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军武宅转生魔法世界,靠现代武器开军队后宫!?
  4. 第五卷
  5. 第四章 璐嘉的过去
  6. 繁体版

第四章 璐嘉的过去
2017-06-22 16:38:19

		

兽人大陆寇寇里市的冒险者仲介公会,在正中央十字道路分割出的南边。由于是中等规模的都市,建筑物比龙人大陆的冒险者仲介公会还要小。
两层楼高的石砌建筑,里头有兼当训练所的广场。
这里的冒险者仲介公会,据说主要的委托还是运货时的护卫工作。
听说是把货物运往兽人大陆的内陆,或相反把货物从内陆运出来。
冒险者们负责自己的等级可接的运货委托,或驱除周遭的魔物等等。那样的冒险者仲介公会相关的店家,以及居民所住的房屋,昨天晚上被我们破坏掉了。
因此为了传唤调查,便聚集与昨天破坏一事相关的关系人。
虽然都是PEACEMAKER的团员就是了!
梅亚当时由于在纯洁少女骑士团的总部待命,所以就没参加这次的传唤调查。要是她在事情肯定会变得更棘手,因此可以说是万幸。
她现在正依照我的指示,在飞船里的工作室努力准备开发新型武器「反坦克地雷」。
事情处理完以后,我也得赶紧参与了。
「杀了他!我一定要杀了『魔术师杀手』的铠甲!」
「怎、怎么回事……」
我打算进入冒险者仲介公会,对面的旅馆里却出现一个男人的身影。
也许是从大白天就开始喝酒吧,他的脸很红,双眼犹如沟底那样混浊。
由于醉汉登场,席雅手拿行李箱火速冲到前面。
她站到当我们肉盾的位置上,席雅真的是个优秀的护卫者。
结果和那名醉汉同行的男人们抓住了他的肩膀,用很同情的神情对他说话,跟着带他回旅馆去。
他同行的男人们对窥视他模样看热闹的群众,也恭敬地低头说了声:「抱歉造成大家的困扰。」
多亏如此没有引起骚动,看热闹的群众再次迈开脚步。
刚才的男人,是有重要的人被那铠甲给杀了吧?
就算是为了不要再继续出现受害者,我们也得尽快解决问题。
随后我们再次朝着冒险者仲介公会举步前进。
由于已经多次出入过冒险者仲介公会,即使是在其他大陆的都市,走进建筑物里也不会感到胆怯,内部跟龙人大陆的冒险者仲介公会几乎一模一样。
有种规模直接缩小一半的感觉。我们接过号码牌等待叫号。
我们走向叫到号码牌号码的柜台,在那里的是──
「欢迎光临。请问今天有什么事呢?」
「!」
在龙人大陆一直负责与我应对的柜台小姐居然在这里!
我们所有人都露出惊讶的表情,柜台小姐见到我们的反应也大吃一惊。
「那、那个请问怎么了吗?」
「总而言之!为什么你会在这里?你应该在龙人大陆的冒险者仲介公会才对吧?」
「龙人大陆吗?噢,原来如此……那是我的表姊喔。」
「表、表姊?」
又来这套啊?
我从柜台小姐那边听说,她似乎是一直负责接待我那位女性的表妹。
再加上她自己的妹妹,这是第三个人了。
柜台小姐面露微笑说明:
「原来如此,您见过我表姊的妹妹了吗?也难怪会感到惊讶了呢。打从小时候虽然不是姊妹,但经常有人认错呢。」
「那当然会认错啊,长那么像的话……」
她们的外表就像在照镜子那般一模一样,真的长得有够像。
这个异世界的基因是怎么一回事?
纵然怀有疑问,我还是把这次造访的要事告诉她。
「我们是名叫PEACEMAKER的军团,是来报告关于昨天晚上的事……」
「原来如此,那我替您带路去包厢,就在那里听您讲述详情吧。由我代表来向您问话。」
她从椅子上站起带领我们前往包厢。她一直面带笑容与我们应对,反而让人觉得恐怖。接着我们走过后头某间包厢的门。
想到接下来要接受传唤调查就觉得紧张。
我对盘问之类的状况缺乏抗性。
门上没有写「穿过这扇门以后就放弃一切希望吧」那样的文字吧?
冒险者仲介公会就这么开始进行传唤调查。
我们被带到包厢。因为我们的人数很多,结果变成隔着一张桌子相对摆在两边的沙发,全由PEACEMAKER占领的状态。
柜台小姐端出茶水以后,神情就变化成认真的工作模式,在下座坐下向我们询问事情经过。
我向她说明我们在与狼剑、百合玫瑰的会谈当中,那个好像是「魔术师杀手」的红铠甲现身,为了企图击倒及逮住他结果破坏了建筑物。
我以PEACEMAKER团长的身分致歉,并且告诉了她我做好觉悟愿意接受任何处罚。对此冒险者仲介公会表示……
「原来如此,我已经了解了这一连串的事件。原本应该追究毁损器物罪,但如果是跟如今造成都市骚动的『魔术师杀手』为敌所导致的结果,也是无可厚非呢。这次的赔偿金就也由冒险者仲介公会来填补吧。」
这样的对应让我安心地松了口气。
相反的,柜台小姐则发出疲惫的叹息声。
「今后战斗时请尽量注意周遭。损害程度仅限于建筑物可说是万幸,然而要是出现伤患或死者就太迟了。」
「真的非常抱歉。」
我再次致歉,这下便解决了冒险者仲介公会的问题。
然后在去冒险者仲介公会说明原委过了几天后。
我们PEACEMAKER虽然尚在警戒红铠甲的攻击,但也在处理各自的任务。
我跟梅亚窝在飞船里的工作室,着手制作「反坦克地雷」。
白雪、克莉丝跟丽丝为了记住都市的地理状况三人一起外出散步。
目前最忙的人是席雅。我拜托她去调查。为了做调查,她的身影从我们面前消失了。
因为我们像这样一直在忙,尽管在同样的腹地里,却跟纯洁少女骑士团的团员们没什么机会交流。
由于团长璐嘉对我们抱有敌意,其他团员也很难率先跟我们搭话吧。
因此负责照料我们PEACEMAKER的身边事──包括必要的小东西、日常消耗品,与转达联络事项等等的杂事,都是由副团长负责。
纯洁少女骑士团的副团长,兽人族中鹰族的拉雅拉•拉菈依拉。
她的身高大概跟克莉丝、露娜差不多。头发很长,但乱翘的头发似乎会让她很费神。
她的背上有一对鹰翅。据闻她可以用这翅膀在空中飞翔。
眼睛下方有深深的黑眼圈,尽管位居副团长的立场,态度却毫无自信,因此一举一动总让人觉得靠不住。
相较起璐嘉,其他的团员们对她的态度也稍稍冷淡些。因此多余的杂事、麻烦事似乎常常推到她头上。不过拉雅拉自己的态度也将那视为很自然、理所当然,所以周遭的人对她的评价也不曾变过。
一直受她照顾也是原因之一,我不禁多管闲事地问她──
为什么不试图改善冷淡的待遇呢?
她东张西望一直别开视线,把原因说给我听。
「这、这也没办法,因为我、我只是名义上的副团长而已。」
拉雅拉表示她出身自兽人大陆,老家是有出许多魔术师的名副其实的贵族。她生下来光是魔力值就是S级。
而且因为种族特性,视力很好,背上的翅膀也能在空中飞翔一定时间。
因而不仅是老家,连周遭人也对她的未来寄以厚望,不过她却有个致命的缺点。
那个缺点就是……完全无法攻击他人这一点。
据她本人表示,别说是攻击魔术,就连攻击本身也差劲到令人怀疑是不是受到了诅咒。尽管回复跟防御等等的魔术能够顺利使用,但无法对他人使用。原则上只限使用在自己身上。
由于是运动白痴,也无法用肉体强化术辅助身体战斗。
魔术师学校将拉雅拉退学,曾对她抱有期待的父母在意面子,便支付大量捐款,将她丢进纯洁少女骑士团。
既有魔术师的才能又是贵族之女的拉雅拉,纯洁少女骑士团也不便让她只当个团员,结果就给了她副团长的地位。由于难以拿捏应对分寸,因此其他团员似乎也采取跟她保持距离的态度。
「所、所以说这也没办法。甘、甘史密斯爵士请您用不着在意。因为我、我也不在意。」
待拉雅拉说明完来龙去脉之后,她反倒安慰起询问原因的我。
我在她身上看见跟从前还是个家里蹲那时的克莉丝相同的身影。我因此产生移情作用,提议要制作能补足攻击烂得要命这个缺点的枪械。
可是拉雅拉的反应很迟钝。
看样子攻击很差劲这件事,成了她颇大的心理创伤。
我柔声对她说:
「没问题的,是你也能轻易使用的东西。机会难得,你就试一次看看吧。」
「既然甘、甘史密斯爵士您都已经说成那样的话……」
她勉勉强强地答应了。
我获准隔天下午使用纯洁少女骑士团的操练场。
隔天下午。
我、梅亚跟拉雅拉,出现在纯洁少女骑士团的操练场上。
梅亚用魔术在操练场上做出简易土墙,那就是射击的标的。
梅亚重新面向拉雅拉,长长的秀发顺势飘起。
「你还真是个非常幸运的人。居然让闻名天地宇宙的琉特大人亲自教你用手枪。我好羡慕呀!真的是太羡慕了……现在如果你是只小动物的话可能会被我给杀了呀。」
「噫、噫!」
好恐怖、好恐怖、好恐怖。双眼,应该说是全身都爆发出负能量。
总之我重新振作起来,把「S&WM一○」交给拉雅拉。
「这、这个是武器吗?」
「没错,是叫做转轮手枪的飞行道具喔。」
拉雅拉吓得一惊一乍,用双手握住我交给她的转轮手枪。
会选择转轮手枪的原因是因为它后座力小、重量轻,操作起来也不复杂。由于已经有放进子弹,所以只要扣下扳机弹头就会发射出去。
拉雅拉无法使用攻击魔术的原因,我想在于她的个性。她并不是一个坚强的人。因此才会先产生「我能巧妙攻击吗?」、「我能顺利打中对手或标的吗?」等等不安,结果导致失败吧。
关于那点,转轮手枪的话连小女孩都能扣下扳机让子弹飞出来。最糟的状况下只要缩短跟标的之间的距离,要打中也并不困难。
透过这次的体验,让她习惯「攻击」这种行为增加自信,要是她将来能够使用攻击魔术那就好了。
总而言之,我注意著不让拉雅拉受伤,并且绕到她的身后从握枪的方法教起。简直就像是在前世的地球上,网球教练在教学生握网球拍的那种感觉。梅亚看着我们这副样子,一个人喃喃自语:
「好羡慕好羡慕好羡慕好羡慕好羡慕好羡慕好羡慕……实在太令人羡慕了。」
就说了很恐怖啊!拉雅拉在害怕,你快停止啊!
我教完她握枪、瞄准目标,还有扣动扳机子弹飞出就能进行攻击以后,便离开拉雅拉身边。她现在瞄准的是大约五公尺前方的标靶。
「我、我要上了。」
「当心点,只要用食指慢慢扣动扳机就行。」
「是。」
我在她的背后替她加油,她扣动了扳机。
砰!
传出枪声。不知为何我的耳际有弹头从空气中划过,响起摩擦声。
我的脸颊传来剧烈的疼痛。
「……!」
「琉、琉特大人!」
拉雅拉射出去的弹头擦过了我的脸颊!不会吧!这怎么可能!
我人几乎是在她的正后方耶!但为什么弹头会掠过我的脸颊啊!
拉雅拉察觉到自己的所作所为,泪眼婆娑地一次次反复道歉。
「对、对不起!对不起!真的很对不起!我、我只要一动手,不知为何别说是打中标的了,都会打到奇怪的地方去!我绝对没有瞄准甘史密斯爵士您!」
「我、我明白了。我明白了所以你冷静点,现在转轮手枪还在你手上,动作太大的话很危险的。」
她的手指离开了扳机,应该不会发射。
总而言之放弃在这种距离下开枪了。
说不定是错在距离上,我们更加缩短跟标的之间的距离。
我们从枪口距离标的十公分的位置再次尝试开枪。
这样一来就算出错,以物理的角度也不可能出现弹头从背后飞来那种事。
「忘记刚才的射击吧。这次就从这种距离下开枪,先培养射中标的的感觉吧?」
「我、我明白了。」
为了安全起见,我躲在梅亚做出的盾牌后方。
「我、我开枪了。」
接着拉雅拉扣下扳机。
喀锵。
「…………」
弹头没能发射出去,全场暂时陷入一片沉默。
「……啥!不发!」
所谓的不发,就是指即使扣下扳机弹头也没发射出去。
原因有很多种。包括单纯忘记放子弹、扳机故障或是坏掉、底火无法着火、火药没有爆炸等等。此外由于也有可能是「迟发」,我连忙向拉雅拉丢出指示,要她拿着转轮手枪暂且就这样别动。
所谓的「迟发」,是指弹头晚了几秒才飞出去的现象。真的是极其罕见的现象。
在「迟发」的状况下,枪口最少必须向着标的超过十秒。
看样子不像是「迟发」而是不发,即使经过一分钟以上,弹头也没有发射出去。
我为了安全起见,先把转轮手枪里的所有子弹都取出来,重新装上新的。
「那、那要不要再试着射一次?」
「好、好的。」
拉雅拉再次举起转轮手枪扣下扳机。
喀锵。
「…………」
又一次不发。
连换上新的子弹都还是不发?
她的攻击并非打不中、不擅长的级别,而是遭到诅咒的领域了。
居然有这种就某种意义上很厉害的人物,我大吃一惊。
结果拉雅拉之后还是没能让弹头从转轮手枪里飞出来。
因为为拉雅拉所讶异,我们没察觉到瞪着我们看的视线。
那是从纯洁少女骑士团的总部里注视着我们所在的操练场,来自璐嘉的视线。
▼
纯洁少女骑士团团长璐嘉,从总部眺望着副团长拉雅拉在操练场上做射击练习的身影。
一回过神自己已经不知不觉咬牙切齿到牙龈渗血了。
(具有传统的纯洁少女骑士团副团长,竟然在练习那种莫名其妙的魔术道具……)
就她的审美观而言,琉特他们几天前击退了红铠甲的魔术道具只不过是旁门左道。
璐嘉无意否定飞行道具,但琉特他们的魔术道具枪械对她来说一点都不美。
跟她理想中的纯洁少女骑士团根本不相称,所以她无法饶恕。
与此同时,悲伤犹如一股浊流涌上心头。
(从前多好啊……总部充满活力,分部也热热闹闹的。所有的团员们都尊敬纯洁少女骑士团,经常认真注意、努力维持高尚的品格……)
璐嘉闭上双眼。
她无论何时,只要闭上双眼,就能回想起第一次遇见纯洁少女骑士团的情景。
兽人族中鼬族的璐嘉生长于兽人大陆的寒酸村子。
在她小时候村子遭到了魔物的袭击。
魔物转眼间就杀害吞噬掉父母跟兄弟姊妹,并且随即把璐嘉也当成食物,然而红色的旋风们吹走了黑暗的绝望。
纯洁少女骑士团的团员,得知村子有危机前来救援。
当时处于全盛时期的纯洁少女骑士团相当强,可说是不费吹灰之力就瞬间歼灭了袭击村子的魔物们。
受到帮助的璐嘉,觉得纯洁少女骑士团就像是从童话故事里走出来的勇者,因而深受感动。
为了从父母跟兄弟姊妹遭到杀害的悲伤之中分散注意力,「想要成为她们那个样子」这种强烈的憧憬令她心焦。
然后当时的纯洁少女骑士团除了总部所在的寇寇里市以外,还有几个分部颇有势力,同时有经营孤儿院。
璐嘉父母双亡,也没有任何能够依靠的亲人,于是进了孤儿院。她随即提出「我想加入纯洁少女骑士团!」的申请,参加她们举办的训练。
尽管她不具备魔术师的才能,但练剑的资质不错,于是她一心磨练自己的技巧。
当时的纯洁少女骑士团的团员们大家都很强,甚至有B级和B+级的魔术师。
接受冒险者仲介公会的委托踏上远征、消灭魔物、逮捕山贼,无数次拯救了其他军团或都市的危机。
她们从远征回到总部所在的寇寇里市之际,整个都市的民众都会庆祝她们的归来与取得的战功。
花瓣宛如暴风雪那般飞舞,人潮挤满宽广的大马路,对凯旋归来的纯洁少女骑士团的团员们送上几乎要叫破喉咙的欢呼声。团员们在那当中,身穿红色铠甲坐在马上挥手回应大家的声音。
好比闪闪发亮的宝石那样的情景,璐嘉见到那种样子,再次感到憧憬。
「将来自己也想变得像她们那样。」她憧憬到自内心感到心焦。
接着到了接受入团测试的年龄。
璐嘉总算通过了测试,从最基层展开了实习团员的生活。
生活中充满训练与打杂,但她却完全不以为苦。因为这是自己所一直憧憬,身为纯洁少女骑士团团员的生活。
她没有魔术师的才能,因此潜心于练习剑术。
看中她的真挚、认真的生活态度与剑术身手,就算在同期之中,她也早早就获得提拔成为正式团员。她终于能够站在长年以来视为梦想的舞台上。
璐嘉为了尽可能得以待在梦想的舞台上更久,更加醉心于练剑。拜那些成果所赐,即使出战也能十拿九稳地杀了魔物或敌人。
不知不觉中自己已经拥有纯洁少女骑士团里首屈一指的剑术,甚至被任命为团长。
璐嘉对此感到绝望。
她心想纯洁少女骑士团的整体水准,是不是下降到连不是魔术师的自己都能成为团长了。究其因是曾为主力的魔术师团员或其他有实力的人们,都因为结婚、受伤或个人因素而退团了。
此外纯洁少女骑士团的入团测试,也是让组织弱化的原因。
只要是通过测试的女性,就能加入纯洁少女骑士团。
因此贫农、商人、贵族女性都以一次逆转为目标接受测试。
大多都是没有魔术师才能的人们。
没有魔术才能的人占志愿者比例的多数。只要能通过测试,她们也会获得采用。结果使得组织整体变弱了。
其他军团崛起,导致优秀人才外流、被抢走也是原因之一。等发现的时候,原本拥有分部的纯洁少女骑士团已经缩小到只剩下总部了。
璐嘉为了阻止它变弱积极寻找对策,但一切都已经太迟了。
身穿饰有花哨蕾丝跟荷叶边衣裳的诺拉,与灾魔物朵加所属的组织「Noir」找上门,令她得知有「魔动铠甲」的存在。
确实只要有魔动铠甲,纯洁少女骑士团就肯定能东山再起吧。
她仍旧闭着双眼自问自答。
(可是这样继续帮助诺拉她们真的好吗……)
在铁定只有纯洁少女骑士团团长才知道的秘密要塞里跟她们对话时,最后顺了她们的心做出像是同意的发言。
「呜……!」
不经意传来剧痛。最近头痛变得特别严重。
她把手放在额头上,走向自己的房间。
(为什么只有自己非得这么辛苦不可。总而言之都是无能部下们的错!拉雅拉副团长也欣然使用那么丑的魔术道具!唉!真想现在立刻砍下她的双手!)
胸口燃起黑色的火焰,名为「憎恨」的负面情感。
憎恨之火熊熊燃烧了起来。
(不,是我自己置之不理还在想些什么呢。首先砍断手什么的实在做得太过火了。何况部下们是我重要的同伴。大家不都在努力嘛……唔唔!)
传来一阵从右脑直贯左脑的剧痛,实在是太痛了,导致她差点就要尖叫出来。
她的身体靠在墙上,总算是抵达了在纯洁少女骑士团总部里自己的房间。
「呼、呼、呼……」
她气息紊乱地不断喘气,耐著头痛从书桌抽屉拿出小瓷瓶。用由于疼痛而颤抖的手打开小瓶子喝下。头痛便随即像幻影一样平息下来了。
那是诺拉她们给她的小瓶子,是为了让魔动铠甲动起来的机动药。在试搭魔动铠甲之际,她们让她喝下以后,不知为何就带回自己房间了。
明明现在又没有马上要搭上魔动铠甲。
「唔……」
想也想不通。脑袋深处又一次发疼,感受到头痛的前兆,璐嘉条件反射地放弃了思考。
她坐在床铺一角,将剩下的机动药一饮而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