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爆肝工程师的异世界狂想曲(异世界狂想曲)
  4. 第八卷
  5. 告白
  6. 繁体版

告白
2017-06-22 20:43:05

		

「我是佐藤。虽然我经常被年纪小的女孩子所喜爱,不过向年纪大的对象告白却从来没有成功过。以前交往过的女朋友也都是同年龄。我想自己大概是出生于被大姊姊所讨厌的星辰之下吧。」
「我回来了……」
「欢迎回来。有没有受伤?来,把外套脱下来,先躺在这里吧。」
我将外套交给出来迎接我的亚里沙,照她所说整个人扑进了客厅的沙发里。
与雅洁小姐令人感动的重逢之后,我为了消灭其他氏族的水母而利用闪驱绕行了行星一周。
总计打倒了七万只以上,但我的等级仍是三百一十级。
经验值计量表多少增加了一些,但这一次只让计量表的百分之五产生变化而已。
而且,水母所属的「怪生物」目录比起「魔物」获得的经验值似乎还要少,换算大约两千只水母才等于一条大怪鱼。
毕竟水母的尸体里面没有魔核呢。
无论是哪个氏族,高等精灵们都召唤出强大的拟态精灵与水母进行战斗。
倘若不在意世界树及精灵的损害,就算没有我,几乎所有的氏族都能够排除掉水母。
贝里乌南氏族散发闪闪金光的迦楼罗以及比罗亚南氏族挟带熊熊火焰的伊夫利特在我脑中缭绕著,我一边进入了梦乡。
唉,活生生一个人绕遍行星一周真是累死了。
「准备妥当了吗?」
「是的,总觉得很难为情呢。」
在巫女露雅小姐的呼唤之下,我坐进了游行用的轿子里。
消灭水母的五天之后,我在精灵们庆祝水母消灭的祭典中被邀请为主宾。
尽管我坚持拒绝上街游行,但最终输给了雅洁小姐的请求攻击,所以才会出现在这种场所。
「勇者──大人──准备抬起──轿子了──」
「嗯嗯,麻烦你们了。」
负责抬轿的是青黑色皮肤,小巨人一般身材的洞穴巨人。
虽然比不上森林巨人,但一样使用拉长音的说话方式。
「帅气~?」
「非常帅气哟!」
「太气派了,主人。」
「主人,非常出色──这么称赞道。希望有一样的铠甲。」
我向顶著发亮的双眼看著我的装扮的兽娘们和娜娜挥手。
今天的服装据说是勇者大人流传下来的蓝色铠甲。
若不换上勇者的称号就只是普通的沉重铠甲,一旦套用勇者称号后就会自动根据我的体型变形,简直就上没穿上一样轻巧。
「比起铠甲,主人果然还是穿白衣比较好看呢。」
「是吗──主人穿围裙的模样也相当可爱哦?」
我对亚里沙和露露有些离题的对话投以苦笑,将目光转到广场上聚集的人们。
今天似乎是整个波尔艾南的精灵们都集中到这里了。但再怎么说也不可能包含在睡眠槽的精灵。
除了棕精灵们和羽妖精这些老面孔,守宝妖精、矮精灵、希尔奇、洞穴巨人等妖精族以及在波尔艾南之森外围存在有隐村的各类兽人族长们也列席其中。大概因为是祭典,每个人都盛装打扮。
正在游行的我,头顶上有许多羽妖精洒著花瓣飞来飞去。
「佐藤!」
我回头望向人群中的呼唤声,赫然见到格亚跑在轿子的旁边。
「感谢救助!」
看样子,他是来感谢我虚空瞭望台的那件事情。
「认同!」
什么东西?
我不解地倾头,却是被格亚用久违的看待傻瓜般目光向上望来。
所以说,单一词汇我根本听不懂啊。
「蜜雅,婚约,承认!」
停下脚步的格亚一句一句地叫了出来。
不不,那只是蜜雅自己的说法,根本就是空穴来风啊。
说著,我想要澄清误会,但他已经消失在人群的彼端。以后找机会澄清一下好了。
不久,我可以看见站在中央坛上的雅洁小姐。
她今天并非巫女服,而是身穿让人不禁要称呼「妖精女王」的高领豪华礼服。
这种表情端庄的雅洁小姐也很不错呢。稍后来拍个合照好了。
「波尔艾南的孩子们,请听我说。之前一直对各位保密,其实如同我们母亲般的世界树曾经因为名为邪海月的怪生物而陷入了危机当中。不过,在前些日子终于顺利消灭了对方──」
雅洁小姐用通透的声音向会场聚集的人们报告水母的事情。
或许是事前拟定好了说稿,雅洁小姐的语气和平时不同。
「──所以,他正是拯救了世界树的人族勇者无名!请各位给予感谢的掌声!」
雅洁小姐凛然的侧脸令我著迷的期间,对我的介绍也结束了。稍迟了一些,我才向鼓掌的人们挥手。
掌声停止时,舞台上出现了七道光柱。
「咦……咦咦咦?」
从雅洁小姐不知所措的反应来看,应该是在意料之外吧。
不久,出现在那里的是圣树会议上曾经见过的其他氏族的高等精灵们。
而且这次并非影像,似乎是实体。
「不会吧!圣树大人们竟然会离开自己的世界树……」
顺风耳技能捕捉到巫女露雅小姐的喃喃自语。
看样子,这对于长寿的精灵们来说也是很罕见的例子。
不知不觉中,喧嚣的广场安静下来,精灵以外的许多种族都跪拜下来。至于精灵们虽然没有跪拜,却也一脸紧张地打直身子。
「对不起,雅洁。我为大家未经预告就来访一事深表歉意。」
大概是代表了其他的高等精灵们,巴雷欧南氏族的露洁女士用充满威严的口吻向雅洁小姐致歉。
圣树会议当中也有男性高等精灵,但今天只来了女性。
「为……为什么呢?」
「对于不仅拯救了波尔艾南,而是所有八棵世界树的勇者无名,光是雅洁你一人给予祝福的话想必还不够吧。」
「打破惯例固然让我们心中过意不去,但波尔艾南之外都可以托付给他人留守,于是我们就来到此地了。」
高等精灵们纷纷回答雅洁小姐问题。
「勇者无名,我们比罗亚南氏族将认同你这位恩人为朋友。欢迎你随时来访。我非常期待你的焰术和比罗亚南的秘技相互较量那一天。」
长得很向雅洁小姐的红头发高等精灵大人用热血般的狰狞笑容与我握手。
「勇者无名,我们布拉伊南氏族也认同你这位恩人为朋友。比起你的力量,我们更看重你的智慧。欢迎你将来能够造访。届时再一起进行研究吧。」
头发彷佛翡翠一般具有奇特质感的高等精灵大人,用蕴含智慧的沉著笑容将纤手放在我的手上。
其他高等精灵们也同样说著感谢之言并叠上自己的手。
最后──
「勇者无名!感谢你解决了我们贝里乌氏族造成的疏忽!凡是勇者无名有所求,我们贝里乌南发誓一定会倾全族之力提供协助。无论什么要求都无所谓。欢迎你随时提出。」
水色头发周围飘浮著水滴的贝里乌氏族高等精灵则是流著滂沱的眼泪一边以双手握住我的手。
「「「我们圣树会议承认勇者无名为第九柱的圣树。」」」
──啊?
「「「赐予祝福。」」」
除雅洁小姐的七名高等精灵这么唱和,并依序对隔著面具的额头给予祝福之吻。
总觉得有点难为情呢。
V获得称号「贤者」。
V获得称号「圣树」。
V获得称号「精灵的恩人」。
V获得称号「高等精灵之友」。
V获得称号「高等精灵的恩人」。
奇怪?所谓的圣树不是高等精灵大人的职称或昵称吗?
「「「啊──!」」」
雅洁小姐和会场里的亚里沙及露露发出了尖叫。
不知为何,雅洁小姐泪眼汪汪样子。
「……圣树大人们给予了誓约之吻?」
见到高等精灵大人们的行动,精灵们也愣住了。
之前说过亲吻额头是很神圣的行为,换成高等精灵对人族亲吻的话大概就是令人无比错愕的稀奇事了。
「怎么了,雅洁。你不赐予祝福吗?」
「呜……呜呜呜……我做不到。」
面对比罗亚南氏族高等精灵的问题,雅洁小姐红著脸摇摇头。
我很想让雅洁小姐亲吻,但却被拒绝了。实在有点可惜。
「勇者无名,这是我们提供的谢礼。希望你能收下。」
高等精灵们纷纷从空间魔法「万纳库」当中取出巨大的蓝色结晶柱。
根据AR显示,这种每根有一吨重的结晶柱就是圣树石。
「无论是用在何种用途,我们一概不会干涉。期待你的决定了。」
原来如此,她们似乎希望我代为解决波尔艾南氏族圣树石不足的问题。
之所以没有直接交给本人,大概存在著什么我不了解的理由吧。
「别了,勇者无名。」
「下次再见了!」
说毕,高等精灵就和出现时一样消失在光柱之中。
说到这个,我好像还没告诉她们自己叫佐藤吧?
哪天到她们的世界树去玩的时候再展露出真面目,告诉她们我在这个世界的通名好了。
我不经意回头,只见雅洁小姐正在偷偷打量我这边。
「雅洁小姐,有了这个就能将波尔艾南的光船恢复至原先数量对吧。」
「咦?这不是要给佐藤你的东西吗?」
我以为她是想要圣树石的结晶柱而开不了口才会偷窥,看来并不是这个样子。
「我一个人根本用不完哦。待重建光船并修复世界树之后,剩下的再给我就很够了。」
反正我还有大量的苍币,几乎没有什么必须要用到圣树石的用途。
「毕竟我在波尔艾南承蒙大家毫不保留地传授了各式各样的知识,请让我至少用这种方式偿还这份恩情。」
「佐藤。」
雅洁小姐呼唤我的名字,一副感动万分的样子抱住了我。
远远可以听到亚里沙和蜜雅说出「有罪」的微弱声音。
在视野边缘,我见到长老精灵之一向乐团使了个眼色。长老好像要代替雅洁小姐来主持祭典的样子。
「不知不觉中,竟然连其他氏族的高等精灵也勾引到手了。」
「负心汉。」
亚里沙和蜜雅两人固定住我的手臂这么抗议道。
在祭典中摆出可丽饼摊车的露露也有些不高兴。
至于帮忙露露的娜娜和摆出烤肉摊车的兽娘们还是老样子,正开心地与波尔艾南的居民们融洽交流著。
这个森林里的人们不仅种族不同,对亚里沙的紫色头发及露露的容貌也没有任何忌讳的样子。
世界观光之旅结束后,在这座森林里落脚定居或许也不错呢。
「雅洁小姐,怎么了吗?」
我向从刚才就在一直偷看这边的雅洁小姐这么发问。
总觉得对方就像个希望心仪的异性察觉到自己心意的青春期女孩一样,让人心中变得更加期待了。
虽然这恐怕是我想得太多所导致的误解,不过男人总是对这种意有所指的态度毫无抵抗力呢。
「佐……佐藤,你跟我一起过来。」
雅洁小姐牵起我的手,整个人猛然站起。
好像慌慌张张的样子。
「好的,您不嫌弃的话──」
点头同意后站了起来,衣袖却被人用力拉住。
目光望去,亚里沙和蜜雅正拉著我的袖子。两人的脸上彷佛写著「不要去」。
「我很快就回来哦。」
将两人的手指从袖子移开,我微笑著这么告知。
我牵著雅洁小姐的手,透过她的转移往世界树移动。
「这莫非……该不会是……」
转移地点是位于世界树最内部的雅洁小姐私人房间。
隔著墙壁可以听到水声。
我的脑中浮现出雅洁小姐淋浴时的裸身。
然后下意识用生活魔法的「柔洗净」和「乾燥」来清洗身体。
「久等了。佐藤你也要淋浴吗?」
水声停止,裸身围著浴袍的雅洁小姐从浴室里出来。
「咦,不,我用生活魔法清洗完毕了。」
「……是吗。那就好。」
看似有些妖艳的雅洁小姐拉著我的手前往昏暗的隔壁房间。
「这……这里是?」
淡色光辉飞舞的房间出乎我的预期。
「这里是高等精灵的记忆库。佐藤你可是第一个进入这里的人族哦。」
虽然很荣幸,但莫名觉得不太高兴。
抱持著邪恶想法是我自己不对,可是这也太让人沮丧了。
『■ 连接记忆库。』
雅洁小姐脱下浴袍喃喃说出口令后,蓝光便将她笼罩。
神秘的光之乱舞结束,雅洁小姐缓缓睁开眼睛。
和长老精灵们一样深邃清澈,不动如山的眼眸。
「佐藤,对不起。平时的我好像让你过度期待了。」
──平时的我?
莫非是以前看过的名作漫画里出现的多重人格?
拋弃老旧的自我,换成全新的自我之类的。
「你拥有不同于雅洁小姐的另一个自我吗?」
「不,我就是我。尽管现在的我正连接著世界树的记忆库,但我的自我只有一个哦。」
平时的雅洁小姐好像拥有最近几百年来的记忆,除此之外就只剩其他古老的经验和记忆的索引而已。
不过,总觉得语气和平时的雅洁小姐不同。
「我们也会和时间一起产生变化。一旦连上所有的记忆后似乎就会受到古老记忆的影响,例如用字遣词变得客气或是态度更为从容之类的。」
若说这样的雅洁小姐是亚神的话我应该会相信。就称呼这位雅洁小姐叫亚神雅洁小姐好了。
亚神雅洁小姐微笑道:「说得也是呢。」
「您莫非可以看透人心吗?」
「是的,一点点。因为身处在这里的人,表层意识都是相连的──若是你脑中化为言语的事情,我隐约都能得知。」
原来如此,那么得避免去思考色色的事情才行。
「你能这么做就太好了。毕竟虽然活了漫长的岁月,我还是个没结过婚的少女呢。」
亚神雅洁小姐喃喃说著平时的雅洁小姐绝对不会说出口的玩笑话。
总觉得就像有两个雅洁小姐一样,乱七八糟的呢
「那么,您找我过来这里有何要事呢?」
应该不是因为我赠送了许多圣树石的缘故吧。
听了我的问题,亚神雅洁小姐挺起裸露的胸膛站直身子。
「说得也是。我有事情想要问你。」
亚神雅洁小姐说到这里停顿一下,然后向我提出问题:
「佐藤,你究竟是什么人?」
面对她唐突的质问,我犹豫著该如何回答。
「勇者固然有许多超乎常理之人,但你的程度更胜于此。就算把两万年之前举旗对众神造反,且被称为邪神的最强大魔王拿来比较,你也远远强大得多──」
原来如此,好像是我在世界树消灭水母时的行动招致了她的戒心。
由于不希望对方感到害怕,我还是不要透露自己并未使出全力的事实好了。
「──如果说你是神的话还可以理解,但你并不是神对吧?」
我对此点头,一边询问对方的根据为何。
「神或神的使徒是无法鉴定的。能鉴定的就只有扎根于此地并获得永续性的我们高等精灵或天龙之类的亚神,还有就是妖精族或人族这样固定寿命之人。」
嗯,看来要是遇到无法鉴定的人物,还是注意一下比较好。
还有,长寿的精灵们似乎也存在著固定的寿命。
「你的异常之处并非只有力量。包括吸收知识的速度也超出常理,就彷佛再重新学习已经知道的事情那样,只要知其一便可进而知其十。平时的我固然单纯觉得喜悦,但在我的漫长记忆或与其他高等精灵的共同资料库当中,却找不出一个人像你这样的。」
那都是因为我异常高超的智力值以及原来世界的知识所致哦。
「当然,我很清楚你无意对我或波尔艾南的孩子们做出任何危害的举动。不过,身为掌管波尔艾南的圣树,我却有必要询问:『你究竟是什么人?』」
嗯,这时还是从实招来吧。
「说来话长。我是来自另一个世界,和以前的勇者们相同的地方──」
我全盘托出。
包括未透露给亚里沙她们知道的「打倒了龙神」一事也毫不隐瞒。
毕竟拥有一亿年智慧的她,说不定会知道我被召唤到这个世界的理由。况且在表层意识能够被读取的情况之下,要是隐瞒的话,我害怕她会产生不必要的疑惑及不信任感。
「──龙神大人?」
「是的,听来或许很像藉口,不过当时我完全不知道流星雨的威力,以及龙神就在大批蜥蜴人后方的事实。」
「我并不是在责备你。龙向来都赞赏勇于挑战自己,并且能够给予伤害的强者。我想龙神大人应该也只会欣赏,而不是憎恨你这个杀了它的人。」
我的脑中闪过黑龙赫伊隆这个战斗狂的身影。
龙的基本思考模式大概就跟黑龙赫伊隆是一样的吧。
「况且,不灭的龙神大人即使死亡,不到百年的时间里就会连同肉体一并复活。待神龙大人复活后,其他眷族们想必也能因神龙大人的神力而复活吧。」
不愧是最强之神,奇迹之力也非常离谱。
「话虽如此,神龙大人的个性很不服输,应该会再次挑战佐藤你才对。」
呃,真的假的……偷袭还好说,面对准备万全的龙神实在没有打赢的把握。
「那最好赶在我的寿命结束之前呢。」
明知徒劳无功,我仍用无表情技能掩饰表情,对亚神雅洁小姐说出漂亮话。
她只是面带柔和的微笑接受了我的虚张声势。
「我不知道佐藤你为何会转移至这个世界。不过,既然拥有特殊技能,我想可能是获得了某位神祇的庇佑。我没有方法可以判别是哪位神祇在庇佑你,所以是否有任何神祇与你接触过呢?」
听了这句话,那种闪现回忆的现象在我脑中掠过。
那些各种发色的女孩子,其形象说不定就是将我召唤至这个世界的神所要给我的讯息。
为了化解稍微沉重的气氛,我诙谐地讲述著从遇见同伴们到消灭鲸鱼的故事。
「──观光吗……听起来好像很愉快。」
「如果是雅洁大人的话非常欢迎哦。您愿意跟我一起来吗?」
听了亚神雅洁小姐夹杂向往和落寞的这句发言,我下意识提出了这样的邀请。
在这种地方,我对她所抱持的淡淡情意和不良意图应该都无所遁形吧。
「对不起,佐藤。」
拒绝的回答比想像中更刺痛我的胸膛。
「啊,不,您不用道歉哦。」
我表面上掩饰得很好,心底却有错综复杂的感情在翻腾著,眼看就要从口中冒出来。
「佐藤,我是波尔艾南最后的圣树,职责是照顾世界树以及波尔艾南的孩子们。所以,我没有办法回应你的感情。」
亚神雅洁小姐将我的脑袋抱至胸前。
一股冲动让我很想就这样反过来抱住她的纤腰,但还是动员所有意志和理智忍耐住了。
「况且,高等精灵是『无法获得伴侣之神』的新娘。寿命有限者一旦和我们高等精灵发生关系就会招致神的愤怒。所以,我能做的只有这样──」
亚神雅洁小姐在我额头上做了一个轻触般的吻,然后缓缓松开紧抱住我的手臂。
「──佐藤,刚才的事情以及你在这里谈论的秘密将会收进我个人的记忆库里。其他的高等精灵无法看见,就连平时的我也无法存取,请你放心吧。」
听完我的来历后,亚神雅洁小姐做出这样的保证。
刚才的吻,好像也不会被平常的雅洁小姐知道。
「差不多该中断与记忆库的连线,否则会对身体造成大太的负担了呢……下次见──这么说有些奇怪呢。可以的话,还请你用普通的态度来对待平时的我。」
亚神雅洁小姐这么告知后,笼罩她身体的神秘蓝光便消失了。
中断连线的雅洁小姐对于向我暴露裸身一事感到很难为情,好一会都不肯见我。正如亚神雅洁小姐所说保证的那样,她并不记得与我之间的对话。
我的恋情固然在告白之前就已经结束,但恋爱就是愈多阻碍就愈令人觉得热血。
倘若以后找到让其他高等精灵妥善醒来的方法以及解决神之怒火的方法,我打算要郑重地向她告白。
在这之前我就朝著朋友以上恋人未满的地位迈进,不疾不徐地保持接触吧。
◆
祭典已经过去一个月。
待在波尔艾南之森的每一天都很充实。
把这些日子写成文章的话,大概可以出一本小说吧──
「佐藤,静止卫星轨道的监视用魔巨人『稻草人七式』的运用相当顺利。我还想把望远镜头的精准度提高一些,不过在这之前──」
「你太啰唆了,布拉伊南的可洁!水母调查用的深宇宙探查魔巨人已设计完毕。我把设计图寄过去,你审查一下。」
「真是的,就连贝里乌南的莎洁也在乱插队吗。」
水母预警网的建构和为了调查水母大量产生原因的调查部队准备工作进行得相当顺利。
原本打算参与到最后阶段,不过进行到这个地步后就算没有我应该也不要紧吧。
目送著融洽开著玩笑的两氏族高等精灵离去,我开始审查对方传来的设计书。
「啊,佐藤先生。光船的重建非常顺利。半年后就可以把波尔艾南的光船凑齐至原先数量了哦。」
路过的园艺员吉雅小姐告诉我关于光船补充的进度状况。
「对了对了,基亚说过想要询问关于佐藤先生制作的同轴反转式空力机关,稍后请过去找他一下。」
「知道了。今天我准备前往炼成工房学习神金的炼成方法,结束后我就会去问问看的。」
「那太好了。毕竟基亚说起话来又臭又长呢。」
由于事先已经有约,我便将其安排在后面。毕竟承蒙了魔法道具工房的基亚先生针对我们用于前往迷宫都市的魔导帆船进行了各种魔改造,可不能怠慢呢。
「主人,万事俱备──这么告知道。」
「嗯嗯,知道了,你先冷静一点。」
见到娜娜在地下研究所的培养槽前方猛然脱下衣服裸露全身,我急忙塞给她大毛巾。
明明面无表情,我却能感受到她的雀跃心理。
看来一定期待很久了吧。
「佐藤大人,培养液已经填充完毕了。」
「谢谢你,基里尔。要开始了,娜娜。」
「是的,主人!全新的我将更能帮上主人的忙──这么宣告道。」
我利用「理力之手」举起干劲十足的娜娜,从培养槽顶端将其轻轻放入淡绿色的液体中。
这种液体在科幻作品常见到,具有对肺部直接供给氧气的机能。
我自己尝试过一次,只有进出的时候会稍微痛苦,待在里面的期间则相当舒适。
「基里尔,麻烦你打开那个屏风。」
漂浮在培养槽里的娜娜毫无防备,所以我拜托基里尔先生帮忙遮住她的裸体。
器材的设定已经在前一天完成,于是我这就赶快来对娜娜安装新的理术。
几天后强化处理完毕,想必会在精灵老师们的训练场上技惊众人吧。
想像著这样的未来,我一边把注意力转回培养槽旁萤幕上所显示的娜娜生命状况变化。
尽管设定经过检查后相当完美,不过要是娜娜有个万一的话我可不敢想像呢。
「──播种吗?」
「是的,是树人们拜托我的。」
结束娜娜的强化之后,雅洁小姐在隔天造访了树屋。
雅洁小姐所交给我的是树人的黄金果实。
「无论孤岛或湿地都好,希望你能在水源丰沛且瘴气稀薄的场所播种。可以的话,最好是选在某个源泉附近。」
若在源泉附近播种,据说果肉就可以自由处置。
除了能成为上级魔法药的素材,味道似乎还非常美味。
「好的,不嫌弃的话我自然很乐意。」
「谢谢你,佐藤。」
盈盈一笑的雅洁小姐,打开空间魔法「万纳库」并当场取出近千颗的黄金果实。
「每一处要播种五到十颗左右哦。」
也就是说要寻找百处以上的源泉吧。
「知道了。我会尽自己的微薄之力。」
对于雅洁小姐的请求,我拍拍胸膛做出保证。
说到这个,蜜雅居然罕见地没有做出「有罪」发言。或许是有预感即将要分开而变得感伤了吧?
反正移动用的帆船和备用的小型飞空艇也已经完成,出发之前的这段时间就尽量拿来跟蜜雅一起玩吧。
「──要去。」
「不行。」
「是啊,不行哦。禁止哦。迷宫很危险,当初跟尤亚和希雅一起前往的孩子们也都没回来,统统都没有哦?我不会同意,绝对!」
我过来找蜜雅玩耍,却在她家的院子里用顺风耳技能捕捉到这样的争论。
蜜雅似乎也想一起跟去迷宫,但遭到了父母的反对。
这也难怪……毕竟没有父母会放心让女儿前往危险的场所呢。
「佐藤。」
我接住了从大门口冲出来的蜜雅。
然后向忧心地探出脸来的蜜雅父母打个招呼,当天先由我照顾蜜雅。
「……我想一起去。」
「你的父母会担心哦。在她们认同你为成人之前不可以太任性。」
她可能会反驳这是大人的意见,不过在受父母保护的期间最好还是不要太任性。
要自由地生活,起码等到心理和经济上都能独当一面再说。
「嗯,知道了。」
比想像中听话的蜜雅这么喃喃说道。
没有任何挣扎和苦涩。恐怕蜜雅心中早已经有答案了吧。
从隔天开始一直到出发日,我们从早到晚都在尽情地玩乐。
我们到处造访各个地方,简直可说波尔艾南之森就像自家的院子一样。
带著一直闷在室内而闹别扭的马匹及走龙们奔驰于大草原上一边猎鹿,真是开心极了。
当我们前往欣赏成群的独角兽时,还发生了蜜雅骑乘的无角兽爱上群体中的雌兽而配成了一对的事件。
就这样,愉快的精灵之村时光终于宣告结束──
「海风很舒服呢。那就是我们的船?」
「是啊,亚里沙。」
按住随风飘逸的头发,亚里沙仰望著系在栈桥旁的帆船。
这里是波尔艾南之森外围的鳍人族港口。
为我们送行的精灵们已经在树屋前的广场道别,所以如今在这里的只有同伴们、蜜雅一家人以及雅洁小姐她们。
「有点怪怪的哟。」
「奇怪的味道~?」
大概是第一次闻到海水的腥味,波奇和小玉摀住鼻子。
亚里沙告诉她们,这就是海潮的味道。这一带的气温似乎很高,真想让她们体验一次海水浴。
抱著大行李的莉萨和娜娜登上船的舷梯。露露则是在甲板作业中。
蜜雅脚步蹒跚地往我这里走来。
「那么,蜜雅,要跟父母好好相处哦。」
「嗯,佐藤。」
蜜雅用两手拨开盖住额头的头发,向我施加一种亲吻这里的压力。
之前说过亲吻额头是很神圣的,莫非这是约定将来重逢之吻吗?
作为饯别,只是亲吻额头的话应该没关系吧。
我做了一个若即若离的亲吻动作。
「唉呀,蜜雅真有一套。足智多谋哦。」
「姆姆,同意。」
蜜雅面带赢家般的笑容,向身后的父母比出了胜利的手势。
「同行。」
啊?
「同行!」
这么重复两遍后,蜜雅久违地讲了一大串话:
「希嘉王国的佐藤,你接受了婚约的仪式让我很开心。蜜萨娜莉雅•波尔艾南发誓将成为你的一只翅膀,直到死亡将你带走为止。」
莫非我被设计了?
「唉呀,太好了,真是太好了。佐藤先生,蜜雅请你多多指教了。拜托了哦。」
「保护。」
我好像做了一件有点糟糕的事情。
据蜜雅母亲透露,所谓「亲吻额头是神圣行为」其实包含了各种不同的含义。
特别是三等亲以上的未婚男女亲吻额头,先亲吻的一方代表提出婚约,而接受的一方再亲吻对方的额头之后就象徵已经同意结婚了。
难怪蜜雅会一直说我是「未婚夫」。
我向蜜雅的父母解释自己不知道这种习俗并获得了他们的理解,但蜜雅却彷佛明知故犯一般塞住耳朵不断摇头道「听不见」。
蜜雅甩到我身上的双马尾实在有点痛。
──奇怪?
这么一来,我岂不是向初次见面的雅洁小姐提出婚约了吗?
最初以为那是她情绪不稳定的反应,如今终于有些理解了。
真要是这样,亚神雅洁小姐会亲吻我的额头就是──
我转头望向雅洁小姐,见到她看似很无趣地鼓起脸颊别过脸去的模样。
我藉助无表情技能克制住不禁要发笑的脸颊。
为保险起见,启航前我又向蜜雅的父母确认,结果好像是「彼此亲吻额头」的人在波尔艾南会被视为已经成年,所以他们表示将尊重蜜雅的意志。
「知道了。我会负起责任照顾好蜜雅的。」
「是的,我相信你。非常信任哦!」
「嗯,交给你。」
听了我的话,蜜雅的父母握著我的手这么点头。
「拉亚,莉雅。」
蜜雅呼唤父母的名字并拥抱两人。
我拉开距离以避免打扰蜜雅一家人的离别,然后走向了雅洁小姐。
「那么,就在这里道别了。我们会再过来玩的。」
「随时都可以回来。波尔艾南氏族无时无刻都欢迎你们的到来。」
我和雅洁小姐握手彼此道别。
「佐藤先生──」
巫女露雅小姐抱住我的脖子显得很依依不舍。
奇怪,我并没有跟她感情那么亲密才是。
我的疑问立刻就获得解释了。
「谢谢您没有带走雅洁大人。雅洁大人是我们效忠的最后一位圣树大人──也是我们心灵的支柱……」
巫女露雅小姐用沙哑的哭腔在我耳边低语。
这句话想必只有我听得到。
……原来如此,我跟雅洁小姐气氛不错时必定会跑出来泼冷水,原来是因为担心这种事情吗。
「欢迎随时再来玩哦。树屋会每天打理,方便大家随时过来使用的。」
我向眼角浮现泪水的巫女露雅小姐点点头。
此时众人依旧离情依依,但蜜雅已经离开父母跑来抱住我的腰部,所以我也藉这个机会坐上船。
更何况,我已经获得雅洁大人她们的许可,在逗留期间所居住的树屋里设置了「归还转移」用的刻印板,所以随时都可以回来。
中继地点的确保似乎有点伤脑筋,就沿著岛屿或陆地前进好了。
我向送行的人们挥著手,一边利用「理力之手」展开折叠起来的船帆。然后发动「气体操作」魔法对著船帆吹风帮助船出港。
「「「佐藤。」」」
转头望向声音来源,已经在树屋前道别过的精灵们居然也来送行了。
数不清的羽妖精呼唤著娜娜和同伴们的名字,一边用发光的轨迹绘出「再见」的符号。
……虽然很高兴,但大家这么依依不舍的话,哪天我准备用「归还转移」回来时岂不是觉得很尴尬吗。
我和同伴们一起大动作挥手道别,直到港口的人们完全看不见为止。
「看不见了呢。」
「嗯,再来。」
亚里沙这番略带旅愁的低语,让红著眼睛的蜜雅也跟著小声说道。
大概是想说随时都可以再过来玩吧。
「佐藤。」
我抱住「砰」地一声扑进我怀里的蜜雅,眺望著大海的彼端。
就这样,我们结束在波尔艾南之森的长期休养,在满帆的风引导之下踏出了前往迷宫都市的旅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