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空战魔导士培训生的教官(空战魔导士候补生的教官)
  4. 第十卷
  5. 第一章 为了胜利而必要的事情
  6. 繁体版

第一章 为了胜利而必要的事情
2017-06-22 21:09:57

		

Aries离宫。客间。
在那里有着跨越与莉塞里特之间激战的E601小队成员们的身影。她们的视线前方是,作为教官长身瘦体的黑发少年——彼方·英司的身姿。
「那么,从今天起就要开始小队活动了哦」
在那个第九人工空岛的战斗之后,经过了两天。
美空她们与彼方合流,来到了第一工人空岛是Battle Royal最终日的时候。在那天精疲力尽的美空她们在Aries离宫小休之后,从彼方与阿涅箩泽那里听取了关于世界的说明。之后的第二天是完全的修养日。然后从激战的疲惫当中完全恢复过来的今天开始,小队活动再次开始了。
「首先关于之前说明的『里』的事情,有谁忘记提问的吗?」
出于被连续冲击性的事实翻弄的学生们的关照,彼方问道。
将彼方的说明内容概括之后,大致为两个。第一点是,由于里世界发生了各种各样的事情,美空她们在第九人工空岛被卷进去的事情。第二点是关于人类阵营和魔甲虫阵营的争端,美空她们没有必要在意,希望能纯粹的将目标定在空战舞踏祭的优胜上。
「『里』的事情大体上是明白了,不过你到底打算怎么收拾这个状况啊?」
艳长红色头发的少女——美空·惠特儿不快的说道了。
状况已经无可奈何的复杂化这一点自认为已经明白了。
这个世界的『里』中,教皇率领的人类阵营与札斯率领的魔甲虫阵营相互争斗着,而美空她们则『偶然』的在第九人工空岛被卷入了这场争斗之类。彼方寄宿上了咒力所升华的盟力(原文这么写的,可能是错别字)之类,教皇的性命被札斯所觊觎之类的,这问题已经不是靠个人的手段能够解决的等级了。
即便如此彼方依旧对于两边的阵营提出了为了获得自己而进行交涉的申请。大概这其中的意图是……
「谁知道呢。但是,这样下去还缺少决定手段呢」
彼方抱腕回答道。
「虽然觉得重要角色需向克莉丝或艾米莉寻求,不过总觉得还差点什么」
到底重要角色是什么?美空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嘛,你把莉塞里特以及克莉丝把爱丽丝给拘束这点还可以。毕竟不应该做无用的杀生,到这里为止我还是能认同的」
对于混沌的状况,美空责备着彼方的判断。
「但是就算说要交涉,为什么又要包含恶人的札斯进行交涉什么的,而且惹的教皇陛下不高兴什么的……」
美空的声音有头无尾的变弱了起来。是因为担心彼方的人身安全,而变得十分不安了吧。但是。
「札斯到底是不是恶人还不知道哟」
美空思考的一部分被彼方否定了。
「说不定,那家伙也有必须要战斗下去才行的事情也说不定。而且教皇也还对我有隐藏的事情。还没把这个世界成立的详细情报告诉我呢」
大概隐藏起来的是对自己不利的部分吧。就彼方看来,阿涅箩泽太过习惯政治手段了。
嘛,虽然我能做到的事情也到不了什么程度就是了。
就在这时。
「被教皇陛下讨厌这点美空也一样的吧」
拥有着维纳斯像的显现般美貌的少女——莉子·弗拉梅尔向后翻弄了下头发。
「那个……那件事真的是失礼了哟」
金发碧眼的娇小少女——蕾克蒂·艾森纳赫同意道。
「唔姆。对担负着人类未来的人物,如同熊孩子一样对待有点……」
如同汇聚着月光般闪耀的银发的少女——芙蕾雅·艾森纳赫呆然的说道。
「美空さん和彼方前辈不一样,不是特别重要的人物,所以没法否定入狱的可能性呢」
深藏青色的干燥头发以及祖母蓝的瞳孔的少女——优莉·弗罗斯特尔认真的分析道。
「呼,大家。还是不要接近美空比较好哦。在一起的话会被当作共犯也说不定呢」
回应莉子的声音,同伴们一齐飒的挪动椅子拉开与美空的距离。
「等、等一下!?你们这些人呐……!?」
被拉开距离的美空立刻从椅子上站立起来。在这个时机。
「那个啊,我有个问题想问你们……」
慢慢的彼方开口了。
「我这边的事情说明我想已经差不多结束了。那么,你们那边怎么样?决胜淘汰赛初战的对手是《Falchion》的吧」
突破空战舞踏祭预选的美空她们,正等待着后天的决胜淘汰赛。其组合已经被发表,初战是《密斯特岗》VS《Falchion》、《高莱》VS《贝贝鲁》。
胜利条件是将对手的小队长击坠。和学内排位战不同,没有夺走吊饰就取得胜利的条件。
「呼,关于《Falchion》麻烦的地方就是诺艾尔了吧」
对于战斗中受伤现在应该在入院中诺艾尔,以出场为前提莉子继续着话题。
「对螺旋龙风破,如果从正面承受的话必定被贯穿壁障然后坠落。要是那样的话,在被接近的情况下,这边所剩的手段就只有回避了。本来的话应该想办法用战技与其相杀的,但是现状来看我们并没有能够与那个相杀的战技。所以要是和诺艾尔单独交手情况会变得相当严峻吧」
「让我引开诺艾尔,然后用收束魔炮进行扫荡的作战怎么样?」
「姆。诺艾尔前辈的话会避开这种情况的吧。那个人虽然很感情用事,但是却拥有着不失高计算力的狡猾性」
「诶诶。确实如此呢。毕竟诺艾尔さん战斗经验很丰富,还把握着我们全员的实力。要是随便的去突击弱点的部分,这边可能会落入陷阱也说不定」
与诺艾尔共同战斗过的同伴们思考起了一个一个的作战。
呼,看起来会靠自己独立思考了呢。
决定只作为听客的彼方的嘴角翘了起来。
那么,看起来似乎存在有点想法的家伙呢。
彼方的视线前方是一脸不知所措的,想插进会话但是找不到时机,慌慌张张的学生的身影。
「蕾克蒂」
「是、是……!?」
「别那么紧张嘛。你,是不是有什么想说的啊?」
「这、这个……。那、那个……说、说说说、说不定,也许会有突破口也说不定……!?」
这个瞬间,美空她们的视线都一齐向着蕾克蒂集中了起来。一下子蕾克蒂脸红了起来,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是产生了万一将自己的想法实行的结果导致E601小队落败的话——这样非常抱歉的责任感的吧。但是
「别在意周围的视线说出来吧。以什么为契机获得胜利什么的,不论是谁都不会知道的」
「我也想听蕾克蒂的意见」
被彼方和美空催促着,蕾克蒂吞了口唾沫之后将自己的主意说了出来。
「那、那个……还一次都没有试过,只是设想而已,如果用两个飞炎冲天击诞生新的艾森纳赫战技的话什么的。具、具体就是——」
对于弱气少女独特的思考方式,彼方露出了无畏的笑容。
「怎么样芙蕾雅,看起来需要你的协力的样子,能行吗?」
「主哟。虽然有点冒昧,不过这是个愚蠢的问题」
堂堂正正的芙蕾雅向彼方回看了过去。与慌慌张张不安的蕾克蒂形成对照的。
「现状而言打倒诺艾尔前辈的方法只有这个的话,那就只能在这之后尝试,并且在与《Falchion》的战斗中进行实践了。为了胜利而需要的别出心裁的重要性,主已经教过我了」
坚固觉悟的芙蕾雅。但是
「那个……但是要实行这个的话,我感觉还是要有阿莉亚さん的协力比较好……」
「姆,确实是这样呢。但是,不能讲阿莉亚卷入『里』的事情里呢。虽然不行但是……呒姆姆」
为了尝试蕾克蒂的主意,溺爱的妹妹的协力不可欠缺——在与《Falchion》战斗的胜利与让妹妹卷入『里』事情的危险性的夹缝中,芙蕾雅苦恼着。
「嘛,判断到底是否借助阿莉亚的协力这点就交由你们了」
地下都市的场所已经暴露给魔甲虫阵营的情况下,将阿莉亚招之地下都市本身并没有什么问题。如果说有什么需要彼方传达的话,就只要并不该告诉阿莉亚关于『里』的事情了,不过关于这点美空她们看起来已经充分的理解到了。
「比起这些事情,预选结束开始还一次都没有和阿莉亚见过面吧。大概会担心的吧去报到一下吧」
「主的关心已经深刻理解了」
「非常感谢彼方さん」
「呼,诺艾尔的对策担当就交给蕾克蒂和芙蕾雅这点已经决定了的样子呢。……然后我和优莉有想要尝试的事情,乘这个机会把米娜招至这个场所应该不要紧吧?」
「啊啊,随你喜欢。米娜也已经接触到『里』的事情了,已经察觉到倾覆世界的大事件即将会发生了吧」
回答的同时,彼方内心喃喃到。
果然变了呢。
从最初开始就不寻求我的意见,靠着自己就完成全部的思考。
而且——
「我也有一个想法,可以说吗?」
美空向同伴们传达了意见。
「大家虽然有各自的想法的样子,不过我觉得最好还是让爱丽丝さん和莉塞里特也来帮助我们的训练」
之类的,说出了不得了的话。
「什……!?」
「那、那个……那样不危险吗?」
「唔姆。到底在想些什么啊美空……!?」
「没错哟、不管怎么说那也危险过头了……!」
虽说有束缚存在,爱丽丝和莉塞里特毫无疑问的可是这个世界的人类的讨伐对象一般的存在啊。而且让可以掌握《崩力》的存在来帮助训练什么的,不管怎么想都觉得不正常。
「美空」
彼方从椅子上站立起来,向着美空的方向走去。之后以为会被叱责的美空身体一紧。
「什、什么啊……!?」
但是,在那之后彼方『啪!』的抚住美空的头,温柔的摸着。美空意外的睁大了眼睛。
「我虽然也思考着相同的事情,但没想到会被美空先一步说出来呢,老实说吓了一跳哟」
「是、是吗……」
「「「「诶诶诶————っ!?」」」」
从美空口中听到的奇怪的话语只会被当作傻瓜,而从彼方口中听到的奇怪的话却很有说得力的样子。
「还要向克莉丝进行拜托吧?既然如此,之后一起去拜托吧。请把爱丽丝和莉塞里特借给我们之类的。但是,这之前先去入院中的米娜那边吧。在第九人工空岛告别之后还没好好的道谢过吧」
彼方似乎也有事情要去《贝贝鲁》本体的样子,就和美空她们凑着一起进行移动了。
之后会话结束,从客间出来的时候。
「话说回来我可是教官哦。世界的命运虽然也很重要,不过可以的话我想专心空战舞踏祭那边啊」
在这时刻都在恶化的状况中,彼方挠起了后脑勺。
教皇浮游读书《贝贝鲁》。入院病栋。
「美空さん,还有大家也。果然没事呢」
「诶诶。多亏你的帮助」
从病床上起身,卷曲的金色头发以及深紫色瞳孔的少女——米娜·巴普鲁顿那里搭来话语,美空回以微笑。在她之后莉子她们也按顺序进行了回礼。
在第九人工空岛的激战中倒下的米娜,由于被莉塞里特操纵时候的反动,使得身体遍体鳞伤的样子。由于长时间的使用超越界限的力量的关系,全身数个地方都有着重度的纤维肌痛症以及疲劳骨折,入院的最初日身体几乎无法动弹。
身体能力优秀的魔导士哪怕是骨折,用心治疗的话两周的程度骨头就能完全恢复了。但是入院以来三天的米娜,依旧在两腿和左腕上用石膏固定着。
突然美空小声的问道。
「说起来,隔壁的病床是谁啊?」
米娜所在的是两人房间,隔壁的病床由于被帘子无缝隙的遮住的关系看不到当中的样子。简直就像是拒绝和隔壁的人进行交流一样。
「诶、诶诶。现在因为检查出去了的样子……」
大概第九人工空岛的事情应该已经被教皇的手下们进行了封口约定了。既然如此的话在米娜隔壁病床上的就是……这样的,美空的脑中疾驰着对那个人物的思绪。
「米娜さん,把替换的水拿来了」
穿着淡绿色防风运动外套与芙蕾雅同样白银色头发以及圆圆的可爱的大眼睛有着稚幼脸庞的少女——阿莉亚·艾森纳赫拿着插着色彩鲜艳的天竺牡丹的花瓶出现了。
「阿、阿莉亚……!?」
「诶!?姐、姐姐们,为什么会在这里……!?」
正在阿莉亚与惊讶一同将花瓶放置向桌边的时候,芙蕾雅飞扑了过来抱住了阿莉亚。
「哦哦!阿莉亚!实在太想你了啊……!」
「真是的,真让人担心呢。话说,之前才遇到过吧」
虽然多少有些吃惊,不过明朗的社交性性格的阿莉亚还是温柔的将其接受住了,向背后伸出手将其抱住。稍微冷静一些之后,阿莉亚询问道。
「说起来姐姐们又没有在被救助者的名单上,又通过预选的样子,又看不到身影……至今为止到底去干什么了?」
之后,芙蕾雅和蕾克蒂面面相觑。
「姆,关于这点真是抱歉。但是,具体在做什么没办法详细说明」
「那个……虽然不要你去相信,不过绝对没有去做坏事」
非常抱歉的说道了。不知是不是错觉,艾森纳赫家族特有的如同兽耳一般的发角,垂了下来。
「我家的姐姐先不去说,蕾克蒂姐姐露出这种表情还是第一次见到。看来遇到了相当的事情了呢」
在一旁旁听的美空则是。真的是懂事的好孩子呢——这样想道了。和粗鲁的芙蕾雅完全是两个性格,是个活泼明朗的感觉的孩子呢。
「那么阿莉亚哟,为什么汝会在这里?」
「听到和姐姐们一样是《密斯特岗》的代表小队被救助就慌忙的赶过来了啊。然后从米娜さん那里听到了消息,虽然好像没有事情,但到底在哪里做些什么没办法释然……」
美空她们多少理解了一些情况,不经意的阿莉亚询问道。
「呐,姐姐们到底在和什么战斗啊?」
「阿、阿莉亚哟!?这到底是……」
「我啊,可是去了姐姐们的竞技的现场了哟。虽然禁止进入,不过从上空也可以看到人工空岛中央部的大规模爆炸的痕迹。而且还是弄不好会弄坠人工空岛等级的。那种事情通常的竞技是不会发生的。说到底在<Sorcerer field(魔法师立场)>的影响下,出现负伤者是不可能的哟。而且米娜さん……不,不只是米娜さん,其他也有被封口的人的样子」
「「………………」」
因为知道阿莉亚是真的担心自己的人身安全,所以蕾克蒂她们无话可说了。对两人来说,阿莉亚是如同宝物一般重要的存在,本来的话是不应该被卷入『里』的事情的,但是阿莉亚有着预想以上的成熟,能理解道理的样子。
「告诉她也不错的吧」
发出这个声音的是最年长者的米娜。
「阿莉亚さん可比你们想的要成熟的多哟。而且,从现在开始还会发生更加严重的事情吧?」
「……确实是这样也说不定。但是关于这件事,我们被告知不用去在意了」
第一人工空岛得到的彼方的说明明显有着欠缺。Battle Royal当中,美空她们虽然是偶然的被卷入了两阵营的斗争……但是这种偶然是不可能的。
空战舞踏祭有着彼方没有说明的特殊的意义。
然后,对于那个特殊的意义彼方特意没有传达这点正是对美空她们信赖的证明。
「那家伙让我们专念空战舞踏祭的样子。所以我们也想回应那家伙的思绪」
E601小队还没迟钝到无法理解那份意思的地步。
「是吗。看样子不是相当的成长了吗」
在失落的美空的记忆中占据大半的米娜露出微笑的这个时候,莉子向前迈出一步。
「我和优莉,为此来借助你的力量了。已经充分的休息了吧,我想让你来帮助我们」
「莉、莉子さん!?这种说法也……!?」
对于完全感受不到对于病人的关怀的说话方式,优莉慌忙的叱责过来了。但是,米娜的嘴角柔缓了。
「没问题哦优莉さん」
听到从莉子那里溢出的话语,米娜似乎反而有了干劲的样子。第九人工空岛的那件事以来,一直被当作局外人,被美空她们所担心的骑士,毫不顾忌身上依旧有三处被石膏固定的地方。
「伤势已经全部治好了。因为平时都喝着这个的关系吧」
恢复自由的右手拿起桌边防着的牛奶盒。
诶!?难道想说靠补钙把骨折治好了吗……!?
「但、但是米娜さん,不是要绝对安静吗!?而且固定用的石膏还缠着呢……!?」
在美空吐槽之后,捏扁牛奶盒子的米娜缓缓的展开了魔战斧。
到底准备做什么?在这样惊讶的美空眼前,居然对着固定两腿和左腕的石膏『咚!』,米娜虽然没怎么戳。但是各处的石膏还是出现了龟裂,当龟裂抵达界限时与发出『啪唧!』的高亢的一声同时三处石膏一同碎裂了。
「啊啦美空さん,固定用的石膏究竟在哪里呢?」
在呆然的美空面前,米娜理所当然的脱下了病服,开始换上《密斯特岗》的制服了。
一方面蕾克蒂与芙蕾雅则是。
「芙蕾雅さん。需要向阿莉亚さん拜托什么的话,就由我来……」
「不蕾克蒂。这里我想自己来」
对于溺爱的妹妹,芙蕾雅想由自己承担责任,将她引入世界的暗部。
「阿莉亚哟。虽然很抱歉,我想你什么也别说的跟着我们走」
「………………」
「从现在开始会有各种各样的见闻的吧,但是无需告诉他人。并且顺带的跟着过来的话就会伴有生命的危险。但是,即便如此——」
以断肠的思念芙蕾雅说道。
「即便如此还是想跟让你跟我们走。为了让我们之后要做的事情的成功率能够些许的上升,我们需要你的力量」
之后,阿莉亚轻轻的微笑着。
「就算不说也会跟来的哟。芙蕾雅姐姐、蕾克蒂姐姐,有能让我尽上一份力的地方的话尽管说哦」
在安心的蕾克蒂和芙蕾雅身旁,美空想到。阿莉亚还真是对芙蕾雅而言显得有些浪费的妹妹呢。
美空问道。
「说起来米娜さん,关于旁边入院的人,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呢?」
「嗯,看起来检查延长的样子,我想大概还要很多时间」
这样说着,露出苦笑的米娜,看向没有空隙被帘子覆盖的病床那里。
「嘛,那孩子也有不直率的地方,我想不用在意哦。不过意外的很可爱哟」
那之后,美空她们将米娜以及阿莉亚带出病室房离开了。
……在美空她们离开病房揍了之后,被没有间隙的帘子覆盖的床上,若干天然烫发一般轻飘飘头发的桃色头发的少女——诺艾尔·璐·桑苏西·蒂娅·兰希尔·朵·瓦芙喃喃道。
「看到的东西差太多了呢」
从偷听到的会话里来看,美空她们是打算战斗的样子。在打倒《Falchion》之后大概会出现的吧。那个恶魔一般强大的小队。
明明是这样《Falchion》代表小队长的我——在第九人工空岛上瞧不起美空她们的这个我,不过是受伤程度怎么能够缺席决胜淘汰赛。
诺艾尔用交浊着不快与斗气的眼神看向右脚上固定的石膏。那是受到被操作的米娜的一击坠落地上的时候所撞到的地方。
米娜将魔剑展开一闪(这里明显写错了应该是诺艾尔,不过原文就是米娜就这么写吧)。石膏呈现出龟裂,啪!的散落了。
正好这个时候,诺艾尔床周边的帘子被打开。在那里站着的是,眼神凶恶倒立的少年——西尔古·芬萨。似乎是来探病的吧,他的手中拿着装满水果的篮子。
开口最初西尔古问道。
「你,在做什么?」
「伤势已经好了在退掉石膏哟。已经差不多接好一半了,去做与《密斯特岗》战斗的训练了哟」
你不是要缺席的吗,听着呆然的西尔古的声音,诺艾尔前往办理退院手续了。
第一人工空岛。地下都市。
比想象的与蔻依他们的联络,更费时间呢。
在于美空他们一同前往儿童抚养设施的路上,彼方回忆起在《贝贝鲁》本体遇到的事情。美空他们在入院栋与米娜和阿莉亚相遇时候,他为了向各个浮游都市送出通信而前往了统合通信设施那边。
由于第九人工空岛发生的事件的关系,与外部的通信变得容易了。用上蔻依那里得到的非常用无线代码取得连续之后,立刻与空战魔导士科长取得了联系。
没有原本所必要的联络手续真便利呢,在彼方这样想到之后,芙隆不停的发来了联络太迟的责问。在救助米娜之后立刻与《密斯特岗》进行联络应该说是当然的吧。
但是却迟了两台天才进行联络是因为遇到什么事情了。关于这点芙隆早已经察觉,立刻让蔻依代替联系了。
彼方将美空她们在决胜淘汰赛上留下来的事情简单的传达之后,传达了全校应援什么的迷路到《贝贝鲁》的孩子会频繁出现所以绝对不要,不过至少蔻依和洛伊德之类还是希望来应援的。
通讯是在考虑到魔甲虫阵营监听的情况下提出的提案。关于这件事蔻依与芙隆讨论之后达成了协议的样子,立刻作出了承诺的回答。虽然认为要让其将作为《密斯特岗》防卫要点的蔻依让出会很困难,但似乎芙隆察觉到了事态的重大的样子。
总而言之,关于这件事剩下的问题就在于……蔻依他们能否在决胜淘汰赛开始之前到达《贝贝鲁》了。如果一切都如同彼方想定一样的话他们的增援就不需要了。但是考虑到人类阵营和魔甲虫阵营的争斗越过界限这次将《贝贝鲁》全民卷进去可怕的可能性。这个灭火角色也是必要的。
那么,之后的重要角色究竟要选谁呢。
脑中浮现出克莉丝和艾米莉脸庞的同时,彼方苦恼着。
就在这时,身旁走着的美空询问道。
「呐,你之所以把自己作为诱饵创造出交涉场合,果然是为了从人类和魔甲虫两阵营那里,获取情报吗?」
「嘛。但是这只能拿不满五十点的点数哦。对立的两阵营为了得到我而提出的交涉所传达的只有对自己有利的谎言而已吧」
「说的也是呐」
「而且,这次的交涉的原本目的还在别的地方哟。为了能达到那个目的,会去协力魔甲虫阵营这点也是真的。所以才把札斯叫道交涉的场合了」
尝试着美空问道。
「那么根据状况,你会认真的作为魔甲虫阵营的同伴吗?」
「啊啊,那是当然的」
「………………」
伴随着绝句的美空,彼方穿过了两层建筑的儿童抚养设施的大门。进到设施中的集会室时,里面听到了这样的声音。
「爱丽丝大人,从今往后该做怎么?就这样在这个场所,被随意摆布吗?」
「吵死了呢!就算是我也有不知道的事情哟……!」
「爱丽丝大人……」
「看起来心情很差的样子呢」
打开集会市的房门之后,声音的主人的身姿出现在了视界之中。在那里的是拥有着色素被抽除一般的肌肤,如同纯白的妖精一样的幼女——莉塞里特·费尔柴尔德与拥有着如同西洋人偶一样美貌的少女——爱丽丝·维凯尔特。
「彼方さん,美空さん你们辛苦了」
「你们两个辛苦了。话说回来,还真是会脑别扭呢爱丽丝酱」
在莉塞里特与爱丽丝身旁,彬彬有礼的紫发少女——克莉丝缇娜·巴鲁克赫伦与将波尔多的套子作为外罩的手掌尺寸的少女——艾米莉·薇特贝伦的身姿。(注:波尔多是法国葡萄酒产地这里,这里是波尔多葡萄酒的简称,也就是说艾米莉把葡萄酒瓶上的套子做衣服穿了)
并且还有着从远方瞭望着爱丽丝他们的莉可丽斯·莉娅拉托开始的儿童抚养设施的孩子们的样子。
看样子是准备将爱丽丝他们介绍给设施的孩子们而起了争执的样子。
「关于『爱丽丝酱』这个还是住手吧,艾米莉·薇特贝伦。我可是兄长大人……人形魔甲虫之长的札斯·维凯尔特的妹妹哟」
「但是,在我看来可是年下啊。爱丽丝酱不是挺好的吗?」
克莉丝肩膀上站着的艾米莉戏弄一般的说道。
「而且,还被札斯酱给舍弃了吧?」
「那个是……琪路丝蒂嫉妒我的关系哟。如果是兄长大人的话,肯定会来救我的」
就像是说给自己听的喃喃,爱丽丝盯着彼方。
「彼方·英司。只要没有你的话……」
「美空,要是欺负爱丽丝大人的话可不会原谅你的哟!」
响应着爱丽丝的动作一般,莉塞里特用力的盯着美空。
「等一下啊莉塞里特。我没有要战斗的意思哦」
「我们到这里是为了向克莉丝……不,应该是你们提出请求来的」
这样说着,彼方看向爱丽丝与莉塞里特以及申请作为她们的监护者而结果使得阿涅箩泽不快的克莉丝。
「其实啊,由于这之后有美空她们训练的关系,想把爱丽丝和莉塞里特借过来」
「彼方さん,这到底是……」
「我想让爱丽丝和莉塞里特作为美空她们特训的一环,担当假想敌。如果和《贝贝鲁》代表小队战斗的话,和你们的交战经验我想应该会派上用场的」
「什!?彼、彼方先生,太危险了……!?」
惊慌失措的克莉丝叫道。
「会有趁乱作出有害美空さん她们的举动的危险的!忘记了吗,爱丽丝可是和琪路丝蒂一起来到这里、莉塞里特则是在第九人工空岛发起袭击的哟!」
「啊啊,知道的哟」
爱丽丝的心脏当中被打入了克莉丝的拘束制御术式。那是为了她在作出违反克莉丝意志的举动——比如将这个世界的人类杀害的时候,将其引渡用的。
但是,在这个拘束制御术式发动之前,爱丽丝用这份力量将人杀死是十分容易的,更何况是在训练中……
面对绝对不是杞人忧天的克莉丝的忧虑,彼方却飘飘然的回应道了。
「但是,现在爱丽丝她们的力量是必要的。对于为了能让美空她们能胜过决胜淘汰赛,在空战舞踏祭上取得优胜而言是绝对的呐……嘛,万一的时候就由你来阻止爱丽丝她们吧。毕竟关于爱丽丝和莉塞里特的事情上,你可是负责人啊」
感觉不到一丝迷茫的彼方的话语,使得克莉丝失去了反论的想法。
而且说不定也有着对于彼方信任的关系。话虽如此,爱丽丝并没有表现出恭顺的意思。
「要是以为我们照着克莉丝的话行动可就大错特错了哟。我们可不会向背叛魔甲虫阵营的克莉丝那样的人献媚哦。要杀的话,就快杀。如果不这么做的话你们可是会后悔的哟」
「那个啊,爱丽丝酱。我们可没做那种非人道的事情的想法——」
「好吧。那就如你所愿杀掉你吧」
遮过进行安抚的艾米莉,进入状态的克莉丝将指间寄宿上咒力弹,瞄准着无防备的爱丽丝。经过『命运的选择』的克莉丝毫无波动,而且在爱丽丝心脏里打入的拘束制御术式是只要对克莉丝有害意就会束紧爱丽丝的心脏的设计。也就是说,爱丽丝连简单的抵抗都做不了。
「克、克莉丝酱!?你是认真的吗……!?」
面对预想外的事态,开朗的艾米莉血色大变。
「诶诶,当然了。但是在此之前,爱丽丝我有话想让你听。你不是喜欢争端的人。在那边的世界,你为了保护自己的领民不是都竭尽全力了吗。请变回过去的你吧」
过去的你?彼方的眼神变得锐利了起来,但没人察觉到这一点。
「我相信爱丽丝的本质是温柔的。虽然如此,如果这个状况你依旧希望争端的话——就只能在这里将你讨伐了……!」
气氛渐渐变得紧张,紧张感一口气上涨了起来。是只要细小的错误就有可能引起悲剧的状况。
在不论是谁都在担心爱丽丝和克莉丝的冲突时,彼方却想着截然不同的事情。
呼,克莉丝还真是相当看好爱丽丝的样子呢。
爱丽丝·维凯尔特。关于这个少女的事情,详细的情况彼方并不清楚。要说知道的事情的话,充其量也就是装乖的部分了以及是札斯·维凯尔特的妹妹这点了。
不,关于爱丽丝彼方知道的还有一点。
那便是在第一人工空岛被魔甲虫阵营袭击的时候,克莉丝拼命的矫正她这点。
反过来,彼方依旧对爱丽丝的事情并不清楚。但是,如果是被过去的同伴叱责为背叛者,即便如此依旧为了她而拼上性命的克莉丝,所相信的爱丽丝的话——我想是可以去相信的,彼方想到。
这个时候,在这个剑拔弩张的场所中,非常脱力的声音响起了。
「呐呐,来玩吧」
完全没看懂气氛快步走过来的是莉可丽斯。看样子是想和年龄相近的莉塞里特成为朋友的样子。
但是,受到充满杀气的克莉丝与爱丽丝的视线,胆怯的她被自己的脚绊倒,在这里『当』的倒了下去。
「哼,真难看呐」
「爱、爱丽丝大人!?这说法也太过了吧……」
担心着同胞安全的莉塞里特。但是,爱丽丝却不对嘲笑谢罪。
「太过了?——才不是呐。那可是力量不被兄长大人所需要,甚至还向这个世界的人类祈求饶恕的人哟。在人类庇护下的蠢货们,可不是我们的同胞哦」
「爱丽丝,你……」
看了一眼马上就要哭出来的莉可丽斯,克莉丝将寄宿着魔力弹的指间,瞄准了爱丽丝的心脏。
就在这个时候,漆黑的魔炮剑突入了两人的中间。
「到此为止了。这样下去就真的变成生死相搏了呢」
<古拉迪乌斯>雾散之后,毫无生息接近的彼方说道。
「呐爱丽丝,有一个能让你作为假想敌进行协力的提案」
「提案?我可不觉得靠那种东西就能让我成为人类的同伴哦?」
「嘛,首先先把话听下去啊。其实我最近几天要在阿涅箩泽和札斯在席的情况下进行我的所属的交涉」
由于拿出了兄长的名字,爱丽丝的眉毛跳动了一下这点被彼方敏锐的察觉了。
「我可以保证如果你所相信的札斯是正确的话,我会在交涉的场合成为魔甲虫阵营的同伴。如果我归属魔甲虫阵营的话,为了不让札斯感到困扰而会率先的把你救出来这怎么样?这样的话你的面子也就可以保全了吧」
听到彼方突如其来的提案,包含美空在内周围的大家都「什……!?」的冻结了。
「这还真是……不错的提案呢。但是,你能遵守约定的保证在哪里?」
「从大局来看拥有复数《崩力》使用者的魔甲虫阵营处于优势。能够操纵《绝力》的我去协助魔甲虫阵营的可能性我想会比较大的吧」
这里是和克莉丝死斗呢,还是接受彼方的提案呢。
将接受的情报放在天平上,爱丽丝作出了决断。
「好吧。我就来协力美空她们的训练。但是,即使训练中她们死亡了也别想让我负责」
「无所谓哟。对吧美空」
「嗯。如果不做到那种地步,是无法赢得空战舞踏祭的」
「但是彼方さん,现在的爱丽丝还——」
「不要紧的哟。我和美空她们,也是把握风险的情况下,向爱丽丝她们提出请求的」
获得爱丽丝她们的协力确认,彼方的嘴角上扬了起来。
虽然还有想向克莉丝听的事情,不过那等以后在说了。看着爱丽丝,彼方想到。虽然是意想之外捡到的东西,说不定能成为颠覆人类阵营和魔甲虫阵营的关键——重要角色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