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军武宅转生魔法世界,靠现代武器开军队后宫!?
  4. 第五卷
  5. 第七章 非致命性武器
  6. 繁体版

第七章 非致命性武器
2017-06-22 16:38:19

		

当白雪她们在跟其他铠甲敌对的时候,我正在郊区平原上跟璐嘉进行战斗。
『去死吧~~!害虫!』
璐嘉挥舞起大剑。
不愧是对自己的身手有自信,她的剑风锐利得惊人。
我接受肉体强化术的辅助专注回避。倘若过去当执事的时代没有接受奇奇先生的训练,我大概会瞬间被砍死吧。我在回避的同时扣动AK四七的扳机。我不认为7.62×39公厘能击倒身穿银色铠甲的璐嘉。这充其量只是牵制罢了。只要有空档,我就射出AK系列可以不经加工就能装上的GB一五的四十公厘榴弹。
『呜!』
璐嘉在红铠甲袭击聚会当时,亲眼见过榴弹的威力。因而有所警戒并没有命中她。由于丽丝不在我身边,因此榴弹的数量也有限。
在席雅详细分析过敌方势力以后,就让梅亚、席雅跟纯洁少女骑士团的团员用反坦克地雷对上没打倒的红铠甲跟其他的铠甲们。
拜托白雪、克莉丝跟丽丝当崭新的粉红色铠甲的对手。
在陆续决定各自负责的对象后,自然就变成我要单独跟璐嘉打了,不过同样身为组织的首领,最后来做个了结也不错。
夜空之下,子弹朝着划出半圆的银色铠甲身上散落,璐嘉在回避子弹之余,挥动手中的大剑。大剑产生风刃试图割裂大地。看样子她的风刃拥有跟红铠甲的斧矛相同的力量。
『明明要是你们不来,计画就会成功了!』
「杀掉倾慕自己的团员们叫大获成功?你的脑袋有没有问题啊!」
『纯洁少女骑士团的荣耀!那是为了夺回纯洁少女骑士团的荣誉所必要的牺牲!如果真是为纯洁少女骑士团着想的团员,应该会欣然献上自身!』
「你是白痴啊!不管什么东西都有寿命!即使是组织也不例外!纯洁少女骑士团的使命、寿命已经到尽头了!」
『住嘴,住嘴住嘴住嘴!纯洁少女骑士团有寿命?不对!纯洁少女骑士团会永远闪闪发亮!不对,是必须闪闪发亮成为大家的希望!』
「你这个蠢团长!」
我们不断移动着,子弹与风刃齐飞,在互相躲避的同时交谈。
我抓到破绽射出榴弹,然而她却巧妙地回避掉了。再怎么说榴弹的速度也比子弹慢,既是有铠甲辅助的璐嘉,要躲掉似乎并没有那么难。
我自己则不晓得躲掉几次风刃了。
我们陷入没人能够使出决胜一招的状态。就另一种角度而言,就是只要一口气让气势偏向一边就能获胜的状况。要说那个契机是什么的话,就只有一个了。
──最后的榴弹用光了。
尽管冲击力道很幸运地成功吹飞她的头盔,不过她对那一点都不感到害怕,朝我展开突击。反倒是我慌乱用AK四七射击,但扳机扣得太用力造成猛击扳机(Jerking),根本是低级错误!
「……!」
因此对方轻松躲开了弹头。更倒楣的是AK四七的子弹用尽了。
璐嘉敏锐地理解到这是好时机,于是大剑一挥。
「混帐!」
我猛然用尽全力将AK四七的本体朝着她丢。对于我自己丢出武器的行为,就连璐嘉也不知所措反射性地用大剑弹开AK四七。我趁机弯下腰拔出随身武器「S&WM一○」转轮手枪,与此同时璐嘉的大剑从下往上砍停在我的脖子上。
我的枪口抵着她的额头。
璐嘉的大剑抵着我的脖子。
简直是恐怖平衡──陷入西部剧的枪手之间,枪口互指,手握彼此性命的情形,是彻彻底底穷途末路的状态。
「「……………」」
究竟互相对瞪了多久呢,我先开口说话:
「我有个提议……既然都这样了,那就照你说的,用光明正大的决斗来做个了结如何?」
刚才铠甲军团遭到反坦克地雷轰飞。从而璐嘉激动地叫嚷:『要是身为一个组织的代表,就该用正面对决一较高下吧!』
机会难得,就来让她实现那个愿望吧。
「…………」
她没有任何反应。我自顾自地继续说下去:
「决斗的方法很简单,我们彼此背靠背向前走三步。接着在第三步的时候转身攻击彼此。」
就是出现在好莱坞电影里的决斗场面。
以前看过的电影,尽管记不得片名跟详细内容,然而只有决斗的场面强烈烙印在我的眼底。大致说明完以后,她也表示同意。
「好吧。那就听你的提议吧。身为纯洁少女骑士团团长,要给予邪恶的不义之徒严厉的惩罚!」
「好极了。我就以PEACEMAKER团长的身分,把你当面击垮吧。」
我们俩缓缓地背靠背。
纵然没有决定时机,但念出信号的声音却自然地重叠了。
「「一……」」
「「二──」」
「你白痴啊!去死吧,蠢货!」
「我就知道会这样,混帐团长!」
璐嘉一开始踏出第二步时便已背叛决斗,把大剑平放打横一扫。虽然我有想过她会背叛,不过居然这么坦然!
多亏有预测到才能马上蹲下躲掉大剑,只有发梢被削掉的程度就了事。尽管我用转轮手枪开枪,但璐嘉用单手遮住脸庞。光是点三八特殊弹(9MM)不可能贯穿,子弹被白白弹飞。
不过那样也好。我自己也不认为能用转轮手枪分出胜负。
我需要的是她的注意力全放在我身上。
璐嘉深信自己会获胜,举起大剑准备向下劈,却没有挥下大剑。
「咕哇!」
璐嘉被身后跟个子一样高的冰块高速砸中轰飞。
「琉特你没事吧?没受伤吧?」
「谢谢你,白雪。我不要紧,没有受伤喔。还有你的时机抓得正好。」
去抓粉红色铠甲的白雪、克莉丝跟丽丝,她们用似乎很担心的神色奔向我。我为了表示自己平安无事,抬起单手答道。
决胜关键一如我预料的,就是「同伴」。我相信争取时间将注意力转移到我身上的话,打倒铠甲之后的白雪她们,就会有谁冲到我的身边来。
如我所料,多亏了白雪她们才能够打倒璐嘉。结果最后决定输赢的正是她所舍弃的「同伴」这种存在,实在相当讽刺。
确认我平安无事感到安心以后,白雪跟克莉丝为了绑住轰飞倒地无法动弹的璐嘉,保持警戒朝她走去。
她们的周遭不见铠甲的身影,我向拿出备用的AK四七交给我的丽丝询问:
「跟丽丝你们为敌的粉红色铠甲怎么了?让她给逃了吗?」
「可以说是把她逼到走投无路了……」
丽丝尚未理解刚刚眼前所发生的事,苦恼着要怎么好好说明。不过抢在她说明以前,响起了尖锐的声音。
「琉特!丽丝!你、你们来一下!」
我手中拿着新交给我的AK四七,跟丽丝一起跑过去。
「琉特,那个……」
白雪手指向的前方,只见璐嘉渐渐站了起来。尽管被那么夸张地轰飞,还是能站起来实在吓人一跳。不过还发生了比那更令人惊讶的事。
『……嘶……』
璐嘉缓缓迈开步伐,然后在她身边散落一地、遭到反坦克地雷破坏的铠甲,每当她踩下去的时候,便有如生物一般逐渐变换形状。简直像是寄托了没能战斗就损坏的怨恨,十分异常的情景。
头盔跟大剑也吸入铠甲的材料重新构成。
『杀掉污辱纯洁少女骑士团的人!杀掉阻碍纯洁少女骑士团的人!杀掉!杀掉!杀掉杀掉杀──』
怨恨与杀意互相交织转化成激烈的憎恨,强烈地发泄在我们身上。我后退一步向所有人做出指示。
「所有人用全部的子弹打她!别让她靠近!」
所有人就像是弹了起来那样立即开始行动。我跟白雪用AK四七,克莉丝是德拉古诺夫狙击步枪,丽丝则是没有半点犹疑就用PKM的枪口冲著璐嘉扣下扳机。超越音速的无数弹头不断向着璐嘉身上招呼,但大家很快就察觉有异。
「把子弹吸进去了?」
弹头并没有被坚硬的金属铠甲弹开,而是仿佛被吸进去那样消失了。恐怕就像刚刚那些遭到吸收的铠甲那样,也把子弹吸进去了吧。
「既然如此,这招呢!」
白雪射出装在AK上的GB一五的四十公厘榴弹。刚才璐嘉还在警戒躲避榴弹,现在却一动也不动任其直接命中,但她却毫发无伤。
她以肉体强化术撑过冲击力道,金属碎片则跟弹头一样被吸收了吧。
『嘎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璐嘉发出像在表示这次轮到我那种野兽般的咆哮拔腿狂奔。她的速度是跟我一对一那时所无法比拟的快!
她用双手生出的一把大剑砍断我们所在的空间。
我们随即从那边躲开了。虽然知道没有用,不过还是射击子弹当作牵制。
那并非方才她使用的风属性大剑,因而无法进行远距离攻击,好应付多了。
「那、那是团、团长?」
不巧此时跟红铠甲及其他铠甲打的席雅、梅亚与纯洁少女骑士团的团员回来了。处于失控状态的璐嘉甚至瞄准她们。璐嘉让地面翻起,令人怀疑大地是不是要爆炸了,并且袭向纯洁少女骑士团的团员。
「席雅!别用枪盒接下啊!」
「!」
虽然我迅速告知但已经太迟了。尽管席雅试图用枪盒接下大剑,但因为是金属而遭到吸收。结果变成无法抵销掉,得当面接下冲击。
席雅反射性地用肉体强化术提升魔力,却承受不住攻击单膝跪地。尽管大剑还在吸收枪盒途中,璐嘉却展开反击,用大剑砍向单膝跪地身体失去平衡的席雅。
「咕呜呜呜!」
幸运的是由于砍中的刀刃还在吸收枪盒当中,一点都不利。席雅也打开盾牌避开直接命中,但无法抵销那股劲势的她,仿佛是在地面上被踢来踢去的球那样滚动着。
「……噫。」
排除掉席雅的璐嘉有如恐怖电影中的怪物,重新面向纯洁少女骑士团的团员。她们当中的某人发出轻声尖叫。
就算对手是部下们她似乎也无所谓,璐嘉缓缓举起大剑。
「大地啊!泥土啊!回应我的召唤声吧!遵从言语之力变幻其貌!地翠创造(Gnome Factory)!」
这是土与土相乘的中级魔术。可以操纵大地的泥土挖洞,也能让土变得像混凝土那样硬。梅亚机灵地在我方跟失控的璐嘉之间制造出一堵厚墙。梅亚,支援得好!
制造墙壁的时候会从地面抽走需要的泥土,只有那边会跟其他地方造成高低差。而且因为璐嘉举起大剑,脚下的泥土突然移动会使得身体失去平衡,结果挥向梅亚她们的剑因璐嘉身体倾斜,她为了取得平衡而将大剑当成拐杖那样拄地。
此时露出很大的破绽。
「冰雪之龙,回应我的召唤声吧。在我眼前创出冰河的世界!永久冻土(Permafrost)!」
是水与冰的复合攻击魔术。白雪为了让破绽大露的璐嘉停止动作想将她冻成冰块。
『嘎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璐嘉再次发出尖叫,竭尽全力拔起刺在地面上的大剑,利用那股势头跟白雪的中级魔术正面对杠,她用砂土代替盾牌防止遭到冻结。不管再怎么说都太荒谬了。
「就算是失控也变得太强了吧!肯定比起跟我打那时候还强!」
我忍不住自言自语,璐嘉应该没有身为魔术师的才能。她穿在身上的铠甲是魔术道具,能够提升体能,也能暂时用盾牌挡住攻击魔术。确实是超越常规的魔术道具,但却不是万能。包括跟我的战斗在内,那样挥霍的话,魔力应该老早就见底了。然而现在却完全没有那样的感觉。
我能想到的只有一点……发觉到她现在正在做的事令我感到胆颤心惊。
以前艾露老师曾经具体说明过所谓的「魔力」是什么东西。
魔力就是装在那个人物灵魂容器里的能量。维持身体、精神的灵魂的量,跟种族没有关系几乎都一样,魔力是指除了维持身体与精神的必要分量之外的能量。因此一旦使用到身体、精神所必须的魔力就会昏倒。其实我小时候曾经因为胡来昏倒过两次左右。
「璐嘉是连维持生命所需的魔力都拿来用了吗?」
我找出的答案让白雪她们跟纯洁少女骑士团的团员们都吞了吞口水。
『嘎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她再次把目标切换成我们挥下大剑。
丽丝一面躲避大剑大声呼喊:
「琉特先生,万一她是削减性命驱动铠甲的话,不赶紧阻止她就太慢了!」
我明白她的心情,但该怎么做才能阻止璐嘉?
枪械的攻击由于是金属会遭到吸收,想用魔术制止行动最终又会像刚才那样被挡下来。倘若做好会牺牲的觉悟,就算硬来也要制伏她就办得到吧。可是我身为PEACEMAKER的团长,比起璐嘉的性命,必须以白雪、克莉丝、丽丝、梅亚跟席雅平安无事为优先。她们是重要的妻子与军团成员。少了任何一人我都绝对不允许。
「琉、琉特先生!」
正值思索之际,拉雅拉向我搭话。
「我、我知道这样很勉强!可、可是请您救救团长……救救璐嘉团长!」
她用好像要马上哭出来的神情,不甘心地握紧拳头。
「璐、璐嘉团长是对自己、对他人都很严格的人,但、但却是比起任何人都要认真为纯洁少女骑士团跟我们这些团员着想的人!所、所以她会变得那么奇怪肯定是有什么原因。不、不过实在很不甘心,现在的我们救不了团长……因、因此还请您务必要救璐嘉团长!求求您了!」
拉雅拉以外的团员们尽管没出声,但都双眼紧盯着我,就像在说「请您务必拯救璐嘉团长」。
拉雅拉她们的愿望令我呼吸困难。要拒绝她们很容易。但这样一来我是为了什么才建立PEACEMAKER……可是也不能有人牺牲……
「琉特,来阻止璐嘉小姐吧!不能就这样对她见死不救!」
『白雪姊姊说得对!怎么能就这样见死不救!』
「就是说啊,况且PEACEMAKER的理念是『帮助有困难的人、寻求救助的人』吧。」
「在下还有枪盒这笔债,这样让她赢了就跑恕在下做不到。」
「只要交给天才魔术道具开发者琉特大人,让这种程度的对手无力还击就如同儿戏一般呀!来吧,不用客气尽情对我这首席徒弟梅亚•多拉桂下达指示吧。我会成为您的左右手完美地执行作战呀!」
白雪她们似是为了斩断我的迷惘大声地说。
最缺乏觉悟的似乎是身为团长的我自己。她们所有人都用战意高涨的双眼凝望着我。
(不就是为了「帮助有困难的人、寻求救助的人」才成立PEACEMAKER吗?就算有危险,大家一起想出不会有半个人牺牲的办法就行了。)
大家的声音让我重新下定决心。无论是PEACEMAKER、纯洁少女骑士团或璐嘉,我一定不会让半个人牺牲。
那么该怎么做才能让陷入失控状态的璐嘉无力还击?
即使子弹会遭到吸收,比方说用MK一九自动榴弹发射器或铁拳乱轰,以冲击力削减璐嘉的魔力也是不无可能。可是要是那样做,连她的性命也会遭到折损。
想要不再继续消耗璐嘉的性命让她无力还击,该怎么做才好?
就在我一面闪避一面苦思对策时,白雪对我开口说:
「琉特,我们会引开她,你快趁这期间制作特殊声响闪光弹之类的,尽快让璐嘉小姐无力还击!」
现在正在战斗当中,要作出什么让失控中的璐嘉无力还击的特殊声响闪光弹也太勉强……不对,还有那一招啊!
「白雪!你配合我告诉你的时机使用魔术!」
「我明白了!交给我吧!」
「克莉丝,你稍微牵制一下璐嘉的动作!」
『收到!』
克莉丝在德拉古诺夫狙击步枪装填上「7.62×51公厘 风魔石弹」,瞄准璐嘉要迈开步伐的脚下发射。里面放的风魔石破碎后失控,挖掉璐嘉脚下的地面。她脚边忽然坍塌令她踩空。
「白雪,就是现在!让地面结冰!」
「收到喽!」
白雪依照指示随即发动魔术,但这并非为了制止璐嘉的动作。因为我要冰冻的目标并非是璐嘉的身体而是地面,也许是没感觉到威胁,她没有像刚刚挖地那时候一样做出妨碍的动作,然而那就决定了胜负。若是她有确实注意到的话,就会像刚刚那样做出妨碍吧。失控的璐嘉硬扯起和地面一起浅浅结冰的双脚,再次为了袭击而踏出一步。
『!』
然而她站不起来,当场倒下。虽然试图起身但结冰的地面很滑,没办法站稳。用覆有金属的双脚想在结冰的地面上行走会有什么后果,连小孩子都知道。
此外由于大剑是从手中生出来的,因此剑柄跟手黏在一起无法分开。因此也无法用手撑住地面,她犹如一名溜冰新手一次次地摔倒。
「白雪,你再进一步让璐嘉结冰,不需要全身,只要让手脚跟肢体无法离开地面就可以。」
「我知道了。」
白雪配合失控的璐嘉摔倒的时机,把她冰到手脚跟肢体都跟地面黏在一起。接着是最后的收尾。
「席雅,麻烦你施展雷魔术。夺走璐嘉的意识!」
「在下明白了。寄宿于我手的雷精灵!雷斧(Thunder Hache)!」
『琉特!琉特~~~~~~~~~~!』
席雅依据指示射出能夺走敌人意识的雷魔术。她现在被冰住手脚动弹不得。多亏如此才能手下留情使用雷魔术。
失控的璐嘉中了一记席雅的攻击魔术,跟着便全身冒烟筋疲力竭地倒下。
看样子是顺利成功让她无法还击了。
「不愧是琉特!」
「不,这次是拜白雪你的建议所赐喔。」
我向眉开眼笑的白雪送上赞美,这不是客套话,是真的拜她所赐才能让我产生「透过魔术实现非致命性装备」那样的构想。我想说即使由于铠甲得以提升物理上的防御力,但在失控消耗精神力的状态下会不会受不了电击呢?
让对方滑倒停止身体动作,再用电击让她昏倒。
这些全都是存在于前世地球上的非致命性装备──这次用在璐嘉身上的,准确表示的话便是称之为非致命性武器(Non-Lethal Weapon)的东西。
比方说美国规模最大的非营利研究开发机构美国西南研究院与美军开发出的非致命性武器(NLW)「流动阻绝系统」就是把强力的黏液散布在人或车辆上变得滑溜溜的,令人陷入无法站立、奔跑状态的东西。
相反的也存在黏住以后拔不起来的「黏胶泡沫弹」这种非致命性武器。
我使出最后一击的,是非致命性武器代表之一的震撼弹攻击。用类似震撼弹的电流──高电压进行攻击,一瞬间中断从脑部传达到肌肉的生物电流。
因此不管是锻炼得多强壮的彪形大汉,也会无力还击。
不过实际上,虽然冠上非致命性武器的名号,不过根据使用条件还是有可能会逼死对手。
像是给予璐嘉最后一击的震撼弹,要是对心脏不好的人使用,很有可能会导致死亡。因此也有人主张不该叫非致命性武器,应该叫低致命性武器(Less-Than-Lethal Weapon)。
此外不仅对人,也存在对物使用的非致命性武器。
就是让感测器(包括肉眼在内)失去作用的「反感测器武器」。
比方说破坏电线等等重要联络线的「反基础设施武器」等等。
如今世界各国似乎正在研究、开发像这样的非致命性武器。
根据美国华盛顿特区专门调查关于国土安全问题的公司「国土安全市场研究」指出,二○一四年至二○二○年的非致命性武器市场,年平均成长率为百分之十一,预测到二○二○年为止,规模应会扩大至两倍。
是将来充满潜力的市场。
『呜……啊……』
「!」
尽管吃下一记原本连等级高的彪形大汉冒险者都会无力还击的攻击,璐嘉仍旧发出痛苦的声音跟着打算再次动起来。在场的所有人满心以为她应该会昏倒,因而惊慌地拉开距离。
仔细观察的话,由于电击一时之间阻断神经,让璐嘉用蛮力挣脱了束缚,她的动作就像一只濒死的昆虫那样缓慢。即使如此还是能够行动,这件事本身就值得大吃一惊了。她的执著就是如此极致。我一面关注着她,一面对丽丝说:
「丽丝,特殊声响闪光弹。」
「是,是这个吧。」
我从她手中接过特殊声响闪光弹,再一次向席雅做出指示。用她的魔术以行动迟缓的璐嘉为中心,让地面隆起使璐嘉掉进深洞中。
「这是最后一击了,璐嘉。这里是你的终点站(Dead End)喔。」
我随着话声拔开特殊声响闪光弹的插硝,跟白雪她们一起把它丢进洞里。
璐嘉连高压电攻击都能承受住的执著,遭到多颗一百七十五分贝的大音量与两百四十万烛光的闪光彻底断绝。
▼
黑暗森林的深处。
在本应空无一物的空间当中,突然有名女性支撑著粉红色的铠甲「玫瑰铠甲」现身。
黑色皮制的胸甲配上短裙,腰际悬挂好几支刀子。那副姿态是一眼就能看出她是「刺客」的打扮。
能够马上知道她是女性,是因为看见她即使有穿胸甲也能辨别出的一对大胸,跟似乎很柔软的大腿等等。
那名女性在察看横躺着的「玫瑰铠甲」时,有着蜥蜴的肌肤跟尾巴的灾魔物朵加以熟练的手势拆开铠甲的背后。
她在背后开了个大洞,随后流出相当黏稠的液体。
那名女性不在意被弄脏,将失去意识的诺拉拖出来,让她睡在自己的大腿上,把手帕用水弄湿擦拭诺拉的脸庞。
「呜……」
那样的刺激让诺拉清醒过来。失焦的视线游移著环视周遭,接着她逐渐理解到自己身处的状况爬了起来。
「爱莲娜姊姊!为什么你会在这里!……嗯──」
「不可以,勉强自己。」
名叫爱莲娜的女性左右摇著头。
「诺拉……记得自己是被PEACEMAKER那些家伙追到走投无路……是爱莲娜姊姊救了我吗?」
「也救了朵加。」
率领铠甲突击了席雅、梅亚跟纯洁少女骑士团团员的朵加,对于在那里的自己同样获救了表示赞同。附近的树干旁耸立著坐着的状态的「红铠甲」。表面雕刻的华美装饰全都受损,整具都烧焦了。遭到席雅的枪盒攻击,受到的伤害比想像得还严重。
诺拉知道爱莲娜的能力,在理解到这里是不会有追兵的安全圈的同时发起抖来。因为她回想起了自己的失败。
「对不起!作战失败了,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没关系。」
她温柔轻抚像是台坏掉的音乐盒那样,反复说著「对不起」的诺拉的头。
「姊姊大人,她没有生气。」
「……真的吗?」
爱莲娜轻轻颔首,诺拉发出打从心底安心的叹息。接着她对于PEACEMAKER、纯洁少女骑士团还有璐嘉的愤怒、憎恨再次苏醒。
「绝对要杀了那些家伙!等重整旗鼓后再去攻击他们。三百具不够的话,这次就准备一千具。」
「不行。」
爱莲娜制止诺拉火冒三丈的怒气。
「姊姊大人说,回来后有新的工作。」
「可是!」
「诺拉你冷静点。要绝对服从命令。」
「这是菈菈姊姊大人的,指示。」
听见爱莲娜的话,原先激动的诺拉表情猛然一变,变得似是看见宝物那样开朗。
「菈菈姊姊大人说要召集,是知道了什么关于『最后的魔王』的事吗?」
「所以需要,诺拉、朵加,帮忙。」
「Noir」的缺点之一,是由于基本上是在暗地里活动的组织,值得信任派遣工作的人才不足。
弥补人才不足的计画之一,便是进行开发没有人也能动起来的「魔动铠甲」跟洗脑药。
另外搜集魔术师的尸体,也是为了利用在创造人工魔术师的研究上。
不论哪种都是尚未完成的技术,需要大量动员魔动铠甲的状况则需要诺拉的力量。
朵加关于魔术道具的知识与她自身的「特殊力量」也不可或缺。
「只要沉睡在魔物大陆的『最后的魔王』能够复活的话,就能破坏这个虚伪、不平等又有歧视的世界予以拯救了呢。就算是为了现在仍在受苦的大家,为了正义……老实说诺拉现在想立刻去杀了PEACEMAKER跟纯洁少女骑士团那群家伙,不过得忍住才行呢。」
诺拉现在都还能感受到对于琉特他们的强烈怒气,但为了成就自己相信的正义,她双手用力紧握忍下来。
爱莲娜温柔轻抚那样的幺妹的头告诉她:
「总有一天,会让你干掉他们。现在,要忍耐。」
「爱莲娜姊姊、朵加姊姊对不起。诺拉说了任性的话。」
「没关系。下次就杀了所有人。」
「嗯,就这么办。下次诺拉绝对要杀了所有人喔。」
外表、种族、年龄等等都完全相异的一群干姊妹,说著危险的话语。
随后三人的声音消失在空无一人的森林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