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刺客守则(暗杀者的慈悲)
  4. 第二卷 暗杀教师与女王选拔战
  5. LESSON: II ~集结于锁城的、少女们~
  6. 繁体版

LESSON: II ~集结于锁城的、少女们~
2017-06-22 15:00:53

		

在露娜·琉米艾鲁选拔战即将开幕的前一夜。
这一日,宿舍里的谈话室被睡衣姿态的女生们塞满着。原本就在的住校生和特别地被分到房间的自宅组以及远道而来的圣多特丽修女子学园的代表们——这么多的人同时聚集在学院内可是一件难得体验。更况且明天就是选拔战的开赛日,女生们都是一副难以入眠的样子,即使时针的指向已经过了九点还是接连不断地抛出新的话题。
“学院长可没有说过可以随心所欲地放纵自己!”
在宿舍长的修女的怒吼下,少女们这才好不容易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而一直在为主子上着红茶的库法,也开始利落地收拾起茶具。
“那么晚安,老师。很感谢你的红茶。”
“罗瑟老师也晚安。”
“晚安,大小姐们。明天早上我们会来迎接的。”
在向家庭教师们打完招呼后,穿着睡袍的梅丽达和艾丽瑟手牵手走出了谈话室。等四人份的茶杯收拾完成后,留在谈话室里的就只剩下库法、罗瑟蒂以及宿舍长的修女。
“两位虽然并非本学院的学生——”
先做了这么一个铺垫后,修女紧紧抓住库法的肩膀接着说道
“但是既然是住在宿舍里就还是得遵守规矩。当然我也知道两位是有着良好意识的现役骑士,也相信两位都是和本校的不成熟的雏鸟们不同已经是成熟的大人了……也因此,希望两位千万不要做出《随心所欲》的事来。”
在敲了好几遍库法的肩后,修女这才转身离去。
要问他们这是在说什么,那就是关于宿舍的房间分配的问题。圣弗里德思威德的学生宿舍基本上是两人一间,而现在因为有了平时不住校的学生和圣多特丽修的学生到来的关系,在容纳能力上表现出不足。
更有甚者的是某个硬挤进来的《神经质的乌鸦》还断然拒绝与他人同屋,因此最后变成库法和罗瑟蒂待在同一房间这一状况。
当然,本来还是有和各自的学生一个房间这样一个选项的——
“看到大小姐们那么开心的样子“
“哪能忍心拆散她们呢?“
家庭教师们互相看着笑了出来。
想必梅丽达和艾丽瑟即使是回到自己房间也会在床上裹着毛巾一直聊到睡意的极限吧。他们明白对于疏远了数年的她们来说现在这段时间有多么宝贵。
库法和罗瑟蒂结伴来到了被分割开来的宿舍塔上层。
在确认了房间号解开门锁后,被丰富的生活用品摆满的起居室兼卧室出现在了两人的面前。房间的格调和高级感让人再次意识到这是大小姐学校这一事实。
“好棒!好大!床!好软!我是公主——!“
一边念着谜一样的单词,罗瑟蒂跳到了两张床中左边一侧的上面。可以说是完全背叛了修女的期待的完全的一副小孩子的模样。
把自己的手提箱和顺便把罗瑟蒂的皮包也放好后,库法确认了一下屋内设施后惊讶地发现这个寝室居然还带有厨房和浴室。
“这还真是比圣王区的自宅还要奢侈啊。“
“哎嘿嘿,我一直都都向往这样啦~“
保持滚躺在床上的姿势,罗瑟蒂露出辛福的笑容说道
“我没有上过学校,所以对这种生活一直很羡慕啊。怎么说呢,就是跟同学一起出去,在学校里过夜……“
“同感,要是希望的话——“
不是作为局外人置身于这个世界该多好。
对于差点就说漏嘴的真心话,库法唐突地咽了回去。
作为骑士公爵家,梅丽达=安杰尔的家庭教师的自己,无非只是一个表面的模样。
这可是原本实际身份是以从事各种脏活为主要活动的《白夜骑兵团》派遣来的暗杀教师的自己几乎完全放弃的学校生活。如果在此之上自己还想再要求什么的话,那就可真的是一种奢侈了。就算是身为局外人,对于把这样自己带到充满光照的地方的大小姐还是得好好感激一番才——……
就在这时,
库法的眼里映现了一个与这潇洒的的空间并不相符的物体。
那是放在窗户边上的一个很小的物体。把黑色的纸片折叠数次,做成手掌大小的动物形状。而不论怎么看,这都不像是作为生活用品放在这里的。
那是以黑色的纸折成的鸟。
“——“
库法的眼睛顿时失去感情,只见他无言地拿起了黑鸟。
他对这个东西有印象——和记忆深处的部分直连后,那带有浓重血腥味的感情又重新涌了上来。这只鸟正呼唤着他回想起自己本应该所在的地方。
《白夜的使者》正从黑暗中向着库法招手。
“——嗯?那是什么?“
“是折纸。“
“zhezhi?”
库法用力把折纸捏烂的同时翻身来到罗瑟蒂呆呆地睁着眼躺着的床旁边然后单膝跪地。
当库法像是要把整个人盖上去似的抓住罗瑟蒂的肩后,罗瑟蒂的面部顿时沸腾
“哎,哎?!“
“罗瑟蒂小姐,我有一个请求。“
“不不不,不行啦!这种事修女不是说过是禁止的吗!节制!规矩!有良好意识的大人!我这边也得先有个心理上的准备啊!“
“不,现在是分秒必争的时刻。况且这件事一方面也是为了你……“
“呼呜……!“
库法把认真的眼神靠过去后,罗瑟蒂顿时全身痉挛。在从近距离看着库法的脸后,不一会,罗瑟蒂不知为何像是下定决心似的固定眼睛。
“拜托了,请现在马上就——和我跑一趟吧。“
“是、是的!……嗯?“
像是从被梦中唤醒的少女的眼神,落在库法的身上。
*****************************************************************************
在几乎所有的滞留者都已入睡的圣弗里德思威德女子学院内——
在走出宿舍塔、穿过蔷薇的庭院沿着广阔的迷宫庭院的右侧持续行走的库法最终来到了位于校舍和城墙之间的一片茂密森林。
暗黑色的军服融化在了夜色当中。此时的他,正带着十分少见的表情。
那和身为《库法=瓦皮鲁》时的表情不同。既没有面对主人时的慈爱,也没有抱向同事的共感以及竞争对手的嘲讽。
在紫罗兰色的眼瞳里包含着的,唯有杀意这一项感情。
在离开校舍充分的距离后,库法停下脚步说道
“——你来干什么“
周围当然,别说人连鸟的气息都没有。唯有虫子的鸣叫声在回荡着的令人不快的漆黑风景一直延续到无限远处。
对于提问的回答,始终没有传来。
然而作为替代的,几张笔记忽然落下来。
不知道是从覆盖头顶的树叶丛的何处,黑色的纸片开始不停地飞落。
[好久不见]
被白色墨水点缀的纸片从库法眼前慢悠悠地擦过,然后突然它们就被火焰包裹住,只留下声音后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果然是你啊,《布莱克=玛蒂亚》“
库法不快地说出了一个代号名称。
只要是见过一次就绝不会忘记的奇妙交流方式。她是所属于库法所在的白夜骑兵团的特工,也是变装·潜入任务的专家。对于不论何时都以兜帽遮着脸从不发出一声的她,即使从小与她一起长大的库法对她的真面目也一无所知。
而库法唯一知道的一点就是,她是一个身材娇小的少女。
“真是的……所以你到底是来干什么的?“
一边耸了耸肩,库法抛出了明知道答案的问题。
要说在这个地点,也就是库法的所在处,她会被派遣来的理由其实想都不用想。是被怀疑了……关于库法到底有没有在好好执行任务这点。
“鉴别梅丽达=安杰尔的资质与血脉,若果她并非是符合骑士公爵家的人,也就是已故的母亲的不义的女儿的话——就进行暗杀。”
库法现在对于他的任务的《一半》熟视无睹,隐藏着梅丽达出身的真相。而其背后的秘密已经被察觉到了……
而该说是预料之中,接下来落下的纸片上写着这样的内容
[上一次的] [报告里] [有被认为] [不妥当的地方]
[你的] [对骑兵团的] [忠诚心] [正被怀疑]
被一一记述了的纸片,掉下后烧灭又掉下后又烧灭。
仿佛如同漫天花雨一样。
“我只是如实报告而已,没有什么好被怀疑的。”
[你敢说] [什么都没有] [隐瞒?]
“罗嗦。”
[那么] [就提供一下] [安杰尔的] [血吧].
库法的嘴不禁停住,还没等库法回应,纸片又继续飞落下来。
[为什么] [她的玛娜] [一直以来] [都没有觉醒]
[为什么] [事到如今] [却突然] [又觉醒了]
[有研究的] [必要]
[这也是为了后世]
“开什么玩笑。现在的我的身份是安杰尔的佣人,作为她的家庭教师才是我现在的第一任务。所以我无法做出威胁到这个立场的举动。“
[没问题]
纸片的飘落忽然中断了一会。库法仿佛能看到少女露出浅浅的微笑的样子。
[我] [自己] [去取吧] [安杰尔]
[好像在] [三〇二号室来着?]
库法的右手迅速地有了动作,伸向怀里后扔出了某样的东西。
只见被掷出的刀片飞入了上空的树梢中,在一阵金属声响起后一道黑影降落了下来。
轻盈地在库法面前着地的,是有着奢华轮廓的全身一片抹黑的人影。
覆盖了全身的黑色衣服以及盖住了眼睛了黑色兜帽。毫无疑问眼前的这个人就是库法所熟知的白夜骑兵团的同胞,布莱克=玛蒂亚。
库法把手移向腰部,拔出了自己的黑刀。在没有一丝歪斜的刀身上反射出些微的灯光。黑影像是饶有兴致地摇了摇兜帽。
也不知是何时写好,又是怎么扔出的,从上空又有纸片飞落下来。
[露出马脚了] [这么理解] [没错吧?]
“现在的我是梅丽达大小姐的从者。因此我要履行我的义务。”
像是作为回应,玛蒂亚也那拿出了自己的武器。只见她拿在右手中的,是剑士位阶最为常用的长剑。
从对峙的两人身上,玛娜的火焰喷发了出来。库法是苍蓝色的火焰,而玛蒂亚则是血一样的红焰。前所未有的压力,让森林里的树木都窸窣作响。
这时,两人突然同时抬起了脸。
紧接着,不知从何而来的飞轮对玛蒂亚发出强袭。玛蒂亚瞬间弹开其中一个飞轮后大幅后跳。在穿过没有人在的空间后飞轮像是带有磁性一样被来拉。
林中同时响起了轻微的脚步声。在用两手抓住拉回的飞轮后,红发的少女滑入到了库法的旁边。
库法一时间犹豫豫该如何反应,但最后还是找回了家庭教师的假面后说道
“罗瑟蒂小姐!……我不是说过不要来这边吗!”
“那、那怎么行啊!你都说了有《可疑人物》了!”
罗瑟蒂毫不松懈地架起飞轮,瞪着眼前的谜一样的黑影。
原本蹲着的玛蒂亚开始不紧不慢地起身。罗瑟蒂的视线内这时也有带着文字的纸片开始飞落。
[加利亚·马基斯]
[和他一样] [也是安杰尔的] [守护者来着]
“安杰尔……难道说这家伙是之前诱拐大小姐们的那帮家伙的同伙?!”
紧张感遍布了罗瑟蒂的全身,黑影摇了摇兜帽表现出嘲笑
[虽然不知道] [你在说什么]
[但看来从你那] [也可以听到] [不少] [有趣的事情]
啪叽地,空间中顿时窜过一阵火花
从黑影的衣服中,非同寻常的压力散发了出来。其发出的玛娜如同地狱的锅炉里倒出的熔浆一样。库法和罗瑟蒂也把自己的玛娜释放到极限来对抗对面的压力。三色的玛娜让空间产生扭曲,产生了散发性的火花。
在摇晃着衣服的黑影头上,如同花瓣一样的一张纸飞落下来。
然后在所有人都看到那上面的内容后就气势汹汹地烧灭殆尽
[放马过来吧]
从三个方向上地面产生了爆炸。黑色和绯色的身影在一瞬间内疾走过地面,从两侧奔向黑影。库法的黑刀发出纵横无尽的一闪,而玛蒂亚则以留下残影的速度接下库法的攻击。激烈的火光在黑暗中绽放的同时。随着刺耳的金属音玛蒂亚来了一个后空翻拉开距离。
“——就是这里!”
罗瑟蒂的衣装如同仙女的羽衣一样翻舞着。在旋转的同时,罗瑟蒂交替双脚使出了七连发的回旋踢。然而这些攻击都被玛蒂亚以双脚抵挡了下来,只留下冲击足以深至骨骼的钝音。
[不错啊] [好久没有这么] [热血沸腾了]
一边用余光确认着出现在视线内的纸片,库法敌人的剑弹向上方。而面对变得无防备的玛蒂亚的身体,罗瑟蒂的飞轮立即发出袭击的瞬间——“叽叽!!”地,意料之外的金属声传到了罗瑟蒂的耳膜中。
在千钧一发之际活动的玛蒂亚的左手正拿着另外一个武器。
那是斗士位阶专门使用的,重量武器的战锤。
“两种类别的武器!?”
玛蒂亚抓住罗瑟蒂愣住的瞬间,踢了一下地面拉开距离。而几乎同时暗黑色的身影发出了追击,而慢了一拍后绯色的身影也摇曳着火焰失去身影。在黑暗中超高速的身影纵横交错着,在交错点不时发出激烈的火花。
——中距离战会更有利!反射性地如此判断的罗瑟蒂大幅向后跳去
看到在半空中蓄势待发的右手,瞬间库法咽了口气
“不行,罗瑟!那个距离是——!”
但是警告已经太迟了。从罗瑟蒂手中锐利地扔出的圆刃——
与玛蒂亚像是镜子一样的动作的扔来飞轮在中间点发生冲撞。
“哎……?”
睁大双眼的罗瑟蒂,不禁硬直在原地。
向后跳去的玛蒂亚,在着地后又向后大退几步。而从急速向后退去的她的身上,两道闪光忽然出现。紧接着玛娜的子弹飞来,罗瑟蒂用单手的飞轮挡了下来。然而令人诧异的是两法子弹在速度和大小上都有所不同。
只见站在十几米开外的玛蒂亚这次是右手拿着枪士位阶的左轮手枪而左手则是拿着魔法师位阶的长杖。从两把武器各自的前端,连续不断地有闪光迸发。面对汹涌而来的流星雨,罗瑟蒂拼命地进行防御。
“到底……你到底是什么东西啊!!”
[我是影子] [没有实体之人]
一发重叠了两条弹线,加倍了威力与速度的一击终于超越了罗瑟蒂的反应速度。只见子弹打到飞轮的侧面,随着金属音把它从罗瑟蒂手上弹了开来。
“啊……!?”
面对变得手无寸铁的罗瑟蒂,玛蒂亚毫不手软地扣下扳机,几乎过剩的光条的同时杀向罗瑟蒂的下一瞬间——
千钧一发地介入其中的库法把攻击尽数斩落。
在库法的几乎让刀身模糊的攻击下,魔弹和枪弹都朝着其它方向飞去。传到罗瑟蒂身上的,只有剩下的冲击波摇动着她的红发。
玛蒂亚把双手放下后,黑色纸片又从上空落下
[真难得] [你居然会] [袒护] [谁]
[难道说] [她就是] [之前说的]
库法挥舞了一下刀,在头顶把下一张纸片切断。
被一分为二的纸片,没有被任何人看到内容就消失了。
“游戏到此结束了,玛蒂亚。不想引人注目的话就撤退吧。”
玛蒂亚刚微微歪了脑袋表示不解时,林中便出现了几道白光同时响起紧张的女性的声音
“在这边!罗瑟蒂老师告知的贼人的所在地!”
“这不寻常的玛娜的冲击……!战斗已经开始了,快!!”
玛蒂亚微微抬起兜帽,眺望着慢慢接近中的光线。
[原来如此] [弗里德思威德的] [讲师们]
[原来你] [早料到] [她们] [回来了]
玛蒂亚的脸重新转向这边。从漆黑的兜帽中,可以清楚地感觉到视线对上
[非要搞得] [这么] [兴师动众]
[还真是] [不择] [手段啊]
“在城门再次打开你就老实一点吧,就算想探查什么也是白费功夫。”
不知道她是否有听进库法的话,玛蒂亚毫无前兆地踢了一下地面后,高高跳起消失在了上方的树叶之中。
而像是交替一样,最后的纸片落了下来
[不要忘了] [我的阴影] [一直都在] [你的背后]
在眼前放出火苗后,黑色纸片不留任何痕迹地消失了。
等到玛蒂亚的气息完全消失后,库法大大地吐了口气。然后把黑刀收进刀鞘内后,库法转身对着单膝着地的罗瑟蒂伸出手
“多亏你的帮助,罗瑟蒂小姐。没事吧?”
“嗯、嗯……对不起啦,本来想帮忙的结果反而拉了后腿。”
在扶着库法手站起后,罗瑟蒂有些难以接受地摇了摇头。
“……那种乱来的战斗方式我真是从没见过。那家伙的位阶到底是什么啊?”
“是道化师。”
“道、道化师!?可是道化师位阶不是……”
说道这里,罗瑟蒂吞下接下来想说的话。
她的反应也并不奇怪。所谓《道化师》是以所有的能力值的强化适应性都要低于平均值为代价,有着能把除圣骑士等上级位阶的剑士·斗士·武士·舞巫女·枪士·魔术师·神官……共七种位阶的所有技能和能力进行劣化模仿的特性。
虽然光是听能力的话似乎有些厉害,但事实上他们能习得的技能无非是《劣化》的复制品。与经过同等修行的正规位阶相比不论是精度还是威力都远不能匹敌。而若是想同时熟习复数的能力的话必须还得有平常人两三倍的寿命才行。
作为结果,道化师通常都是根据自己所属的战队的不足来调整能力,抑或是作为替补来填补某个成员的空缺,变成说好听一点就是《临机应变》,难听一点就是《不上不下》的处理起来十分尴尬的一个位阶。
然而这也仅限于中坚~下位战士之间的话题。
假如说,真的有那么一个道化师付出了非同寻常的修行时间,把七个位阶的能力值都提高到了极限有会怎样呢?
“难道说……”
听完说明后,罗瑟蒂的脸上窜过一阵战栗。库法点点头肯定到
“布莱克=玛蒂亚——毫无疑问,她是芙兰多尔《最强的道化师》。”
“哦呀两位老师这么晚了有何贵干呢?说起来庭院里刚才好像很吵闹的样子。”
从布莱克=玛蒂亚的袭击中脱险后,库法和罗瑟蒂马不停蹄地立刻赶到了校舍塔的最上层,也就是圣弗里德思威德女子学院的学院长,夏洛特=布拉曼杰的职务室。虽然时刻已经接近半夜十二点,但幸运的是对于库法的敲门很快就有许可入室的声音回应了过来。
而面对一并进来的年轻家庭教师们,老练的魔女以诧异的目光看着她们。
“深夜造访实在是万分抱歉。学院长,其实……”
库法说到这往旁边的少女瞥了一眼。结果因为罗瑟蒂只回了一个“你来说啊”的目光,库法重新面对着办公桌说道
“其实我们来对学院长有一个非常重要的请求。”
而光是说了这么些,学院长似乎就已经领悟到了什么的样子。只见她露出奇妙的表情,不停地微微点头。
“……是吗,我就曾想过会不会有这样的一天到来。身为站在负有责任的立场上的人,就让我也为这件事尽一份绵薄之力吧。”
“真的吗……!”
罗瑟蒂的表情忍不住变得开朗起来。到底是学院长,凭借着她的洞察力,话题的进展快到了一种不自然的地步。
学院长从椅子上起身后,绕过办公桌来到罗瑟蒂面前用双手包住了她的手心。而仿佛像是目送小鸟离巢似的,学院长的眼里还飘着泪花。
“终于下定决心了呢,罗瑟蒂老师。想必你从生下来就遭受了许多所谓的中伤的折磨吧。但是请放心,我是站在你这边为你加油的。”
“嗯?呃,是的。非常感谢,你……?“
把做出暧昧回应的罗瑟蒂放在一边,学院长这次转向了库法。
“库法老师,麻烦事还在后头。要想独占圣都亲卫队的新锐的话想必在各方面都要详加考虑。但是你绝不可输给这些障碍!接下来你就要作为丈夫起到保护妻子的——“
“失、失礼了学院长。不过请问你到底在说什么?“
库法这么一问后,学院长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
“……难道不是说让我做两位的结婚仪式的媒人这个话题吗?“
“根本不对!”
库法气势汹汹地否定后,学院长越发不可思议地说道
“除此之外两位难道还有更重要的事和我说?”
库法倒是想问为什么会第一个就想到这样的可能性,但是不巧现在并不是那样做的时候。和害羞地红着脸的罗瑟蒂重新交换了一次视线后,库法这一次明明白白地说道
“事实上——我希望能够终止的露娜·琉米艾鲁选拔战。”
学院长这时突然毫无理由地就转过头,确认了一遍窗户和窗帘都闭着。
然后她一度走到书架旁边,接着又回到椅子上坐下并把眼镜摘下一次后又重新戴上。
然后回到平静样子的学院长仰望着库法
“首先我得声明这是不可能的,然后在此之上问一句——到底发生了什么?”
交互地看着一男一女说道。库法舔了舔嘴唇,然后把在来职务室之前的长长台阶上编好的故事和真相各掺一半地告知到
“学院里有杀手潜入了。“
“从结论来讲,中止果然还是不可能的。“
听完说明的学院长,不知为何带着有些遗憾的表情说道。而在一旁的罗瑟蒂则有些按捺不住地上前说道
“怎么会……学院里可是有危险人物在啊?“
“而且还是变装术的专家。“
为了能使学院长转变想法,库法压抑着语调补充道
“要说布莱克=玛蒂亚的话,那可是在圣王区的骑兵团里有名的《杀手》……。她是可以无视性别和年龄,扮演成任何种类的人的潜入任务的专家。估计她是趁这次选拔战之际面生的人也会变多这一机会混入的。“
“也许是。如果这是发生在普通的上级学校的话的确立刻就会中止选拔战了吧。“
学院长一边点头,一边带着绝不改变心意的意思继续说道
“然而这里却是一个玛娜能力者的养成学校。要是说包括讲师和见习生在内的三百多人被区区一个入侵者玩弄的事传到外头我们的运营立场就保不住了。“
再加上,学院长又露出有些悲伤的眼神说道
“更何况本学院已经进入《锁城》状态了。被设定在城墙上的时间是一个月,在这段时间里不论采取什么手段要想打开城门都是不可能的。而唯一的逃脱手段则只有一个,地下大迷宫《碧布利亚哥特》是和外部连接着的。“
“那里还是尽量不要靠近的比较……“
“我也是这么认为的。“
库法忍不住发出的意见的同时,学院长也立刻回应道
露出像是恨不得现在就猛捶办公桌的罗瑟蒂,像是咬上去似的探出身体说道
“那到底要怎么办才好啊?“
“那当然是,让选拔战如期进行的同时,靠我们自己来击退入侵者。除此之外没有其它的选项了。“
被这么明明白白地断言后,罗瑟蒂也沉默了下来。学院长稍微缓和了一下语气
“我们的优势是知道敌人的目标这一点,对吧?“
库法和罗瑟蒂相互看了一眼。学院长则是提醒似的继续问道
“拜这所赐,你们才提前意识到异变不是吗?“
库法大大地吸了一口气后,又放弃似的吐了出来。
“……安杰尔姐妹。梅丽达大小姐以及艾丽瑟大小姐,她们应该就是那家伙的目标。“
“从开始收留骑士公爵家的女儿们的那一天起就已经做好接受苦难的觉悟了。我可不能放着被复杂的命运翻弄的孩子们不管。“
以面对强敌时的眼神,学院长看着年轻的家庭教师们说道
“库法老师,罗瑟蒂老师。还望两位也要加入到警备工作中来,请一刻也不要把视线从安杰尔们的身上离开。我等讲师阵营也会全员出动,确保其它学生的安全的。“
尽管苍老但依旧澄澈的魔女的视线,让罗瑟蒂嘴唇一紧。
“为了避免混乱,这件事务必向学生们保密。在这一个月,一场巨大的试炼也会降临到我们的身上吧。请两位记住,这是赌上我圣弗里德思威德的尊严的——同入侵者进行的战争。“
************************************************************************************************
放着异常光芒的,玻璃的空间。
勾人的香气、柔和的音乐以及参加者们上品的喧哗声。
在九月的第二周的第三天。放学后的圣弗里德思威德女子学院里学生们期待已久的露娜·琉米艾鲁选拔战终于将要开幕了。
这场兼做开幕式和与圣多特丽修女子学园的友好会的派对,是在玻璃宫殿的舞厅里举行的。
辉煌的会场和前所未有的人数,初次见到的圣多特丽修的校服,以及对接下来的大活动的期待————
不管愿不愿意让娇小的胸口发热的梅丽达,不可思议地想起了小时候的记忆。因为眼前的场景让她联想到了已故的母亲的生日派对。
怀念的记忆重新涌现的一个理由,想必是因为银发的表姐妹就站在自己旁边的关系。和还不知道立餐派对的乐趣的那时不同。两人以稍稍变成大人的心情,相互碰了碰玻璃杯。
“……丽达,你注意到了吗?“
本来想佯作不知的梅丽达,但她还是不得不承认到。
从今天的课业结束的那一刻开始,一直缠绕在自己头顶的违和感。
“今天的讲师们好像都很紧绷的样子,班里的同学也这么说。另外……“
梅丽达说着瞥了一眼自己的背后。
那里,库法和罗瑟蒂正站在各自的学生后面并把手绕在她们肩膀上。明明是一场派对她们既没有享受美食也没有欢声谈笑,只是以锐利的目光观察着会场里每一个参加者。
仿佛就像是在搜寻犯人一样。
梅丽达把自己手轻轻叠在放在自己肩上的所仰慕的人的手上。
“老师,今天好像身体接触意外地比较多啊?“
“哎,啊,非常抱歉。“
“没事,我也很喜欢老师的手。只是在其他学校的学生面前的话有点害羞……“
梅丽达扭动着身体这么说后,家庭教师像是开玩笑似的伸出另一只手在梅丽达的脸上捏来捏去
“失礼了。因为大小姐过于有魅力,所以我一不小心就忍不住了。“
“讨厌,老师你真是……“
梅丽达的脸变得通红的同时,两道“咔兹“”咔兹“的钝音也响起。
原来是罗瑟蒂以及不知为何艾丽瑟也对着库法的脚踹了一下。只见罗瑟蒂的嘴张大到了极限,对着库法以压低了的声音吼道
“给我认真点啊“
“我很认真啊。“
正当库法不解地摇着头时,大厅里响起克里斯塔学生会长的声音。
“那么各位,差不多让派对进行到下一个阶段吧。首先让我们给多特丽修的少女们献上欢迎的勋章——迎宾队上前!“
“老师,我先去一会。“
被选为迎宾队的梅丽达,与艾丽瑟一同跑了出去。在手掌分离的时候库法对着自己像是说了什么,但遗憾的是现在已经没有功夫去确认了。
在墙背后的桌子上放置着梅丽达她们手工制作的玻璃工艺品。梅丽达本来想从中取出自己做的那一个,但一瞬间却无法判别出来。
“啊,啊咧?是哪个来着……“
“丽达,没事吗?“
面对先一步找到自己的艾丽瑟,梅丽达回答道
“你先去吧艾丽,不然就要迟到了!“
艾丽瑟虽然犹豫了一会,但还是先于梅丽达离去。
其她女生们也陆续来取走自己的作品,而最后只剩下两件工艺品后梅丽达这才认出了自己的那一个。
而当梅丽达把勋章那在手中以着急的心情转过身后——她这才发现自己犯的一个决定性错误。
“啊啦拉,这些麻烦了……“
在自己还在磨蹭的的时候,其她学生已经迅速开始了勋章的授予仪式。在每一个多特丽修生的胸口挂上勋章的同时,献上欢迎的话语。
“欢迎来到,圣弗里德思威德“
“欢迎!“
看着迎宾队和已经戴上勋章的多特丽修生成对下台,梅丽达不尽困扰于自己到底要把勋章给谁才好。迎宾队因为正好是五十人所以不会有多余的人在,也就表示在某处一定还有没有戴上勋章的多特丽修生在。
想必那名学生现在也是坐立不安吧,梅丽达焦急地看着四周寻找。
这时,忽然有人从后方向她搭话。
“能给我戴上勋章吗?“
回过头一看的梅丽达,惊讶到忍不住忘了呼吸
——好漂亮的一个人……!
眼前站着的是多特丽修的女学生。年龄上估计和自己一样是十三岁的一年级。然而眼前的她却散发着完全不像是同年的大人氛围。脸上挂着几分妖艳的,让人脊背发凉的微笑。
而最令人瞩目的是她的头发。那是梅丽达至今从未见过的纯粹的漆黑。在吸收了周围的光后看上去仿佛又像是半透明的一样,让人不禁联想到孤高的黑水晶。
不由自主地愣住的梅丽达,好不容易才回过神。把自己的勋章戴向她的胸口。
“欢、欢迎来到圣弗里德思威德!”
梅丽达所做的勋章和前辈做的相比有些拙劣,因此有些没有自信。
但是黑发的少女却摸了摸胸口的工艺品,温柔地一笑
“真漂亮。谢谢你,梅丽达酱”
“哎?”
“——那么接下来是皇冠的返还!”
克丽丝塔会长的声音这么一响后,梅丽达的注意被吸引了过去。
在这段空隙里,黑发的多特丽修生就转身离去。即使想搭话也为时已晚,让人印象深刻的黑水晶的光耀就此消失在人群的另一端。
那名女孩,为什么会知道我的名字?
“大小姐!”
这时像是替换似的,家庭教师赶到了梅丽达的身边。
混有紫色的他的黑发,和那名少女的黑发形成好的意义上的对比。
“太好了,我还担心回来有些晚所以是不是走散了。”
“真是的,老师你也太爱操心了。”
因为老是在会场里走动也不好,库法和梅丽达决定在原地看着派对的进行。在大厅的阳台一侧设立有贵宾席,从上面可以看到克丽丝塔会长和布拉曼杰学院长的身影。
接着,多特丽修的一名三年级生走上了讲台。
周围的圣弗里德思威德生都窃窃私语到
“那位就是多特丽修的学生会长吗?
“在那边据说是叫做《总室长》。“
“总室长?”
“每个班的班长是叫做《室长》。因为是统率这些人的领导,所以叫做《总室长》。”
“记得名字是——涅居=托鲁面塔大人。”
带有写着总室长字样臂章的多特丽修三年级生,从某种意义上说和弗里德思威德的克丽丝塔会长是完全相反的存在。与容易看得出感情的克里斯塔会长相反,眼前的她一直保持着有些不愉快的表情毫不动摇,然后站在讲台上对着学生们行礼。
然后从另一侧另一名女生也走了上来。而同时整个大厅也被“哇啊”的欢呼声充满。而且声音来自弗里德思威德和多特丽修两侧。
她那华丽的波浪发,只要是见到一次就难以再次忘记。上台的人正是散发着奢华氛围的弗里德思威德三年级生,辛法=茨威托克。
“我在此归还身为露娜·琉米艾鲁的证明《月之泪》。”
她的每一个举动都像是舞台女优一样。只见她站起身后,看着学生们露出有些恶作剧似的,挑衅的微笑。
“———虽然估计不久就又会回来了。”
绝大部分的人为对她这种无畏的发言发出“呀——“欢呼声。多特丽修的学生则是有一半染红了脸,另一半则是对抗似的紧闭嘴唇。
学院长这时则是高兴地露出了平时的笑容。看到这梅丽达也稍微安心心来,因为从仪式开始以来她还有其它讲师们都是一副严肃的样子。
“那么想必各位久等了吧。我宣布,从现在开始第五十届露娜·琉米艾鲁选拔战正式开幕!“
女学生们组成的乐团开始弹奏轻快的乐曲,整个大厅被贤淑的声音包围起来。
而当学院长举起手指后,学生们顿时像波浪扩散开来一样安静下来。
“首先是关于出场今年的选拔战的候补生的选出。弗里德思威德和多特丽修各自会派出两名候补生挑战三道试炼。而在场的各位将会投票寻出最为符合露娜的候补生。“
只见学院长移动一下身体,指向讲台后方的一个巨大物体。
那正是库法还有梅丽达她们制作并安置好的彩色玻璃。因为到了展示一周以来的成果的时刻,兴奋在弗里德思威德的学生们之间蔓延开来。
克丽丝塔会长优雅地走过去后,握住覆盖在彩色玻璃上面的窗帘的的绳子。她的脸上,也因为想象着接下来的场景而有些发红。
然而这时,
叮铃地,从窗帘的边上似乎有什么东西抖落下来。发现这一点的估计只有梅丽达一个人,而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掉落在地板上的是——
“玻璃的碎片……?“
那是带有颜色的,十分小的玻璃片。而还没来得及细想为什么那种东西会从窗帘内掉出来,已经迫不及待的克丽丝塔会长大声说道
“那么我来发表。本年度露娜·琉米艾鲁选拔战,圣弗里德思威德女子学院的候补生是这两位——开幕!!“
只见她饶有气势地把手一拉,窗帘盛大地翻落了下来。
而从中显露出的彩色玻璃发出了光辉,欢声一度高涨——
然后一瞬间,所有人摒住了呼吸。
发不出声音的理由或许因人而异吧。有人或许是因为彩色玻璃的模样,也有的人可能是因为随着翻开窗帘而出现的大量的玻璃碎片。但是绝大多数的人,包括梅丽达和库法在内,都紧盯着亮相的彩色玻璃的中央处不放。连保持握着绳子的样子的克丽丝塔会长,也小声说出“怎么会“几个字。
在床上玻璃上,大大地刻着这几个字。
《安杰尔》。
*****************************************************************************************************
布莱克=玛蒂亚 位阶:道化师
HP:5366 MP:581
攻击力:582(492) 防御力:582 敏捷力:582
攻击支援:0~20% 防御支援:0~20%
思念压力:50%
主要技能/能力
劣化模仿LvX/磐石Lv9/坚挺Lv9/忍足Lv9/魅力Lv9/集中射击Lv9/不可见之咒文Lv9/侍奉之心Lv9/布里吉特·雷斯/凯斯特·库拉西克/幽天影流·梦想太刀/克雷奥·涅美西斯/塞文斯·斯凯鲁提欧/欧洛基乌斯·凡塔斯马【一堆专有技能名词,翻起来太麻烦,以后出现再详细解释吧……】
道化师:能模仿其它下级位阶的异能的专用能力《劣化模仿》可以说是道化师的特性的全部。
无法成为任何人的道化者,却有着战胜任何人可能性。
适应性[攻击:B 防御:B 敏捷:B 特殊:中/远距离攻击C 攻击支援:C 防御支援C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