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不起眼女主角培育法(路人女主的养成方法)
  4. 第十一卷
  5. 第七章 我是建议惠派的各位看本章之前先准备好书签
  6. 繁体版

第七章 我是建议惠派的各位看本章之前先准备好书签
2017-06-23 04:37:23

		

“……”
第五次响铃。
深夜的房间中,电视的声音或者录像的声音都没有的静寂的室内,只有手机传出的微弱呼叫声在蔓延。
“……”
第七次响铃。
这样子还不接的话,应该是关机了或者没带在身上了吧……
第十次响铃。
那么,再继续的话,也只是浪费时间吧。
“……”
第十五次响铃。
恩,再等一次,不接的话就……
“…伦也君,现在是几点呐?”
“哎,星期六的……不已经是星期天的凌晨一点半了吧。早上好惠!”
“……早上好应该不是用在这个时间的吧不对吗”
基本上就是我要放弃然后挂断电话前的一瞬间……电话那头终于传来睡眼惺忪的声音。
“啊,先不管这个,我有事情现在说方便吗?”
“现在问我意见的话,刚才那通电话……”
“实际上啊!刚才灵光一现!关于我们的主脚本,非常棒的点子……”
“……就不会打了呐”
“巡璃脚本的作成!”
“没错!主脚本!第五名角色!最后路线!”
“而且,让我也参加……?”
是,想来想去,最终我所导出来的倦怠脱出法,就是这个。
不仅是情节,不仅是商谈,连脚本的作成,也依赖于他人。
而且,拜托的还是最大的当事人,MAIN HEROINE。
“前面的……不不最开始的个别事件就好。只是【巡璃15】这个事件就好了……”
“诶?那不是从上周就已经开始写的脚本不是吗?”
“所以说拜托了啊!”
“……唔~恩”
“惠,之前你不是对我说了吗?【一起来制作呐?两个人的,从此之后的故事……一起来制作呐】!”
“一年前以上(第一卷40页),而且是读的霞之丘前辈的台本,你这时候说起这个……还有拜托不要模仿我的说”
“是因为模仿的不像?”
“听起来好恶心”
像这样,在对于惠来说少见的威严的声音下胆怯的同时 ,我还是鼓起勇气,拼命进行着说服的工作。
“只给意见就好了。只用说YES和NO就好了。我的脚本有没有打动惠,由MAIN HEROINE来做出判断就好了……”
“这种方式,真的能诞生出好东西吗?”
“至少,以现在的方式的话,不说好东西,能不能完成都是问题了”
“啊~……”
“现在的我,已经想到了好几个展开和会话……但这里面哪个好,还是抉择不了”
“哦~优柔不断最差劲了呐”
像这样,对于惠来说少见的……常见的讽刺下胆怯的同时,我还是鼓起勇气(以下略)。
“所以了,女主在那个状况下会做出怎样的选择,会给出怎样的回应,我希望由女主自身来帮我做出选择。这样的话,我的工作,也只要是完成主人公的选择就ok了”
“让我,来做出女主……巡璃的选择吗?”
电话那头的声音,有稍许的不稳……也许只是我的错觉。
那份不稳,正是她对于自身被渴望的任务感到重大责任的证明,我是这样想的。
“拜托了,惠”
“伦也君……”
然而这【重大的责任】,对于惠来说,绝不是重荷,
不仅如此,是能够唤醒她对于整个社团所抱有的,强烈的使命感才对。
“只有我是做不来的。没有惠的话,巡璃线就无法完成”
“没有我的话……就不行吗?”
所以我,把这当做最后的胜负,向惠,发出了最后一击必杀……
“啊啊!没错!因为,那个红坂朱音也是……”
“红坂……朱音?”
“啊”
就这样那个原本认为是决定胜负的一张牌,也完全打错了。
“先坐那坐好了伦也君”
“本来就有坐好!只不过电话那头你可能看不见就是了!”
“我们的,游戏对吧?”
“啊,啊啊”
“以我们的力量,完成的作品对吧?”
“当,当然!”
“那那个人是什么人,对我们的社团做了什么,因此我们现在成了什么样,你还记得吧?”
“大,大致上全部都……”
“唔~~~~~~,全部都记得啊……记得还找那个人啊,伦也君你是……(欲言又止)”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那之后,再次让惠答应帮忙所花的,是之前三倍的时间。
“好,那【校本】开始了哦~你那边【巡璃15】的情节有打开吗~?”
“啊~是是”
在这样和制作游戏完全无关的消耗战里虽然花费了相当的时间,总算是互相的准备已经在整备之中。
“那种无所谓的态度是什么啊?现在开始我们就要一起度过游戏的最大的难关,为什么又回到了那个【冷加藤】了!?”
“呀~,这大概是因为,好久不见的【旁若无人的安艺君】的原因也可能吧~”
一部分,或者说是一半的动力已然消失虽然有些在意,这点上就用我一如既往的乐观主义精神补偿一下就好了。
即使有如最近(每卷中盘)不都是那副垂头丧气的模样吗的这种冷静指摘我也不会去理的。
“……很好,很好,正好现在要做的【巡璃15】,是MAIN HEROINE的巡璃,从之前一直的平板转化成稍有感情的脚本。也就是说,现在这个状态的惠,跟现在这个场景里的巡璃是最接近的!唔嗯,不愧是惠!这么快就抓住了女主的心情真是了不起!不愧是我看好的MAIN HEROINE!”
“啊~真是的,现在突然不想叫你伦也君了,叫回安艺君好了”
“一定要这样吗?一定要这么彻底的追求和戏剧人物的合一吗惠!那好,我也要对你的气概有所回应,暂时就像以前一样叫加藤好了!”
“……还真是锲而不舍呢~安艺君”
“……彼此彼此,加藤”
就像这样,我们的关系值又回到一年前左右暂且作为一段插曲……
好歹,我们的【校本】终于开始了。
“那,首先从概要开始说明的话,这个【巡璃15】即是进入巡璃个别线后的第一个事件,在这里是女主把主人公第一次当成男性来意识到的重要……”
“打断一下,我也算是从【巡璃01】到【巡璃14】全都看过,怎么也不觉得从那里可以跳到这样的展开呐”
“一上来就否决!?”
而开始的校本才刚刚开始,就由强烈的反对声打头。
“说起来这个主人公的设定本身就有问题呐。这种不说话会死星人式的把自己的主张强加给对方的聒噪主人公,真的会有女生喜欢吗?”
“你,你今天好像比以往…….”
不仅是声音,酷似【某个名为诗羽的前辈】一样感觉的黑色氛围从整个人身体周围冒出的同时,惠,不不加藤斩钉截铁的从根底上否认这个脚本。
但这对脚本家的信心来说,是打击最大的手法了吧……?
“那,那要怎么做才好,可以告诉我吗……?”
如上再有道理不过的反驳被我压下喉咙,马上把姿势放低,虚心求教起来。
“恩,这样说的话……首先,现在为止主人公的行动以及台词之类做个排查,把这个主人公变得更让别人有好感怎么样?”
“改变……迄今为止的主人公?”
后背上的冷汗似乎马上就要喷射出来,眼神一下上移变得哀怨起来,完全就像是一只被抛弃的幼犬。
“嘛,没有你说的这么恐怖,就是一些用语啊,反应模式什么的稍稍修饰的话,应该会有一些……不不是很大的改观吧恩”
“但,但是……所以,就是要……”
“唔嗯,就从共通线的最开始开始改吧”
“唔哇……”
在我如上种种的忍耐和顾全大局之下,刚才还完全没有干劲的惠……不不不加藤,也变得如此积极起来。
唔嗯,这不得不说是幸运,巨大的前进。
“那安艺君,这就开始了哦。你那边,有打开【巡璃01】的脚本吗?”
“是是马上马上~!”
……只不过,方向是完全往后罢了。(对应巨大的前进,要从头开始看脚本,译者注)
事件编号:巡璃04
种类:选择事件
条件:二周目周六,选择巡璃时发生
概要:和巡璃去看足球赛的主人公。就一个人high起来了……
“啊~,这个事件有问题呐”
“哪,哪里?”
“恩,主人公的行动,言论,态度……要说就是全部呐”
“都这时候了说这种话不晚嘛!?”
从最开始的【巡璃01】开始,加藤的极恶排查变本加厉……
特别是,这团黑幕结出果实的,这个【巡璃04】……主人公和巡璃的,首次约会的事件。
不经意的相逢,不经意间意气相合的主人公和巡璃。
没有特别紧张,也没有恋人之间的氛围,主人公只是自然地,适当的,带着一些强迫的,带到了自己支持的队伍的主场。
最开始,还会教巡璃足球的规则,传授一些主场加油的策略,而对此根本没有兴趣的她,只是埋没在体育场中,摆弄着自己的手机。
很快比赛开始,预想以上的激烈比赛来回之间,主人公都已经顾不上和巡璃说话,自顾自的大声加油起来。
然而巡璃并没有因此迁怒主人公,也没有自己先回去的意思,只是静静的坐在他旁边……
很快在补时阶段主队打入制胜一球,这时的他和她,进行了史上热情差最大的击掌相庆……
“我说,像这样只顾自己的男生不会有女生喜欢吧?”
“怎,怎么会!那个,电视剧里不是经常有嘛。自己先发出要约,结果自己反而陷入场上气氛不能自拔……她不能理解的同时,但在他孩子气的一面中感到了可爱结果顿生【真是的,拿他没办法】的情愫……”
“才不会这样的啦。现实中遭到这样对待的话是会【不管你了】早就一个人回去了”
“等等别回去啊!?”
那个脚本,在我的心中,是在那种极为日常的风景中传达温馨的物语……
然而,现在加藤评论它的话,充满了最冷冰冰的恶评。
说起来,我本来是拜托加藤检查女主的台词的,怎么就变成了对男主的品评了……?
“安艺君,霞之丘前辈是有教过你这种共通线的事件中,每一个都应该是注入意义的对吧?”
“啊,是,互相遮掩的一面之类,知道一些事情被知道什么事情之类,总之不断立flag是很重要的……”
“但这可是完全不满足条件呐,只是霞之丘前辈所说【完全就是在堆砌字数的垃圾脚本】呐”
……我现在越来越觉得,这里还有私人恩怨。
“但,但,但是啊…….对了!加藤不是一直待到早上吗!就还没认识多久的时候(第一卷第三章-第四章),到我家进行游戏合宿的时候……”
“主人公没有邀约去游戏合宿也真忍得住……但是呐,这不是说不是动漫游戏的话这种单方面强迫的邀约就没问题了呐?”
“……是,是吗?”
“这里面,把主人公的趣味硬往足球上靠,这种半生不熟的现充感也是这个事件的失败”
“……这么差吗?”
“唔嗯,脚本作家明明对足球不详细还让笔下的主人公对足球口若悬河,所以其行动完全就没有说服力呐”
“呜哇……”
总感觉,在被带节奏(试图偏离合宿事件的话题)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
但,不管是不是有意为之,总之话题是比刚才进步了,那么我也开始抵抗加藤的言论,祭出借口……不不,是意见。
“但,但是女生的话,对于这种【稍有霸气的男生】不是很容易有好感吗?当然是只限于帅哥就是了!”
是了,这个主人公,在出海酱的画力和妄想力的喷薄下,被打造成言行举止稍微出格也会被原谅的帅气和可爱兼备的美少年。
那已经是,和亲友里某一个人铺开BL的展开也会觉得不无道理的秀逸的人物设计……
“帅哥就做什么都被允许的话,脚本深度就太浅了,女主的魅力也下降了呐?”
“额…….”
“比如就算摘了眼镜变成帅哥,女生的态度因此突然改变也太没有道理了吧?”
“哪有这种例子啊……!?”
事件编号:巡璃08-B
种类:选择事件
条件:八周目周六,诗羽06已经触发,选择巡璃的场合发生
概要:和巡璃去商场约会……
共通线的校本,已经到了中盘……
“……”
“那,那个~,加藤?”
“…….恩~?”
“是不是困了?”
“啊~,没有哦,没关系的”
“那怎么看你突然安静了……”
刚才为止一直挑刺……不不是加藤细致入微的指摘突然停了下来,我看是不是不行了就问了一声……
“其实啊,是现在再读这个脚本,想起了很多呐……(欲言又止)”
“想起什么了!?”
……但看起来不是生理上到达极点之类的原因,而是比之前更加不稳的东西正在加藤心中成形。
这样的她现在正读的,是【巡璃08-2】……主人公和巡璃的第二次约会,而且把她晾到一边主人公就回去的,所谓情节爆弹事件。
对于上次的约会好歹做出反省的主人公,把这次约会地点的决定权全权交给了巡璃。
这时她所提议的,是去新开张的奥特莱斯购物。
约会当天,不堪人潮的主人公看到巡璃兴奋的样子,也强打起精神。
想了很多,最后是把在这人群中进行的购物当成是密室逃脱一样到还挺有趣。
而傍晚,东西也买够了的时候,巡璃送给主人公一个礼物。
这是,对于赔了自己一天的主人公的,她以自己的方式给予的感谢。
然而,主人公却在这时对她说……
“抱歉,不能送你回家了…….现在,我有个地方必须要去”
“…….啊~这也不行。唔嗯,果然这个事件最差劲了呐”
“给我等等给我等等!?因为这个事件就认定脚本也差劲也太过了吧!?”
是了,因为这个脚本并不是单独就完结的。
它和别的女主霞之丘诗羽(暂定)脚本是有密切连接的。
也就是这么回事……诗羽(暂定)的好感达到阈值的场合,在这个事件之前,就会对她所执笔的小说情节产生意见上的分歧双方以不合结尾,这就是【诗羽06】事件的内容。
【巡璃08-2】,也就是马上在【诗羽06】之后发生,再之后,描述和诗羽(暂定)和好的【诗羽07】就在这之后发生,所以就是这样一个特殊的事件。
……在这里说好了,大家千万不要去找这一系列事件的原型(第二卷第五章)。
也就是说,【诗羽06】不发生的话,那么紧接着就是把她送回家的【巡璃08-1】事件。
这样一来,每个女主的展开并不单一,而是和其他女主发生关系,所以对这种复杂关系的描写,也正是这个游戏的一大胜招。
……但就在刚才,完全被否决了,这个胜招。
“但怎么想把女主晾到一边自己走的主人公就是太差劲了不是吗”
“不不这可是好感人的场景!巡璃也有让主人公赶紧去啊!”
就是在这里对巡璃说明了情况请求她的原谅的场景里,可是还有【如果不管前辈以约会为优先的话,反过来我可是会生气先走的哦?】这种感动的台词……
“那和这不是一回事”
“等等我完全不懂你的意思!?”
真是的,明明巡璃这么善解人意,为什么到加藤了就……
“要说的是,以为对方嘴上说了原谅就是真的原谅的话那就是太神经大条呐,安艺君……不不这个主人公”
“等等!你那边才是太过复杂了让人难以理解了加藤,不不这个女主!”
像这样,我们的校本,一直对不上频率直到现在……
“啊……”
“怎么了?”
“手机快没电了呐”
“啊~……”
最后,比起人,是机器先将要迎来限界。
“败给他了,说起来昨天晚上忘记充电了呐”
看看表,不知不觉已经是凌晨三点了,也就是说电话已经打了有两个多小时了。
“那今天就差不多到这吧。谢谢了加藤……不不惠”
“还不行哦,安艺君”
“……还不让我叫回惠吗?”
“等一下……我现在去找地方充电”
“……啊?”
到现在,还没有什么大的成果。
而且,我也真的是困了。
“好……插好了。这样就可以一边充电一边说话了。继续吧”
“恩,你那边是什么状况啊”
“啊~不用担心,床那边没有插头,所以就到了地上而已”
“……那就是说现在是手机连着充电器,然后躺在地上和我说话?”
“没问题的。笔记本电脑也拿到地上来了呐”
“……”
……该怎么说,这边的事情,对于现在的加藤……惠来说,看起来是完全没有意义的样子。
“接着,这之后的【巡璃09】……啊~,这个脚本也是超差劲的呐~”
“……喂”
如此义愤填膺的,无理取闹的,拼命挑刺。
却又如此拼尽全力,干劲十足。
真的是太过复杂让人难以理解啊,这个MAIN HEROINE……
事件编号:巡璃13
种类:选择事件
条件:十二周目周日,英梨梨10触发后,选择巡璃的场合发生。
概要:因为瞒着大家去照看英梨梨而第一次和巡璃爆发冲突
共通线,也就还剩下两个事件。
“然后,关于这个事件,我个人的解释是……”
“唔嗯……”
这也结束的话就终于……就终于,要抵达不是终点的起点了。
“实际上啊,这个时间点的巡璃,哪怕只是一点点,也是对主人公有好感的……”
“啊~没有吧。唔嗯,这个时间点的话绝对没有”
“喂!这是我写的东西诶!?”
即便如此,即便已经到达和个别线无限接近的【巡璃13】,从负数转到零点的道路,仍然是没有完全没有出现……
是主人公的青梅竹马,同时也是巡璃的亲友的英梨梨,倒下了。
自告奋勇一人接下了学园祭宣传板的绘图工作却一直完成不了,后来瞒着大家好多次熬夜工作最后扛不住了。
主人公,尽一切努力维持住混乱的现场,指挥同学们,总算让学园祭的准备有条不紊的进行。
然而另一方面,在【为了让学园祭取得成功】这样的大义下,对于包括巡璃在内的众人,隐瞒了英梨梨住院的地方。(到这里是【英梨梨10】)
学园祭取得了成功,热情高涨的同学们。
后夜祭上,篝火旁对视的巡璃和主人公。
主人公一边是欣喜于学园祭成功的笑脸,然而巡璃,却是一副悲伤的表情。
为什么,不跟自己商量英梨梨(暂定)的事情。
为什么,只是自己一人背负,而不像巡璃寻求帮助。
面对巡璃的问题,无法给出让她安心回答的主人公。
巡璃,静静的零落眼泪,独自一人从跳民族舞的众人间离去。
“比起这个,这里我更想问的不是巡璃,而是主人公的感情呐”
“诶~又是主人公?差不多该说说女主的心情了吧?”
“……在逃避对吧?是在逃避对吧安艺君,不不主人公”
“不不,所以说了……”
应该已经说了很多次了,我向加藤拜托的应该只是对女主言行的监修而已。
而实际进行起来,到现在完全都是关于主人公的语言和行动……
“再要说的话,这就是英梨梨的事件啊,已经不是巡璃的时间了呐”
“再怎么样也不会出现这种事情的吧!?”
全都是我不想触及的事情……
“这哪里是【巡璃13】嘛,再怎么想都只会是【英梨梨11】呐”
“不不,这边的【抑】可是为之后与巡璃间大感动的和好场景【扬】做铺垫的!这是板上钉钉的巡璃好吗!”
“但这里可是写着呐?【我的内心里,也许有对英梨梨的独占欲】……”
“诶……”
“就在三百七十八行,主人公独白那里”
我用颤抖的手握紧鼠标向下滑去……
“啊……”
随后,那句话钉在了我的视野里。
真想抽自己……怎么就净写些多余的话。
“有吗?独占欲……”
恩……我想知道这到底是在问什么?
肯定是问关于主人公的心情的脚本上的解释……没错吧?
含沙射影,借题发挥之类的,绝对没有,对吧?
“有吧,我想的话……”
那么,我……不不,主人公的感情的话,就应该是这样了……
“……”
“但,但是,这份感情,是只停留在青梅竹马,还是在那之上,主人公也不明白……”
“……”
做出这么重要回答的时候,问的人保持沉默真的很恐怖拜托说点什么就是了……
“然后,所以这也正是巡璃线和英梨梨线重要的分歧点……”
“……但这里我也觉得有很大的问题”
“喂喂,你这么一说复数女主的gal游戏完全就存在不了了啊!?”
还有,沉默一通后再发出那一如既往的惊人言论的行为拜托也收敛点……
“为什么这么重大的选择,会出现马上就要进入女主个别线之前呢?”
“不不,应该说正因为是这么重大的选择,才有理由进入女主个别线吧……”
“但这样的话,就是态度的暧昧的主人公马上就要进行抉择了呐,这样是不是对主人公太都合主义了?”
“你确定要在gal游戏里讨论都合主义!?”
“但是你看啊,明明在一秒之前自己被选择的可能性还完全存在对吧?可突然就选择和其他的女孩子交往了”,这个女孩子的心情有谁考虑过呐?
在【速攻女】(女主和主人公感情进展交代太过简单,一开始看起来很难攻略的女性角色很快就和男主打情骂俏起来,没有找到标准中文翻译,暂时单方面翻译,译者注)这个名词早已在大众间普及的今天来说,我还以为会问这种问题的人早就灭绝了的说……
还是应该说,找女生问关于gal游戏的意见本来就是个错误……
“不不不,但是主人公一直拖下去不也是让人讨厌吗……?”
“这是人和人的故事呐只是顾及到一方的情感进行下去真的好吗?”
“不不不很多gal游戏玩家就是因为讨厌和人交流才去玩游戏的吧……”
“但就算这样,在这种地方妥协的话是不会诞生出好脚本的呐。应该干脆就让主人公一再不决,用三年时间以为终于找到自己心中答案的时候,两年之后又重归白纸,到最后苦恼到心神剧裂的展开才行呐”
“这样的话会压力过大胃痛而死的拜托还是不要了!”
事件编号:巡璃15
种类:个别事件(巡璃个别路线开始)
条件:最终女主选择时选择巡璃的场合发生
概要:巡璃,渐渐的开始意识起主人公
“…….早晨了呐”
“……早晨了啊”
不知不觉间从窗外射入而来的朝阳,金黄夺目。
时间已经是过了早晨七点,差不多是已经进入到大家正津津有味于【晨日一刻】(日本朝日电视台在周日早晨放映的动画,特摄节目,译者注)的时间带了。
就这样,即使花了整整六个小时进行脚本,结果还是没有憋出来一个新脚本。
“那,那…【巡璃15】这就开始了!”
“啊~最后的分歧的时候,倒是选巡璃选得快呐~要是再多想一会,是不是就会选其他女主了呐”
……不仅如此,从【巡璃01】到【巡璃04】,被壮绝的挑刺行动后的地方仍然没有被改正的原因,结果,加藤所抱有的问题意识也并没有解决的样子。
“……那,之前的那些东西,要怎么改正才好呢?”
“唔~嗯,唔~嗯……不知道呐”
“那结果什么都没改变不是吗……”
“完全就是在浪费时间呐~”
“作为招致这样事态的当事人你还好意思说……”
而且就像弱小的野党一样就知道说不行不行,也提不出来什么行之有效方案来。
果然,还是人选有问题?
校本的话,应该还是找对脚本更有经验的人?
但,【MAIN HEROINE的事情就去问MAIN HEROINE】的格言……也没有哦。
“那……加藤是觉得,什么样的主人公,就可以了呢……”
所以了,最后是把对她的要求降低一个等级。
一定对主人公的言行和态度这么这么在乎的话,那么就让她给出觉得言行都ok的主人公的形象。
“唔~嗯……也没有要求很多就是了呐”
“抱歉那一直到刚才的惊天大挑刺是什么!?”
“因为你看啊,我一开始对男生的理想就很低,应该说是根本没有呐”
“这种话自己真好意思说!?”
嘛,和我一样的宅男认识不久就成为社团中的伙伴之类的来看,也不是……不不,应该说是真的有注意到这点。
但是,角色的路人性是另一回事,就她的条件来看,就是再有一点要求也是很合理才对的吧。
“啊,但是,哪怕偶尔也好,能说说逗我开心的事情,让我心跳的话语,能感受到是有在珍惜我,应该也就够了吧”
“偶尔……就够了吗?”
“要是一直一直都这样的话,反而会让人觉得不真实不是吗?”
“所以了,就是那种不重视,不重视,不重视……偶尔对我改变态度的这种感觉呐”
“要我怎么说你……不什么都没有”
就是突然间,【共依存】(对于自身过小评价,只能在他人对自己的认同中得到满足,为此对他人贡献近似于一种自我牺牲,强迫式的献身的关系体,多见于家庭之中,译者注)这个词语强烈的出现在脑海,但这样定义的话主人公主人公好像就变成家暴男主,所以我这边还是闭嘴了。
“呐~,真的是一点都不浪漫的MAIN HEROINE对吧~”
“所以不是说了,这种话不要自己……”
加藤的这种没有梦想,没有浪漫,但也不算现实的,完全没有理想味的理想确实让人稍稍震惊。
然而,在她所诉说的角色里,也稍微感到了一丝矛盾。
“但,要是这样的话……”
“……对不起我撒谎了。我,对这个主人公,其实并不讨厌呐”
恩,我笔下的主人公,果然,正应该是和加藤的【不怎么大的理想】所接近的的形象。
出海酱谨制的设计先不说,内在一面并没有那么光明,没有多讨好女主。
从来不会说什么漂亮话,也绝没有什么耍帅的行动。
好像全都是,在最后稍有些偏题的场景下,两人对笑结束的事件。
只是……
【只是,还有那么稍微有点,不够呐。不重视,不重视,不重视之后的,偶尔改变态度的,一句话还……】
“这,好难啊……”
这种微妙的不同,对于男性……不是我来说是不可能明白。冥思苦想。
因为,这大概就是所说的女性的【机微】吧。
一如【机微】,微妙,细小,难于理解。
望,闻,嗅,触,舔皆不得要领。
心不澄澈则难以取之。
而且即便取之,那是否是正确的也不尽然。
所以能确定的唯一方法,只有鼓起勇气,以语言直面……
“呐……不说点什么吗?”
“说,说什么?”
“你想到的,【巡璃15】的台词呐”
但是她……
“告白什么的,真的不需要。
只是,就那么一点点,喜欢上一个人的理由。
那种不经意的语言,就是我想要的
诶?说这种话人家会动心的啦……
我希望的,就是这样的话”
“感觉……越说越难……”
而且偏偏又向我……不不,主人公索求这么难解的回答。
“是吗……不注意的时候没有不经意的说什么?”
“要是说了之后请务必要告诉我……”
“不行呐……不是出其不意的话,就没有效果了”
“加藤……”
“不对哦”
“……惠”
“啊,开窍了呐……伦也君”
“……真的好难”
【呼~】
惠的话里,混杂着微妙的吐息。
仿若,就在我耳边吐气一样的,热意蔓延。
“惠”
“恩~?”
“不知为什么,就是现在想看到你”
所以……我很在意在电话旁的她是什么表情。
一定,不绝对,是睡眼惺忪吧。
也许,还带着一丝笑意。
又或者,一副觉得极度无聊的脸也说不定……
“不行。现在是什么场合就说这种话”
我这,才刚刚成形的欲望……
果然,就被惠轻轻拨开。
“但我还是想看到”
“所以说不行……不是洗过澡,睡饱觉,等脸调整过来的话,就是不行呐”
“我,就是想见到现在未经修饰的惠”
“这样的主人公,真是不会看场合呐。我的理想里可没有这样一条”
“管他呢,我就是想看到惠现在的样子”
“伦也君……”
惠所追求的不再去管。
只是,忠于现下体内涌起的欲望。
不重视,不重视,不重视……
这样的话,下次无论做什么,都是哪怕一点点【态度的转变】吧。
“……你让我怎么说呐”
惠的那副略有无可奈何的语言中,我打开SKYPE。
选中【加藤惠】,按下通话键。
很快,电话里,就传来了SKYPE的呼叫声。
“诶……还没有同意呐?”
“但说了【你让我怎么说呐】这句话不是吗?”
“那又怎么了?”
“这,就是惠的OK吧”‘
“……真是的”
这个【真是的】虽然是也很萌……
但,我的意识,马上被别的东西吸引过去。
……我电脑画面上,惠的表情。
惠跟刚才电话里说的一样,趴在地上,撑着下巴看向我。
电话也已经挂了,明明可以回到床上或者桌前了,却还是保持这幅姿势。
“……最开始,就用这种方式就好了”
“诶~,为什么?面对面的话,好……”
“但,这样就不用电话费了,不是很好嘛?”
就这样,和一身随意的惠,进行着随意的会话的同时……
我的头脑中,已经只能装下眼前这个女生。
“……(欲言又止)等等,停一下啦”
“诶?停什么?”
“因为那个……从刚才开始就没眨眼啦”
我这样的态度,马上被惠看在眼里,她像是有些害羞的把脸从摄像头移开。
但我,是不会放过这样的惠。
……一边在心中这样发誓,但又尽量自然地,而又拼命地,抵抗着她的抵抗。
“可已经熬了一夜呐”
“我也是啊”
“脸上没有很奇怪吗?”
“没有啦”
“眼睛都肿了……”
“没有啦”
“伦也君……”
“真的没有啦”
因为,她现在,就是非常女生的样子啊。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呐……”
“因为是在校本啊”
“哪有在看脚本呐”
这,不是那个难以读出感情的平板【加藤】。
但,也不是最近,【黑】幕缠身,给人安全和信赖感的【惠】。
“没关系……现在,【巡璃15】的内容正源源不断的涌上来”
“恩,难道,是说,这个……”
“啊~,敬请期待完成版!”
“等一下不要啦~”
“啊,现在说话的方式之类的,不得不感叹困的时候就是和平常不一样啊……【等一下不要啦】什么的……”
“啊~,在写些什么呢?”
“不不,不用在意我,什么都好继续说就行了,惠”
是了,正是那个无比渴望想让她在游戏里登场的让人爱怜的【巡璃】。
“诶~这可不行,这样怎么能成为脚本呐”
“不不,可以的,没问题”
不觉间,两人的立场逆转过来。
到刚才之前,对对手的话紧追不舍的,还是惠一方。
而像这样,面对面交谈的现在,说着无理要求的,是我一放。
“因为,一点都不戏剧嘛”
“这又怎么了”
不不,现在的我不是我。
而是主人公。
“而且,这种随便的会话,巡璃怎么会意识到主人公呐”
“真的?真的,没有意识到?”
“啊~唔嗯。都说了没意识到了啦~”
“但于我,像这样,因为这些根本不重要的小事,就喜欢上主人公的巡璃,真好啊”
“(欲言又止)……够了啦”
只是稍稍一点,让对方开心的事情,让对方心动的话语,珍惜对方的心情。
让掺杂这所有一切的简简单单的会话潺潺流下的,那么喜欢她的主人公。
“总觉得伦也君好像说了不得了的话一样”
“是吗?我倒是觉得跟平常一样啊”
“啊好害羞,太激动了可不好呐,伦也君”
“不正好嘛,反正对男生的理想很低对吧?那不是惠的菜的主人公也没什么不是吗?”
“啊~真是的,你这句话说错了啦伦也君……(一般说来是女生眼光很高,那和一般男生在一起做什么事的时候也不会感到尴尬,译者注)”
“啊~不管了!已经决定了。我就从现在开始写【巡璃15】!让惠抱头痛苦的,让人害羞的误会满载的,不分场合你情我浓的故事我现在就要大写特写!”
“……你还好吗伦也君?”
“啊啊,谢谢你授予了我这么精彩的点子,简直就是女神(这边虽然不太确定有没有文字梗,暂且记上,惠的日文【めぐみ】和女神【めがみ】相似,译者注)!”
“啊~是是,这种把人捧到天上的褒奖听上去好不真实呐”
“不管,反正我就是要写!”
“是是,好了,不管你行了吧”
结果,情绪太过的原因,最后,惠又把我逼退到之前的状态,还真是像我会犯的错误。
然而,即使恢复到原来的自己,创作的意欲已经停不下来了。
“所以,这么长时间谢谢了,惠”
“没有呐,我没做什么值得你感谢的事呐”
“那,晚安……我关了哦?”
而惠……
“唔嗯,还是开着吧”
“……为什么?”
就这样,对露出腼腆的我本应该开始恶言报复的惠……
“在真正的限界来到,想睡觉之前……我要一直看着呐”
“看什么?”
“你写作的样子,我要一直看着呐”
“诶!?”
进行了最后一次,小小的反击。
时间来到,上午九点。
“……”
“……”
“睡着了吗?”
“会回复这句话,就说明还没睡着呐”
“哦,哦……”
再接着,上午十一点。
“……”
“……”
“现在再怎么样也应该睡着了吧!?”
“……啊,抱歉,是稍微睡着了”
“抱歉把你叫醒了…….”



                    


.