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军武宅转生魔法世界,靠现代武器开军队后宫!?
  4. 第五卷
  5. 第一章 报告结婚
  6. 繁体版

第一章 报告结婚
2017-06-22 16:38:19

		

我们搭乘的飞船推开积雪,在小小的城镇霍多旁的草原著陆。
时值冬季。
我──琉特跟青梅竹马白雪,在婴儿时期被丢弃在这个城镇的孤儿院前。养育我们的则是独自一人经营著孤儿院的艾露老师。
我在离开城镇的那一天,曾经跟来送行的艾露老师约好。
「绝对会跟白雪一起来报告结婚」这件事。
因为诸多原因,报告的时间晚了,而且跟预定的不一样,除了白雪以外还多了两位妻子,同时也达成了打从小时候就有的目标──成立军团,包含这些在内我按照约定前来报告了。
我们从飞船上下来。从这里到城镇近在咫尺。
用力踏过雪地,一抵达孤儿院就看到艾露老师站在玄关前。那并非偶然,应该是她远远就察觉到我们的声音。那对兔耳可不是装饰用。
「艾露老师!」
「老师!」
我跟白雪两人在注意别因雪滑倒的同时拔腿狂奔。
白雪为了确认我的安危,离开魔术师学校后曾经来见过艾露老师,我则是相隔好几年没见到艾露老师了。
艾露老师的外表跟我离开孤儿院那时候一模一样。
身高以女性而言算是高挑,有一对可分类进波霸的胸部。是一名有些下垂眼,不过也因而带有会令人安心的温和表情的美女。她有一头粉红色的秀发,头上长著一对兔耳。
白雪冲了过去紧紧抱住艾露老师。
我则是在那之前便停下脚步。
「嘿嘿嘿,艾露老师的味道也好好闻喔~」
「哎呀呀,白雪是个爱撒娇的孩子呢。」
闻气味专家白雪,把脸埋进艾露老师丰满的胸部开始闻味道。艾露老师也毫不冷漠地一脸笑眯眯地对待她。好羡慕!我也想把脸埋进艾露老师的胸部里!虽然我已经有了妻子们,绝对无法做那种事!
我抓着白雪的衣领将她们分开。
「喂,差不多该停了吧。别给艾露老师添麻烦啊。」
「琉特你真是的,是在嫉妒吗?不要紧喔。不管艾露老师的味道让人感到多么安心,也敌不过琉特你。我最喜欢琉特的味道了。」
「是、是吗?我也喜欢白雪的味道喔。」
「嘿嘿嘿,我们一样呢。」
我们两人相视而笑。
「呵呵呵,你们俩感情还是这么好呢。」
艾露老师露出欣喜的微笑瞧着我们。
糟糕糟糕,我们陷入两人世界把艾露老师晾在一边了。
我重新向她问候:
「艾露老师好久不见。不仅让您担心许多事情,还这么晚才向您报告结婚的事,十分抱歉。」
「我真的只有稍微担心一下喔。因为我相信只要是你一定没问题的。」
艾露老师的笑容让我感到心痛。会被假冒险者抓也是我的粗心所导致的自作自受。却因此害艾露老师担心了,这件事激起我的罪恶感。
为了忘记这股心痛,我向追过来在后头等的少女们介绍了她。
「这是养育我跟白雪的艾露老师。对我们来说就像是妈妈一样的人喔。」
「初次见面,我是兽人族中兔族的B-级魔术师艾露。琉特跟白雪似乎承蒙你们关照了。」
艾露老师面露灿烂笑容向克莉丝、丽丝、梅亚、席雅跟露娜打招呼。
我清了清喉咙,完成离开城镇时对她做过的约定。
「艾露老师,就像我离开城镇时跟您约好的,请让我向您报告结婚的事。还有,除了白雪,我另外还跟两个人结婚了……」
我向艾露老师介绍了克莉丝跟丽丝。
「初次、见面、我叫、克、莉丝。是哥哥的……妻子。」
克莉丝拼了命地动着由于心理创伤而说不出话的喉咙打招呼。
丽丝接在克莉丝之后,右手放在胸前,左手稍微挽起裙䙓,轻轻敬了一下礼。
「初次见面。我是高等精灵王国艾诺尔的前第二公主丽丝。现在为了避人耳目因此以炼坠改变眼睛颜色,乔装成精灵族的模样……因缘际会之下我现在跟白雪小姐、克莉丝小姐一起和琉特先生结为连理了。能够见到养育他的亲人艾露小姐,实在深感光荣。」
在抵达孤儿院以前,我们已经告诉露娜我跟丽丝结婚的事。
她尽管惊讶却没有反对。
听完克莉丝与丽丝的问候语,艾露老师不知怎的显露出坐立难安的表情。
她听到我和白雪以外的人结婚这么惊讶吗?
总觉得她的脸色也很苍白。
「艾露老师,怎么了吗?您的脸色似乎不太好……」
「不,没有,我没事喔。只是因为外面有点冷而已。不过我真是吓了一跳,琉特你居然会跟白雪以外的人结婚。」
「哈哈哈,实在是一言难尽……」
介绍完妻子们,大家继续问候,席雅、露娜与梅亚接连开口。
席雅跟露娜就某种层面算是中规中矩,但梅亚──
「初次见面,婆婆!我是天才魔术道具开发者同时也是神的琉特大人的首席徒弟梅亚•多拉桂!身为他的下任候补妻子,还请您今后多多指教了呀!」
喂,竟然说下任候补妻子……话说「婆婆」这种讲法不会很奇怪吗?
「琉特,你预计也要跟梅亚结婚吗?」
就连艾露老师也不知所措地歪了歪头。
本人就在眼前,我也说不出「只是她自称而已,请您不用在意」这种话。
我用个随便的笑容敷衍过去了。
也许是察觉到什么,艾露老师自己改变了话题。
「不过琉特你们来见我真是太好了。老实说我有件重要的事想跟你们商量。」
「商量什么呢?」
「其实……有人跟我提结婚……」
什么?结婚?血痕?莲藕?不不不,这太奇怪了吧。不、咦?奇怪。结婚?艾露老师要结婚?啥?嗯,换句话说,喔,就是这么回事啊……(注:「血痕」和「莲藕」日文类似结婚)
开、开开开开开战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
▼
我右手拿AK四七,左手拿通用机枪PKM,ALICE装备夹扣上装满用于攻击的「爆破手榴弹」跟用于防御的「破片手榴弹」。背上插两枝六十式铁拳,双肩斜背维持在给弹状态的「7.62×51公厘 NATO弹」弹链跟榴弹叮当作响。整张脸用油彩彩绘,额头绑上头巾插两根蜡烛,要把熟悉又怀念的会客室打成蜂窝。
「是哪里的哪个家伙啊!敢对我们家艾露老师出手的混蛋在哪儿?我要把手塞进你的屁眼,让你臼齿直打颤说不出话来!」
「哇!你、你是怎么回事?」
「混~帐~家~伙~!」
有一名男性坐在会客室里。身高很高,是接近一百九十公分,身材魁梧的男人。留着一头短发跟髭须,两边都掺杂着一些白毛。单眼戴着眼罩。看他的外表,如果在原本的世界,完全就是个好像会被称为上校那样的军人。年纪不小,可以说距离半老只有一步之遥。
这种家伙居然为老不尊,想对艾露老师出手!
反正他一定是迷上了艾露老师的美貌与个性以及存在本身,因此动用权力跟金钱的力量,或是把孤儿院的存续与否当成盾牌胁迫老师的坏人。不,肯定是这样。
换句话说,只要把这家伙给灭了就没问题。
「可别妄想自己还能留有任何一片肉屑喔!」
「啥!等等!老、老夫跟你是第一次见面……」
「我不会听你辩解的!给我闭上你的臭嘴(How about a nice cup of shut t)!」
我把AK四七跟PKM的枪口对准那名男性。
「琉特!你打算对我的朋友干什么!」
「痛痛痛痛痛!好痛!好痛啊,艾露老师!」
晚到的艾露老师突然间用力拉我的耳朵。
自从转轮手枪发生爆炸惹她生气之后,艾露老师就再也没有扯过我的耳朵了。
我把一整套装备好的武装统统收进丽丝圣灵的加护「无限收纳」里,依照艾露老师的指令坐在地板上。
在前世说来就是跪坐。艾露老师鼓著双颊对我发火。
「琉特你真是的。居然用那么没礼貌的态度对待客人,就算是老师的朋友,有些事也是开不得玩笑的喔。」
「是,很对不起。」
尽管嘴上道歉,但我双眼还是紧盯着那个男性不放。
人很好的老师没有发现,向我介绍眼前的男性。
「他是老师的老友,人族的伽尔马先生。是冒险者等级V的身手不凡的人喔。」
「艾露小姐,老夫已经是『前』冒险者了喔。」
名叫伽尔马的男性,听见艾露老师的介绍后面泛苦笑。
这样啊,你的名字叫伽尔马啊……这下子我记住你的长相跟名字了。我绝对不会忘记。
坐在会客室椅子上的白雪她们发问:
「艾露老师……您要跟那位伽尔马先生结婚吗?」
听见白雪的问题,伽尔马捧腹大笑。
「啊哈哈!这怎么可能呢。老夫有妻子,也有女儿跟孙子。我完全没打算对艾露小姐出手喔。所以他才会脸色大变要袭击老夫啊,艾露小姐还是那么有人望呢。」
「伽尔马先生,请您别取笑我了。」
两人关系很好,在和睦的氛围中相视而笑。
是我误会了吗?那么对艾露老师出手的没礼貌家伙,到底是谁?
「那么艾露小姐您要跟哪位结婚呢?」
在白雪之后丽丝也跟着提问。
没错,我就是想问那个!丽丝,问得好!
「不,我没有要结婚,伽尔马先生是提过『要不要帮你介绍结婚对象?』。然而我一开始就拒绝了。」
提出了结婚的话题!他果然是敌人啊!敌人就该歼灭吧!
我的喉咙发出「嘎噜噜噜」的吼声,牢牢瞪着伽尔马。
就算白雪她们用一副傻眼的眼神瞧着我,我也毫不在意。
「那要找我们商量的事情是什么呢?」
白雪的视线从我的身上移开,再次开口询问。
艾露老师简单扼要地说出在我们到来以前伽尔马所做的说明。
伽尔马现在在兽人大陆担任「纯洁少女骑士团」这个军团的顾问。
纯洁少女骑士团原本是个知名的军团。
是个只有女性才能参加的军团,只要能通过测试,即使没有魔术师的才能,就算是贫穷的农民也能加入。不过历经世代交替后实力变得低落。
要是实力再继续下降,冒险者仲介公会就会下达解散军团的命令。
现在是以特例紧急请前等级V冒险者伽尔马就任顾问,再借助已经从纯洁少女骑士团引退的离团成员的名号,才勉强维持住创建军团的状态。
伽尔马个人就年纪而言似乎差不多想引退了,然后雀屏中选的就是艾露老师。伽尔马策划着要迎接艾露老师成为纯洁少女骑士团的团长。
艾露老师虽然没有当冒险者的经验,但她曾经以自己治愈魔术的手腕经营过治疗院。因此艾露老师意外地人面很广。这是一招只要让艾露老师成为团长,或许就会有倾慕她的实力派人物入团的诡计。
关于婚事也是,只要移居到兽人大陆,他表示就会用自己的门路替老师介绍条件优秀的男性。
什么嘛,果然还是敌人啊!
想当然耳艾露老师不仅是婚事,也拒绝了加入纯洁少女骑士团。
不过毕竟是老友来访,也不能置之不理。正在困扰之际我们就来了。据说是想就军团这方面跟我们商量一下。
「琉特你也是以创立军团为目标对吧?也具备能作出厉害魔术道具的实力,我希望你代替伽尔马先生担任顾问……」
「艾露老师,抱歉,老实说我已经建立自己的军团了。」
「噢!竟然在这个年纪已经创建自己的军团了。」
伽尔马对此有所反应。接着我隐匿不能公开的内容,告诉他们创建军团的经过。大致听完以后艾露老师说:
「PEACEMAKER……和平制造者吗?是个不错的军团名呢。你今后也要好好努力,继续实现梦想喔。」
「谢谢您!艾露老师!」
我维持跪坐,坦率地回应了她。
听见艾露老师的称赞,原本发麻的脚也变得无所谓了。
「嗯,越听越希望琉特先生你务必担任纯洁少女骑士团的顾问啊……」
「若是把你这家伙的头大卸八块的工作,我现在马上就能做呢(不,在下还只是个后生晚辈,无法担当具有传统的军团顾问)!」
「琉特,你怎能对长辈用那种态度说话呢。」
糟糕!我一不小心意气用事,把真心话跟客套话反过来讲了!
我又被艾露老师拉耳朵挨了一顿骂。
「艾露小姐的周遭依然是汇集著有趣的人物呢。琉特先生,即使没办法当顾问,但若是有个万一,就麻烦你的军团喽。」
「谁要帮你这种人啊,滚啦(届时请务必让在下略尽棉薄之力)!」
「琉、特!」
「痛痛痛!艾露老师好痛啊!」
「琉特你真是的,只要遇上艾露老师的事就会这么莽撞。」
我的真心话跟客套话再次颠倒脱口而出。
艾露老师面露令人恐惧的微笑,再一次拉我的耳朵。跟我长时间相处的白雪,依然为我的态度感到傻眼发出叹息。
伽尔马看见我们的互动泛起浅浅苦笑。
「虽说是有预料到,但连艾露小姐也拒绝了……」
「伽尔马先生,抱歉,没办法帮上你的忙。」
「不不不,老夫刚才也说过了,本来就想过你可能会拒绝,所以请不必放在心上。不过从那之后也过了好一段时间了……关于那家伙你也差不多该──」
「伽尔马先生!」
艾露老师难得大喊。
「……现在可是在孩子们的面前。」
「抱歉。不过老夫以一个朋友的身分,衷心盼望你得到幸福。只有那点希望你别忘了。」
「感谢您。可是有孩子们围绕在我身边,也有像琉特他们这样会来见我的孩子们。所以我现在相当幸福喔。」
那个笑容当中不含半分虚假。
「这样啊……看来是老夫瞎操心了。」
伽尔马先生露出不知道是第几次的浅浅苦笑。而后他很快地离开了孤儿院。
尽管艾露老师劝他留下来过夜,不过他说在我们来以前已经聊够了,所以不要紧,坚定拒绝后便离开了孤儿院。
毕竟我们也不能住在孤儿院里,所以打算时间差不多就回飞船上睡觉。
我们提供在高等精灵王国艾诺尔拿到的食材,睽违许久地跟艾露老师、孤儿院的孩子们一起围坐在餐桌旁。
大家围着餐桌,我则向艾露老师报告至今经历过的回忆,以及成为了荣誉爵士的事。
那些事不仅是艾露老师,就连孤儿院的孩子们也双眼圆睁听得入神。
即使到用餐结束,孩子们入睡以后,艾露老师还是跟我们聊得很起劲。
直到夜深的午夜时刻,孤儿院都还笼罩在一片笑声之中。
我们不能一直逗留,给孤儿院添麻烦,于是在隔天的下午时分早早启程。艾露老师跟其他孤儿院的孩子们齐聚于飞船旁。
有些孩子我认得,但也有些没印象的。
感觉整体上人数有所增加,但只要有B+级魔术师艾露老师在,养育他们应该不成问题吧。而且我这次回来探亲,也把解决高等精灵王国事件中获得的资金,一部分捐给了孤儿院。
艾露老师听到那笔金额杏眼圆睁,直呼「这太多了」打算推辞,但我硬是让她收下了。钱是多留一点也不会带来困扰的东西。
离别之际,我们轮流向老师问候。
白雪就像个孩子那般紧紧抱住艾露老师好一阵子不放开,令人印象深刻。
轮到我的时候,我跟她彼此手握着手。
「那我要走了。要是有任何困难请随时跟我联络。不管是怎样的委托或是被卷进怎样的事件当中,我都会立刻赶来。」
「你有这份心意就够了。不过琉特你已经是三名妻子的丈夫了。要以妻子们的事情为优先,好好珍惜她们喔。」
「那是当然。」
最后一个问候的人是丽丝。她面有难色地对艾露老师说:
「昨天承蒙您关照了。」
「不会不会,没什么大不了的。琉特跟白雪就拜托你了。他们俩都是率直的好孩子,不过有时候不懂得瞻前顾后。」
「我才感谢您帮了琉特先生他们很多忙……呃,最后实在是不好意思,可以请教您一个问题吗?」
丽丝以奇妙的表情问道:
「我们以前是不是在哪里见过面呢?」
「不,不是,我们是初次见面喔。呵呵呵呵呵呵……」
「这样啊。也是,是初次见面呢。对不起,对琉特先生和白雪小姐尊敬的人说了这么没礼貌的话。」
「不不不,不用客气。」
听见丽丝的问题,艾露老师的声音罕见地变得高亢。
这是会让人那么震惊的问题吗?
我抱持着疑惑搭上飞船。
铺在船底的魔石起作用,巨大的飞船飘浮起来。艾露老师跟孩子们直到看不见我们的身影为止,都在寒冷的天空下一直挥着手。
我们就这样离开了孤儿院,回到龙人大陆。
▼
飞船一着陆之后就请专门业者搬进租借的仓库里。
行李全都收进丽丝的「无限收纳」里,等日后再拿出来分类。总之现在我想休息。我们坐着马车前往梅亚邸。
今天不回家,直接在梅亚邸住一晚。
因为回家要准备洗澡、准备餐点等等实在麻烦。
一抵达梅亚邸首先就是洗澡,女孩子们大家一起前往浴室。
我每次都一个人去泡澡。
我、我并没有觉得一个人很寂寞喔!不过泡澡果然棒!真希望家里也有个浴缸呢。光是用毛巾擦身体,还是觉得没意思。
况且家里有浴缸的话,就能跟三位妻子一起洗了。
(此外高等精灵王国的问题也告一段落了,差不多想升级免治马桶了呢。)
现在只能用冷水跟温水清洗屁股,但我希望能更加接近前世在日本使用的免治马桶。现在才刚回来所以一团混乱,但等安顿好以后,有必要去找魔石店的老爹一趟呢。
我尽情享受完从浴缸中起身,白雪她们还在洗。
女孩子们果然会泡很久。
泡完澡的女孩子们,大家都身穿龙人大陆的传统服装龙装。
龙装跟旗袍的设计一模一样。
「腿居然露这么多……这么凉快实在让人难以安心。」
「是吗?人家倒是不太在意,而且能跟克莉丝穿同款的,真是太棒了!」
丽丝跟露娜是第一次穿龙装亮相,她们两人穿起来相当好看。
等她们都到了以后我们就准备用餐。已经好久没吃到龙人大陆的菜肴了。
龙人大陆的餐点有种中式风味很好吃。用餐完毕我们就按照计画住上一晚。
在梅亚邸毕竟还是不能跟妻子们同床共枕,我在分配到的房间一个人睡。
问题发生在隔天早上的早餐时刻。
「为什么姊姊可以,人家就不能一起住!」
露娜用力拍到旋转圆桌都在摇晃,大声表示抗议。
她是为了自己不能住在我家而生气。我以家长的身分向她说明:
「没有房间所以没办法吧。况且比起狭窄的房子,在梅亚宽敞的宅邸里生活还比较好吧?」
「不要!人家就要跟克莉丝在一起。」
「要是可以,我也很想跟琉特大人住一起……不,什么事都没有呀。」
我瞄了梅亚一眼让她住口。连她也这么说事态会一发不可收拾。
首先,是可以勉强让露娜也一起住,搬到比较宽的房子去,不过难得的新婚生活,跟小姨子一起住就算延后一点也无妨吧。
以丽丝亲卫女仆身分同行的席雅也帮腔:
「露娜阁下,您说些太过任性的话,令少爷感到困扰可不行喔。光是您能硬跟来已经算运气很好了。要是太过任性的话,可是会遭到遣返的喔。」
「呜~我不要……」
光一句话就让她安分下来,不愧是席雅。顺带一提在丽丝结婚后,她就不再叫我先生而是称呼我「少爷」。
「那就请您和在下一起在梅亚小姐的宅邸里生活吧。当然关于学习之类的事在下可不会手下留情。」
「咦~」
露娜发出不情愿的声音,但是一国的公主,重要的女儿交到我手上,可不能让她在学习方面偷懒。
结束谈话与早餐之后,我们便立刻上街去,这是为了给丽丝、露娜买齐必需品。购物就交给白雪、克莉丝、露娜跟席雅。
我拜托梅亚负责监督从飞船拿出的行李的分类工作。
然后我跟丽丝则前往冒险者仲介公会,为了告知我们已经回来、设立了军团「PEACEMAKER」,还有介绍新加入的成员丽丝。
丽丝已经在高等精灵王国艾诺尔注册成为冒险者,但她说不定会有需要以代表「PEACEMAKER」的身分前往龙人大陆冒险者仲介公会的情形。
为了届时不致发生混乱,也有必要介绍一下新的团员。
龙人大陆的冒险者仲介公会是三层楼高,如体育馆大小的木造建筑物,像是冒险者的人们源源不绝地出出入入。
我们两人走进门口,拿了叫号木牌。等了一会儿以后,柜台小姐就叫我们了。
我们坐在侧边有隔板的半独立柜位,跟柜台小姐面对面,当然跟我应对的,还是那位魔人族的女性。
年纪约莫二十岁出头,头上长著像绵羊那样会绕圈的角,背上有像是蝙蝠的翅膀,穿起冒险者仲介公会的制服很好看。
要是不口吐怨言的话实在是位美丽的女性。
她看着我的身影面露微笑。
「您辛苦了,琉特先生。回到龙人大陆来了呢。」
「是的,昨天回来的。话说我在高等精灵王国艾诺尔的某个冒险者仲介公会遇到令妹了喔。」
「咦!您说愚妹吗?」
然后我们一起享受了久违的对话。
大致上互相聊过近况后,便谈起具体方面的要事。
包括设立了军团的事,还有今后不再是一名冒险者,而是以军团身分行动的事。
「没想到您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提升冒险者等级,还成立军团再回来……此外虽说是最低阶,竟然拿到贵族的地位,您是在那里立下了显赫的功劳吧。」
「与其说功劳,我只是运气好而已啦。」
我以前日本人特有的谦虚说法回答。柜台小姐的视线,随着话题告一段落而转移到坐在我身旁的丽丝。她维持着专业笑容开始套话:
「还有我一直很在意……请问这位是?」
「是的,是我的第三位妻子!」
「……换句话说您设立军团,成为贵族,还得到了第三位可爱的波霸娇妻吗?」
「没错,就是这样呢。」
「是这样的吗!是吗!啊哈哈哈哈哈哈……没有点点星光的夜晚,还请您注意自己的身后。」
好恐怖!
她像是突然之间切换开关,从笑脸变成一副释放出黑色气息的黯淡表情。由于脸色转变得太过激烈,丽丝还发出「噫!」一声短促的尖叫抓紧我的手。我连感受跟她的身高不搭轧的大胸压在身上的余力都没有。
柜台小姐继续口吐怨言:
「最近也有比我年纪更小的年轻女孩结婚了……而且还有了孩子。竟然在结婚前就有了孩子……明明比我还要年轻……我无法饶恕无法饶恕无法饶恕。」
「是恶魔吗!」那是会让人想这样吐嘈的恐怖表情。
真的是快来人娶她啦!
总而言之我们结束了在冒险者仲介公会的报告,离开建筑物。
我对柜台小姐表示「因为最近工作太拼了,要暂时休息一下」。不过也有告诉她如果有适合PEACEMAKER的委托我们会承接。
虽然我不知道跟宛如化身真正恶魔的柜台小姐,话有没有办法说得通就是了。
我跟丽丝就这么挽着手返回梅亚邸。
至于会挽着手,是因为丽丝还在害怕柜台小姐而瑟瑟发抖。
白雪她们已经先回来了,梅亚也分好了行李。丽丝用「无限收纳」把我们的行李收了起来。整理结束以后,午餐刚好煮好。
我们在吃午餐的期间,告诉大家在冒险者仲介公会所发生的事。接着就这样顺其自然地在梅亚邸再住一晚。
直到隔天才回到了自己的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