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爆肝工程师的异世界狂想曲(异世界狂想曲)
  4. 第八卷
  5. 驱除害兽
  6. 繁体版

驱除害兽
2017-06-22 20:43:05

		

「我是佐藤。事情进行得愈顺利就愈觉得不安,这大概是出于程式设计师的自我防卫本能吧?毕竟所谓无法预期的障碍,往往什么都不做就会自动出现在眼前了。」
「来吧,波尔艾南的孩子们!咖哩作战即将要开始了!让我们谨慎、愉快且小心翼翼地进行吧!」
雅洁小姐可爱的声音回荡在瞭望台。
最初是类似勇者银船的「精灵光船」从瞭望台下方宽广的虚空港中出港了。增设的咖哩粉散布机看起来很丑。
紧接著,多脚魔巨人们在背上载著附带有大型虚空机关的咖哩粉散布机陆续出发前往虚空。世界树材质的魔巨人则是前一天已经用光船搬运至预定地点了。
其他世界树的高等精灵们透过「无限远话」魔法捎来了贺电般的讯息。
『我是布拉伊南的可洁。勇者无名,祝你作战成功。』
『我是贝里乌南的莎洁。准备完毕,随时可以开始哦。』
『我是兹瓦卡南的托札。这边也准备完毕了。等待波尔艾南的好消息。』
或许是错觉,贝里乌南氏族高等精灵小姐的声音似乎有些著急的样子。
这个贝里乌南氏族和同为喜好研究的布拉伊南氏族之间有些在竞争的味道,实在让我有点担心。
「佐藤,准备好了吗?」
身穿科幻动画中会有的那种特制虚空服的雅洁小姐走了过来。
那身体的曲线变得一览无遗,真是棒极了。
「是的,我们走吧。」
我牵起雅洁小姐的手,两人一起飞进了虚空。由于没有参加咖哩粉的散布行动,所以我们缓缓地上升至没有世界树树枝的高度。
拥有精灵视技能的人们应该会察觉到我们周围存在庞大的精灵吧。
本来不应该有精灵的虚空中之所以存在著如此多的精灵,都是多亏了雅洁小姐的空间魔法以及我全开后的精灵光合力促成。
我把在地上集中起来的精灵,透过雅洁小姐的转移门事先送进了瞭望台。
在地图上确认全员配置完毕后,我向雅洁小姐打出一个放行手势。
「开始散布!」
雅洁小姐用精灵魔法创造出的光之拟态精灵散发出耀眼的光辉。
以此作为信号,多脚魔巨人们及光船开始散布咖哩粉。
代表水母的地图光点仅在一瞬间染为红色,但随即转变成象徵中立的白色。
「佐藤,下方传来信号了。他们说水母们已经开始动了!」
雅洁小姐一脸激动地摇晃我的肩膀。
我也透过地图确认了。水母们的确开始在追逐散布机。
完成任务的多脚魔巨人则似乎朝著瞭望台开始返航了。
「那么,请让希尔芙们做好引导散布机的准备。」
「知道了! ■■…… ■ 风精灵创造。」
雅洁小姐咏唱咒语后,彷佛树精成人版的半透明少女陆续现身。
散布机的虚空机关是拋弃式,所以仅有像气球一样不断往上的机能。
因此,希尔芙们的引导是必要的。
「希尔芙们,把下面见到的散布机引导至这里,小心别被后面的水母追上哦。」
接受命令的希尔芙们点了点头,开始朝著散布机飞翔而去。
由于害怕会竖旗所以不敢开口,不过这一切都顺利得令人害怕。
「…… ■■■■ 无限牢狱。」
针对被吸引至同一处的水母,雅洁小姐利用空间魔法的牢笼来困住对方。
紧接著再用空间魔法的「次元桩」将其固定在这个位置。由于设定了以世界树为基准的相对位置,所以不会因为行星的自转而被拋在后头。
尽管是设定成不会引发其他水母们失控的最大限度距离,不过由于是从距离这里较远的水母先开始引导的,所以已经足够远离世界树了。
这样一来,就可以靠著精灵们所使用的上级攻击魔法来一网打尽解决掉了吧。
「成功了呢。」
「是的,接下来只要重复这些步骤就行了。」
受到开心的雅洁小姐影响,我也差点要露出笑容,但仍藉助无表情技能保持正经的表情叮咛对方。
一连串的作业中所捕获的水母为一百九十七只。
完全驱除一万只的水母就得重复五十次以上。再加上中途回复魔力的休息时间,看来要长期抗战了吧。
◆
「啊……啊嗯!佐藤,再温柔一点。」
雅洁小姐充满妩媚的声音让我快要丧失理智,但我仍动员所有的理智一边用术理魔法「魔力转让」协助对方回复魔力。
──不好,变得有点亢奋,思考整合不起来。
我在心中背诵著质数,一边履行身为补给舰的职责。
在瞭望台上的魔力回复,这已经是第七次了。
就在我和雅洁小姐身处于如此幸福的时光之际,巫女露雅小姐出现了。
「佐藤先生,请不要拿雅洁大人拿来玩耍。」
「对不起,露雅小姐。」
见到对方好像真的在生气,我于是不再调整对雅洁小姐的魔力供给强弱来进行恶作剧。
「多脚魔巨人班准备得如何呢?」
「那边刚才已经准备完毕了。部分的魔巨人发生故障,不过更换脚部零件后似乎就能解决。不会对作战产生造成任何延宕。」
关于这方面的修护便利性是我的建议。
生产时的成本固然会稍微上涨,却可以在没有熟练技术人员的情况下顺利更换零件。
休息完毕后正要站起来之际,格亚突然出现在我们面前。好久没有看到他了。
「帮忙!」
「不行,太危险了。」
面对整个人猛然靠上来的格亚,雅洁小姐一脸困扰的样子摇摇头。
「帮忙!」
「让他帮忙有什么关系呢?」
对于被拒绝后仍充满干劲的格亚,我尝试伸出援手。
「佐藤?」
「当然,如果未参加事前训练的话就不能加入前线哦。不过,你应该可以去帮忙露雅小姐他们的后方支援部队。」
我向感到意外的格亚说明要帮忙的内容。
「可以战斗!」
「抱歉,你训练不足。」
再怎么说,把仅有十三级的他带到虚空里实在太危险了。
尽管会招致不满,不过可不能为了讨他欢心而使其他精灵们暴露在危险之中。
「而且,工作并非只有前线而已哦?倘若没有后方的支援部队,前线的那些人就无法自在地活动了吧?」
「姆?」
大家年轻的时候当然会想从事光鲜亮丽的工作,但否定支援部队就很不可取了。
就算是公司也并非只靠著开发部门组成。业务自然不用说,更有总务以及会计,一间公司才能运转起来。
「……知道了。」
格亚犹豫了好一会,最终点头接受了我的建议。
对方虽然有些莽撞,不过好像也不是个不经大脑的人呢。
「那么,格亚,跟我来吧。我们目前正缺少物资分类的联络员。」
被露雅小姐拉著手,格亚就这样消失在瞭望台堆积如山的物资另一端。
那么,我们也回去工作吧。
「我们也动身吧?」
「好的,佐藤。」
我牵著雅洁小姐的手站起来,然后确认剩余水母的分布状况。
剩下大约总数的三成。只要再引导十四、五次就结束了。
最容易发生差错和意外的就是这段期间,所以我透过雅洁小姐以及巫女露雅小姐事先拜托精灵们要「绷紧神经」。
「希尔芙们,要加油哦!」
希尔芙们在雅洁小姐的加油打气之下前往引导散布机。
「很顺利呢~」
倚靠在我背后的雅洁小姐悠哉地这么喃喃说道。
当我即将沉浸在这种幸福的感觉之中时,视野里闪现了耀眼的红光。
──嗯?
「唉呀?是『无限远话』在呼叫──」
我对雅洁小姐的声音充耳不闻,带著不祥的预感径自打开地图。
代表水母的光点闪动著红色及白色,俯瞰整体后可发现红色的波纹正在蔓延中。
──糟糕。这下铁定糟透了。
『全员!紧急撤退!』
我用「远话」这么告知位在司令部的露雅小姐,然后朝著虚空释放出代表作战中止的三连发红色「烟火」魔法。
世界树的树枝开始挟带紫电。
不知道是哪个环节失败,但如今要优先让精灵们避难才行。
多脚魔巨人已经施加了防雷措施,所以短时间内可以承受来自世界树的电击。
「佐藤!贝里乌南失败了!他们好像和我们同时进行了驱除作战!」
──什么?
由于水母之间好像是互相连结的,所以为了预防不测,才决定让波尔艾南氏族先行动。那些家伙难道没有听进去吗?
──哦,现在可不能让愤怒占据全身。
我压制住狂乱的心,从雅洁小姐附近所谓的安全圈里跳了出来担任诱饵。
「佐藤!」
一旦离开雅洁小姐的「风之结界」就听不到声音,所以我用「远话」和她联系。
『雅洁小姐请快躲进光船里!我来吸引那些水母和世界树的注意力。』
『太乱来了!精灵们只要不动就会没事的!』
让雅洁小姐担心固然非我本愿,不过总比有人受伤或死亡来得好。
「你这棵没用的大树!到底是树枝还是树根,你也讲清楚一点!」
我拿出气势朝著世界树砸出「挑衅」技能。
由于没有空气所以声音无法传导,但我气势十足的吶喊似乎传达给了世界树。
轰雷从下方的世界树朝著我延伸而来。
『危险!』
雅洁小姐和我之间显示在雷达上的距离正在缩短。
──笨蛋!居然想要掩护我吗!
和之前不同,世界树的电击才刚放出。
这样下去的话雅洁小姐会被牵扯进去的。
在焦躁感所拉长的缓慢时间流动中,我将「理力之手」伸向电击。
不具备实体的「理力之手」抓住了电击而未感电。
下一刻──
『佐藤,我在作梦吗……世界树的电击消失了。』
茫然雅洁小姐透过「远话」传来声音。
──呼,赶上了。
百万千瓦等级的电击,如今正乖乖地待在我的储仓里。
既然能保存氧分子,构成电击的电子和带电离子自然没有不能保存的道理。
以前收纳火焰时曾经失败过,但那是因为我没有清楚理解火焰的本质,跟这次的例子不同。
『不用担心,我施加了好几道电击对策。雅洁小姐请您赶快与光船会合并回收其他的精灵们。我在担任诱饵的同时会一边歼灭水母,完成后就会回去的。』
风之结界将我包裹住。背后传来雅洁小姐的实际的声音和体温。
「你一个人办不到的!我也一起──」
牵起雅洁小姐的手,我回望著她专注的眼眸。
前来接她的光船从次元的缝隙中出现。
「不用担心,我会毫发无伤地回去。」
「──你要保证。」
「是的,我保证。」
就像以前在崩溃的「摇篮」里和蜜雅做过的一样,我跟雅洁小姐打勾勾。
然后隔著虚空服亲吻,试图让看来依然很不安的她放下心来。
匡当一声碰撞的虚空服头盔令人有些惆怅。
「佐……佐藤。」
「所以,请放心地等我回去吧。」
我将红著脸讶异得瞪圆眼睛的雅洁小姐塞进光船里,然后独自转身跃入虚空中。
那么,勇者的时间到了──
◆
染红的水母数量为一万又六十七只。有种好像增加过的错觉,但这种程度仅仅是误差而已。
况且,被雅洁小姐制作的「无限牢狱」困住的水母就占了大约超过七成。能自由行动的水母只剩下两千七百六十五只。
其中的几十只正试图要加害精灵们所搭乘的多脚魔巨人,所以我在远距离用追踪气绝弹进行干扰。
这些水母当中,能够确保在射击线上的仅有九百三十三只。
由于水母用数量众多的触手牢牢抓住世界树,所以要以追踪弹将其剥离树木也是无法办到的。
因为如此,我才会拟定手法迂回的咖哩作战──
毕竟一切始终都是建立在「只靠著精灵们」可以排除水母的命题之上。
比我长寿得多的精灵们,在遥远的未来遭遇到同样的灾害时,我希望他们能在没有我这种非正规存在的情况下勇于去面对。
看来我或许是有些太鸡婆了。
「好,那么就开始吧──」
我从大型妖精背包里取出虚空专用魔巨人。
这些家伙是以我的「信号」魔法,仅进行喷射和双轴旋转等单纯行动的样品。
因此生产成本也很低,非常坚固。
为了本次的用途更是以橡胶覆盖了大部分,使其变得更坚固。
「喝──」
为了对虚空专用魔巨人提供初始加速度,我靠著天驱的落脚处用手将它们拋出。
比起普通的加速系统,这样做比较快。
不知是第几次的世界树电击照亮了其背后的「反射板」,魔巨人们就这样逐渐消失在虚空的黑暗中。
电击这一次也直接进入了储仓。
由于是树木所以不太清楚,但对方差不多也该明白电击完全无效了吧。
我从魔法栏连续启动光魔法「聚光」。
紧接著准备光魔法「光线」,在3D显示的地图上标示出射击线。
这就像是以前抹杀掉公都上空出现的七条大怪鱼托布克泽拉所使用的那种连击。
不过,我不打算在这里发射集束雷射。
普通的雷射光是通过附近就会使得世界树的树枝折断,换成集束雷射就更不用说了。
我中断思考,再度望向地图。
两道同心圆将地图上代表的水母光点围起来,开始集束。
旁边显示出「锁定」的字样。其显示陆续产生连锁,针对地图上将近半数的水母设下标记。
然而,有超过半数都躲在遮蔽物后方。
V反射板•一号,配置完毕。
V反射板•四号,配置完毕。
V反射板•十二号,配置完毕。
虚空专用的魔巨人们透过「信号」魔法就定位完毕的报告陆续传来。
在此同时,至今还未被打上锁定标记的水母们陆续也冒出了「锁定」字样。
为保险起见,我先确认可能蒙受损害的位置上没有任何精灵。
「好,将军了──」
我在心中扣下扳机。
──光之洪流填满了整个虚空。
我所释放的一百道「光线」在透过「聚光」所创造的镜片扩散出去之后同时增加其数量。
一百道雷射瞬间倍增,最终化为三千两百道光线照亮了虚空。
虽然有点多,不过不成问题。
小小的光点为世界树的枝丫上增添了光彩。
遭雷射贯穿的水母爆开,扩散开来的透明残骸使得雷射杂乱反射,营造出灿烂的光辉。
另一方面,无法直接射击的场所里还留有水母。
这样下去的话会进入失控模式引发增殖──但只是虚惊一场。
形成细小分枝的雷射当中有几成在某个地点转弯了。
经过几次折射,躲在世界树阴影处的水母们被虚空专用魔巨人所反射出来的雷射击穿了。
没错,我模仿了亚里沙在溪流那里做过类似动画里的招式。
能够将我的集束雷射反射的素材最终遍寻不著,所以退而求其次准备了可以把扩散后降低威力的雷射反射出去的素材。
就这样,阴魂不散地附著在世界树上面的红色光点,全部就像用布擦过一样消失了。
『佐藤!牢笼!』
光船的雅洁小姐传来悲痛的呼喊。
我望向后方头顶处,发现水母们正准备从「无限牢笼」里爬出去。
同伴被大量消灭后,水母们的眼睛燃烧著愤怒的红色。
其数量是刚才歼灭的水母一倍以上。
『快逃,佐藤!』
雅洁小姐竭力的呼喊声让我胸口发疼。
──不用担心哦。
因为,我刚才已经宣布将军了。
虚空中绽开残忍的花朵──
那是「爆裂」。
在中级的爆裂魔法当中,是威力最强的攻击魔法。
无声的虚空里,振动透过乙太传递而来。
在没有必要顾及周遭损害的虚空中,我也就没有客气的必要了。
面对少数存活下来的水母,我再度启动「光线」将它们烧光。
「好,这样一来就作战结束了。」
为了不让水母的残骸成为虚空垃圾,我伸出「理力之手」进行回收,同时呼出一口气来。
──察觉危机有反应。
进行扫荡战的我,脑中闪过不祥的预感。
是世界树的方向──
「──这……这是。」
瞭望台下方的树干裂开,从中生出巨大的水母触手。
「居然有水母潜伏在世界树里面吗!」
触手伸向瞭望台。
──糟糕!
瞭望台上有许多没有穿上虚空服的精灵们。
此时不能击出「光线」,更不用说是「爆裂」了。
而且距离也太遥远,普通的魔法无法抵达。
我利用天驱和缩地进行移动,但还是太远了。
水母的粗大触手砸在瞭望台的圆顶上,几名精灵连同碎裂的黏膜壁一并被拋入了虚空。
精灵的脸庞我很眼熟──是蜜雅母亲和格亚。
我以彷佛要踩碎天驱落脚处的劲道用力踏出。
──绝──对──要──赶上啊──!
彷佛时间减缓的焦躁感让我心急如焚。
这种感觉就和准备营救快要被当成活祭品的赛拉她们当时很接近。
没错,那个时候──
V获得技能「闪驱」。
继一种彷佛拼图块在脑中契合起来的感觉后,下一刻我便出现在触手的面前。
察觉对方正要再次重击瞭望台的圆顶,我瞬间扭动身体绷紧拳头,一拳砸向了高楼大厦般的触手。
目光追逐著断成片片的触手飞向树干的景象,我一边伸出「理力之手」将蜜雅母亲和格亚送回瞭望台。
「竟然可以躲过我的地图搜寻,挺有一套的嘛。」
我对水母的触手这么喃喃说道,同时开启了刚学会的「闪驱」技能。
这种技能似乎是天驱和缩地的复合高阶技能。
其他场所也跑出了好几根水母的触手。
它们究竟是怎么躲过我的地图搜寻呢?
这时候,无数的念头在我脑中如走马灯闪过──
和破掉的卵不同数量的幼生体。
神秘的污染树汁。
一旦在水母的附近去除掉污染树汁的阻塞,就会出现和破坏卵相同的反应。
──原来如此,答案早就存在了。
我将闪现的念头转变为言语。
从卵孵化出来的水母似乎具有独特的生态,会先潜伏在树汁里面,经过污染树汁阻塞这种化蛹状态之后才会变化为幼生体。
所以我刚才将水母一同清除后,导致世界树中以污染树汁面貌潜伏的这些家伙也一起成长并融合为一只巨大化的水母。
如今在树干上流淌的树汁里,就可看见它们变化为小水母的情景。
──那么,既然知道实体为何,就赶快来驱除吧。
对付害兽不需留情。
我将那些只会诱发世界树电击和触手物理攻击的水母,利用手指延伸出的长魔刃飞快地解体然后回收至储仓。
树干上开出的大洞里,开始喷出世界树的树汁。
我将喷出的树汁暂时回收至储仓,一边用「液体操作」魔法阻止其继续流出。
最后从喷出口钻入世界树内部,用中级水魔法「治愈:水」堵住洞口后便大功告成。
虽然导致自己被关在里面,不过接下来我准备绕遍树汁的输送管从内部消灭变化后的水母,所以没有问题。
在消灭水母的同时,我将未变化的「被污染的树汁」连同尸体一起收进储仓里。
污染范围的外侧也整个挖掉好了。
毕竟这种类似传染病的东西,往往会潜伏在奇怪的场所呢。
◆
「佐藤的反应消失了。」
「那真是糟糕呢。」
我向整个人跌坐在瞭望台地面的雅洁小姐这么出声。
「讨厌!露雅你太过分了!佐藤可是拯救了世界树哦!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说他呢?」
将我的发言误认为是露雅小姐开口的雅洁小姐,很罕见地挟带怒气这么吼叫。
雅洁小姐生气的表情也很迷人呢。
我在雅洁小姐的面前展示自己毫发无伤的模样。当然虚空服就直接放入储仓了。感动的重逢可不需要杀风景的装备。
「我回来了,雅洁小姐。」
那种茫然的表情也很棒。
由于最终潜入了世界树树干的深处,用普通方式回去的话太过麻烦,所以我就用「归还转移」魔法回来了。
连带好像也甩开了雅洁小姐的追踪,使得她替我操心。
当时感觉到有人在看我,我想她大概是使用「眺望」魔法在追踪的吧。
「欢迎回来。」
雅洁小姐错愕地喃喃说道。
「欢迎回来。」
为何要说两遍?
「欢迎你回来,佐藤。」
我抱住了向我的脖子搂过来的雅洁小姐。要是被亚里沙她们看到的话大概又会被骂「有罪」了。
「我回来了,雅洁小姐。」
我这么回答,然后爱怜地抚摸著啜泣的高等精灵大人的头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