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军武宅转生魔法世界,靠现代武器开军队后宫!?
  4. 第五卷
  5. 第五章 拯救人质作战
  6. 繁体版

第五章 拯救人质作战
2017-06-22 16:38:19

		

基本上餐点由于某些因素,所以我们是自己准备自己吃。
现在吃完晚餐,我们正在用席雅泡的香茶润喉。
「那么拜托你的事情办得怎样了?」
「是的,计画已经完成七成左右,这几天应该就会结束了。」
「辛苦你了,要是有更多人手就能处理你那边的事情了。」
「不,那是在下的工作。」
我跟席雅在确认委托她工作内容的进展,而说到一旁的白雪她们则是──
「古今中外,琉特的优点!肚脐的气味好好闻!」
接着响起啪啪的拍手声换下一个,克莉丝举起迷你黑板。
『是从右手吸血时有点甜的地方。』
接着响起啪啪的拍手声换下一个,梅亚一脸认真地说道:
「是他的存在本身!」
接着响起啪啪的拍手声换下一个,丽丝满脸通红地说:
「是晚上跟我做的时候,请琉特先生用力打我的屁──」
「好了!停止、停止!」
我抢过丽丝的话锋,介入她们的圈子当中。
她们在玩的「古今中外(注:又称「山手线」游戏。订定主题由围成一圈的所有人依序轮流说出相关内容,说不出来的人则为输家)」游戏,当然是在旅行的移动途中有空时,我教给妻子们的东西,但内容不关我事。
那个「古今中外,琉特的优点」是怎么回事啊……
「话说回来白雪,你是什么时候闻肚脐气味的啊。我可不记得有让你闻过喔。再说这也太特殊了吧,肚脐的气味什么的……」
「那还用说,是在琉特你睡着的时候闻的嘛。那一点都不特殊喔,很普通喔!」
不,这绝对很特殊。克莉丝跟梅亚的答案也很过火。
「克莉丝你也是,右手吸的血很甜是怎么回事?那从左手吸又会变成什么味道?」
『左手的比较醇厚。』
醇厚啊……我的身体究竟是什么……
「梅亚你也是啊,居然说『存在本身』。」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呀!琉特大人的优点,是诞生并存在于世上!换言之琉特大人光是存在于这个世上,便是如同普照大地的光那样尊贵的存在呀!」
那感觉起来已经是新兴宗教的等级了呢。然后回答得比她们三个还要过火的人是丽丝。她要是觉得害羞,明明用不着硬说也行……
「因为琉特先生您在床第之间,经常说喜欢看到女孩子害羞的样子……」
你的心意我很高兴,但起码要判断时间场合地点啊。
「──!」
「席雅?」
我发现到一直在侍奉的她不太对劲,于是找她攀谈。
在我们当中最擅长察知气息的席雅,似乎发觉了什么。
「外头似乎吵吵闹闹的。」
「该不会是那个红铠甲从正面攻进来吧?」
我的发言让大家都定格住了,但席雅予以否定。
「不,没有战斗的气息,但似乎的确有什么事。可以感受到慌张的气息。」
「为了确认状况,我去见一下伽尔马。席雅你跟我来。丽丝,为了以防万一把『枪盒』给席雅。白雪你们在房间里待命。要是发生问题就依白雪你的判断行动。」
听到妻子们的回应后。我便走向房门。丽丝把收纳「MP五K」的「枪盒」交给席雅,她跟在我后头出了房间。
我们的目标是纯洁少女骑士团的顾问室。
敲门进到顾问室以后,只见伽尔马跟团长璐嘉用看上去很严肃的表情在对话。伽尔马察觉到在我身后拿着行李箱的席雅时,他的脸显然在抽搐。
璐嘉则是一副像看到脏东西那样愁眉苦脸的。
「琉特先生,老夫的房间通风很好,你不动手也没关系喔。要是一不小心弄坏了也求偿无门,只能过上蓝天顾问室的生活了呢。」
伽尔马用半开玩笑半认真的口气提醒这件事。
喂喂喂,那种说法就好像在说我们很爱乱开枪啊。
总之我面带笑容回答他们:
「请放心吧,我们不会那么轻易就射击的。所以说现在是发生了什么事吗?大家似乎慌慌张张地行动。是那个红铠甲攻进来了吗?」
「吵到你们真是不好意思。其实红铠甲并没有攻进来……」
伽尔马摸著自己的头,一副「该怎么说明才好」的模样。
「老实说现在在市里的一间民房里,有个男子挟持身为屋主的几名女性闭门不出。而且听说他的要求还是『现在立刻把身为魔术师杀手的铠甲带到我面前来!否则的话我就要杀掉人质!』」
「还真是危险的事呢。说到底他跟铠甲有什么过节吗?」
「根据挟持当事人的熟人提供的证言,听说是他的恋人,也是冒险者同伴的魔术师遭到杀害,遗体还被带走了。为了复仇,他拼了老命搜索那个铠甲却徒劳无功,于是沉溺于酒精当中……最后这里出了问题。」
伽尔马的指尖向着自己的头。
所以他说的「这里」是指头脑的意思吗?
「接着有人把这消息带来纯洁少女骑士团,现在正在准备解决当中。」
原来如此,所以大家才杀气腾腾的,应该是因为做准备才吵吵闹闹的吧。我不禁问道:
「那么你们打算怎么解决这件事?」
「不好意思,我方请求你们的委托是『讨伐魔术师杀手』。这次并没有包括在工作内容中。希望外人不要随便多嘴。」
至今一直保持沉默的团长璐嘉,瞪着我斩钉截铁地说。但是我不让步,既然知道了状况,我怎么可能在旁边干瞪眼。
「请求我们的委托的确只有『协助讨伐魔术师杀手』,但是现在事关人命,要是超越藩篱有PEACEMAKER帮得上忙的地方,我们希望能够提供协助。尽管在事件上出手帮忙,但我们并不会要求追加报酬。」
「璐嘉团长,正如琉特先生所言,现在该以人质的平安为优先。实际上就现状来说,我们只有闯进对方固守的建筑物里强行制伏犯人这个方法。那种情况下肯定会出现死者吧。不过要是有PEACEMAKER协助,说不定不会出现任何死者就能解决事情了。既然如此,我想超越军团的藩篱互相协助是最好的……不是吗?」
「伽尔马顾问!你站在哪一边啊!保护这个都市的是纯洁少女骑士团喔!若是借助其他军团之手,缴纳重税给我们的市民们,会在背后对我们指指点点的!」
「要不然把折衷方案设定成『尽管PEACEMAKER提供协助,但他们是照纯洁少女骑士团的指示行动』的话,也能保全你们的面子吧?」
「璐嘉团长,老夫认为该在这里妥协了吧?」
「……我明白了。可是万一这次的事件造成问题,今后在我们的管辖范围里,就不许PEACEMAKER介入!请让我留在总部!」
在我的大幅让步跟伽尔马的支援之下,璐嘉提出条件离开了。
她背向我们踩着杂乱的脚步离开了房间。
伽尔马似乎很尴尬地一边抓头一边套我的话。
「那么琉特先生,实际上你打算怎么做?刚才说过了,我们只有制伏挟持犯这个方法而已……」
「我有主意。不过执行的人手不够,所以想拜托纯洁少女骑士团的团员们也帮帮忙。」
「明白了。那老夫也与你同去现场,途中再告诉大家吧。」
「感谢你。那么没有时间了,我们立刻前往现场吧。第一要务是要把握目前的情况。我们也要马上着手准备。那我就先失陪了。」
我向伽尔马道谢,随后离开了房间。
我跟席雅快步走回分配到的房间。
向在房间待命的白雪她们简单地说明现况。
「事情就是这样,今晚的确定方针就等到日后吧。接下来开始进行拯救人质作战。大家快开始准备。」
白雪她们听见我的指示迅即做出反应,换上战斗服。只有席雅一人完全不打算换衣服,她的态度简直像在说「女仆装正是在下的战斗服」。我转移注意力,向丽丝下达指示。
「不是『MP五K』,拿另一个枪管像是粗筒的『MP五SD』出来。」
「是这个吗?」
「没错,就那个。白雪、席雅你们拿走吧。」
她们两人依照我的指示,从丽丝那边拿走「MP五SD」。
大致上做完最低限度的准备,我们就疾步迈向在外头在等待的马车。
恰巧纯洁少女骑士团的团员们似乎也正要坐上马车。
我们搭上其中的一辆马车前往现场。
除了在车夫座上操纵马匹的团员以外,马车内部就只有PEACEMAKER的团员。梅亚开口询问从丽丝那边接过弹匣,把预备弹匣放进弹匣袋的我。
带身为技术人员的她到现场是有原因的。若是把她独自一人留在总部,有遭到其他铠甲攻击的危险性。
此外敌人似乎并不仅限于铠甲。
「琉特大人,可以让我提个问题吗?」
「好啊。在到达现场前还有点时间呢。」
「感谢您呀。所以说我很在意,为什么这次用的不是『MP五K』而是『MP五SD』呢?」
「我也很在意喔。既然两种都是冲锋枪,为什么要特地区别用途?」
白雪对梅亚的问题有所反应。克莉丝跟丽丝也默默点头。
我平静地进行准备,同时回答大家的问题。
「确实两种都是冲锋枪,但要说这次为什么用的不是『MP五K』而是『MP五SD』的话……」
「MP五K」与「MP五SD」的差别,在于枪上有没有装「灭音器」又或者叫「消音器」。
那么「灭音器」又或是「消音器」究竟是什么呢?
直截了当地说,就是为了「消灭」枪声的器具或是装置。
也有专家指出不该叫「消音器」而是叫「灭音器」,因为不可能彻底消音。
今后我姑且想统一叫「灭音器」,但希望大家知道那跟「消音器」是一样的东西。
接着说下去。
这次恐怕有很高的机率会冲进室内开枪。
那种情况下,如果不是装有「灭音器」的枪械会造成很多问题。
●没有「灭音器」的枪械一在室内开枪,自己的耳朵会痛到麻痹,那样一来就会无法察觉到周遭的声响。
●枪口焰有可能会点燃保存的药品或燃料。
●在黑暗当中开枪的状况,枪口焰会把我方的所在地点暴露给犯人。
如上所述。
尽管也有怀着「经过训练就能习惯枪声没问题,所以不需要什么灭音器」这种想法的人,但那只是种错觉。对耳朵造成的伤害是会确实累积的。
耳朵持续暴露在超过九十分贝的声响之下,很可能会导致重听。
火车的高架下发出的声音约有一百分贝。
喷射引擎的爆音约有一百二十分贝。
开枪的声音约有一百四十分贝。
发射九公厘鲁格弹或步枪弹、麦格农弹的话约有一百六十五分贝。当然枪声的性质是会瞬间消失的那种声音。然而一瞬间巨大的声响会成为冲击波袭击听者的耳朵。接着当伤害持续累积,听力就会下降,最终会达到对日常生活产生阻碍的地步。
这种症状就称为「听觉伤害」。
不过使用「灭音器」就能减少约三十分贝。这表示以对数计算能够减少至千分之一的音量,是不用带耳塞也能开枪的音量。
所以我特地制作携带时不会被当成可疑武器的「MP五K」,还有为了对室内展开猛攻开枪,附有「灭音器」的「MP五SD」两种。
我省略白雪她们听不懂、说不出口的词汇,向她们说明完毕。
接着马车正好抵达发生挟持事件的现场。
事件现场是宁静住宅区的一隅。
是在上流跟下流阶层的中间,中产阶级偏上的人家所居住的,附有庭院的一楼建筑物。
「快把铠甲带来!再不快的话我就要把人质干掉了喔!」
眼神混浊不堪的男人,从大大的窗子对着外头看热闹的群众叫嚣。
他手上握著经过充分研磨的利剑指著女性人质。
或许是为了防止女性逃跑,她的手被绳子绑住,嘴巴还被塞了东西。
窗户是没有玻璃,用百叶门开关的类型,为了尽可能让阳光照进来所以做得大一些。现在则成为犯人向四周传达要求的舞台。
我一边以远眺确认状况跟四周,一边看向全副武装下了马车的纯洁少女骑士团团员们。我向一起同行的伽尔马询问现场的团员数量。
「请问一共有多少人呢?」
「这里共有二十四个人。」
二十四个人啊。要是可以,希望能再多一点人,但实在是不能要求太多。毕竟也不能让纯洁少女骑士团总部化为空城。
我扫视了一下在我对面整齐排开的团员们。
「由于这次的首要之务是拯救人质,因此由我PEACEMAKER的团长琉特•甘史密斯负责指挥。有异议或问题的人请举手。」
「…………」
少女们应该是在马车行进途中从伽尔马那边听说了来龙去脉,没有半个人表示反对。这样说起话来快得多,真是得救了。我再次环顾了团员们。
也许是因为待在发生事件的现场,所有人的表情清一色都很僵硬。
「现在的状况分秒必争,恶劣男子手中有能夺人性命的刀刃与人质。那样的女性们正在等待保护这个都市的纯洁少女骑士团的救援。尽管大家的内心可能都充满着紧张与不安,但请大家尽力做到最好,在不伤到人质的状况下营救她们吧。」
我的一席话,让刚才还很僵硬的少女们表情严肃了起来。
看见她们那样的神情,我露出一记满意的微笑告诉她们:
「那么各位淑女,作战开始。」
「首先为了包围挟持犯要封锁周边。两人一组堵住通道,不管是谁来都不能让对方过去。」
纯洁少女骑士团的特别顾问伽尔马同意这个指示,他挑选出适合人选叫团员去。至于彻底封锁周边道路的理由,不单单是为了防止犯人逃走。
「透过把看热闹群众之类的闲杂人等与犯人隔离,让犯人认知到交涉管道只有我们,要是不接触就无法改善现况」。让犯人那样认定进而提出交涉。
此外经由让犯人把注意力放在我们身上,也有让他转移对人质的注意力这层意义在。
「接下来克莉丝,两人一组围住建筑物的四个方向的监视就麻烦你了。克莉丝你前往犯人正对面的位置,带着德拉古诺夫狙击步枪去。」
『收到!』
狙击枪有旋转后拉式跟半自动式两种。
在以命中准确度为优先的状况下,以旋转后拉式为佳。不过当作预备,先准备半自动式也能派上用场。大多数的作战鲜少一发子弹解决,所以多半会在半自动式的枪里放五发、装上有二十发子弹的弹匣。
克莉丝借助伽尔马确保了人手。
从四个地方包围并监视建筑物。至于弄成两人一组,是为了在没有通讯器材的这个世界一旦发生任何变化,有人能够立刻前来通知的配置。
在漫画、动画或连续剧等等娱乐作品中狙击手经常会开枪,然而在实际的现场,那种机会是压倒性的少。
即使是特种警察,平安救出人质纵然为首要之务,但「逮捕犯人」也是重要的目的。所以狙击手在现场常常是连一发子弹都不会射。
比起「射杀」,狙击手更重要的任务是「监视」。
狙击手必须将犯人的人数、动静、特征跟武装的种类、是否有设置炸弹或陷阱、得以辨别犯人跟人质的特征等等,详细地告知我方。透过如此「监视」的任务,成为跟犯人交涉的人质小组以及闯进建筑物的战术小组的双眼,负责搜集传达情报的工作。
即使成功射杀犯人,却漏看设置在建筑物内部炸弹的情况下──犯人死亡之后,因为爆炸使得所有人质死掉的话便会得不偿失。所以有「只要单纯射杀犯人就行」这种想法的人,首先就不适合这种拯救部队。
选拔FBI拯救人质队(HRT)的人物表示:「在审查候补人选必须相当注意。不能采用享受彼此互射的人物。需要的是能够做出成熟的判断,不会输给压力的人才。」
更令人讶异的是,就算允许狙击,狙击队也不能擅自行动。万一开枪后战术小组还没有准备好闯入,就只能错过这次狙击。此外在前世的地球上,一般来说在监视透天厝的状况下,在建筑物的四周会由狙击手与观测手两人一组进行监视。
因状况而异,为了长时间监视对象时能够维持集中力与注意力,经过一定的时间要交换任务,所以要两人一组行动。
我所做出的指示确确实实地开始实行。这下子就完成把犯人困在里面,无法逃离的包围网。我进一步使出下一招。
「伽尔马先生,麻烦你跟犯人做交涉。请你只要想着绝对不要刺激他,拖延时间就行。然后剩下的团员们去找晓得犯人所在的建筑物内部状况的人们,将他们带过来,因为我想要建筑物内部的平面图。」
「知、知道了,老夫就试试看吧。」
伽尔马对剩下的团员们丢出指示,自己则暂且卸下装备。换句话说,现在他的身上没有武器与护具。这是为了主张我方无意反抗,避免刺激到犯人。
在伽尔马靠年长者的经验跟犯人进行交涉,争取时间的期间,我们开始做下一个准备。
接下来是战术小组为了对室内发起猛攻的作战会议。
在团员们的协助下,带来了知道犯人所固守建筑物内部状况的人,
透过他和她们的口述制作出了内部的平面图。
为了防止误认,我把建筑物里的位置用颜色跟数字表示。
比方说前方是白色、后方是黑色、左边是绿色、右边则是红色,像这样用颜色代表不同的方位。
如果说「犯人、Green、One」的话,就是「犯人出现在一楼左边了」。像这样防止误认累积情报,掌握犯人的行动模式,以决定适合闯入的时间地点。并且多亏有克莉丝她们的狙击小组传达情报,我已经大致上把握了现况。
有三名人质,是从犯人所站的窗户隙缝中,由克莉丝跟她的观测手拉雅拉观察到的。犯人有一人,武器只有一把剑。
看来或许是因为大量摄取酒精跟药物,以致变得更加凶暴的关系。
尽管伽尔马拼了命地想跟他对话,但他始终坚持「把铠甲带过来!」的论点,完全无法推进话题。
我们向挟持犯的熟人问话,经由对方得到详细的情报。
挟持犯是人族的悠路姆,冒险者等级Ⅲ。没有身为魔术师的才能,跟经常组队的女性魔术师似乎是恋人关系。
我一直觉得那张脸似曾相识,原来是遭到红铠甲袭击的隔天,被叫到冒险者仲介公会的时候,在冒险者仲介公会的建筑物前醉茫茫大声嚷嚷的男人。
最爱的恋人遭到铠甲杀害,何况连遗体都被抢走了。
悠路姆为了报仇独自行动,但仍无法到达铠甲的身边。因此为了逃避现实才会不要命地喝酒,把气出在周遭人身上。
并且症状还更加恶化,精神上被逼迫到极限甚至去挟持人质。
……我能了解他的心情。
假如白雪、克莉丝和丽丝任何一人遭敌方杀害而死,我绝对饶不了杀了她的人。就算是天涯海角,异世界的尽头我都会追到对方走投无路,用子弹狂射一直射到变成肉酱吧。
可是他现在所做的事,只是波及毫无关联的人的犯罪罢了。
被当成人质的女性们没有半点过错。因而不能饶了他。我已经做好觉悟,即使结果要杀了悠路姆,都要救出那些女性人质们。
「白雪、席雅、梅亚,我们也差不多该上了。麻烦做好准备。」
「收到!」
梅亚拿出特殊声响闪光弹排在桌子上。
她们三人看着建筑物的地图,我同时进行说明:
「原先基本上应该从两个地方同时闯入,但能做到那种事的人才,如今就只有我们而已。所以闯入就由射击技巧最好的我跟白雪从左侧窗户进去。席雅、梅亚你们从另一边的小窗子两个人一人拿一个特殊声响闪光弹,总共扔两颗进去。」
特种部队在闯入的时候,有时候会扔两颗特殊声响闪光弹。这是因为一颗有可能会不发。听说为了防止那种情形会同时扔两颗进去。
席雅举手发问:
「少爷,为什么要特意从犯人露脸的窗户进去?窗户的确是比一般的大,所以闯进去没问题。可是在下认为破坏大门闯入会更可靠……」
「我一开始也有想过那种事,可是根据狙击小组的报告,门前似乎有放用桌椅、衣柜等等东西做出的路障。所以要从门进去很困难。」
席雅听见我的回答表示赞同。
在前世的地球上,会用手枪破坏门,用炸药垫破坏墙壁,破坏两个地方后再闯入,然而因为他在门前制作路障,即使破坏玄关也没有意义。所以我选择从窗户闯入的方法。
「还有其他问题吗?」
我环顾一下白雪她们的表情,好像没有更多问题了。
「好,那么就去拯救人质吧!」
随着我的吆喝声,白雪、席雅与梅亚展开行动。
我再次在脑中确认计画。
首先梅亚、席雅在犯人固守的右边一楼窗户,丢进特殊声响闪光弹。趁犯人感到害怕的空档,由我跟白雪展开突袭,想办法压制敌人拯救人质。
要是有无线电的话,就能轻易沟通想法,还能配合时机……但是我毕竟没有那种东西。
考量到今后的事,应该也得思考如何跟在远距离的对象沟通想法吧。
这次闯入的时间点,要跟席雅与梅亚互相配合。
大家各自就定位。我跟白雪躲在建筑物左右两边的阴暗处,保持随时可以从窗户闯进去的姿势。重新握好手中的MP五SD。
已经解除保险,之后就等信号了……
「……!」
──破裂声!接着又是一声破裂声。
我跟白雪就像是同时踢脚一般,在地面上开始狂奔。
用肉体强化术辅助身体!花不到一秒我们就越过窗户闯进室内了。
由我打前锋,白雪紧随其后。
用的是像在画「X」字被称为「X字冲锋法」的方法。
「啊~~~~~~!」
挟持犯悠路姆由于特殊声响闪光弹,使得双眼跟耳朵都陷入一阵混乱。一瞬间沐浴在一百七十五分贝的巨大音量跟两百四十万烛光的闪光中的话,不管是怎样的人物都受不了。
我火速用MP五SD朝着他握剑的手射击。被灭音的枪声响起。
接下来射他的脚。
「呀啊啊啊啊!」
被射穿手脚的悠路姆倒在地板上。我踢向他的下巴夺走他的意识,并随即用细绳将悠路姆绑住让他动弹不得。
「白雪!你那边呢?」
「没问题,所有人质都平安无事喔。」
她们跟身为犯人的悠路姆一起受到特殊声响闪光弹的冲击昏了过去。
特殊声响闪光弹的冲击波很强。其威力足以轰飞窗户玻璃,让挂在墙上的时钟故障。
在前世的地球上,甚至还发生过特种部队队员把特殊声响闪光弹丢进犯人固守的建筑物里,却砸中路障弹了回来。结果特殊声响闪光弹在脚边爆炸,引起足部骨折那样的事件。
「白雪,人质跟犯人交给其他人,我们去每个房间巡一下!」
「收到!」
就我们所监视到的,这是悠路姆一个人所为的犯行。但由于他的同伴有可能还藏身在其他房间里,所以就把悠路姆交给纯洁少女骑士团的团员们,我们两人去每个房间巡视。当然我们的手上都拿着MP五SD。
大致上检视过一次之后,没有发觉其他类似犯人的人物。
当我回到闯入的房间时,团员们正在着手准备从窗户搬出昏迷的人质。手脚都在流血的悠路姆,依旧被绑着接受席雅以魔术替他治疗。
伤患一名(悠路姆),人质中没有出现死者。
「呼……总算是搞定了。」
「琉特辛苦你了!」
白雪抱了上来顺便闻了闻气味,嗯,那点程度的话也无所谓啦。
纯洁少女骑士团与PEACEMAKER第一次的联合作战,就这么以顺利成功告终。
如何处置挟持犯悠路姆以及被当成人质的女性们,则全部交给纯洁少女骑士团。
要是这时PEACEMAKER用一副旁若无人的模样主持大局,她们的面子会挂不住。多亏如此在寇寇里市的居民眼中,似乎认为是PEACEMAKER服从纯洁少女骑士团解决了这起事件。
事件结束后,纯洁少女骑士团的团员们率先帮忙收拾被害者的住宅与四周,也给了居民们一个好印象吧。
其他还给了团员们一些正面的任务,为了解决事件而行动的团员们士气因而上升。以下就是一部分团员们的心声。
「一直在训练没有实际的感觉,但在这次的事件里第一次强烈感受到自己帮助了、保护了各位居民。」
「平常都是在做调解纠纷、指路或是失踪协寻等等……虽然那也是很重要的事,但像能解决像这次这么重大的事件,身为纯洁少女骑士团的一员令我感到自豪。」
「事件当时我负责堵住通道。当传来事件解决的消息之际,直接听到居民们说『谢谢』、『辛苦你了』的这些话语,自己不知怎的都快哭出来了。」
对这次的事件有所助益感到最开心的应该是纯洁少女骑士团的副团长拉雅拉•拉菈依拉吧。
她当时负责的是跟克莉丝一起活用视力的远距离监视与辅助射击。
「像、像我这种吊车尾也能发挥作用。我、我真的很高兴。」
她高兴得喜极而泣。
是因为她平日里觉得自己都在扯大家的后腿,深深认为自己是花瓶副官的缘故吧。对于那样的自己能够稍微发挥作用,她真心感到欢喜。
要说为什么我会对她们的反应知之甚详……在那起事件之后,纯洁少女骑士团的团员们在没有任何人命令的情况下,基于自己的意志来向我们报告与道谢。多亏如此,虽然我们一开始跟团员们有距离感,但现在的关系却好到却能够轻松打招呼谈天了。
虽然并不是「作梦都想不到的好事」,但像这样变得相处融洽真是太好了。
不过在那样开心的她们面前,有个气到几欲作呕的人物。
就是纯洁少女骑士团团长璐嘉。
▼
璐嘉前往只有纯洁少女骑士团团长才知道的秘密地点。
那里有引起寇寇里市骚动,身为「魔术师杀手」主犯的诺拉跟朵加。
在洞窟深处,朵加正在调整「Noir」送来的魔动铠甲,而诺拉则在帮她的忙,她们两人停下手边动作回头打招呼。
「欢迎光──你的脸色怎么那么恐怖?」
「……没救了。她们已经没救了。」
「怎么突然说这些?」
璐嘉把发生在市里的事件概要告诉诺拉。
「高贵的纯洁少女骑士团,居然服从于刚成立有如婴儿的军团而感到高兴!团员们都没有所谓的自尊吗?」
她倾全力用拳头敲击洞窟的墙壁。
璐嘉用黯淡无光的黑色眼眸斩钉截铁地说:
「那些家伙们已经没救了。根本不适合当纯洁少女骑士团的团员。应该把大家都杀了创造新的,没错,必须用我的手振兴具有传统与荣誉、充满威严的纯洁少女骑士团!那必定就是我的使命!」
看见那样的璐嘉,诺拉「啊哈!」一声泛起喜悦的笑容。
「没错,就是那样啦。诺拉我们为了挚友璐嘉,要替你实现那个梦想喔。就用我们的手,将玷污重要的纯洁少女骑士团的人们都杀光光吧。」
「嗯,杀掉吧。杀掉所有人吧。净化她们肮脏的灵魂!」
洞窟深处──
魔术光照射出三名少女的身影,喜孜孜地策划杀害部下与琉特等人的计画。
▼
纯洁少女骑士团的团员们会轮流做自己的餐点。
今晚的晚餐也是她们亲手做的。
跟平时不同的是,餐点内容比起往常要来的豪华还有附带酒的这一点吧。
此外平时由于某些因素我们PEACEMAKER是自己准备餐点,但这次则是受到邀请一同参与用餐。
令人讶异的是,邀我们参加的就是团长璐嘉本人。
璐嘉她站在桌子前,清清喉咙吸引大家的注意力。
「解决了上次的挟持人质事件,大家辛苦了。不走运的是我不能离开总部所以没能做些什么,不过大家团结一心解决事件让我引以为傲。此外作为感谢解决事件的证明,居民们送来了许多食材。今天的晚餐就是使用那些食材。希望大家享用时谨记在心。还有──」
璐嘉从放在桌上多数的酒瓶里拿起一支。
「桌上的这些酒是为了慰劳解决这起事件的大家,我自掏腰包买来的东西。我会替各位斟酒,希望大家能高高兴兴地喝。」
「是!」
跟平时的璐嘉给人的印象不同,声音十分开朗。团员们的嘴角噙着浅浅笑意应答。
跟着开始用餐。如她所宣称的,璐嘉没有马上开始吃饭,而是穿梭于席间往杯子里斟酒。
她面露笑容跟团员们小聊个两三句。
当然她也招待获邀参加晚餐的我们PEACEMAKER喝酒。
「感谢大家这次的帮忙,多亏有各位才能顺利救出所有人质并逮捕了犯人。」
「不不不,光是我们要达到这种成果是不可能的喔。这是因为有纯洁少女骑士团的团员们在才能达到的成果。」
她替我斟酒,我则是讲些谦逊之词。
璐嘉至今不友善的态度就像是一场幻影,不仅如此,她还给其他团员包括白雪、克莉丝和梅亚等人都斟了酒。
当替所有人都斟完酒之后,她向我搭话:
「话说那个穿女仆装的黑暗精灵似乎不在……」
「你说席雅吗?不好意思。其实她原本也打算要出席,可是我麻烦她做一些工作。结束之后她会用餐,当然也会喝团长你所送的酒喔。」
「这样啊。酒还有很多,希望她别客气尽管喝。」
璐嘉如今可说是跟以往的态度相较,有一百八十度大转变那样地关心我们。
对于那种落差,我差点就要喷笑出来。
要是坐在我旁边的丽丝没有掐我的大腿可就危险了。
璐嘉没有注意到我的样子,只先说了句「之后我还有工作,抱歉请容我中途离席」以后就离开了。
我的双眼望着璐嘉走出餐厅的背影,将她所斟的酒一饮而尽。
▼
璐嘉走出纯洁少女骑士团的总部,趁著夜色离开寇寇里市。
目的地是纯洁少女骑士团代代相传,只有团长才知道的秘密洞窟。
诺拉在暖炉前,像只小猫咪似的在沙发上发懒。
朵加则坐在桌旁像一名研究者那样开心地读著成堆的书,自己也在写着什么东西。
最先发觉璐嘉存在的人是诺拉。她用闹别扭的嗓音说道:
「太慢啦~在这里等实在是太无聊,诺拉都要睡着了。」
「……抱歉,为了不引人注目我没有骑马,所以才晚了。」
「呀哈哈哈,诺拉开玩笑的啦。璐嘉真是的,你太一板一眼了。」
诺拉用闹著玩的口气戏弄了她。
「作战有按照计画那样顺利吗?」
「嗯,团员们和PEACEMAKER那些人渣们没有半个人流露出怀疑的样子,大家将掺有安眠药的酒都津津有味地喝完了喔。」
「那真是好极了。」
璐嘉买来的并不是单纯的酒。
里面放有跟以前琉特在当冒险者新手的时候,假冒险者给他喝下的同种安眠药。但差别在于这种不是瞬间发作,而是具有迟效性。
她打算让大家睡着之后把人都杀光。
这次换璐嘉提问:
「你们那边准备好了吗?」
「当然了。过来。」
朵加手拿笔记板跟笔率先向着洞窟深处前进。拐个弯来到宽广的空间。银色的铠甲军团整整齐齐地排好了队。
「这全部有多少具?」
「总共三百具喔。拜托总部硬凹了一下呢。」
「已经能动了吗?」
「随时都没问题。」
「只要有天才魔物调教师(Monster Tamer)诺拉在,这点数量诺拉能轻松操纵啦!」
原本操纵者应该要进入内部才能用,但这次的数量很多。于是把操纵者进入的空间放进史莱姆,以简单的指令让它们得以行动。
顺带一提,这次的大纲是这样──在整个寇寇里市广为流传的「魔术师杀手」,为了报复上次的开枪事件,因此带着同伴一起袭击了纯洁少女骑士团总部。
虽然所有团员们都遭到杀害,但身为团长的璐嘉抢走敌人的魔动铠甲。
独自一人奋勇战斗击破铠甲们。
而且在「魔术师杀手」实行犯围绕之下,暗地里搞鬼的背后主谋伽尔马顾问,以及PEACEMAKER团员的首级也在一番激斗的尾声,由璐嘉斩下。如此这般,经由璐嘉的手解决了「魔术师杀手」事件,再次为寇寇里市带来和平──是这样的计画。
「太棒了……!」
排放在宽广空间里的魔动铠甲手上拿着大剑、斧矛、矛、锤矛与大盾等等各式各样的武器。银色的铠甲经过仔细打磨,甚至可以拿来当镜子。
映入璐嘉眼帘整齐排放的魔动铠甲,就像是从神话里走出来的正义骑士团。
光想到接下来自己要指挥它们,璐嘉就觉得感动不已。
「欸,璐嘉团长。机会难得就豪气地号令它们吧。」
「对了!这是纯洁少女骑士团的新开始喔!」
璐嘉站在铠甲们的面前,挺直腰杆把手放在背后交叠。
「我们今天晚上要袭击纯洁少女骑士团总部!然后要用刀刃将污辱纯洁少女骑士团的光荣、荣誉、规律的害虫们一同以清净的刀刃一刀两断!这是──」
璐嘉用额头渗出汗珠的热情,持续对着眼前的铠甲军团大声呼喊。诺拉与朵加面带冷笑注视著那样的她。
注视璐嘉号令著里头没有任何人,空空如也的铠甲。
她们两人在墙角对话。
「朵加姊姊。」
「我知道。药效过头了。结束以后得快点处理掉。」
「不过这次意外地做得不错吧?周遭似乎没有人感到有异状。」
「但是憎恨的感情增幅过头了,尚有值得研究的余地。」
朵加用看向药物中毒的白老鼠那样的眼神望着正在演讲的璐嘉,然后在笔记板上写下某些内容。
诺拉跟朵加透过药物控制璐嘉。那是会以为自己在行动,但其实是遭到他人控制的高级药品。这种药品是在魔王全盛时期所做出的禁药。
即使在现代也存在操纵他人的药品,但对方一吃下去就会露出放松的表情,动作也会变得缓慢,一下子就能识破是使用控制、洗脑类的药品。可是这次用在璐嘉身上的药,由于使用者本人没有遭到控制的自觉,所以行为跟使用前相比没有变化,因此第三者很难发现。然而正如朵加所说,这还不是完成品。
只服用一次还无法控制对方,当做出违背条件(这次的条件是「不得违抗诺拉和朵加」)的行动之际就会感到头痛,只要一服用药物就能治好疼痛,必须要一再反复到某种程度才行。
她们将药伪装成「为了让魔动铠甲动起来所需的药品」,让璐嘉服下机动药。那个机动药正是用来操纵他人的药品。璐嘉完全不知情,一回过神已经依赖到要储备在自己纯洁少女骑士团的房间里了。
并且最大的问题在于副作用会让强烈的情感之一「憎恨」强化这一点上。
药越吃越多,就会更加强化「憎恨」,最后会连父母、朋友甚至是最爱的恋人都憎恨。最终会恨到忘记自己憎恨的对象,牵连周遭而后自取灭亡。
就好比是现在的璐嘉那样。
在魔王全盛时期做出的正规产品没有这样的副作用。想必是制作、材料、分量等等哪里出了问题吧。
将来的目标是制造出只要喝下一瓶,就会在不知不觉中让「Noir」得以随心所欲控制对方的药品。
这次利用了璐嘉做人体实验。
当这个洗脑药完成之际,她们预计要把全世界的首脑人物全都洗脑,方便「Noir」控制他们。
诺拉瞧着还在对空空如也的铠甲们继续演讲的璐嘉,露出蔑视的笑意。
「直到杀光PEACEMAKER跟纯洁少女骑士团为止,你就玩骑士团家家酒玩个尽兴吧。」
「杀了黑暗精灵。不过琉特要活捉。」
「好好好,朵加姊姊你真的很爱研究魔术道具。其他的团员们杀了阿尔泽特是没什么。但是让『红铠甲』受到损伤,让『Noir』丢了面子,所以得把她们都杀了呢。啊,不过魔术师的尸体得确实回收。」
由于干姊的任性,诺拉重新确认这之后的行动方针。
当璐嘉激动地演讲完毕后,夜也深了,正是适合袭击的时间段。
璐嘉穿上准备给她专用的银色铠甲。
跟其他的铠甲军团不同的地方在于外头有套一件红色斗蓬。Rose Rosa
朵加跟上次一样身穿赤红铠甲「红铠甲(Rosso Scarlatto)」。
诺拉则穿着她专用的,比起统一尺寸小一号,经过调整的粉红色铠甲「玫瑰铠甲(Rose Rosa)」。腰间装备上金属鞭子。
『很好!那就朝纯洁少女骑士团总部前进吧!』
她们为了不引人注目,没有用马车,而是步行前往寇寇里市。
越过城墙入侵市内。
她们预计在璐嘉的引导之下前往纯洁少女骑士团总部,并且解决掉由于放有安眠药的酒正在酣睡的PEACEMAKER跟团员们。
璐嘉、诺拉和朵加带着三百具魔动铠甲喀啷喀啷地前往寇寇里市。
只有巨月照耀的道路上,银色的铠甲军团有条不紊地行军。那简直就像出现在童话故事中的一幕。
不过所谓的故事,是绝对会有结尾的东西。
突如其来的爆炸声。
银色的铠甲被轰飞到九霄云外。
「!」
少女们的怒号、尖叫,情感爆发的嗓音,还有消除那所有一切的声音。
飞沙缓缓消散。
在那前方的人物让璐嘉的话声带着颤抖。
『为什么……为什么你会在这里!琉特?』
「不仅是我喔。」
在他的后方,少女们从森林的树丛中现出身影。
夜空之下冒出PEACEMAKER与纯洁少女骑士团的团员们。
演员全数到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