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GAMERS电玩咖!
  4. 第六卷 孤僻玩家与告白连锁COMBO
  5. 【天道花怜与推定无罪】
  6. 繁体版

【天道花怜与推定无罪】
2017-06-22 15:41:14

		

网译版 转自 轻之国度
翻译:萝卜_fan(LKid:zhangsy496)
名为天道花怜的少女,一开始就是个全能优秀的孩子。
以为赛跑就是一项如何漂亮的冲过终点线的竞技,完全不理解把钢琴乐谱流利的演奏出来有什么值得夸奖的,临近考试时,对为什么要复习产生疑问。
正因为这样,她……。
不,是我,在小学二年级突然认识到「咦,好像自己比周围优秀得多呢」之前,一直一直——
——都苛责大家在「游手好闲」。
现在回想起来好害羞,幼年时期的我,打从心底里相信自己和大家的「基本性能」完全相同。胜负如何完全取决于当天的状况和「干劲」。对这项竞技意志更强的一方,才能勉强取胜。事实上,输给我的孩子经常说「今天状态不好而已」或「我还没发力呢」,而同样还是孩子的我,真的完全把这话当真了。
但某次……对赛跑很擅长的女孩子在运动会上被我轻易压倒性的胜过,冲过终点后,看到她流着汗哇哇的抱着母亲大哭,那时。
我终于明白,奇怪的人不是「大家」,而是自己。
那以后,我对一切决胜负的事,都感觉这次又要「抱歉」了。
因为。
就好像,赛跑中只有我的起点比别人靠前。
就好像,钢琴演奏中只有我被允许使用自动伴奏功能。
就好像,考试中只有我被允许作弊。
……带着这些条件赢过他人,到底有什么价值啊。
而且我对「放水」这种行为依旧打从心底里讨厌。
结果,我……经常都在和自己竞争。
不是和别人比输赢,而是全神贯注的超越自己的极限。不是为了拿「第一」,而是「更新自己的BEST」的生存方式。
虽然这种对待事物的方式可以说非常健全、正当。直到现在为止我也不觉得哪里有错。但……完全倾向于这种态度,就像要和周围脱离了一样。
或许就是因为有这样的时期。从以前开始,我的周围就增加了许多奉承我的存在。
我的「支持者」增加的同时,「朋友」也越来越少。
不是孤立也不是孤独,却是孤高。
不管敌人还是朋友,没有一个人是认真正视我的。
当时察觉到我这种苗头的父母,考虑把我转到符合我的能力的地方。虽然现在回想起来只是件令人会心一笑的趣事……总之,当时就是考虑让我进入可以跳级的海外大学之类的。
但最后并没有那样做。
因为非常遗憾的是,在那之前的我——找到了「可以认真和别人一决高下的地方」。
没错。
那就是被称为电视游戏的——最棒的场所。
*
「游戏意外的无聊呢」
我如此说道的瞬间,活动室内的时间完全静止了。
在网络FPS对战途中很难得的停下手上动作的加濑岳人前辈,不顾自己那被打成蜂窝的角色,看向我。
「怎、怎么了,天道?」
「?没什么。只是觉得游戏居然这么无聊」
我一边叹息的说,一边正确的击打敌方士兵的头增加击杀数。参加同一场比赛中的对面队伍的加濑前辈急忙回到操作中,格斗游戏告一段落的妮娜前辈把身体向我这边靠了过来。
「我说……天道,身体有恙?」
「不,完全没。倒不如说颇为舒爽」
说着,我漂亮的爆了依旧在动摇的加濑前辈的角色的头。妮娜前辈的脸上,汗止不住的流。
「看、看起来也是呢……。…………。我说,那,难道,对这FPS腻了……」
「不,我认为这部前几天才刚发售的FPS真心不错。武器平衡好,地图好,匹配也很流畅,完全可以评为此系列的最高杰作。单人模式的故事也很燃呢。网上和外国评论网站的评价里,也在说这个很可能会拿到今年的GOTY(Game•Of•The•Year)」
「这、这样啊。那,刚才,果然是我听错——」
「但是呢,即使这样也还是无聊呢,这游戏」
「这孩子的心理完全崩溃了」
妮娜前辈发愣的呢喃道。比赛获胜的我,慢慢歪起头问道。
「心理崩溃……?啊哈哈,您在瞎说什么呢前辈。我可是天道花怜哟?就是那个天道花怜。精英要素的集合,天道花怜」
「能自己说出这话真是有气概呢,嘛,虽然的确是个强健的孩子……」
「对哟。到底怎么了,把人家看成内心脆弱的孩子」
「就是……也、也对哦,不好意思天道。我不应该随随便便就说别人崩坏……」
「话说回来前辈,这纸巾真是美味呢」
「快叫生活指导老师!情况紧急!快叫技术高超的生活指导老师!」
其间加濑前辈和三角君把我的手拘束在两边,大矶前辈开始操作智能机。我又慢慢把小脑袋一歪,微笑的说。
「开玩笑的啦,大家。那话我不是认真说的」
听到此话的电玩部诸位放下心来。只见我……大声宣言道。
「精英要素的集合什么的,只不过是虚荣。实际上……是『败犬要素的集合』——天道花怜!啊啊,请让我吃纸巾来积德行善吧吧吧吧吧!」
『心理病危了!』
那之后,我狂乱的寻求了几分钟的纸巾。
终于平静下来找回自己的我,头看着已完全没有了「游戏」气氛的诸位部员。
一声深深的叹息后,一点一点道出事情原委。
「就是……其实上周末,和雨野君他们一起去双重约会了……」
然后,带着谢罪的意思,我无可奈何的把那件令人抓狂的事情大致说明了一下。
和男友以及朋友情侣四人去双重约会。
朋友姐妹中途乱入,基本上依旧很顺利。
接着。
不知怎么的,我的男朋友就和朋友的女朋友接吻了。
『什么鬼!?』
「我还想问呢!」
电玩部诸位的反应,就跟看到电视里各种跳跃式情节省略的电影观众一样,但我也是同样混乱的泪目道。
「回过神来时,在我和上原君,还有星之守姐妹等所有人的眼前,我的男朋友和上原君的女朋友在接吻哟!」
『还有比这更突然的Game Over吗!?』
「就是有嘛,我能怎么办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没错,因为我也觉得哪有这种噩梦一般的「蠢事」,但无论如何都是现实。那之后上原君还有星之守同学都好几次掐自己的脸。直到今天他们的脸都红肿着。
就在我因噩梦的回忆而陷入眩晕中时,三角君突然站起身,好像要帮腔似的从桌子上探出身子主张道。
「不、不对不对不对!虽、虽然你是这么说,但恐怕又跟过去一样吧!天道同学最擅长的错过与误会——」
「就算说法上有差别,但也完全没问题,而且目击者还是四个人哟?」
「…………咕」
三角君露出像某逆转裁判里被人追问的律师一样的表情,只见他脸上开始不停流汗。……对他来说,是想袒护最喜欢的朋友雨野君,却无果吧。他的痛苦我能理解。
真、真是悲哀呢,现状是身为检查方的我具有压倒性的优势。和刚才提到的裁判游戏很像。然而在这个现实的世界中,没人能保证被告一方能逆转。
但是,就算再怎么绝望他也是「THE主人公青年」三角瑛一。是因为「为了朋友,不管在何等绝望下都不放弃!」的感性使然吗,他依旧拼命思考的样子。真是一如既往的主人公属性呢。
一阵沉默之后……他猛的拍了桌子。
「雨、雨野君——当事被告的主张是什么!」
垂死挣扎不肯罢休的地方也和某裁判游戏一样。我叹息的回答道。
「…………嘛,虽然只有两位当事人主张自己『无罪』呢」
「怎么回事?」
「就是……说是误会什么的,说『嘴唇差一点碰到』什么的,各种说不通的辩解呢」
我无奈的说完,只见成步堂——不对,只见三角律师,就是这个、那般的伸出食指主张道。
「你、你看,果然就是『天道同学和雨野君身边经常发生的那个』模式不是吗!也就是说被告是无罪的!而且雨野君本来就是好人!」
「雨、雨野君是『好人』什么的,用不着你来提醒!居然无视我,自己在那津津乐道雨野君的魅力,你胆子真大呢三角律师!」
「我反对!我以前就一直在想,天道检察官的独占欲是不是太强了!趁这个机会,我也要求多分得一点和雨野君玩的时间!」
「等等!现状是,我——天道花怜也时常病发雨野君缺乏症!所以根本不可能允许『仅仅只是朋友』这种档次的人夺走他的时间!」
「反对!关、关于这点我也有要说的,关于这一点!……真是的,天道检察官就是因为这样才会被『朋友的女友』钻了空子?」
「这、这是和这次审判无关的言语攻击!我要求你撤回发言——」
『肃静!要吵架给我去外面吵!』
争论进入白热化阶段时,审判长——不对,是一直在一旁默默观望着我们舌战&脱线的两位前辈提出制止。
我和三角君只好无可奈何的咳嗽一声,回到原来的议题。
「总、总之,虽然两名『被告』主张自己无罪,但在有多达四名目击者的情况下,他们的发言缺乏可信性,我要说的就是这个」
我极其正当的主张,让三角君「唔咕咕……」的碎碎念。只见他的汗水流得更猛,他好像发现如果继续按这个节奏争论下去很不妙,于是微妙的带偏了话题。
「……话、话说,就是,在大家的注视下,把对象搞错于是接吻的这种白痴一样的噩梦……具体是如何引发的呢?按之前的说明,只能理解到你们跑去游乐园双重约会这件事……」
「嗯,具体的事故现场,是《Spiel王国》的设施《羁绊地牢》」
「Sp《Spiel王国》的《羁绊地牢》……吗……」
三角君听见事件现场的名称后,不知为何非常动摇。我越是继续说明,他动摇的神色便愈发浓重。
然后,当我把情况说明完毕时……他独自一人抱起头。
「唔……没、没想到真的卷进纠纷里了!明明已经预感到了却还让事故擦肩而过,感觉我也有点责任……!」
「?事故擦肩而过?你指什么?」
「什、什么也没有。总、总之!仅仅只听你的说明,不觉得有很浓厚的事故气息吗!要问谁来背锅的话,应该是设施方吧!」
三角君大胆的主张反驳。而且审判长(也可以叫陪审员)的两位前辈也『的确』的表示同意。……实际上他的说法也有道理。但是……。
我思考了一会,猛地举手说道。
「审判长。检查方这边……请求关于此事的新证人出庭!」
『啥、啥?』
两位前辈好像没有跟上我和三角君的「审判游戏」,只见他们一惊的歪起头。数秒后好像看懂了气氛,接上了话题。
『哪、哪位?』
面对如此提问,我露出无敌的微笑……把手叉在胸前,正大光明的宣言道。
「和我一样是此事件最大受害者的——上原佑氏!」
*
「…………在下上原佑。……………………哈………………………………」
被电话叫来后,站在临时搭建在电玩部活动时里的证言台(被如此称呼的普通桌子)前,驼着背郁闷的叹息青年•上原佑。
电玩部的人都因为他的憔悴无言中,最近和他关系有点好的大矶新那前辈胆怯的搭话。
「伪、伪原?你那个……没、没事吧?」
「啊啊,这不是妮娜同学吗……。…………。…………早安—」
「不行了这个人。问候语完全搞错了」
「啊,妮娜同学,我有点饿,能给我一张纸巾吗?」
「不给。话说,这学校心灵崩溃的人都习惯吃纸巾吗?」
「啊,上原君,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有湿巾—」
「天道,别把湿巾当海苔一样劝别人吃!」
妮娜前辈一把夺过我们的纸巾。我和上原君专心致志的干瞪着纸巾时,三角君咳嗽一声。
「总、总之,我们继续吧。那个……首先,上原君,你好」
「哦,好啊。我记得你是……雨野的……」
「没错」
「雨野的——BL要员,排行第2的」
「不对」
三角君严肃的否定。但好像被上原君误会了,只见他开始坐立不安。
「你说不对……。……不、不好意思,第1的宝座是不会让给你的哟?」
这反应让三角君一愣一愣的。
「为、为什么还会产生对抗意识!上原君当真是那一个世界的人吗!?」
「别、别开玩笑了!我可是男人!但是,怎么说呢……。要是有人夺走了雨野的BL要员第1的宝座,我还是有点不开心呢」
「完全就是女主角的思考方式不是吗!只是……嗯。怎么说呢,听你这么一说,我也很想要了呢,雨野君BL要员第1的宝座!」
「呃,但是和你比起来,我才更适合雨野——」
『吵架滚出去吵!』
电玩部再次响起抗议声。三角君和上原君咳嗽一声,重新麻利的做了次正经的自我介绍。
然后等到现场气氛冷静下来后,终于开始了上原君的证词发言及提问。
首先,是上原君自己对于这件事的见解。
「是事件还是事故……关于这一点,说实话,很难说呢。涉及到多种计谋和战略这层意义上可以说是事件,但那谁也没想到的结局,冷静一想的确是事故」
「那么,我可以理解为你并不想责备雨野君和女友吗?」
三角律师在诱导结论,但是上原君摇摇头,提出明确的否定意见。
「不,那是另一回事」
说到这他眼睛一亮,接着用紧紧握住的右拳猛捶桌子。
「是事件还是事故都没有关系。重点是——那帮家伙在我们的眼前……接吻了,重要的是这个『事实』!混蛋蛋蛋蛋蛋蛋蛋!」
「反、反对!雨野君主张『嘴唇差一点碰到』,所以现在就断言吻上了还为时尚早——」
「闭嘴!你给我听好了!实际有没有碰上并不是最重要的!不管怎么说,都已经产生了受害人!也就是说……我和天道『目击到接吻场景而受到巨大伤害』。这个事实,才是重点中的重点!」
「唔咕!」
三角君被上原君的气势压倒,身体后仰。
上原君继续补充道。
「啊啊,不过『碰没碰到的问题』也很重要。倒不如说,对于这事,我才是打从心底里想要相信那两个人主张的『没碰到』」
「那、那么……」
「但是!那归那,这归这!现状是,我们的心被那两个人深深的伤害了!也就是出现了被害者,不管是事件还是事故,不管是碰到还是没碰到,总之就是伤害到了我们!仅仅只是这一点,就已经有不能更充分的理由告发雨野景太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
「咕、咕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
三角君的身体更加扭曲。说实话,这反应过激得完全不像平时他的角色属性,但现场已经完全是某裁判游戏的气氛,所以毫无违和感。……嘛,虽然两位前辈倒是被吓到了。
就在三角君无言以对时,我再次提出检方的主张。
「两名被告主张『差一点碰到』,这一点的确还有考虑一下的余地。但就事实来说……我们两人的精神伤害是无论如何的不能抹消的!」
「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三角君再次抱起头。我和上原君就在胜利的一瞬间对视一眼,露出满足的笑容,紧接着又立刻察觉到「就算赢了他也什么都没挽回吧」,于是我们二人又失落的沉下肩。……这、这场审判究竟是为了谁啊……。
现场完全处于停滞中……突然,之前几乎没怎么插嘴的加濑前辈开口道。
「打扰一下,天道」
「啊,是,请说前辈——审判长」
「啊啊。就是……虽然我是那种对恋爱之事生疏的人」
「就是呢。说实话检方也在想『这个FPS死宅插什么嘴』哟」
「这笔账给我记住你这混蛋。嘛,先不说这个。在FPS里,Friendly fire……也就是误射友方这种行为会给人添麻烦,从而接受惩罚,但根据具体原因也会酌情量刑……」
「这FPS眼镜君真心可以洗洗睡了」
「你终于开始稀松平常的对前辈语言攻击了呢。这笔账咱们回头再算。我想表达的是,『故意攻击友方的渣渣』和『技术拙劣而导致误射』有很大差别」
「?这不就和之前『有没有碰到』是一个问题吗?不管怎么解释,毫无疑问的是已经发生了……」
「不,天道你这结论太一刀切了。你会给FPS里『仅仅只是误射』的玩家差评吗?」
「不,就我个人来说不会那么做……但是,团队战中因自己技术不娴熟而发生Friendly fire,那么这个当事人也要对自己的参加而负责吧?」
「说的不错。但是,FPS的误射也可能是其他理由哟?」
「?你在胡说什么?那个,请别再说这种与此事无关的——」
当我如此回应前辈的一瞬间——他眼镜一闪,直接突入核心。
「『不是射击者的过失……而是愚蠢的友方玩家,想也不想的跑进弹道里而造成误射』——也是FPS中会发生的」
『!?唔!』
这话,让我和上原君不由得按住胸口。这份动摇,被三角律师捕捉到。
「没、没错!话说,为什么会以这种愚蠢的CP组合挑战《羁绊地牢》啊!我认为这一点也有审判的余地!」
听到这话,上原君一边流汗一边反驳。
「所、所以说,完全就是设施方的过错,我们完全没打算这样……」
「真的只是这样吗?」
「不,的、的确,我们在CP分配尝试上有些细小的错误……但因为最后完全变成随机了,所以这些错已经是完全没关系的事!」
「这很难说吧」
「啥、啥……」
好像想到什么的三角君挺起胸。面对他的上原君和我……从之前开始就不停的流冷汗。
三角君一脸傲娇的翻起资料。
「这里是《羁绊地牢》的简介。这个设施,好像是提供给现充……情侣和交往前的男女的御用设施,非常有名的娱乐项目呢」
「那、那又……怎么了……」
「嗯……我认为这完全是那个性格别扭的雨野君,讨厌的设施」
『咕!?』
我和上原君不由得呻吟。不好。这论调……非常不妙!
「而且在此之前,为什么会出现『双重约会』的企划呢。且不论上原君的女友是如何,起码这企划完全不适合雨野君。关于这点我想请教一下……这企划,究竟是哪位,又是出于何种目的提出的呢?」
『这、这是……!』
我和上原君的出汗量非比寻常。
三角君好似完全察觉到那般露出坏笑。
「这反应,看来不会有错呢。也就是说,这双重约会……原本就是你们二人计划的!」
『啊啊啊啊啊啊!』
我和上原君不由得身体扭曲的尖叫。形势完全被对方掌握了!
没看懂形势的大矶前辈歪起头。
「也就是……什么意思?三角你想表达的?」
「就和之前加濑前辈说的『Friendly fire的理由』是同一个意思哟。或许雨野君的确是责任的一方。但是,如果这场约会和之前提到的『接吻』,都是这两个人旁敲侧击才导致的话……」
「的话?」
三角律师的呼吸停顿了一下……然后带着满脸的笑容,说道!
「应该把最大的『过失』,从雨野君他们身上转移到这两个人身上!」
「唔、唔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们被壮烈的逼到绝境!如果在某逆转的裁判游戏里,此时此刻就是响起洪壮BGM的时刻!
「而且,雨野君和上原君的女朋友如果有出轨之心,还在人前……而且是熟人面前下决心接吻什么的可以说是相当有风险的行为。更重要的是,这和雨野君的性格致命的不符」
「但、但是,就结果来说这种事发生了……!」
面对我的反驳,三角君毫无动摇的继续说道。
「没错,就结果来说是这样。很不像雨野君的行动。也就是说……这是在你们让准备工作完成的『强烈意志』影响下才会发生的!」
「强、『强烈意志』……吗?」
「对。而且这就是……对于被告人•雨野景太的冤罪,酌情量刑的最大理由!」
「什、什么……」
「审判长!辩护方请求——被告人•雨野景太的『电话证词』!」
『许可』
两名审判长一副你们给我快点搞完啊的样子,随随便便就答应了。
我和上原君吞咽唾沫的观望中,三角君操作自己的智能机,给雨野君打电话。
「雨野君?不好意思突然打扰。关于之前你们双重约会的事,我有点事想问。…………啊—,嗯,你问要干嘛……这—个,嘛,你看,因为各种各样的情况嘛。对对,我又被莫名卷进来了。算是你们那件事的加时赛吧。你懂就行了」
三角君就这样愉快的和雨野君打哈哈,渐渐进入话题核心。
约两分钟后……终于,提出主题。
「那,对雨野君来说,那个『吻』……是在『何种打算下』才做的呢?」
提出这个问题的同时,三角君操作智能机,设定成让室内所有人都能听到电话声。
现场所有人无言的听着。
他的智能机里,传出了雨野君好像很害羞的……但却伴随着坚定意志的决定性的话语。
『那个……其实,我想的是拿出勇气『向天道同学』接吻……』
「咕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其间,满脸通红,当场苦闷的骚乱着头发,满地打滚令人不忍直视的检察官——我!
上原君也一脸听天由命的样子泄气中,三角君对电话那头说道『非常感谢』后挂断了电话,挺胸抬头的环视我和上原君……以及两名审判长。
好似领悟到现场的气氛……只见审判长的其中一人,加濑前辈咳嗽一声。
「嗯……这个社团的活动我也经营好多年了,这种情况还是第一次」
肯定呀。有哪个电玩部的活动风景是这样的啊。
「嘛、嘛,不管怎么说,根据现场的气氛,由我来宣布判决吧。被告人•雨野景太……经过各种各样考虑,此次审判的结果是……」
停顿一拍后,加濑前辈莫名提高音量的宣告道。
「              无    罪              」
「哇—哇—哇—」
同时,大矶前辈面无表情的挥洒不知从哪里拿来的纸屑。
…………于是。
音吹高中电玩部逆转裁判第一话,「何弃疗逆转」闭幕了。
*
「不过,我也觉得天道同学和上原君才是最可怜的呢」
走在沐浴在夕晒下的旧校舍走廊上,三角君对我苦笑道。
我一边叹息一边没礼貌的回答「劳您关心了」。
审判结束后,电玩部成员自由解散,大家各自按自己的节奏离开了……。
「……明明没必要特地为了安慰我跟我一起走」
说着我便瞪了一眼旁边的前敌人律师。他尴尬的挠了挠后脑。
「那个……但是,我觉得还是必须向天道同学道歉。之前那样责备你们两位,真是对不起」
「三角君又没什么需要道歉的……」
「不,因为受游戏影响,结果做了明明不是律师职责的『追查真凶』……」
「啊啊,毕竟由内而外的主人公气质嘛,你」
「唔……」
三角君尴尬的低下头。我带着叹息对他露出淡淡的微笑。
「没事的,我和上原君都没被这次的审判游戏伤害。倒不如说为了制造噱头而乱叫,反而让精神放松了哟」
「真的吗?那就最好不过了」
我的话,让三角君放下心。
我带着笑脸看了他一阵后……『嘛』的补充道。
「反正在那之前,心里就已经受到人生中最大的伤害了呢,我们」
「……也、也是啊」
三角君抽搐着脸颊,向我投来打从心底里同情的视线。
我一声大大的叹息,三角君回到最初的话题。
「你们两人才是在这件事上受伤最深的人,这一点我也没有异议。……我理解你的心情」
「谢谢。……说实话再怎么安慰也没用呢」
「也是呢」
我们两人就这样在极度忧郁的气氛下默默的走着。老化的走廊地板偶尔发出嘎吱的声音。
来到连接主校舍的走廊时,三角君开口道。
「这次,虽然我支持雨野君主张的『嘴唇没碰到』,起码想为他辩护证明他没有恶意和出轨……但另一方面,我也很明白这件事的核心问题并不是『碰没碰到』」
「…………」
我默不作声,三角君继续忧郁的说。
「很难受呢……那『铭刻在心中的影像』」
「…………嗯」
没看他的眼睛,我握紧两手回应道。
不知从何处,传来好像正在跑步的运动社团的声音。
「……就算定罪为『未遂』。但在天道同学和上原君眼中,也确实就是『那样』呢……」
「……嗯……唯有这点无论如何都……呢」
「这也是人之常情。就算是我……假如看到义妹和雨野君那样的场景,也会很受打击」
这句话,让我不由得微笑。
「啊啦三角君。你终于承认自己对义妹有好感——」
「我和雨野君的关系,明明比义妹和雨野君的关系更好的……哎」
「你指这个!?现、现在我心里好像产生了新的疑惑哟!三角君!?」
「嘛,这种细节就不要在意了」
「这件事真的可以放着不管吗!万一给今后留下祸根了呢!?」
面对我激动的吐槽,三角君毫无动摇,把头发向上一撩,露出一脸厌倦的表情。
「……真是个骚动人心罪孽深重的人呢,雨野君」
「嗯、嗯,不好意思三角君,我已经完全不觉得你的发言是在安慰我了」
「不过嘛,雨野君的这些方面,我很喜欢呢。好意外」
三角君带着闪闪发光的笑脸如此说道。……啊,不行了。我已经只能通过「基佬?滤镜」来看他了!明明以前我都能接受的!
为了整理好心情,我一边走一边反复深呼吸。
从旧地板走到主校舍的全新乙烯树脂地板上,我们两人的脚步声变得柔和。我深吸一口气,重开话题。
「实际上,虽然重提审判那件事有点不太好……但我怀疑过,直接相信雨野君和亚玖璃同学主张的『没碰到』真的好吗」
「啊啊……是吗」
被点到痛处,只见三角君挠挠头顶。
「嘛……按雨野君的性格,这样主张的目的,大概更多的是考虑到天道同学和上原君的心情,而不是自保呢」
「嗯。但是那个…………之前的电话,他最后说的……那个……接、『接吻动机』,完、完全,没必要怀疑呢」
我不由得红起脸低下头,三角君「知道啦知道啦,牙都甜掉了」的笑道。
不知不觉间来到校舍玄关,我们换好鞋走到外面。下落的夕阳耀眼炫目。
三角君坐巴士回家。我还想整理心情所以打算去街上走走,于是我们在巴士站告别。
但是,三角君带着坚硬的表情「我最后想问一下……」的说道。
「天道同学,还想继续和雨野君……保持以往的恋人关系吗?」
「这个……」
我不由得欲言又止。……这是,这几天我都一直在思考……却得不到答案的问题。
自己到底想干什么。到底该怎么做。到底什么才是最好的做法。不管怎么想都想不通。
回想起来,和雨野君相遇之后的我就一直是这样子。
和相遇之前不同的是,我不管做什么都不擅长了。
邀请他加入电玩部被拒绝,想要稍稍改善关系却被他先发制人然后莫名其妙的开始交往,想要创造既成事实而拼命算计……然而却被其她女性抢到了女主角的位置。
「……但是,最近,不管什么事都做不好……」
噘着嘴独自呢喃道,突然,我发觉了。
「(啊啊……小时候,那些对我不服输的孩子们的心情,我终于明白了……)」
在自己付出了种种努力的地方完全败北。这的确是……。
「(痛苦到,哪怕是用一个不能更难看的说辞,也想以此为借口呢……)」
察觉到心中的痛苦,但在另一方面,自己却不知不觉的站在了「和大家相同的」位置上,有一种莫名的喜悦,我不由得噗嗤一笑。
「天、天道同学?」
三角君不安的偷看我。
「那个……我、我不会让你吃纸巾的哟!」
「?你在胡说什么呢?谁会吃纸巾啊。这种时候能别说无聊的笑话吗,三角君」
「诶诶—…………」
三角君好像打从心底不服的呻吟。我「开玩笑啦」的笑道,走到巴士站的时刻表前。
「……不论什么事,都不能按自己的想法来呢……」
「?巴士的到站时间吗?肯定的嘛。毕竟要考虑到周围的交通状况」
「嗯嗯,对呢。……现在的我和过去不同,不再『只』和自己战斗了。没法按自己的预想获胜,也是很正常的呢……」
「?那个,这是在说游戏吗?」
「诶?」
他这句意外的话让我回过头。他也感到不可思议的惊讶道。
「咦,我搞错了?」
面对如此提问的他,我露出淡淡的笑容回答道。
「不,也是呢。说不定就是这样。的确和游戏一样。不管怎样都不顺利……但正因为这样……我才会那么认真……」
一瞬间,有那么一点……真的只是那么一点,这几天一直覆盖在我心中的一部分云雾,消散了。
当然,因那个场景而受到的伤害,以及各种问题,都还没解决。
但是……至少,现在,我明白了——
——玩家天道花怜,想成为雨野景太的女朋友。
「……嗯。那,我先告辞了,三角君」
我带着决意迈出步子。从身后传来三角君焦急的声音。
「那个,结果你和雨野君的事情怎么办……!」
这个问题,让我一瞬间停下,仅仅转过头。
带着满载决意的神色,回答道。
「至少,就我单方面来说,已经不打算——『像以往那样』了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