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军武宅转生魔法世界,靠现代武器开军队后宫!?
  4. 第五卷
  5. Plologue
  6. 繁体版

Plologue
2017-06-22 16:38:19

		

台版 转自 天使动漫
图源:真妹控
扫图:怠工驴
录入:怠工驴
「衷心感谢今天邀请我参加茶会。」
「我才是,当今气势如虹的PEACEMAKER团长琉特•甘史密斯爵士,能在百忙当中拨冗前来参加,真可谓是我们无上的光荣。」
军团Desire的副团长将我捧得高高的。
我如今正坐在某间宅邸里会客室的沙发上,身穿女仆装的席雅手拿金属箱子站在我的背后。
军团是最少得有一名冒险者等级V,等级Ⅳ两人的签名,冒险者仲介公会才会核可设立的特别组织。
等级Ⅳ的冒险者会负责护卫重要人物,或是击退悬赏的魔术师等等。成为等级V之后则是被要求拥有能单枪匹马,又或者是率领集团狩猎龙这种实力的一流冒险者。
要创办军团,至少必须有三名实力派人物。
当然也会因而拥有许多好处,诸如「由于设置入团测试,可以聚集一定等级的团员们」、「容易从冒险者仲介公会那边接到好委托」等等。
更大的好处是得以「创造显示独特目标或方向性的组织」。
比方说「强化攻占地底迷宫军团」、「只有女性可参加」之类的。我创办的军团「PEACEMAKER」宣扬的理念则是「帮助有困难的人、寻求救助的人」。
此外就像是冒险者等级那样,也存在着表示军团实力、功劳的排行。是由冒险者仲介公会决定,以此为基准让军团承接委托。
「铜」是菜鸟。
「银」是老手。
「金」是专业。
「秘银」是头等。
「山铜」是顶级──如此区分。
能够达到顶级的山铜,那便不单单是个组织,听说最好将其视为几乎具备跟一个独立国家无二致的武力、政治与权力。
顺带一提PEACEMAKER的军团等级是「铜」。
Desire则是高上一等的「银」。
受到前辈军团邀请,我便带席雅与她的部下四名亲卫女仆一起参加茶会。
对方指定的地点是在略高的山崖上,Desire拥有的宅邸。山崖下方是一片大海,周遭一公里只有裸露的岩石与低矮的杂草,是可以远眺的好地方。
Desire的副团长一头俐落七三分白发,同样白色的髭须跟眉毛,身穿类似西装的服装。光看外表的话像个富有的老绅士,不过他的尾骨处伸出一根黑色的恶魔尾巴。在自我介绍中自称是魔人族中的恶魔族。或许是因为这个缘故,他的动作超乎想像的灵活且活力旺盛。
「我才是不仅听到有用的内容,还受您招待好喝的茶,真可说是无微不至的接待呢。」
「从甘史密斯爵士那边得到的『蜂蜜蛋糕』这种点心,才真的是美味到令人担心舌头会不会融化消失。」
副团长是魔人族,跟时髦绅士的外貌相反,似乎对甜点相当着迷。他回想起刚才吃过的蜂蜜蛋糕而双眼湿润。
「那是我后头这位女仆席雅亲手制作的。要是您不嫌弃,晚点我把食谱的笔记给您好吗?」
靠近我身后的席雅,随着我的话声鞠了个躬。
现在会客室里只有我、席雅跟副团长而已。带来的四名亲卫女仆则让她们在另一个房间里待命。
她的手上拿的不只是个金属箱子──行李箱。
她就是从这个行李箱里拿出了副团长称赞不已的蜂蜜蛋糕作为伴手礼。
副团长对于这个提议洋溢着笑容说道:「喔!那就务必拜托您了!」
(……少爷。)
靠近我身后的席雅在我的耳际低语。
「我知道。」我轻轻抬起手回答。
副团长从得到蜂蜜蛋糕食谱的兴奋中脸色一变,他一脸歉意地眉头深锁。
「虽然承蒙您如此厚爱,但我们的团长却临时缺席实在相当抱歉。本来团长也预计要参加,不过因为突然有要事……」
「请您不必介意。光是能像这样听到军团前辈Desire的经验谈,我就已经相当满足了。」
「您这样说真是令人感谢。那么不好意思还有一件事。请问我们Desire是否有机会与PEACEMAKER携手并进呢?」
换句话说就是提出了想要整并军团的要求。
副团长继续说下去:
「只要Desire与年轻有为的PEACEMAKER整并,秘银──不,我想甚至能到达山铜的等级。您意下如何?」
「十分抱歉,那是不可能的。我设立军团是为了『帮助有困难的人、寻求救助的人』。我对财富、名声还有提升等级那种事没有兴趣。」
副团长也没料到我会立刻拒绝而慌了手脚。要是看出多少有点迷惘的模样,还有可以说服的机会,但由于想都不想就拒绝,他根本找不到任何切入点。
正可说是冷淡回绝。
「……这样啊。这样啊……不可能携手合作啊……」
坐在对面沙发的副团长有如一名梦游症患者,摇摇晃晃地走向窗边。因为百叶门开着,因而能够远眺整片大海。
现在这个时期日落的时间早,如今太阳就像融化一般正要沉进地平线之下。这种时候就称之为「逢魔时刻」(注:即黄昏时刻,古代日本认为光暗交替之际容易遇上妖魔鬼魅)。
也就是最容易遇上魔物或灾厄的时段。
「既然如此,你就死在这里吧!」
简直在体现这件事般,方才还十分友善的副团长,像是遭到魔物附身那样表情丕变。他发声的同时,在天花板夹层待命的刺客们从天而降打算袭击我们──然而席雅快上一步让手中的行李箱──枪盒(Coffer)名副其实地喷出火来。
好比是置身在蚊香当中的蚊子,刺客们纷纷自天花板夹层上掉下来。
席雅早已发现他们藏在天花板夹层里,给过我警告了。
副团长脸色发白嘀咕著:
「不、不可能……那个箱子里不是应该只放了蜂蜜蛋糕吗?」
行李箱的内部是双层构造,底下还藏着一把冲锋枪。不过我没义务特地告诉他们。我使用肉体强化术像是滑行般地缩短跟副团长之间的距离,一脚踹飞让他昏厥过去。
房门一开,隔离在其他房间里身为席雅部下的女仆们也出现了。
据说她们听见枪盒的枪声后就让周遭人无力还击,硬是强行闯入这里。
她们明明没有收到指令,却撕开窗帘当场制作起绳索。席雅陆续将打倒的刺客们与副团长捆绑起来。我也一起帮忙,迅速地把所有人都绑完了。
「那么到这里都一如所料。接下来也按照计画从正门玄关出去吧。」
「请您务必看看平常训练的成果。各位,做好准备。」
「遵命。」
席雅开口一喊,她的部下四名亲卫女仆便开始准备。
她们挽起裙子,从装在大腿上的枪套上取出「USP战术型手枪」。一起拿出灭音器一圈圈转进扭开的枪口装上。
席雅也暂且把枪盒放在地板上,跟部下们一起将灭音器装上USP。
我并没有默默看着她们的身影。而是对着靠海那边的窗子伸手,向着空中用魔术打出暗号。
『就按照事前讨论的那样,从正门玄关出去。』
打完暗号以后,我回到席雅她们身边。
「已经准备好了。随时都可以开始行动。」
「了解。那我们赶紧离开这个宅邸吧。」
「遵命。请少爷您注意不要远离在下的身边。」
我听见她的声音点点头后,手拿USP的亲卫女仆们左右各两人,不发出半点声音,像用滑行地离开房间。当她们察看过没有其他袭击者后,我跟席雅也到了走廊上。
现在我们所在的位置在二楼的深处,能将崖下的大海尽收眼底的会客室。正门玄关在另一侧,需要下楼梯。宅邸内部是Desire的势力范围,对方占有地利,不过我们有枪械跟近身格斗术。
离开会客室以后,亲卫女仆一号对前方保持警戒,位于中间的亲卫女仆二号和三号负责顾左右,接下来是我跟席雅,最后是亲卫女仆四号负责警戒后方。
「对于违抗Desire的反贼们施以天──呜呀!」
三名Desire团员从转角处袭击我们,但两名亲卫女仆毫不迟疑地对他们集中火力。什么还都没做成,他们便成了USP的牺牲品。
因为采取三百六十度监视,敌人完全没有发动突袭的机会。
一名亲卫女仆对着前方,一名对着后方保持警戒,剩下的两名女仆则察看转角处。
诸如电影或电视剧当中紧紧贴著墙举枪察看那种事只不过是一种戏剧效果。
通常必须注意确认自己的影子或枪口没有露出走廊前方。要是埋伏的对手拿着枪,由于一般住宅那种普通墙壁弹头能轻松贯穿,若被发现就会遭子弹穿墙射中。
因此得跟墙壁保持一定距离。
只要占领房间就能确保安全,因此我们这边也派出两名女仆闯进房间,互相掩护对方的死角及确认内部是否安全──进行镇压(clearing)。
倘若房间里还有突袭者的气息,就先朝里面丢特殊声响闪光弹(震撼弹),趁突袭者畏惧的空档再让两名进入房间的女仆对他们射击子弹,使其无力还击。
安全起见而言,最好是把前方会经过的房间,全都丢进特殊声响闪光弹,不过因为数量有限,所以还是一面节省一面前进。即使如此她们还是用压倒性的速度准确地接二连三镇压每个房间。
包含席雅在内的亲卫女仆们有如一台机械,淡然地驱除前进路线上的敌人。
我完全没感到任何生命危险,就抵达宅邸的正门玄关处了。
能就这样顺利离开宅邸吧──才这么想,然而事情哪有那么简单。
「!请快离开门边!」
席雅迅速抓住我的手臂,跳进走廊后方。其他的亲卫女仆们也跟在后头,几乎是同一时间,门从外面被轰飞。
沉重的木门直到撞上墙壁才终于停了下来。看样子是有人从外头射进攻击魔术。席雅似乎是察觉到魔力的流向而火速下达指示。
由于门遭到破坏,因此能够以肉眼观察外面的状况。
距离约五十公尺处,有似乎用魔术制作的土墙半包围住,约莫一百名的Desire团员严阵以待。
会客室的窗户面对悬崖峭壁,下方则是大海。其他的窗子也是大同小异。若是想要逃出去,就只有从正门玄关出去这个办法了。他们似乎是依循经验法则筑起当作盾牌的土墙,对我们严阵以待。就他们看来,我们像是彻底中了陷阱的愚蠢猎物吧。犹如在印证那点,其中一名男性流露出卑鄙的笑容高声叫我们投降。
「本大爷是Desire的团长。你们已经无路可逃了。现在乖乖投降发誓投入本大爷麾下的话,就不取你们的小命啦!」
Desire团长跟副团长不同,长著一副「就是个恶棍」的模样。留个大光头,身材高大,肌肉壮硕,脸上有深深的伤痕,身上还穿着不致影响行动的金属铠甲。
包含他在内,敌人似乎有十几名是魔术师。虽然他们口中说著只要投降之类的话,但即使照做我也会被杀,席雅她们则是会被玩弄完后再被杀掉吧。
Desire的团员们双眼中含有嗜虐跟兽欲的光芒。
「光六个人又能怎样!无谓的挣扎只是自掘坟墓而已喔!」
男人们发出警告。
我们这边确实只有六人,装备也只有几乎用光子弹的枪盒、五把USP、几颗特殊声响闪光弹。靠这些对付约一百名的Desire团员们,想要顺利逃跑应该很难吧……不过那是在硬碰硬的状况下。
「席雅,拿特殊声响闪光弹给我。」
「在这边。」
我从席雅手中接过特殊声响闪光弹拔掉插硝,对着他们丢。
Desire他们因为立即躲到墙后没有受到任何损害。原本就是用在室内的东西,所以在室外的效果不彰。Desire团员们全都杀气腾腾。
「这就是回答吗!真怀疑你们是不是疯了。仅仅六个人居然想跟我们对打……」
「哈哈哈!」
我忍不住出声大笑。
除了席雅以外的亲卫女仆们也纷纷嘴角失守。
「六个人?那怎么可能啊。还没有发现到吗?你们好像以为将我们逼到走投无路了,可是被逼得走投无路的是你们喔。」
「啊!你说什么!你这小鬼,给你三分颜色就开起染坊来了!」
「……头头,你有没有听见什么声音?」
团长激动地大喊大叫,部下则是终于察觉到呼啸而过的风声。
我拇指向下,说出「想说一次看看」台词里第六名的那句话。
「这是那些好茶的回礼──『零钱不用找,全拿去吧』。」
几乎是在同一时间落弹。
Desire团员们没时间逃跑,彻底被爆炸的冲击波吞噬。
宛如火山喷发那般尘土飞扬,由于上空做了落弹修正,炮弹掉落的位置更加准确,确认没有半个人在动以后,攻击终于停止了。
席雅向亲卫女仆下达指令,随后从正门玄关走到外头。
重新审视受损情形时,发现土墙几乎半毁。大约一百名的Desire团员们,没有任何一人平安无事,大家都倒在地面上呻吟著。
我有大幅降低炸药量,应该不会出现死者…………大概吧。
不知道是因为身为魔术师还是运气好,Desire的团长即使遍体鳞伤但意识还是清醒的。
他趴倒在地上,尽管痛到发抖,他还是用双手撑著抬起上半身。
「可、可恶……到底这一切是发生了什么事……」
「还用说嘛。是除了我们以外的PEACEMAKER团员施加了攻击啊。」
「说什么蠢话,不可能!除了靠海那边以外,我们可是始终对宅邸周遭一公里保持警戒啊!不管是怎样的魔术师都不可能穿越这个警戒网!然而你们是怎样接近宅邸,展开那种攻击的!」
没发现到也是理所当然。
原因是我们从比起Desire作出的警戒网,还要再远上一公里,从两公里前方以「M二二四 六十公厘轻型迫击炮」发动了远距离攻击。
刚才对Desire丢出的特殊声响闪光弹也不是为了让敌人无力还击。
那是为了透过在宅邸数公里上空处飞行的类UAV(无人航空载具),对大约在两公里前方待命的迫击炮部队下达「开始攻击」的暗号。
不过我没必要特意在敌人的势力范围内说明清楚。
「但没想到你们真的在做『狩猎军团』这种蠢事。」
据说Desire会像这次一样,把可能会威胁到自己地位的有前途的军团或敌对势力约出来,跟对方提出合并一事,要是不答应就杀人。
尸体大概都扔到悬崖下的大海了吧。
冒险者仲介公会也在怀疑他们的罪行,但似是苦无决定性的证据无法给予惩罚。然后我们PEACEMAKER便接受邀请,承接了秘密委托──接下了倘若Desire在「狩猎军团」,希望我们能当场逮捕他们的委托。
我们按照委托当场逮捕,成功抓住了嫌犯Desire的团员们。之后详细的论罪科刑,便是冒险者仲介公会的工作了。
PEACEMAKER拥有的飞船此时正好抵达,绳索垂挂下来,团员们在确认好装备牢靠后陆陆续续垂降下来。
白雪、克莉丝跟丽丝也都下来了。
「琉特你们没事吧?有没有受伤?」
「没事,没有任何人受伤喔。可是宅邸里还有Desire的余党,请白雪跟丽丝你们各带五名队员前去镇压。其余人员则归克莉丝指挥监视周遭,还有麻烦请把倒下的那群家伙绑起来。」
「我明白了,白雪小姐,我们一起去选出要进入建筑物内部的队员吧。」
「了解喽,丽丝。」
『我也会努力监视周边与绑人!』
白雪跟丽丝飞快挑好队员,接着她们用跟亲卫女仆们不相上下的动作,拿起冲锋枪涌入室内。
克莉丝集合剩下的队员,决定好监视周边与绑人的分工后便开始行动。
现在的PEACEMAKER加入了某个军团的团员们。多亏人数增加,我们有余力分配人员,才能像这次一样采取更加安全又迅速的作战行动。
当然即使是她们尚未加入的初期PEACEMAKER,也能完成这次的委托吧。
不过在那种情况下就得带丽丝一起去开会,在会议决裂后,就得当场从她的「无限收纳」里拿出现代武器强行打倒Desire团长他们,届时实在难以想像会出现多少死伤者。
况且要是人少,要捕捉他们在建筑物里的余党也需要花费时间。那样一来,就会因而给予对方进行反击准备的时间。
说不定我们还会尝到沉痛的反击。
她们一开始对于如何使用枪械这种现代武器也感到不知所措,但她们撑过辛苦又严苛的训练,现在用起来已经有如是自己的手脚了。
我用好似凝视著自己心爱女儿的眼光望向她们。
在视野的一角,我注意到在克莉丝指挥之下被绑起来的Desire团长,并非受到疼痛支配,而是由于其他原因在发抖。
即使在颤抖他还是不由自主地问道:
「你、你们究竟是何方神圣!我从来不曾见过或听说过这种军团啊!」
「……我们是PEACEMAKER。是『帮助有困难的人、寻求救助的人』的军团。并且也是纷争『调停者』与『和平制造者』。」
我露出坏心眼的笑容回答大吼大叫的Desire团长。
然后,我回想起和在这次的作战行动中跟我们一起的某军团团员她们相遇的那时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