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刺客守则(暗杀者的慈悲)
  4. 第二卷 暗杀教师与女王选拔战
  5. LESSON: I ~黄金之姬、与白银之姬~
  6. 繁体版

LESSON: I ~黄金之姬、与白银之姬~
2017-06-22 15:00:53

		

梅丽达=安杰尔在她人生的十三岁之际抱着一个巨大的烦恼。
那就是与她抱有仰慕之心的人的距离感,或者该说是成长差距。毕竟大她四岁的他,身高高到梅丽达要是不仰视的话就对不上视线,同时还散发着不像是未成年人成熟气息。与这样的他即使浪漫地手牵手走在路上,周围的人看待他们的目光与其说是一对情侣,不如说是一对关系亲密的兄妹。
好想快点变成配得上老师的淑女——
这正是目前占据了她的内心,成为她叹息的原因的问题。
自己和他之间,不管怎么填都缩不短的距离。举个例子讲,即使梅丽达拼命地把手伸出——并握紧拳头向他挥去也一样。
立即地,快上一倍的拳头反击过来,砸在了梅丽达的脸上
梅丽达此时此刻也面临着一个重大烦恼
那就是和他仰慕的人,在物理意义上够不着……!
“好,这样就第九次了。好歹也中一次怎么样呢,大小姐?”
“呜咕~~~~~~!”
一边被拳头揉着脸,梅丽达发出不甘的声音。拼尽全力挥出的她的右直拳,在离家庭教师的胸口十几厘米处无力地颤抖着。
踢了一下地面后拉开距离,梅丽达再次摆出格斗的架势。
与此相对的,穿着汗衫的库法也悠然地摆出单手的姿势。
这是发生在被绿葱葱的植物园包围着的,宛如魔法使的藏身之处的梅丽达的别墅的后院里的例行训练。两把木刀此时放在桌子上,全身散发着玛娜的师徒两人正赤手空拳地对峙着。
梅丽达的双脚突然一沉,接着爆发性地踢了一下地面。
刚觉得全身像是浮起一样上升,而下一瞬间梅丽达像是波浪一样沉下身子瞄准了库法的脚。面对盯上自己脚踝的扫堂腿,库法轻轻一跳就躲过。
但梅丽达没有就此停下旋转的势头。只见她灵活地翻动用另一只脚又是一踢,而这一击被库法用他坚硬的膝盖挡了下来。
而保持着几乎是躺在地面上的姿势,梅丽达双手撑地让下半身回旋起来。这是库法亲自传授的,犹如霹雳舞一般的足技。
梅丽达的下半身像是要倒立一样飞跃而起,库法被梅丽达的紧身裤包裹着臀部一瞬间吸引住了目光——的功夫都没有,发育健康的大腿化为凶器袭来。库法反射性地移开上半身后,双脚又接着向自己的鼻端发起追击。
“漂亮。”
在技巧性和肉体美两层意义上发出称赞的同时,库法也不忘无造作地发出横踢。梅丽达的毫无防备的侧腹,被库法用绝妙的力道踢飞。
“啊咕……!”
像这样华丽的招式虽然同时有威吓和牵制的作用,但同时也会露出很大破绽。在草地上打滚的梅丽达,在被判定为输前做好受身然后一跃而起。
把不屈的斗志装入拳头中,再次像是箭矢一样踏出后——
咝啪!地,被家庭教师尴尬地按住了额头。
“好,第十次。因为焦虑就冒然突进的做法太小孩子气了,大小姐。”
“啊呜~~!就差,就差一点点了~~~~~!”
即使额头被可靠的手压着,梅丽达还是不知放弃地把双手举出。但她的双拳只能在库法面前空挥无法打到他身上。
从局外人来看,这一幕无非就是在逗小孩玩……
梅丽达=安杰尔眼下有一个重大的烦恼。在暑假的晚会上许下的一个愿望,一直埋藏在她的内心深处。
——好想快点变成配得上老师的淑女!!
*********************************************************************
以别墅为背景的后院中央。今天一如既往地身穿满是泥巴的训练服的梅丽达和保持淡然表情的库法正面对面站在一起。
“那么大小姐,关于大小姐的拳头没有一发能命中,而大小姐却反过来被我随意击打的的原因是什么呢?”
“那是因为老师是魔鬼!”
“不对。这次的问题不在这里而且归根结底我也不鬼畜。关于这点还请您务必记住,要知道……咳咳。”
咳嗽两声重整态势后。库法竖起食指继续说道
“这是因为大小姐没有理解相互间的《间隔》。”
“间隔?”
“是的——举一个单纯的例子吧。”
库法退后了两三步后,轻轻地打出一发右直拳。然后保持手臂伸出的姿势前进,让拳头碰在梅丽达的额头上。
“痛。”
“这个距离是我的右直拳最能发挥的威力的间隔。我会配上使用各种足技、体技、跳跃和假动作来最终从这个距离发出必杀的一击。相对的——大小姐请来一发。”
“好、好的——呀!”
随着可爱的一声,梅丽达也放出了右直拳。
让空气‘呼呼’作响的同时,梅丽达的拳头最终停在库法前稍远的地方。库法主动上前,让梅丽达的拳头贴在自己的腹部。
“相对的,这个距离就是大小姐的间隔。如果不事先弄清楚这个的话就会造成在躲避攻击时退出不必要长的距离而错失反击的机会的结果。”
双方都解除架势,回到普通地面对面站立的样子。
“这里的间隔指的是《对于自己和对手最有利的领域》。这不单单是仅限于攻击范围。它还包括自己和对手的攻击手段以及敌我双方的得意领域等等。在不断变化的状况和周围的所有可能性中进行取舍,摧毁对方的得意领域并推进自己的得意领域——这就是所谓的《制衡间隔》。”
“制衡……间隔……”
虽然对于养成学校的一年级生来说是稍稍有些早的讲义,但自己的爱徒还是一如既往地绞尽脑汁地试图吸收。对此库法露出了微笑,继续给出提示
“举个例子讲,攻击范围大自然是一个优点但它同时也有《打击点变远》这样一个风险。简单地说就是要是被敌人钻到怀里就会很无力。相对的大小姐你的身材和身高都要比我小,以攻击范围小为代价但却有《攻击切换快》这样的优点。“
库法回想起方才的那一幕攻防。那招像是从地面伸出茎叶,于空中绽放出花朵一样的华丽的连续踢在库法脑中留下鲜明的印象。
“在这一点上,第十次的踢技的确做得很好。以我的身高来说对付从地面来的攻击确实有些吃力。大小姐用自己的长处攻击到了我的弱处,这一击十分值得称赞。“
对于库法的这句话,梅丽达上了钩似的抬起头
“原、原来如此!既然小的话就有小的战斗方式对吗!“
梅丽达带有气势地探出身子的同时,两只手臂也压在训练服的胸上。看到两个娇小的隆起看起来很软地改变形状,库法不禁微妙地不知把视线放在哪里好。
尽管还只是十三岁,但是那里确实有着少女该有的发育这点库法出于不可抗的因素得知了。但是库法不明白梅丽达为什么要在这时强调这一点。
“是、是的,说的没错。“
“话、话说回来老师你是喜欢大一点还是小一点的……?“
“哎?我想想……不管哪个都有各自的优点吧。“
“原来如此!我会活用好自己的武器努力的!“
“……加、加油。“
明明应该是在进行战斗技术的讨论但总感觉在那里脱了节。库法虽说有些不安但还是握拳为梅丽达打气,毕竟看她干劲满满的样子至少是真的。
“大小姐还有库法先生,差不多是上学的时间了。“
“好~。老师今天的训练也麻烦你了。“
富有教养地行礼的梅丽达与带着平稳微笑看着的库法。两人的这一幕,被艾米从远处感慨颇深地看在眼里。
然而下一秒,艾米却又突然取出手帕啜泣起来
“呜呜……想到接下来一段时间都不能见到这一幕了我真是好寂寞啊。“
“哎哎?艾米你也太小题大做了。这也是学校的安排没有办法的啊“
因为在这几天她都是这副样子,所以梅丽达有些受不了地耸耸肩。
在结束了暑假,迎来新学期的的圣弗里德思威德女子学院。梅丽达就读的玛娜能力者养成学校正要举办一个每年作为惯例的大活动。
活动的举办时间是从今天起约一个月。在活动期间像梅丽达这样的通校生也预定将住在学院的宿舍里。
而理所当然的,作为梅丽达的教育担当和从者的库法自然也会同行。换句话说,在接下来的一个月库法和梅丽达既不会回家也不会受家里的四名女仆的照顾。
像是姐姐一样从小守望着梅丽达成长的专属女仆艾米,这两天一直在哭诉这样的自己有多寂寞。
“居然连续一个月都不能摸摸大小姐,我会因此干枯死掉的!“”呒咕……!艾米,好难受“
尽管艾米用力抱住了梅丽达,但该说子女不知父母心,梅丽达很快就挣脱怀抱跑回了屋内。
“老师,我很快就准备好,所以请等一会——!“
“啊啊,大小姐!今天务必让我好好给你搓背~~~~!“
面对啪嗒啪嗒地跑回屋内的女仆长,库法苦笑着目送她离去。
虽然不是不同情艾米的处境,但毕竟梅丽达现在正兴致勃勃,因为这是她期待已久的一次活动。
在暑假以前——也就是库法被派遣而来之前,想必她从未想过能以这样的心情上学吧。她的内心一直都因为担心自己被当作《无能才女》而蔑视而忧郁地度过三年而不安吧。
但是至少现在,她在自己面前能展露出耀眼的的笑容。
那么自己赌上性命做的这一切,还是有些有所回报的
**********************************************************************************
在准备完成后,库法和梅丽达在女仆们依依不舍的声音中出门。两人并没有笔直走向学院。与第一学期时的正经的优等生形象不一样,现在的她在上学途中会稍微绕个道。
而理由很简单,就是只要是学生平时都会做的一件事——和同学的约见。
“久等了,艾丽!“
他们来到的是作为汇合点的欧基西潘路和帕克斯安德街的交叉口。在被煤气灯点亮的标志牌下,银发的妖精正等着梅丽达的到来。
梅丽达以身穿圣弗里德思威德女子学院的纯白和红蔷薇色的制服,同时带着学院指定的皮革包的完美外表赶过去后,穿着同样制服的约见对手也把头抬了起来。
原来毫无表情的脸上忽地就露出了让人足以看呆的笑容。
“早,丽达。”
“早上好,艾丽。哎嘿嘿,今天还真暖和!”
被梅丽达以爱称称呼的那名少女,和金发的梅丽达像是成镜像一样也是美貌的持有者。与感情丰富的梅丽达成对比的,艾丽瑟总是带着飘渺神秘的微笑。
“……走吗?“
“嗯,出发吧!“
看着两人手握手的样子,仿佛是真的亲姐妹一样。
梅丽达能这么享受学院生活,一个重大的理由就是她的存在。她是出身于安杰尔分家血脉的艾丽瑟=安杰尔……在梅丽达还是吊车尾的时候自然而然就拉开了距离的,在圣弗里德思威德女子学院一年级生中冠有《最强》称号的天才少女。
能够和一度疏远的她重新和好,对于梅丽达而言都是有了库法的引导的结果。而据梅丽达所说能这样和艾丽瑟毫无顾忌的说话是在母亲去世后时隔数年来的第一次。
而像是要填埋这段空白期一样,艾丽瑟让肩膀和梅丽达紧贴在一起。
然而这时艾丽瑟却突然冷不防地转过头,盯着站在后方的库法看了一会
“……库法老师也早上好。今天也是依旧一副提行李的小能手模样啊。“
库法闻言差点忍不住面部抽搐。所属于骑兵团的现役骑士的他,此时正身穿平时的暗黑色军装并提着两人份的长期外出用的手提箱。乍一看确实是拿着大行李。但是不管怎么说,为主人分担各种烦恼是身为从者的职责之一。
而库法最终不服输地回了一个优雅的笑容。
“早上好,艾丽瑟大小姐。把这当作是大小姐信赖的证明的话,可以说是光荣至极的一件事。“
“老师可可靠了!“
对于这番话老实地感到高兴的梅丽达以及成对比地低声呢喃的的艾丽瑟
“奴奴奴……还真不好对付。“
艾丽瑟说完把脸一转就拉着梅丽达的手继续前进。一边保持走在在两姐妹后方一定距离处,库法轻轻地耷拉了一下肩膀。
自从在暑假里的晚会上担任舞伴以来艾丽瑟总是时不时露出这样的态度。明明自己在她面前一直都只是表现出梅丽达的绅士的护花使者的模样才对,这份警戒心到底是从哪里来的?
“呃——咳咳。“
这时随着明显是假的咳嗽声,有人站到了库法的身边。
穿着像是时装模特一样华丽的衣服的同时,脑袋里也像花圃一样天真的少女。与库法担任着梅丽达的家庭教师一样,此人正是担任艾丽瑟的家庭教师的新进气锐《一代侯爵》罗瑟蒂=布里开特。
像是事先练习过一样,只见她得意地竖起手指说道
“怎么说呢,你看我们像这样每天都跟着大小姐们登校,总感觉有《年轻夫人之会》这样的连带感——“【年轻夫人之会:为了在丈夫们交谈或不在时打发时间,妻子之间的见面会】
“才不会萌生呢。“
“哎~~为什么啊!“
面对极为不满地挥舞着旅行包的罗瑟蒂,库法依旧以淡然的表情说道
“已经跟你说了很多次了,我跟你是作为本家的家庭教师和分家的家庭教师的竞·争·对·手。我可没有额外地与你加深关系的打算。“
“有什么关系~!?当事人的大小姐们都那么要好!“
说着罗瑟蒂用失礼的方式用手指指着前方。库法看着尽情于聊天中的大小姐们的模样,无奈地把手扶在额头上。
“就算我们和大小姐有那个意思,委托人那边就不一定了。在艾丽瑟大小姐的家里那边应该也有神经质的人在吧?”
“啊啊……嗯,确实。”
“所以奥赛罗女士最终在这一个月里会怎样?”
库法这么问后,罗瑟蒂有些做作地耸了耸肩回答
“很可靠地把自己挤到滞留人员的名单里了。看来是很不放心把艾丽瑟大小姐交给我的样子。”
“那还真是,接下来的一个月看来会很愉快了。”
“可不是。”
两人在一起垂头叹气样子看起来就和烦恼于邻里关系的年轻夫人无异。
而不知不觉间已经走远的梅丽达和艾丽瑟这时带着无忧忧虑的笑容对他们喊道
“老师——!罗瑟蒂小姐——!再不快点就丢下你们了——!”
库法和罗瑟蒂交换了一下视线,不约而同地露出了微笑。
“就算立场不同,我们的使命都只有一个。”
“就是守护大小姐们的学院生活,对吧。”
说完两人重新抱起笨重的行李迈出了脚步。
********************************************************************************************
在圣弗里德思威德女子学院内,库法还有数个从未踏入过的区域。而被学生们称作《废校舍的》的学校最里面被围墙隔开的一部分就是其中一处。
虽然在平时通往该区域的大门都严密地上有几道大锁,但从约一周前以来这扇大门却一直保持着敞开的状态。四人依次穿过了这道不论来几次都不乏新鲜感的围墙后,迎接在他们面前的是玻璃做的一个巨大宫殿。
这座从装饰和照明灯直到天花板和墙壁、地板和立柱都由玻璃构成的建筑,在灯光的照耀和折射下散发着宛如蓝宝石一样的光辉。不应存在于此世间的美景,或许指的就是这一种。
“好漂亮……”
吐露出已经成每天早上的习惯的感想,梅丽达没有停下脚步继续前进。
宫殿正门放置着两座以女武神为模型的玻璃像。玻璃像全长约有五米,虽然巨大但细部刻画却很精细,堪称是一件艺术品。
而更令人惊奇的是——当梅丽达和艾丽瑟正打算穿过大门时,两座玻璃像随着清澈的声音改变了姿势,从左右两侧交叉玻璃制的剑后阻止了两人的前进。
接着,像是从水底传来一样的声音从女武神们的喉咙响起
“未取得许可者绝不可被认同入殿!”
“汝若希望入殿,尽可展示被许可者的证明!”
梅丽达和艾丽瑟轻轻交换了一下视线后,往身体里注入力气。
接着几乎同时,以像是觉醒的气势玛娜的火焰从两人的身体里喷发了出来。缠绕在梅丽达身上的是高昂的黄金色火焰,而艾丽瑟身上的则是神秘的白银色火焰。
女武神们从头盔里以透明的视线俯看着两人
“……一年级,梅丽达-安杰尔。同上一年级,艾丽瑟-安杰尔。”
“汝等的玛娜已被登录,许可你们入殿!”
女武神们说着变回了原来的姿势,两只玻璃剑也收了起来。梅丽达和安杰尔交换了一下微笑后,走向门的内侧。
然后在她们的后方。库法和罗瑟蒂本来也刚想紧随其后的时候——
咔叽——!地,交错的玻璃剑再次阻挡在了他们面前。
“未取得许可者绝不可被认同入殿!”
“汝若希望入殿,尽可展示被许可者的证明!”
重复着与刚才一模一样的话的女武神们。梅丽达和安杰尔见状慌忙返回,牵着家庭教师们的手对玻璃像们说道
“那个,他们是我们的随从,请放他们进来吧。”
“……既然被许可者给予认同,我等也只能许可”
“也好,许可汝等的入殿!”
咔恰地,两只剑再次离去,这一次四人终于平安穿过了大门。
“已经过去一个星期了!“
在途中罗瑟蒂有些受不了地叫到
“就不能记住人家的脸吗?“
“嘛啊嘛啊,要是在这种地方通融作为门卫就不合格了。“
和那些玻璃卫兵的一来一往在这几天也成了一个惯例。毕竟既不是学院老师也不是学生的库法他们并没有进行玛娜的登录。
话说一半,罗瑟蒂突然像是想起什么似的又跑回到玻璃像前问道
“……我说,一个叫奥赛罗的女人今天早上通过这道门没?她跟我们一样没有登记玛娜——不对,应该说连玛娜能力者都不是。“
“……汝等的入殿已被许可“
“速速穿过大门即可。“
“真拿你们没辙。“
对于只能回答规定好的语句的玻璃像们,罗瑟蒂无奈地低下肩膀。而库法则是佯作不知地对她喊道
“如果有什么事的话,去和学院里的讲师说一声就好了吧。“
“也对,我们走吧。“
因为梅丽达和艾丽瑟在路上谈话的关系现在已经快到规定时间了。在走上正门的大台阶——当然是玻璃质的——来到舞厅后,大批的女学生已经聚集在了那里。
包括三个学年的十三岁到十五岁的约三百名学生齐聚一堂。而不负于女学院这一名称地,全场的男性只有库法一人。
当身穿军装的库法的身影出现的同时,处在大门附近的女生顿时“呀啊“地文雅地沸腾起来。此时的库法已经是几乎所有的女学生抱有兴趣的名人。
库法一边对着投来的视线无一例外做出善意的回应的同时,一边随着梅丽达她们来到了大厅的左侧,也就是雏鸟一般的一年级生们聚集的一角。
“太好了,看来赶上了……已经能看见讲师老师他们了。“
这时,在调整呼吸的梅丽达面前,一个一年级的集团的走过。
“……啊“
梅丽达忍不住发出一声
被三名跟班簇拥着,无言地投来视线的是有着栗色卷双马尾的梅丽达的同班同学,
涅尔巴=马尔提尔。只要是知道过去她曾以被称作《无能才女》的梅丽达为对象进行欺负,但在公开比赛上被给了颜色看的事的人都能明白此时两人之间充满着紧张感的原因。
“……早上好,梅丽达。“
“早,早上好。“
在打完最低限度的招呼后,涅尔巴就带着跟班们离开了。
面对无言目送她们离去的梅丽达,库法凑近到耳边问道
“大小姐,在那次之后涅尔巴大小姐有做什么让你反感的事吗?“
“没有。新学期开始后也没什见面机会……“
带着一丝寂寞。梅丽达笑到
“大概是已经不想和我扯上关系了吧。”
这时,随着庄重的声音舞厅的玻璃门被关了起来。
女生们的讲话声顿时如同浪潮一样停了下来。在回到寂静的氛围中,一名女性从学院讲师的队列中走了出来。
虽然从发白的头发和眼角的皱纹里可以看出上了不少年纪,但身体却挺得笔直散发着犹如大树一样的气场。该说是形容为老练的魔女,身穿法袍的她在所有学生的注目礼中不慌不忙地拖着衣边前进。
此人正是圣弗里德思威德女子学院的学院长,夏洛特=布拉曼杰。
在露出了把年龄化为魅力的笑容后,学院长对着全校师生说道
“各位,应该都到齐了吧?早上好。明天大家期待已久的瞬间终于要来了,也就是本年度的《露娜·琉米艾鲁选拔战》就要开幕了!”【露娜·琉米艾鲁:从后文看这里的意思是月之女神,但露娜=Luna即指希腊神话中阿波罗的妹妹月之女神,琉米艾鲁=Lumiere意思是光。不懂作者把这两词放在一起有什么含义】
像是一流的音乐家演奏的小提琴一样的低沉平稳的声音响彻了整个大厅。学院长用她那小小的眼睛,平等地扫视了三百名女生。
“如同大家熟知的一样,这次活动是和我们的姐妹学校圣多特丽修女子学园共同举行。每个学校会派出两名候补生,在经过三轮试炼后通过投票方式评选出最符合《月之女神》称号的候补生。“
台下学生们已经开始躁动不安,她们已经因为迫不及待活动的开始而脸颊发红了。而学院长则像是对此感到有趣似的,露出了小孩子一样的笑容
“当选露娜的候补生在今后的一年中会作为模范性的淑女受到来自两校学生的尊敬,因此这是相当有荣誉有一个称号。而我们讲师阵营一直以来都在会议讨论关于今年的选拔战的开赛地点,而最终决定——”
学院长停顿了一下,张开双手示意整个会场说道
“就在这玻璃的宫殿《Glassmond Palace》举行!”【Glassmond:原文是グラスモンド,作者估计是想化用钻石(diamond),但实际上没有这样的单词】
面对“哇啊”地欢呼地学生们,讲师都以温柔的视线看着她们。
“作为地下大迷宫《碧布丽亚哥特》的入口的这座宫殿平时虽然被严加封印着,但为了纪念选拔战的第五十次举行,这一次我们特别取得了负责管辖碧布丽亚哥特的拉·摩鲁家的许可。但地下迷宫入口本身还是被封锁着,所以大家切记不要试图打开地下走廊尽头的那扇门。”
学院长收敛了一下声音后,学生们的脸上顿时浮现一丝紧张感。
而像是控制缓急的指挥官一样,学院长继续说道
“这座玻璃宫殿据推测是早在芙兰多尔建立前就存在的古代遗产。也就是说,它并不是活在现代的我们轻易能弄懂的东西。其中配置于宫殿内的会自主行动的不可思议的玻璃人偶——《Glass Pet》,应该说是其中最为神秘的一件。”
库法回想起守在正门前的卫兵们的样子。学院长的演讲又继续到
“如果在宫殿内遇到什么问题大家可以尽管向它们寻求帮助。它们会作为很好的邻居为这次选拔战提供许多便利的——大约在今天中午圣多特丽修的代表会抵达这里,届时这里会完全进入《锁城》状态。所以在选拔战前的准备工作今天是最后一天,希望大家努力做好迎接工作,那么解散!“
随着学院长的演讲的结束,大厅里一下子变得喧闹起来。
学生们以各年级各个小组为单位开始着手工作。其中大半的学生慌慌张张地离开了大厅,剩下几十名学生则留在了大厅内。
梅丽达首先是和艾丽瑟汇合后,来到了露天阳台。她们的工作是制作刻有露娜候补生名字的彩色玻璃并进行装饰。
同一年级以及二年级和三年级的前辈们混在一起工作,作业很快就进行到了最终阶段。在大家一起提出意见设计,做出纸模并把玻璃切好并组装到了一起后,最终就在表面涂蜡。
库法一边看着仔细地摇动刷子的梅丽达的身影,同时问道
“大小姐,露娜·琉米艾鲁选拔战具体都是要做什么?”
“嗯——我想就是选拔出露娜·琉米艾鲁吧。”
库法以无语的视线看了一会后,梅丽达慌忙说道
“我、我也是今年才刚入学,所以除了学院长说的内容以外也不太清楚。”
“那么,就由我来代劳说明吧。”
这时有人插入了对话。
此人正是负责监督工作的那名三年级学生。梅丽达看到她后,吓得情不自禁就停下了手中的工作。
“可、克里斯塔学生会长!”
库法也见过几次这个人的脸。圣弗里德思威德女子学院现学生会会长,克丽丝塔=向松。在集会上站立于发言台上,发挥领导学生的作用深得讲师们信赖的形象依旧留在库法脑中。
克丽丝塔会长面对比自己年长的库法也无所畏惧地谈到
“要说在选拔战做什么,说白了就是《秘密》。”
“哦?”
“如同学院长所说比赛过程中会有三个试炼,但为了公平起见试炼的内容每年都会改变而且选手在试炼开始前都不知具体内容。但是作为惯例,候补生们会被告知要”事先选出足以托付命运的搭档和值得信赖的战队成员“这一项内容。”
库法把手指抵在下巴上说道
“战队成员……这么说其中一项试炼可能是战队间的战斗是吗?”
“没错。但其它两个试炼就不清楚了。在试炼开始前知道详细内容的只有学院长一个人这么回事。但是不论是怎样的试炼想必都会是是十分残酷和危险的内容,因为毕竟我们和圣多特丽修学校都是玛娜能力者的养成学校,而我们要进行的是要在这其中选出一个代表。我今年是第三次经历选拔战了,但过去不论是哪年……都是一场严峻的攻防战。”
“原来如此。然后通过在试炼中的奋斗表现,最终投票选出四名候补生中谁才符合《月之女神》的称号……咦?”
这时库法像是注意到什么似的歪了歪头
“圣多特丽修的学生在选拔战期间会全部来这里吗?”
“不。包括三年级生在内,到访的应该不过五十多人。但候补生的名额一样是两人。”
“但是这样要是进行投票的话……”
像是悟到还没有说出的内容一样,梅丽达探出身子说道
“对,一般来说举办方的学校会有压倒性优势。因为大家都希望自己学校的学生当选露娜。但是去年在多特丽修举办的选拔战上弗里德思威德的前辈却无视了这样的不利条件一举当选了露娜!”
““辛法大人是我们的偶像!””
听到对话的梅丽达的同班同学也加入了话题中
“尽管身为被招待一侧的候补生,却从两个学校的学生那里获得压倒性支持夺得露娜的宝座的辛法大人!”
“而她完成这份伟业还是在二年级的时候,除了惊讶以外没有其它可以形容了!”
“而去年另一个候补生是前学生会长,但表现似乎并不怎么如意……”
“咳咳”
学生会长轻轻咳嗽两声后,女生们慌忙回到了上蜡的作业当中。
“嘛啊,弗里德思威德的两连冠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实,但问题是《谁》最终会当选。”还不得而知。“
说着她瞥了一眼手工制作的彩色玻璃。
写有弗里德思威德侧候补生的彩色玻璃上,并排刻着“辛法=茨威托克”和“克丽丝塔=向松”两个名字。
和她看着同样的东西,库法微笑着说道
“我会为你加油的,向松小姐。”
“啊啦,那可真是可靠。那么请拿好这些。”
说着,她把几样物品递到库法的手里。
那是吊灯以及一些五金工具。库法忍不住发出不知所措的声音。
“嗯?”
“请把吊灯作为背景,把彩色玻璃里挂在显眼的位置。梯子就放在那边指示也会由我来发出——一切就靠你了,老师。”
“哦呀,我什么时候成了弗里德思威德的学生了呢?”
“这种细节就不要在意了。作为珍贵的男性劳动力我们还得让你好好工作一番的。”
因为感觉太过磨叽会有被踢飞屁股的危险,库法无可奈何地拿起工具跟在了她的身后。周围的女学生听到库法“服了你了”的自言自语忍不住笑了出来。
在鞭子一样尖锐的克里斯塔会长的指示下,库法安装好吊灯、固定住彩色玻璃最后用幕布盖在上面。看到全员一同完成的巨大彩色玻璃杯挂饰了起来,来自三学年的学生们不禁发出了“哇”的感叹声。
“这样一来给多特丽修的学生一个惊喜的准备就做好了。”
看这刻在彩色玻璃上的自己的名字,克丽丝塔会长满足地说道。在最后一枚窗帘盖上后,分担给梅丽达她们的工作也就此告一段落。
“能够托付命运的搭档和值得信赖的战队成员吗……”
仰望着覆盖着的窗帘,梅丽达像是做梦一样呢喃到。明年或许是后年,自己要是被选为候补的话……她的脑中或许做着这样的假想。
因为梅丽达的视线有那么几分瞥向了自己,库法回应了与平时一样的微笑表情。结果梅丽达脸上突然就变红,她也慌忙移开了脸。
“对、对了,说起战队,那个……艾丽!”
看着梅丽达像是下定决心的样子向自己搭话,艾丽瑟以平时的无表情的模样有些愣住地侧着头。而梅丽达则是口齿不清地一边拨弄着手指说了接下来的话
“那,那个你看我现在不是已经退出涅尔巴她们的战队了吗……所以我现在不所属于任何战队哦?在公开比赛的时候虽然加入了尤菲她们的战队但那是特殊情况,所以说……”
不知道她想说什么的艾丽瑟,愈发加大倾首的角度。
梅丽达清了清嗓子,像是偷瞄一样看着表姐妹的脸说道
“如。如果说方便的话,能不能让我加入艾丽的战队……之类的。”
“哎……?”
“我,我也不会说强求的!毕竟我和艾丽有能力值的差距在,不过就是觉得要是能和艾丽组队的话该有多好啊这样——”
“诚惶诚恐,艾丽瑟大小姐,梅丽达大小姐。”
含有刺的声音插入到两个人的中间。
也不知是么时候进入的大厅,出现两人旁边的,是有着乌鸦一样的神经质眼神的身穿围裙的女性。此人正是担任艾丽瑟家的女仆长一职的熟练佣人,奥赛罗女士。
只见她以冰冷的视线俯看着梅丽达说道
“虽说失礼但容我说一句。据我所知所谓战队是为了应对以兰卡斯洛夫为首的各种苦难而集结的战友。根据我的眼镜判断,梅丽达大小姐要是想担任艾丽瑟大小姐的战队成员的话负担或许有些过重了。“
“认清自己有几斤几两这个意思吗?果然是别有一番说服力,连我也忍不住要赞同了。“
为了不输给像是艾丽瑟的背后灵一样的奥赛罗,库法也站到了梅丽达的旁边。
奥赛罗像是说现在才注意到一样,故意表现出惊讶的演技
“这不是万多里克先生吗,原来你也在这里啊。“
“是瓦皮鲁。您才是太勉强年老的身体不太好吧,奥克斯女士“
“是奥赛罗。承蒙关心。“
两人唇枪舌剑的同时,脸上的笑容也不曾崩溃过。
奥赛罗把双手放在艾丽瑟肩上,像是乌鸦的爪子一样灌入力气
“总之艾丽瑟大小姐,你要做的事是弄清自己的立场,慎重挑选自己要加深关系的对象。作为《圣骑士》的战队成员,有着相应的品格是必须的。那种没用的下手就算是来做开道这样的工作也不配。“
“请、请等一下奥赛罗女士!“
身为艾丽瑟从者的罗瑟蒂这时慌忙加入了对话。因为奥赛罗的声音过于高亢,导致周围的学生们都能听清他们谈话的内容。
“我不是说过这样讲也太过了吗。这里还有现在正和艾丽瑟大小姐组队的成员在啊!“
环顾四周就可以发现,有几名学生正带着尴尬的视线看着这边。面对少见地表现出不快情绪的罗瑟蒂,奥赛罗女士不愉快撅起嘴唇说道
“她们会这么畏畏缩缩,还不是觉得心里有愧的证明吗!“
大声留下这么一句,奥赛罗像是逃也似的离开了舞厅。
而梅丽达则带着顾虑拉了拉愤懑不平的罗瑟蒂的衣袖
“那个老师,没有关系的!都是我不好。“
以周围的学生都能听到的声音这么说后,梅丽达露出勉强的笑容对着艾丽瑟说道
“对不起,艾丽,刚才的事就当我没说过。“
同学们像是失去兴趣一样不自然地移开视线
“……“
而相对的,艾丽瑟从刚才开始就一直保持着看不出感情的无表情模样。
她的内心到底包含怎样的话语,估计也只有她本人能得知了。
“大家快看,是多特丽修的学生来了!“
这时,像是要冲散沉重的空气一样的声音在大厅内响起,女生们一齐赶向窗户边。库法也被她们拉到了窗边,并看到了一队惹人怜爱的兵队穿过《废校舍》的围墙的光景。
“那就是圣多特丽修女子学园的……“
只见来访的学生们都穿着与圣弗里德思威德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的鲜艳制服,人数包括一年级到三年级共约五十人。她们以三人一排的队列有条不紊地走在通往宫殿的路上。每一名学生的举手投足都洗练到极致。
因为这样场景光是看着就让人紧张,周围的女生们都咽了口气。
“带队领路的是……是辛法大人!“
不知谁这么说了一声,在队列前端果然有一个身穿圣弗里德思威德校服的人。身高很长的同时身材也超群。华丽的毛发一直延伸到了腰部附近。而整体有散发着让人联想到《纯种马》这一词的氛围。
“那也是作为露娜的职责之一。“
克里斯塔会长在人墙后抱着手臂说道,库法微微转过头后问道
“选拔战不是明天才开始吗?“
“确实是这样,不过被招待方也有准备工作要做。首先为了能够入殿,多特丽修的学生们要一个个都进行过玛娜的登录,然后还要接受关于在这弗里德思威德生活的说明会——
那么各位,接下来一个月内我们就要和她们朝夕相处了,为了不被多特丽修的学生看扁——“
说道这里,克里斯塔咳嗽两声又重新说道
“——看到难堪的一面,还请鼓起劲谨慎行事!“
“你们听说了吗!弗里德思威德要《锁城》了!“
打开大门后,一名女生跑进传来消息。而顿时,大厅里的女生随着“哇啊“!的一声欢呼从大厅里飞奔而出。
“老师,我们也去看吧!”
梅丽达也一副兴奋的样子拉起库法的手臂。杀向门口的人群背后,被独自留下的克里斯塔会长不满地跺了跺脚
“难道就没有肯定听我的话的优等生吗!”
************************************************************************************************
不知是否也是闻讯赶来,在学院的城门前大部分的学生已经聚集在那。在队伍的尾端梅丽达和艾丽瑟汇合后,等候着特地前来观摩的学生的布拉曼杰学院长,以带有穿透性的声音对着人群说道
“大家不惜要停下准备工作还要来到这里真是辛苦了,接下来就如同大家所期待的,开始对学院进行《锁城》。”
说着露出还是有那么几分愉快的微笑的学院长转向了城墙。
与学院的广阔程度成正比地,城墙相当地高约有五十米左右。而说到出入口则只有三百名学生每天早上都要反复通过的像是隧道一样的城门。
“在纪念性的第一届露娜·琉米艾鲁开赛之时,曾经有一伙犯罪集团企图把贵族的女儿们绑做人质来勒索赎金。但这毕竟是玛娜能力者的养成学校,所以愚蠢的歹徒最终全被击退,事件也以未遂告终——但是后来,每年选拔战期间都要设立连一只老鼠也不放过的铁壁警备态势就成了惯例。”
在高声解说的同时,学院长再次向女生集团说道
“这个城墙和玻璃宫殿一样,也是古代遗产的一种。它提供的守护能抵挡外界的入侵者,同时也把想从内部出去的人完全关在里面。一旦进行了《锁城》,在今后的一个月,即使是身为学院长的我也无法再打开城门。生活必需品学院方面已经充分准备——大家没有东西落在家里了吧?“
没有学生回答。有的只有充满期待的视线而已。
学院长用满是皱纹的脸露出笑容后,重新面对城墙把手指一挥说道
“很好,那么就和外界暂时做个告别吧——《锁城》!!“
“锁城——————————!“
接受了指示的一名讲师,不知启动了城墙里的一个什么装置。
接着原本开放着的隧道的大门缓缓开始移动。两侧的门扇同时闭上,伴随着‘空空“地像是直达腹部一样的声音摩擦着地面。
在这之后,门的中心也响起了几道驱动音,从声音可以明白,几道锁正要加到大门上。随着齿轮的转动声门栓填补了原有的空隙,从左右和上部响起一圈带有仿佛带有旋律的金属音后,一股淡蓝色的火焰突然就包围了整个围墙表面。
面对从蓝色到红色,又从黄色到绿色不断改变颜色的彩灯一样的火焰,学生们不禁“哇啊‘地发出了感叹声。
虽然从内侧观看也很壮观,但若是从外侧那想必是会更有冲击力。而且这些火焰并不仅仅是看起来神圣那么简单,库法能从视线和身体上感受得到其中蕴含着非同一般的守护力。这道墙只怕即使是库法在暑假里交战的那只怪物……拥有《临界到达》别名的那头奇美拉的冲撞也能够弹回吧。
这也意味着说,在这一个月里不论是上学还是放学——抑或是潜入或逃离学校是都不可能的。
学院长露出了小孩子一样无邪的笑容后对着学生们说道
“那么,各位!让我们好好享受接下来着一个月的狂欢节吧!“
*************************************************************************
女武神 种族:Glass Pet
HP:750 攻击力:500 防御力:150 敏捷力:500
特性:宫殿的守护者/硝子的记忆
概要:守卫玻璃宫殿的最强Glass Pet,两只女武神既是入口的大门也是入口的钥匙。只要没有它们的许可不管是谁都无法通过抑或是从宫殿中离开。它们的能力值虽然能匹敌一线级的战士,但遗憾的是它们的活动范围被限制在正门附近,因此无法用于兰卡斯洛夫防卫等其它用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