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英雄都市的笨蛋们
  4. 第一卷 公主与被封锁的英雄之都
  5. 终章「利口镇的夜晚」
  6. 繁体版

终章「利口镇的夜晚」
2017-06-22 14:42:00

		

在酒槽区的旧道具店里发现的,因为喜欢其装饰便叫部下买来的天文望远镜,意外派上了用场。
利口镇南方数十公里处的荒野,由于地形如丘陵般稍微隆起,萝恩许坦便在这里架起了三角架,往利口镇的东侧──曾是帝国军驻扎地的地方看去。
两名男子挡在阿瑟特率领的骑兵队前面,并漂亮地击败骑兵队。一人用长柄刀将战马的腿纷纷斩断,另一人则是抢来马匹后,便跨上马与骑兵对抗。
两人虽然动作不同,却又默契十足,逐渐削弱骑兵队的战力。
虽然因为有恩格蒂娜这个目标的存在,使得骑兵队的行动变得很好预测,但即使如此这两人仍然干得漂亮。
一人靠著纯粹的怪力大挥大斩。另一人则像英雄传说里的勇者般施展华丽的刀法。正是因为两人的差异如此悬殊,才能如此互不干扰地接连打倒骑兵吗?
如果现在让恩格蒂娜逃走,等待著阿瑟特……不,等待著巴克达一家的,将是长久不断的内乱。
因为并吞了无数个国家,因此无法光靠政治手腕解决,帝国会陷入一片混乱吧……那个结局应该是巴克达一家极力想要避免的。
所以即使被战技高超的两人折损兵马、被裸男与手持长柄刀的义警团团员妨碍,甚至连调整战斗姿势的余裕都没了……阿瑟特仍然不会停止突进。
「萝恩许坦大人,西边有一批人靠近利口镇。」
部下一提醒,萝恩许坦便将望远镜转向该处,便看到一团由一匹白马率领的一百五十名骑兵,以惊人的速度向东逼近。
一行人高举的旗帜上,印著幻兽寇尔拉的图案。
「哎呀,真了不起。罗第国夏洛特王妃直属的桃乐斯小队竟然这么快……该不会已经事先……?」
自从当年王妃不顾女性形象跨上战马挥舞长枪,奔驰于战场最前线的那时起,便忠心跟随的桃乐斯小队……正是她能操纵自如的一百五十名骑兵,也是罗第国精锐中的精锐部队。
是收到利口镇使者的消息便快马加鞭地赶来吗……不过就算如此这也太快了。
还是使者刚好遇上在荒野中练兵的桃乐斯小队,因此用最基本的装备赶来呢?
桃乐斯小队的骑兵除了武器以外几乎没有携带任何装备,所以看来就是那样了吧。
他们舍弃了补给站与防具,舍弃了所有多余装备不舍昼夜地横越荒野急行军。
「不过,是不是有点晚了?哥哥已经和另一个人……啊,阿瑟特那家伙,他打算撤退,嗯,他正在抓逃跑的时机,他打算拋下一切,全拋下全拋下,快啊,快啊,只带骑兵逃走啊,啊,逃走了,你看他逃了他逃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咳、咳……笑得太过火了……」
阿瑟特率领著剩不到一半人数的骑兵队往南方逃跑,却被桃乐斯小队逮个正著。想尽可能加速逃离现场的骑兵队拉长了队列,但桃乐斯小队却从队伍中间横向冲锋,瞬间瓦解了阿瑟特的队形。
尽管骑兵队四处逃窜,但桃乐斯小队仍在地上蛇行,将骑在战马上的士兵一个个击落。
看到那幅景象,萝恩许坦愉快得不得了。
「萝恩许坦大人,这样好吗?听说他是您找了十年的人……」
萝恩许坦将望远镜转向骑兵交锋时所扬起的沙尘另一头,裸男、帝国军的步兵、义警团断断续续地进行混战的区域。
她的目标是在那之中的一人,握著长柄刀的万事屋──莫尔特。
距离相当遥远,但她很确定就是他。尽管他改了名字换了容貌,依旧是她寻觅已久的「哥哥」。
「这样就好,嗯,这样就好,毕竟我现在身上也只有一件旧洋装,而且不化上更好的妆不行,还有还有这么久没跟哥哥说话了,得练习说一些有趣的故事才行,还有啊还有啊……若是现在和他见面的话,嗯,心脏一定会坏掉的,所以,得稍微、暂时妄想一下作为练习,而且,嗯,对,啊,对了!要带哥哥的朋友们来吗?不错不错,哥哥一定会很开心的,因为那些人也说想见想见想见想见想见想见想杀想见想见想宰了哥哥,嗯,大家来聚会吧!」
萝恩许坦苍白的皮肤泛起了红晕,连蹦带跳地回到马车上。
「哥哥,我会再来喔……下次,好好聊聊吧……好吗?嗯,就那么做吧。」
●
镇上似乎只有麦多拉一人,对夏洛特王妃率领骑兵从罗第国赶来参战一事感到震惊。这么早登场的援军似乎在他的预料之外。
麦多拉应该是想「全靠利口镇的力量」解决这次事件吧。
然而夏洛特王妃却大方承认自己的小队不过是在镇外袭击了逃走的阿瑟特•巴克达一伙而已,整起事件是靠利口镇自行解决的,并公开称赞了利口镇即使经过了千年,仍和从前一样,是汇集了各路英雄豪杰的不落之镇。
没让夏洛特王妃遇上那个裸男集团,是利口镇最大的幸运。
听说王妃把俘虏集中在利口镇西边之后,为了和当初被嫌碍手碍脚而拋下的主力部队会合,会在镇上待到明天早上。
也就是说……做出决择的期限延后了一晚。
恩格蒂娜在向夏洛特打完招呼,并说明事情原委、请求政治庇护之后,她婉拒了罗第国的贴身护卫,独自一人回到利口镇上。
她与夏洛特的交谈意外花了不少时间,现在已经是晚上了。
星空下的利口镇现在热闹得有如节庆。
彷佛为了要宣泄这几天累积的不满般,大街上架起了无数摊位,店员们大声揽客。而处于热闹气氛中心的,则是一群身上缠著绷带的人们。
他们笑谈自己在战场上的勇猛事迹,并畅饮美酒。
这个城镇上的人喜欢热热闹闹的祭典。所以他们受的伤……也被拿来当作聊天的话题。
耳中充满的是由石砖路与鞋底所奏响的杂乱韵律、商人们的招呼声,以及人们的谈笑声层层相叠而成的和声。沁入鼻腔的,有炭烤肉和热腾腾的浓汤的香气,以及香菸、酒与香水……等人们日常生活的气味。而点缀视野,增添热闹的,是人们各种喜怒哀乐的表情。
这就是利口镇吧。仅仅是走著,她便感觉自己成了这个城镇上,由人们共同营造出的日常风景里的其中一小块拼图……那令她开心。她不禁露出笑容。
而不晓得从哪里听到消息的人们,纷纷上前和她打招呼。
明明知道蒂娜的真实身分就是恩格蒂娜•努斯托尔提,同时也是这次事件的主因……但他们依旧露出笑脸欢迎她。然后在这些人之中,有人请喝酒,有人请吃饭,更有人上前搭讪……而搭讪的人当中,更有人问起她今后在镇上的哪里住下。
这种时候蒂娜总是惊慌失措,并且……产生疑问。
为什么,为什么……明明自己引起了这么大的事件,却没有任何人责怪她?
而蒂娜向他们拋出疑问,他们一定会笑著重复同一句话──
「这种事在利口镇很常见啦!」
就算是蒂娜,也能明白那是在开玩笑。但也不禁觉得,或许可能真是如此。
要说为何,则是他们没有说过其他理由。
这是家常便饭,所以别在意。她只觉得是这个意思……
蒂娜拨开人群,由西向东穿越酒槽区。
再往前走,就是相信利口镇会顺利解除封锁而等待著的舞团,免费进行公演的场所。虽然舞团提供免费的酒,但似乎因为没有提供食物,所以大部分的观众都在酒槽区买了下酒菜带过去。
「只是啊,为什么今年舞团不表演脱衣秀了?我可是超期待小努的胸部耶……虽然现在她们那像帘子一样的遮胸布,说不错也是不错啦……但还是……对吧?」「没有啦,你想,是因为今年的舞台不是在大帐篷里,而是在这种开放空间的缘故吧?」「所以为什么要在这里表演啦……」「据说议会为了答谢在这次事件中一同奋斗的居民,同时也作为对来到镇上却被拖延到行程的旅人们的赔礼,于是全额支付了入场费。是因为这样才有公演的吧。」「多此一举。他们根本不懂女人的肌肤才是男人的慰藉呀……议员之中有女性吗?」「才没有呢。应该说用只有成年男性才能入场的脱衣秀,当作给所有居民的慰劳未免也太不妥了吧。」
……果然他也在镇外东侧的公演会场吗?
蒂娜加快了脚步。然而拥挤的人群让她几乎动弹不得。
于是匆忙赶路的她便撞到了行人。
「啊,不好意思……请问……?」
身穿白袍,一头卷发,戴著薄镜片眼镜的瘦小男子,像尸体一样毫无反应,脸色苍白的他失魂落魄地走著。
「啊,是麦多拉。他怎么啦,已经开始宿醉了?还是被人挟怨报复下了毒?」「那个啊,据说他打开议长室的秘密保险箱发现,因为那个垃圾协约而从帝国军那边收下的贿赂竟然不翼而飞,就变这样了。」「哇啊,人真的不能做坏事耶。」「没错,而且那个保险箱,还是在只有他本人和秘书才打得开的严密控管下失窃的,不过他活该啦。」「真的。虽然总觉得好像能猜出犯人是谁……大概是错觉吧!」
途中,蒂娜打算顺便拜访下俗美亭,但店门口却挂著歇业的牌子。但因为店里开著灯,于是她便从窗外看向店内,便看见两位包著绷带的男人……格雷恩与皮恩格两人隔著吧台静静地举杯对饮。
蒂娜实在不好意思打扰两人相处,因此决定继续赶路。
……更何况,在看了他们两人的裸体之后,说真的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面对他们。
而她接著在人群中看见了球状的异样身躯。那边是奥莉比的花店。
正想著那位浑圆的女士在做什么──看来你很有天分,要不要来我的舞蹈教室进军世界?──便听见了她劝诱说词。
奥莉比正打算婉拒的时候,肩挑长柄刀的矮小少年便走进两人之间。从发色与五官判断,似乎是奥莉比的弟弟。
球状物在被他斩钉截铁地拒绝后,便留下一句「还会再来哦~!」离去,姊弟两人露出相同的表情苦笑。
这时,一阵玻璃碎裂的声音在大街一角响起,并传来怒吼。
有人打架!扛著长柄刀的少年一听到那句话便板起脸孔,拨开人群离去。
「喧闹而繁忙的城镇……没错,简直就像……」
蒂娜继续沿著大街往东侧前进。
接著便看见一位绑著麻花辫,身高超过两公尺的女性,牵著一位瘦弱男子的手。
蒂娜才觉得好像在哪见过他,便马上想起他是在舞女大队出征时,咬著手帕的男子。
「今晚不让你睡哟,我的甜心。」「这样好吗?你最喜欢的舞团不是来了吗?」「随它去吧。我醒悟了。对我而言最重要的……甜心,就是你啊!」「真是的马上就说这种话……轻浮,你这个轻浮男……哎哟,好开心喔。」
看著那样的两人,蒂娜也不禁开心了起来。
蒂娜加快脚步,心脏噗通作响。
于是走出镇外便能看见发出灿烂焰光的巨大营火。
而为在营火旁的,是表演著精采舞蹈的少女们。虽然她们是脱衣舞团出身,但换上了利口镇舞女大队的表演服后,用那可爱又大胆的动作依然能掳获男人的心。
尤其是最前排的特等席上,那二十几位纯真的男人们正看得一脸出神。
「公主大人,你该不会在找我吧。」
她听见一句轻柔的说话声。是沙夏。他在蒂娜面前低著头单膝跪地。
「不……啊,不是说不想找你的意思,就是、就是……」
「我明白。找莫尔特的话……瞧,他就在那边。」
沙夏微笑著指向广场的角落。
他在那里。
在观众席的长椅正中央,他将长柄刀放在一旁,并握著空酒杯愁眉苦脸……而莉兹正把他的大腿当睡枕。
放眼望去,发现广场上搭起了临时的吧台,而在那里库菈兹正将酒倒入无数个空酒杯,并到处分给观众。
蒂娜道了声谢,便往库菈兹的方向移动,但却被沙夏叫住了。
「公主,我只想告诉你……我觉得你要留在镇上也未尝不可。」
「什么……意思?」
「虽然这个城镇的人事物变化剧烈,一点都轻忽不得。但是正如你所见,要是发生了什么事,大家便会变得莫名团结……或者说是莫名地兴致高昂。为了镇上、为了居民,为了好玩,举止粗俗的他们笑著赴汤蹈火也在所不惜。居民尽是这些人……虽然也有不少烦人的事啦……但至少你不会再孤单。」
沙夏的微笑看起来像是同情。但彷佛又不是。
「如果想要隐居在这里,我也能告诉你一些妙招。意外很少人想到喔……要听吗?」
「……有那份心意就够了。」
「若卸下公主的身分,你也是个女孩子。稍微任性点是不会遭报应的。大家会允许。至少我是如此相信……希望你能记住这件事。」
那时,蒂娜隐约察觉到了。沙夏的微笑并不是同情……而是「理解」。
为什么?这不就表示你也有相同的境遇……?在蒂娜将疑问说出口前,沙夏便像管家一样伸出手掌指向前往库菈兹的道路,并低下了头。
蒂娜来到库菈兹面前请她调了一杯酒。但不知为何库菈兹却递上了两杯白兰地。
「酒不够了随时跟我说喔,我会优先帮你们倒酒的。」
库菈兹说完绽放笑容,并挤了一个媚眼。
蒂娜道了谢,便往自己雇用的万事屋走去。
「莫尔特先生,请问,需要酒吗?」
「哦?太棒了,救世主降临啦。」
果然莫尔特是为了不要惊醒莉兹,所以即使酒喝完了也不起身取酒吧。然后注意到这件事的库菈兹,才会给了蒂娜两杯。
蒂娜略为紧张地在特身旁坐下,静静喝著酒。
明明应该有很多话想说,但一旦真的面对面,却反而一句话都说不出口。
所以只好喝酒。喝著填补沉默的两人之间的魔法之水。
营火周围的少女们随著乐器的轻盈音色起舞。这景象是多么梦幻……
蒂娜感到醉意开始在体内缓缓蔓延。
……也许趁著酒势,就能说出口了。
「请、请问莫尔特先生,为什么……你不收下戒指呢?」
作为报酬交给莫尔特的那枚戒指,在蒂娜要去见夏洛特王妃时被退了回来。
而当时莫尔特并没有说任何理由,仅仅给了蒂娜一个微笑。
「如果这样收下就违反契约了……你还记得吧,契约的内容是保护你抵达罗第国首都。不过,现在你已确保人身安全,并会在明天早上和夏洛特王妃一同离开镇上。于是我的任务确定无法完成了。所以我不会收的。」
「可是,这样不就是……不就是……无偿劳动……」
「我说过啦。我啊,是可是为了赚脱衣秀的入场费才接下委托的人渣。而现在变成免费入场,酒也能免费无限畅饮,那就不算是无偿。我得到的够多啦。而且……」
莫尔特用温柔的眼神看著在自己大腿上熟睡的莉兹,摸著她的头。
「莉兹她啊,叫我快点缴房租。明天开始又要找委托来接了。我会忙到无法随行送你到首都啊。」
莉兹露出天使般的睡脸。
但对现在的蒂娜而言……有那么一点,看起来像是恶魔的睡姿。
莫尔特的那番话有点奇怪,而他本人一定也明白这点吧。
但看来不论真正的理由为何,他都不打算收下戒指了。
「戒指的事真是抱歉啊。擅自将它套在手指上,又擅自宣称你是我的女人。」
蒂娜摇了摇头。那是为了挑起争端而不得不做的行为。
最重要的是,他为了镇上……然后,为了蒂娜闯进敌营的事实。
他最初的目的是为了金钱吧。但他……至少,那时的他并不是……
蒂娜为了振作,一口气乾了杯里的白兰地。而这次她并没有醉倒。
随著酒精在全身蔓延,两位万事屋说过的话忽然浮现于脑海。
──做你想做的吧。
──若卸下公主的身分,你也是个女孩子。稍微任性点是不会遭报应的。大家会允许。
「……莫尔特先生,我可以提一个任性的请求吗?」
「当然可以。」
心跳加速,胸口甚至感到一股疼痛。即使如此……
蒂娜用哀求的眼神望著莫尔特。
「今天一晚就好……我希望能成为你的女人。」
成为莫尔特的女人,以及……成为利口镇的一分子,就算只有今晚也好。
于是莫尔特轻轻搂住了她的肩。
「不只今晚也无妨……要当一辈子,我也不介意。」
……那可办不到。至少蒂娜自己无法承受。
就算蒂娜公开表明自己无意即位,但只要她的存在本身还能成为反抗势力的希望,支配帝国的巴克达家族便还是会派刺客来这个城镇上吧。
就算没有刺客,那些想夺回帝国的母亲心腹,迟早会为了拥戴恩格蒂娜•努斯托尔提而出现在她身边。
蒂娜不想让这个城镇,也不想让莫尔特再度卷入这种纷争。
因为她深爱著这里。因为她十分珍惜这里,所以……
不管是否成功夺回帝国,自己都不能在此住下。
如果失败了,刺客就会来;而如果成功了,就得成为女帝,尽其义务。
所以,办不到。
所以……今晚就好。
而这便是蒂娜想做的。
身为一个女孩子,竭尽全力的任性。
而抱著蒂娜肩膀的莫尔特,稍微推开了她一些。
两人彼此相互凝视,她明白莫尔特看穿了自己所有的心思。
「不论何时,你都能回到这里。我,还有利口镇……一定都会接纳你。」
温柔的言词。
自己有归身之所。
尽管心里明白那是办不到的事……但那句话、那个归处的存在,是多么令人心安。
蒂娜将手掌轻轻盖上趴在莫尔特大腿上熟睡的可爱少女的眼皮……接著吻上了莫尔特。
由酒与舞蹈交织而成的,如节庆般的夜晚持续著。
而这几天来发生的种种人、事、物,不正是节庆里的一个余兴节目吗?
利口镇的夜晚──就是会令人不禁产生此种错觉。
[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