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刺客守则(暗杀者的慈悲)
  4. 第二卷 暗杀教师与女王选拔战
  5. HOOMROOM LATER
  6. 繁体版

HOOMROOM LATER
2017-06-22 15:00:53

		

“真是岂有此理的一个月!“
把白发盘起的一名女性,满脸通红地说道。
粗暴地翻动围裙,挥舞着手中的手提箱的这名女性正是艾丽瑟家的女仆长、奥赛罗女士。一路上那些身份显贵的人们看到她的样子都敬而远之地让开道路。
地点是位于卡迪那鲁兹教学区的高级住宅街。在圣弗里德思威德的《锁城》时隔一个月解除后,她没等闭幕式结束就早早地离开了城墙。
理由非常简单,因为自己不想继续看到露娜·琉米艾鲁选拔战的结局——那完全不合自己期望的光景。
“好不容易用尽各种途径挤进滞留人员的名单里,并且不被相关人员发觉的情况下准备了彩色玻璃……!结果都是因为那个《无能才女》和《鬼畜教师》,害我华丽的演出计划都泡汤了!”
奥赛罗发出的尖锐的声音,让行道树上的小鸟都受惊飞走。
虽然头发已经全白,但奥赛罗女士的眼力还没有衰退。那个《无能才女》梅丽达=安杰尔,尽管只是一战但却胜过了《圣骑士》艾丽瑟=安杰尔……这种不可能的结果又加上她那家庭教师神气的模样!
实在是忍无可忍的奥赛罗女士,想着要尽快制定下一个计划而穿过豪奢的大门。穿过精心打理的前庭后,走向被潇洒的纯白墙壁包围的艾丽瑟邸。
就在她刚把手放到入口的门把手上时,从门的另一侧传来谈笑的声音。
声音的来源是府邸中的年轻女仆。奥赛罗女士的头上,顿时血气就涌了上来。
“你们这些人!谁说我不在就可以这么松懈——”
气势汹汹地打开门的奥赛罗女士,看到里面的光景下巴都快掉了下来。
“啊,奥赛罗女士!刚才是出门了吗?”
向她开朗地搭话的少女,是在这个房子里工作的其中一名女仆也是奥赛罗女士的部下。这点是没错。
但是,装扮却出了异常。女仆装的裙子只遮到了膝盖上部,整体的褶边和蕾丝带相比原来多了五成。在发带上也不知犯了什么迷糊还带有猫耳装饰。
注意到视线后,少女有些踌躇地举起双拳
“啊,非常抱歉……欢、欢迎回来,喵!”
“什、什什什什、什……!?”
“啊哈哈,就算是奥赛罗女士的指示,这还是很羞耻啊。”
在合不上嘴的奥赛罗女士身旁,其她的年轻女仆也接连靠过来。而她们所有人的身上都无一例外穿着自创的女仆服。
“是吗?我倒是觉得挺有意思的。喵!”
“光是耳朵太难看了,干脆把这尾巴也加上怎样?喵!”
“说起来奥赛罗女士,提着那么多行李是去了什么地方吗?喵!”
“你们到底是怎么回事!!”
奥赛罗女士爆发了出来。换做平时的话少女都会因此畏缩下来,但现在她们都互相了一眼似乎不明白为什么会被生气。
“你说我去了哪里?那当然是跟从艾丽瑟大小姐滞留在圣弗里德思威德啊!”
“是啊。不过提前回来了不是吗?就在昨天……”
“哈,你们在说什么!?话说回来,那不知廉耻的打扮又是怎么回事!谁又允许你们在工作时谈话了!就算我不在也——”
“这不是奥赛罗女士昨天回来后亲自下的指示吗?说要更新制服,还有《无言禁止》……”
奥赛罗女士不禁觉得头晕起来,完全听不懂自己的部下在说什么。就在她怀疑自己难道真的到了年纪而绝望的时候,其中一个活泼的女仆拉着她的手说道
“对了,奥赛罗女士!按照你的要求我已经把房间打扮漂亮了!”
“到底……还会有什么……”
被带到自己的房间的奥赛罗女士,在那里体验到了噩梦。
“这、这到底是……”
用一句话概括,眼睛都在作痛。地毯是清一色的粉红,床上都是富有少女感的花朵图案。轻飘飘的蕾丝装饰在房间内随处可见。
又不是爱做梦的五岁小孩,谁能在这种房间里睡得着。笨重的手提箱,从她那枯枝般的手臂上滑落下来。活泼的女仆,看起来不好意思的吐着舌头说道
“因为被指示说‘把少女心全开’,所以我下了很大功夫!”
“这是梦……一定是什么搞错了……”
像是说梦话一样呢喃的同时,奥赛罗女士摇摇晃晃地逃向走廊。在不可思议地看着自己的部下面前,拼命地靠在墙上。
为了寻找还有没有保持正常的人在,奥赛罗女士扫视一下周围。然后她发现了。
在走廊的尽头站着的,身穿围裙的年迈妇女的身影。把白发盘起的那名妇女,也看着这边,用满是皱纹的脸和蔼地一笑。
然后唐突地打开窗户后,向着庭院跳了下去。
“从刚才开始怎么了吗?奥赛罗女士……“
周围的女仆似乎谁都没有注意到的样子。奥赛罗女士看了一眼部下,又看了一眼窗户。然后慢慢挺起腰说道
“我一直以来拼命维持的秩序被……啊啊,我的眼前已经“
说着奥赛罗女士翻起白眼,‘啪嗒!’地倒在走廊上。年轻的猫耳女仆们,慌忙包围住她。
“奥赛罗女士!”
“不好了,奥赛罗女士她!”
“快点搬到床上去!”
“到她最喜欢的花床上——!”
把变得骚动不安的宅邸甩在身后,从窗户上跳下的老妇立刻藏进了庭院的树丛中。在确认没有人看见后,只见她从围裙中拆下义足和义手,并从身上取下矫正器。摘下假发后又从脸上撕下肉色的假面,露出了十几岁少女的脸。
披上平时穿的军服后,少女看了一眼依旧没有平息下来的宅邸。
“……那家伙果然性格恶劣。”
从怀中取出文件确认一遍后,少女收拾好所有的物品和证据,拉下兜帽后静悄悄地踏出步伐。
然后布莱克=玛蒂亚的黑影就此消失在树荫中。
*******************************************************************************
在这一天的早上,圣弗里德思威德女子学院的城门前,多特利修代表生的送别会正被举行着。三百多名弗里德思威德生包围了整个入口,相关人员依次与多特丽修生们交换着离别的问候。
而其中站在最前排的克丽丝塔=向松学生会长面前,前来问候的多特利修的少女络绎不绝。克丽丝塔会长拿出笑容,与她们逐一握手道别。
“克丽丝塔大人!多亏了你让这次的滞在过的十分愉快!”
“会长招待的茶话会,可以向同学去好好炫耀一番了!”
“哎哎,各位,欢迎随时再来玩。”
“——克丽丝塔会长。”
在队列产生间隔的时候出现在克丽丝塔会长面前的,是多特丽修生们的领导存在的涅居=托鲁面塔。
面对有些紧张的克丽丝塔会长,涅居室长伸出了手。
“我因为选拔战而不在的时候,感谢你替我照顾了多特丽修的学生们。”
微微缓和了能面后,涅居露出了笑容。克丽丝塔会长意外地睁大眼,但很快也笑着握住她的手。
“……后会有期吧。”
“嗯嗯。”
最后再交换了一次笑容后,涅居室长松开手转身离去。
看着她飒爽的背影,克丽丝塔用有些不舍得表情目送。而就在她的视野前方,她发现了几名在城墙外不远处待机的身影。
她们都是身穿骑兵团的军服,比自己年长一些的少女。而确认到其中一个预料之外的人物的面影,克丽丝塔会长咽了口气。
“米——米蕾学姐!?”
克丽丝塔会长慌忙跑了过去。而对方似乎早就注意到了她的存在,用亲切的笑容迎接上气不接下气地跑来的克丽丝塔会长。
“好久不见,克丽丝。现在是你当学生会长了啊。”
“那,那是……学姐还在学院的时候不就已经当选了吗……?”
眼前这位年少的女性骑士,正是去年曾担任圣弗里德思威德女子学院学生会长的米蕾=伊斯托尼克。她同时也是去年露娜·琉米艾鲁选拔战的其中一名候补生……也就是克丽丝塔会长担任搭档的对象。
“学、学姐怎么会在这里?”
“当然是任务啦。而且是布拉曼杰学院院长直接委托的。”
“学院长?”
米蕾轻轻耸了一下肩膀说道
“把多特丽修的学生们平安送到学园……虽然不知道具体情况,但听说今年的选拔战好像很混乱的样子。出于万全的戒备考虑,派遣数名有关系的包括我在内的数名骑士。”
“啊……”
米蕾口中说出的《选拔战》一词,让克丽丝塔会长的胸口刺痛了一下。
去年自己犯下的失误再次在脑海中浮现出来。虽然那个并不是唯一原因,但从结果上讲米蕾还是与露娜·琉米艾鲁当选失之交臂。
想到这或许是到了要清算那笔账的时刻,正当克丽丝塔会长要张开颤抖的嘴唇的时候。看着聚集在城门的弗里德思威德与多特丽修生们的米蕾,有些踌躇地说道
“……我说,克丽丝。对不起。”
克丽丝塔会长用看着难以置信的东西的表情,看了看米蕾。
“为、为什么学姐要道歉……?”
“就是去年的选拔战啦。那个时候我满脑子都想着要当选露娜,完全没有考虑到照顾弗里德思威德的同伴,还有和多特丽修的学生们交流之类的事情……所以老实讲,去年选拔战的氛围很差吧?”
“啊……”
“和我们一块去圣多特丽修女子学园的代表们,在其它学校度过了很不舒服的一个月吧……每次想到这我都一直感到很懊悔。”
原本沮丧着表情的米蕾,说到着换成开朗的表情对克丽丝塔会长说道。
“不过你却把我没有做到的事情很好地完成了呢。很棒哦。谢谢你。”
“……”
克丽丝塔会长的眼里涌出泪水,沿着脸颊滑落下来。只见她用双手擦着泪水说道
“学姐……我、我……!”
“等、等一下,为什么要哭啊?——真是的,还是这么让人操心。”
面对不停哭泣的少女,年上的骑士温柔地用手抚着头发安慰下去。
在目送多特丽修生离去的学生围成的圈里,同样也能看到梅丽达与艾丽瑟的身影。她们尽管是今年选拔战的候补生,但从结果上两人都只获得相差不大的下位成绩。与上位之间的票数差距最终还是没能缩短下来。
其中影响最大的还是那第三试炼。梅丽达与艾丽瑟的战斗确实是抢眼,但在同一时刻多特丽修的莎拉夏与姬拉也上演了一场激斗。面对像是要发泄在第一、第二试炼时的怨气的《王子》大展身手模样,大半的票数到底还是集中向了她。
另外——结果上她也是第三试炼·大乱斗的胜者。毕竟观众的学生们都不知道玻璃之殿被遮住后内部发生的事情,因此最终会成为这样的结局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梅丽达没有半点失落的样子,抱着手臂看向天空。
“到头来,那强得一塌糊涂的冒牌涅尔巴到底是什么啊?”
“……学院长好像说是一种特殊的自律玻璃。”
艾丽瑟用怀疑的语气回答道。操纵七把武器,有着压倒性的玛娜以及那看似稀薄却又绝大的存在感——尽管被告知这是没有灵魂自律玻璃,但安杰尔姐妹总难以接受这样的说法。
尤其是梅丽达,她感觉到了对手身上的的确确的《意志》。
【到了该到的年纪】【却没能觉醒玛娜的】【无能才女】
【事到如今】【却突然】【萌芽的秘密——……
随着火焰消失的语句,不停地在梅丽达的脑中回放。
难道说某个想要揭露连自己也不知道的秘密的意志,在库法与梅丽达的周围卷起事件的漩涡吗?
就在梅丽达陷入了得不出答案的思考的时候,从多特利修的学生群中,走来一名有着中性外貌的美少女。
此人正是摘得本年度露娜·琉米艾鲁的《王子》姬拉=艾斯帕达。拿着作为露娜的证明的《月之泪》,姬拉却露出有些不服气的表情。
“……对于这次的结果我不能接受。“
“哎?“”一点都没有赢了的感觉!特别是跟你对上时我一直在输!“
被对方用手指一指,梅丽达不知所措地转着眼。姬拉接着又挑战性的挺起胸膛,脸色微红地说道
“听好了。来年轮到你们来圣多特丽修的学园,到时候再重新分一次胜负!这一次我会完美地打败给你们看的,所以做好觉悟吧!“
不等梅丽达做出回答,姬拉哼了一声后就转身离去了。
梅丽达她们相互看了一看后,接着又露出了苦笑。
“我们好像被预定来年也要当候补生了呢。“
“那样的话我要当梅丽达的搭档。“”嗯,那样也不错——“
说到这里,梅丽达清了清嗓子,然后看起来高高在上的盘起手臂挺着平坦的胸说道
“我说艾丽。其实我想组建一个新的战队。一个既不是涅尔巴也不是你的,而是由我做队长的我自己的战队——如果是你的话一定会加入的没错吧?“
梅丽达送去自信满满的眼神。而艾丽瑟则是露出了至今最为灿烂的笑容说道
“嗯。请让我加入丽达的战队吧……!“
“很好!“
彼此相对的少女““唉嘿嘿””地发出了对称的天使般的笑声。
而从远处的校舍塔上守望着她们的互动的,是身为现役骑士的二人组库法=凡皮鲁与罗泽艾媞=布里开特。
“——也就是,事件的概况是这样”
坐在阶梯上的罗泽艾媞,竖着手指开始总结
“把彩色玻璃调包的是奥赛罗女士,而对泳衣动手脚是艾丽瑟大小姐的自导自演,而第二试炼的情报泄露是辛法大小姐的所为……而在这些事情之上那个叫玛蒂亚的家伙又参了一脚,最终变成了这样无比混乱的局面。”
说完罗泽艾媞轻轻叹了口气
“我们还真是经历了复杂多样的一个月啊。”
“完全同意。不同的人抱着不同的想法,真的是复杂多样……”
站在阶梯上的库法,忽然优雅地转向罗泽艾媞说道。
“不过这样才叫做《学校》不是吗?”
“真会说。”
‘呋呋’地怪异一笑后,罗泽艾媞又有些小心地问道
“……奥赛罗女士做的事情,就这么保密没事吗?”
“姑且是向学院长报告了一下……但恐怕也是无济于事吧。我们没有明确的证据,她自己肯定也会缄口不言吧。而且从奥赛罗女士的语气看……在她背后似乎还有除骑士公爵家以外的强力后援存在的样子。”
“那结果,对这个学院的学生们来说这一次的事件永远是个谜了~”
罗泽艾媞伸了一下腰,有些遗憾地说道。
而库法在犹豫了一下后接着说道
“要说谜的话其实还有一件,没有解决的问题。”
“哎?是什么是什么?”
“玻璃之殿的入侵方法。”
库法用慎重的咬文嚼字的语气说道
“要想调换彩色玻璃的话就必须进入玻璃之殿。而为此就必须获得门卫的许可。但是不是玛娜能力者奥赛罗女士并没有进行玛娜的登录……”
“哎!?那也就是说……!”
罗泽艾媞像是弹起来似的起身。库法点了一下头后继续说道
“没错……也就是说让奥赛罗女士进入玻璃之殿的某个人,就在登录了玛娜的三百多人之中。”
“那会事谁?”
“会是——”
就在这时,从城门的方向传来了波浪般的欢声。
库法转头一看,只见整齐排列的多特丽修的女学生们,在弗里德思威德生们的声音中消失在隧道的另一端。
*******************************************************************************
在穿越隧道的多特丽修生的队列末尾,可以看到一名女生的身影。此人正是在今年的选拔战中出任候补生的一年级生莎拉夏。
在露出几分忧郁眼神的她的背后,一双手这时伸了出来。紧接着就对她的在制服下强调着存在感的一对凸起进行肆无忌惮的蹂躏。
“莎~拉~酱”
“伊呀呀!?”
面对一副乐在其中的无礼者,莎拉夏红着脸抗议。
“真、真是的!都说了别这样了缪酱!”
“唔呋呋,对不起。不过因为好久没有跟莎拉酱玩了,所以一不小心就。”
恶作剧似的吐着舌头的,是有着黑水晶头发的同学。莎拉夏‘姆呜呜‘地鼓着通红的脸颊的同时,像是坚定立场似的保护好胸部。
“……说起来缪酱,交流会几乎都没有参加是去做什么了吗?”
莎拉夏在所有人当中和这喜怒无常的《魔骑士》估计是交情最深的一个人。莎拉夏在选拔战期间偶尔也关注过她的身影,但每次都看到她压根没有参加交流活动,一直采取自由行动的模样。
“母亲大人那边被派了点事情过来。而且就算只是从外面看着,我也感到很有意思哦。今年的选拔战,你不觉得很刺激吗?”
走到莎拉夏旁边,缪露把手指抵在妖艳的嘴唇上。
“不过真要说的话,倒是希望奥赛罗女士能闹的更厉害就好了。因为看在《革新派》的同僚的面子上勉强帮了她一下,结果只是调换了一下彩色玻璃就满足了……除此以外什么都没做嘛。”
“……果然那个是,缪酱搞的鬼吗。都是因为那个害得我要参加选拔战,真是受够了。”
被友人用不快地眼神看着,缪露慌忙把手伸入皮包中。
“多、多亏莎拉酱的大活跃,我这边的调查可是很顺利哦?你看这个。”
“……这是什么?”
缪露递过来的,是几张羊皮纸。上面记录的是复杂的图形以及表格甚至波形的草图。和研究者有着一层联系的她的家族似乎会为这种暗号激发知性的好奇心的样子,但是对于出身于武家的莎拉夏来说完全看不懂其中的意思。
“这是把登录在玻璃之殿的学生们的玛娜解析后的结果。因为解析机被那个鬼畜的老师弄坏了。所以这只是凭我的记忆画的。“”原来都在做这种事情……真亏你没有暴露。“
“本来以为是暴露了,不过那边好像因为各种理由没有顾上这边的样子。比起这些你看。这是梅丽达酱的解析图,这边是艾丽瑟酱的。“
“这是……!“
“就连外行的莎拉酱也能一眼看出来吧?没错,她们两个人的玛娜解析模式差别实在是太大了。明明是作为寄宿着同样安杰尔家的玛娜的表姐妹,这种事情是绝不可能的。“
如同把犯人逼上绝路的证据一样,缪露把羊皮纸摊开。
“艾丽瑟=安杰尔持有圣骑士位阶这一点是毫无疑问的。那么……身为表姐妹却有着极大差别性质玛娜的梅丽达=安杰尔。被称作《无能才女》的她觉醒的玛娜恐怕并不是圣骑士……“”……“
莎拉夏咽了口唾沫。相对地缪露则是微微一笑
“你不觉得这是给西库扎鲁的哥哥很好的一个伴礼吗?对吧……《龙骑士》莎拉夏=西克扎鲁酱?“
圣骑士、魔骑士,以及构成三大骑士公爵家族最后一角的,龙骑士。
冠有这个家名的少女,露出了毅然的表情说道
“梅丽达桑……看来我们很快就又要见面了呢。“
露出有些悲壮表情的少女与浮现妖艳笑容的少女,在射入隧道的光线中,两人走向城门的出口。
那两张记录着梅丽达与艾丽瑟的玛娜的羊皮纸从缪露的手上落了下来,然后立刻就被漆黑的火焰包裹住。直至最后一点碎片燃尽之前,如同花吹雪一般地在空中舞动后,就此消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