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不正经的魔术讲师与禁忌教典
  4. 短篇
  5. 岚之幼天使
  6. 繁体版

岚之幼天使
2017-06-22 18:51:22

		

网译版 转自 轻之国度
扫图:滴水
翻译:prince大爱初音
某天放学之后。
「今天晚饭想吃什么?」
「啊~……抱歉,瑟莉卡,我今天不回家」
格伦搔着脑袋,歉意地对瑟莉卡说道。
「……又来,你最近……经常夜不归宿呢」
「我能怎么办?要准备明天的魔术实验……不熬夜是完不成的……」
看到瑟莉卡不乐意地叹气,格伦也跟着发牢骚。
「简直不是人干事……可不做白猫又要唠叨了,只能闷头干……啊~,我真是为学生着想呢~」(棒)
「那好,本姑娘今天心情好,给你帮把手……」
瑟莉卡欣喜地搭话……就在这时。
「喂,老师!你在这里摸什么鱼!?」
希丝缇娜、露米娅、莉艾尔……形影相随的三名少女跑到格伦身边。
「现在可不是跑到这里偷闲的时候吧!?你知道不知道,明天的魔术实验成功与否,可就看你今天的努力了!?我,我是无所谓,但是其他学生可是期待着你的表现哟!?请认真负责!」
「呵呵,今晚会很忙呢,要加油哦,老师。我们三个今天也会留在学院帮忙的」
「嗯,帮忙。……虽然不是很明白」
被三个吵闹的少女围着,格伦不由得破笑。
「噢噢,3Q啦。不过,你们突然吹的哪阵风……竟想来帮忙?」
「啊哈哈,这个嘛……是希丝缇娜说『老师看起来很辛苦,要不去给他帮忙?』……」
「等,露、露米娅!咱们约好保密的吧!?」
「希丝缇娜脸红了,感冒?」
「才,才不是嘞!」
「……真是三个女人一台戏啊……」
于是,在三名少女的簇拥下,格伦背向瑟莉卡走了。
「是我,是我先,明明都是我先来的,接吻也好,拥抱也好,还是喜欢上那家伙也好。」(注:原文此句为省略号)
目送着格伦的背影……
于是……
第二天。
尚为黎明时分,屋外薄雾弥漫。
熬完通宵作业的格伦正在学院的值班室床上假寐。
「……呜哇……好困……现在几点了……?」
格伦忽然醒过来,正处于刚醒时特有的意识朦胧中,摸到枕边的怀表,看看时间。
「……还能再眯一会儿……」
放下怀表,再次枕在枕头上。
费吉托的早晨有些凉。
格伦为了保暖抱紧毛毯,正打算再睡个回笼觉……
噗妞。
毛毯有种微妙的触感。
宛若上质丝绢般的肌肤触感,表面柔软到令人不禁想整个人埋进去,充满着弹力,而且犹如暖宝宝一样暖和……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抱起来舒服极了。
明显不是值班室备用的那种便宜货该有的触感……但格伦并未多做感想,紧紧抱住毛毯。
但是,不一会儿,听到抱住的毛毯响起微微的酣睡声,这时格伦神游天外的意识急速觉醒。
「卧槽,这什么鬼!?」
吱呀!起身的格伦身旁……
有位少女。估摸着十岁上下……应该说更接近于童女、幼女。
丝绢一般的细腻白皙肌肤,一洗柔软金发好似羽毛般倾洒在少女周围,化成美丽的河流。符合年纪的窈窕肢体一马平川,却如同纯洁的体现般,无比的清纯可人,神圣不可侵犯,丝毫不知畏怖为何物。
那天真烂漫的脸蛋儿,可爱迷人,今后肯定是个大美女。
这位美丽的幼女,身裹短式睡袍……在格伦身旁缩成一团,正在酣睡中。
「……Who are you?」
格伦不禁爆英语。
似乎感觉到他的视线,幼女轻轻睁开眼睛。揉着那红玉般赤红的惺忪睡眼,边起身……
接着与格伦四目相对,露出灿烂的笑容。
「诶嘿嘿……早上好,爸爸」
「谁是你爸爸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格伦的灵魂呐喊穿透了早晨的学院。
「诶!?你到底谁啊!?好可怕有木有!?诶!?什么情况!?吓死宝宝了!?」
「啊哈哈,爸爸好奇怪。比起这个,爸爸~……早安kiss?」
闭上双眼,蜜汁幼女朝格伦探出嘴唇。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别,别过来哎哎哎哎哎哎哎哎——!?」
就在格伦陷入恐慌时……
「真是,一大早就瞎吵吵!」
吱呀,值班室的门被打开。
出现在门口的是希丝缇娜、露米娅、莉艾尔。
「早上好,老师。昨晚辛苦您了,我们今天早上做了早餐来慰劳您。如果不介意的话……」
抱着塞满三明治的篮子的露米娅,声音越来越小声。
不久……沉默了。
三位少女目瞪口呆地看着床上的格伦与迷之少女。
「爸爸,你怎么了?那些美丽的大姐姐是谁?啊~,我知道啦~!一定是爸爸的情人对吧~!^_^,我要去告密,我要去告密,我要去跟妈妈告密喽♪」
迷之少女一副天真无邪的样子。
「…………,…………呃?」
面对这完全超乎想象的景象,思考回路完全冻结的希丝缇娜那常识性伦理性的思考开始暴走。
① 叫格伦爸爸的蜜汁幼女
② 还听到妈妈
③ 金发,瞳色,美貌……简直跟瑟莉卡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综上所述,结论毋庸置疑……
「难,难,难,难道是老师的女儿!?是老师与阿尔弗涅亚教授爱的结晶!?阿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什么时候的事——!?」
「鬼知道!我完全没有印象!」
「啊哈哈,希丝缇,你冷静点?也有可能是送子鸟送过来的……」
「你才要冷静啊,露米娅!那边是莉艾尔不是我!?」
将看似冷静实则慌了神的露米娅丢在一旁,希丝缇娜开始教训起格伦。
「谁知道呢,真差劲!本来就担心他们孤男寡女同住一个屋檐下,早晚会犯错误,不曾想果然如此。所以我才说『差不多该自立了,偶尔会给你做做饭』!」
「……诶?希丝缇,这话你有说过吗?」
「什么果然如此,你把我当什么人了!?哭给你看哦!?」
「就算没有血缘关系,竟然向养母出手——真是令人发指!」
「所——以——说,我不知道啊!完全没有印象,一点都没有关于这个孩子的记忆!」
「老师,这样她也太可怜了吧……为了这个孩子的将来……你就认了吧……」
「露米娅也不信我!?草,神已经死了!」
对这些骚乱置若罔闻。
「……好可奈」
莉艾尔坐在迷之少女身旁,摸着她的小脑袋。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们好逗喔!」
迷之美幼女的笑声在早晨闲散的食堂内回荡着。
尖锐的声线的确是幼女特有的,但是咬字清晰、语气老成,一股成年女性的成熟魅力。
「真是的……你究竟搞什么鬼啊,瑟莉卡?」
格伦啃着希丝缇娜她们带来的三明治,闷闷不乐地看向坐在左边的迷之美幼女。
「都说啦,尝试用新理论调制的变身药,改变身体构造,结果失败变不回去了哟,吐舌☆」
迷之美幼女瑟莉卡……‘啪’的敲了一下自己的脑袋。
「信你才有鬼,你的白魔【self·polymorph(变身术)】怎么可能会犯这种初级错误。肯定是故意的吧」
「所以今天我是外表看似小孩,内在却是大人的魔法幼女萝莉卡酱!」(注:neta自柯南……)
完全无视格伦的指摘,瑟莉卡挺起贫瘠的胸口,摆出美少女变身姿势。
「啊,啊哈哈……原来是阿尔弗涅亚教授的恶作剧呀」
「你啊你,还是那么会搞事……」
坐在格伦对面的露米娅和希丝缇娜安心地松了口气。
「话说回来……」
希丝缇娜瞄着瑟莉卡那窈窕身体的某一部分,平时高耸的山岳地带如今却一马平川。
「……赢了」
「希丝缇……你看到的有可能是假奶哟……」
露米娅朝感动至极地握紧拳头的希丝缇娜苦笑道。
「对了,瑟莉卡,你打算怎么办?难道就这样一直小小只的?」
坐在瑟莉卡左边的莉艾尔一个劲地摸着她的小脑袋,如是说道。
莉艾尔看来很喜欢幼儿化的瑟莉卡,当做妹妹看待。
「这个嘛……我记得你们今天要进行法医咒文的魔术实验课吧,就是解毒仪式的实践」
「是啊,所以才花了一整晚准备解毒触媒」
「用那个帮我恢复原来的身体,格伦」
「啊?你自己就能做吧,凭什么要我……」
「好像是因为变成了小孩子,魔力容量不太够呢,嗯」
「……卧槽」
格伦一副有苦说不出的委屈样子,看向瑟莉卡。
不过,这也是敲一笔的好机会。
「那好吧,给我一百里尔就给你解毒」
格伦阴险地敲诈瑟莉卡。
「什,一百里尔!?你竟然跟师父兼养母狮子大开口!?」
希丝缇娜听完立马起身指责。
一百枚金币,大约是普通魔术讲师四个月的工资。
「说啥呢,白猫。这姑且算是来自职业魔术师的正式魔术仪式『委托』哦?我这价钱已经算很公道了耶?」
「可,可你也……!」
对于格伦的吊儿郎当,希丝缇娜眼角吊起……
「嗯,好啊。拜托喽」
瑟莉卡轻易便答应了。
「契约成立了呢?」
萝莉卡露出满面笑容。
「……诶?……你真的答应啦?」
反倒是格伦大感惊讶。
「嗯,是啊。毕竟是我自己的错,一百两百我都给」
对于萝莉卡的爽快,格伦一瞬间哑口无言……
(好耶~~~~~!这就是人品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格伦内心欢欣雀跃。
(上课时进行仪式的话,触媒、道具、药品都由学院报销!免费,也就是零成本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一百里尔。对工资用于赔偿变得两袖清风的格伦来说,简直是垂涎不已的临时收入。
「老师现在的想法,我非常清楚呢……」
「啊哈哈……」
看到格伦喜不自禁的样子,希丝缇娜无奈地叹气,露米娅则苦笑。
「……好可奈」
对此置若罔闻,莉艾尔一心摸着瑟莉卡的脑袋。
「哈哈哈~,你们几个,今天的午饭就由我格伦=勒达斯大老师请客!尽管心怀感激吧!」
看到格伦欢天喜地的样子……
「……就是说,在接受你的解读仪式之前,我都要这样子呢……总之拜托你了喔,格伦……各种意义上的」
瑟莉卡意味深长地笑道。
「o,噢……?」
有种自己掉进了深不见底的陷阱里的感觉。
而这预感完美地成为现实。
本日的上课时间即将来到,来上学的学生们络绎不绝。
在上课之前的一小段时间,学生们或进入教室,或在走廊嬉笑打闹。
其中,有人集众目于一身。
「…………」
那就是,一脸不悦地通过走廊的格伦与……
「~~♪」
开心地抱着格伦手臂的美幼女瑟莉卡……她不知为何穿着学院的女生制服(尺寸还刚刚好)。
「那孩子是……?」
「怎么看都是格伦老师和阿尔弗涅亚教授的……私生子……」
嘀嘀咕咕……悉悉索索……
围观着格伦与瑟莉卡的学生们皱着眉交头接耳。
接着,如同为此添油加醋般……
「爸爸,爸爸!今天是什么课呢?萝莉卡好期待哦!」
「别叫我爸爸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由于瑟莉卡天真无邪的童言,更严苛的视线刺喇喇地杀向格伦。
——在此十分钟之前。
「为,为,为,为什么啊校长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幼女的瑟莉卡不知为何作为叫『萝莉卡』的学生转入学院……学院上级要求格伦照顾好她。
百思不得姐的格伦自然跑到校长室质问……
「如你所见啊……瑟莉卡君要求将你和她的女儿萝莉卡编入学院……瞧,手续都办好了」
校长将各类文书摆在格伦跟前。
手续都很完整,问题是内容一眼就看得出是伪造的,简直瞎掰。特别是户籍上写着『萝莉卡』是格伦和瑟莉卡的亲生女儿,其中恶意实乃令人发指。
「哎呀~,真没想到你和瑟莉卡君竟是夫妇呢……就连我里克这双火眼金睛都没能看穿」
「你那是睁眼瞎吧!」
嘭!格伦拍打校长办公桌。
「话说,这文书一看就知道是伪造的好么!?只要到政府机关查问一下就知道了吧!?为何还能通过啊,学院的审查委员会是吃干饭的吗!?再说校长在盖印之前就不觉得可疑吗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格伦正确无比的主张……
「……格伦君,我有句话想告诉你……」
里克校长忽然真♂挚地看着格伦。
「校,校长……?」
对于这严肃的气氛,格伦不禁正襟危坐。
于是……
「……幼女赛高」
认真地如是堂堂宣言。
仔细一看,绅♂士的表情下,呼吸有些粗乱……眼睛的焦点完全散了。
「校长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这不完全着了魔么么么么么么么么——!?草,那个臭女人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说,你有必要做到这地步吗!?伪造文书,对学院关系者使用贿赂、暗示魔术、魅惑魔术、认识操作魔术,能用的手段都用上的全套餐——一般来说,至于这样吗!?」
格伦泪眼婆娑地逼近笑嘻嘻的幼女瑟莉卡——『萝莉卡』。
现在,学院上下没人质疑萝莉卡是学生的事实,而且有手续保障。学院完全屈于萝莉卡的支配之下。
「诶~?萝莉卡不明白这些难懂的话哟~?」
萝莉卡模仿小孩子,侧着小脑袋装傻充愣。
看来是打算坚持萝莉卡这一身份了,想到内在是瑟莉卡就觉得蛋疼无比……
(混蛋……好想杀了觉得可爱的自己……!)
人类从外界获得情报,超过八成是通过视觉。外貌补正影响非常大。
「喂,你给我适可——」
为了遮掩无处可去的尴尬,格伦攥住瑟莉卡的胸襟——
「快看快看,那个」
「呃,怎么看都是DV吧」(注:Domestic Violence,家庭暴力。家暴?格伦打老婆啦^_^)
「竟然欺负那么可爱的女孩子……人渣」
「毕竟孩子无法选择父母……好可怜喔……」
嘀嘀咕咕……悉悉索索……
围观格伦他们的学生皱着眉交头接耳。
看到格伦不禁停下,萝莉卡露出阴谋得逞的邪笑……
「那个……师父大人?现在就给你进行解毒仪式好吗?钱我也不要了」
格伦不由得使用起敬语。
「不行喔~,爸爸。解毒是课上才做的吧?要是不遵守约定,妈妈会发火的哟?还会没饭吃哟?」
「啊,嗯……说得对,约定就得好好遵守呢……」
本日的法医咒文实验课是第五节课……也就是,最后一节课。
「……胃好疼……」
想到今天如此漫长,格伦就感到绝望。
口无遮拦。
于是,为了开始第一节课,格伦他们踏入教室的瞬间。
「「「「喂喂喂喂,真的是老师和阿尔弗涅亚教授的私生子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早已听到传闻的学生们一齐涌向格伦他们。
「「「「呀啊啊啊啊啊——!她就是萝莉卡妹妹!?呀啊——!」」」」
「「「「唔哦哦哦哦哦哦哦哦——!超可爱的有木有!?我的萝莉控之魂,燃烧吧啊啊啊啊啊啊——!?」」」」
那可爱迷人的模样深受大家喜爱,萝莉卡转眼间就受到大家的瞩目。
另一边——
「我们看错你了,老师!竟然背叛了我们单身狗同盟!」
「啊~!男人爱着母亲和姐姐,珍视她们再自然不过了!」
「不过竟然真的出手……是母控的耻辱!不可原谅!」
「谁是母控啊,哈!?」
格伦遭到小部分拥有特殊性癖的男生围攻。
「都——说——了,不是!你们听好,别被她的样貌骗了哦!这个操蛋的小鬼头其实是——,————」
格伦拼命解释……关键的部分却说不出来。只是嘴巴嘎巴嘎巴动着而已。
「……?其实什么啊,老师?」
(竟是制……制约!?)
所谓制约,就是限制行动的魔术。介入对象的精神,完全封锁指定的行动,接近于咒术。
现在的格伦被施加了『不能揭露瑟莉卡的真实身份』的制约。
(这个臭女人,什么时候动的手脚……!?)
脸颊抽搐地瞪着瑟莉卡,发现这位倾国大恶女一脸邪笑。
(再说,算一下我的年龄就知道我不可能有这么大岁数的女儿……!?)
恐怕是瑟莉卡使用了暗示魔术吧,因此学生完全没有注意到这根本性矛盾。
(瑟莉卡这家伙究竟想干嘛!?混蛋啊!)
无视烦恼不已的格伦。
「大家好~,我叫萝莉卡哟!今后请多多指教哦?」
嘻嘻,萝莉卡妩媚妖娆地朝大家露出灿烂笑容……
「萝莉卡妹妹……不愧是阿尔弗涅亚教授的女儿呢……竟来肯定是个大美女啊……」
「啊,好可奈喔……我将来也想要个这么可爱的女儿」
女学生们一副向往的表情……
「糟,糟糕……萝莉卡酱萌到我了……」
「她就是天使啊……」
「我……可是年上派的啊……」
「萝,萝莉卡酱,哈~哈~……」
「喂,快醒醒,瑞塞尔!三年起步,最高死刑,你要三思啊!?」
「三年而已,血赚不亏啊……?」
「瑞塞尔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男生们也打开了新世界。(小P:这是被开♂发了吧)
所有学生都被宛若天使(内在是恶魔)的可爱萝莉卡俘虏了。
「比预想的还要糟糕耶……」
看着恍惚的一行人,希丝缇娜在角落里抱头蹲防。
「啊,啊哈哈……我们也不知什么时候中了招,没法说出她的身份呢……」
对于瑟莉卡行事如此周到,露米娅也只能苦笑。
「唉~……看来犯人就是她了……究竟有什么目的呢……?」
完全看不透瑟莉卡的意图,希丝缇娜只能侧着脑袋。
「……嗯。果然好可奈」
另一边,莉艾尔半睁着眼,依然一心顾着抚摸萝莉卡的脑袋……
就在这时。
「你们要瞎吵吵什么么么么么么么么么么么么——!?」
嘭!教室的门被推开,勃然大怒的男子大吼道。他就是学院的魔术讲师,哈雷。
「早就到了上课时间,快回座位上去!」
看到哈雷登场,围着萝莉卡的学生们犹如蜘蛛的孩子般四散而去,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格伦=勒达斯……你连这种学生都管不住,果然没有资格担任……」
哈雷一如既往地呵斥格伦……
「……?」
看到害怕(演技)地揽着格伦腰的萝莉卡,皱起眉头。
「这小姑娘……?还有那发色和眼瞳……哼,原来如此」
「啊,你发现啦!?不愧是前辈,果然靠得住的人只有您老了啊!?其实我心中一直对前辈——」(小P:手动滑稽)
「没想到你跟那个魔女竟是这样的关系……」
「……呸!会期待哈前辈是我脑筋抽了……赶紧回去吧你,哈」
「评价怎么突然大暴跌了!?话说,我的名字终于只剩下一个字了咩!?」
对于格伦的变脸速度,就连哈雷也不得不惊讶。
「哼,总之,不能让这种年幼的孩童踏入神圣的学院!这里可不是托儿所,给我学个五年之后再来!」
「可是,手续都办好了……赶不走的……」
「那就让我来测试一下这个孩子有没有资格踏入神圣的学院!如果我判断不行,就赶紧滚回家去!」
听到哈雷的话,学生们开始窃窃私语。
「这样好了……跟我进行魔术问答吧,孩子」
魔术问答。互相提出魔术理论的相关问题,并各自回答……是一种比起魔术技巧更考验知识的讨论方式。
成年人且是超一流魔术师的哈雷对孩童提出这种对决,即是说……
「切,哈雷那家伙根本就是想把萝莉卡妹妹赶出学院嘛」
「真不像大人呢……」
「为老不尊……」
窸窸窣窣,学生们皱着眉低声细语。
「等,前辈!?我劝你不要为好……?」
听到魔术问答,格伦慌忙劝说哈雷。
「哦?你也是个护犊子啊,不希望看到自己的孩子输得体无完肤是吗?」
「不,不是这意思……」
格伦的说服也变得空虚……
「好啊?是叫魔术问答么~?萝莉卡接受挑战哟!」
萝莉卡笑嘻嘻地挺起胸膛。
「喂,你说什么——」
「哦?」
「萝莉卡有跟爸爸妈妈学到好多魔术知识哟!所以尽管放马过来吧,叔叔!」
「叔,叔叔……!?我,我才二十六……哼!不知天高地厚的井底之蛙,让我来教你什么叫山外有山人外有人!」(小P:EXM?二十六秃顶,我好担心我几年后的样子,囧)
冲昏头脑的哈雷中了瑟莉卡的圈套……
「竟,竟然……好可怜」
学生们说道。
「竟,竟然……好可怜」
格伦说道。
「一样的话,意思却不同……语言还真是有趣呢」
「啊,啊哈哈……」
于是,一如既往,希丝缇娜无奈地叹息,露米娅含糊一笑……
「…………超,可奈喔」
完全无视这一切,莉艾尔抚摸着萝莉卡的脑袋。
在一行人的注视下,哈雷与萝莉卡随即开始魔术问答。
(哼!就算是那个魔女的女儿,像你这种小姑娘也绝对没有万分之一的胜算!让我教你什么叫阅历的差距!)
哈哈哈哈——!
哈雷神气昂扬地在黑板上写下魔术式。
无数的数字、记号与符文的罗列,从黑板的一端写到另一端的长幅公式……
「哼!这是莱斯特导师用于计算热能转化为动能的三号方程式。当然,也加有我自己的修改!你来解吧!」
「「「「呜哇,干劲十足啊!?」」」」
「「「「真不像大人啊啊啊啊啊!?」」」」
学生们怨声载道。
「当然,不能使用魔导演算器、算盘和并列思考演算魔术……要想跨入我魔术学院的大门,至少得能解开这种程度的公式呢……?」
呵呵呵,哈雷露出惹人厌的奸笑。平时被格伦和瑟莉卡戏弄的怨恨也得以尽数发泄。
「快解出这个公式α案例的特异点的近似数!解不出来的话——」
就在这时,萝莉卡踮起脚尖在黑板下方写下小小的『1.13』。
「…………………………神马?」
哈雷惊讶得目瞪口呆,看来萝莉卡的答案无疑是正确的。
「叔叔,我答对了吗?」
「…………嗯,答对了」
「太好啦!不过……这个公式还真是厉害呢!虽说是处于特殊条件下,但叔叔竟然能作出将火力提升13%的公式耶!妈妈要是看到也会吓一跳呢!」
笑眯眯的萝莉卡无比的天真无邪……
「「「「萝莉卡妹妹,简直碉堡了了了了了了了了了了了了了——!?」」」」
下一瞬间,学生们欢呼沸腾。
「这,这,这不可能……!?这条公式是我长年研究的成果之一……还未在任何地方发表过……可是,没有魔导演算器、算盘和并列思考演算魔术,竟然只靠心算就解出答案……!?这般年幼的少女,实在难以置信!?」
「不是那个,哈~……什么前辈,她其实是——,——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制约真烦死个人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脸色铁青的哈雷与烦躁地搔首的格伦。
「那么,轮到我出题了呢?」
天真无邪地说道,接着看向格伦。
「爸爸~,爸爸~,萝莉卡要亲亲抱抱举高高ლ(°◕‵ƹ′◕ლ),够不着黑板啦」
「唉~……」
格伦似乎放弃抵抗了,挟住萝莉卡的两肋,高举过头顶。
「……记得手下留情哦?」
「嗯!」
听到格伦的话,萝莉卡点点头。
萝莉卡拿起粉笔,从黑板的左上端开始书写公式。
「……哦,这个公式是关于时空间魔术的……」
哈雷一眼便看穿萝莉卡所书写的公式,平静地扶了扶眼睛。
「这年纪就能写出关于时空间魔术的公式……尽管很想称赞你,但还是太天真了…这种程度不过是面向院生的等级……」
恢复冷静的哈雷说着这些话的时候,格伦抱着的萝莉卡刚好将公式写到黑板右上端……
「爸爸,爸爸,那边那边」
「好好」
在萝莉卡的催促下,格伦抱着萝莉卡再次回到黑板左端……萝莉卡在第一行公式的下方继续开始书写公式。
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
「heng,哼!这种程度还不足为道」
「爸爸,爸爸,那边那边」
「……好好」
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
「……这种程度的公式……」
「爸爸,爸爸,那边那边」
「…………好好」
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
「……这种……程度……」
「爸爸,爸爸,那边那边」
「…………………好好」
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
「………………………」
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小P:密集恐惧症,瑟瑟发抖)
「打,打住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哈雷不由得发出尖叫。
「「「「……」」」」
学生们哑口无言。
不久,出现在黑板上的是,从黑板左上到右下,写满整个黑板的超巨大公式。
「这是来自第三视角的平行世界间关于相互时间流的思考实验近似式哟?是我做的喔♪」
「您,您刚才说什么!?」
听到极具冲击性的话语,哈雷不由得使用敬语。
「听好喽,叔叔。假设这个世界存在所谓的『上帝的视角』,在这疑似条件下两个平行世界间的时间流动达到第十三世界周期时将会出现多大的差距…请答题♪啊,如果能计算出世界的预定终末时间的话,分数会更高哦!」
学生们听得一脸懵逼。
「不是叫你手下留情了吗……」
「诶?这是我无聊时想出来的公式哟?爸爸」
格伦脸颊抽搐,用拳头咕噜咕噜地转萝莉卡的脑门,而萝莉卡只是疑惑地侧着脑袋。
「我,我能问一件事吗……?这条公式,能使用魔导演算器、算盘和并列思考演算魔术……?」
哈雷淌着冷汗,战战兢兢地询问……
「诶?要用到么?」
萝莉卡天真无邪的话语未免过于残酷了。
「hao,好,不用就不用!老子可是天才,这种幼儿的问题……不在话下啊啊啊啊啊啊啊——!?」
说得波澜壮阔,哈雷泪目地站到超难题面前——
——三十分钟后。
「嘎啦~,嘎啦~,嘎啦~」
「好棒好棒!叔叔好棒哦!完全正确!」
萝莉卡对憔悴的哈雷鼓掌赞赏。
「那,那,那,那是当然,我,我,我可是天才……!」
朝舌头都捋不直的哈雷……
「嗯!那就进行下一个问题吧!」
萝莉卡残酷地追击。
「咳!」
哈雷吓得一个机灵。
「魔术问答才刚刚开始哦?这种简单的问题…根本拿不上台面,叔叔肯定不会认可我吧?」
「没,没,没错!我,我还没认可你…………!?」
「那我就出题了哦?题目是因果律命运论的永远主题:打破命运!颠覆这条件下的定性命运理论上需要多少魔力?」
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
——略。
「再来再来,下一题是概念存在定义议论!请完成这个条件之下的『恶魔』理论创造?」
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
——略。
「下一个是白金术,生命神秘学!从零开始创造生命所需的能量总量的思考实验……也就是扮演神明!」
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
略、略、略——
——于是。
「好吧,我承认……你是拥有踏足学院资质的魔术师的原石……唉~……」
一身雪白,燃尽的哈雷在教室的角落里缩成个土豆,有气无力地嘟哝。(小P:莫名的可怜,可又好想笑^_^)
「好耶,爸爸!那个叔叔说我是魔术师的原石耶!快夸我!」
「哪有你这样的原石」
格伦头痛不已。
「「「「萝莉卡妹妹,碉堡了了了了了了了了了了了了了——!?」」」」
「「「「表现很好哟,萝莉卡妹妹!」」」」
学生们发出了欢呼声。虽然可爱又迷人,但会招来死亡……萝莉卡完全成了偶像。
「这种小孩子……竟能……超越我……我的天才不过是人类领域内的……跟真正的天才比起来……叽叽咕咕……」
另一边,见识到自己绝对无法超越的绝望障壁,完全断念了。
「哈,哈雷老师无疑是天才……」
「啊哈哈……只是这次找错对手了呢……」
于是,一如既往,希丝缇娜无奈地叹息,露米娅含糊一笑……
「嗯……了不起」
半睁着眼的莉艾尔摸着萝莉卡的脑袋。
如此这般。
幼女化瑟莉卡……萝莉卡融入班级的一天开始了。
外表看似小孩,内在是大人……而且是『瑟莉卡』。
理所当然的,活了数百年的传说中的魔术师瑟莉卡的『普通』与一般魔术师的『普通』基准简直是一个天一个地。
因此,让格伦头疼不已的时间开始了……
召唤术课——
『GYAOOOOOOOOOO——!』
「这什么鬼啊啊啊啊啊啊!?」
听到出现在演习场正中间的巨龙的咆哮,格伦尖叫道。
「谁,谁搞的啊啊啊啊啊——!?谁把龙召唤过来的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是萝莉卡哟」
「那你很棒棒哦!?我不是说要召唤无害的魔兽吗!?」
「诶~?可是,爸爸啊,那只是还未获得知性的成(年)龙……是杂鱼哟?完全没有危害性哦……」
「别拿你的基准来说话!?快送回去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GYAOOOOOOOOOO——!』
「「「「萝莉卡妹妹,碉堡了了了了了了了了了了了了了——!?」」」」
「「「「好棒棒噢噢噢噢噢噢噢——!」」」」
黑魔术实践课——
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
萝莉卡释放的黑魔【Gail·Blow】卷起的暴风将目标人偶连同后面的树林连根拔起。
看着抟摇直上九万里的树木与裸露的空地,学生皆哑然失色。
「太过 火 了,白痴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格伦抓住萝莉卡的脑袋使劲摇。
「你还说变成小孩子没有了魔力,为什么护身用的非杀伤性咒文威力这么扯淡啊!?」
「讨厌啦~,爸爸。是改造啦,改造」
萝莉卡取出一枚纸张。上面描绘着独自改编的魔改造【Gail·Blow】的咒文和『某种』魔术式。
「就算魔力不多,只要改编咒文,增幅威力,那种程度……」
「你咋不上天呢!?」
「「「「萝莉卡妹妹,碉堡了了了了了了了了了了了了了——!?」」」」
「「「「好棒棒噢噢噢噢噢噢噢——!」」」」
午休时间——
「哼唧,哼唧……小妹妹,你好可爱喔……?」
某位怪蜀黎向通过走廊的萝莉卡搭话。他就是学院魔术教授,杰斯特男爵。
「你就是萝莉卡妹妹吗……要不要跟蜀黎做一些美♂妙的事情呢……?」
「美妙的事情?」
「不是痛痛或者奇怪的事情哟……?你能帮忙蜀黎的精神支配魔术的练习吗……哈~……哈~……」
「好啊?那萝莉卡就来试试蜀黎的精神支配魔术有多厉害吧♪」
「呼,呼呼……激动得都硬起来啦啦啦啦啦啦啦啦——!?那就马上……」
萝莉卡傻乎乎地跟着莫名兴奋的杰斯特而去……
「不能跟怪蜀黎走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阿——!?」
格伦猛冲过来,一脚踹飞杰斯特男爵。
紧跟着——
「喂,杰斯特你混蛋……要将我们的天使带到哪去……?…….啊!?」
「看来需要调♂教呢……」
化身萝莉卡亲卫队的学生们团团围住杰斯特。
「咿,咿——!?你,你们等一下!?我只是想成为那个孩子的爸爸……」
「……斩立决」
莉艾尔怒目地如是宣言,挥起不知何时炼成的大剑——
无视背后上演的惨剧,格伦斥责起萝莉卡。
「你究竟明不明白自己现在的状态!?使不出平时的魔力对吧!?还傻乎乎地跟那个变态走,要是出事了怎么办!?」
「诶~?爸爸真是爱操心呢~」
「啊啊啊啊啊我受够了!今天赶紧结束吧啊啊啊啊!?」
郁闷的格伦与天真无邪的萝莉卡……
「啊哈哈,格伦老师今天很照顾萝莉卡妹妹呢」
露米娅微笑着守望他们。
「真是!那个人也老大不小了,还装嫩……也不知道害羞吗!?」
「咯咯,希丝缇……你这是吃醋了吧?」
「吃!?」
「是啊……今天又萝莉卡妹妹在,老师没怎么关注你呢?」
「什,什,什,才不是呢!我的意思是没有大人应有的样子而已!绝不是……」
看到希丝缇娜面红耳赤地解释,露米娅一副心知肚明的样子咯咯窃笑。
——于是,终于来到第五节课。
「总算到解毒仪式的实践课了……」
在学生聚集的魔术仪式室,格伦疲惫地嘀咕。
「喂……萝莉卡……」
「嗯?什么事~?爸爸」
「赶紧的……把在学院中施加的暗示、魅惑还有制约都解除了…不然等你身体恢复之后,会有很多麻烦事的……」
面对格伦无比正确的意见。
「……,……好吧好吧,差不多是时候了……」
至今为止的小孩子举止一转,变回平时的瑟莉卡。
「我还想多玩一会儿呢……不过无可奈何」
啪!
瑟莉卡打了个响指。
惊!
学生们一个机灵。
「yi,咦……刚刚发生什么事……?」
「感,感觉意识一下子清醒了……?」
对于突然产生的不可思议的感觉,学生们疑惑地眨巴着眼睛。
「啊~哈~哈!今天真是对不住你们,其实都是我的恶作剧来着……」
于是,瑟莉卡开始说明事态。
学生们听得目瞪口呆……
「也就是说……因为魔术药造成的变身魔术失败,无法恢复是吗……」
「就,就是说嘛……果然是阿尔弗涅亚教授的恶作剧呢」
「再说,按老师的年龄,不可能有这么大岁数的女儿呢……」
「为,为什么我们没有觉得奇怪呢……?」
各自都理解了情况。
「呼……总算完事了」
格伦安心地松了口气。
「接下来只要用解毒仪式将瑟莉卡变回原样就行了……快开始吧,瑟莉卡」
「噢,那就拜托你了哦?」
格伦牵着瑟莉卡走到房间中心的法阵中……
就在这时。
「等一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伴随着突然响起的‘等一下’,一名男子闯入仪式室。原来是杰斯特男爵。
「喂……你怎么还没死啊……」
「嗯……斩了」
男生阵营与莉艾尔一齐向前。
「等,等下!?拜托你们听我说!」
脸色铁青地杰斯特男爵顺势开始嘴遁。
「我反对进行解毒仪式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好,莉艾尔,我允许你斩了他」
「嗯」
莉艾尔架起大剑。
「咿———!?再等一会儿,听我把话说完好吗!?」
远离莉艾尔,杰斯特堂堂宣言道。
「总之,关于萝莉卡妹妹的事情我都听说了!」
「何时何地?」
无视格伦的逼问,杰斯特继续说道。
「你们再好好想想,这样真的好吗!?继续进行解毒仪式的话……那位幼女天使妹妹就会永远离开我们了噢噢噢噢噢噢噢噢——!?」
「……啊?」
「「「「e!?」」」」
格伦大感无语,学生们顿时惊醒,睁大了眼睛。
「你们自己看看,萝莉卡妹妹那奇迹般美丽可爱的御姿!?凭这御姿,我便能吃下三条胖次(パン,面包,雾)!那金丝一般的黄金色秀发散发的芳香,就是湖水我也能一饮而尽!正因年幼故而无一丝污秽的纯洁无垢,失去这种究极之美——说是失去人类的魁宝也不为过!你们说对吗,诸君!」
「变态啊……」
就连格伦也招架不住。
「诸君,你们能容许吗!?格伦老师可是想要将我们的天使……萝莉卡妹妹从这个世上抹杀掉哦!?诸君能够容许此等穷凶极恶之人吗!?这是人干事吗!?」
「喂喂……」
「如果觉得我的话有道理,恳请诸君助我一臂之力!共同打倒企图破坏人类魁宝,这个世界的邪恶——格伦老师!」
杰斯特越说越激昂,张开双手,最后如是宣言。
「这是神之名下的正义之战——圣战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教室鸦雀无声。
接着——
「……蠢蛋。谁会赞成你的妄言啊……呃?」
格伦顿时发现,所有学生都盯着自己。
「yi,咦~?难,难,难不成你们……同意这个变态的话了……」
就在这时。
咻咣当!
一记刚速剑扫向格伦。
「唔诶诶诶诶诶诶——!?」
从格伦鼻尖惊险掠过。
袭击的人自然是……
「莉,莉,莉艾尔,你搞毛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莉艾尔。
「我不是很明白」
重新架起大剑的莉艾尔依然半睁着眼,视线却盯着某处……
「……大概是格伦的错」
说完,再次操刀上前。
「啥————!?什么鬼!?」
「没事,只是变成马蜂窝而已!」
「哪里没事啦!?」
「萝莉卡由我来守护!喝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咿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莉艾尔挥剑追着格伦屁股跑。
以暴走的莉艾尔为首——
「没,没错……我们竟犯下此等错误……!?」
「嗯……不管萝莉卡妹妹的真实身份是什么,都无所谓……!」
「对……决不能永远失去萝莉卡妹妹……!」
「守护萝莉卡妹妹……!」
学生们纷纷响应……
「各位,现在正是揭竿而起之时!」
「没错,打倒想要非法夺走我们的萝莉卡妹妹的格伦老师啊啊啊啊啊啊啊——!」
「「「「唔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哦哦哦——!」」」」
学生们一齐涌向格伦——
「开什么玩笑啊啊啊啊——!?你们这是中了邪吗——!?」
用体术接连架开学生们的攻击,格伦发出尖叫。
「喂,瑟莉卡,这什么情况!?」
「嗯~?是施加在学院全体上的魅惑魔术还没解咒吗?还是因为小孩子的模样……?姆……?」
对眼前的混沌骚乱置若罔闻,瑟莉卡悠闲地分析原因。
「那你倒是赶紧解咒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嗯,好啊。那就赶紧把我变回去」
「现在哪有那闲工夫,白痴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在疾风怒涛的战斗盛宴中,格伦大吼道。
「咿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挥剑斩来的莉艾尔。
「岳父大人,请务必将您女儿嫁给我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小P:萝莉卡是我的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趁乱求亲的杰斯特男爵。
「「「「萝莉控我当定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舍弃常识的学生们——
场面霎时一片混沌。
「……都该吃药了」
于是,一如既往,希丝缇娜无奈地叹息……
「啊,啊哈,啊哈哈……」
露米娅含糊一笑。
……于是,混沌的盛宴之后。
「可算收拾完了……」
夕阳西下,在回家的路上,格伦与瑟莉卡携手而行。
「辛苦你啦」
瑟莉卡恶作剧地笑道。解毒仪式顺利完成,完全变回妖艳的成年女性姿态。
「切,还不是拜你所赐……」
格伦发着牢骚,气呼呼地撇向一旁。
「修理仪式室的费用竟然花了一百里尔!简直是赔了夫人又折兵,混蛋啊!」
「啊哈哈,抱歉啦。作为歉礼,今天晚饭就做你喜欢的」
另一边,瑟莉卡不知为何很是开心。
「说吧,你今晚想吃什么?」
看到瑟莉卡欢快地这么问,格伦道出心中的疑问。
「我说……瑟莉卡,你为什么要变成小孩子呢?」
「…………」
「你说【self·polymorph】失败是骗我的吧?绝对是故意的。你费这么大劲……究竟想干什么……?」
「…………」
一时间,瑟莉卡闭口不言。
二人沉默着往前走。不久,在格伦打算放弃追问时……
「……你最近」
瑟莉卡开始述说缘由。
「太关注学生了吧?将我完全忘在脑后?」
「啥?」
「所以说……如果变得比学生还要年幼的话……你会不会更关心我一点……?」(小P:咦,我的屏幕怎么红了,打不了字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说着,看向格伦。
「……逗你的?」
瑟莉卡恶作剧地笑道。
「……真是的」
格伦无奈地叹了叹气,搔起脑袋。
「今天忙活一天,肚子都快饿扁了,我要大吃特吃。香芋和加了香草的烧鸡,焖鲑鱼,肉饼,苏格兰煎蛋,鱼&大桶的炸薯片,黑麦面包。这是你的谢礼哟……会做给我吃的吧?」
气呼呼地扭向一旁,格伦点出今晚的菜单。
「吃完饭之后,用你泡的红茶和点心,悠闲地开个茶会。……这样可以了吧?」
「好啊。虽然会费些时间……不过今晚是特别的」
瑟莉卡满意地露出微笑。
二人并排前行,幽幽的月光温柔照亮着二人的前方。
(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