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刺客守则(暗杀者的慈悲)
  4. 第二卷 暗杀教师与女王选拔战
  5. LESSON: III ~祭典的终结、抑或是起始~
  6. 繁体版

LESSON: III ~祭典的终结、抑或是起始~
2017-06-22 15:00:53

		

比会场内其他任何人都要先回过神来的的库法迅速扫视了一圈四周。
三百名弗里德思威德生以及五十名多特利修生,外加十几名学院讲师……库法把视线范围内的这些人的表情一个不落地确认了一遍。
——是谁干的!?
被展示出来的彩色玻璃,不用说也知道并不是学生们的作品。不仅是从设计上就不一样,那外部装饰的精巧程度甚至直逼专业人士所为。而梅丽达她们花费数周完成的彩色玻璃此时则化为了碎片从窗帘的边上散落下来。
这一定是处于这个会场中的某一个人干的,昨日刚亲手把彩色玻璃挂上去的库法如此确信到。在学院处在《锁城》状态的现在,是没有其它外部人物进入的可能的。
——到底是谁?
库法的脑中这时浮现出那名身着奢华外衣的黑影,无意识间就咬紧了牙关。想必真凶在数百人因为惊愕而不知所措的现在内心一定沾沾自喜吧。
然而即使有了线索,在会场中还是没能找到有可疑反应的人员。有的人张大了嘴,有的又或是瞪大了眼,全员都在注视着眼前的彩色玻璃。而慢慢地,多特利修学院的学生集团开始先变得喧闹起来。
在台上最先发出声的,是圣多特利修的总室长涅居=托鲁面塔。只见她诧异地皱起眉头,自言自语到
“……安杰尔?”
而紧接着,布拉曼杰学院长也终于回过神来说道
“安、安杰尔!”
到底是没能隐藏着动摇神色的学院长,对着学生集团如此喊道
“梅丽达=安杰尔,还有艾丽瑟=安杰尔!两位都请到台上来!”
库法无奈之下推着梅丽达的后背走上前。像是要把全身都挂在库法手臂上的梅丽达此时脑袋里想必是一片空白。被萝泽艾媞带上来的艾丽瑟也是,虽然看不出感情但也是一副没能把握发生了什么的模样。
当梅丽达和艾丽瑟这一对安杰尔家的姐妹登上台后,多特利修一侧的学生的喧闹程度进一步上升。这样难怪,毕竟和她们身边的两校的领导和前年度的《露娜》等人相比,有着两岁年龄差的她们这些一年级就显得格外孩子气。
多特利修的领队,涅居室长的铁面一般的表情产生了些微的动摇。只见她看着站在自己对面的梅丽达她们,有些不快地皱起了眉头。
“说起安杰尔虽然是以骑士公爵家闻名,但她们不是还只是一年级生吗?”
“……”
不用说梅丽达她们,连学院长自己也答不上话来。
包括多特利修的学生也认为,今年的选拔战辛法=茨威托克一定会参加。而本来是作为另一个候补生的克丽丝塔·向松,此时则像是丢了魂似的呆站在原地。仔细一看连拉动窗帘的绳索也依旧还握在手里。
涅居室长以不被学生们发现的方式叹了口气后,,对着多特利修的学生群说道
“既然如此,那我们多特利修也重新考虑一下候补生吧。虽然本来预定是由我出场,不过我们也还是改为派出一年级——莎拉夏,就派你上吧。“
“哎?“
在人群有一名少女身体一怔,想必她就是莎拉夏吧。周围的多特利修生像是要把她展示出来一样自然地退了一步。名为莎拉夏的这名少女顿时沐浴在三百多人的目光中。
“怎,怎么会,我没、没有那个自信啊……“
面对不停地摇头的她,周围的学生都开口鼓励到
“没问题的,莎拉夏大人的话肯定可以!”
“没错,毕竟是我们一年级里最优秀的优等生啊!”
“……”
看起来快要哭出来的她,感觉又有几分可怜。看到被同级生们推着上台的莎拉夏的身影,库法理解了为什么她会被推举出来的原因。
和同为一年级的梅丽达她们一样,莎拉夏也有着富有将来性的外貌。但遗憾的是她并不属于适合站在人们面前的类型。她的氛围更像是在带锁的宝石箱里小心翼翼地抚养大的拇指大小的公主一样。
涅居室长虽然依旧还是严肃的表情,但是也把手放到莎拉夏的肩上鼓励到
“你是最合适不过的人选了。这次是一个很好的机会,你也学一学该怎么表现自己吧。”
“……既、既然总室长这么说的话”
看到莎拉夏姑且点了点头后,涅居室长再次转向母校的学生们后说道
“然后第二个人是从二年级——姬拉,就和预定一样让你上吧。”
“什!”
被指名的那名学生,以不同于莎拉夏的音色发出了惊叫声。
从人群中探出身的,是有着中性美貌的一名少女。处于变声期前的宛如少年一样的低沉嗓音,回荡在整个大厅里。
“等一下室长!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还不如让你来……”
话说一半,她闭上了嘴巴。
想必看到台上的情况她也想象到了吧。目前已经定下的候补生是三人且都是一年级。即使涅居室长加入其中,一个三年级混在一年级中进行竞技的场面想必是不光彩的。
只见名为姬拉的这名少女紧闭嘴唇后,踩着高音走向前。在踏上讲台进入众人的视线后,从多特利修和弗里德思威德两侧的学生处响起了欢声。连原本冰冷的氛围似乎也得到了缓解
“那位英俊的学生是哪位呢?”
“是多特利修的二年级生,姬拉=艾斯帕达大人。”
“据说在多特利修是有着《王子(prince)》称号的人气者。”
“记得她还是在今年选拔战上预测会和辛法大人角逐的人呢……“
弗里德思威德生的谈话声,像波浪一样很快又平静下来。
再次变得冰冷的氛围中的,站到涅居身边的姬拉不知是出于有意还是无意盯着梅丽达她们看了一会。
在四名候补生都到齐后,涅居室长试探性地看了一眼克丽丝塔会长的样子。但是她本人却还陷在冲击中没有缓过来。
出于无奈,依旧带有余裕的布拉曼杰学院长接着说道
“接下来由候补生们指名和自己命运与共的搭档。虽然详细情况会之后再通知,但是被指名的搭档会和候补生一同接受试炼。因为你们将面临的是十分严酷的考验,所以一定要选择有着坚实羁绊的对手……才行。”
学院长的话中途出现停顿的理由不用说也知道。面临严酷的考验,坚实羁绊的对手……这样的独一无二的人选根本不可能是即兴就能选出的。梅丽达没底地看了一眼同班同学们,但不论是谁都尴尬地移开了视线。
尽管梅丽达通过上一学期的公开比赛好不容易在学院里取得了一定的地位,但要说有了足以称得上是挚友的关系的人,至少库法是没有听说过有这样的人在。要说唯一的一个例外是艾丽瑟,但她自己此时也同样站在讲台上。
毫无进展的沉默,仿佛是要永远持续下去似的,覆盖了整个会场。而对此看不下去的库法,硬着头皮走上了讲台。
在其他学生不明所以地看着他的同时,库法对着学院长耳语到
“学院长,我听说试炼是危险的考验,这对于还不成熟的一年级来说或许太艰难了,所以如果不介意是候补生的《亲信》的话……”
学院长像是等着这句话一样,在库法说的过程中不停地点头
“好吧!那么候补生梅丽达=安杰尔的搭档就定为身为她的从者的库法=凡皮尔。然后候补生艾丽瑟=安杰尔的搭档,,就由同样身为她的的从者的——罗泽艾媞老师,拜托你了。”
“哎?我……啊,好的!”
像是气球爆炸一样突然缓过神来的罗泽艾媞,慌忙走上了讲台。
看着站到梅丽达和艾丽瑟旁边的了两人,多特丽修一侧的姬拉似乎想说什么,但是涅居室长轻轻制止了她,然后走上前说道
“那么我们也选好搭档吧。莎拉夏的搭档就由我来担任,没有问题吧?”
“是,是的,当然没问题……”
接着,涅居室长瞥了一眼另一名候补生。姬拉点了点头后,转向多特利修的学生们说道
“我的搭档只有你一个——皮妮娅!来吧!”
人群中又响起了欢呼声。只见从多特利修的学生当中走出了一名的确可以说是配得上《王子》这样的人的有着华丽外表的女孩。
布拉曼杰学院长有些不安地点了点头后,把仪式继续推进
“那么接着就选出负责支援候补生的战队成员。部分人应该已经注意到,战队成员会作为候补生的战力一同参加试炼。不仅是从友情,同时综合考虑能力值的相性以及战队构成来决定成员是最妥当的。”
说到这,学院长不知为何像是放弃似的用有些悲伤的眼神的看着梅丽达她们。
库法他们到此也终究陷入了绝境。虽然和《搭档》相比战队成员的负担并不太重,但在选择的难易程度上却毫无差别。而艾丽瑟和梅丽达似乎也陷入了同样的状况,两人只是沉默着交换毫无意义的视线。
这时从大厅的一角,一个身影慌慌张张地开始有了动作。
只见那人正是披着围裙的乌鸦,也就是艾丽瑟家的女仆长奥赛罗女士。也还没明白到底要干什么,只见她抓住了大厅里的一对二年级生,对着她们激动地说了一通什么。
而听了奥赛罗的话的那两名二年级生,在相互看了一眼后露出了狐狸一样的笑容。
然后在回到寂静的大厅里,两人笔直地举起了手
“艾丽瑟大人的战队成员就由我们来担当!”
“帝姬=约翰以及普丽丝=奥古斯特,在此作为安杰尔家的下属参战!“
她们两人在众人的目光下登上讲台后,趾高气扬地站到了艾丽瑟的旁边。
看起来是奥赛罗和她们进行了某种交易的样子。的确只要是亮出骑士公爵的名号的话,会因为《奖赏》和上钩的贵族也一定不在少数吧。
库法在内心的一角不抱有期望地想到奥赛罗是否也会替梅丽达安排好战队成员呢?
然而理所当然地,这只是一个幻想。只见奥赛罗女士满是优越感地抱着手臂,用像是欣赏名画的眼神看着台上走投无路的库法以及梅丽达。
多特利修一侧的姬拉,终于像是不耐烦似的跺了跺脚
“难道没有事先进行通知吗?“
“……“
而梅丽达依旧只能不甘地咬着嘴唇。
涅居室长则看了一眼从刚才就一直说不出话的克丽丝塔会长,像是失望了似的叹了口气后,以无可奈何的语气开口说道
“如果现在就选出成员有困难的话——“
“我来!“
突然,一道声音打断了涅居会长的话
全大厅的人同时把视线转向了声音的主人。只见周围的同学都惊呆地张大了嘴。奥赛罗女士脸上独自得意的笑容也荡然无存。但是其中最惊讶,还属梅丽达本人。
“涅尔巴……?“
声音的主人正是摇晃着双马尾的涅尔巴=马尔提尔。只见她以有些自暴自弃的气势走上讲台后,像是挑战似的面向多特丽修一侧,然后说道
“毕竟她可是我的………姐妹啊“
“……!”
而就在多特丽修侧的姬拉因此忍不住后退时
“那么第三名战队成员就由我来吧。”
面对站到梅丽达的身旁,也就是在涅尔巴的相反一侧的那名少女,在场的所有人都发出了近似悲鸣的叫声。而涅居室长的脸上,也第一次失去了冷静的色彩。
温柔地把手放到梅丽达的肩上,保持着深不可测的笑容的那名少女正是全体弗里德思威德生憧憬的那名三年级生。
“辛法大人……身为上一届露娜的你吗?”
“有什么意见吗?我不是说过‘皇冠很快就会还回来’吗?“
涅居室长没有继续说什么,但是充满整个大厅的吵闹声却没有停下。
“辛法大人居然不是候补生,甚至连搭档也不是而是作为战队成员来……!?“
布拉曼杰举起手指后,花费了比平时多一倍以上的时间全场才平静下来。但不管怎么说,这样一来弗里德思威德侧的成员就凑齐了。
接着多特利修也开始了成员的选择,而这边则是以顺利到近乎羡慕的速度快速完成。
当所有第五十回露娜·琉米艾鲁选拔战的选手上台后,涅居室长抱着最后一丝希望看了克丽丝塔会长一眼。
但是看到她依旧消沉的模样后,涅居室长又叹了一口气。
出于无奈,她代替克丽丝塔站到全体学生面前说道
“今年的候补生们都还十分稚嫩。大家接下来会看到的,是犹如宝石的原石被逐步加工下去的过程吧。请大家凭着公正的眼光投出自己的一票,用我们所有人的每一双手,制造出次世代的露娜·琉米艾鲁!希望纪念性的这一次选拔战,会成为一次有意义的活动!“
*******************************************************************************
“那么就从你们最抱有疑问的一点开始解决吧。“
布拉曼杰学院长用有些僵硬的声音说到
地点是校舍塔的最上层,学院长室。和多特利修的友好派对总算顺利结束后,梅丽达和艾丽瑟直接被带到了这个地方。
室内除了有负责这两人的教育担当的库法和罗泽艾媞分别站在两人的背后以外,还有原本应该是成为候补生的辛法和克丽丝塔的身影在。
“安杰尔,把会场的彩色玻璃调包的是你们吗?“
““不是”“
两人的声音重合在了一起,在相互看了一眼后,梅丽达作为代表说道
“不是我们两人干的。“
“撒谎!!“
发出怒斥的是克丽丝塔会长。在预料到学院长会问什么,而两人又如何回答的基础上,以像是算准时机似的投下了爆弹。
面对缩起肩膀的一年级生,克丽丝塔会长像是狂犬似的吼道
“除了你们以外还会有谁!!就这么不服气吗!!把身为骑士公爵家的你们晾在一边,由我来出场这件事!“
“克丽丝塔,冷静一点。“
尽管辛法委婉地插入进来,但是狂犬的气势依旧没有削弱。对着快要哭出来的公爵家的姐妹,克里斯塔毫不顾忌地用手指指着说道
“艾丽瑟,我记得你在假期里的晚会上独自穿着别的裙子来了吧。这次难道也是想像上次那样享受特别待遇吗?只要作为惊喜把自己名字的发表出去的话,以为大家就会祝福你了?“
“克丽丝塔,现在是学院长在问话。“
“还有梅丽达,上学期的公开比赛想必是很好的一个回忆吧?是忘不掉那个时候的喝彩吗?所以想在选拔战上大显身手,好让大家都赞扬你?也是呢,只要这么做的话就没有人再会叫你《无能才女》——“
“克丽丝!!适可而止吧!!“
辛法这么怒吼道后,克丽丝塔会长这才闭上了嘴。
布拉曼杰学院长则是以悲伤的眼神看着四名学生的样子。
“向松,不,克丽丝塔。我只是想从她们的口中听到否定的话,仅此而已。“
“……“
克丽丝塔会长咬着嘴唇保持沉默。虽然看起来是一点都不能接受的样子,但这也不是简简单单就能解决的事。学院长在看了一眼众人后,把话题推进到
“不管怎样,既然不是两人所为那么事态就变得严重了。因为不知是谁为了让梅丽达还有艾丽瑟参加选拔战而在众人不知情的情况下偷偷替换掉了彩色玻璃。“
“那个……“
说到这,一直尴尬地不知所措的罗泽艾媞举起手说道
“那个犯人应该很容易就找得到吧?那个玻璃的宫殿毕竟有守卫在,只要问一下她们的话——啊,不行啊。“
说着,罗泽艾媞自己似乎也注意到了的样子。想必是回想起昨天上学的时候,那两只女武神面对自己的提问时的反应了吧。
学院长也同意似的点了点头。
“没错,我们讲师阵营在那之后也马上向宫殿内的自律玻璃们问过话……但遗憾的是,它们毕竟不是生物而只是赋予了机能的人偶。从它们那里得来的片段的情报看,只能推断昨晚有人入侵了玻璃之殿的样子。“
“还不就是这两个人。“
克丽丝塔以不依不挠的语气这么一说后,辛法投去责难的目光。感觉到这样会没完没了的库法,向学院长问道
“不能重新选择一次候补生吗?“
克丽丝塔会长因为这句话迅速抬起了脸,但是学院长伤心地说道
“……这是不可能的。虽说和预定的不同,但是随着那个窗帘的揭开,我们已经向多特利修宣言安杰尔就是我们的候补生。如果这时突然反悔,就变成我们把虚假的名字报上来欺骗了多特利修这样的局面“
另外,学院长像是十分头疼似的说道
“退一步讲,要是刻在彩色玻璃上的名字是别人的话还算是有辩解的余地。但是两位是《安杰尔》。我们要是这时改变主意的话就会背上侮辱圣多特丽修女子学院,贬损露娜·琉米艾鲁选拔战,并把骑士公爵家的名号用作话题的材料这样的最糟的污名。——在这之后,我们学院、讲师以及学生会有怎样的后果你能想象得到吗?“
因为不愿意去想象,库法带着隐晦的表情摇了摇头。
在窗帘揭开的时候,很多学生内心是想喊“不是这个彩色玻璃“吧。而在发生这样的事之前,学院长强硬地推动仪式进行的判断实在是太过贤明了。
这时从背后,学院长室的门上响起敲门的声音。
请求允许入室的声音响起后,学院长应声许可。只见推开门进来的,是三名多特利修生。打头的是涅居总室长。而紧跟着的是参加这次选拔战的莎拉夏以及姬拉。
“虽然有控制但学生之间已经有动摇扩散开来。“
涅居室长先是这么汇报后,有些不快地皱起眉头。
“学院长,这算是在对圣多特利修大发慈悲吗?“
“嘛啊,突然说什么呢托鲁面塔小姐?“
“难道不是顾虑到去年明明身为选拔战的主办方却被夺走了露娜的位置的多特丽修的立场?您是觉得只要我们能击败骑士公爵家的学生当选这一届的露娜的话,就能洗刷去年的耻辱了吗?“
说着,涅居看了一眼一年级的梅丽达她们。
“并不是这样,涅居。弗里德思威德可是真心地想要实现露娜的两连冠。虽然安杰尔她们还只是一年级,但我相信她们一定会做出不输于历代候补生的精彩表现的。“
“……但愿如此吧。“
涅居室长回了一道冰冷的视线后,带着两名候补生转身离去。
本以为她会就这么走出去,但途中在辛法面前她却停了下来。然后用不带感情的声音头也不转地对她说道
“……本来挺期待和你交手的,不过可惜了。“
还没等辛法做出回应,涅居又踏出步伐,这一次终于走出了院长室。
沉默降临到了院长室内,布拉曼杰学院长则有些疲惫地坐回到椅子上。
“作为结论——“
所有人的视线转向了办公桌。
“现在要再进行更改是不可能了。第五十回的露娜·琉米艾鲁选拔战,圣弗里德思威德女子学院的的候补生就是梅丽达和艾丽瑟两位了。”
“已经受够了!”
克丽丝塔会长用手乱抓着头发喊道。看不下去的辛法走近她说道
“好啦克丽丝,我们也回房间去吧?我来给你泡一杯温暖的茶吧。”
“我已经是三年级了!”
无视了辛法安慰的话语,克丽丝塔会长喊道
“已经没有来年了!这一次的选拔战明明是向那个人赎罪的,唯一一个……最后一次机会了……呜……呜……!”
“克丽丝,冷静一点好吗”
“不要,不要碰我!唯独你,根本不可能知道我的感受!!”
克丽丝塔粗暴地甩开辛法的手后,辛法露出了有些受伤的表情。只见她背过脸后,呜咽着头也不回地跑出了院长室。
辛法一时间虽然想追上去,但是很快又停下脚步。
或许是觉得有必要说明,她转向梅丽达她们说道
“真的是很抱歉但也请你们不要太责怪她。克丽丝她其实是去年选拔战的参赛人员。”
“哎……?”
“作为上一回的候补生,当时的弗里德思威德学生会长米蕾=伊斯托尼克前辈的搭档。
结果啊,她在选拔战的时候犯了一个难以想象的错误,而最后变成了我当选为露娜这样的结果。而从那以后她就一直在自责‘因为自己米蕾大人才没能成为露娜‘”
辛法把手轻轻放在梅丽达和艾丽瑟的肩膀上说道
“所以克丽丝她一定是想自己成为露娜后向米蕾前辈去道歉,才那么拼命的吧。——她也不是真的认为是你们干的。所以请原谅她吧。”
“怎么会,我们才是……”
面对点头的梅丽达的她们,辛法露出了不像是属于她的年纪的成熟的大人的笑容。然后慢慢转过身去,追着克丽丝塔离开了院长室。
*******************************************************************************
“大小姐们,我和罗瑟蒂小姐商量了一下……”
听到爱慕之人的声音后,梅丽达从发呆中回过神来。
被学院长催促离去后,表姐妹和家庭教师们此时正走在回到宿舍的路上。因为直到刚才发生的事以及接下来的打算而脑袋一片混乱的梅丽达已经处于不扶着库法的手就几乎站不住的状况。
库法和作为艾丽瑟的家庭教师的罗泽艾媞交换了一下视线后,继续说道
“从今晚开始在房间的分配上,把大小姐们各自分开来怎么样呢?”
“哎……?”
“梅丽达大小姐和我,然后艾丽瑟大小姐和罗泽艾媞小姐一个房间。要是今后在选拔战中出现什么意外的话……那个”
挑选着该说的话后,库法叹了口气说道
“就能有一个不在场的证明。”
“嘛啊,嘛啊。嘛啊!这个想法真是太好了!”
回答库法的,既不是梅丽达也不是艾丽瑟。
不知何时,身为艾丽瑟家女仆长的奥赛罗女士已经迎面走来。只见她以一副完全不在意这边的心情的样子,情绪比平时还要高涨。
“我也认为这样做是最好的。本家就是本家,分家就是分家,这一点要明确区别开来才是正确的做法。没错,不论是公私都是!嚯嚯!”
“虽然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但就这么办吧。”
因为懒得做出应对,库法简短地做出了回答。
然后四人外加一人回到了宿舍塔,把放在昨晚使用过的房间的行李做了交换。艾丽瑟虽然直到最后都不肯和梅丽达分开,但因为罗泽艾媞“只是睡觉的时候不在一起而已”这样一说这才勉强点头。
在分别前,仿佛是从年轻人身上吸取了活力一样精神的奥赛罗把手放在梅丽达肩上说道
“事情发展的真是顺利啊,梅丽达大小姐。”
“哎?”
“关于你是怎么把彩色玻璃给换掉的,还请你等下悄悄的告诉我。我也想见识一下本家的人手段有多高明。”
“不是我做的。”
梅丽达不禁为自己的话语没有任何说服力而感到悲伤。
“谁知道呢——”
奥赛罗女士想得寸进尺地,又想继续说下去,但是站在梅丽达后面的库法以冰冷的声音说道
“适可而止吧。”
“噫……!”
梅丽达看得出奥赛罗女士有一瞬间打从心底里感到了恐惧。虽然从梅丽达的视角看不到库法的表情,但那声音却是以往从未见过的压抑。
看到所有人都沉默不语,梅丽达下定决心开口说道
“那个,奥赛罗女士。我要是在选拔战上留下比艾丽瑟还要优秀的成绩的话,你能认同我和艾丽瑟组成战队吗?“
“……哈?“
奥赛罗一时间呆住,然后“哈哈!“地大笑出来。
“本家的人真是善于开玩笑啊。“
一边让笑声在有其她学生住着的宿舍塔里回荡,奥赛罗走向自己的房间的方向。而理所当然地,她的手里抓着一脸依依不舍的艾丽瑟并就此远去。尴尬地来回看着她们的罗泽艾媞在微微低下头后也转身离去。
在漆黑的走廊里,梅丽达只能呆站着不能动弹。既不是出于害怕也不是因为寒冷,但手脚却因为发麻而颤抖。库法把手放在梅丽达的肩上,温柔地说了一声“回去吧“。
当晚,梅丽达只吃了两口库法为她烧的晚饭并只喝了一小口水,同时决定明早再淋浴后早早地就钻入了被窝。
但是不论闭上眼过了多久,身体都在拒绝入睡。
面对漆黑的天花板,梅丽达幻视到了刻有‘安杰尔’的彩色玻璃。派对上那沉重的氛围的感觉又重新涌现上来。克丽丝塔会长混着泪水的声音一遍一遍地责备着梅丽达。
“……“
因为实在没有入睡的心情。梅丽达仰起上半身。
在另一个的床上,库法已经背对着自己熟睡着。梅丽达好不容易甩掉想钻到他的毛毯里这种诱惑后,在睡衣上披了长袍,并带着提灯走出了房间。
熄灯时间早已过去,梅丽达来到了已经没有任何人谈话室。能变得独自一人居然会这么轻松,梅丽达即使是在吊车尾的时候也从未这么想过。毕竟自己以前心里都拼命还想着要让学院里的大家认同自己。
然而即使如此,要把谁给挤下去而自己当上露娜·琉米艾鲁这种想法梅丽达可从未有过。
那么是谁?那个让梅丽达和艾丽瑟参赛,学院长口中所说的《真凶》到底想干什么……?
“晚上好”
这时,突然有人向她搭话。
梅丽达之所以没有太过惊讶,也许是因为那道声音非常的澄澈而让人心情平稳的关系吧。仿佛是遇上了夜晚才会出没的妖精一样的心情。
在谈话室的入口,站着一名穿着睡衣的少女。让人联想到黑水晶的,带有透明感的黑发。虽然这还是第二次见面,但梅丽达很快就注意到了。
“啊……你是多特利修的”
“谢谢你在派对上送我的玻璃工艺品,梅丽达酱。”
那名少女正是作为迎宾队的梅丽达赠送了自己亲手做的工艺品的那名黑发的多特利修生。在这安静而黑暗的氛围中和她照面,感觉她那大人一般的笑容显得更加妖艳了。
连提灯也没有拿的她,把手放在背后大步流星地走向梅丽达,然后用歌唱似的声音问道
“我说,其实真正的候补生并不是梅丽达酱你们吧?”
“哎?”
“看到开幕式上的氛围就能明白了。但不管怎么说,把彩色玻璃调包这种做法倒是挺漂亮的不是吗?”
“那不是我做的。”
梅丽达这么回答后,黑发的少女像是演员一样做出惊讶的演技。
“我可没说过是梅丽达酱干的这种话哦。”
“……”
“也许现在没有心情谈话吧?”
看到梅丽达咬着嘴唇说不出话,黑发的少女看起来体贴地转过身。
“近期我还会来找你的。选拔战要加油哦,我会给你加油的。”
还没等梅丽达回答,少女就消失在谈话室的入口。仿佛真的是妖精一样,少女只在一瞬间就不见了。
梅丽达深深地叹了口气后,另一道声音响起
“大小姐”
“接着,从阳台的上空有人影飞落下来。梅丽达这一次则吓了一跳。
“老师。从、从什么时候在那里的?“
“非常抱歉。本来是不打算搭话的。“
“也就是说从一开始吗。“
看来从走出房间的那一刻开始就一直在被他护卫着了。
梅丽达走到阳台上后,库法把视线转向谈话室的入口。
“刚才那位是?“
“那个,好像是多特利修的学生的样子。说起来,还没问她的名字。”
“是吗……”
微微眯起眼的库法,看着黑暗似乎在思索什么的样子。
而这时,仰视着库法的梅丽达终于压抑不住自己的感情,从正面抱住库法贴在身穿汗衫的库法的胸口。
“大小姐?”
“不是我做的……”
听到从胸口传来的有些模糊的声音,库法的眼神有些动摇。
因为梅丽达正贴着自己,流下了眼泪。
“不是我,不是我替换掉的。大家好不容易一块完成的彩色玻璃,我才不会搞坏。但是,大家都说是我做的!大家都说是我的错!我明明什么坏事都没做!!”
“大小姐”
库法用力抱住了梅丽达,把呜咽着的少女靠近自己后说道
“就算全世界的人都怀疑大小姐,我也一直会相信大小姐的。”
“老师……!”
“所以大小姐也请相信,我是在信任大小姐的。”
一边感受着少女的体温,在库法的内心的一角也形成了一个决心。
梅丽达大小姐的每一滴眼泪,对自己来说都有着钻石般的价值。而让她如此伤心可是罪孽深重——
一定会让你好看的!玛蒂亚!
*******************************************************************************
塞壬【希腊神话中出现的半人半鱼的海妖】种族:自律玻璃
HP:30
攻击力:305 防御力:5 敏捷力:1
特性:水晶海的女王/硝子的记忆
概要:君临于玻璃之殿屋顶水池的,有着水精外貌的自律玻璃。
有着能随意操纵水流的能力,有时会帮助享受游泳的人们而有时又会调戏翻弄他们。它那无常的性格究竟是以谁为模板并不得以而知。
可以说对于来访于水池的人们来说他们会度过优雅的一段度假时间还是骚乱的暴风雨一般的过程,全都取决于犹如水流一样难以捉摸的塞壬的心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