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军武宅转生魔法世界,靠现代武器开军队后宫!?
  4. 第五卷
  5. 第六章 各自的战斗
  6. 繁体版

第六章 各自的战斗
2017-06-22 16:38:19

		

事情稍微回溯──
纯洁少女骑士团总部。
大家聚集在我们分配到房间的其中一间里。
我告诉她们:
「所以我想开发能打倒那么迅速又坚硬的铠甲的武器。」
「那您究竟打算新开发怎样的武器呢!」
「为了击倒铠甲而新开发的武器就是『反坦克地雷』。」
「反坦克地雷」什么的,身为异世界居民的她们不可能知道,光是说出名字,我的妻子们就不知道该怎么回应才好。最先感兴趣的人当然是梅亚。
「琉特大人,那个『反坦克地雷』究竟是怎样的武器呢?」
「这个嘛……是在我所知范围内最恶质的武器之一吧。」
首先地雷到底是怎样的东西呢?
由于是在箱子、筒子或圆盘状的容器里装进炸药放于固定位置的武器,一旦踏到或是靠近就会爆炸破坏、造成目标物损伤──简要的说明如上。
要说从什么时候开始有,在十六世纪就存在著称为法国跳雷(Fougasse mine)的东西。
也曾在知名电影中登场,是在市街战中在地面挖出斜洞放入炸药,再用瓦砾覆盖其上,等敌人来时再下令引爆。
法国跳雷自十六世纪起至二十世纪初期都持续使用在实战中。
并且在十九世纪前半,据说设立诺贝尔奖的阿尔弗雷德•诺贝尔的父亲伊曼纽•诺贝尔曾经改良过水雷与地雷推销给俄罗斯。
而后地雷由于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新武器坦克登场而急速进化。
开发出了对坦克用的反坦克炮和地雷。并且除了破坏军用车辆以外,也开发以不杀人只伤人为目的,称为对人地雷的地雷。
对人地雷并非是用来杀害敌方士兵的东西。是透过让敌方士兵受伤,令对方耗费精力在运送、治疗,对敌国强加沉重负担给予压力的武器。由于这种武器太过不人道,在前世的地球上于一九九七年十二月已经成立了全面禁止杀伤人员地雷公约。
由包括日本在内的八十七个国家推动,然而主要的生产国美国、俄罗斯跟中国并没有加盟。于是现在即使在地球上,仍然有源源不绝遭到这种「疯狂的蛋」伤害的人们。
言归正传。
这次我打算制作的是德军开发的反坦克地雷「T.Mi.35」。
「T.Mi.」是T-Mine:「Tellermine(碟型地雷)」的简称。换言之「T.Mi.35」就是三十五式碟型地雷。
「T.Mi.35」的规格如下。
直径:三十一•五公分
高度:八•八公分
重量:八•七公斤
炸药:TNT五公斤
压力感应范围:八十至一百八十公斤
相较于最初的反坦克地雷「T.Mi.29」更加改良了实用性的就是「T.Mi.35」。「T.Mi.29」有三个压力引信,但「T.Mi.35」则变成一个。侧面跟底部的防拆引信插孔仍旧留着。这两个引信插孔十分便利,对敌方来说则是棘手的装置。
美军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编纂的德国武器一览表中,甚至记载画有注意两个引信插孔的插图。换句话说就是「即使拆开上面的引信,要小心侧边跟底部还有防拆引信」的意思。
我把没打算告诉大家的部分省略,结束关于反坦克地雷的说明。
在听完大致上的说明后,只见白雪柳眉紧蹙说道:
「……总觉得是种讨厌的武器呢。琉特你真的打算要作这种的?」
「就讨厌的武器这层意义而言,我也那么觉得。可是根据使用方法不同,它也能成为有用的武器。」
即使如此白雪还是露出一副厌恶的表情,于是丽丝帮忙缓颊:
「确实我也觉得是让人不太舒服的武器,但结果问题还是出在使用者身上不是吗?菜刀可以用来做好吃的菜肴,也可以用来当杀人的武器。」
「……说得有理。是使用者的问题呢。要是琉特,应该不会使用错误的方法吧。」
『因为他是我们的哥哥。』
克莉丝更把赞同的意见写在迷你黑板上。得到如此的信赖让我觉得有点难为情。这时梅亚举起手说话:
「琉特大人,我可以问个问题吗?」
「什么事,梅亚?」
「我了解反坦克地雷是怎样的东西了,也觉得相当适合这次的对手……」
我马上就明白了梅亚试图表达的话语。
地雷并非如枪械那般能够主动进行攻击,而是防御武器。是埋设在对手可能会过来、可能会行进的道路上的东西。然而我一下子让她甩开担忧。
「不要紧,我有好好考虑过那方面的事喔。所以我才选择引信插孔除了主要的以外还有两个的『T.Mi.35』。」
「原来如此!不愧是琉特大人!已经彻底把握像我这区区的天才预料到的杞人之忧呀!不愧是大天才琉特大人呀!」
她的话依然是每句都那么夸张。而且她还若无其事说自己是「区区的天才」……
我用席雅泡的香茶润了润喉咙。
「那么我们就去冒险者仲介公会说明昨天的事,梅亚你先在飞船工作室里准备开发『反坦克地雷』。」
听到梅亚应声后,为了前往冒险者仲介公会,我便带着白雪她们踏出了房门。
──时间回到铠甲如烟火般遭到轰飞的现在。
尽管身穿铠甲无法辨别容貌,但从尖叫声跟言语可以轻易推测出对手是璐嘉。
『琉特!你这家伙为什么会在这里?你应该有喝掺安眠药的酒吧!』
「那不是你买来有加安眠药的酒。我家的席雅在你招待喝酒前,就先用普通的酒掉包过了喔。」
听见自己的名字被提起,席雅颇为得意地一鞠躬。
『为什么你知道我会用掺安眠药的酒招待你们!』
「契机在第一天,我跟丽丝、席雅三人第一次造访纯洁少女骑士团总部之际。那时候团长你不知为何对第一次见面的我们说了『你们是冒险者吗?冒险者仲介公会的话不是在北口而是在另一边的南口喔!』这句话,你还记得吗?」
『这──不过那有什么问题吗?』
「哪个世界会有看到带着身穿女仆装的仆人和怎么看都是个大小姐的精灵,与人族一起来访总部时,把他们误认成『冒险者』的人啊?要是不知道我们的来历,一般来说应该会以为我们是迷路的旅人吧?」
『!』
璐嘉会知道我们的来历也不奇怪。如果是那样,用不着问什么「你们是冒险者吗?」直接带我们去顾问室就行了吧。
「还有最关键的是,在那个红铠甲袭击过后的夜晚,我们大家明明都叫『铠甲』,只有团长你一个人说了『她』吧?因此我觉得团长你跟造成市里骚动的『魔术师杀手』有所串通,于是让席雅做了调查。然后发现你在森林深处的洞窟里跟身为『魔术师杀手』主犯的少女们私下见面对吧。所以后来我让席雅调查了其他团员是不是也跟团长你一样跟主犯串通,结果除了团长你以外的人都是清白的。」
在那之后就让席雅专门监视团长的动向了。
接着由于璐嘉准备了放有安眠药的酒,席雅便趁著空档用普通的酒掉包了。
用了这么强硬的手段,于是我想对方会总动员进攻,故而在预测对方会经过的路上设置了刚制作完成的「反坦克地雷」。
此时发挥作用的就是引信插孔。
只是人站上去的程度,「反坦克地雷」不会爆炸。必须要到坦克之类的重量压上去才会到爆炸。
因此我把用魔术液体金属制作的细长连接线插进附在它侧面的引信插孔里,隐藏起来延伸到树丛当中。接下来只要把铠甲军团引诱到地雷阵,再次用微弱的魔力流进连接线,「反坦克地雷」就会爆炸。
让其不会一次就爆炸,是为了防止错误操作。
这种用法与其说是地雷,也许更接近定向地雷或阔刀地雷。
然而多亏如此,好几百的铠甲军团遭受多次爆炸直接命中后数量减少许多,那也是理所当然。相较于六十式铁拳的三公斤TNT,反坦克地雷的炸药量有五公斤TNT。
我在他们经过的路上埋了一大堆那样的反坦克地雷。
不如说还有幸存者我才觉得不可思议。
璐嘉听完我大致上的说明之后很是气愤。
『开、开什么玩笑啊!这太卑鄙了!竟然用那么卑劣的手段!你就没有光明正大一战的气魄吗!要是身为一个组织的代表,就该正面对决一较高下吧!』
「光明正大?决斗?你还好意思说啊?明明还打算用放安眠药的酒让我们睡着后袭击我们耶。」
『……!』
璐嘉受到指责顿时语塞陷入沉默。
而且在我身后的纯洁少女骑士团团员们的视线扎满她的全身。
拉雅拉副团长代表所有人道出了疑问:
「团、团长……你为什么想要杀我们?你、你虽然是个严厉的人,但应该比任何人都要爱着骑士团跟团员们不是吗?」
璐嘉闻言便夸张地咬牙切齿,甚至隔着头盔都能听见。
『你、你们不适合当纯洁少女骑士团的团员!所以打算杀掉所有人创造崭新的纯洁少女骑士团有什么错!我没有任何错!』
「团、团长……」
拉雅拉的口中发出遭到背叛悲伤的声音。
璐嘉面对倾慕她的那些人发出疯狂的怒吼,并且拔出她背上背的那把大剑。她是认真的,即使就她一个人也打算杀掉我们所有人的样子。
团员们由于团长的背叛而意志消沉。
可是她们继续站着不动,所有人最后真的都会遭到斩杀。
我对她们丢出指示:
「就照事前跟你们说过的那样,一旦进入战斗行径就发动Σ计画!所有人依照指示行动!」
我对少女们丢出指示,尽管她们由于悲伤脸色阴郁,但还是如同事前吩咐的动了起来。正因为隶属于骑士团这种组织,身体比起感情更快做出了反应。
璐嘉团长与纯洁少女骑士团团员、PEACEMAKER之间的战斗于焉展开。
▼
Σ计画就是「一旦进入战斗行径,就各自从伙伴们的身边引开事先决定好的对手予以消灭,或是制伏」。
首先梅亚、席雅与纯洁少女骑士团的团员们,跟朵加与铠甲军团余党开始战斗。
遭到反坦克地雷直接击中的铠甲军团,数量从原本的三百具急遽减少,现在大约有六十具。
虽然只能执行一些简单的命令,但只要魔力尚未用尽,它们就不会疲劳、不会感到疼痛,能够毫不畏惧、毫不犹豫地进攻。铠甲比起一般的还要更厚,只要还继续保有魔力,就能自动防御来自我方的攻击。
虽说数量减少,但还有六十具左右。也可以说是种威胁吧。
「快跑!快跑!一旦被追上,它们就会用粗壮的手臂勒死你们喔!」
席雅穿着女仆装激励著团员们。
她们现在正在寇寇里市街道外的平原上奔跑。
在反坦克地雷的爆炸当中幸存下来铠甲军团的余党,从后头追赶她们。
『杀了她们!一个都别让她们逃了!』
尤其是身穿鲜红华丽铠甲「红铠甲」行动的朵加,她用高亢的声音向其他铠甲们下达指示。
殿后的席雅好几次都差点要被追上,她用枪盒的四十公厘榴弹与攻击用的「爆破手榴弹」一次又一次在奔跑的途中挡住铠甲。
不过对手是能够忍受四十公厘榴弹直接命中的怪物。再加上由于无人操控,因此不会感到恐惧,就算爆炸的冲击力道与碎片绊住脚步,依然会默默追上。
简直就像恐怖片里的怪物一般。
不过席雅她们也不只是漫无目的地四处逃跑,她们逃跑的前方有着壕沟,梅亚跟几名纯洁少女骑士团的团员在等候她们。
壕沟前堆有沙袋,上头排放著三把通用机枪PKM、自动榴弹发射器MK一九和几枝铁拳。
「就剩一点点了!大家快跳进壕沟里头!」
听到席雅的激励,上气不接下气的团员们咬紧牙根挤出力气。
「持盾者上前!竭尽全力突击!」
另一方面朵加他们的铠甲军团站在排列于壕沟的武器前也毫不畏惧,她反倒还下达命令要它们加快突击的速度。铠甲们依照朵加的指示行动,持盾者为了保护所有人站在前方。是犹如一支箭头的密集阵形。
纯洁少女骑士团的团员争先恐后跳进壕沟里。等席雅丢完手榴弹,仿佛在宣告是最后一次牵制之后,她就用肉体强化术辅助身体,以飞快的动作跳进壕沟里。
朵加他们跟席雅的距离不到一百公尺。
「梅亚小姐,接下来就交给您了。」
「嗯,交给我吧!胆敢攻击琉特大人这位此世珍宝的蠢货、呆马、笨蛋们就由我!琉特大人的首席徒弟梅亚•多拉桂给予正义的!不对,是代替神给予你们神罚呀!」
「梅亚小姐!梅亚小姐!敌人!敌人已经要到这边来了~~!」
冲进壕沟的其中一名团员发出近乎惨叫的声音,但梅亚似乎是醉心于自己的话语当中,露出心荡神迷的表情沉浸在陶醉感之中。
跟铠甲军团的距离只剩三十公尺不到,但由于在场的指挥官梅亚始终不作出指示,连PKM都无法射击。
「你是笨蛋啊!你们的首级我就收下啦!」
「笨蛋?那怎么可能呀!仅次于琉特大人的天才魔术道具开发者──梅亚•多拉桂,怎么可能会有所疏忽呀。」
「!」
如同梅亚表现出的坚定自信,铠甲们的身影消失了。
它们掉进了事前设置好的地洞里。而且那只是单纯的地洞,并没有深到爬不上来,但是只会纯粹听令的铠甲无法立刻爬出洞外。
直到它们认知到状况为止会出现延迟。
那便足以分出胜负,梅亚用的尖锐的嗓音下达指示:
「就是现在呀!给我丢进去!」
「是!」
根据梅亚的指示在壕沟里待命纯洁少女骑士团的团员们,抓着「反坦克地雷」的握把,跑向地洞毫不犹豫地丢进去。
丢进去以后大家马上当场趴下。
随后「反坦克地雷」的爆炸能量直贯地洞上空。
连带卷起大量尘土,使得那一带暂时陷入视线不佳的状态。即使处于那么恶劣的环境,梅亚还是从壕沟中伸长身子,用双手捧著脸流露出陶醉的表情。
「不愧是琉特大人,原本专门用来埋伏的防御型武器『反坦克地雷』居然能成为这么出色的攻击型武器!」
简直就像是有感觉那样,梅亚扭来扭去身体颤抖。
琉特在反坦克地雷中会选择「T.MI.35」的理由就在于此。
「T.MI.35」在侧面跟底面都备有防拆信管。
原本的使用方法是「敌人以金属探测仪等等发现地雷,之后敌军将上方的主要引信拆开,然后没有爆炸使得敌军轻忽把地雷拿起来。结果侧面跟底部有防拆引信导致爆炸」那样的东西。
可是这个防拆引信还有其他用法。那就是刚刚依据梅亚的指示,让团员们把反坦克地雷丢进洞里的做法。
原本用于消极防御性武器的反坦克地雷,但把防拆引信的部分(通常用的是侧面的插孔)装上手榴弹用的引信(B.Z.24之类的)跟起爆引信两种。
之后就是跑向坦克,点燃手榴弹引信握紧反坦克地雷的握把丢出去,这样一来就能破坏敌方坦克。
一开始用反坦克地雷没能全打倒的铠甲们,即使用PKM或其他枪械用最大火力狂射,也有可能会没打中。
在那之后如果要进行近身战,琉特这边很可能会出现伤患或死者。所以选择让它们全都掉进地洞,采取爆破处理的方法。
听闻了这个作战的梅亚、席雅等人用魔术挖掘地洞。施加等达到一定重量之际就让人掉下去的装置。
壕沟跟沙袋、PKM等等其他枪械,都是为了让对方分心不去注意到地洞的陷阱。
梅亚在尘土飞扬之中,不厌烦地继续说道:
「不愧是我这,咳,人称天才魔术道具开发者,咳咳!也敬仰、敬爱……咳咳,尊为神明的大人呀!咳~咳!这个世界果然该由琉特大人,咳咳!来统治呀,咳!咳!」
「……梅亚小姐您要是很辛苦,还是别硬要说话比较好吧?」
就连一旁的席雅也看不下去,将手帕递给梅亚提醒她。
不怎么显露感情的她罕见地似乎在畏惧梅亚那般冷汗直流。
等到尘土散去之际,席雅拿起预备的枪盒,带着几名纯洁少女骑士团团员去察看地洞。
「在下会率先察看,各位请退后。」
席雅做出指示后,重新握好手中的枪盒。用肉体强化术辅助身体,并做好幸存者偷袭时也能立刻对应的心理准备眺望洞中。
然而相对于她的警戒,铠甲们早已无法承受反坦克地雷而四分五裂。
「!」
不过席雅马上察觉到。怀着对她的怨恨向铠甲下达指示,固执地追着她跑的红铠甲已然消失无踪。
她借助纯洁少女骑士团团员们之手,谨慎地调查地洞,却连红铠甲的一片碎屑都没发现。
红铠甲有如幽灵一般消失了。
▼
『糟透了!糟透了!糟透了!』
身穿粉红色铠甲「玫瑰铠甲」的诺拉,独自一人在森林中狂奔。
她一边大骂一边为自己太过低估PEACEMAKER感到后悔。
『没想到那么大量的魔动铠甲,居然一次就歼灭了!开什么玩笑啊!』
当初的计画是由诺拉她们,袭击喝下掺安眠药的酒的PEACEMAKER与纯洁少女骑士团。
诺拉打算不立即杀掉琉特他们而是暂且绑起来。
而后再让他们接受拷问,让他们对弄伤铠甲一事感到后悔。
然而现实是遭到埋伏,反而遭受突袭。
仅仅是遭受突袭的话,即使魔动铠甲倒下一半也还有挽回的余地,可是PEACEMAKER却在不过一次的突袭之中,就把大量的魔动铠甲逼到几乎消灭殆尽。
『用剩下的魔动铠甲跟那么危险的一群家伙战斗,就跟自杀行为没什么两样。然而朵加姊姊居然还脑袋充血不打算撤退!真的是糟透了!』
诺拉在魔动铠甲大多数都遭到破坏的时候,就建议朵加应该撤退。可是她的姊姊却因为伤到「红铠甲」的女仆席雅在面前而情绪激动。结果她拉着剩下的魔动铠甲,向席雅展开了突击。诺拉剩下能做的,只有稍微吸引些对方的战力到自己这边,提高姊姊的胜率──生存机率。倘若在场的只有璐嘉一个人,她会早早把剩下的魔动铠甲当成盾牌自己逃走。
『这也是因为那个混帐团长璐嘉的失误所导致的!真的是无能的人不管做什么都那么无能!托她的福我们才会遇上这种惨事……诺拉真想现在回去把她碎尸万段!呀!』
眼前的树干随即插进一把攻击魔术的冰剑,诺拉迅速止步躲掉。接着又有冰剑瞄准站在原地的她袭来。
『到处乱跑烦死人了!』
不过诺拉别说是害怕了,她用焦躁的态度以拳头击落冲著自己来的攻击魔术冰剑。
『别偷偷摸摸地躲起来攻击,现身来打一场啊!』
尽管诺拉焦躁地大吼,白雪她们仍是毫无反应。她的声音隐没在森林之中。
诺拉理解白雪她们的目的。她们也跟诺拉一样意图分散战力。
朵加身边还有六十具魔动铠甲跟着她。白雪她们是打算在打倒朵加他们以前拖住诺拉,之后再用剩下的所有战力打倒诺拉吧。
这是典型的各个击破作战。
(真是遗憾。那个作战从根本上就错了呢。)
诺拉在铠甲之下面露笑意。
诺拉如今身着的粉红色铠甲「玫瑰铠甲」是最新款的铠甲。大小比其他铠甲要小一号,但性能却好上非常多。
(此外那个埋伏的大爆炸……因为感受不到魔力流动,所以不是攻击魔术。大概是我们不晓得的那类魔术道具吧。)
魔术师会对魔力有所反应。因此要用魔术进行袭击或发动突袭杀害魔术师都相当困难。因为在袭击以前,魔术师就会感应到魔力的流动了。
(选择这座森林的是诺拉,对方应该没时间设置大型陷阱。这时候就算有点乱来也该把引过来的三人杀掉吧。)
只要能减少琉特他们那边的战力,诺拉跟朵加就会接近胜利,也能提高生存机率。诺拉判断此时是一较高下的时机,于是将手放在王牌之上。
『要是不从那边出来,诺拉就把你们拉出来!』
她拿出卷成一圈挂在腰际的武器──金属鞭。用双手握紧鞭子。
『这是朵加姊姊特制的魔术道具喔。用来调教魔物相当便利。当然就用来消灭阻挠我们的坏人而言,也是相当珍贵的宝物喔。就像这样子呢!』
她以惯用的手势挥舞,轻轻松松就将一棵树的树干砍成两半。砍断的表面焦黑,简直就像遇上落雷的树木。
『这有增强电击的力量,只要稍微一碰就会出大事,你们做好觉悟吧!』
随后诺拉以双手握紧金属鞭胡乱甩动。以她为中心,许多树木接连被爽快砍断。由于藏身的树被砍断,白雪慌张地从树荫下跳出来,诺拉怎会放过那个机会。
『终于现身了呢!在那里!』
「呀啊!」
金属鞭如同一条蛇那般追着使用肉体强化术的白雪。白雪迅即打开盾牌挡下一击,然而飞散的紫色电光让她不禁尖叫出声。
诺拉趁白雪畏惧之际试图追击,只见她挥动手臂的速度变得更快。
「于我手中起舞的冰雪之剑!冰剑!」
冰系攻击魔术放出,诺拉的目标从白雪改为冰剑。在破坏冰剑的期间,白雪重整态势背向她逃跑。
『都到这种地步了,怎么可能会让你逃掉!』
诺拉马上对白雪展开追击。
明明在不便奔跑的森林之内身穿铠甲,但诺拉却比白雪还要更快。这实在太过荒谬,让白雪忍不住大喊:
「明明穿着铠甲却比我更快,这犯规的吧!」
『这是因为诺拉所穿的不是单纯的铠甲嘛!它能辅助诺拉的动作,所以快是当然的啊!』
地球上有类似的名为动力服的东西。一介肉身跟穿上动力服的人,谁会比较快根本没得比。
「那太狡猾了!」
『才不狡猾啦!这是「Noir」的力量!你们就后悔著跟「Noir」作对的事去死吧!』
白雪进入诺拉的攻击范围之内。她毫不迟疑地挥下手中的鞭子──然而本应击中白雪背后的鞭子却在途中弹到毫不相干的方向去。
『咦?』
几乎在同一时间发出了「哒──!」如此让人听不习惯的爆裂声。
究其因原来是在诺拉的鞭子打到白雪身上以前,德拉古诺夫狙击步枪便将其打下了。
出乎意料的事件让诺拉不由自主停下脚步。她收回爱用的金属鞭察看尖端,跟着发现已经变得破烂了。完全是必须修理的状态。并且由于停下脚步反射性确认鞭子的状态,使得好不容易进入视野的白雪再次溜掉了。
克莉丝还更进一步连续射击,但那全都遭到张开的多重盾牌阻挡。
粉红色的铠甲「玫瑰铠甲」是更加特殊强化辅助搭乘者的魔动铠甲。一般的魔动铠甲,是以就算没有人也能行动为前提。而「玫瑰铠甲」的情形,则是以有魔术师搭乘驱动为前提制作。因此铠甲的能力是以当作搭乘者后援的概念制造的。
比方说像刚刚那样在后头追赶白雪,用上肉体强化术辅助的身体,可以由铠甲从外部提供更多协助。多亏如此便能在使用肉体强化术的同一时间,比对手行动的速度更快。当然不仅仅是速度,臂力也能经由协助强化。
此外对于来自外部的攻击还能自动进行防御。而且搭乘者的盾牌与铠甲本身的自动防御叠加,便能作出比起一般还要强的盾牌。
另外铠甲的坚硬金属与充满内部的黏稠液体,展现出地球上所说的「复合装甲」的效果,纵然没有自动盾牌也能从大多数的攻击中保护搭乘者。
复合装甲是性质相异的素材相叠的特殊装甲。至于「是由怎样的素材构成的」则被视为最重大的军事机密。
说到这个地步,它比起动力服更像是「行走的坦克」。
就连克莉丝也判断情势不利,不再坚持而选择逃走。
『怎么可能让你给逃了啊!』
由于跟丢白雪,取而代之诺拉用绝对不让碍事的克莉丝逃掉的气势,从后头追赶她。不过那种觉悟旋即遭到物理上的粉碎。
她的身边响起了像要震破鼓膜的爆炸声。
『呃!什么!』
与此同时诺拉由于强烈的冲击摔倒在地,然而经过几秒的时间她才认知到事实。除此之外她完全不晓得发生了什么事,在一片还在天旋地转的视野中苦思。
明明是在认知外又是近距离爆炸,但诺拉自己却能平安无事,都是拜「玫瑰铠甲」的自动防御跟复合装甲的高性能之赐。不过她本人却没有余力感谢那个事实。
『喵、喵底是怎么了……呼啊!』
她口齿不清地动着嘴巴,手朝着她认为是地面的方向伸出打算站起来,却再一次爆炸。她发出像尾巴被踩住的猫咪那样的惨叫后遭到爆炸冲击波吹飞,背部撞上树木,由于内部充满相当黏稠的液体,在一定程度上吸收掉冲击力道,然而还是有限。她因为背部重重一击而呛到了,不过还是压着晕眩的脑袋确认状况。她凝视著渗出泪水的视野,发觉类似细线的东西有如蜘蛛网那样遍布四周。
『这、这是什么……』
诺拉不晓得。细线是魔术液体金属制作出的铁丝,前方联系著「反坦克地雷」。一旦扯到铁丝,就会启动跟反坦克地雷设置成一组的手榴弹引信而爆炸。就是俗话说的诡雷。
由于有丽丝圣灵的加护「无限收纳」,才得以大量搬运铁丝与附有手榴弹引信的反坦克地雷。
白雪显露身影也并非因为她被逼到现身,而是为了将诺拉引诱到这个诡雷群中刻意现出身影。当然遍布的铁丝并非全部都联系到反坦克地雷。但却无意中有让对方动不了,得停下脚步的效果。
止步的诺拉对白雪她们而言就只是个标的了。
「啵」的一声,随着听起来感觉有点可爱的声响,四十公厘的榴弹穿过铁丝之间,落在诺拉身旁爆炸。
『呼呀!』
她被冲击力道与碎片轰飞,手脚跟身体扯到几根铁丝,由于其中一根中了,这次则被反坦克地雷炸飞摔在地面上。诺拉因此名副其实地切身记住了什么是「一扯到铁丝就会爆炸」。
(糟、糟糕了。得赶快从这里逃出去……!)
没有遭到反坦克地雷直接击中是拜「玫瑰铠甲」的性能所赐,总而言之目前还没有受到致命伤。不过那也是早晚的问题了。待在这里再继续受到刚刚那种攻击的话,铠甲或自身的魔力会耗尽。光是装甲与黏稠液体的「复合装甲」,是撑不过那种攻击的。
(但要怎样逃出去?从上面……不行。都是金属线。)
诺拉忍不住啐了声。要从上面逃出去似乎不可能。正可谓是挂在蜘蛛网上的猎物那种状态。「啵」的炮声再次响起,诺拉迅速用肉体强化术最大限度强化视力,挥动手中的鞭子。
『怎么可能会一次又一次中同一招啊!』
诺拉注意著不触碰到周遭的铁丝,砍断冲著自己来的四十公厘榴弹。当确认榴弹没有爆炸掉在地面上便轻轻比了个胜利手势,但它随即在身边爆炸。
『呜喵!』
诺拉遭到爆炸殃及,再次摔倒在地上。她切实感觉到铠甲自身的魔力剩余量大量减少。可是为什么会爆炸呢?诺拉在强化过的视线一角,看见有小小的金属片直击一根铁丝拉扯到了。
诺拉不晓得。克莉丝用德拉古诺夫狙击步枪,射击联系到反坦克地雷的铁丝让它启动。灌注直到魔术液体金属极限所制造出的铁丝,被弹头射中,在断裂以前让反坦克地雷爆炸了。
克莉丝于昏暗森林里射中比发丝更细的铁丝的技巧,令人肃然起敬。
诺拉匍匐在地上有了自觉。
(诺拉会在这里被抓……)
没办法逃走,即使想打倒敌人,却连对方身在何处都不知道。可是对手却能设置无法探知魔力却达到致死等级的攻击或陷阱。
所谓的束手无策正是指这种状况。若光是被杀掉还好多了。可是再这样继续消耗魔力下去,就会遭到活捉了。
『……不起人了。』
被爆炸冲击波吹跑,全身疼痛的诺拉拚命维持住就要昏厥过去的意识爬了起来。她的身影中没有悲壮感,反倒含有一股熊熊燃起的敌意。
『少瞧不起人了!你们这群母狗!诺拉对姊姊大人的心意,可没有廉价到像你们这种程度的家伙能够理解啦!』
她从腰际拔出短剑,不是要冲著认为敌人所在之处的一片黑暗中丢,而是把尖端指向在铠甲隙缝中自己的脖子。与其苟且偷生丢脸地遭到敌人逮捕,造成对「Noir」,甚而是「姊姊大人」不利的话,她宁愿选择一死。
『Noir万岁!姊姊大人请原谅无法帮助您的诺拉!』
森林之中发出巨大声响,诺拉毫不迟疑打算用力以短剑刺进自己脖子里……但比起刺进喉咙更快,近距离之下再次发生大爆炸。
克莉丝再次狙击铁丝,诺拉身边的反坦克地雷再次爆炸。
(竟然连自尽都不准……!)
这场爆炸导致铠甲跟诺拉的魔力都用尽了,光是「复合装甲」没办法全数吸收冲击力道。
诺拉遭受强烈的冲击,意识彻底中断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