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刺客守则(暗杀者的慈悲)
  4. 第二卷 暗杀教师与女王选拔战
  5. LESSON:Ⅵ ~此处若是天空,你则是月亮~
  6. 繁体版

LESSON:Ⅵ ~此处若是天空,你则是月亮~
2017-06-22 15:00:53

		

十月的第一周,第七天。
与姐妹学校的交流会也迎来了终盘,此时的圣弗里德思威德女子学院被正被几分伤感的氛围笼罩着。学生们脸上都浮现着迫切想要珍惜接下来的每一分每一秒的,依依不舍的表情。
而这是因为这个原因,即使是在休息天学生们还是依旧出门活动,让校舍塔散发着生机。
其中在人群来往最多的一楼大厅里,可以看见库法和梅丽达的身影。在可以被称作选拔战的象征的巨大玻璃天平面前,他们正确认着各个笼子的份量。
写有“梅丽达”的名字的笼子相比一个月以前份量要多了不少。其中的玻璃石的具体数量可以通过称量出的数值看出来。
在最终试炼开始之前,梅丽达目前的得票数是“二百二十”。
“果然我是倒数第一的样子。”
“也只是微弱差距落后而已。没有什么好消沉的。”
而玻璃石的数量最多的,果然还是“姬拉”的笼子。尽管她在这次选拔战中并没有突出的表现,但因为固定票的关系人气十分根深蒂固。几乎占全体的一半的票数都由她一人独占着,而剩下的莎拉夏、艾丽瑟、梅丽达的一年级组则是陷入了胶着状态。
然而话虽如此,对于在第一天只有六票的梅丽达来说这是惊人的增长率。如果再看第三试炼的结果的话也不是没有一口气攀上第一的可能性。
库法这么乐观地想着的同时,梅丽达马上也露出了花朵一样的灿烂笑容。
“好的,老师。就算是最后一名我也会努力战斗到最后的!”
“就是这个气势大小姐——……话说回来,那个”
说着,库法有些不好意思的把脸转向相反一侧
“在人多的地方做这种姿势实在是有些……”
“啊……”
梅丽达也染红了脸,意识到了自己的状态。
要是从旁人的角度看,那想必会被认为是《不在意别人目光的恩爱情侣》一样吧。毕竟此时的梅丽达正紧紧抱在库法的左臂上,连胸部和脸也贴在上面。
尽管一副过意不去的样子,但梅丽达还是把自己的手指与库法的手指恩爱地缠络在一起说道
“对、对不起老师。我自己也知道这样不成体统,可是……”
这么说着抬起头仰视这边的梅丽达,眼睛也开始变得湿润了起来
“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忍不住……哈呜……”
“没、没有关系。被依赖本身是一件很荣幸的事,而且——”
这份冲动也不是大小姐的错。
库法尽管很想把这个理由说出口。但怎么也不能说出来。
在大约两周以前,具体来说是在第二试炼《被操纵的舞蹈会》结束后以来梅丽达就一直以这个样子黏着库法。而原因就在于她在试炼时为了提高与库法的思念同调率而喝下的那瓶药上。
这关系到库法所属的白夜骑兵团自然不用说,连委托人的摩鲁多吕卿包括梅丽达本人也不知道的一件事——那就是寄宿在梅丽达身上的玛娜不是梅丽达与生俱来的,而是从库法身上分离后移植到她身上去的产物。换句话说,她们是世界上玛娜的联系最为紧密的两个人。
而在这样的基础上,现在又加上了提高两者的思念同调率的药。恐怕现在的梅丽达把库法错误地当成了自己的一部分,也因此一旦分开身体就会变得十分不安。
原因很明显,但库法却对谁都不能说明这一点。
那是因为,自己把玛娜分给了梅丽达这一点是不能被世界上其他任何人知道的绝对的秘密。她的玛娜对外一定是要当作身为骑士公爵家的人的她自己的东西。而对于她的位阶和库法一样也是《武士》这一点为了避免招致怀疑现在也还不能公开。
梅丽达真正的血统——若并不属于骑士公爵家,而可能是她的母亲梅丽诺亚=安杰尔不义的女儿这种可能性曝光的话,为了抹杀这个丑闻不管是梅丽达自身也好,包括派来的暗杀教室的性命都会危在旦夕。
然而当然,养成学校的学生们自然不会知道库法关乎着生命的内心纠结。一旦让她们看到在宿舍、在食堂、在教室,在休息日还有其他时间都毫无顾忌地抱在一起的一幕,要说这些比起蛋糕还要喜欢浪漫的遐想的少女们会对此做出怎么样的反应的话——
就会像现在这样,一个女生集团恰好通过了这对主仆的背后。只见身为学生会长的克丽丝塔=向松,正带领着大批的多特利修学生进行校内参观。
“各位接下来请看一下这个书架上的藏书。这是我校的毕业生也是文豪克丽丝=拉托威基女士以当时的学院长的孙女为原型——啊啦?”
白金色头发的少女在发现了把手臂缠绕在一起的库法和梅丽达后,像是把她们当作一副绘画或是什么作品似的开始介绍给多特利修的学生们。
“各位请看,那位就是传说中的库法=瓦皮鲁老师。他不仅是唯一个被允许出入圣弗里德思威德的男性,同时也作为玩弄少女心的鬼畜教师而闻名。”
“““请多指教,库法大人!”””
“请、请等一下学生会长!我可没有做过玩弄学生们的心这种——”
尽管库法慌忙解释道,但是以一只手臂被惹人怜爱的一年级生给抱着的模样只怕是没有什么说服力吧。多特利修的学生们各个都染红了脸。
“不用害羞也没有关系哦,老师”
“在经历了第二试炼后,恋人的羁绊又加强了呢”
“那个时候两人的表现就像是在演舞台剧一样,让人心头小鹿乱撞啊!”
克丽丝塔会长此时则是得意地在旁边笑着
“也不知道在第三试炼结束后两人又会变得大胆到什么程度呢?看来这次选拔战的乐趣又多了一份啊。”
女生们顿时发出了欢呼。而梅丽达也因为害羞让脸变得通红。或许是为了保卫家庭教师的名誉,只见她拼命探出身体说道
“不、不是这样的!这只是我想这么做所以才,那个……平时都是忍住的!!”
结果话一出,别说多特利修的学生,连整个大厅里的少女们都发出了尖叫声。做出再这么下去局势要失控的判断的库法,决定赶紧带着梅丽达离去
“大小姐,我们到外头散步去吧。尽量到比较安静的地方——”
“安静的——也就是没有人地方!”
“这就是爱的逃避行为吗!”
因为已经不管说什么都会引起大骚动,库法和梅丽达一刻也不敢停地从校舍塔逃离。但是黄色的欢呼声一直都跟在他们的身后。
直到逃到四个季节的花朵同居的库蕾露温室后,两人这才得以松了一口气。只见两人相互一看,情不自禁地露出了笑容。
“大小姐最近有没有觉得校园里的氛围变得好起来了?”
“是的……都让人有些可惜选拔战就要结束了。”
调整好呼吸的两人,再一次自然地把手臂交织在一起。
像是要紧抱住所剩不多的时间一样,两人一步一步地在石板上行走。看着色彩鲜艳的花朵,梅丽达忽地就呢喃到
“剩下来就是关于为什么我会变得要参加选拔战……能知道把那个把彩色玻璃替换掉的犯人的目的,就没有什么感到不安的了。”
“大小姐,关于这一点——”
库法慎重挑选词汇说道
“……就交给学院长和学生会长他们吧。恐怕这件事不是我们冥思苦想就能解决的事……更何况现在的大小姐必须先尽全力闯过最后一道试炼才行。”
“是呢。确实是这样。”
“……大小姐最关心的事,其实是别的一件对吗?”
梅丽达的手臂被稍微灌注了力量。
只见她像是看着远方一样眯起红色的眼睛说道
“……我到底,在第三试炼能不能战胜艾丽瑟呢?”
“能力值上的不利已经非常明了。但正是为了弥补这一点才有的这一个月以来不停积累的训练不是吗。请拿出自信来。”
尽管嘴上如此鼓励到,但库法察觉到自己的话只是在梅丽达的内心表面浅浅滑过而已。她真正感到不安的,并不是比赛的胜负。
“我真正感到害怕的,是在比赛结束后我和艾丽的关系到底会变得怎么样。”
“大小姐……”
“我想老师应该已经听说过,我从几年以前直到最近都和艾丽保持绝交的状态的事吧?”
库法微微点头。梅丽达以像是要靠在他那健壮的手臂上一样的姿势继续说道。
“以前的艾丽是一个很爱撒娇的孩子。她总是喜欢抱在我的背后不肯离开。所以明明是同年,我却总是把她当成比我小的可爱妹妹……而因为从那时起就一直处于分开的状态,所以我现在还是把她当成比我弱小的女孩子。明明她在分开的这段时间里也有所成长才对。”
也许就是因为这样,吧。梅丽达的声音小到快要消失不见的地步
“她或许就是看不惯我这一点吧。明明是吊车尾,还摆出姐姐的架势。艾丽已经不是我的妹妹了,甚至还是一年级里最强的优等生。也许我真该像奥赛罗女士说的那样,要拿出和自己的立场相对应的态度和艾丽来往呢……”
“大小姐。”
库法停下脚步,在梅丽达的身旁单膝跪地。只见他凝视着讲着讲着就变得湿润的梅丽达的眼睛说道
“在我看来,大小姐需要的不是认清自己的立场。”
“哎……?”
“然后艾丽瑟大小姐需要的,是更多地表达在言语上。在我还有罗泽艾媞小姐看来她依旧是一个爱撒娇的女孩。她是在向大小姐你撒娇,希望你能理解她没能说出来的想法。”
好在周围没有人,因为这番话若是被骑士公爵家的人听到的话库法只怕会被身首异处。而趁着梅丽达还在不知所措地翻着眼睛,库法又继续说道
“这是一个好机会,大小姐。如果在第三试炼上碰到艾丽瑟大小姐的话,就相互交流到双方都能接受的地步吧。那里不会有罗嗦的奥赛罗女士。我和罗瑟蒂小姐也只会从远处守望着你们。而最重要的是——两人的关系会破裂这种可能,根本没有担心的必要。”
“为、为什么能这么断言……?”
“大小姐,你喜欢艾丽瑟大小姐吗?”
库法反过来对她问道。梅丽达虽然被冷不防地问道,但还是端正表情,因为在这一点上她有着不论如何都不会动摇的明确想法。
“……最喜欢了!”
“相互喜欢的人之间总会进展顺利,就像我和大小姐一样。”
库法和蔼地微笑道,同时站起身。
一阵微风吹过让梅丽达的裙子摇曳起来。而像是为了御寒一样,梅丽达把脸凑近了青年的军装说道
“……非常感谢。老师你果然是老师呢。“
不懂梅丽达所说的意思的库法不禁露出苦笑,然后他用优雅的眼神看着梅丽达说道
“心事已经没有问题了吗?“
“是的,多亏了老师的福!“
看到梅丽达神采奕奕的笑容,库法也感觉内心一亮。
彩色玻璃事件可以先放着不管。同艾丽瑟的不和,就看当事人之间接下来会怎么做的问题了。只要通过接下来的第三试炼,漫长的露娜·琉米艾鲁选拔战也会结束,长达一个月的
圣弗里德思威德的《锁城》也会结束。
会让梅丽达感到不安的东西,已经没有了。
——所以剩下的,就是这边的问题。
包括梅丽达自己,大部分的滞留者都不知情的,事件的根本问题。那个从白夜骑兵团派遣来的黑衣的特工布莱克=玛蒂亚,自己必须和她一决胜负才行。
决定所有命运的瞬间,正逐步逼近。
“终于要是明天了吗……“
十月的第一周,第七天——
看着即将到来的命运的分歧点,库法说道
*****************************************************************************************************
这一天,玻璃宫殿从某种意义上被一种异常的氛围笼罩着。
尽管在辉煌的宫殿里看不见任何人影,但在包围宫殿的废校舍的墙壁上却紧锣密布地设立了观众席,而今晚,学生们的内心正因为选拔战最大的一项活动开始的瞬间的到来而激动不已。
而在这样的人群的一角,呈阶梯状的观众席的基座部分,库法正把爱用的黑刀佩在军装的腰部站在那里。为了在与强敌死斗而紧绷的神经,压迫着周围的空气。幸运的是,那块阴暗的地方附近并没有学生们的身影。
而唯一跟在他身旁的搭档的少女,则看起来不满地摇动着红色的头发。
“果然还是不能接受。“
“关于这一点还请您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罗泽艾媞小姐。“
面对即将奔赴战场的库法,罗泽艾媞鼓起脸颊说道
“为什么你总是那样,一直单独行动啊。你不是要去和那个布莱克=玛蒂亚一决胜负吗?也就是知道那家伙的藏身之处了?那就把我也带上啊,这次我不会拖后腿了!“
“关于你的实力我很放心。但是问题在于,那个……——“
说着,库法暧昧地停下嘴。
关于布莱克=玛蒂亚的身份有了头绪,这点确实是没错。在这一个月以来,不自然地与梅丽达频繁进行接触的人除了《她》以外就没有其他人了。然而若不是她的话,她到底又是什么人,又有什么样的目的——
库法尽管已经对自己不知说了多少遍,但是总是无法打消心头的违和感,使他的决心变钝。
“……正是因为相信着罗泽艾媞小姐我才这么做的。我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正当罗瑟蒂对库法的暧昧的话语表示不解时,头顶的观众席上传来布拉曼杰学院长的宛如小提琴的声音。
“各位肃静!肃静!在经历了近一个月的第五十回露娜·琉米艾鲁选拔战也终于迎来了最后的试炼。第三试炼《奇迹之城》现在正式开幕!“
学生们的欢呼声直冲云霄。周围的基座也瑟瑟作响。
或许是学院长竖起了手指。只见忽然就产生了和平时一样的间隙,观众席很快就归于平静。
“如同事前发表的一样,第三试炼是由全体战队进行分数争夺的大乱斗。在这里我重新确认一遍试炼的概要。”
学院长弹了一下手指后,玻璃宫殿的外观突然就发生了变化。原先偏蓝的色彩顿时消失,取而代之地透明度则直线上升。最终宫殿内的模样变得可以一览无余,甚至可以看到自律玻璃在宫殿内徘徊的样子。
在学生们发出惊叹声的同时,学院长的解说又继续道
“像这样在第三试炼期间,玻璃宫殿会变成特别的模样。我们从外侧虽然可以对内部清楚地进行观察,但从内侧却和平时一样并不能得知墙壁另一侧的状况。这样一来就可以进一步推进比赛的公平性,我们可以在外侧对候补生们战斗的身姿——进行详细的把握。”
这时两人可以从气息上感觉到学院长用目光搜寻了一下看不见身影的库法和罗泽艾媞。恐怕学院长的这份设计不仅是为了学生们,同时也是为了方便库法他们确认自己的学生的安危才这么做的。
在扫视了一边观众席后,学院长又说道
“比赛是由四个战队参加的大乱斗。每个战队成员都戴有一枚勋章,他们要在限定时间内抢夺这些勋章,最后获得最多分数的战队将会胜利。直接的攻击,间接的妨害——在这第三试炼里想必为了勋章会有各种手段出现吧。心脏不好的学生还请务必注意!”
声音中饱含着热情,学院长兴致勃勃地说道
“而且在宫殿内自律玻璃还会阻碍候补生们的前进。这也是在本次的选拔战内要分外艰难几分的一次试炼。梅丽达的战队的出发点在正门,艾丽瑟是后门,姬拉在地下保管库而莎拉夏在最上层的衣装室。在所有战队都就位后,试炼便正式开始。
再一次,观众席因为比赛开始前的紧迫感而沸腾。库法一边感受着来自头顶的喧闹,背对着罗泽艾媞说道
“那么罗泽艾媞小姐,请把姐妹吵架的结尾看到最后吧。要是发生什么预料之外的事的话,大小姐她们就交给你了。“
“那倒是没问题……你自己也要小心啊。“
库法举起手对着她的的回答这么示意后,消失在了黑暗深处。
*************************************************************
在家庭教师们进行秘密会见的同时,身穿演武装束的梅丽达此时正站在玻璃宫殿的正门前。只见她一动不动地提着比赛用的刀,凝视着正面的大门。
而或许,她真正在看的是在这门之前的,位于宫殿另一侧的艾丽瑟的身影也不一定。
在梅丽达的旁边可以看到三年级的前露娜·琉米艾鲁,辛法=茨威托克的身影。尽管之前她一直都在贯彻着辅助角色,但因为终于可以看到她大展身手的关系,大批的粉丝已经在观众席上躁动不安起来。只见辛法对着观众席上挥舞着自制的旗帜的集团挥了挥手后,顿时回应来吵闹的欢呼声。
表情僵硬的一年级与优雅的三年级。形成鲜明对比的这两人身边,另一名一年级也到达了。而这个人正是把栗色的卷发梳成了双马尾的涅尔巴=马尔提尔。
“对不起。让你们久等了。”
“太慢了,涅尔巴。”
保持着把视线对准大门,梅丽达说道。而涅尔巴则是看着这样的她的脸说道
“……你在紧张吗?”
梅丽达怔了一下,看着涅尔巴说道
“怎、怎么会。”
“那就好。”
辛法这时咳嗽了一下,把下级生们的注意转到自己身上。
“到齐了吗。那么最后再确认一遍作战的内容。”
涅尔巴踏实地,梅丽达则是无精打采地点头。辛法也点头继续说道
“我们的作战是这样。抛开分数不管,目的是制造让梅丽达和艾丽瑟一对一对决的局面。也就是并不着眼于比赛的胜利,而是注重向学生们展示身为露娜的品格的作战。而为此把其他候补生和自律玻璃驱逐掉,营造出两人决斗的舞台是我们的职责哦,涅尔巴。”
在对涅尔巴用眼神示意后,辛法又转向梅丽达说道
“……我看了一遍能力值表,艾丽瑟可以说是强敌。老实说我很难判断这场胜负的结果。但是你——还有库法老师,是有胜算的对吗?”
唯独对这个问题梅丽达倒是明确地点了点头。
辛法闭上了眼,也慢慢地点头说道
“那么,我也就按照你们的意思来吧。”
这时从观众席的方向传来了布拉曼杰学院长的声音。看来是所有的战队成员都已经就位,比赛开始的准备已经完成的样子。
“很好!候补生们请做好心理准备,观众们请时刻关注。第三试炼《奇迹之城》即将要开始了。梅丽达小姐、艾丽瑟小姐、姬拉小姐、莎拉夏小姐,准备好了吗——那么,比赛开始!!”
随着学院长这么一宣布,观众们顿时发出惊人的欢呼声,让梅丽达的脚下甚至整个玻璃宫殿都发生了震动。
辛法把手伸向腰部,高声拔出了剑士位阶常用的长剑。
“我们走吧。艾丽瑟她们在等我们呢。”
“”是!“”
涅尔巴是斗士位阶的战锤,梅丽达则是武士位阶的刀。三人拿着各自的武器一起冲入了富丽堂皇的宫殿内。
在三人刚走进大厅内没几步保持谨慎前进的阶段,在她们背后突然就响起了庄严的声音。
不经意间回头一看,只见不知什么时候巨大的正门已经被关上。两只女武神在门前摆好阵势,让玻璃的剑交错在一起。而像是要堵上门上的缝隙一样,几道光芒在门上窜过。
“唯有今晚,不允许除十二名候补生外的任何人入殿!!”
“此外也不允许出殿!退路已然堵上。前进吧,少女们!!”
梅丽达想起了刚到访这个宫殿的时候,她们是作为这个宫殿的《钥匙》这个话题。而对于梅丽达变得有些僵硬的肩膀,一只柔滑的手轻轻放了上来。
“我们本来就没有回头的打算。”
用无畏的眼神看着女武神们后,辛法转身继续前进。而被她那强有力的手引导着,梅丽达也继续走向宫殿的深处。
“姐、姐姐大人。您觉得艾丽她们会从哪个路线过来?”
“这就交给我吧。我已经和库法老师探讨过多种计划方案了。所以你只要尽量温存体力和玛娜就行了。涅尔巴就负责梅丽达的护卫。”
一边发出明确的指示,辛法踏上了通往二楼的阶梯。面对辛法毫不犹豫的步伐,梅丽达和涅尔巴在相互点点头后也跟了上去。
不可思议的是,在进入宫殿后就再也听不到来自观众席的加油的声音了。而墙壁另一侧的样子尽管都是玻璃做的却也一点都看不见。这里面的机关,和学院长说的一模一样。
但是从宫殿的外侧,候补生们的举手投足应该被清楚地把握着。三百人以上的眼珠,正守望着所有战队的比赛走向。
而其中就包括了梅丽达仰慕的那个青年的家庭教师在。所以自己千万不能做出丢人的表现。
“为了我的名誉。把我的指导是没有错的这一点,展示给这个会场里的所有人看”
梅丽达想起了在公开比赛的那一天,库法在竞技场的准备室里对着自己说的那番话。那个时候梅丽达用尽了自己的体力还有玛娜,同时把从库法那里学到的知识和技能发挥到极限,这才勉强战胜了与自己同样级别的涅尔巴。
而在同一天,艾丽瑟则表现出远高于自己的水准,不仅是从同校学生那里,甚至是从所有来访竞技场的人们那赢来莫大的喝彩。而在第三场比赛中,梅丽达连和她交手的机会都没有就输掉了比赛。
那个时候深深铭记住的,与表姐妹之间望尘莫及的实力差——
没想到需要填补这段差距的日子这么快就到来。尽管所处状况和那时不同,但这是一场不能输的战斗这一点还是没有变。为了梅丽达敬爱的家庭教师的名誉,也为了自己的尊严,这场比赛必须胜利。
面对那名,作为绝对的强者君临的艾丽瑟=安杰尔——
“停下来!”
突然,裂帛一样的声音把梅丽达拉回现实。只见辛法的手臂敏锐地举起示意梅丽达她们停下的同时,无数的弹丸从前方的空间穿过。
梅丽达她们在走廊转弯处暂时藏身。断断续续地有弹丸飞来擦削着玻璃的墙壁。看来在对方的战队里有擅长远距离攻击的枪士在。
“中奖了……是普莉丝!艾丽瑟还有缇姬她们好像也在那边。”
辛法从墙边慎重地探出头,确认着接触的战队成员。
就在这时,站在梅丽达旁边的涅尔巴突然向后看去
“——!”
被发现的处于集团背后的《第四人》,忍不住身体一硬。那个人站在梅丽达她们原本过来的走廊上,大概是从别的路口迂回过来的。而此人正是手持长杖的圣弗里德思威德二年级生,缇姬=朱恩。
“咕!”
自知奇袭失败的她,用力挥下长杖。而涅尔巴也在千钧一发之际举起战锤接下了这一击。走廊里发出了金属音和火花。
辛法的女优一样的脸上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夹击!?那么艾丽瑟她……!”
辛法咽了口气的同时,梅丽达已经察觉到了。
前方的十字路口,自左而右横断的枪林弹雨。而穿过这样的弹幕后,位于正前方的大台阶上,雪一样冰冷的视线正注视着这边。
散发着白银色的玛娜的艾丽瑟=安杰尔,如同冰之女王一样的姿态俯视着梅丽达她们。
“……艾丽!”
梅丽达不知不觉中往手心注入了力道。辛法确认着后方进行角力战的涅尔巴与缇姬,和不断发出火光的通道转角,咬住了嘴唇。
“梅丽达,在这里战斗对我们压倒性地不利。你先去吧。”
“哎,可是……”
“没有关系!缇姬她们就交给我还有涅尔巴吧。莎拉夏和姬拉她们也会在这里挡住的。你就去和艾丽瑟分出胜负吧!”
辛法以强有力的目光这么说后,从转角冲了出去。接下来的几发子弹没有从眼前飞过,而取而代之地,响起了几声武器激烈碰撞的声音。
梅丽达迷茫地看向后方,只见二年级的缇姬和涅尔巴正陷入角力战,而从这角度看不到涅尔巴的表情。
而压着长杖的缇姬则是以略带讽刺的口吻说道
“不会让你妨碍的,一对一也是我们所期望的结果。”
“……”
梅丽达咬紧嘴唇。涅尔巴依旧背对着自己没有说任何话,大概是没有说话的余裕吧。虽然很想立刻上前帮忙,但如同辛法所说的,在和艾丽瑟交手前自己不应该消耗HP和MP。
在犹豫了数秒后,梅丽达快速转身奔向大台阶。事到如今唯一办法就是尽快打到艾丽瑟达成梅丽达她们的目的。留给梅丽达的时间就看涅尔巴面对二年级的缇姬能坚持多久了。
“艾丽!来一决胜负吧!”
“……”
梅丽达拿着刀跑上了阶梯。然而不知怎么回事,艾丽瑟忽地就转身,跑向通道的相反一侧。
或许是想把场地换到更宽阔的地方。梅丽达一边被焦躁驱使着,一边追踪着她的银发。在跑过长长的通道,穿过挡在面前的一道道大门,不知走过多少台阶后再宫殿里上楼下楼,上楼又下楼后——
“我说艾丽,适可而止吧!你想逃到什么时候!?”
“……”
终于,表姐妹的捉迷藏来到了宫殿的最深处。在打开眼前这道格外巨大的大门后,前方就是玻璃宫殿的王座之间。
在玻璃做成的宽阔空间里,几根粗大的柱子支撑起整个天花板。地面上有红颜色的玻璃成一直线延伸出去,而在这前方,银发的少女正背对着自己站立在那。
梅丽达把刀架在下段,谨慎地拉近距离。
“已经无路可逃了,和我一决胜负吧!”
“……”
艾丽瑟慢悠悠地转过身,以冰块一样的目光看着梅丽达。
数秒的寂静后——
煌焰从梅丽达全身发出,同时她脚下的玻璃也发生了爆炸。
“呵啊啊!”
伴随着气势与胆气,梅丽达像箭矢一样突进。梅丽达的刀从下端开始向上飞起。而当这一击快要击中颈部的前一秒,艾丽瑟的左手以不可视的速度一挥。
以让人足以屏住呼吸的流畅动作长剑被挥舞开来迎击梅丽达的刀。武器在两人的眼前发生碰撞,发出耀眼的火花。两人的玛娜,也让周围的空气唧唧作响。
第一击被防住的梅丽达,又接着把左手打出。只见握在左手上的刀鞘呼啸着袭向艾丽瑟。而艾丽瑟则是瞬间回转身体,把刀和刀鞘以及梅丽达一同打飞。
“还没……完!”
梅丽达果断地前进后,使出了一气呵成的连击。把右手的刀与左手的剑鞘连续不断地挥向艾丽瑟。面对这毫无间隙的剑击的乱舞,到底是身为《圣骑士》的艾丽瑟乍看之下也陷入了苦战。
梅丽达的身体像是舞蹈似的一转,追随着她的动作梅丽达的刀瞬时间划出闪现着光芒的轨迹。迟了一拍的黄金色的玛娜气势辉煌地点亮了周围的空间,化作流星袭向对手。
而这时艾丽瑟的手以几乎要留下残影的速度挥动,把纵横无尽地袭来的剑击一个接着一个弹开,在两人的周围耀眼的火花不停地迸发开来。梅丽达挥出刀,艾丽瑟把它撇开。梅丽达打出剑鞘,艾丽瑟又把它挡下。两人同时往右手蓄力,以同步的动作发出攻击。
刀与长剑发生激突,产生巨大风压的同时脚底的玻璃上产生了放射状的龟裂。“劈叽叽叽叽叽叽‘地,仿佛要切断空间本身的声音持续作响。
“……“
一边用武器对抗的同时,艾丽瑟一如既往地保持面无表情和沉默不语的模样。情绪激动的梅丽达,从至近距离对着艾丽瑟喊道
“艾丽!你有什么想说的就快点说来!“
梅丽达往刀上施加力气后,艾丽瑟没有反抗地退后一步
然后‘呼’地,吐出一声叹息。
“丽达,真是弱呢。”
“哎……?”
接着,与之前无法相比的玛娜从艾丽瑟的身上喷发出来。
只见那些玛娜从艾丽瑟的手臂缠绕到长剑上,在接触点‘啪叽!‘发出强烈的闪光。而光是这样,梅丽达就被这产生的玛娜压大幅击退。
“什……!“
好不容易保持平衡着地梅丽达,却依旧为表姐妹展现的玛娜压感到战栗。这和上学期的公开比赛时完全不是一个级别的。难道说她在之前的比赛里,或者即使是现在也都没有使出过全力吗?
“你觉得我为什么要在第一学期的公开比赛时避开和丽达战斗?“
艾丽瑟唐突地问道。梅丽达一时间没能回答上来。
“呃,哎……?”
“为什么我不和丽达战斗,一直要逃到这个地方?”
艾丽瑟慢慢地举起剑,然后向前踏出一步挥下。
壮绝的斩击音顿时响起,把脚下的玻璃切开一条直线。裂缝的前端传到了站在数米外的梅丽达脚下,产生的余波吹乱了金色的长发。
面对说不出话的梅丽达,艾丽瑟说道
“因为我不想知道——丽达比我要弱的事实!!“
玻璃做的地板接着发生了爆炸。大小不一的碎片盛大的飞起,还没等梅丽达看清银发的身姿便袭向眼前,梅丽达反射性地跳向右边。下一瞬间,被挥下的长剑擦过梅丽达的演武装束刺进了地板。
然而确切地讲并不是刺入。
因为注入剑内的玛娜压让地板立刻炸裂,贯通出一个洞来。龟裂同时也再次产生,向周围扩散了数米。惊险地躲过直击的梅丽达哑然地看着眼前的一幕。
——能力值差的太多了……!
艾丽瑟往贯通了地板的剑里继续施加力量,从地板里抽出的同时发出横扫。梅丽达把剑和刀鞘交叉起来,把能制御的所有玛娜注入进去。
“咕,呜……!”
虽然勉强保持拉锯的状态,但看起来马上就要被击飞的自然是梅丽达一方。而相对的艾丽瑟看起来只是在单纯地挥动手臂一样,看着表姐妹拼命想要站稳的模样,她像是忍住泪水似的扭曲表情。
“我不想和梅丽达是对等的,我只想在梅丽达的《下面》。”
“哎……?!那是什么,意思……!”
“我呀,丽达,最讨厌站在《最前方》这种事了!”
说完艾丽瑟往剑上施力,把梅丽达击向后方。面对趔趄几步的梅丽达,艾丽瑟又追击上去。用毫无剑术的影子的,像是小孩子玩弄玩具似的动作发出蕴含巨大威力的斩击。
“我讨厌显眼,也讨厌引人注目,而且对还不得不装着做出这样的模样的自己再讨厌不过了!我只是想要《第二》就好了!!跟在闪闪发耀的某个人——丽达的后面,被丽达你的光照耀才是我最想要的!就像以前那样!!”
相撞的剑身上涌起大量的火焰,压制住了梅丽达。此时的她光是保持站在原地就已经拼尽全力了。面对梅丽达这么一副渺小的战士模样,艾丽瑟依旧以快要哭出来的表情看着。
梅丽达瞪着表姐妹回应道
“……那不是正好吗!你只要那么做就行了!”
“可是丽达你比我要弱啊!”
艾丽瑟水平地扫出剑后,梅丽达下意识地后退。而抓住这个机会,被举过头顶的长剑顶端
“《圣光》!!”(divine lights)
纯色的火焰汹涌地喷发出来,看到这一幕的梅丽达睁大眼睛并立刻沉下重心,‘呤‘地把刀收进了剑鞘。
“《始传——”
但是却慢了一步。艾丽瑟的攻击技能先一步发出咆哮,对着玻璃地板造成强烈的打击。虽然没有直接打到,但造成的冲击把金发的少女连同飞起的碎片一同击向空中。
“——咕呜!”
连受身都没能做到地着地后,梅丽达滚向房间深处。
看着完全不成比赛的对手,艾丽瑟叹息似的皱起眉头。
“……为什么丽达会变得那么弱?为什么一直都没能成为《能力者》?为什么直到最近都一直要躲着我?”
“那是,因为……”
“为什么丽达会是吊车尾?为什么丽达要被叫做《无能才女》?为什么被那些坏心眼的学生嘲笑,却也只能笑着糊弄过去连句话都不能反驳?丽达明明是我最憧憬的姐姐……不要让我看到那么难堪的样子啊!!”
大量的火焰再次涌起,艾丽瑟任凭情绪挥动长剑,冲向梅丽达。梅丽达往后方一滚,惊险地躲过直击。
作完受身跳起后,梅丽达喘着气说道
“这样啊……我一直以为感到耻辱只有我自己,原来艾丽你也是一样的感受啊……”
“就是说啊……毕竟是丽达的事情……就跟自己的事情一样觉得耻辱啊……!”
艾丽绞尽力气似地说道
“所以这场选拔战,我想让丽达获胜。想让丽达站在我的上面。可是丽达太弱了……所以我能想到的,就只有让我自己掉下来这个办法了!”
“这么说,你……”
梅丽达抬起脸,睁大眼说道
“那个泳衣的手脚是你自己……!?为了故意降低得票数……!?”
“……!”
艾丽瑟没有回答,依旧是一副揪心的表情。
——但这已经等同于答案了,梅丽达再次低下视线说道
“我真是笨蛋……都不知道把艾丽逼到这种地步……!”
都是因为自己是吊车尾——
自己不是圣骑士而是《无能才女》,她们的关系变得奇怪了。
既然如此,能修复她们关系的办法只有一个
梅丽达擦着嘴角缓缓站起,握紧右手上的刀从正面看着艾丽瑟说道
“——艾丽,有一件事你弄错了。的确我直到最近都没能觉醒玛娜,也是被人称作的《无能才女》的吊车尾。但是……你说我比你弱?那就大错特错了!”
“……!”
艾丽瑟咬紧嘴唇,架好长剑的同时沉下腰。
“明明比我要弱……!”
以爆炸性的势头踢了一下地面后,艾丽瑟以惊人的速度挥出长剑。梅丽达通过往下方滑行躲过。而紧接着又是第二击,第三击,艾丽瑟将高能力值的优势展露无遗,对着梅丽达降下毫无间隔的剑雨。
面对四处逃避的表姐妹,艾丽瑟挥舞着长剑激动地说道
“我也不是小孩子了……我也是知道的!自己和其她的孩子有着立场的区别!和丽达的能力值的差距!就算我再怎么讨厌引人注目,我的前面已经没有其她人了!都是因为丽达不再站在我的前面了!我已经不能再回去做丽达的妹妹了!”
刀与剑撞在一起,梅丽达被大幅击退向后方。
因为这么做实在是轻而易举,艾丽瑟露出空虚的泪水。
“我们《能力者》,光是感情好是没办法在一起的……”
接着,举过头顶的艾丽瑟的长剑,发出强烈的光芒。
如同剑刃一般锐利的纯焰,,以仿佛要斩断万物的气势翻滚。
“《圣光》!!”
梅丽达当即有了反应。这一次她预料到了艾丽瑟会发出攻击技能,在艾丽瑟喊出招式名时已经沉下了腰。
“《始传拔刀》!!”
“没用的!!”
艾丽瑟像是要击溃表姐妹的抵抗似的,握着长剑拉近彼此的距离。每当她踏出一步,脚下的地板都会‘噼叽!‘地碎裂开来。
“丽达你是打不过我的!!“
长剑被挥了下来,从头顶到梅丽达的肩膀,银色的光芒成一条直线袭来。蕴含在剑内的玛娜压,化作巨大的冲击力斩开空间。
面对几乎要撕裂自己的银色光辉,将拔刀的时机观察到最后一刻的梅丽达——‘唰‘地睁大眼的瞬间。
与在另一处看着这一幕的库法同时喊道
““就是这里!!””
黄金色的玛娜,化作流星冲出。从剑鞘里解放的刀,在瞬时内展现出凌驾于艾丽瑟的长剑的速度,划出像是要和银色的剑闪相撞的轨迹后——对着艾丽瑟握着剑柄的右手板甲侧面进行了打击。
“哎……!?“
艾丽瑟的全身僵住的一瞬间,梅丽达喊出了自己的招式名
“——《羽斩》!!“
壮烈的煌焰顿时吹起,梅丽达的刀被强硬地挥出,没能扛住压力的刀就这么粉碎开来。同时艾丽瑟的长剑也从右手上弹飞开来。
“呜……!“
从这场战斗开始以来,艾丽瑟第一次发出闷声。这也难怪,攻击技能的发动中大部分玛娜会集中在武器上,身体的防御能力会薄弱到堪称危险的地步。在这种情况下受到攻击技能的直击的话——就算再怎么有能力值的差距,也得感受到深入骨髓的疼痛。
趁着对手胆怯的时候,梅丽达钻入了艾丽瑟的怀中。
“刚才真是任性地说了不少呢“
梅丽达举起右拳,顺势对着艾丽瑟的胸口一砸。艾丽瑟不禁身体一弯,发出‘咕哈…
‘的一声呻吟。
此时表姐妹脑中的闪过的念头,梅丽达不用想也能猜到
““格斗!?””
位于观众席上的超过三百名学生顿时一片哗然。她们的注意力,此时正集中在于王座之间上演的安杰尔家姐妹的激斗上。前一秒还在以压倒性的能力值保持优势的艾丽瑟,下一秒却突然被击飞武器还吃了一记痛烈的反击。
另一方面梅丽达像是盼久了这个时机似的,果敢地拉近距离发出追击。漂亮的右直拳砸在艾丽瑟的脸上,接着又对膝盖一踢,前踢,二连发的横踢节奏性地打在对手身上。受到窜过全身的疼痛,到底是艾丽瑟也倒退了两三步。
显然艾丽瑟是没有掌握如何在自己的手上没有武器的情况下,如何把握和对手的距离并躲开敌人的攻击。
“既然对手是作为圣骑士有着压倒性的力量——那么只要把《她是圣骑士》只一点破坏便是。”
库法此时正走在一个可以俯瞰观众席的高处。一边踩着没有任何灯光的台阶,库法从远处守望着玻璃之殿内的的战况。
看到自己的学生判若两人地发起猛攻,库法看似愉悦地扬起嘴角。
“拘泥于位阶只能是二流……。我家的大小姐全身可都是武器啊。”
梅丽达的回旋踢捕捉到了对手的头部,艾丽瑟连像样的架势也摆不出而晃着脚步。只见她胡乱地挥出一拳后,梅丽达把挥来的右手连同手臂一起抱住后
“间隔的掌握完全不像样!”
就这么把艾丽瑟抛了出去,砸到地面上。面对发出呻吟的艾丽瑟,梅丽达又从上方对着胸口一踩,没有一丝留情。注入玛娜的第二脚,让艾丽瑟背上贴着的地板飞起碎片。跨过她的身体,梅丽达握起右拳。
“……对不起,艾丽”
些微的忏悔,很快就消失在涌起的煌焰中。如铁锤般挥下的拳头打在胸口,对内脏产生激烈的冲击。艾丽瑟发出不知是第几次的苦闷的悲鸣。
“咕……呜呜!!”
艾丽瑟活动双脚跃起,推搡着远离了梅丽达。然后像是从野兽那里逃跑的小孩子似的爬起,向着远处长剑的方向跑去。
看着那个背影,库法嘴角一扬
“然后,决不能忘记……《这个间隔》是武士的专属领域!!”
“《幻刀二镜……——”
库法确信了胜利的同时,梅丽达准备起第二个攻击技能。被举起的空无一物的双手上,黄金色的火焰研磨般地聚集上来。
在艾丽瑟回头一看的同时,梅丽达快速踏出一步
“《岚牙》!!”
被交叉着挥出的双手上,玛娜的刀刃飞跃出来。在一口气穿过数米的距离后,一左一右地打在艾丽瑟的后背上。在十字形的冲击从背后传过艾丽瑟的身体后,多余的火焰在空中消散开来。
“呜……呀啊啊!!”
艾丽瑟没能忍受住冲击,面朝下地倒在地面上。
她那拼命地伸出的手,离长剑还有一米多的距离没能够着。
“哈啊……哈啊……“
梅丽达喘着粗气。花了几秒调整呼吸后走向倒在地上的艾丽瑟身边。感觉到脚步的艾丽瑟有些胆怯地怔了一下,抬起头。
明知双方都是满身疮痍,但梅丽达还是挺起胸膛说道。
“看到了吗艾丽,我要比你强多了!“”……“
“不管你是圣骑士也好,还是学年第一也罢。就算你接下来变得再强——我也永远走在你的前面。“
艾丽瑟用仿佛看到了失去多年的宝藏的表情,仰视着金发的表姐妹的身影。梅丽达在她的面前蹲下,用手轻轻抚过她被尘土弄脏的脸。
如同充满慈爱的圣骑士般说道
“所以你就安心向我撒娇吧。”
“丽达……”
“你不论怎样都感到讨厌的事情,我会全部替你担负的。”
艾丽瑟的嘴唇颤抖着一弯。
原本伸向武器的手,用像是看到希望之线的动作伸向自己面前。看到这一点的梅丽达,用包含一切的微笑张开双臂。
“丽达……!!”
摇曳着银发,艾丽瑟扑进了梅丽达的怀中,流下了泪水。
“丽达……我一直,一直都在……呜……!!”
“……嗯。已经什么都不用担心了,我就在这里哦。”
面对泣不成声的表姐妹,梅丽达不停地进行安慰。
和在很久以前,在森林里找到了迷路的小孩时一样——
见证完姐妹吵架的结局,在远处观望的库法也露出了微笑。
“恭喜,大小姐,这一次也总算《存活》下来了呢。”
放眼望去,观众席上的女学生们也受姐妹间的互动的感染,不少人还拿出手帕擦拭着眼泪。在感情纤细的少女们的最前排,有一名在别的意义上感慨万千的老年女性的身影。
半狂乱地挥舞四肢的,不是别人正是赛罗女士。对于把艾丽瑟的露娜·琉米艾鲁当选当作必然前提的她来说,艾丽瑟居然会输给不过是绊脚石程度的梅丽达这件事有着仿佛世界颠倒般的冲击。
“不可能!这种事绝不可能!艾丽瑟大小姐居然会输给那个《无能才女》什么的!这是绝不会发生的啊啊啊!!”
如果此时有骑士公爵家的人在场的话她早已身首异处了。但这份乐趣还是先放到下一次,库法提着黑刀走上台阶。
此处是建在《废校舍》的城墙上的哨塔内部。
穿过螺旋阶梯的库法来到了塔的最顶层。
然后,对着已经在那里的先客的背部说道
“——将军。”
不是在观众席,而是在这种没有他人的地方观战的不会有其他人。
从哨塔的瞭望台上鸟瞰着下方的那名少女,在听到库法的声音后优雅地转过身。
在她的背后,有着透明感的黑水晶色的头发随风飘动着。
“啊啦……看来是露馅了?”
恶作剧般地吐了吐舌头,身着多特利修校服的少女说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