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GAMERS电玩咖!
  4. 第六卷 孤僻玩家与告白连锁COMBO
  5. 【雨野景太与天道花怜与完全胜利】
  6. 繁体版

【雨野景太与天道花怜与完全胜利】
2017-06-22 15:41:14

		

日落越来越早,让人开始想和恋人肌肤之亲的秋天的某日。
在昏暗的女子高中生的房间里……恋人们不断发出急促的喘息声。
「……嗯……哈。……喂……雨野君……偶尔也试试在上面嘛?……」
「唔……天道同学……但、但是我觉得,只要天道同学感到舒服就行了……」
「不嘛……雨野君……我……我,想看到你,很男人的一面……」
她,脸颊染上少许樱色,带着湿润的眼瞳向上瞟视我。
「天、天道同学!」
事已至此还继续沉默的,不是男人!
我忽然从床上起身,改变体位,再次凝视天道同学那清澈的碧眼。
「天道同学……我、我来了」
「嗯,来吧,雨野君。……让我……让我更加亢奋吧!」
「天道同学!」
「雨、雨野君!一、一开始就这么乱来,我快要……快要!」
「不、不行了天道同学。我,已经,无法阻止自己……!」
「啊啊,雨野君!雨野君!再这样下去我……我……!」
天道同学的喘息声,让我开始兴奋和难受。
于是,在下一瞬间——她的娇喘声响彻昏暗的房间!
「再这样下去我————我,又要……!这样的,再继续多少次都……啊啊!」
「呜、呜哇,怎么会,天道同学,好厉害,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年轻男女的叫声响彻房间。
于是,当两个人的亢奋达到最高潮时——
<FINISH!>
——显示器播放出对战格斗游戏残忍的对决提示音。而且……。
<1P WIN!><PREFECT!>
还有一个在2P的我看来,与补刀无异的补充情报。……要问为何我要特地强调这个。因为我的角色在画面中被残忍的打倒,天道同学操作的角色摆出胜利POSE,而且她角色的血条是漂亮的单色。看到这画面,你应该已经很清楚我想说什么了吧。
「哈……哈……」
我在床上……我坐在穿着制服的她的房间的床上,拿着无线手柄燃烧殆尽,痴呆的望着陌生的天花板。
某个秋天的放学后。初次来访女友房间的我,雨野景太……如你所见,正穿着制服努力进行着格斗游戏「对战」……不,应该是说努力进行着「败战」。
旁边,坐在同一张床上的天道同学,一边喘着气一边侧视的盯着我。
「……对你失望了,雨野君」
「咕……!?」
虽然女友一直都熟知我是「技术烂却依旧狂爱游戏的雨野景太」,但面对不停的连败,她也不得不说出相当辛辣的言语。
我用满是汗水的手操作手柄,转移到角色选择的画面,同时不敢直视天道同学眼神的尝试解释。
「不、不是,你看,格斗游戏世界,即使是专业的,也不能保证稳定的胜率吧……」
「不,刚饱尝波涛汹涌的二十连败的你,在某种意义上胜率真是稳定得可以哟」
「……嘛,和事先精通的人对战,即使是专业玩家也很不利——」
「我之前就说过了吧,这部软体我几乎是第一次玩……」
「…………」
「进一步的说,反而是带来这部软体的你更加精——」
「嘛、嘛,但是你看,我是那种在战斗中成长的类型,如果多战几次的话……」
「不,一开始还挺势均力敌的,现在已经是完胜的惨状,和雨野君的成长速度比起来,我的成长速度要快得多,也就是说我已经赶超你了……」
「……………………」
「……………………」
二人间充满着沉默。背后传来的角色选择画面的开朗BGM反而让人愈发难受。
我深深的叹息,瞥向房间一角……嘟起嘴呢喃道。
「…………天道同学这个笨—蛋」
「你是小孩吗!」
天道同学猛的站起来。我也站起身争论道。
「唯、唯独不想被,毫不顾虑就让第一次来到女朋友家的激动不已的男朋友经历二十连败的你,说我是小孩!」
「雨野君你很清楚我原本就是这种人吧!?就算是狮子捕猎兔子也会尽全力的!」
「虽、虽然知道!虽然是知道……既然如此,那就别说什么『偶尔希望雨野君(顺位)在上面』这种话!」
她本人虽然不明白,但被拜托的一方可是春心荡漾啊。
天道同学突然面染樱色,之前那种气氛又回来了。
「因、因为,一直,都是我(顺位)在上面……一直都是我(在游戏中)很舒服……。所以,偶尔,也希望雨野君能好好玩弄我(操作的角色)的身体……」
这女友又让我陷入桃色吐槽中。
「嘴上是这么说,但天道同学对我攻得很来劲不是吗!?」
「……因为……我等不及嘛……身体好疼,所以……」
「既然那么恳请(操作的角色)被我玩弄的话,就给我拿出相应的态度!」
「雨野君……。……难道你要我……自动顺从(对手的实力)?」
「我没有强迫你的意思,但身为女朋友应该这样做吧?」
「呃……!」
我一抹奸笑,眼前的金发碧眼女性就像被兽人拘束的女骑士一样露出屈辱的表情。
于是我们两人……说实话已经察觉到对话的异常,正当我们继续得意忘形时,那件事发生了。
<噶恰!>
……门外,传来巨大的陶器破碎声。
*
「…………天道同学。说实话……这是我这几年来最囧的一次」
「真巧啊雨野君。我也是哟……」
两人沉下肩有气无力的走在夜晚的街道上。傍晚六点半。秋季的北方大陆日落渐早,周围已是一片黑暗,但由于时间尚早所以还有不少行人。
我和天道同学并肩行走,同时深深叹息。吐出即使在黑暗中也能看见的白气。
「(天道同学的母亲……听到解释后应该理解了具体情况……。……哈)」
就算解开了误会,但身为女儿的男朋友和她初次见面就搞砸的事实,没有改变。
一旁的天道同学也吐出不输给我的大片白气。
「其实就是那个呢……一如既往的误会&错过事件……只是最后我们在那自发调戏,所以变得更囧了」
「对……不习惯的事情最好不要做。我正在反省。啊,打烂的杯子我之后会赔——」
「啊啊,没关系的。擅自在那偷听然后误会的妈妈也完全有责任的。倒不如说,如果被雨野君赔偿,妈妈也会困扰」
「是、这样吗……?」
能听到她这么说,真是谢天谢地。我抚抚胸口呢喃道。
「嘛,这次父亲大人不在,算是好运了吧」
「对呢。虽然爸爸不是武斗派……但在各个方面都很过激」
「哈、哈,各个方面都很过激……吗」
到、到底是什么意思。一想到总有一天要和女朋友的父亲见面,身体就止不住的发颤。
天道同学却毫不在意的转换话题。
「对了对了,不好意思呢雨野君。我任性说要把你送到巴士站」
「诶?啊、啊啊,的确呢。一想到送完我后,超级可爱的天道同学要一个人从巴士站徒步回家,作为男朋友事先本来就应该坚决拒绝的……」
此时我停顿一拍,对她露出微笑。
「但是,有想要和我单独聊的事吧?」
「……正确」
天道同学微微一笑。我环视周围,「嘛……」的继续说。
「既然是这样,今天就破例允许吧……」
「今天破例?那,平时不准我夜里外出吗?」
「说的也是呢……。唔—……如果人来人往又明亮的地方的话,勉强允许。但、但是,晚上八点……不,晚上七点半以后就不准你一个人走了!如果一定要外出,请把我叫上!随叫随到!」
我拼命的补充道,天道同学嘻嘻一笑,有些腼腆的,露出戏谑的面容回答道。
「是—,明白了哟……亲•爱•的」
「————」
……………………哦,好危险,现在,身为人类的我成佛了哟。
「(我的人生已经满足了。但要是现在就死了貌似不太好,所以还是算了吧……)」
我拍拍自己的脸将魂魄固定在身体里,天道同学好像又因为自己说的话而感到羞耻,开始假咳。
接着掩饰一般的转变话题。
「所、所以呢,那个,想和你单独说的事……」
「啊、啊啊,是呢!什、什么事?」
两个人依旧残留着少许紧张,转移到新的话题上。
「那个,之前……雨野君不是问我,在下周的生日希望得到什么礼物吗。最近,我一直都在思考这个……」
「啊,是!请、请说吧!我会尽力准备的!」
我挺直腰杆宣言道。……虽然自闭孤僻宅在得到送女朋友生日礼物的机会时,就已经紧张得不行了,但我个人因为最近错过了某个熟人的生日而感到一些罪恶感,所以现在对天道同学的生日燃起满满的斗志。
天道同学看到我意气风发的样子微笑道。
「我希望……尽可能的,被雨野君推倒」
「————啥?」
貌似听到什么不得了的发言,我不由得停下脚步,天道同学……又调戏的嬉笑道。
「不好意思哟,刚才那说法完全是故意的」
「……我心脏都快停了」
一瞬间,我动摇得脑子仿佛播放出日清○喱饭宣传(注:カレーメシ,指的貌似是日清16年的新品咖喱饭广告)那样奇怪的影像。
天道同学继续说。
「正确的来说,我想被雨野君『打倒』……呢」
「……啊啊……指的游戏对战吧」
我一脸神妙的回答,天道同学露出有些抱歉的表情。
「对不起呢。我当然是知道的哟。雨野君的游戏理念,以及和我的实力差距。但是……真是不可思议呢。我,平时明明那么拘泥于游戏胜负……。但如果对手是你,偶尔,就会非常想,输给你哟」
「……是,这、样吗」
「不过,并不是故意放水让你……怎么说呢,就是想完败的意思……。大概,只是单纯的想看到你强硬的地方,很男人的地方……呃,我在胡说什么呢。那个,不好意思。我好像老说任性的话呢」
「……不……完全没……」
我因自己的没用低下头,天道同学急忙帮腔道。
「啊,那—个,对,生日礼物,只要是雨野君选的文具就行了,嗯!你、你想,今后上课的时候看见礼物就会开心不是吗?嗯,真是条超棒的妙计!便宜的就行了,拜托啦,雨野君!」
「天道同学……」
我开口想对她说什么,结果没说出来。不知不觉间,我们已经到达巴士站。
而且正好有辆巴士停下,车厢正中央的门打开。由于只有我一个要上车的乘客,所以不能拖拖拉拉。
「再见,雨野君……」
「诶,是、是,再见,天道同学……」
我带着心里的疙瘩,上了巴士。门立刻关上。我坐在门附近的座位上,从窗户向天道同学挥手。天道同学也笑着挥手。……但是,巴士一发车她就立刻从我的视野中消失了。
「…………哈」
我重新坐回座位,不由得叹息一声。
接着……看了十几秒自己那双之前握过女友家的手柄的手。
「…………试试吧」
我,雨野景太,有生以来第一次下决心要认真对待游戏。
*
「所以说呢,上原君,请从头教我格斗游戏」
「哈?」
第二天放学后,我便立马向我为数不多的朋友上原佑君请教,他表现出露骨的诧异。
他把我晾在一边,依次以现充的方式向同班同学中的熟人告别。然后,一把拿起包包,顺势露出事务性的笑脸。
「再见啦,雨野。明天见!」
「别那么爽快的跑掉啊上原君!你怎么想的!?」
「这是我要问的!你啊,最好明白自己有多拙劣,居然想把这么压力山大的委托推给我!?」
「我、我没说要你无偿帮!我会把社交游戏的招待码送给你!」
「有毛用!话说,表面上看起来我有报酬,结果最终获利还不是只有你一个!」
「那,把和我的『游戏对战券』也给你十张!」
「不要啊!这个酷似『捶背券』的提案是什么鬼!?而且结果还不是只有你一个人获利吗!」
「现在还附赠桐木柜」
「不需要!不过我倒是很好奇你要怎么供应!」
「库……居然还想强行从我这里榨得利益……上原君真是鬼畜!」
「什么叫还想,我根本没强行从你这得到一丝利益!只是你在那单方面的进贡而已!」
「……这,是恐吓惯犯的口头禅呢,上原君……」
「你这是威胁吧!呃……」
突然环视四周,只见看着我们同班同学都交头接耳。
上原君「库……」的呻吟,接着一声叹息……终于屈服了。
「……我知道啦。总之……今天就稍稍陪你去电玩中心玩一下吧」
「哇,谢谢你上原君!上原君果然靠得住,嗯!」
「……最近在我眼中,你就是个披着纯真外皮的恶魔……」
上原君好像在呢喃什么,但被我直接无视掉,抓起他的手腕立马前往电玩中心。
「输给你了。真的,够了,请放过我吧,雨野大师」
「真是的……真难看呢,上原君」
电玩中心里,在玩一次五十元的毫无人气的老对战格斗游戏前,我们玩了三十分钟。
对面机箱的他无力的垂下头,我堂堂正正的挺起胸,插起手,对他豪言道。
「就因为这十战——都完胜我而内心受伤的你,真是脆弱啊!」
「根本没干劲,实在是太无聊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
上原君从对面机箱看向我,满眼血泪的说道。
我瞥了一眼画面中被打倒的自己的角色,无奈的摇头。
「到底什么时候,我才能变强呢,上原师傅?」
「为什么你在那一幅伟大的模样啊!算我求你了,多少成长一点吧。为什么反复对战之后反而变弱了啊啊啊啊啊啊……」
「恐怕,是因为我面对格斗游戏时,一开始就是巅峰状态。到后来就厌倦放松了。说实话现在有点困」
「上进心呢!你不是想精通游戏吗!?那么就摆出一点学习的样子啊!」
「你真失礼呢!我姑且也以自己的方式在学习哟!你看,比如这次……学习如何愉快的尽快放弃抵抗!」
「这是格斗游戏中最不能领悟的一项!不管是哪个业界,都不能放弃,永不放弃的精神是最重要的,漫画和动画里不都再三强调吗!」
「但是啊,比如王者○下(注:王者天下)的一般士兵,在谈这种精神论以前就痛快的死掉了吧?而我,雨野景太的规格,基本连他们都不如!单独击杀天道同学及上原君这种武将级角色的可能性,连万分之一都没有!」
「那我已经没什么可以教你的了!你绝对不可能变强的!」
「还、还请想想办法,上原师傅。……传说这世界不是有名为『主人公补正』的外挂吗。那个……请务必分我一点呢?」
「这做法太渣啦!话说我才没有那种东西!」
「是吗?什么嘛,早知道一开始就不找上原君,而是找更有主人公气质的三角君了……。失败」
「对陪你苦练三十分钟的朋友说失败是几个意思!?」
「啊,那,上原师傅,谢咯—」
「你的所作所为真心让人想绝交呢!?你知道吗!?喂!?」
上原君怒吼中,突然,我察觉到身后有人。
「啊,不好意思」
就算再怎么没人气的游戏,三十分钟的时间里还是会有至少一个客人来玩吧。一旦有这样的人出现,我就决定时刻让出位子,我立马起身,给那个人让出位子。但是,那个人完全没有要坐下的意思。而是看着退向一旁的我。
「?」
此时此刻,我才终于看向那个人的脸……发觉到那是一张熟悉的脸。
「大、大矶前辈?」
在那站着的是,和平时一样一脸倦容的美女玩家前辈。她的手揣在松松垮垮的制服口袋中,面无表情的嚼着口香糖。
「果然是雨野景太。辛苦你了~」
「您、您辛苦了……」
我疑惑的做了问候,对面的上原君也发现了她,一边和CPU对战一边问候大矶前辈。
「啊啊,妮娜前辈,你辛苦了」
「伪原,辛苦了~」
这两人轻松的一问一答。……虽然我听说他们是在我不知道的时候认识的,但这两个人比想象中更亲昵呢。……唔—。
但是,现在不是验证这一点的时候。我咽了口唾沫,对说实话完全说不上「亲近」的女性前辈猛的恳请道。
「那、那个,大矶前辈!格斗游戏专家大矶前辈,我有一个诚挚的请愿!」
「?请愿?对我?雨野景太你吗?」
前辈难得的两眼一睁。实际上我和前辈最多只是「认识」的关系。完全不是能相互拜托的距离感。
没有停下与CPU对战的上原君提醒我「笨蛋,你这水平居然还想把妮娜前辈拉下水……!」。
但是,即使如此我也拿出勇气开口道。
「那个,希望您能教我能让格斗游戏技术提高的诀窍!」
「诀窍?这个,只有不停练习」
虽然直截了当,但却断言出没有比这更正道的真理。上原君「所以我早就说过了吧……」的叹息中,我……我,不顾羞耻和面子,猛的向前辈低下头恳求。
「请务必帮帮我,拜托了,前辈!秘技什么的都可以,请教我获胜的诀窍!」
我如此难堪的提出请求,让现场充满刺疼的紧张感。不只是格斗游戏专家的妮娜前辈……现在连上原君都向我传来苛责的气场。
本来就很弱气的我吞咽着唾沫,前辈带着有些尖锐的语气指明道。
「像这种求『走捷径』的做法,是我最讨厌的,你最好明——」
「我知道!」
但是,我盖过她的话大叫。两个人有些惊讶……我紧紧握起拳头,盯着电玩中心那粘着口香糖的地板……快要输给羞耻心,但即使如此,也提出自己那任性傲慢的愿望。
「即使如此,我这次,无论如何……无论如何都必须在一周内掌握『战胜天道同学』的能力!因此我很清楚,为了达到目的,这一周里不能只是像平时那样努力……!」
『…………』
紧紧握拳。都快为自己的差劲流出泪来。但是……!
「我知道,完全依靠补正或诀窍来提升游戏水平是最差经的!所以请你们二位尽情鄙视我!但是……在明白这一点的同时,我也要忍辱请求!请教我『走捷径』!拜托了!」
「…………」「……雨野……」
大矶前辈和上原君带着神妙的气氛看着我,不知是轻蔑还是同情。
在沉默了十秒后。
大矶前辈总结一般的牢骚道。
「……雨野景太这种超弱小的渣渣角色,就算是走后门也要设法达到天道花怜这种超天才的高规格强人、呢……」
「…………」
「……抬起头来,雨野景太」
在大矶前辈的催促下,我战战兢兢……带着被轻蔑的觉悟抬起头。
只见在那的是——
「这个,实在有趣。让我也来参一脚吧」
——带着企图着恶作剧的少年那般天真无邪的表情的,大矶前辈。
*
一周后。天道同学生日当天。
「真的……要做吗?雨野君」
在她房间里,天道同学就像上周那样坐在床上,不安的视线向上瞟视着我。
我带着决意的眼神点头回答道。
「当然。就是为了这个,我才不知教训的来天道同学家叨扰的」
「这倒是无所谓……但是……」
说着,天道同学瞥了一眼桌上放着的东西。放在那的是,就像幻想RPG里出现的剑的模样的,一把漂亮的开信刀。
「但是你看,毕竟是雨野君送的很棒的生日礼物,也没必要那么着急的……」
「不,请一定这么做。拜托了,天道同学」
「别、别这样,哪有低头的必要啊……!好、好吧!」
天道同学如此回应道,然后慌慌张张的——重新握住手柄。我对她微微一笑,只见她露出复杂的笑容。
「(嘛……毕竟难得生日事件,恐怕没人想在气氛正好的最后还特地到游戏里暴虐弱小的男朋友一顿吧……)」
天道同学对这次格斗游戏对战态度暧昧的理由,我十分理解。
但是……我也不能退缩。因为在这一周里……我瞒着她,拼死的探索「捷径」!
「(这场决斗,寄托着上原君和大矶前辈的意志……!如果此时此刻优先顾及现场满满的现充情侣气氛而不提出对战的话,我就没脸见他们了!)」
说实话,虽然天道同学散发出满满的「为什么要浪费这么好气氛,冥顽不灵的要求对战啊,这男朋友……」感……不、不能在意!要干就干到底!如果恋爱师傅亚玖璃同学在场的话,肯定会怒斥道「你脑残吗,雨雨!」,即使如此,我还是要这么干!
在游戏读盘期间,我兴奋的叫道。
「今天,在这个值得纪念的日子,我绝对,要和天道同学,尽情的做!」
「注意你的表达方式!雨野君,这次你是故意的吧!?」
「诶,什么意思?」
「哦,这份天然还真够坏的呢!今天妈妈可是在家的哟!?」
「没关系。唯独今天,就算当着你母亲的面,我也要做」
「你带着一幅很男人的表情在说些什么呢!?」
「格斗游戏」
「也是呢!我就知道肯定是这个呢!」
不知为何天道同学吐槽吐到筋疲力尽。…………好。
「(好像成功削弱她的集中力了哟!)」
上原师傅直传特别战术《动摇Talk》奏效了。上原君说「从你嘴里说出来的话,有超高的几率让天道踌躇。应该能有效削减她的能力」。……说实话,我完全觉得这是毫无根据的歪理,但这次看起来好像很有效。
「……真是的,哎……」
天道同学一边发牢骚一边看着屏幕。那上面现在显示的是角色选择画面。
我目不转睛的观望着,天道同学有些犹豫的样子。平时都使用自己「熟悉的角色」的天道同学,在和我对战时,会以给自己增加难度兼练习的目的而选择各种角色。
所以说,今天在没有什么特别理由的情况下,会选择格斗家主角。此时,我装作若无其事的——实际上带着强大「压迫」的向她进言道。
「我觉得E.本乡(注:应该是neta街霸的那位)不错哟。你看,这位相扑大哥,很帅吧」
「诶?不、不,比起相扑,我今天更想选点动作轻快的……」
「E.本乡,不看他是相扑这一点,也足够轻快了哟!」
「雨野君!?你干嘛那么推荐E.本乡!有什么目的!?」
「什么叫目的。哪、哪有这回事。只是你看,天道同学……很适合相扑」
「对女性说这话是几个意思!?」
「你这吐槽才是,对E.本乡大哥是几个意思啊!」
「居然倒打一耙!……说实话有点火大,我果然还是应该贯彻信念,选择格斗家角色!」
天道同学无情的按下格斗家角色的决定按钮。但是,我还没有选定角色,所以一切都还没确定。……我对天道同学露出微笑。
「……然、然后呢~?」
「『然后呢』!?不不,我只是真的对这角色——」
「…………」
「咕……这、这男友居然用那么圆、那么漂亮,同时还那么楚楚可怜的眼神看着我!我、我知道啦!好吧!就玩E.本乡!」
天道同学终于屈服,按下E.本乡的决定按钮。
这一瞬间……我不由得紧握拳头。
「YES!」
「『YES』!?等,雨野君,你这很明显是在诱导我——」
「♪~♪~」(赶紧按按按!)
「呃,居然吹着口哨快速选择了可以说是『E.本乡杀手』一样的角色,然后直接就开始游戏了!雨野君!?」
「天道同学……今天,来堂堂正正一决胜负吧!」
「脸都不要了!?」
天道同学一脸愕然。但是……不管她!只花一周的时间就想战胜她,不这么厚脸皮是不行的!
我回想起约一周前从大矶前辈那里得到的谏言。
「格斗游戏这玩意,说白了玩的就是角色性能与玩家对角色的相性。当然,能颠覆这一定理的浪漫也是很棒的,但是,考虑到这次的玩家超弱,就必须充分利用这一点。也就是说……要让天道使用完全不熟的角色,同时这个角色在整个游戏中也是属于平衡性很差的。而且,你还得抢到在相性上能克制对方的角色!」
没错,这就是,大矶师傅直传的捷径战术,名为《相性利用最大化》!
…………诶。这可是合法的哟。你说风度?你、你在说什么呢……我是格斗游戏新手根本听—不—懂。
我的角色……美国军人•盖努迅速拉开距离,连续发动远距离攻击。操作近战向相扑角色的天道同学只能被迫防御,但对她来说也不是没有对抗手段。
「呃……既然如此!」
E.本乡向敌人方向大幅跳跃,连续使出用巨大躯体碾压的技能。这是参考前作而追加于本作中的,对抗远距离攻击的手段。技能改变,这次是从上空一口气拉近距离的技能。
对此,我……。
「诶呀!」
「什——」
以盖努极其优秀的对空技能应战,将E.本乡推出去。
天道同学惊讶的问道。
「刚、刚才那是什么,根本不是雨野君能有的临机应变,还有那达人级的指令运用!」
「哼哼哼……当然啦天道同学。毕竟我在这一周里……」
再次在屏幕中拉开距离,同时……我微微一笑!
「这一周里,我拼命的……反复进行了『专用盖努完虐E.本乡』的练习!」
「人赃并获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天道同学大叫道。我把头发一撩,一边用盖努的对空技能招呼本乡,一边呢喃道。
「天道同学……你这『人赃并获』的用法,不对吧?」
「我的男友,现在真是烦到无下限!」
天道同学露出露骨的焦躁,操作出现漏洞。……看来是上原君直传的特别战术再次起效了。我对此冷静处理,于是……。
<2P WIN!>
结果发表后,我们之间充满沉默。
在等待下一局开始期间,天道同学对我侧目一瞪。
「雨野君……你那宝贵的,打从心底里憎恨线路切断一类毫无风度的做法的高尚感性,到哪去了?」
「真是失礼呢,天道同学,这感性,依旧在我心中」
「雨、雨野君……也、也是呢,对不起,我还以为——」
「————和美丽的回忆,在一起」
「也就是说完全消失了是吧!?」
天道同学吐槽的同时,第二局开始。因这些对话而依旧焦躁的天道同学的动作,很容易阅读,我用远距离技能&对空技能削减她的血条。
天道同学愈发烦躁。即使如此我的操作也没减慢。
于是,回过神来时,居然……。
<FINISH!>
『啊』
我和天道同学呆呆的异口同声。因为结果是……。
<2P WIN!>
……理所当然的是我的胜利,同时……。
<PERFECT!>
——居然,是我无伤的完全胜利。
『…………』
房间里充满压倒性的沉默。
仔细一看,天道同学低着头,肩膀颤抖着。
我……温柔的把手放他的肩膀上,说道。
「天道同学……感觉如何?天道同学被本帅打败,这个惊喜的生日礼物。……还让你……开心吗?」
「雨野君……」
天道同学慢慢抬起头,用湿润的眼瞳看着我。
她和我的视线热情的交织着,二人之间那浓密的感情洪流形成漩涡。
接着,数秒后。
天道同学擦擦眼泪,正面凝视我……带着满脸微笑,将那句话,说了出来。
「我要的,不是这个」
「也是呢」
说实话,在练习的时候我就差不多发现了!但在越来越起劲的两位师傅面前,说不出口呢!
『…………哈』
我们两人坐在床上大声叹息。
*
「雨野君的行为,真的很下作呢。太不像你了,好吓人」
我筋疲力尽的收拾准备回家,天道同学坐在床上嘻嘻的笑道。
我缩了缩肩膀回答。
「对啊。这一周里,为了练那一套甚至牺牲睡眠时间呢。……呼哇」
正戏结束后便有一股睡意袭来。为了驱散睡意我把手「嗯」的向前伸,天道同学「啊」的察觉到什么。
「雨野君,那手……」
「诶?啊啊……真是不好意思」
我看到自己左手食指上的小茧苦笑了。
「考虑到对战环境和自己的技术,这一周里我都在练习用十字键……有生以来第一次长游戏茧」
「这……样啊……」
看着天道同学发愣,我挠挠脸。
「总觉得……为了练习卑鄙的手段而长茧,实在不成体统,真是对不起。那个啊。其实仔细一想,天道同学说的希望被我赢啥啥啥的……并不是对手段毫无要求的,而是『想看见我男人的一面』。……完全搞砸了呢……我……」
我疲惫不堪的叹息。……唔—,到底从哪开始搞错的呢。直到对胜利提起干劲的那一刻明明都还没错的……。
「(啊啊,没有对上原君和大矶前辈说明『我为什么想赢』就是败因!)」
等结束后再回过头来看,又是很符合我风格的「错过」「表达不清」所造成的。……也就是说,果然,全都是我的错。
就在我发愣的检讨时……天道同学也在那发呆看着我碎碎念。
「……那个雨野君……居然牺牲睡眠时间……还按出游戏茧……」
「唔……」
从、从她嘴里传出的话来看……好像真的对我的愚蠢行为感到无奈的样子。
我有点无地自容,急忙抓起包包说道「今、今天就这样吧!」,接着立马伸出右手抓住门把准备离开——
「等等」
——的时候,左手被什么东西包裹住。
我惊讶的回头……只见天道同学用两只手,爱惜的捧住我长茧的左手。
她那完全看不懂的意图通过手的温度传了过来,让我动摇得东张西望。
天道同学……把我的手捧到自己的脸前,带着女神般的脸庞说道。
「让我好好看一看……你那很男人的地方」
「天、天道同学?」
「……呵呵」
「!」
突然看到她的美丽笑脸……我的心脏快要跳出来。
即使我没明白现在是什么情况……也不会迟钝到感觉不到她现在对我的巨大爱意。
「天道同学……」
发呆的同时,我也情不自禁的用手握住她的手。天道同学有些害羞……但也完全不把视线从我这移开,带着强烈的意志,说道。
「请让我……更多的……看到你那很男人的地方,好吗」
「天道同学……这……」
我们之间充满浓密的气氛。渐渐靠近,然后……。
<嘎恰!>
门外传来陶器破碎的声音。
『…………哈』
我和天道同学同时叹息,然后苦笑。
我立刻打开门,果然是天道同学的母亲在那慌张的打扫,我一边帮忙一边解释。
「那、那个,母亲大人,这次也依旧是经常发生在我们身上的误会事件,看很男人的地方啥啥啥的,依旧是指的游戏……对吧,天道同学?」
我回头向天道同学征求证言。
然而……天道同学不知为何红着脸……视线往旁边一瞥,假咳一声,叽叽咕咕的呢喃。
「……请恕我,无可奉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