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约会大作战(DATE A LIVE)
  4. 短篇
  5. 四糸乃experience
  6. 繁体版

四糸乃experience
2017-06-23 09:44:00

		

网译版 转自 轻之国度
图源:滴水
翻译:混沌圣歌
“那么,今天要给大家介绍一位新朋友。”
天宫市的某座中学。二年B班的教室里响起了班主任爽朗的声音。
“——那么,请进。”
班主任微微招了招手说道。等在走廊的七罪和四糸乃咽了口唾沫后进了教室。
“……唔。”
两人站在讲台边后沐浴在了成排排好的中学生们的视线下。七罪的身体不爽地打了个激灵。
“那么,请二位介绍一下自己。”
“是,是的。”
四糸乃一脸紧张地点了点头,把脸转向了众人。
“我,我叫五河四糸乃……。各位,请多多……指教……”
接着,她断断续续的向大家打好招呼,低下了头。周围的人则是啪啪啪的鼓起了掌。
接着轮到七罪。七罪的指尖微微颤动着,她深吸一口气后躲着视线开口了。
——我叫五河七罪。这次只是意外地得到了体验入学的机会而已,就不用来和我混熟了。还有,不可以欺负四糸乃。
七罪本来是打算这么说的。
“……河……罪……,意……入学……而已……不……欺负……糸乃……”
似乎是对初次见面且受到众多人注视的状况感到紧张,七罪几乎没能发出声音。尽管学生们歪着脑袋不明所以,却依然啪叽啪叽鼓起了掌。
“那个,就像大家听到的姓氏那样,她们二人似乎是本班的五河琴里同学亲戚。体验入学只有一天,请大家和她们好好相处。”
“是!”
对班主任的话起了反应,学生们精神满满地回答道。
“……额。”
这么大的声音让七罪不禁肩膀一颤,想象着之后要开始的噩梦般的一天,七罪沉重地叹了口气。
事情的开端是在几天前。这是在五河家的客厅中发生的事情。
“……想,想去学校?”
七罪带着绝望的心情重复了一遍刚才传进了耳内的话语。
仿佛诅咒般的这句话,瞬间打乱了七罪的心跳,大量血液冲入体内循环。七罪体温上升开始影响思考,明明没有运动,额头上却浮出了大量汗水。
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毕竟,是“学校”啊。在字典上被记录成“炼狱”,“魔界”的“学校”啊。
然而,发出这诅咒的当事人——四糸乃却不像七罪般动摇,她有些害羞的红着脸点头道。
“是的……看士道先生和琴里小姐的样子……似乎很有趣……然后就。”
和七罪不同的,美丽的波浪长发,还有与七罪不同的,惹人怜爱的面容。要是把世界上的“可爱”集中成形的话,一定会是像她那样的样子吧。少女就是有着让人会这般想的面容。
“学校……啊。”
“原来如此。”
于是乎,为了回应这位女神的声音,坐在沙发上的男女回道。其中一人是有着中性面庞的温柔少年。另一人,是用两根黑色缎带绑着头发的好胜少女。——他们是这个家的主人,五河士道、琴里兄妹。
“挺好的不是吗?”
“没错。精灵的自发行动就【Ratatoskr】来说也很欢迎。”
“哈……!?”
两人的意外反应让七罪发出了惊讶的声音。
“等,等一下你们两个!你们打算把四糸乃扔进那种魔窟里吗!?”
“魔窟……太小题大做了啊。”
“才不是小题大做……!那不是把年纪不大的孩子们关在一起的强制收容设施吗!反复进行执拗的训练!被弄成犯人们那种等级制度!没能加入小团体的落伍者就会在嘲笑和侮蔑中度日哦……!?这不就是把人类社会的丑态集中到一起的场所嘛!”
“……真亏你,能说的这么恶劣呢。”
琴里震惊又感慨地耸了耸肩。
接着,因为七罪的恶语,四糸乃的脸上蒙上了阴云。
“是,是那么可怕的……地方吗?”
“没错!不可以被感人系学园剧骗了!那是学校方面的恶质宣传!那种就算引发了问题最后还是能和大家一起开开心心地迎来卒业式怎么可能!个性腐烂了的捣蛋鬼一辈子都是渣渣,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主义的教师就是人渣!喊口号有蛋唔!?”
突然,七罪的嘴巴被堵上。
无奈地叹着气的琴里接着她说道。
“请冷静点……话虽如此,你想说的我也懂。学校这个地方,和至今为止身处的地方环境确实不同。要是没有精神状态不会混乱的强力证据的话,作为【Ratatoskr】司令,我不会发出许可。”
这么说着,琴里瞥了四糸乃的左手——准确的说,是戴在她左手的兔子玩偶“四糸奈”一眼。
“啊拉,怎么了小琴里。被四糸奈的魅力迷上了?”
“四糸奈”搞笑地弯起了腰。琴里半睁着眼用手指朝他额头弹了一下。
“痛!”
“啊呜呜……”
是察觉到了琴里的想法了吧。四糸乃垂下了肩。
琴里想说的事情七罪也知道了。要是没有四糸乃的朋友“四糸奈”在的话,四糸乃会不安,被封印的灵力会发生逆流。要是下大雨的程度也就算了,但把周围一带都给冻住就糟糕了吧。
七罪来回看着这样的两人,在脱离琴里的手之后,她摆出了个打起精神来的pose。
“对,对啊!四糸乃去还太早……!这不挺好吗,四糸乃,学校什么的——”
但是,七罪说到一半就被琴里抢过了话茬。
“——话虽如此,就像刚才我说的,尽可能实现精灵的希望才是【Ratatoskr】。这次,姑且就弄成为了观察四糸乃能否适应学校的环境而进行的体验入学好了。来我上的中学可以吧?”
“……!真,真的吗……?”
“噢噢!成功了四糸乃!”
因为琴里的话表情忽然就明亮起来的四糸乃和“四糸奈”一起庆祝起来。
“…………”
在这平和的气氛中,有一个僵住了。是七罪。她握着拳头在站着的地方噗噜噗噜颤抖着。
“——那么。”
这是,琴里向七罪送去了视线。
“七罪要怎么办?”
“哈诶!?”
预料之外的话语让七罪惊叫出声。这也是当然的。七罪没想到这火还能烧到自己身上。
“开,开什么玩笑。我不要。那种地方我绝对不去……!”
“哼说是吗。嘛,既然你讨厌我也不勉强就是了。还想着四糸乃去了学校你会寂寞吧什么的。”
“唔……”
七罪无语了。
确实,如琴里所说,精灵们大部分都在上学,要是四糸乃不在了的话,七罪在上学日的白天就要一个人过了。
“七罪小姐……”
四糸乃用微微湿润的眼瞳凝视着七罪。
被女神用那种眼神看了,怎么可能说出不呢。七罪的额头冒着汗水,
“……………………我知道了啦。”
沉默了数十秒之后,七罪放弃地的叹了口气。
“——好的,那么你们俩就各自坐到空着的位子上吧。”
二年B班的教室里,班主任指着空座位如此说道。四糸乃轻轻点了点头。
“好的。”
“啊,……(好)的……”
接着,七罪躲着视线同意了。四糸乃和七罪走到了各自的位子上。
虽然四糸乃对自己的位子离七罪和琴里有些远稍有不安,不过她轻轻深呼吸了之后重新振作了起来。四糸乃想要上学,并非只是出于单纯的憧憬,还有想要稍稍习惯人类社会的想法在。要是这种事情就不行了,前途必然多舛。
四糸乃想着这种事情的时候,班主任简单地讲了些事情,随后班会就结束了。大家一齐站起,行礼,然后再次坐回座位。
“……!”
这时,四糸乃瞪圆了眼睛。
周围的学生们兴趣颇深地看着四糸乃,集中到了四糸乃的座位边。
“那个,四糸乃酱是哪个地方的人啊?”
“那个兔子是什么?”
“那,那个……”
突然的情况让四糸乃疑惑了,“四糸奈”则是做了个搞笑动作回答道。
“呼,大家对四糸奈很感兴趣啊?毕竟还年轻啊。”
“呜哇!说话了!”
“笨蛋,是腹语吧。”
“好厉害,好可爱!”
是“四糸奈”帮上了忙吗,周围的人兴奋了起来。虽然四糸乃对能否和初次见面的学生们好好相处感到不安,但似乎是不用担心了的样子。
这时——
“那个,能让我也打个招呼吗?”
在四糸乃结结巴巴地忙着回答大家的问题时,突然间就传来了这个声音。人群分开,后面还有学生跟着。看起来像个大小姐的少女出现了。
“你是……”
“初次见面。我叫绫小路花音(Ayanokouji Kanon)现任这个班级的班长。”
“啊……请多多,指教……”
四糸乃轻轻低下了头。接着,花音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如果有什么不懂的就来问我好了。向花音,绫小路花音问!”
“是,是的,绫小路同学——”
“诶?难道说你对这个姓氏有印象?呜呼呼,也是。没错!之前在天央祭的选美小姐比赛中夺得第一位的绫小路花梨是我的姐姐大人。在那个!在那个诱宵美九负责审查的选美比赛里!”
“是,是这样吗……?”
四糸乃茫然若失的回应着不知为何突然就自满起来的花音。周围的同学们也苦笑着“又开始了啊……”。
“没错。但是我完全不会炫耀的你就放心吧。因为啊,你看,厉害的,是被诱宵美九认同的姐姐大人,不是我啊。虽然我继承了和美丽又纯洁的姐姐大人相同的血统!”
“啊,啊哈哈……”
在四糸乃被对方压制住的时候,四糸乃的手机突然震动了起来。
“啊——”
四糸乃把手机从包里拿了出来。说起来,明明都到了学校,自己却忘记关机。虽然对打来电话的那个人很抱歉,还是关机吧。
但是,当班级中的一人看到手机屏幕上显示出来的名字后,那人便发出了惊讶地声音。
“——诶?等一下,四糸乃酱,这上面写的是……诱宵美九!”
“……诶?”
这句话让花音瞪圆了眼睛看向了屏幕。接着,她狐疑地皱起了眉,按下了通话键。
“啊……”
下一瞬间,设定成免提模式的手机里传出的声音响了开来。
“hello!四糸乃小姐!你真的开始上学了吗————!?下次请务必让我拍下你的制服写真可以吗!?可以吗!?……恩恩?”
随后,是因为听到周围学生们的吵嚷声了吗,美九发出了疑惑的声音。
“啊,难道说现在已经到学校了吗?——班上的各位!我是诱宵美九!请大家多多关照世纪美少女四糸乃小姐!”
“……唔!那,那个,美九小姐,我之后再打给你……”
四糸乃红着脸操作界面中断了通话。
但是,骚动并未就此停止。听到刚才的通话的同学们“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的叫了起来
“刚才那是谁!是真的美九碳!?”
“那声音确实是本人吧!”
“诶,四糸乃酱认识诱宵美九!?”
“那,那个……那是……啊哈哈……”
为了打岔,四糸乃露出笑容,她把手机电源切断后把手机重新放回了包里。
“…………咕咕……”
在激动的学生中,花音不知为何拳头正不甘的颤抖着,但是被大家追问着的四糸乃并没有注意到这件事情。
“…………”
七罪无言地眺望者热闹非凡的四糸乃的座位的方向。
不,准确的说,一开始也有人来和七罪打招呼的,但七罪一直一言不发躲着视线,于是大家也就都不来了。
“七,罪……”
一名少女迈着轻快地步子来到了这样的七罪的旁边。——是琴里。她现在戴着白色缎带,和七罪她们身穿一样的初中制服。
“……怎,怎么了啊。”
“你这样不行啊。难得大家都来和你搭话了。”
说着,琴里用比平时还要轻快一些的动作挑弄起七罪的鼻子。对此,七罪不禁皱眉。
“……诶,干嘛啦琴里。感觉好恶心。你吃了奇怪的东西了?”
“嗯?你说什么?我和平时一样啊?”
笑意盈盈的琴里揪住七罪的脑袋。
“痛痛痛痛!?”
七罪慌忙挥开琴里的手……这时,七罪终于想起来了。琴里会随着缎带的颜色切换中学生模式和司令官模式。
“真是的……好啦,七罪不去和大家搞好关系的话。”
“啰,啰嗦……我才没有想那样……”
“你又来了。”
琴里无奈地说着,然后想到什么似的捶了下手。
“啊,对了。”
接着,琴里从自己的位子上拿来了笔和笔记本,打开放在七罪的桌子上。
“七罪,你画点插画试试。”
“……哈?”
“随便画什么都行,来,比如二亚的漫画角色怎么样?”
“……你,到底在,说什么啊……”
琴里死乞白赖地晃动着七罪的肩膀。七罪皱着眉叹了口气后无奈地拿起笔简单地画起了二亚的漫画角色。
“嗯,画的不错画的不错。”
琴里满意地点了点头,用力吸了口气后大声叫道。
“呜哇!好厉害!七罪很擅长画画啊!”
“……虾米!?”
琴里突然的行动让七罪惊呆了。
接着,对琴里的话起了反应的同学们看起了桌上的笔记本,然后激动了起来。
“诶,这是你画的!?”
“好厉害!这不是‘银弹’的‘法蒂玛’吗!”
“其他的是?”
“诶……啊……嗯……那……”
学生们吵吵嚷嚷地开始集中在了七罪地周围。七罪慌张地四处躲着视线。
“超棒啊!这不是中学生的水平了这个。”
“真的!超厉害的!”
“……不,那个……”
“呐,将来你打算当漫画家吗?”
“要不要趁现在先把签名存起来!”
“……唔,唔嘎啊啊啊啊啊!”
无法忍受扑面而来的赞美,七罪尖叫着把笔记本啪啪撕碎。
“呜哇!”
“什,什么情况……?”
“骗不了我的……骗不了我的!你们这些家伙嘴上这么说背地里其实在笑我吧!?在想着画漫画的死宅很恶心对吧!我知道的!我知道的!!”
“诶,诶诶……”
七罪的恶语让学生们一脸困惑,作鸟兽散。
“哈,哈……额——痛”
七罪急促的呼吸着,这时她的后脑勺被人猛敲了一下。
——是琴里。
“唔咕……”
七罪没多说话,就那么在椅子上坐好,趴在桌子上祈祷着早间休息快些结束。
——那之后,窥一斑可知全豹。
第三节课,上完数学和英语的四糸乃她们换上了体操服集中在了体育馆。
上课的内容似乎是排球。话虽如此,在进入模拟比赛前,主要是做垫球之类的练习。
“好的。那么各位,请和同伴组成小组。”
穿着运动服的体育老师大声说完的同时,穿着体操服的学生们就吵嚷了起来,和朋友搭起了伙。
“那个,我……”
四糸乃困扰地看着周围,于是她发现了一个人伫着的七罪。
“啊,七罪小——”
打算和七罪组队的四糸乃往那边迈出脚步。
但下一瞬间,仿佛是为了挡住四糸乃的去路,纵卷的头发跃入了四糸乃的视线——是绫小路花音。
“啊拉,四糸乃同学!难道说你没人组队吗?”
“啊,不是的,那个……”
四糸乃虽然是这么说,不过花音并没听进去。晃着宽松头发的她继续道。
“没办法呢!实在没人的话就和我组队——”
“啊,四糸乃酱,和我组队吧。”
“诶,我也要。”
“那我们猜拳,剪刀石头布。”
这次轮到没人听花音的话,有同学从两侧围住了四糸乃。
“……”
没组上的学生把手放在了摆着大笑着的姿势僵在原地的花音的肩膀上。
学校等于无间地狱般的噩梦空间,但是其中应该没有比实践科目更加毫无怜悯心的项目了吧。
退一百万步说,上课也就算了。就算被点名要回答,只要沉默着在位子上忍一会儿也迟早会结束的。
但是,实践课就不行了。这要求主观能动性,而且——
“好的。那么各位,请和同伴组成小组。”
体育老师若无其事地吟唱出了“这个”。这正所谓是死之咒文。要是有社交能力低下的学生在场,很有可能会当场死亡,这就是有着这般力量的破灭之言。
“那个,那个,我们组——”
“嗯,可以哦。”
“…………”
七罪一步不动的站在原地,呆呆地眺望者结成组的同学们。
这是课程的一环,七罪也必须组队,但是让七罪自己去搭话这种,连鬼都会哭着逃走的超高难度任务是不可能这么简单的完成的。现在正在行动着的这些班级同学简直就是超过鬼的人。
说起来,在上课的时候搞组队,还让学生们自己组队,这种行为,本身就是披着自主性外衣的“教师的怠惰”吧。因为有那种不善于与人交际的学生在,才需要由教师决定组合才对啊。更进一步的说,需要搞组队的课程压根不应该上。说起来学校这种魂之牢狱就应该破坏掉。所有的教育课程通过网络来上就足够了。站起来,孤零零!真正的独立在我手!真正的自由在我手!(译:翻着段看着好心酸)
在七罪染上极端分子的气氛时,穿着体操服的四糸乃和琴里从不同的方向轻轻挥着手靠了上来。
“啊,七罪小——”
“喂,七罪——”
“……!你们两个。”
七罪仿佛产生了黑暗地狱中射入了一道光芒的错觉。这正是看见从天上垂下的蜘蛛丝的犍陀多心中的感觉吧。(译注:出自小说《蜘蛛之丝》,一个在地狱里受苦的罪人犍陀多,顺着一根从遥远高空的极乐世界垂下的蜘蛛丝往上爬,但由于显露出恶欲,蛛丝断掉,他再次掉入地狱。)
果然,小组应该交给学生们自主决定。在整个班级不可能都互相搞好关系的情况下,若是有老师擅自决定小组的想法留在心里就不好了,而让同伴组队在效率上也会比较高。没错,就像现在的七罪一样——
“啊拉,四糸乃同学!难道说你没人组队吗?”
“琴里酱!和我组队吧!”
“啊,不是的,那个……”
“哇,哇哇。”
但是,在她们来到七罪身边之前,两人就各自被其他人拉去了。
“…………”
七罪垂下了无处所依手,又一次沉默地闪开了视线。
“好的,那么各位都组好了对吧?那么就各自进行垫球练习……啊,你怎么了啊,只有一个人。”
“……!”
七罪打算尽可能的不惹眼,平静的把存在溶于背景中的,但是果然在成对排好集中的时候一个人孤零零地站在原地很惹眼啊。体育老师走了过来。
“我……我……体……保……”
七罪打算说自己身体不好躲去保健室,但是声音却没能像她想的那样发出来。
不用说,这么细小的声音是没有传到体育老师耳朵里的。结果就变成了,在学生们的注视下,七罪一直玩命追着下手不知轻重的老师(似乎在高中时期参加了排球全国大会的样子)打出的球。哭出来了呢,毕竟人家是女孩子啊。
通告第四节课上课结束的铃声在校舍内响起。
到了学生们等待已久的午餐时间。大家从包或午餐袋中取出便当,和朋友拼桌吃饭。
四糸乃也和大家一样从包中取出了便当。
“……♪”
其实四糸乃这么做也没有别的意思,只不过是自然而然地哼出声。在学校吃午饭是学园剧中让人看了产生憧憬的场面之一。
当然,四糸乃并没有对往常的午饭有所不满,但和朋友一起在特别的空间吃便当这件事四糸乃憧憬很深。
而且这个便当还是今天早上士道为了十香和琴里做便当时一起做的。对于一直羡慕她们的四糸乃而言,就像愿望实现了一样。
“唔,四糸乃你心情不错呢。”
“嗯……!”
四糸乃笑着回应“四糸奈”,随后站了起来打算和七罪还有琴里一起吃便当。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四糸乃的视线中出现了纵卷的头发。
“啊拉四糸乃同学!你一个人吃吗!?你要是要人陪的话——”
“啊,四糸乃酱来这边吃吧。”
“来,这边这边。”
“哇,四糸乃的便当好棒!”
“额,那,那个。”
花音的旁边挤上了手拿便当盒的女学生们,她们要把四糸乃带去自己的桌子那边。花音呆了一会儿,随后不甘地看向四糸乃——不过四糸乃果然还是没有注意到这件事。
“…………”
七罪把便当盒放在膝上,一个人把便当送到嘴里。
现在七罪所在的并不是教室,而是四周都是墙壁的狭小空空间。中间是椅子状的器具,但墙上放着卷好的手纸——嘛,也就是所谓的厕所单间啦。
当然,七罪一开始是打算在教室里吃的,但像之前一样四糸乃和琴里被别的组“确保”了,她只能一个人跑这里吃了。
其实七罪一个人在教室吃便当也没人会在意吧,但七罪那过剩的自我意识,使得周围那些无关的视线和说话声化为了可怕的凶器。——那边的女生是不是在说我的坏话呢。刚才一瞬间看了这里的男孩子是不是把我当白痴了啊。这样的妄想充盈在七罪的心中。
而且,四糸乃和琴里也肯定认为七罪不在教室里更好。琴里自不必说,四糸乃也和七罪不同,和班级同学们好好相处着。既然如此,难得的午餐机会像七罪这样的污物还是不要打扰比较好。这样是最佳选项。
“……诶。”
来回思考着这些事吃着便当的七罪突然停下了筷子。一直做得味道完美的士道的迷你汉堡肉,似乎稍微有点咸。
——就在这时。
厕所门的对面传来了“砰”的声音,接着又传来了粗乱的声音,七罪赶紧闭紧了呼吸。
“什么啊……什么啊什么啊那孩子什么啊!难得我!绫小路花音邀请她,居然全部无视了!”
进了厕所的花音发出了愤怒的声音。接着,跟着的女学生,小槻纪子(Otuki Noriko)无奈地耸了耸肩。
“人家也没有无视你的意思吧。不管怎么看都是花音同学你无视了四糸乃同学的话啊。”
“闭嘴!”
花音严厉地打断了纪子的话,随后颤抖着双手咬紧牙。
“我已经忍不了了……用那种态度的话,这边也是有想法的。”
“诶诶……你打算做什么?”
“那不是当然的嘛。轻视我罪大恶极。要彻底的让她厌恶,再也不敢上学!就给她植入这种程度的心理阴影吧!”
“呜哇……我觉得还是不要这样比较好……”
“闭嘴!我说要做就要做!”
花音大叫之后简单地补了下妆,盛气凌人的走到了走廊上。
如暴风一般不停叫着恶语的女学生离开后。
咳……厕所的单间门静静地打开了。
“…………”
而在那里面的少女无言地皱着眉感到麻烦似地叹了口气。
“呵呵呵……首先当然是这个。”
学生们吃完午饭后。回到教室的花音拨弄着手上的四角形物体无畏地笑了。
“……?这是,什么。”
纪子歪着脑袋说道。花音用食指和中指夹着某物,举到了纪子的眼前。
“看了不就知道了?是橡皮擦啊橡皮擦。”
“不不不,这个我是知道啦。你要对这个做什么啊?”
“哼哼,那不是当然的么。”
花音从笔袋里拿出美工刀,随后开始一点点切橡皮擦。再把橡皮擦切成碎片放在手心上后,她又用另一只手弹了一下,直击了纪子的脑袋。
“……额?”
受到突然而来的炮击的纪子不明所以地歪着脑袋。花音叉着手拧着脸道。
“怎么样?秘技,橡皮擦炮弹哦。不知道是不是老天爷安排好的,那女人的位子就在我前面。上课开始后我就给她来这招。让她注意力分散没法集中在课上,然后突然被老师提问又答不上来,一点点消磨她的精神……唔呵呵呵呵。”
“……不,嘛,我觉得这样很麻烦的样子啊。”
对花音想出来的恶辣至极的招数,纪子困惑地回应道。花音不爽地嘟起了嘴。
“怎么了,有意见吗?”
“不是啦,我还以为你一定会用更过分的办法啦。”
“比如呢。”
“诶?嗯……我想想。比如说,往鞋子里放图钉啦,在她上厕所的时候泼水啦,把她的教科书划个稀巴烂啦,把书桌从窗户里扔出去叫着‘这里没你的位子!’之类的。”
“哈……哈啊!?你在想什么啊!?那样太可怜了吧!”
纪子举出的例子让花音不禁叫了起来。
“…………啊,好吧,也是呢。”
纪子一副无法理解的表情,但她还是低下了头。
接着,通知午休结束的铃声响起。学生们一一回到了自己的座位。
“好啦纪子,你也回去吧。你就看好吧。我的神锤。”
“好的吧。”
纪子有气无力地回答之后就老老实实地回了自己的座位。
不一会儿,那个女人,五河四糸乃就坐到了花音面前的座位上,第五节课的上课老师也进了教室。起立,行礼然后坐回座位后,课程平静地开始了。
“呵呵呵……”
花音用教科书挡着把橡皮擦切碎然后放到了手心上,瞄准四糸乃的后脑勺就是一弹。
细碎的橡皮擦碎屑猛地飞向了四糸乃的方向——
但在命中四糸乃的后脑勺前的瞬间,碎屑似乎受到一个看不见的墙壁阻挡,反弹回了花音的方向。
“痛!”
“怎么了,绫小路同学。”
预料外的情况让花音叫了出来,随后老师疑惑地看向了她。
“啊……没事,什么事都没有。”
这么说了之后,花音等老师再次开始上课后再一次弹出了碎屑——然而,结果还是一样。橡皮擦碎屑在命中四糸乃前的瞬间弹回了花音的方向。
“…………”
噼,噼,噼,花音连续射击。等不及了的花音把所有的碎屑一口气全部弹了出去。但是,所有的碎屑全部弹回,把花音的脑袋弄成像是遭受了暴风雪一样。
“……啊啊我受够了!这什么啊!”
“绫小路同学!”
“……!啊,对不起……”
被教师严厉地盯着的花音躲着视线垂下了肩。
“……可恶。到底什么啊刚才那个。”
第五节课结束后。花音不爽地扭着脸道。被老师发怒了,橡皮擦碎屑还全部弄到了自己头上被同学们笑话,而且碎屑有不少缠进了头发很难弄掉,真是太糟糕了。
“谁知道呢……说不定是椅子后面竖着什么透明的墙壁吧?”
走在她身边的纪子用嫌麻烦似的口气说道。花音不高兴地嘟起嘴。
“那算什么啊。那个女人是发觉了我的橡皮擦作战了?”
“嘛……不知道。”
“……好了算了。下一招。”
“哈。接下去你打算做什么啊?”
纪子一副连提都不愿意提的样子问道。花音含着笑指了指手上的围裙。
“你想想我们接下来要上什么课?”
“那个嘛……是家政课。今天要做饼干吧?”
“没错。往那女人的饼干材料里混进盐。要让咬了一口的人皱着脸说‘咸死了!’的程度!”
“…………啊啊,果然啊。”
纪子无奈地半睁着眼回道。不过花音却对此没有在意,她哼着歌进了厨房。
厨房里已经集中起了围着围裙戴好三角巾的学生们。在那之中,大家最瞩目的——是那个五河四糸乃。
虽然是在制服外围着蓝色的围裙和三角巾,但她那惹人怜爱的虚幻身形还是深深打动了人心。再加上她左手带着的兔子玩偶,可爱度都突破了上限了。
“呜哇……可爱爆了啊……”
“……?花音同学?”
“!什,什么都没有。”
为了打岔,花音咳嗽了一声,开始做起准备。
——随后,铃声响起,课程开始。
学生们按不同的小组开始制作料理。幸运的是,花音她们和四糸乃所在的小组相邻。不愧是花音。被上天垂青着呢。
“……,就是现在!”
看准作业的空隙,花音朝四糸乃手边的饼干材料里扔了大量的盐,然后搅拌。在看不出被加了料之后,花音回到了自己的工作中。这一瞬间仅仅五秒。正所谓眼睛都跟不上的神速。
“诶……?”
“嗯?四糸乃酱,怎么了?”
“那个……我总觉得比起刚才材料的份量好像增加了……”
“是吗?原来就是这样吧?我们还是快点拿模具来开始烤吧!”
“啊……好的,也是呢。”
在组长的催促下,四糸乃开始往模具灌装。侧眼看着的花音歪着嘴角笑了起来。
三十分钟后。全班都把模具摘掉,完成了烤制。打开烤箱后,厨房里飘起了一股香气。
“噢噢!好像很好吃的样子!那个,要不要试试味道四糸乃酱!”
“好,好的!”
四糸乃红着脸点了点头,随后把一块烤好的饼干放进了嘴里。
“唔呵呵……”
为了隐藏住嘴角的笑容,花音用手遮了起来,但是——
“!好好吃……”
“诶?”
四糸乃发出的预料外的发言,让花音瞪圆了眼睛。
花音放进去的盐绝非寻常份量。说实话应该不是那种能下咽的程度。
但是,从四糸乃的表情看,她一点没有忍着咸的样子。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花音同学,我们也试试味道吧。”
“诶?啊,好……试试吧。”
同组的纪子这么说了之后,花音歪着脑袋把自己小组烤的饼干放进了嘴里。
接着。
“!?咸死了!?”
口中那极为刺激的感觉让花音发出悲鸣,在厨房里窜来窜去。她“咳咳咳”地咳嗽着,急急忙忙把水灌进嘴里。
“哈,哈,这,这是……!?”
花音的额头上浮着汗水——这种强烈的味道,肯定没错。是花音放了一大堆盐的那份饼干。
是烤制的阶段四糸乃的组里有人换了吗?不这样就没法解释了。不,那倒是四糸乃故意——?
在花音一脸艰涩地考虑着这些事的时候,纪子也咬了一口饼干,然后不可思议地歪着脑袋道。
“你怎么了啊,花音同学。”
“!?纪子,你没事吗!?”
“没事……是什么意思啊?很好吃哦。”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脸上染上了困惑的神色的花音发出了呻吟。
“——绫小路花音!绝对不会放弃是你的优点!”
放学后,在空无一人的教室里,花音摆着夸张的姿势叫道。
“执拗是你的缺点就是了。”
“啰嗦!”
花音严厉地回应了叹着气回话的纪子。纪子塞着耳朵撑过去后看向花音的方向。
“那么,你还要做什么啊?反正都是失败的你还是放弃比较好哦。”
“你说什么啊!都被这么愚弄了你打算要我乖乖沉默!?”
“不,我觉得完全就是花音一个人在闹腾就是了。”
纪子放弃似地叹了口气后继续道。
“那么,你接下来打算做什么?”
“呵呵呵……你看那个。”
说着,花音指向教室的入口——准确的说,是门上面夹着的沾满了粉笔灰的黑板擦。
没错。这是在教室布置的陷阱中最最原始的,黑板擦坠物。
“……又来老套路啊。”
“正因为是经典,老套路才一直传承下来哦!”
花音大声说了之后,纪子手托下巴念叨道。
“不过啊,已经放学了啊。四糸乃同学回家了吧。”
“呵呵呵……你太天真了。今天是谁值日你忘了吗?”
“值日……哈,是琴里同学吧……额,难道说。”
“没错!亲戚家的孩子值日,要和她一起回家的话那肯定会帮忙的!现在两人正好一起去倒垃圾了。差不多也该回来了吧。而要帮拿着垃圾箱的清理同学开门的就是四糸乃同学!怎么样!?我的计划完美吧!”
“……主观期望过度了吧,这个。”
“不!那孩子就会这么做!因为她是个好孩子!”
“你这不是在夸奖人家吗……”
“啰嗦……额,啊,嘘!安静!人来了!”
走廊方向传来了脚步声。花音拉着纪子躲到了桌子的背面。
“——对不起,四糸乃,值日这就做完了呢。”
“不,没关系的……说起来七罪小姐……”
“啊,她说有事所以先走一步了……到底是什么事啊。”
交谈着的四糸乃和琴里走近了教室。花音一边抑制着自己越来越强的心跳,一边等着那个时间的到来。
接着,在门开的瞬间。
“……漂亮!”
花音握住拳头道。
但是——
“……诶?”
她的嘴里发出了这样的声音。
不过这也是当然的,毕竟门明明打开了,被夹着的黑板擦却没有落下。就像是被双面胶给粘住了一样。
“这,这到底是……”
花音话音未落,天花板的方向,一个金属盆落向了花音的脑袋。
“咕呀!?”
突然的冲击让花音发着惊叫声倒在了地上。四糸乃和琴里惊讶地低头看着花音。
“咿呀!啊,绫小路同学……?”
“诶,你怎么了啊?”
“诶!?啊……那个……”
花音语无伦次的时候,四糸乃一脸担心地伸手询问“你没事吧?”。
然而。
“……没必要拉她,四糸乃。”
一个含混的声音响了起来,随后教室一角的扫除用具收纳箱的门啪的打开了。
“!七罪小姐!”
七罪从里面现身后,四糸乃惊讶地瞪圆了眼睛。花音也害怕的肩膀颤抖着。
“拖把妖怪!”
“谁是拖把妖怪啊!”
七罪忍不住大叫道……她用手简单理了理凌乱的头发。
琴里疑惑地歪着脑袋道。
“嘛,这事儿先放放……你说没必要拉她是什么意思?”
“……字面意思哦。那家伙打算让黑板擦砸四糸乃。”
“……唔!”
七罪半睁着眼说了之后,花音的肩膀又一次颤抖了起来。
“绫小路同学……?”
“真的吗?”
“……没错。还不止如此。上课的时候她用了橡皮擦碎屑,上料理课的时候往饼干里放盐。这点事根本就是自作自受。”
“什,什么……”
七罪的话让花音的表情变成一脸愕然。
她的表情让人觉得并非是“你怎么知道”的意思,而是带着别的含义。就像是为了印证这点,花音发着颤抖的声音开口道。
“难,难道说,你——”
“……哼。”
七罪朝狼狈的花音哼了一声。花音似乎是懂了她这声的意思。她一脸困惑地盯着七罪。
没错。只要有七罪的天使“赝造魔女”的力量,在四糸乃的背后做一面透明墙壁,把饼干的味道变掉,搞个和开门联动的金属盆陷阱什么的是很容易的事情……嘛,花音肯定是搞不明白其中的原理就是了。
“怎,怎么可能……你骗人。我都是即兴的啊!?你不可能知道我打算做什么!”
花音焦躁地说道。
七罪一脸不爽的扭着脸回道。
“……我知道的哦。因为你啊——和我的思考回路一模一样。”
“哈!?”
花音反弓起了身子。
当然,七罪并非百分百正确预知了花音要做的事情。她不过是在所有想的到的恶作剧点上都做好了陷阱——而花音的行动并没有超过这个范畴。只要有目标,对于有着能进行物质变换的天使“赝造魔女”的七罪而言,这点事并没有多难。
此外——在对花音进行观察的基础上,七罪又知道了一件事情。她竖起手指,仿佛补刀一般追击到。
“……不到最后关头不放弃也是天真。你这家伙,以前肯定是类似这样,被人欺负的那边的吧。”
“……唔!你你你你你你你你……!”
七罪说完后,花音躲着眼神慌乱的说着,意思简单易懂。
但,过了一小会儿,她颤抖着身子,
“唔……呜呜呜……”
她的眼睛里渐渐浮出了泪水,无力地垂下了脸。
“啊,绫小路同学……”
“啊,你把她弄哭了。”
“才,才不是我的错……!”
琴里戳着七罪的侧腹说道。随后七罪虽然知道自己没必要慌张,却依然略带焦虑的回声道。
肩膀颤抖着的花音抬起头,发出了细弱蚊蝇的声音。
“不,不对……那帮家伙,明明跟不上我的水平……明明是这样,凭什么啊……每个人都把人当猴耍……”
嘀嗒,嘀嗒,泪水落在地上形成泪痕。花音不甘地低语着。
“……………………哈。”
看到她的样子,七罪摇着头大大叹了口气。
花音所做的绝不应受到夸奖……但,很可悲啊。就像七罪注意到的意义。她真正的愿望是。
七罪又一次觉得麻烦地叹了口气后走到了花音的眼前。
“……虽然是不知道你遭遇了什么,不过你必须好好为要危害四糸乃赎罪才行。”
这么说完后,她半强迫地拉起花音,一点都不值得同情的花音倒是发出了“咿呀!”的可怜悲鸣……怎么感觉,七罪似乎才是坏人呢。
“七,七罪小姐,我没关系的啦……”
“……不行。必须让她好好道歉……来,给我站好。向四糸乃低头道歉。”
“为,为什么我要做这种事……”
“…………”
七罪无言地敲了下花音的侧腹,随后花音“唔!”地绷住了身子。
“对,对不起……”
“好。那么接下来,把右手伸出来。”
“这,这样……?”
“……没错。然后跟着我念。——‘请和我做朋友吧。’”
“请和我做朋友吧……额,诶!?”
像是提线人偶一样听从七罪的指示的花音惊讶地瞪圆了眼睛。
但是,已经晚了。往前伸出的她的手,已经被理解了状况的四糸乃抓住。
“好的……这边才是,请你多多指教。”
说完,四糸乃莞尔一笑。这太过可爱的笑容,让花音整张脸染得通红。
“为,为什么……”
红着脸的花音把脸转向了七罪的方向。七罪哼了一声躲开了视线。
“……所以说了啊。你和我的思考回路类似。……看看就知道你到底想要什么了。真是笨。”
“诶……啊……”
花音呆然发着声音。七罪扭开脸,呼呼挥着手。
“……世界上有一大堆完全没救的渣渣,我也懂你的心情。四糸乃的话没关系的。她一定会好好理解你的。偶尔坦率一些也不错吧?……那么,接下来就请两位慢慢培养友情了。我就先回去了。”
……稍微有点太老好人了,更重要的是自己没有实践过的事情说什么大话嘛——不过嘛,偶尔这样也行吧。想着这种事情的七罪朝教室门的方向走去。
这时。
“请,请等一下!”
在七罪帅气离去的时候,背后传来了花音的声音。
接着,伴随着啪嗒啪嗒的脚步声,花音来到了七罪的面前。
“……怎,怎么了。要干一架嘛?”
七罪皱着眉握住拳头摆出临战架势。
但花音与七罪的预料相反的伸出了右手,发出了带着决意的话语。
“请,和我……请和我做朋……朋友!”
“…………………………………………哈?”
花音口中传出的预料外的话语让七罪的两只眼睛变成了两个小点。
但是,花音的表情里丝毫没有透着捉弄人的意思。困惑的七罪求助似的看向四糸乃和琴里的方向。
不过那边的两人都高兴地微笑着。琴里戏弄似地耸了耸肩。
“很相像的朋友……对吧?”
“唔咕……”
七罪支支吾吾地慢慢把视线转向花音的方向——随后她用略带紧张的声音回答道。
“…………,这个,那就,怎么说呢,那个…………请多多指教。”
“……!嗯,好的!”
听到七罪的回答,花音绽放出了开心的笑颜。
看着两人的对话,四糸乃和琴里,还有跟着花音的女学生都又无奈又高兴地拍起了手。
“我回来了!”
伴随着琴里的声音,玄关门打开的声音响起。
“欢迎回来——”
正在厨房准备晚餐的士道回应后,走廊里响起了啪嗒啪嗒的脚步声。不一会儿,穿着中学制服的三名少女走进了客厅。——是士道的妹妹琴里,以及今天去体验入学的四糸乃和七罪。
“噢噢,你们三个还真晚呢。”
瞥了一眼墙上的时钟后士道说道。时间已经来到了十八点。对于归宅部成员的琴里而言,这个时间稍微有点晚。
“嗯。回来的时候稍微绕路去了下咖啡店。”
“啊,原来如此。”
士道轻轻点头。虽然平时四糸乃和七罪经常在一起,不过对她们来说,两人一同从学校回家还是一次新鲜的体验吧。稍微绕一下路也可以理解。
“——那么,今天过得怎么样?”
士道轻轻用围裙擦了擦手问道,随后四糸乃带着明亮的笑颜转向了士道。
“非常……非常开心!士道先生的便当也……很好吃!啊,这是带回来的伴手礼饼干!那个,我还想再去去看……!”
“噢噢,谢谢——是这样吗,那就好。”
在四糸乃无忧无虑的笑着说了之后,士道也变得高兴了起来。士道微笑着回应了四糸乃后又把视线转向了七罪的方向。
“七罪呢?”
“…………哼,没什么特别的,和预想的一样。最糟糕了。毫无去的价值。”
“啊哈哈……是吗。是这样——”
说道一半,士道注意到了。
虽然口气里带着不爽,不过七罪的表情却与平时的略有不同。
“遇到什么好事了吗?七罪。”
“……唔!?你,你说啥!?才没有哦!?”
士道的话让七罪起了明显激烈过头的反应。
“……嘛,不过,该怎么说呢。”
“嗯?”
“……要是四糸乃又说想去学校的话,我也不是不能陪她去。”
“嗯……这样啊。”
虽然士道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不过可以预料到,今天的晚餐,会比平时更热闹一些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