母应该原先就患有某种恶性病症!」
「这可如何是好……?」
「只靠我一个人没有万全把握……」
露米娅看了眼身旁。
「啊…….啊啊啊啊…….怎,怎么会……为什么会这样……?我不要……我不要这样,妈妈……!你快睁开眼看看我啊!」
视线前方是泪目地颤抖的塞西莉亚。
「可,可是这种状态……」
「…………!」
一时间,格伦面带苦涩地盯着惊慌失措的塞西莉亚。
不久,似乎下定了决心,靠近塞西莉亚……
接着——
「抱歉,原谅我」
啪!听到这声音,周围的学生不安地倒吸口气。
格伦轻轻地拍打塞西莉亚的脸颊。
「格伦……老师……?」
回过神来的塞西莉亚呆呆地看着格伦。
「…….脑袋清醒了吗?现在可不是慌神的时候哦,老师。能救治洁西卡伯母的只有你了」
「…………」
「你不是想要救治更多的人吗?要是连自己的母亲都救不了岂不让人笑话?相信我,你一定能够做到的!我们也会尽力帮忙的!」
「老,老师说的对!」
希丝缇娜应道。
「如果治疗需要举行仪式级的大魔术,就由我来提供魔力!对吧,大家!」
希丝缇娜回过头——
「嗯,应该的!」
卡修也附和道。
「我们平时也受到塞西莉亚老师不少照顾,出力是理所应当的!」
温蒂也表示赞成。
「哎呀呀,要救治还是快点进行来的好哦?」
吉布尔也是。
其他学生也同样朝塞西莉亚重重点头。
听到学生们接连表示支持,塞西莉亚的目光徐徐恢复理性。
「……对不起,怪我一时慌了神。我正是为了救治更多这样的好心人才——」
接着,一度深呼吸之后……
「我现在要开始妈妈的法医诊疗…….同学们,请助我一臂之力」
塞西莉亚动员自身所有知识·技能,使用魔术对洁西卡进行全身检查。
于是——
——在医务室内。
「……嗯…….?」
躺在床上的洁西卡…….徐徐睁开了眼睛。
「啊!您醒了啊,妈妈!太好了……」
一直在旁边看护的塞西莉亚安心地松了口气。
洁西卡开始还有些茫然自失,待到理清状况时,徐徐起身。
「原来我倒下了啊……本以为离极限还有段时间……看来真是上了年纪啊……」
洁西卡无精打采地叹息。
「是魔术性疾病『枯竭症』……妈妈,你操劳过度了……」
塞西莉亚顾虑着洁西卡的心情,怯怯地回答。
短时间内使用大量魔术引起的魔术性疾病『魔力缺乏症』,长此以往会导致身体难以滞留魔力……储存魔力的灵魂媒介会产生空洞。由此,即便不曾使用任何魔术,有时候会没有任何前兆,身体内的魔力急速流失。
这就是『枯竭症』。发病时若不及时接受医治会有生命危险,是一种非常严重的病症。
「不对啊……我记得『枯竭症』不发病则已,一旦发病将非常棘手…….必须用心灵手术堵住灵魂体的空洞,并以大量魔力填充……这种高难度的大型仪式,难道是你……?」
「…….是的」
塞西莉亚轻轻点头。
「这样啊……你医术大有长进呢……」
「不只有我一个人,格伦老师和露米娅也有帮我打下手……更重要的是,学生们还为妈妈提高了魔力,险些出现魔力缺乏症呢」
「……看来你很受学生信赖呢」
洁西卡看着塞西莉亚,发现她的脸上带着重重的疲劳感。
毕竟完成了修补灵魂体这种仪式级的心灵手术,塞西莉亚的精力消耗可想而知。
再者,这种使用大量魔力的大型仪式魔术,要是一个不当,就连塞西莉亚自己都会有生命危险。
但是,完成了心灵手术的塞西莉亚——面带微笑。
洁西卡平安无事真是太好了,喜极而泣。
(……我年轻时也是如此,亲手救活一个人时……只是这样就非常的开心……只要能够救活他人,赌上自己的性命也在所不惜……)
洁西卡在塞西莉亚的身上仿佛看到了昔日的自己,作为法医师熠熠生辉的身姿。
「……你果然很像我年轻的时候,一心治病扶弱……」
「……咦?」
看到塞西莉亚侧着小脑袋,洁西卡淡淡说道。
「所以我才想将你绑在身边……好吧,塞西莉亚,今后何去何从随你决定。尽管走你认定的人生路……我也是这样活过来的,所以不会后悔」
言语平淡无奇……洁西卡脸上却带着欣慰的笑容。
「妈,妈妈?您这是……?」
「嗯,我放弃带你回去了。你已经长大成人,我尊重你自己的意见,而且这里很多人都需要你……只是……」
忽然,洁西卡阴着个脸,请求般看向塞西莉亚……
「一定要照顾好自己……不能太勉强……知道吗?塞西莉亚……」
这是至今为止装着女强人的洁西卡所展露的作为母亲的关怀神情。
「是,……我会的!妈妈……」
塞西莉亚眼角浮现泪珠,点点头。
看着母女的交流……
「呼~,一开始还担心会怎样呢……看到圆满收场了呢……」
「嗯,是啊……」
房间的角落,格伦和希丝缇娜她们放心地守望着眼前的母女情深。
不久,和洁西卡说完话的塞西莉亚开心地走到格伦身旁。
「格伦老师,我做到了!」
「哈哈哈,恭喜你」
看着塞西莉亚喜不自禁的样子,格伦不由得微微一笑。
似乎非常激动,塞西莉亚抓住格伦双手,上下摇晃。
「这都是多亏了格伦老师你们!非常感谢!」
「哪里的话,出力的还是塞西莉亚老师。我们不过是打打酱油而已……」
「您这样说可就不对了,要是没有你们——」
「喂,塞西莉亚老师,不能太激动哦——」
格伦苦笑着劝止情绪激动的塞西莉亚——
就在这一瞬间。
「咳咳咳咳咳咳——!?」
塞西莉亚一口老血喷出……
稀里哗啦!哗啦哗啦——!
格伦的脸被溅了个通红。
看来又到极限了。
「塞,塞西莉亚老师——!?」
「……外,外婆……我做到了……现在就去你那……」
「不能去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应声倒下的塞西莉亚。
感动的余韵一转,变成不得了的骚乱。
「那孩子果然不行吧」
洁西卡按着太阳穴,无奈地叹气。
(完)
不正经的魔术讲师与禁忌教典 短篇 病弱女神塞西莉亚小姐
不正经的魔术讲师与禁忌教典 短篇 病弱女神塞西莉亚小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