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不起眼女主角培育法(路人女主的养成方法)
  4. 第十一卷
  5. 第八章 跳脱出来看这章简直要【噫】出声了
  6. 繁体版

第八章 跳脱出来看这章简直要【噫】出声了
2017-06-23 04:37:23

		

上述种种,来到周一的早上。
“早,早上好,惠……”
从车站朝向学校的途中,看到那个没有特征的短发背影的我,伴随着稍许的紧张,想要庆祝二十一个小时不见的重逢……
“……”
“喂什么啊那副嫌弃的嘴脸~!?”
当头遭遇的就是像碰到瘟神一样的惠的回头。
“诶,诶,诶?惠,怎么了嘛~?”
“够了够了,好好说话好好说”
“不,但是那个……难道昨天是我的梦?”
“这种事情不会有呐”
要再说的话,与这样的言行搭配对应的冷淡反应,似乎在避开比以往稍稍(也就是说平常是相当)热情的我一样,快步向前走去。
“惠啊,我想确认一下,就是我们在周六的晚上打了一通很长的电话,中途换成了SKYPE,而且一直到周日的中午……”
“啊~彼此的记忆应该是相同的,所以没必要现在再说明那个时候的事情呐?”
“诶,那,为什么我们俩热情反差这么大?”
“所以说了,就算记忆一样,对待它的方式也有差别呐”
“呜哇~什么意思啊!昨天的事情就这么讨厌吗!?”
所以了,惠情绪不好的理由,和我今天早上,心情大好的理由就是完全一样的了?
这个误解可太大了?
这是昨天,才互相确认过爱意的男女(主人公和女主)的态度吗……?
不不,也许这种事情在男女的特殊事件后经常发生,大家要引起警戒不要像我一样注意到的时候为时已晚。
“恩~,那个,所以了伦也君,以前的女性,有说过这么一句话呐”
“……那个【以前的女性】,是说过去的名人还是什么执念冲天的前女友之类的?(这里只是对【以前的女性】二义玩梗,前女友并没有特定指谁,译者注)”
“【不太讨厌的讨厌】这么一句……(女生的【讨厌】不能只从表面来理解,深入挖掘其背后可能隐藏的【不太讨厌】,才是解读女生心思的第一步,译者注)”
“那不就是后面的吗!(意为这句话肯定是怨念很深的前女友说的,译者注)”
“嘛,所以了”
“诶?什么所以了?”
如此这样我为自己最大弱点男女关系中洞察力的缺失而悲叹的时候……
【和伦也君保持这样微妙的气氛本身就是输了吧,或者说是完败,惨败……】
“诶?啊,啊………………啊~!”
惠,用并不直接的方式,简单易懂的,向我传达了自己的心情。
“额,也就是这么回事对吧?惠有记得昨晚的事情,也没有那么讨厌,但对于和我保持这样一个微妙的气氛本身感到很害羞……”
“所以都说了不要一一都说明的那么详细刚才开始就在拜托你呐……(欲言又止)”
“……对不起”
不不好像还没有完全传达到的样子。
“恩~,所以说了,先走了呐。还有在学校不要太跟我搭话呐。一起回去被朋友
传谣言可就不好办了呐”
结果,这幅【冷脸】直保持到最后,惠把我一人丢下早早前往学校。
“这有什么。我们之前都在一起也没人说什么啊”
“不是这样啦”
“诶,为什么……”
“因为……现在的我们,我有点不想被她看见……”
“啊……这样啊”
说起来,她,是谁?
“因为,总感觉现在已经说不清了呐……”
“恩~,是哦”
所以,到底是谁?
“唔嗯,所以了,再见”
“哦,再见”
到底是谁啊!?
就这样留下了个未解之谜的同时……
惠【现在不行的话】
惠【放学后,还是那个咖啡厅,四点可以吗?】
伦也【……哦……】
收到这通信息,是和惠分开三十秒后的事情……
对,所以还是直接省去学园描写的那天的傍晚。
如约来到,原木风的咖啡店。
“说起来,半年后就要参加大学入试的我们到底在做什么呐”
“不要突然让我想到现实好吗!?”
……在这里,以高升学率为夸耀的丰崎学园的两个学生聚集一堂,就悲惨的升学问题展开了大讨论。
“但是呐,伦也君真的是怎么打算的?浪人?专门学校?自由职业?先说好呐,再怎么样我也不可能连高中毕业后的去向都陪你一起呐”
“真的拜托不要说这个话题了……”
太过悲惨以至于我拼命抑制住要流泪的冲动,面对再次成为平板角色的变幻自在的惠,赶忙制止住了她。
本来如果往更加明朗的方向,表情和言行更加多元化的话是可以更萌才对的,变化自在也太随便了吧,这个MAIN HEROINE。
“恩,这是昨天完成的事件……?”
“不要太期待的【巡璃15】哦!”
嘛,上面多余的感想也被甩到脑后,我从书包里拿出数张打印好的纸,放在桌子上。
每一张,都凝结着我昨天血汗以及敲击键盘的结晶。
“那……我就不客气呐”
“喔!最好像昨天一样给我挑刺!”
听到我充满自信的宣言后,惠,如今天早上一样皱起眉头,然而还是深呼吸一下,认真的开始端详。
我一周的构想简而又精后,用十小时完成的30byte。
“……”
“……”
然而这种重度平板风情的表情也只维持了最初的一分钟左右。
“……(欲言又止)”
“……”
“~(欲言又止)”
很快,那份严峻且平板的表情上,微妙的变化造访而至。
“等等,伦也君”
“什么?”
“人家看东西的时候,不要老是盯着看啦”
“好好好。我看对面就是了你继续读吧”
“……唔……”
表情愈发的凝重,脸颊微妙的泛起红潮,额头上渗出丝丝的冷汗。
像是要使自己冷静下来一样玩弄着头发,不时往这边打量,短促的呼吸此起彼伏。
“……看完了”
“怎么样?”
“…………杀,想杀人的感觉呐”
“呦西~~~~~~~!”
在这涂满羞耻的小动作之后,是充满耻辱的败北宣言。
“不行啊……我是不想再第二次看这个呐”
“要是有不满意的地方我还会改的,所以具体哪里不好可以告诉我吗!”
“(小声)……没有啦”
“诶~?什么~?听~不~见”
“太羞耻,简直是让人想死一样没有问题呐~”
“哟西~~~~~~~!”
“啊~真是的,很爱说话诶~”
就这样,我渐渐的,打破惠那过于自由的变幻自在,成功的引出她萌的一面。
用自己史上最高的,萌脚本。
这个脚本如果是让所谓的脚本厨来看的话,也许是那种马上会皱起眉头那类。
几乎没有旁白,全都是大篇的主人公和巡璃的简短会话。
而且,难以说上内容。
在只是两人无聊而冗长的,却又是亲密而交心的氛围的营造上倾注全力。
而在这之外反而像自暴自弃一样没有注入多少笔力。
……还有,和昨天我和惠的对话有些相似可能只是错觉吧。
“总有被脱光衣服当裸体模特的感觉……”
“呜哇有这么生动”
不不,所以都说是错觉了。
“好过分呐伦也君……故意写这么让人害羞的脚本出来”
“也没有特别啊,写之前我并没有说要写出和之前有什么不一样的东西来啊”
不仅如此,仅从描写上来,比之之前的女主更是少了不少情节。
既没有脱衣。
也没有接吻。
没有握手。
实际上,就连告白也没有。
真的,就仅仅是两人间很自然的交谈。
……只是,两人对互相都非常喜欢的心意,清楚的被呈现出来。
“伦也君好像突然变得像男生呐……”
“喂我本来就是男生好吗!?”
如此究极的柏拉图式的脚本,在惠看来,一个个描写却好像有身体上的交接一样。
……嘛,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正是我所追求的效果就是了。
“啊~好热,麻烦再来一杯冰水”
惠,不住的把头发拨弄起来,用手帕擦着额头上的汗。
我,则一边(做出)好心的用桌上的脚本当做扇子给她扇风…….的样子,盯着她泛满红潮的脸。
在我的扇风下似乎感到哦相当舒服闭上轻吐一声闭上眼睛的惠……
这,该怎么说呢,明明完全应该是柏拉图式的,却在某种意义上,——。
“那么,接下来……【巡璃16】要写些什么……?”
那之后,看到惠也差不多平静下来了,我们开始收拾东西准备走。
而到了这个时候,惠是小心翼翼的,抛出竟然在这之前从没有人提出过的重要问题。
“恩……惠的话,觉得这之后什么事件才好呢?”
“唔~嗯……之前的脚本中,主人公和巡璃渐渐有了恋人之间的感觉,这时候一般情况下,就应该是对二人试炼的故事了呐”
“试炼吗……比如是什么样的?”
“比如说,女主因为记忆丧失把之前的东西全部忘掉,或是主人公进行时间跳跃把成为恋人的过去改变,又或是所有这些不过是脚本家的一场梦罢了”
“……你就这么想【巡璃15】消失是吧”
装出一副要打前哨站的惠,提出来的却是全速撤退的意见。
看起来那个柏拉图式的脚本留下相当大心理阴影的样子。
但是……
“可惜啊惠!实际上,我已经有了【巡璃16】的构想了!”
“那是……”
“啊啊放心好了!先暂且不考虑你说的那种激进的展开,让这种亲昵的戏码来的更加猛烈一些吧!”
“诶~”
我就这样,把惠绝望一般的希望,重击打碎。
是,【巡璃15】里,完全没有脸红耳赤的场面。
没有脱衣。
也没有接吻。
没有握手。
连告白甚至都没有。
原因,就是这些场景,是要在之后的脚本里描写……
“所以了,今天晚上继续用SKYPE校本!回家了之后先睡一觉,晚上准备好等我联络你!”
“……所以是又要熬到早上的意思?明天可是还要上学的?”
“拜托了惠!这可是为了我们最强的gal游戏的制作……”
“啊~明白了明白了。彻夜的话倒是没什么,这个就难说了呐……”
等等,一边抒发着心底的不平……
惠,果然是对我的命令……不不依赖,完全没有拒绝的样子。
事件编号:巡璃16
种类:个别事件
条件:紧接巡璃15发生
概要:巡璃和主人公,放学回家时的亲昵戏
周二,放学后傍晚。
“……嘛,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了”
“……恩,不是什么大事呐”
不知为何离学校最近的地铁站两站之遥的车站的月台。
在这平时只有车辆往来的地方,坐着我和惠。
……那个,有一个歉意我必须先表达一下,对于期待昨天晚上校本描写的诸位真是非常对不起了。
但是,现在这个场面的描写我能保证也绝对很重要。
所以也就是说……
“到了现在,牵手程度的场景也差不多该写了”
“但也不是说一定就有实践的必要对吧还是说这样想不对呐”
“别挣扎了惠”
“唔……”
现在开始,就进入了会在【巡璃16】中描写的事件的“校本”。
恩,所以昨天晚上的SKYPE会议,结果是一行都没写出来。
这也是因为,在比前天的亲昵事件更进一步的二号亲昵事件中“牵手场景”的细节描写上,两人的意见出现了分歧。
在实践这个动作时,对方的手的柔软度,温度,湿度,用力度,细微的抖动,以及表情的含羞度和语言的失常度。
……像这种,用立绘难以完全呈现,本应该由会话和【间书】(描述台词之外诸如演员情绪,照明,音乐的记述,译者注)补足的情报,仅通过SKYPE上的沟通是难以了解。
“说起来我们,关于这一点,在半年前(第八卷第八章)就完成了不是吗”
“可那是搜集素材呐”
“啊啊,所以这次也是搜集素材,都是为了我们最强的gal游戏……”
“总感觉这句快成梗一样的话几乎成了万能免罪符呐”
“那,这次,讨厌的意思?”
“……不要问人家”
“那就是,不讨厌喽?”
“也不要向人家确认”
“那,那……那就不管了……”
所以,我没在管那么多,向着坐在旁边的女生的故意放在这边可触及范围之内的手,轻轻碰去……
“……哇啊”
“不要搞得很嫌弃一样!我有洗过手的!”
然而那种微妙的反应下,我下意识的就把手收了回来。
“这个我知道啦”
而反过来,给出这种微妙反应的惠,完全没有把放在我旁边的手收回的意思,只是怔怔看着我收回的手。
……能够这么冷静的话,倒是真希望别再发出刚才那样让男性顿感挫败的声音了。
“但是刚才伦也君的表情,完全就是被逼到绝路那种感觉呐~”
“别看了!拜托别看我的脸了!”
……真的真的,不要再说如此让男性感到挫败的话了。
“怎么说呢,就跟之前在SKYPE上看到的,写脚本时候的样子好像,恩,这样子就是情绪上来了呐”
“不要解说好吗!还有不是说了别看了吗!?”
不知不觉中,或者应该说一如往常一样,互相的优劣发生逆转,我在极大的败北感,屈辱……不不羞耻中遮住自己的脸。
“好了,冷静下来啦伦也君”
“明明是你不让我冷静下来好吗”
“那是因为那个啊。就算是我的话,在这种状况下也不可能保持【平板】呐”
“那也别撩我好吗”
“说要牵手的,可是你诶?”
“所以都说了,那是为了我们最强的~”
“是是,为了游戏的制作是吧。明白了明白了呐”
“真的,明白吗?”
“明白,真的明白了啦”
真的,真的,明白吗……
这么说着的时候,手已经在不知不觉之间(十一行之前开始)坚定的搭上了我的手……
“但是呐”
“什么”
“这样在车站月台上的长椅上牵手什么的,不就跟普通的情侣没什么两样呐”
“什么意思?你还想要更特别一点?”
“哇啊……”
“说过了不要再有这种反应了……再说一遍是游戏的脚本”
像这样,几乎是停不下来的。
话题和主导权,全部都飞向对面。
我们……多亏了是“是最近站两站之遥的车站”,得以不会被任何人看见,在那里坐了有一个小时。
“嘛,MAIN HEROINE和主人公的话,再进一步也可以的呐”
“比如说?”
“恩~,是哦,嗯嗯…………十指紧扣之类的?”
“……那,要来试试吗?”
“所以说了不要都是问我啦”
“但,这个怎么说也是很重大的举动不是吗?”
“但是伦也君,和别人还有过更亲密的举动呐~”
“……这个场合说这个合适吗?”
“连Kiss,也有过呐~”
“这件事不是上个月已经放过我了吗?!”
虽然已经一个小时,虽然太阳已经开始落山。
然而两人还是完全没有不耐烦一样,只是重复着无益的对话。
结局,是在不知不觉间(八行之前开始)我们的手指已经笼络在一起。
从旁边来看的话,大概,这就是随处可见的情侣吧……
事件编号:巡璃19
种类:个别事件
条件:紧接巡璃18发生
概要:巡璃和主人公,第一次的……
接着,周三,深夜。
“所,所,所所所所”
“……”
“所以了,这,这就要……,K,K,Kiss……”
“别太认真了别太认真了伦也君”
“只是太羞耻反应变得奇怪而已!”
“啊~好聒噪诶,妨碍到邻居了呐”
SKYPE那边惠的表情和态度,和才牵完手的约会……不不,是牵手约会事件180度转弯,又变回了平板状态。
嘛,结局变成这样的理由,是在我亢奋的情绪,以及每次提升的事件的难易度(亲热度)里吧。
“要说,这么羞耻的脚本,不用全都拿出来展示,自己写自我满足就好了呐”
“不不,即使从我们到现在做出的成绩来看,给惠看的话是绝对绝对有益的!”
“但是,KISS场景的话,有经验的伦也君绝对更加详细呐”
“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你,你是在巧妙的透漏自己没有经验是吧!?)!?”
……所以了,今天要进行校本的便是【巡璃19】,其中便是对主人公和巡璃的,第一次KISS的场景的描写。
那个以往平板化的巡璃,渐渐完全对主人公施与了恋人一般的眼光,本身作为如此特大的转折点,是必须在此加注笔力抓住读者内心的超重要事件。
因此,种种要素……直接传达二人心情的描写,大脑仿佛被蜜融化一般的萌系场景,渐渐的就想为二人的恋情加油打气的让人会心一笑的拌嘴……这些全部都必须在一定高度上加以融合。
“但差不多我也觉得这个校本变得好辛苦起来了呐”
“MAIN HEROINE说这种丧气的话!?”
然而,在这本来是很重要的研讨活动中,惠的反应,越发显得消极。
……嘛,最开始的积极本来就不正常吧。
“但我最近会想啊,伦也君是不是只是想看我反应觉得有趣呐”
“完全不知道你在讲什么!?”
“你看啊,最近伦也君的脚本,根本不用我给什么建议,完全是一帆风顺呐?”
“是,是吗……?”
“简直就是达到了让女生过于羞耻无法阅读的程度。对于宅男来说真算是完成的不错了”
“……”
“……虽然感觉这句话带着刺,但暂且认为是一句表扬吧。所以了,先把我刚才发给你的【巡璃19】打开。虽然还完全没进行推敲。还是试着把最开始的会话写出来了”
“……结果,再怎么抵抗,我就是没有选择权呐”
“快快别说了,赶紧动手”
“最近越来越嚣张了呐,伦也君”
嘛,不管你怎么说,这都是为了我们最强的(以下略),不可能因为这点程度就气馁。
【主人公】“呐……巡璃”
【巡璃】“等等……这边都闭眼睛了你就不要再说话了呐”
【主人公】“不是,那个……只是,真的好吗?”
【巡璃】“什么呐”
【主人公】“巡璃觉得可以吗?对方是我的话,真的可以吗?”
【巡璃】“(叹气)……(欲言又止)”
在这如此关键时刻的,我一如怯懦的发言。
巡璃,零落下交杂着苦笑的叹息,一边并没有睁开眼睛,一副等待的样子,回道。
【巡璃】“那个哦,我刚才想到了很奇怪的事情呐”
【主人公】“奇怪的事情……是什么?”
【巡璃】“等我老了变成老婆婆了,就要死了的时候的事情……”
【主人公】“……那确实挺奇怪的”
【巡璃】“那个时候呐,一定是之前的人生就像走马灯一样从脑海中闪过……”
【巡璃】“啊啊,说起来,我初吻对象,就是你啊,会这样突然想起来”
【巡璃】“总感觉自己会微笑着死去……”
【主人公】“巡璃……”
【巡璃】“想着那个时候我喜欢的人是你……”
【主人公】“(欲言又止)……”
“呜,呜呜,呜……”
“……”
“哇哇哇哇哇~!好感人!虽然萌但是也很感人!不觉得是最强最高的场景吗,不觉得吗惠!”
“……好不好先暂且不说,反正台词是够让人羞耻的呐”
“这是对我最高的评价了!我可是按照自己听到了之后会害羞的想死这样的标准来严选的台词!”
“啊~,是是”
对我的自吹自擂一边保持着清醒的态度,在现实中惠也稍稍离开摄像头从房间里警惕的注视着这边。
“所以了,拜托你来监修这个脚本!惠桑!”
“……所以不要那么大声了,都说了会打扰到别人的啦”
“那就离摄像头近点啊,快回来!”
“啊~真是的”
面对我的大呼小叫,尽管面露不快,还是一副不情愿的返回到电脑前做好,然后瞪着情绪高涨的我。
但结局,还是慌忙向电脑看去,大概是在对我写的【巡璃19】进行认真的阅读,挑刺……不不监修。
“恩……一如既往,还是那羞耻到不能直视的妄想洪流暂时先不管的话……”
“是一句话不刺一下就不舒服是吗?”
“但是呐,这个女主,会不会觉悟太高了?”
“觉悟是指?”
“恩,怎么说呢,就算再怎么交往,一般来说,也会对将来有一些怀疑吧?比如他真的适合自己吗之类的”
“抱歉我问一句gal女主人公真的需要这种思想回路吗?”
“还有呢,感觉就是一开始就是以一直在一起为前提,或者说是根本没考虑过分手这回事……这样的话,就已经是夫妇一样了呐”
不管从任何方面来说,惠的这段都算是负面的指摘……
“夫妇情侣……说的好!”
“诶,是这样吗?”
然而对我来说,反而是受到获得了逆向天启一样的冲击。
“以一直在一起为前提,完全没考虑过分手这回事……这不就是已经决定共度未来的夫妇视点吗!”
“但在现实里虽然大家开始都这么想还是很快就离婚了呐”
“夫妇啊……唔嗯,来演绎一下吧!惠!”
“啊,不要”
就这样,用强大的耐力忍受着惠不断泼来的冷水之后,我打起精神对着屏幕对面的MAIN HEROINE说道。
“这段台词……来用更加【妻子】的感觉说一遍!”
“是在捉弄人吧……伦也君绝对是在捉弄我吧……”
透过摄像头也能感受到的死鱼眼浑浊起来,惠一副恨恨的瞪着我。
然而,我怎么可能是这点程度就丧气的人。咱可是明知不行但只要热情来了也会硬上不择手段的厚脸皮啊。让女主变得这么有魅力,构筑巨大萌系元素的,我们的游戏社团【blessing software】!
“恩,就从【等我老了】这句开始吧”
……对于惠灵魂的恸哭暂且无视,我用一股女神信者的眼光注视着惠。
“怎么感觉伦也君……最近对我的态度莫名的H起来呐”
“这是没办法的事啊……写脚本的时候,就会不自主的代入主人公的心情里去了”
毕竟,最近的巡璃线,全是主人公仿佛在大喊【咱是猴子!咱是才觉醒的猴子!】(猿猴给人交配频繁,纵欲无度的印象,觉醒成为猴子即是理性退位,荷尔蒙主导的状态,原neta为藤子不二雄A的漫画作品《球场小神将》中主人公发出必杀技前会喊出的名台词,译者注)对巡璃具有攻击性(撩的意义上,译者注)的描写。
这样的话,那个时候的台词以及心情描写的愈加细致的话,那么作为脚本家的我,对于身为女主的巡璃,会呈现出这种心情,自然也就无足为奇了。
所以了这绝不是我自身,在实践红坂朱音所说的【让人舒服的自慰】……应该吧。
“妻子的感觉……妻子呐……”
而就在我苦思冥想还要什么烂借口的时候,惠则早就【真是的,没办法呐】一副已然接受现实,小声琢磨起演技,就要演出巡璃的感觉。
那么我也不再多说,把全部感官聚集在她的举手投足间,满心期待着接下来的演出。
“恩,等我老了变成老婆婆,就要死了的时候……”
巡璃,就从惠的唇间溢出。
“那个时候呐,一定是之前的人生就像走马灯一样从脑海中闪过……”
“……(屏气凝神)”
“啊~说起来,初吻的对象是个程度很深的宅男诶~
……想起这个的时候,会觉得死不瞑目的吧”
“卡卡卡卡卡卡卡~!NGGGGGGG~!”
……枉我这么期待,从惠嘴里迸出的,不是巡璃而是平板的惠。
“恩~,我只是把现在才想到的事情临时套到台词里,就这么不行吗?”
“不,不行!平板的演技还有棒读一样的语气都不行!全都不行!”
首先,是对于刚才台词内容的解释(初吻是跟宅男)佯装不去触碰,我简直就是刻意一样加强语调转移注意。
“即兴当然是可以的,但这不是说相声禁止抖包袱!只准朝让观众哭泣,心动,苦闷的方向发展就可以拜托了!”
“啊~真是的,KISS的时候说的东西,除了当事人以外不想让别人知道呐”
“……(欲言又止)想象也可以,不一定要和实际完全一样略有不同就好了!”
然而惠,像是在继续捉弄动摇的我一样,不知道是否是故意的,言辞间露出微妙的【言它】的气氛开始了反击。
最近,其实每次校本之后,就会这样……
“不管从哪个意义上来说,【妻子】的感觉果然很难呐……伦也君”
“那,那难度稍微下降一些如何……长期交往的恋人之类的?”
“恩,明白了,这种程度的【喜欢】对吧?”
“唔,唔嗯……”
刚刚为止都应该还不情不愿的惠,这次倒是很快就抓住了我这边的想法,以积极的姿态,进入到我羞耻的世界来。
深呼吸,闭眼,满满抿湿嘴唇……
这一连串的动作,就毫无防备的,在离摄像头超近距离下,也就是我的面前,暴露出来。
“那,开始吧”
“啊啊”
“……”
“……”
“……恩?”
“恩什么意思?”
“主人公的台词还没有收到呐”
“诶……”
接着,是更加不设防的行为。
“因为这可是对话呐?可是双方的往来呐?”
“等等,等等……”
“一个人演戏的话,不会有感情呐……伦也君”
“但说起来的话,有感情的演出你可以胜任吗?”
“总之,没有对手的话,我就演不下去了呐”
对于以前的那个【加藤】挪揄的话语,现在已经不适用了。
“不,不不,但我不是主人公是写脚本的啊”
“……就只有这种时候,会这么说呐”
“惠……”
饱含情感……应该说已经过于充溢的【惠】,一点也不放过我这样的前线逃离。
“准备好了吗?那,开始了唷?”
所以我,也被突袭而来的悸动,冷汗和紧张涂满全身。
一边被拖入这略有些羞耻的role play 之中。
“呐,呐……巡璃…”
“等一下……太紧张了,是吗?”
“抱,抱歉,因为一下子……”
“我,也是第一次呐……但气氛这么紧张,真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了呐”
“诶?啊……”
这,并不是对于我拙劣演技的批判。
“但,没必要这么紧张呐,不管是你还是我”
“……为什么?”
“因为,不好的回忆什么的,根本没有不是吗”
“诶……”
“不管是亲吻时碰到牙齿,又或是笑场,再或是演变成闹剧……不管发生什么,都一定会是美好的回忆呐”
这是,已然化身为叶巡璃的加藤惠全身全灵的即兴演出。
“惠,啊,巡璃,那个……对方是我的话,真的好吗?”
“诶~现在还问吗?答案早就说了呐”
“抱,抱歉”
只有我,还不能跟上她的演技和即兴,还在按着脚本试图使偏离的列车重回轨道,结果却使得自己的丑态愈加暴露。
在全然不能预知走向的会话和故事的展开以及她的情绪中,我激烈的动摇和鼓动难以停止。
“……”
巡璃,不,惠,停下语言的动作,在画面那边,直盯着我。
但这大概,不是等待指示,也不是无话可说,更不是因为害羞……
“……巡璃”
“唔嗯”
只是在等待我,不,主人公的话。
也就是【我已经告解了自己的心情呐?所以,接下来是你了呐】的氛围。
“再多让我看看你的表情”
“恩”
惠大幅的靠近屏幕。
那,已经是在平日见到的她同样大小的脸庞。
“巡璃……”
所以我也,为了回应她(对于演技的)觉悟,蓦地靠近屏幕。
虚拟之中,肃然升腾的接近现实的距离感下……
“好近……”
“没办法啊,那个,我们……”
“是要KISS的呐”
互相,已然陶醉其中。
我这样的宅男就在眼前,本应该招致嫌恶的状况下,画面中的惠的脸颊却静静绯红,电脑的扩音器中几可听闻吐息声。
“那,那个……差不多,互相,也应该闭眼了呐”
“不要……我要一直看着”
“哪有犯规的……”
“谁管”
“真是的……”
惠就在触手可及的眼前,这种天赐的状况下怎么可能放手,我只是顽固的拒绝闭上自己的眼睛。
而惠,似乎已经受不了这种距离下的对视,扭头背向画面。
“看这边呗”
“不要”
“这样怎么KISS啊”
“反正,也不行的呐,这样的话……”
“不是这个问题……”
终于,惠也渐渐犯规了。
舍弃了两人近在咫尺的状况。
“就是这个问题呐……什么都不做就不要这样互相对看……”
“不可能的。因为我要把现在惠的表情,写进脚本”
所以我,也把至今为止的规则进行改正。
舍弃了巡璃和主人公这样的角色分配。
“这些用想象来写不就可以?这样反而会刺激读者的想象不是吗”
“不行,因为这可是游戏的文字,不是小说”
“所以?”
“有了图像,那么比起刺激想象的复杂表现,简单朴素的真实派表现方法,才更能引起读者共鸣啊”
“……这样的借口,才正可以称得上是小说式的复杂表现呐”
“逃避到此为止,惠,面向这边吧”
“真的是……果然,最近是有点得寸进尺呐,伦也君”
你错了,惠。
不是野心膨胀的得寸进尺,只是好河山难言放弃的受身。
校本途中觉醒的惠。
完美演出MAIN HEROINE的惠。
……不,是渐渐成为MAIN HEROINE的惠。
绮丽,可爱,让人心动。
只是眼神再难转移。只是双手再难放开,如此而已。
“……”
“……”
睁大眼睛,互相对面,在最近的距离上彼此对望。
那几乎马上要触碰的嘴唇,无奈,却只是浮现在液晶上的映像……
“那”
“恩?”
“为什么,现在,不在这里呐……”
“诶……”
而我的感叹,也从扩音器中传出。
“为什么,就不能在我的眼前呐”
同样,不是我的声音。
“惠……恩,那个,刚才的……(欲言又止)”
“~~~~~~!”
“啊”
然而,就在探寻那句话和态度的意味之前……
突然,画面激烈的摇晃,【啪】的一声,画面和声音一起消失。
……她,关上电脑,封印了接下来的话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