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军武宅转生魔法世界,靠现代武器开军队后宫!?
  4. 第五卷
  5. Epilogue 加入测试
  6. 繁体版

Epilogue 加入测试
2017-06-22 16:38:19

		

防范璐嘉的袭击于未然,顺利拘捕她当天的午后。居民们塞满了纯洁少女骑士团的总部。
因为他们不知何时得知「魔术师杀手」的主犯是璐嘉。
在深夜里劈哩啪啦地用反坦克地雷的话,自然会察觉到声响然后醒来吧。
在黑暗之中无法收拾,尽管日出后马上动手,但还是被居民跟来到寇寇里市的商人们看见我们在捡铠甲的一堆碎片和碎块。
接着话题就传开来,进一步汇聚各式各样的目击证言扩散开来。
直觉好的人想必立刻就会察觉到,想要彻底堵住情报就是性命的商人们的耳朵,是不可能的。结果就是引起现在的骚动。
负责说服那些疯狂的人们让事情得以收场的人是我。
把现状摆在引起骚动的原因之一纯洁少女骑士团团员们的面前,就像是把小羊丢进狼群中。都市的居民会爆发不满,迁怒在她们身上吧。
我也不愿意交给妻子们害她们受伤。况且我现在的立场,似乎是被视为代替纯洁少女骑士团拯救寇寇里市的少年英雄。由于那样的我直接出面,意外顺利地收拾了这个场面。
距离解决事件过了几天后……寇寇里市恢复表面上的和平。
「打扰了。」
纯洁少女骑士团顾问室的门一开,伽尔马就带着一脸倦容出来迎接我。
「不好意思,正忙于善后之际还叫你出来。」
「不,请不用放在心上。话说璐嘉小姐的状况如何?」
我在伽尔马的催促下坐在沙发上,他自己则在我对面的沙发上坐了下来。
「她还没醒来喔。由于维持生命必须的魔力用光了。不知道她何时才会醒来。以前也有陷入类似状态的冒险者,花上好几年才恢复意识……恐怕她也不会很快醒来吧。」
当我从失控的铠甲里把她救出来的时候,她的发色全白,脸庞跟手脚都变得宛如干涸那样瘦瘪。要是再晚一点把她救出来,肯定必死无疑。
她现在躺在纯洁少女骑士团总部的一间房里,由团员们轮流照顾她。倘若伽尔马所说的话是真的,要等她清醒能够问话还得过好几年啊。
「还有关于在她房里找到的药品。」
接着伽尔马用黯淡的表情,在我们之间的桌上放下一个小瓷瓶。
尺寸跟前世地球上的提神饮料相当。在查明璐嘉便是这次魔术师杀手事件的主犯之一以后,随即对她在纯洁少女骑士团总部的个人房间进行住宅搜索。结果从书桌的抽屉里发现这个小瓶子。
里头装有绿色的液体,闻起来有股刺鼻的刺激臭味。
「老夫有找对于药学知之甚详的认识的魔术师检查过,看来这似乎是分类为违法魔术药,能够操纵他人的洗脑药物。」
「不过璐嘉小姐的应对进退,不像是遭到操纵的人喔。」
「关于这东西,在魔王全盛时期的遗迹调查当中,据说曾发现类似这种药的空瓷瓶。由于这种药物记载的效用实在太过出色,专家们的见解认为那是胡说八道,可是由于它的出现,他们扬言说也许有必要重新改变那样的认知。」
虽然不是洗脑药,但我本身也吃过跟这类似的药物。在这个异世界中现存能够操纵洗脑他人的药物,只要对方一吃就会露出恍惚放松的表情,动作也会变得缓慢,因此一下子就能看出是遭人下药。
可是回顾璐嘉的举止,却完全没有那种情况。
的确是会改写目前药学常识的东西。
「把这当成借口的话,难怪我们也没发觉到她的异状。这种药可怕的地方在于,跟向来的药不同,使用者本人也不会有遭到洗脑的自觉,跟使用之前行动并无二致,所以第三者也难以发现。当然也有缺点,就是必须定期服用,以及持续服用的话会强化某种感情──憎恨。」
「原来如此……所以璐嘉小姐才会那么充满恨意啊。」
我实在不想认为一般人会萌生出那么强烈的憎恨。
「不过关于遭到药物操纵的璐嘉团长──不,是前团长的事,实在深感抱歉。老夫以纯洁少女骑士团特别顾问的身分向你致歉。」
伽尔马深深地低下头。额头差点就要撞到地板。
纵然我慌张地制止,他也坚持不愿抬起头。我能理解他的心情……
委托我们「解决魔术师杀手事件」,结果内部──而且还是团长竟是主犯之一,实在是让人看不下去。
要是我们没有处理的话,所有团员会被杀光吧。
要他别放在心上是不可能的。
「我们才是,抱歉没马上告诉你们『Noir』的情报。要是早点说的话,说不定结果就会不同了。」
「不,要是站在同样的立场上,老夫也会思考『Noir』跟纯洁少女骑士团的关联性进行调查。老夫无法责怪你。」
我打从第一次见面那时起就怀疑璐嘉。而且在受百合玫瑰劝诱的回程路上,「Noir」的诺拉向我搭话。
诺拉她们在发生「魔术师杀手」事件的寇寇里市,为了劝诱我们刻意现身,想想时间实在是太凑巧了。一般来说都会怀疑其中有所关联。
因此我对席雅做出指示,叫她一个个调查纯洁少女骑士团的团员们。
直到查明谁是敌人为止,为了慎防有毒,连餐点都要由我们自己做。
不过能在对方没发现到的情形下调查的人才唯有席雅一人,因而花了好一段时间。结果也可以说是我容许了璐嘉的失控。
「如果要怪,让璐嘉前团长吃下这种药的『Noir』一伙,才是应该责怪的对象。」
「可以的话希望能逮捕她们……」
「我听说她们从眼前消失了呢。」
跟白雪、克莉丝与丽丝对战的粉红色铠甲,似乎是由先前提过的诺拉所穿的。她称呼自己「诺拉」,所以我想应该错不了。
据说就在打倒她,要接近倒下的诺拉把她绑起来的时候,她却从眼前像幽灵一般消失了。尽管在那之后慌乱地搜索四周也找不着。
梅亚、席雅跟纯洁少女骑士团那边也是,当红铠甲掉进地洞,给予最后一击之后,她们前往确认。然而地洞里除了支离破碎的一般铠甲,却不见半块红铠甲的碎片。这边也是有如幽灵一般消失无踪。
「倘若有制造出璐嘉小姐所吃的药跟那种铠甲的技术实力,会有在紧急状态下能够逃跑的魔术道具也不奇怪呢。」
「虽然依常理来想是不可能,但有药物在前,会有那种想法也很自然……」
我们一同显露出忧郁的表情发出叹息。
伽尔马为了转换气氛开口说话:
「换个话题吧。其实拉雅拉副团长特别有件事要对你说,我现在叫她进来,没问题吧?」
「好的,当然没问题。」
听见我同意,伽尔马神情放松走出顾问室。也许是就在附近待命,纯洁少女骑士团副团长拉雅拉•拉菈依拉很快地便现身了。
她在伽尔马所坐沙发的旁边坐下,变成跟我面对面的状态。
我能想像到拉雅拉想说的内容,但为了让不擅言词的她容易说出口,我开始套话。
「拉雅拉副团长,你想说的话是什么?」
「那、那个,是关于今后的纯洁少女骑士团的事……」
拉雅拉结结巴巴地冷静道出如今纯洁少女骑士团的处境。
在这次的袭击事件中,由于查明璐嘉团长是主犯之一,已经彻底破坏了寇寇里市居民们的信任。「说是保护都市,其实是威胁都市的那方」这样,居民已经无法信任她们了。
况且寇寇里市是兽人大陆往内陆运送物资的运输要地,责任重大。
更糟糕的是,纯洁少女骑士团已经困窘到必须向其他军团求助。就算是孩子也不会认为她们能继续维持现状度日吧。
此外不仅是失去居民信任,因为这次的事,被冒险者仲介公会褫夺军团的资格似乎也是板上钉钉了。那么一来纯洁少女骑士团便会解散。团员们会遭到开除失去工作。
纯洁少女骑士团的团员们几乎都是贫穷的农民或商人、贵族出身却身无长才之人。有熟人的门路或人脉还好,但没有的人一旦遭到骑士团放逐,就会被迫过上很严苛的生活。
若是要举出最惨的例子,就是或许会有团员把在骑士团培养的的技术用来进行强盗、偷窃、当山贼等等的犯罪行为。
「所、所以大家都说解散的话会很伤脑筋……可、可是大家还说,纯洁少女骑士团……变成那副模样的璐嘉团长仍想守住的骑士团,不希望让它解散。」
拉雅拉握紧了放在腿上的双手。
「我、我们知道纯洁少女骑士团有存亡的危机,却、却什么都没有做。认为就算努力也无济于事而放弃了……但是只有璐嘉团长她没有放弃,想要保护纯洁少女骑士团跟我们,拚命找方法解决,试图重振骑士团。结果我们因为『你是团长』把责任推给她,她才会被骗遇上那种惨事……」
拉雅拉并非用平常温和的神情,而是以宛如老鹰那般锐利的双眼笃定地说:
「这次换我们想保护璐嘉团长所爱的纯洁少女骑士团,直到璐嘉团长清醒过来回归岗位为止。所、所以琉特先生,请您务必让我们留着纯洁少女骑士团的名号加入PEACEMAKER!然后请跟我们一起守护寇寇里市!拜、拜托您了!」
拉雅拉低头弯到几乎九十度。
纯洁少女骑士团的军团资格肯定会遭到剥夺,不过由PEACEMAKER予以吸收在内部打着「纯洁少女骑士团」的招牌就没有问题。
因为充其量只是军团内部的问题。
用公司来说的话,就代表并购对方以后,要留下或是更改名字,都是并购方的自由。
「……拉雅拉副团长,老夫很了解你的心情,但假设纯洁少女骑士团留下来,寇寇里市的居民也不会有人认同,你们只会受到严厉批评而已喔!」
伽尔马理解她们的心情,硬是给了她忠告。
无论在什么时代的世上,要让神或人最快平息怒气的方法,就是献上活祭品。
即使原本应该赎罪的是「Noir」,但这次的惩罚是解散纯洁少女骑士团。改成PEACEMAKER这块招牌容易赎罪,也能更快抹除负面印象。
我们这边也是认为消除名字,只纳入人才来保护寇寇里市轻松多了。
就PEACEMAKER的角度来看,留下会跟居民们产生无谓摩擦的「纯洁少女骑士团」这名字没半点好处。
即使如此拉雅拉的眼中没有一丝动摇。
那是身为纯洁少女骑士团副团长,她个人强烈的愿望。
「我、我明白。可、可是纯洁少女骑士团接纳吊车尾的我,我不希望它的名字消、消失。我、我们无法提出比起消除纯洁少女骑士团这个名字更多的好处,可、可是如果能留下来,我们会比起以前更加拚命,为了PEACEMAKER跟寇寇里市工作。所、所以还请您留下纯洁少女骑士团的名字。」
「…………」
要在这里拒绝很简单。
委托的「魔术师杀手事件」已然解决。纯洁少女骑士团会解散也是因为团长是这起事件的关系人。想必也不会出现「是因为跟PEACEMAKER扯上关系才解散,吃了很多苦头之类云云」这类的流言蜚语吧。
就这样拒绝,收手回到龙人大陆,也理应不会有任何人在背后指指点点。可是PEACEMAKER的理念是「帮助有困难的人、寻求救助的人」,况且她们是跟我们一起与挟持犯、铠甲们战斗过,犹如盟友一样的人。
怎么可能拒绝。
此外保护寇寇里市的话,可以得到定期收入,老实说也难以舍弃。就现实问题来说,金钱是很重要的。
因为是军团,我也想做增加人数建立部队的实验。拉雅拉她们也算是有互相认识的关系,当作增加团员时的测试案例,几乎可以说是最理想的吧。
我带着浅浅苦笑叹了一声,接着用认真的神情重新面向拉雅拉。
「我明白了。就让纯洁少女骑士团成为PEACEMAKER的下层组织,留下纯洁少女骑士团的名字吸纳你们进来吧。」
「真、真的吗!谢谢您!」
「不过请让我附加唯一一个条件。」
「条、条件吗?」
拉雅拉从喜悦为之一变,流露出似乎有些不安的神情。
那个条件是──
▼
几天后,上午。
团员们聚集在纯洁少女骑士团的操练场上。
人数有三十人。事前已经透过顾问伽尔马,把今天要说的内容传达给她们了。
就是将纯洁少女骑士团编入为PEACEMAKER下级军团的事。当然伽尔马也有出席。在排成两行的纯洁少女骑士团团员们面前,PEACEMAKER的成员横向排成一列。
我望向团员们,大家都一脸紧张的神情。
接着我从横列中向前踏出一步。
「诚心感谢各位在百忙之中集合至此。我是PEACEMAKER的团长琉特•甘史密斯。」
固定的问候与自我介绍。
尽管当场没有人不认识我,但在讲重要的事以前,形式也是很重要的。
「我想伽尔马先生已经告诉过你们了,我就再说一次。此次我们PEACEMAKER想迎接纯洁少女骑士团成为军团的一员。」
我稍微停顿一下继续说下去:
「我们并不是要并掉纯洁少女骑士团,而是要让它成为附属在PEACEMAKER之下的军团。所以具有传统的『纯洁少女骑士团』并不会消失。」
听见这个说明,不少团员们发出安心的叹息声。拉雅拉之前也是那样,对她们来说「纯洁少女骑士团」就是有那么特别吧。
等到喧闹声告一段落后,我继续开口。
就某种意义上来说,接下来才是正题。
「留下纯洁少女骑士团……虽说如此,但也不可能无条件地接受你们所有人。正如大家所知PEACEMAKER使用的魔术道具相当特殊,因此大家接下来要接受训练。倘若被那个训练淘汰的人,很可惜就得让她退团了。」
这就是我向拉雅拉提出的「条件」。
「进行一定期间的训练,淘汰者就要退团」。
或许很严格,但这也没办法。
既然PEACEMAKER使用的魔术道具很特殊,战术跟战略的思考方式也会跟以往的军团大大不同。
我们自己也没有余力继续雇用无法适应的人才。
当然淘汰掉的人们,预计会经由我们或伽尔马的门路介绍新工作。不过前纯洁少女骑士团的团员们每个人的眼中都燃起了「我们不打算在训练中遭到淘汰」的斗志。就连那个缺乏自信总是战战兢兢的拉雅拉也一样。
她们就是那么想要留下「纯洁少女骑士团」的名字吧。
既然有那么强的干劲,想必所有人都能跟上训练不会遭到淘汰。
感受到有种近乎于肯定的预感,我的嘴角不禁绽出笑意。
我面露微笑改变口气大声激励大家:
「那么事不宜迟,我想开始训练了。大家做好觉悟了吗?」
「是!请多多指教!」
众人朝气蓬勃给予的回应,令我心满意足地点点头。
我们PEACEMAKER就这样经由解决「魔术师杀手事件」,得到了新的同伴们跟据点。
to be continu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